身为暗杀者的我明显比勇者还强_第五章 精灵族领地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第五章 精灵族领地

Side 织田晶

反射性地闭上眼睛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脚从地面浮起来,轻飘飘的飘浮感包围着我,接着才又再次回到了地面上。被召唤来这个世界的时候,的确也是经历这样的感觉。若要说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之前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是身在一栋建筑物里头,而这次却是在森林之中。

「……这里是哪里?」

「……???」

「艾蜜莉亚公主?」

我稍微环顾一下四周,确认除了树木之外别无他物,然后便看到艾蜜莉亚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导致脸都皱在一起。一旁的夜则一脸纳闷地呼喊艾蜜莉亚的名字。

平常的艾蜜莉亚是很少会有表情的,应该可以称她是扑克脸,或是缺乏表情变化。能让她产生这么大的动摇还真是罕见。她的眼神固定在一个点上,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在树木的间隙,我看到了一棵巨大无比……应该说是大到有违常理的大树。

让人顿时对距离感产生紊乱的大树,沐浴在淡淡的光线之中,还没长出树叶的枝干,有部分已经参天入云,明明已经距离大树很远了,但还是让我们一眼看不完。超乎想象的巨大,这棵树,到底生长了几亿年了???

夜也发现这棵大树了,而且脸上也露出了五官紧紧皱在一起的表情,不过他肯定是因为其他不同的理由。他低声沉吟:

「神圣树……精灵族的领地??蠢凑飧瞿Хㄕ笫嵌寥×税劾蜓枪鞯南敕??!?

「神圣树就是那棵传说中的树吗?」

「是啊。它就是精灵族的骄傲。无论世界如何改变,都一定要好好守护的东西。据说神圣树的枝干具有消除魔法或诅咒的力量,然而多少人想摸都不被允许。身为公主的我,也只有碰过掉落到地面的金色树叶而已?!?

艾蜜莉亚恨恨地看着大树,跟话语里所透露的情绪完全相反。

这么说来,艾蜜莉亚还真的是一位公主呢。一开始我有注意到她的属性表上写着「贵族气质」,所以知道她是王公贵族,不过她吃起东西来非常粗鲁,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气质,因此也就渐渐忘记了这一点。

我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紧闭着嘴巴。其实我也不太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些什么。不过,我的确感觉得到神圣树与艾蜜莉亚之间,一定有些什么。

接着,我就把艾蜜莉亚扑倒在地上了。

「???」

我将艾蜜莉亚环抱在胸膛里,紧紧守护着她。

「好危险啊?!?

「反应真好呢,主人殿下?!?

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声音,但夜说话的感觉却是不慌不忙的。

艾蜜莉亚满脸通红,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像鱼一样一张一合,我斜眼看着她,然后将射进一旁地面的箭矢拔出来。箭头有些濡湿,一看就知道上面涂了毒药。

在王城的时候,我曾以暗杀者的身分在深夜潜入城中的藏书室,并且在里头看遍了所有的毒物图鉴,相关信息理应都记在我的脑海了,然而用「世界眼」所 查看到的信息,却是我没看过的毒。所以可见这应该是精灵族自行制作的毒吧。都已经特别花时间去背了,结果现在又得背下新的。

过了一会儿之后,艾蜜莉亚发现到我手中的箭矢以及箭头上的毒。

「这是……」

「这支箭所瞄准的目标是你的喉咙。你刚刚说自己是公主对吧?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我用「影之魔法」将危险的箭矢吞掉,并且持续警戒着四周情况。为了缓翻气氛所以说了刚才那段话,结果艾蜜莉亚笑着用呆滞的眼神回望我。

「我是被讨厌的人。我住的地方不在这里?!?

