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十八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本篇 第十八章

川波小暮无法认同?!刚獾降资窃趺椿厥掳∫晾砘?!」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女朋友的东西。

那么,你们知道吗。圣诞节、情人节、元旦节、生日,以及纪念日————在这如此紧锣密鼓的情侣日程表之中,有一个仅仅存在于学生情侣之间的,特殊事件。

这每逢一个半月至两个月便会发生一次,一年共计会重复五次之多的时间,没错————那便是『考前复习』了。

哎呀。

我的这番说辞,或许让你们心生了『考前复习算哪门子的事件啊』的想法吧??记案聪笆堑赜?,是痛苦,作为一项情侣事件实在是太过折磨人了————你们如此叫嚷着的声音仿佛就浮现在我的耳边。那可实在是对不住了。对于从来没有和恋人一起举办过学习会的人们来说,确实会有这样的感受呢。

正是如此。

那种东西,只不过是地狱,是苦痛,是拷问罢了。

我记得,那好像是在我们开始交往后不久的,初中二年级第二学期的期末考之前发生的事吧————对于在前一次考试期间,也就是期中考试期间所发生的事情,让我们产生了?;馐?。

你问我是不是那个女人偷偷摸摸地把我的橡皮擦供奉起来的事?不不,虽然那确实也是桩可怖的事实没错,但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事————当时的我们所面临的,是更加现实的?;?。

成绩下降了。

也不是什么肉眼可见的恶化。平均80分的成绩降到了75,我想不过是这等程度的下滑而已罢。但是,这份数据意义深远,给我们刚刚开始交往而热到了沸腾的脑子(虽然这脑子一热就热到了好几个月以后,但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尤其严重)来了一盆当头冷水。

再这样下去,就不妙了。

这就是我们,在期末考试面前达成的共识————因此,作为对策,我们拟定了以下策略。

即————不要在公共场合下一起读书。

你们倒是别在一起读书啊。

这样的吐槽,还请诸位先忍一忍吧————毕竟所谓刚刚开始交往的初中生们,是个严重缺乏判断能力的物种。你难道以为这种符合常理的论点会对他们起效么?用异常的态度对待异常的事物,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总之,打情骂俏还是等到考试以后再说吧。

如此下定了决心的我们,决定以利用稍远一点的图书馆来学习。同校的学生并不常去那里,更重要的是那里能强制我们安静下来。

从暑假期间我们在图书馆不断重复的邂逅就能看出,在学校的图书室里,只要压低声响,就算窃窃私语也能够得到原谅。因此,在聚集了素不相识的本地人的公共设施中,就算再怎么厚颜无耻————失礼了————就算是初中生情侣,也很难兴致勃勃地沉浸在对话之中。

————……………………

————……………………

我们并肩而坐,一眼不发,唯有翻书的声音和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

这,才是考前复习该有的样子。除此以外的一切举动都是多余的。我们没有必要偷偷地说悄悄话,没有必要发出忍俊不禁的笑声,也没有必要毫无意义地互戳对面的手肘,更是无需装作无意之举般,让自己的小拇指和对方的小拇指相碰。我们就此找回了考前复习的正确方式。

然而,其中却暗藏着一个陷阱。

众目睽睽之下必须忍耐着不能做出亲昵的举动————这样的场景,对既愚蠢又精虫上脑的初中生情侣来说,反倒更加危险。而我们,却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一开始,是绫井采取的行动。

————……伊理户同学。这里……

绫井递来教科书小声说完,仿佛如梦初醒般地眺望起四周来。万幸没有受到任何人的责难,但在这静谧的空间里,哪怕是如此微弱的声响也已经足够惹人注目了。

那咱们来笔谈吧。想到这我拿起了笔,但在此之前,绫井似乎有些焦躁不安地瞥了我一眼后,……挪着她的椅子向我这边靠来。

两肩相触,她的头发散发出了洗发水的香味。绫井凑到不禁浑身僵硬起来的我的耳边,仿佛吹气般地低语道。

————这个地方……你看得懂吗……?

