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二十一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番外篇 第二十一章

黄金周•终曲 Girl’s Side

“……醒着吗?”

“咿呀???”

听到突然从门外传来的敲门声和喊话声,我不禁漏出了难堪的悲鸣。

刚、刚才那声音……是那个家伙?为、为什么在这深更半夜的……。难道,那件事暴露了……???

在我的头脑开始转动前,我注意到了我手边的东西。

日记!决、决不能让他看到这本日记……!

我慌慌张张地将日记本藏到了抽屉里,顺便又把其他让他看到了似乎会很糟糕的东西(女生的房里可是有各种各样很多东西的?。┒搅艘鹿窭?。

我一次又一次地检查我的房间。没问题……没问题……吧?好。

我走向房门,略微调整了一下嗓子的状态。不能让他意识到我的动摇。一定要竭尽全力以冰冷的语气对付他。

“……什么?”

虽说我的语气之冰冷在感觉上有大约三摄氏度左右的不足,但姑且算是及格分。

门外的义弟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地对我说。

“有点事情想跟你说?!梢越ッ??”

“……随便你咯?”

很好。刚才那句太完美了。瞧我这无比冷酷的语气。要是他就这么打退堂鼓的话就更好了。

但是我并没有如愿,我听到了门把手被转动的声音。我无意识地拉开了一段距离,坐到了床上。

穿着一件乏味至极的运动衫的水斗走进了房间。这个男人在每天晚上,以及休息日的白天时间,一直都是这样的打扮。

水斗关上房门,低头看向坐在床上的我。

“怎么了,大半夜的。”

我微妙地错开眼神,微微地露出了嘲弄的表情给他看。

“要是来重新向我告白的话,请容我慎重拒绝。”

“……姑且吐槽一句,当时,可是你向我告白的。那封情书的内容,要不要当场在这里背给你听听?”

“你居然还记得?好恶心。”

“啊啊,确实很恶心呢,那封情书离诗歌只有一步之差的文风。”

“……死宅男。”

“……死诗人。”

我们互相瞪着对方。

这就是我们相互打招呼的方式了。

“……所以说,究竟要干什么???虽说姑且还算是一家人,但你莫非以为只要这样就可以随随便便闯进一个女生的房间里了?根据你找我谈的事情,我可是会找人来主持公道的喔?”

“很好,我接下了。但是在此之前我先问你一件事。你今天,有没有对由仁阿姨说了点什么?”

扑通。

心脏猛地一跳。

果……果然是暴露了吗……???

“…………什么都、没有???而且,说了什么是指什么???”

“真是不擅长撒谎的家伙啊。你这副德行还真能办到呢,高中出道。”

“吵、吵死啦!都过了一个月了已经算不上出道了吧!”

都说了多久了了还在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的!我就是讨厌你这样的地方才跟你分手的??!就是这样的地方!

水斗仿佛在跟一个笨蛋打交道似的叹了一口气。真•是•火•大……!

“今天早上,由仁阿姨拜托我一起出去买东西的时候,被试探了一些事。”

“试探?”

“关于我和你的关系。”

“……………………”

我错开了视线。

说……说的是什么事呢……?

“由仁阿姨她估计也很在意我们到底有没有好好相处下去,也许是我多心了也说不定。但那时的气氛实在是有些怪异?!?,是闯了什么祸吧。”

“…………没有、哦?”

“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水斗抽出我直到刚才为止一直坐着的椅子,当着我的面一把坐了下来。

呜哇啊啊,露出了一副绝不会放我逃走的表情……!真是的!明明直到不久前为止连我的LINE都无视,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

“好了,快点坦白一切吧。这事如果不弄清楚的话,我会在意得睡不着觉的。”

“…………吵死了。你就尽管因睡眠不足而死吧。”

“这样的话你可就要被我拉来垫背了。”

“呜呜呜呜呜…………”

我一边呻吟着一边抓住枕头,抱在胸前掩住了嘴。我已经没办法凭自己的力量掩饰下去了。

水斗就在我的面前双手抱胸,不断地抖着腿,送来了仿佛正在审问犯人的警官一样的眼神。虽然很想大叫一句“叫律师过来”,但可恨的是,我觉得就算是再怎么能干的律师都无法让我摆脱现在的困境。

至少行使了自己的沉默权,我持续看向别处。

非……非要说出口不可么?

说出我今天犯下的错误,就意味着我必须将前天拍下的那张照片给那个男人看。这就意味着我珍藏着那种照片的事,会让这个男人知道的!