看到艾蜜莉亚的表情,我的心彷佛被刺伤了一般疼痛。最近好不容易她的笑容变多了,没想到一瞬间就回到了刚相遇时候的情况。而且,我想这并非只是我的心理作用。

「……那么,如果我们发动反击的话,应该也不会伤及你的声誉啰?」

我一边笑着,一边从放置暗器的地方拿出一颗小小的魔法石。稍微确认了一下重量之后,我便将魔法石往箭矢射过来的方向轻轻丢去。说是轻轻丢,其实只是我自己的个人感觉,事实上飞去的速度是挺快的。

过了一会儿,传来魔法石击中树木的声音,接着就响起了某些东西从树上掉下来的钝重声音,以及吃痛的呻吟声。我同时启动了「隐蔽气息」及「暗杀术」 两个技能,朝着掉下来的某人靠近。我用心电感应交代夜好好照顾艾蜜莉亚,所以我想他那边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由于在树木密集的地方难以挥刀,所以我从为 数不多的暗器里拿出了一个。我一点声音都没有,偷偷靠近一个正打算要逃走的男性精灵族,并用类似苦无的暗器抵住他的脖子。

「哇???」

「不要动。一动的话,你的头就要跟你的身体永远地告别了?!?

打算要逃走的男性精灵族,原本身体扭来扭去的,但我在他的耳朵旁嗫嚅几句过后,他就立刻停止了所有动作。

就我现在手上所拿的得意武器,是不可能一刀就把首级割下来的,但可能是因为太害怕的关系,这男人几乎失去了判断能力。不过,要是真有什么意外状况,我还是可以借着「影之魔法」来实现自己的威胁。

因为这男人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所以我透过心电感应把状况传送给夜,不久后他就带着艾蜜莉亚一起出现了。在看到艾蜜莉亚的瞬间,虽然那个男人并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但我却可以感觉到他的杀气瞬间高涨。艾蜜莉亚直接承受了这股杀气,表情看来有些悲伤。

「……利亚姆·古拉吉欧拉姆?!?

「艾蜜莉亚·罗丝寇兹。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再次出现在我们的神圣树之前?!?

看来他们两人是互相认识的。我加强了压在男人喉咙上的暗器,终于让男人收敛起对艾蜜莉亚的杀气。

「绮莉卡公主马上就会带着精灵族的精锐部队来到这里了!跟这女人同伙的你也将在此终结生命???」

实在是太吵了,所以我在他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把他打晕了。因为我认为或许可以拿他当人质,所以并没有将他杀死,不过我记得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允许他说话,所以即使要把他杀死也是可以的。

我感受到有一些气息正用惊人的速度从遥远的地方往这里靠近,因此不由得眉头紧锁地看着夜。

「夜,你赶快变大,让我们骑?!?

「以一个猫使者来说,主人殿下还真是没礼貌啊……算了,艾蜜莉亚公主出了这等大事,那也没办法了。说起来这个技能可不是这么随随便便就能拿来用的?!?

夜一边碎碎叨念,一边在树木之间找出空间,并且变身成可以让三个人骑乘的大小,然后屈下身来。

我胡乱地将男人丢到夜的背上,接着自己也跨骑上去,并将手伸向一直陷入思考状态的艾蜜莉亚。

「你在做什么?要赶快逃走了啊?!?

「在森林里要逃过精灵族的追捕根本是不可能的,迟早会被逮到。呜哇???」

我不耐烦地强制抱起不停摇头的艾蜜莉亚,她紧紧抓住我的脖子,并发出了可爱的尖叫声。夜现在的样子虽然跟我们刚碰到它时比小了许多,但高度还是相当高,所以艾蜜莉亚肯定是吓到了吧。

或许现在不是思考这种事情的时候,不过,为了要抱住艾蜜莉亚,我们两人可真是贴得好紧啊。直接感受到那柔软肌肤的触感,好多好多感觉都好刺激。而且,鼻前 充满了类似桂花的香味。

我抛开自己内心的烦恼,并响应艾蜜莉亚所说的话。

「……还是要逃啊。在这里用刀施展不开,得转移到宽广一点的地方去。艾蜜莉亚,你快带路,这是你自己的领地,总是有办法带我们走吧?」

「但是……」

「好了,赶快带路吧。只要能到宽广一点的地方,我总能想到办法的?!?