这道一片寂静之中直接灌入我耳中的声音,让一阵酥麻的感触闪过我的脑髓深处。

众目睽睽之下。禁止窃窃私语的场所。无法尽情触碰对方的地点。

正因为环境束缚着我们的言行举止,这道极近距离之下被灌入脑海之中的声音,实在是有些刺激得过了头。

明明一直忍到了现在。

明明一直努力着,忍耐着,将交谈和触碰的欲望逐出自己的意识。

也不知是出于抗议还是什么其他的心情而变得内心一团乱麻的我看向自己的身旁,结果,就目击到了那一个瞬间。

绫井把视线移向别处,看上去似乎有些焦躁不安地抿起了嘴唇。

方法明明要多少有多少才对。

既可以选择笔谈,也可以利用手机。如果只是想问我问题的话,绫井根本没有必要一反常态地选择在我耳边轻语的方式来诱惑我才对。

她因为涂了唇膏而略微闪耀着樱色光芒的嘴唇烙印在我视野的正中央,纹丝不动。

————……光凭教科书,确实,有些不好理解呢

无论如何,这里不行。必须,先从这里离开才行

————那……去找找参考书吧

————……嗯

真是,一帮蠢货嘛,所谓的初中生情侣。

完全不分时机和场合,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发起情来根本只需一瞬间的功夫。简直给以知识为最大特征的人类抹黑。

唯独关于这一点,我大概是可以和现在的那个女人统一意见的吧。

————……诶嘿嘿

在巨大的书架后方,绫井的吐息正拍打在我略微抹了些唇膏的嘴唇之上。她露出仿佛掩饰着害羞的腼腆笑容,我呆呆地端详着她的那张脸。

————对……对不起喔?那个……打搅你读书了……

————不……绫井你,意外地是个小色鬼呢

————才、才不是……!……,或许,还真是呢

说着,绫井双手环抱着我的脖颈,抬起视线瞥向我的脸。

真是的,女人可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明明直到四个月前,她还是个单纯得连造人的方法都不知道的女孩。

不过我也好不到哪去。明明直到四个月之前对女孩子还根本没有过半点兴趣————而时至今日,竟会败给如此单纯的诱惑。

绫井又一次合上了修长的睫毛。就在这个时候。

————……呜哇……!

我们听到了一声微弱而又尖锐的惊呼声。

我们的身躯双双一震,回头一看,那里正站着一个大致是小学三、四年级左右的女生。

女生的脸涨得通红,踉踉跄跄地逃离了原地。

————……………………

————……………………??!

在一篇尴尬的沉默中,眼见着绫井的脸涨成了一个熟透的红苹果。

也不知是谁先采取的行动,我们仿佛要当作无事发生一般,将紧挨的身体剥离开来。

————……这个,嘛

绫井的脸已经红透了耳根,低着头,支支吾吾地不知该说些什么。不是,这个,或许该庆幸只是被一个小女孩看到了而已。虽然指不准就被对方当成了永生难忘的回忆也说不定就是了。

一盆迎头冷水后得以冷静下来的脑子反复思量过后,我除了说出这番话以外,根本别无他法。

————…………总之,我们,先到外面去吧

————…………嗯…………

我们的成绩,理所当然地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提升。

收获了如此屈辱的回忆却没有任何成果,这不是拷问又是什么呢。

※※※※※※※※※※※※※※※※※※※※※※※※※※※※※※※※

7月。

烦人的梅雨已然远去,校服也迎来了换季的一天。学生全员都换成了开放的短袖打扮,但校内却到处充斥着与开放的服装完全相反的紧张感。

理由自然无需多言。

「东头————你,期末考试没问题么?」

放学后,等我一如既往地来到图书室的窗边后,看到东头一如既往地享受着看书的时光,便开口问出了一直很在意的问题。

而那个一脸痴态地看着美少女插图的巨乳宅女浑身一颤僵住了身体。

「……………………」

「东头?」

「……诶?你说什么?」

「你这也太牵强了吧?!?

照你这装傻充愣法,党争在第一卷后半部分差不多就得结束了哎。

东头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满脸痛苦地发出了「呜呜呜」的呜咽声。

「我……想起来了!」

「嚯嚯?!?

「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有点私事所以我这就告辞————」

「别想逃?!?

「啊呜……!」

我抓住了匆匆忙忙想要逃离现场的劣等生的后领。

奈何对方仍然张牙舞爪地不停抵抗着,我从后方反剪并扣住东头,锁死了她的双臂。

「疼疼疼疼!投降!我投降————!」

「没KO就不算分出胜负?!?

「居然是死斗模式???既、既然如此……!」

还以为东头终于放弃了抵抗,结果她却猛然扭扭捏捏地蠕动着身子,转过头来将瞳孔对准了我,一副欲言又止的眼神。

「水……水斗同学……。我的屁股,好像碰上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

「那是口袋里的手机?!?