办、办不到啊……!绝对办不到??!会死的!这种事!

“……你、你到底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啊……!”

尽管全力放出了逐客的气场,但水斗就这么保持着抱胸的姿势轻轻松松地接了下来。

“只要你能坦白并忏悔自己的失败,我马上就会出去。这样一来你我都可以睡个好觉了。”

“还忏悔呢……明明是个和神父对立的存在。”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啊。”

是恶魔。是诓骗了天真可爱又阴暗认生的初中二年级女生并全盘打乱了她的人生的恶魔。

“虽说我确实不是神父,但我可以向你承诺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比起其他人我更不想告诉你来着)”

“那我就更感兴趣了。”

“耳朵还真灵……??!”

你就不能心领神会地当作没听到吗!我也很讨厌你这样的地方??!

呜呜……??蠢聪朊苫旃厥遣豢赡艿牧?。

听到我闯下的大祸,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表情呢……。到底是会吃惊,会发怒,还是会极度看不起我呢。

……算了。

无论这个男人怎么看待我,事到如今我也根本无所谓了。而且归根结底,那是以那副模样睡在沙发上的这个男人的错。不是我的错。

我心下找出一个又一个的借口,一次又一次地调整着心境,终于断断续续地出口坦白了。

“把相片……错发给妈妈了。”

水斗有些惊讶地皱了皱眉头。

“相片是指,什么相片?……你可别告诉我是初中时期的相片啊。”

“不、不是……!要是那些的话马上就会暴露了??!”

“那倒也是。”

那种情侣范十足的照片,绝不可能给人看的??!话说回来这个男人,居然会以为我还留着那时候的照片?真恶心!……嘛确实有留着就是了。

我操作着自己的手机?!奘蔚某斐?,打开了那张照片……交给了水斗。

“…………是、是这个…………”

水斗结果手机,眉头保持紧皱,看向那张照片。

我再也无法直视下去。

在我把脸背对着水斗的时间里,空气里充满了令人难受的沉默。

“……………………”

沉默得仿佛冻结了一般。

我如坐针毡地用枕头遮住自己的脸。

“蛤……?诶?啊?。??”

“呜呜呜~……!”

“这、这张照片、什么时候————?。??”

少见地将动摇写在了脸上的水斗,大叫出声后猛地静止下来。

然后,就这么“啊啊~……”地低下头颅,双手抱头。

……大概是有了头绪吧。我拍下这个男人的睡颜照的机会,只有前天的那个时候。

“……你、你……那个时候,是在家里的吗……?”

“是、是啊……!只是当时还窝在房间里而已……!我进客厅的时候,看到你光着身子睡得很熟,有些吃惊……”

“……吃惊?”

我感受到了冰冷的视线。

“你会在吃惊的时候照照片么?‘呜哇!吓了一跳呢!啪嚓!’这样?世上还能有这种人么?”

“…………我行使沉默权。”

我仿佛甩开记者们冲进黑色高级轿车的政治家一般,用枕头屏蔽了所有的责难。

所以你想让我怎么说??!告诉你“因为睡相有那么一点点可爱所以就拍下来了”你就能认同了吗?毫无根据不是吗!

“…………你把这个,错发给由仁阿姨了么。”

伴随着声音,我感受到了冰冷到了极致的视线。

“你…………闯祸了哈?”

“~~~~~~?。?!”

我把枕头按在脸上一声尖叫,倒在了床上。

暴走的情感是在无从释放,我只得胡乱扑腾着双脚。

“我、我也知道啊……??!我当然也知道那是最糟糕的照片!正因为知道,正因为知道我才说不出口啊————???”

妈妈绝对误解了。

毕竟是睡颜嘛。毕竟全裸嘛。我持有这种照片,怎么想都很奇怪嘛!

虽说在察觉到发错了对象后马上进行了解释,但当时方寸大乱的我究竟做了什么解释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虽说看看聊天记录就能知道,但实在是害怕得不敢看??!

确实,我曾决定在妈妈面前装作和水斗关系良好。

但是,我绝不是想要妈妈看到我们已经到了那种地步————……!

要是被认为不健全的话,妈妈和峰秋叔叔,也许会放弃同居吧……。

“呜、呜呜……!真是太荒唐了……。居然会出这么大的乱子……。你就尽管笑吧,笑我果然是个迟钝女……。笑我果然不过是临阵磨枪高中出道……。笑我果然本质上依然不过是个又阴暗又有沟通障碍的无聊阴暗女……。呜呜、呜呜呜~……??!”