我对急着争辩的艾蜜莉亚直接下了命令,而她依旧露出泫然欲泣的扭曲表情,比着神圣树的方向。

「那边有用来举行神圣树相关祭典的大广场?!?

「夜?!?

「知道了?!?

听到我的话之后,夜立刻站起身来,像子弹一样朝着艾蜜莉亚所指的方向飞奔而去。这样的速度一点都不会输给后面紧追而来的追兵们。不过,对我来说,跟艾蜜莉亚紧紧相依,以及要撑住那个男人,已经耗尽我全力。这应该是惯性法则吧,总之真累人啊。

「主人殿下,我们已经抵达比较宽广的地方了?!?

边抽着鼻子一边说。

「……啊啊,好的?!?

我微微握住背上的刀柄。不管精灵族有多么憎恨艾蜜莉亚,我都会站在她这边。我在心底做了这样的决定。

多亏有夜,我们才能来这片广场,此时四面八方正涌来腾腾杀气。

只不过或许是因为有人质的关系,对方并没有发动攻击?;饭怂闹?,我看到好多将箭矢搭在弓上的精灵族人,团团把我们包围。

「艾蜜莉亚留在夜的背上。夜,就拜托你了?!?

「主人殿下,交给我吧。我不会让对方碰到艾蜜莉亚公主一根寒毛的?!?

听到值得信赖的夜所说的话之后,我带着陷入昏迷的利亚姆·古拉吉欧拉姆从夜的背上下来??赡苁且蛭饧一锾Я说墓叵蛋?,我对他的动作都很粗鲁。算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光看到就会让人想要赞叹人生的那种美型男,全部都去死吧。我暗自在心底笑了起来。

「你?。?!居然这样对待利亚姆大人!」

在蓄势待发的精灵族人之间,有个感觉血气方刚的人对着我大喊。

原来这家伙这么受到爱戴啊。从对方没有随便发动攻击这一点来看,想必这家伙也有相当的地位。

「如果你们想要让我把这家伙毫发无伤地交回去的话,就放过我们、放过艾蜜莉亚?!?

我将暗器架到利亚姆·古拉吉欧拉姆的喉咙前方,并且扬声怒吼,结果精灵族人很明显都胆怯了。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没有马上做出决定,里头还有些精灵族的一直东张西望,感觉似乎正在等待些什么。这么说起来,感觉这一群精灵族并没有一个实质的领袖??赡苡型沉煨卸娜?,但没有做出指示命令的人。

「可恶!这个野蛮的人族竟然把利亚姆大人当成人质!如果绮莉卡公主在的话,就可以一击将他打死了……」

在风的带动下,我可以听得到这一段独自。原来如此,这些人就是在等待那个「绮莉卡公主」的到来。

好,如果真的发生紧急状况,我就用「影之魔法」把神圣树弄倒。这么一来就可以借着混乱状态趁机逃走了。嗯嗯,就这么办。

「你?。?!在偷笑什么!」

刚刚朝着我怒吼的精灵族人又再次大叫了?;拐娉衬?。汪汪汪叫个不停,真像一只笨狗。我虽然很喜欢猫,但狗只要很乖我也能接受,唯独会大叫扰人的狗最讨厌了。

如果刚刚的提议再得不到响应的话,我就让这个家伙受到跟利亚姆·古拉吉欧拉姆一样的待遇。

我作势要拿出魔法石。结果,后面传来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声音,让我停下了动作。

「艾蜜莉亚公主?」

「不行……晶,绮莉卡不行!」

我回头一看,待在夜背上的艾蜜莉亚看来似乎相当痛苦,全身都扭曲成了<字形。而且她的呼吸相当紊乱,感觉下一秒就要陷入过度换气的状态了。

「艾蜜莉亚?」

「绮莉卡!不行!」

我拍了拍艾蜜莉亚的背,感觉她的呼吸似乎有稍微稳定一点。精灵族人们看到艾

蜜莉亚的状况,便开始窸窸窣窣地窃窃私语起来。

「看吧,胆敢骚扰绮莉卡公主就会变成像她那样?!?