「疼疼疼疼!」

看来她是被那个女人和南同学多多少少灌输了一些交涉的手段,然而这些对我是没有作用的。

感受到东头抵抗的力度渐渐变弱,我把东头推到墙上,把手撑到了她的脸旁。

「所以呢?考前复习怎样了?」

「那个……我觉得,这好像不是一个应该在壁咚状态下问出来的问题吧……」

「考前复习怎样了?」

「…………还、还没复习…………」

我凑近了她的脸询问后,东头似乎有些欲哭无泪地答复后,旋即别过了脸。

「就、就算你这么说……着不还没到考前准备期间嘛……」

「你难道以为区区一个星期的考前准备时间就够你准备周全了?凭你的作风,上课时间八成也被你用来偷偷摸摸地看小说了吧?!?

「呜呜……!」

「老挂科的话搞不好就要留级了喔。你莫非想当我的学妹不成?」

「……水斗学长?」

「你别真想当我的学妹啊你?!?

「噫呜呜!别、别刻意压低了声调跟我说话啦!我真会心动的别这样啦!」

东头通红着脸不住地推着我的胸口,我姑且接触了壁咚的姿势叹了一口气。

「我说这些可都是为了你好???」

「水斗同学你是我妈吗……?」

「万一你真成了我的学妹,在你忘带教科书的时候我可就没办法再借你咯?!?

「呜、呜呜呜呜……那、那就麻烦了呢……」

健忘女•东头伊佐奈低声念叨着,神情沮丧到了极点。

「但是,就算你这么说,我又该怎么办呢……。这所学校,学业太难了啊……。明明我在初中时期也算是头脑聪明的那类人……」

「你的脑袋不差,关于这一点你能进这所学校就已经说明问题了。那么接下来,就是训练量的问题了?!?

「量……」

「我会把能够改善成绩的知识灌满你的脑袋的?!?

东头猛然捂住嘴唇,天真无邪的视线瞥向斜下方,细声细语地说。

「我……要被水斗同学灌满了吗……」

「少来这一套?!?

想用黄段子蒙混过关也是白费功夫。

就这样,我逼着东头伊佐奈,定下了下星期六来我家学习的约定。

第二天。

「……不妙……」

我的眼前,正坐着一个满脸世界末日的男人。

是川波小暮。

在这十分正经的重点高中里对自己的发型修来改去,仿佛体制的叛逆者一般的那个男人,正趴在我的桌子上感受着绝望。

「不妙啊……期末考试,真心不妙啊……」

「嘴上这么说着结果以超高得分轻松过关————看上去好像也不是怎么回事呢?!?

「这不废话吗??!我期中考的时候,也是背水一战才勉勉强强惊险过关的?。?!」

「有你这么广的人脉,不愁问不到往期的真题吧。这还不够你过关么?」

「……这所学校的老师个个都是老江湖……。我们的手段他们都了解得一塌糊涂……」

他这德行,完全就和经过一番苦战终于跨越难关获得了自信,结果却发现自己和全新的敌人存在着压倒性差距的家伙一模一样呢。

「救救我吧年级第一!我现在只能靠你了!」

「好恶心,不要?!?

「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请你的!」

「嚯嚯?!?

不管我要什么————你是这么说的没错吧?

「我有一本非常想要的绝版书,不过那本书在网上已经被炒到了天价……」

「咕……!虽、虽然我说过想要什么都行,不过那可是有限度的哦?是有限度的???」

「附近的二手书店也找不到呢……」

「限度!你好好考虑一下限度问题!喂???」

嘛,虽然非我本愿,但毕竟这个男人曾掏腰包为我购置过衣服。这次就算我跳楼大甩卖,替他想想办法好了。

不过,我已经跟东头说好了呢……。同样的考试范围,两个人一人教一次实在是有些麻烦。

有了,就这么办吧。

「下一个星期六来我家吧。我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教你的?!?

「感激不尽啊师傅!」

「谁是你师傅啊?!?

两个一起教才是高效的做法。

虽然东头还没和川波碰过面,但以川波开挂级别的社交水平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终于,星期六如期而至。

我带着约定好在外碰头的川波,站在我家的门口。

「话说我还是第一次来伊理户家呢。上次要来看病的时候我也被排除在外了来着?!?

