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电击文库MAGAZING 64期短篇 - 养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电击文库MAGAZING 64期短篇 - 养蛇

图源:hechengdahoo

翻译:米瑟冈萨斯

养蛇

对于罗格雷西亚联合王国的王太子扎法尔·伊狄纳洛克来说,与他年龄相差十岁的弟弟维克托太可爱了。是个让他不禁想去关爱、呵护的弟弟。

直到那时。

「————兄长」

当年幼的弟弟用奶声奶气的语调说着,并将撕成一片片的紫罗兰花瓣送给他时,只有扎法尔觉得,那时的他很可爱。

尤其是小孩子,经常都会想摘些美丽的花朵来玩乐。是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暂且不论,但包括仆人们与他们的人生在内,整座王城都是伊狄纳洛克王家的财产,即使损伤了花坛中的一朵紫罗兰,也不会受到园丁的斥责。

于是,我叫出“哇”的一声,然后笑着接过那双小手递过来的东西,“谢谢你啊”我抚摸着他的小脑袋称赞花瓣的美丽。年幼的王弟高兴地笑了,这时的弟弟是如此的惹人喜爱。

即便此时扎法尔手中拿的是被拔掉的蝴蝶翅膀、掉落的金花虫翅膀、或者明显不是捡来的漂亮羽毛和像云母碎片般的蛇鳞这些古怪玩意,也会什么都不去考虑,就这样抚摸着弟弟的小脑袋。

况且。

「兄长,看这个」

当年幼的弟弟用他那双幼小的手掌,一边笑嘻嘻地将蓝色的小猫眼球递过来的时候,扎法尔已经笑不出来了。

直到那时,他才醒悟过来。

原来如此。

这孩子是一一蛇一一来的啊。

星历二一五〇年

罗格雷西亚联合王国南方战线

如今罗格雷西亚联合王国的战场,始终被白丧女神的七层面纱笼罩着。

白丧女神佩戴纯白无垢的冰雪面纱,身着苍白的暗淡礼服。在相反的双色之暗衬托下,犹如狂乱的公主般在疯狂舞动,使见者无不眼花缭乱,受她迷惑。这便是失去了方向感和距离感,偶尔连火控管制系统的瞄准激光都能欺骗过去的,联合王国的黑白战场。

而在纱幕的那边,仿佛突然涌现出来一般,〈军团〉钢铁色的身影朝着联合王国军的防卫阵地席卷而来。

在〈军团〉的铁蹄下,位于阵地前方的做成尖矛形态的钢制反坦克障碍物、冰冻的堑壕、与雪同色的碉堡(точка)都纷纷崩溃,将潜藏其中的士兵,连着突击步枪(Assault rife)和无后坐力炮、旧式反坦克步枪等都一同埋葬。就连前去阻拦的,联合王国的有着五对十足形态的火炮强化型多足机甲兵器〈巴什卡·马图实卡〉也被击碎。

一群战车型奔驰在前面。即便是在深厚积雪的山野中,拥有五十吨战斗重量的巨物依旧以夸张的速度推进着。

就在那时

『一一呵呵』

苍白的朦胧昏暗回响着少女欢快的笑声。

传开的笑声是很难在刮着暴风雪的隔音雪原上听见的细微音色。不过,伴随笑声而至的还有多个走路声。一旁跟踪的斥候型的复合传感器捕捉到长的防滑鞋钉贯穿雪层,刺入冰冻的大地时传出的独特坚硬的走路声。

要是将这走路声与数据库进行对照,就能判断出其的识别名与性能属性(SPEC)。识别的结果为与它们对峙的联合王国方的一种多足战机。根据数据链中共享的信息,战车型的炮塔无声地开始转动。

恐怕她也察觉到了瞄准她的战车型那凶神恶煞的眼神,但却毫不在意。

〈军团〉看准雪夜的另一边,似乎是联合王国军司令部的位置处,突然腾跃出苍白色的战机身影。

犹如穿越积雪的野狼,就像在猎物变得难以行动的冬天里行动的肉食动物般,奔驰在针叶林的狭缝之间。她发出像似敲打在玻璃上的清脆而娇滴的少女欢笑声,奔跑在白蓝色的战场。

战机有着五对总共十只的细长腿部,和是否存在装甲都不确定的奢华驾驶舱。雪纱的缝隙间亮起朦胧灯明,那是宛如鬼火般苍白的光学传感器发出的光芒。

〈阿卡诺斯特〉,是肩负保卫联合王国使命的一种多足战机。

战机向四周散开,回避战车型的先发炮击。即便炮击碎片不足以伤到它,也还是以夸张般的机动性一跃而起,跳到最前方战车型的炮塔上方,像秃鹫般缠绕其身。

『唔呵呵』

『啊哈哈』 (译注:拟声,这里上面那个是憋笑,下面那个是忍不住开怀大笑。)