「她是被创造神埃特尔惩罚了吧?!?

「不祥的孩子如果妄想做出过分的要求,下场就会跟她一样?!?

精灵族人的一字一句,我们都听得很清楚??峙乱彩俏巳梦颐翘?,所以才刻意说得很大声吧。

艾蜜莉亚的身体在发抖。他们都是随便乱说一通,但至少已经产生了效果,让艾蜜莉亚感到胆怯了。

对于艾蜜莉亚,我还不是很了解。但我知道,艾蜜莉亚绝对不是那些精灵族人们所说的,会做出那种无聊事的女生。

「不过,这样就已经很足够了?!?

我喃喃说着,砰砰砰地用手拍了拍艾蜜莉亚的头。呼吸恢复平顺的艾蜜莉亚,虽然还是全身瘫软,但仍旧朝着我看。

「喂,艾蜜莉亚,那些家伙说你骚扰那个叫绮莉卡的女人才会这样,这件事你怎么说?」

「这个嘛……」

艾蜜莉亚双眼睁得大大的,脸上挂着微笑,但却一言不发。

「如果你说你没有做,我一定会相信你。就好像你会选择相信我一样。不过,骚不骚扰都是个人的观感,你应该不会做那么幼稚的事对吧?」

「……嗯嗯,不会。我没有骚扰绮莉卡?!?

我用周围都能听到的声音发问,了解我用意的艾蜜莉亚,也用同样的声量清楚回应。

我不禁露出了微笑。

「是吧是吧?精灵族的各位啊……」

精灵族人们开始变得吵吵嚷嚷。

当中也有原本看来自信满满的人,看到了脆弱的艾蜜莉亚之后,表情开始产生了变化。

此时,广场上有一个新的声音强行介入。

「……她肯定是在说谎??!为什么大家要相信不祥的孩子所说的话?况且,如果那时候她真的没有做出骚扰举动,当父亲问她的时候,她就抬头挺胸照实回答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逃走呢?肯定是因为内心有愧吧?对吧,姐姐?」

那个声音甜甜的,但却又黏腻且含糊不清,

我在不知不觉间皱起了眉头。

「绮莉卡公主!」

「既然绮莉卡公主来了,那一切都没问题了?!?

精灵族之间飘散着安心的氛围,我转往声音传来的方向。

「……艾蜜、莉亚?」

虽然发色和瞳孔的颜色有所不同,但是在精灵族人群中走过来的,是一个长得跟艾蜜莉亚非常相像的女生。另外,胸部的大小也不相同??吹贸隼凑飧雠劝劾蜓且J匦矶?,身上的服装也相当高级,比艾蜜莉亚以及其他的精灵族都要来得高级许多。

光用看的就会觉得「果然是贵族」,而且非常高调,用炫耀的方式将身为贵族这件 事彰显出来,是属于会让人讨厌的那种贵族。

「那就是绮莉卡,我的妹妹?!?

我听到艾蜜莉亚颤抖的声音。

原来如此,她就是绮莉卡啊。虽然长得很像,但又不太像。这人真的太爱炫耀了,胸前还挂着金色的军籍牌,凸显自己是最高等的冒险家,脸上则挂着相当傲慢的表情。脸上的造型也很相像,但跟面无表情的艾蜜莉亚有很大的落差。

「呼呼,看到我也不会慌张呢。真是大胆。算了,好歹你把逃出去的罪人带回来了,我还是要对你表达厌谢之意?!?

绮莉卡对着我说。她的金色头发比现场的每一位精灵族都要来得闪亮,将头发往后拨之后,她苍白的眼瞳与我四日相交。

在露出了满足的微笑之后,她粗暴地把抱着利亚姆的我推开,然后朝着骑在夜背上的艾蜜莉亚靠近。我的脚步有点踉呛,赶紧重新将利亚姆抱好。

「啊啊,姐姐,好久不见了。姐姐让我受的伤,到现在都还没痊愈呢。请你睁开眼睛看看。这就是姐姐拿毒药假装是灵药,用在我身上所造成的伤痕?!?