明明看到一把手把我带大的妈妈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可靠的人,我就决定绝不给她添乱的……。

我本以为我能够做到的。我本以为现在的我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但是,居然,犯下了如此低级的失误……。为什么每次都会变成这样呢……。

“……总之。”

水斗一边叹气一边说道。

“这照片我删了喔。”

“呜哎?”

“嗯?”

情不自禁地抬起头来,和水斗对上了视线后,又慌慌张张地别过了脸。

我露出一副平静的表情掩盖自己的慌张。

“是、是呢……。有这样的一张照片在,连我的手机都会受到污染的。”

“当成宝贝一样地保存了两天之后再说这话也实在有些勉强过头了吧……”

“………………………………”

我完全放弃思考,将脸埋进了枕头中。

“……不行了……。死了。要死了。永别了……”

一切都完蛋了……。反正在学校里也迟早会露出破绽的……。让人感到幻灭,然后朋友们个个离我而去,又会重新变回一个人……。一个月吗……。坚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呢……。

我的心情沉到谷底,甚至让我怀疑我会不会就此和我的床融为一体了。那样也好……。做人是那么麻烦……。做一张床反倒要轻松得多……。

听到了啪嚓的一声声响。

“————诶???”

我一跃而起。

看向旁边,只见水斗拿自己的手机摄像头对着我。

“你刚刚是不是拍照了???”

“啊————,糟糕啦————。不小心把刚刚拍下的照片发给由仁阿姨啦————。”

“哈啊啊啊啊?。??”

刚刚拍下的照片,难道是我趴在床上的照片???

我抢过水斗的照片一看,对着手机屏幕界面愕然不已。

“……真、真的发出去了……”

一身睡袍躺卧在床上的我的照片,由水斗的账号,发给了妈妈。

“该、该怎么办啊,这个……!绝、绝对会被怀疑的……!”

“没问题的吧。”

“哪里没问题了???”

水斗似乎故意吹着口哨敷衍着我递去的眼神?!?、怎么回事啊这个家伙……???

没过多久,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水斗君?你在结女的房间里吗?”

听到妈妈的声音,我的肩头猛然一跳。

果、果然被怀疑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怎么办?。??

屏住声响盯向水斗,那个男人递来了一个“你就看着吧”的眼神,把我的手机扔了回来。

并且,趁着我慌慌张张地接住手机的空当,自顾自地打开房门迎接妈妈。等等???

“晚上好,由仁阿姨。”

“哇,真的在呢?!肪??刚才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妈妈略微踮起脚尖,越过水斗的肩膀将视线投向床上的我。

这个状况实在是太糟糕了??!这深更半夜的男女两人待在同一间房间里什么的,只可能是那种关系了??!就算我们曾经还是那种关系的时候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事??!……啊咧?那实际上现在正处于这种状况下的我们呢?啊啊脑子一篇乱麻……!

水斗斜眼看着混乱到近乎昏厥的我,堂堂正正地对妈妈解释着。

“我原本是来这里借书的,结果看到结女同学少见地烦恼着,觉得挺有趣就情不自禁地拍下来发给了您。对不起。”

真、真会说谎……!而且只有后半句是真的!轻而易举地说出了最不容易露馅的谎言!跟他分手真是太好了!

妈妈困惑着歪了歪头。

“烦恼?你指的是?”

“说是把奇怪的照片错发给了由仁阿姨什么的。”

“??!难道是,那张裸着身子的……?”

“是的。大概是在前天,我睡在客厅上的时候拍的。”

怎、怎么老老实实地就这么告诉妈妈了啊————???

是不是傻???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说是也许让由仁阿姨产生了奇怪的误会什么的,说实话其实根本就无所谓的烦恼,总之我就先把那张照片删了。”

根、根本就无所谓……??吹轿胰绱死诺难?,居然还说这事根本就无所谓……!

妈妈“噗噗”地笑出了声。妈妈你也是为什么要笑?。??

“对对。那个孩子,总是会烦恼一些非常细微的事呢!”

“所以我让她早点去睡了。”

“正解!……但是呢。”

由仁阿姨的视线,在我和水斗之间摇摆着。

“水斗君?我是很高兴你跟结女处得很好啦,但是都这个时间了还一起待在同一间房间里,实在是有点……”

我的身体顿时又是一僵。

果然。果然还是被怀疑了嘛……!啊啊啊啊,怎么办哪……!要怎样才能蒙混过关啊……!这已经根本无从解释了啊……!

把钻进牛角尖的我丢在一边水斗微微地歪了歪脑袋。

“难道说,我们是被怀疑了?”