「我也是第一次带男生到自己家里呢?!?

「你这话说得好像带过女生来自己家里一样啊?!?

「南同学?!?

「啊啊……。居然把那家伙当女生看待,你还真是个老好人啊?!?

这家伙对老好人的标准可真低啊。光是掌握了南同学的性别就会受到主人公级别的待遇,真是有够划算的。

不过话说回来,我曾经带到家里的女生也不止南同学一个就是了。

「总之你进来吧。室外实在是有些太热了?!?

「也是啊。热死我了————」

7月的阳光十分炽烈。我带着不断扇动着上衣领口的川波,打开了玄关门。

「打扰咯————。你父母呢?」

「你问我父母的话,他们不在?!?

「的话,么?!簿褪撬?,这是伊理户同学的鞋子么?!?

看到混凝土质地的地板上放着的女式运动鞋,川波说道。

这家伙眼睛可真好用?!?,那双运动鞋并不是结女的。

「看来是已经到了呢?!?

「嗯?谁已经到了?」

在川波一头雾水的空档,客厅门被咣当一声打开了。

室内用的长裙和黑色的长发随风飘动。那是我不成器的义妹伊理户结女。

结女看着站在玄关的我和川波,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只见她一路小跑迫近我的方向,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扯离了川波身旁。

结女把我拉到了楼梯边后,不知为何偷偷摸摸地以带了几分责难的语气,开口问道。

「(你、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会把川波同学带到我们家里?。??)」

「这有怎么了……只是因为人家拜托我教他学习而已?!?

「(你该不是忘记了吧……?那孩子今天也在这啊……???)」

「嗯,看来是平安过来了??悸堑阶钤愀獾那榭?,我还担心过她会不会不会直到我们回来为止都徘徊在我们家门口不敢进家门呢?!?

居然能孤身一人来拜访别人的家————东头那家伙也成长了不少啊。

「毕竟同样的内容教两次也很麻烦,两个一起教效率不是高得多吗?」

真是无比聪明的思路呢。我对自己的头脑感到相当满意。

正当我点头不止的时候,结女却仿佛犯了头痛一般扶起了额头。

「(啊————真是的说来确实是啊……!这个男人确实就是这样的家伙来着……?。?

「总觉得自己被当成傻瓜了。咋着,想吵架?」

「(总之!你快把川波同学带到自己的房间去!客厅里的东头同学由我来教————)」

「————结女同学~?」

从客厅的方向传来了东头的声音。

「是水斗同学回来了吗~?结女同学~!」

「等、你等一下!现在还不能————」

咯噔一声,客厅的房门被打开了。

而东头伊佐奈身穿听说是前一阵子由结女和南同学替她选好的私服,正站在客厅门的里侧。

然后。

东头伊佐奈的双眼————和川波小暮的视线。

从正面,无可争议地,捕捉到了对方的身影。

两人眯起眼。

竖起眉。。

面露愕然之色,纷纷问道。

「……你是谁???」

「……你谁啊你?」

结女以手掩面,一副完蛋大吉的样子。。

我疑惑不已。

这莫名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我是东头伊佐奈。是水斗同学独一无二的朋友?!?

「我叫川波小暮。是伊理户最铁而且最先交到的朋友?!?

「蛤?」

「蛤?」

在我家的客厅里,初次见面的一对男女正把我夹在中间互相瞪着眼。

左侧的东头猛地拉住了我的胳膊。

「水斗同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谁啊这个轻浮男!这一定是骗人的吧!水斗同学的朋友只有我一个才对吧???对吧???」

右侧的川波猛摇起我的胳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伊理户!这谁啊这个巨乳女!为什么这样的家伙会在这里?。??这里不该是你和伊理户同学的圣域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做梦也没想到,无论对谁都无比认生的东头和对谁都十分友好的川波,竟会乍一见面就反目成仇————所以说,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完全搞不懂。

虽然确实,东头的性格大概不怎么会接受川波这种一眼看去就很轻浮的人,而川波大概也不太可能和东头这种类型对得上眼没错啦————

而结女则无视了被两人拉着摇来晃去的我,掏出手机好像在给谁打电话。

「(晓月同学……!救命啊……?。。?

看来是指望不上她来帮我一把了,我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挣脱了两人的身体。

「等等,都冷静一下??蠢此剿坪醵加行┦裁次蠡岚??!?