绮莉卡一边说着,一边将袖子卷起来,让我也能看到她的手腕。周围的精灵族人全都皱起了眉头。宛如宝石般美丽的肌肤上,有一道很严重的伤痕,看起来 像被火烫伤一样。虽然说还没有完全治愈,但治好的皮肤恐怕也不可能像原本一样再生出来了。一旁的精灵族人们看到伤痕后,全都不约而同叹气了。

「那是绮莉卡你自己拿预先准备好的毒药出来换掉的……」

「哎呀,这么说来,姐姐的意思是我在自导自演啰?」

艾蜜莉亚试图辩驳,但一被绮莉卡阻挡,就马上低着头闭上了嘴??吹桨劾蜓堑哪Q?,绮莉卡的双眼发出了灿烂的光芒。原来如此,那个伤痕可能真的是由艾蜜莉亚造成的,然而始作俑者却是绮莉卡本人。

绮莉卡把伤痕横摆在艾蜜莉亚眼前,然后靠在艾蜜莉亚身上,喃喃说道:

「姐姐真好啊,因为身为神之子,所以不管受了多少伤,不管伤有多致命,都不会因此而死去。真像怪物啊?!?

「……绮、绮莉卡,你快跟晶道歉?!?

「什么?」

艾蜜莉亚抬起头,说了一句毫无脉络可循的话,使得一席话说得斩钉截铁的绮莉卡,美丽的容颜扭曲得丑到了极致。绮莉卡一瞬间呆住了。我也看着艾蜜莉亚,完全不知道她在这个情况下到底说了什么。艾蜜莉亚收起刚刚的胆怯表情,抖着身体直直地盯着绮莉卡的脸看。

「绮莉卡,快跟晶道歉。你刚刚使用了『魅惑』对吧?」

「不管我有没有做什么,这个男人都是我的了,这跟姐姐没关系对吧?就算他正在跟姐姐谈恋爱,也没有办法从我的『魅惑』中逃开。来吧,那边的男人,『请过来我身边吧』?!?

原来如此,这就是操控对方意志的「魅惑」啊————看来这是绮莉卡的技能吧。

艾蜜莉亚转移视线,这次变成看着我的脸。她的瞳孔里,彷佛就写着「我相信你」。我用微笑来加以响应。

「我不要。我是在什么时候变成了谁的东西了???」

绮莉卡再次朝着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为什么?为什么『魅惑』没有用呢?喔不,像这种凡夫俗子,完全不会使用魔法的男人,光是我本身的魅力就足以摆平了才对啊……难道说,这个男人比我还要强?」

我对着有些畏缩的绮莉卡发出宣言:

「我才想问问你呢,为什么我非得被你这种性格这么差的人诱惑不可呢?我也有选择的权利啊?!?

「什么???你说我性格这么差???」

绮莉卡似乎在鬼叫着什么,但我对她置之不理。

我和艾蜜莉亚四目相交,她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吹窖矍暗墓饩?,绮莉卡焦急地对着周围的精灵族人们大叫:

「所有人,把箭射向艾蜜莉亚和那个男人!」

精灵族人全都睁大了双眼,感觉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但、但是,绮莉卡公主,利亚姆大人仍是对方的人质??!」

然而,绮莉卡柳眉倒竖,充满恨意地瞪着提出相反意见的人。

「我和莉亚姆比起来,哪一个受伤了会比较严重?我想你们不会不明白吧?!?

「明、明白?!?

精灵族人们在搭好的弓箭上灌注了杀气,抛开受人景仰的利亚姆,大家都还是选择了恶女,精神状态真是可疑啊。

绮莉卡一瞬间就从我们身边跳开了,速度快到甚至遗留下了残影,看来说她有实力是真有其事。

「艾蜜莉亚,夜,到我身边来?!?