“毕竟,是青春期的男女……对吧?”

“我觉得要是有那样的意识的话,我也不可能如此淡定地站在这里了呢。”

妈妈目不转睛地盯着水斗,盯了有一段时间。

从我的位置上无法看到水斗的面部表情。但是我觉得,大概是一副高深莫测的陪笑脸吧。

……真好啊。

如果,要是我也能有他的这份胆识、这份自信的话。

我也不知道,从初中开始,这是我第几次发出如此感慨了。

我怀揣着等待审判的囚犯一般的心情,等待着妈妈开口说话。

听着自己不断加速的心跳声,终于,

“确实是呢~!”

妈妈爽朗地笑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呢。对不起哦,水斗君。说了些怀疑你的话。”

“没什么,我也确实有些欠考虑了。”

双方点头致意后,水斗顺势走出了房间。

“那么,我这就告辞了。晚安。”

“啊,晚安~。”

就这样,水斗往自己的房间方向走去,而妈妈也向我挥了挥手后走下了楼梯。他们夫妇的寝室是在一楼。

啪嗒地关上房门,妈妈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哈啊啊啊啊啊~~”

只剩下我一个人后,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搞定了……吗?

但是,想那样,若无其事地、正面突破一样的手段————

手中的手机振动起来。

我立即接通了电话。

“你看,这不是没事了吗。”

“你都干了些什么??!”

接通后的第一句话,我就不禁大叫出声。

什么“你看”??!话说得简单……!你可知道我有多么心惊胆战吗!

“掖着藏着反而更会受到怀疑的啊。到头来,还是堂堂正正的才是最好的。”

“话是这么说……!”

“更何况,”

听到打断我话头的声音,我不禁闭上了嘴。

“我们之间并没有这样的感情,这是事实?!皇锹??”

“…………是呢。”

正是如此呢。

我们之间,已经,不再抱有那种感情了。

我们之间,已经,不再是那种关系了。

即使留存着睡颜的照片,即使深更半夜待在同一间房里,这也是无可动摇的事实。

完全没有任何掖着藏着的必要。

……完全正确。

完全正确到让人火大的地步。

“所谓没有明火的地方就不会冒烟对吧?我们之间的关系,倒不如说是充满了液氮比较合适对吧?”

“那倒反而会冒烟了吧……不过大致就是这个意思。你就别每次都纠结个不停的了。如果做不到的话就赶紧去睡。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有这些了。”

……略微想起了以前的事。

初中时期,我像这样烦恼着的时候,找我谈心的正是伊理户同学。正因为有他,我的心情得以放松了不少。虽说那时候,他说话的语气要温柔得多就是了。

他那生硬的语气,将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化,无可置疑地展现在我的面前。

我们,已经不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而只是义理的姐弟罢了。

然而,即使我们的关系有所变化,他依然就在电话的另一边,一如当初那样。

那是…………。

“…………谢、谢。”

用仿佛微风拂过一般的声音如此说完,我透过话筒,察觉到了屏起呼吸的气息。

“…………明天开始就要上学了,你别说这种听起来就会下雪的话啊。”

“笨蛋?!戆?。”

挂断电话,我倒在了床上。

任凭整个脑袋埋在枕头里,我看向手机屏幕。通话结束。0分53秒。连一分钟都没满么。

……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四天前发生的事情。

雨中,向我递来雨伞的那个男人的面庞,掠过我的记忆。

恋人,终有分手的一天。

朋友,也有消失不见的可能。

我们甚至知道,就连夫妻都不意味着天长地久。

那么,兄弟姐妹呢?

“……………………”

真是毫无意义的问题呢。

我们都不过是拖油瓶。在法律上是彻头彻尾的陌生人。如果————虽说看起来短时间内没什么可能————妈妈他们最终分手,我们之间又将什么都不是。

但是,只要我们还是兄弟姐妹。

不论再怎么吵架,不论再怎么幻灭,……不论再怎么不擅长和解……。

突然间,LINE的通知跳了出来。

是那个男人发来的。

<晚安。>

略微过了一小段时间后,

<即使真下了雪,伞我还是会借给你的。>

————啊啊。

他还会,愿意借给我呢。

就像四天前,即使不愿意借给其他任何一个人。

我发出了回信。

<笨蛋。>

————但是。

我可是想着不能总是依赖你,才努力到了现在的。

<我已经决定不再忘记了,没问题的。>

没有回音。

也好。

我将手机接上电源,闭上了眼。

明天就要返校了。

照这样下去,一定会雨过天晴的吧。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