「「误会?」」

「川波。这个女生是东头伊佐奈。是最近和我相识并且很谈得来的朋友,仅此而已?!?

「……最近相识并且很谈得来?」

「东头。这个男人是川波小暮。是一个自称我的挚友,擅自缠着我的同班同学,仅此而已?!?

「……擅自缠着不放?」

东头和川波将眉头挤成了川字型,各自都仿佛鉴定古董一般地端详起对方来。

说实话我并不怎么明白这两人到底产生了什么误会,但无论是怎样的误会,只要冷静地认清事实就一定可以解开才对。

于是,大概是我冷静的说明取得了功效吧,两人各自点点头,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来如此。是水斗同学的跟踪狂啊?!?

「原来如此。是冲瞅准了水斗来的仙人跳啊?!?

「为啥会变成这样?。?!」

这俩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

东头一把拉过我的手臂,紧紧抱在了胸口。我的上臂被埋入那丰满的肉团之中,她却没有半点在意的样子,用仿佛看门狗一般的眼神紧盯着川波不放。

「请你不要过来,跟踪狂先生。水斗同学是我的朋友。我不会把他交给任何人的!」

「你才应该放开你那肮脏的手啊你个欺诈师?!?

川波的眼神杀气涌动,迫力十足的眼神毫不留情地指向东头的脸。

「莫非以为对方是个阿宅很好攻陷?真遗憾,伊理户才不是这么好对付的人哪。我劝你还是在自尊心受损之前趁早抽身而退怎么样?」

「呜咕……!居然毫无顾虑地揭我的伤口……!」

「哎呀!看来已经遭受过反噬了哈!那可真是太遗憾了哈!没能看到掂不清自己斤两的无耻女人哭丧着的脸孔可真是太遗憾了哈啊~~~~??!」

「唔……呜呜呜呜~??!水斗同学~~~??!」

东头带着哭腔藏到了我的身后。

无论如何,事已至此我也不可能再袖手旁观下去。

「不好意思,川波,我可不准你再欺负东头了?!?

「什么???难道你想站在她那边么???」

「我没有打算站在哪边。虽然我不知道她究竟哪一点碰了你的逆鳞……但我可是和东头约定过,如果有一天有人被欺负的话另一方也会一起被欺负的?!?

「水……水斗同学……」

「虽然东头同学看上去很感动,但如果被欺负了的话倒是帮对方一把啊?!?

恶劣女插了一句嘴但遭到了无视。

「虽然我确实甩了她没错,但她向我告白的勇气是值得尊重的,更遑论是嘲笑了。川波,给我修正一下?!?

「诶……???糟了。这家伙居然动真火了……???」

「川波同学……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在坚持些什么,但我觉得你还是道个歉会比较好喔。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对东头同学的事沸点出奇地低呢?!?

这不理所当然的么。如果朋友被人嘲笑,就该怀着双倍的怒火还以颜色。大家不都是这样的么?

「咕……」

即使如此,川波依然摆出一副仿佛啃碎了虫子一般的苦涩表情硬撑了许久后,才终于在我无言的紧盯之下放弃抵抗低下了头。

「……不好意思……。稍微有点失去冷静了……」

「嗯。东头你怎么办?」

「嘛我就放过他吧??丛谒峭菲咄拱饲棠恐形奕舜榔铺旒实姆⑿偷姆萆??!?

「这混账??!你丫实际上根本没受伤吧你??!」

「噫呜??!水、水斗同学~~……」

「…………喂,川波?!?

「…………万分抱歉?!?

我低头看着又一次低下头颅的川波,我决定就此放过他。只要你能明白就好啦,只要你能明白。

「……………………(呸)」

「?。??喂,伊理户你看到了没!那家伙刚才吐舌头了!」

「嗯嗯?」

听他一说我看向了东头,但只看到了一个宛若小动物一般胆怯不已的宅女模样。

我又一次看向了川波。

「散播谣言可不太好啊……」

「为毛?。??伊理户同学,我说这到底怎么回事?。??一不留神伊理户咋就变这么奇怪了??!」

「是、是怎么回事呢……我也不太明白呢……」

真是一群没谱的家伙,我明明不过是说了理所当然的事而已。

「时间紧迫,差不多该开始学习了。打开教科书吧?!?

「诶诶~?不去水斗同学的房间么~?今天我本来想找找靠近房间里侧的那个书架来着……」

「考试结束之后吧?!?