我悄悄地对两人说。

「主人殿下,没问题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将手往前方伸去。

「发射!」

「『影之魔法』启动!」

在绮莉卡发出齐射号令的同时,我启动了「影之魔法」。

周围的影子越多「影之魔法」的威力越强。在迷宫里障碍物很多,所以很容易就会形成影子,但这里就不同了,现场几乎没有影子,所以没有办法发挥出和夜对战时的实力。不过,要?;の颐亲约旱故谴麓掠杏?。

我们的影子蠢蠢欲动,将飞过来的箭矢一一吞噬。

广场再次回归安静。

「我是屠杀过许多强者的金牌冒险家,但这个魔法竟然连我都没见过……这是特殊技吗?」

其他精灵族人全都看傻了眼,呆呆地站在原地,不过绮莉卡可不一样,她已经冷静地做起了分析。刚刚的动作举止就先不谈了,从现在的状态看来,她能取得金牌冒险家的美名,可不是虚有其表。

「那么……接下来换我出招了?!?

「影之魔法」将所有箭矢都吞完之后,看来似乎还不满足,嘴巴张得老开。此时,

有个新的声音在广场上响起。

「两边都退下??!」

仅仅只用了「咆哮」技能,就制止了我的动作。

在靠广场最近的一棵大树上,出现了一个身形高大的人。

即使距离很远,看起来存在感还是相当惊人??吹轿颐嵌纪O露髦?,此人踢了一下脚边的树枝,一口气就飞到了绮莉卡的面前。光是这样就让人感受到他拥有超 强的战斗力。

是的,国王亲临了。

这个国王不像雷帝斯国王那样奇怪,而是长相就如每个人都能想象出来的模样。

他并没有为了要让大家看见,就把皇冠戴在头上,也没有像日本的天皇、皇后一般,浑身充满温和的气质。应该是说,他虽然拥有像尖刺一样的压迫感,但却也有温柔的地方,让人感觉到他在下命令的时候,都会考虑到下属的立场。

「父、父亲大人?!?

「晶,小心一点,我父亲也有可能会被『魅惑』……」

绮莉卡呆呆地说着,而艾蜜莉亚则小声地对我提出警告。

所以说,这个浑身散发着国王光环的男人,就是爱蜜莉亚和绮莉卡的父亲是吧。

根据艾蜜莉亚的说法,她的父亲虽然贵为国王,但还是有可能受到「魅惑」。

然而,这个人真的被「魅惑」了吗?从他坚定的态度来看,真的看不出来有任何迹象。

「父亲……难道说,已经被『魅惑』了……」

「绮莉卡,你打算对艾蜜莉亚做什么?」

「我、我只是……」

国王用严厉的目光看着绮莉卡,让绮莉卡全身都颤抖着。

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国王难道没有被绮莉卡所使用的「魅惑」影响吗?还是说绮莉卡看到艾蜜莉亚和我们的状态,所以就不疑有他地解开了对国王的 「魅惑」?我将视线投向艾蜜莉亚,希望能寻求解释,但她却一直看着下方,没有注意到我的视线。因此,我放弃向艾蜜莉亚寻求说明,转而看着国王??醋畔路揭?动也不动的艾蜜莉亚,恐怕是中了刚刚的「咆哮」了吧。即使如此还是奋力向我提出警告,真是太坚强了。

在精灵族之中也有不少恍惚失神的,但艾蜜莉亚却还能说话,这应该算是佼佼者了吧。再者,靠着「咆哮」就能让人失神,精灵族最强的看来并不是绮莉卡,而是国王啊。

「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想要对你姐姐做什么?」

「这、这个人才不是我的姐姐?!?

绮莉卡虽然声音颤抖,但的确是这么说的。然而,她的眼睛因为害怕而睁得老大。

如果真的这么害怕的话,那就不要说谎,好好地道歉不就得了。

我要是碰到这种事,肯定会这么做,因为我妈生起气来是非??膳碌?。

「这样啊。我对你真的感到非常失望?!?

脸上真的挂着失望表情的国王简短地响应。绮莉卡大受打击,一脸茫然地看着父亲走向自己最讨厌的姐姐身边。我有点同情绮莉卡。因为她实在长得太像艾蜜莉亚了,所以有点无法把她当作是外人。

国王走到了我们跟前,接着蹲下来与艾蜜莉亚四目相交,完全不在意这么做会让自己的长袍脏掉。

「……艾蜜莉亚,我的女儿啊?!?

他的眼神为之一变,跟刚刚完全不同了,看来似乎真的觉得很抱歉似的,让人感觉他都快要用土下座来表达歉意了。外遇被抓到的老公应该就是这种表情吧,虽然我没见过就是了。

此时,艾蜜莉亚终于抬起头来了。她好好地看着父亲的眼睛。

「这一路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真的都很抱歉?!?

两人视线一交会,国王便立刻深深地向艾蜜莉亚低头道歉。

艾蜜莉亚和绮莉卡都睁大了眼睛,围在他们周围的精灵族人们也开始喧闹起来。

刚刚全身都散发出国王威严的他,现在已经完全变成是一个父亲的角色了。

「把怒气全都发在对外界一无所知的女儿身上,而且还把女儿赶出这片大陆,这完全不是出自于我的本意。都是因为绮莉卡的『魅惑』技能让我变得怪怪的……不管怎么说,做为一个父亲、做为一个国王,我都是不及格的?!?

国王的头压得更低了,看来是真的感到很抱歉。

「为什么……」

艾蜜莉亚小小的嘴巴终于挤出了几个字来。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父亲表现出如此软弱的一面,艾蜜莉亚的眼睛睁得不能再大。

话说回来,尽管我和夜非常识时务,保持安静待在一旁,但基本上我们就跟不存在没什么两样。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如果艾蜜莉亚要留在精灵族领地的话,那么我们战死的机率就会瞬间向上跳升许多。由于我们两人的生命已经紧紧相系再一起 了,无论其中哪一方死去,另一方也一定会跟着死去。虽然还没有尝试过,不过只要有艾蜜莉亚的「复苏魔法」,我们就能避开这个缺点。我早已将这件事全部委托 给艾蜜莉亚了,她知道当我们死去的时候,就要对我们使用「复苏魔法」。

不过,如果艾蜜莉亚想要留在精灵族领地,跟我们就此分开的话,我也没打算阻止。毕竟前往魔族大陆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艾蜜莉亚还是有可能发生意外状况。

说真的,我也可以完全不理会魔王,但因为我在启动「世界眼」的那一瞬间所看到的未来,真的不容许我这么做。详细原因为何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如果我没有前往魔王城的话,这个世界就完了。当然,也有可能我去了也无法改变结果,但终究还是得要走这一趟……对吧。

我在一瞬间所看到的未来景象,是在一片全部被染黑的天空底下,无数的尸体堆积成山,上头站着一个人影,简直就像是地狱的图画一样。那个站着的人影是谁我看不清楚,然而在尸体之中我却看到了好朋友朝比奈京介的身影。光是这一点,就足以成为我非去不可的理由了。

况且,我也很在意那些同班同学们。我在雷帝斯王城期间,因为「世界眼」技能还没开发出来,所以看不到,但根据我的直觉,我认为城里并没有属性等级超过一百的人。

国王当然是没有,恐怕就连一开始所遇到的骑士团们、管家老爷爷,还有那些女仆等等,也都没有超过。唯一仅有的就是公主的魔力,其他人的属性数值基本上都是偏低的。

若是如此的话,那么「一般人的攻击力极限值是一百,即使是以战斗为导向的职业,极限值也只有五百」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在对勇者们抱怨连连的同时,我也就这么相信了那个老爷爷所说的话,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

另一方面,勇者们为了讨伐魔王,总有一天是得离开王城的,这是既定的事实。如果真的想要好好拉拢勇者们,那么在那个当下扯这些谎言根本一点好处也 没有不是吗?只要去到外界,跟其他的冒险家相遇,谎言立刻就会被拆穿??赡芩窍胍盟Ю聪茨园?,但水晶又不是这样用的。

我现在已经了解到,公主水晶事实上是一点一滴地侵蚀人心的东西,会让人原本就放在心底的负面情绪更加扩大。就以被召唤到异世界这-->">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