「好哎~」

在客厅里打开了东头的教科书后,我的背后传来川波的呻吟声。

「唔咕咕……简直是噩梦……!」

「川波同学,为什么你会痛苦成这样啊……?」

虽然多少有些混乱,但之后按照当初的预定,我们开始了学习会。

「以我们学校的现代文考试难度,过度解读些反倒正好。比如这道旧题,从这两句原文就能看出————」

「不是记住公式本身,而是要记住公式的用法。就是因为犯懒了想背背书了事,才会搞不明白的。好啦,不要磨磨蹭蹭的,多动手!」

虽然没有这样的预定,但因为结女帮了我一把的缘故,我的负担减少了一半。虽然我考虑到效率问题而决定同时辅导两个人,但我也确实对自己能不能在这个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里同时教导两个人而感到过几分不安,说实话帮大忙了。

虽然东头和川波都叫苦不迭,但在这毫无破绽的男女混合双打体制之下,学习会的推进之顺利超乎了我的想象。

「呼~。好累呀……」

坐在我正对面的东头一把趴在了桌上。

而川波则轻蔑地哼了一声。

「哈。光是这种程度就轻言放弃,哪里还配得上学年第一的伊理户???」

「…………正如身高差能产生神圣感,我觉得学力差也是可以有的?!?

「有个头啊。果然首先还是需要有对等的条件吧。尤其是只会躲在男人背后的女人根本想都别想。当今世道能流行起来才怪咧?!?

「蛤???」

「蛤???」

东头和川波两人依旧针锋相对地互相瞪着眼,但我已经不再予以理会了。这几十分钟里,累死的交锋已经在眼皮子底下发生了不知多少次。只要不越线,就随他们去吧。

「稍微休息一下吧。我去泡杯茶?!?

看到结女站起身,我便也跟着离开座位,两人一起走进了厨房。

结女翻着白眼看向了我。

「……你为什么要跟来???」

「我不想单独跟现在那俩待在一起?!?

「我总觉得现在让他们俩独处反倒更不妙……」

结女回头望去,被留在客厅里的东头和川波正无言地互瞪着眼。

结女微微欠身寻找起茶壶来,我则越过她的身体,从上方找出了茶叶盒。

「东头同学也就算了,但为什么连川波同学都会变成那样呢……」

「你还是别知道比较好。总之你只要别做出什么欠考虑的行动来就行了?!?

我接过结女递来的茶壶,打开了茶叶盒的盖子。

「哈???我究竟什么时候做出过欠考虑的行动啊?!?

「我反倒是不明白东头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呢?!?

川波变成那样的理由,考虑到他至今为止的言行也多少能够类推得出来————现在这家伙的行动,怎么说呢,和预测错误的阿宅有些类似。仿佛自己单推的角色做出了和自己的考虑完全相左的行动一样。

但是东头那边就搞不懂了。明明她平时基本只是个胆小的小动物,但我万万没想到她竟会如此敌视别人。

「她是以为你会被人抢走吧。毕竟除你以外,她没有其他朋友?!?

结女一边将热水注入电子茶壶一边说道。而我则一边将茶叶放入茶壶,

「现在不是还有你和南同学么?」

「那是因为……」

结女关掉了开始鸣起了汽笛声的水壶。

「……你就多理解她一下啊。对她的体谅还不够呢?!?

「哼。和不够温柔的女人相比究竟是孰高孰低呢?!?

「你说谁呢???」

我单方面夺走了结女提起的茶壶。

然后,开始往放好了茶叶的茶壶里注入热水。

「说到底,我和东头之间的事为什么非要让你横插一杠不可啊。过度?;ざ返姆吹故悄悴哦园?。你是有什么地方和她产生了共鸣么?」

「……虽然也许你并不知道,但作为一个人,担心朋友可是天经地义的喔。虽然嘛,有能够让我产生共鸣的地方,这一点我倒是并不否认啦……」

「这样啊。比如说?」

「比如说……」

「比如说让别人给自己穿上袜子的特殊癖好?」

「那又不是————??!」

大概是出于条件反射吧。

结女条件反射地捉住了我的手腕,结果,我的手略微抖了一下。

注入茶壶的热水略微变了变轨道,淋到了我支撑着茶壶的手指上。

「————!」

「对、对不起!没事吧???」

我慌忙将茶壶和水壶放到一边,甩起被烫到的手。

食指的指-->">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