响起不合时宜的女性笑声后,紧接而来的是字面意义上的零距离炮击。

战机为确保高机动性而实施轻量化,因而口径也降低成短炮型的一百零五毫米?!窗⒖ㄅ邓固亍档恼蕉坊驮谟谟米罱嗬氲呐诨骼疵植够鹋诿樽季壬系牟蛔?。

炮弹几乎就在炮口附近发生爆炸,形成的金属射流侵蚀掉战车型的上层装甲。(译注:“金属射流”指的是门罗效应破甲炮的效果。炮弹在发射后的过程中会拥有巨大的动能。由于炮弹在高速运动中的材质是以近似液体的方式在运动,受外力挤压下一部分炮弹材料的动能会有所降低,打在敌方上就会出现金属散射的状况。装甲被产生的高温融化,形成的金属流溅到目标身上造成二次伤害。)

同时炮弹碎片也向四处飞溅,刺穿了〈阿卡诺斯特〉细长的腿部和躯干附近的装甲。

包含爆炸成形弹在内,命中敌军时炮弹会爆炸类的战车类炮弹,都有为了不使多足战机本身受到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和破片伤害而设定了最低最小起爆距离(Minimumrange)。如今这项设定已经被丢的远远了一一那是以击毁敌机为目的,哪怕代价是本身也会受损的,有自知之明基础上的零距离炮击。

即便如此,在〈阿卡诺斯特〉一一里面可能是少女的驾驶员们也不会停手。被炮弹引爆的战车型喷出火焰,炮塔受到炮击后也被炸飞开来。至此,它将报废的敌人当做跳板,用力一蹬后就向下一个〈军团(猎物)〉飞去。于雪原中相继出现的其他〈阿卡诺斯特〉,也踩着钢铁色的残骸跟在后方。

察觉到防线已被突破,为了迎击而疾驰而至的联合王国军机甲部队一一作为先锋的〈巴什卡·马图实卡〉中队伫立在那副光景之下。

漫天飞雪下是无数〈军团〉的钢铁色身影,以及将它们团团围住大肆狩猎的苍白色蜘蛛群。

此时,以半分呆愣的姿态注视着战场的他们面前,出现了一片苍白色的身影。

一辆?!?,是两辆。其中一辆是有着白色海鸟个人标志的〈阿卡诺斯特〉,另一辆则是〈巴什卡·马图实卡〉。十只脚的巨躯装备有一百二十五毫米的巨炮和并列的榴弹发射器,厚重的装甲与宛如恶魔之城般的重型武装给人一种似乎很沉重的感觉,是一种火炮强化型的多足战机。

个人标志为,缠绕苹果的蛇。

识别名〈蝮蛇〉。是联合王国第五王子兼南方战线总司令官、维克托·伊狄纳洛克的专用机。

联合王国尊崇武道,而作为处在顶端的伊狄纳洛克王室血族,在战时以统帅军队为荣。这位王子也似乎体现了这一点,不厌其烦地自己驾驶多足战机站在最前线。

联合王国多足战机特有的蓝白光学传感器朝机甲中队瞥了一眼。仿佛有种漂亮的黑蛇在用无情的眼神注视猎物般的感觉。

『一一指挥官在吗?』

混有杂音的无线电通讯里响起的如音乐般甜美的男高音究竟为谁,机甲部队的驾驶员们一时难以判断。

那股习惯了演讲,能让人的意识仿佛滑向深渊般的声调,是还和成年男性有所差异,现年十多岁的少年所发出的。

怎么会是王子殿下亲自下问。

刹那间呆愣住的中队指挥官,回过神后以另一种近乎相反的语调回复道。他的身份只是尉官程度,与王室直系交谈并不意味着是一种赏赐。

『在……这、这里?!?

『我的小鸟们会争取时间。你们要专注重新构建好防线?!?

『悉听尊便?!?

但他真的有听见中队指挥官的回答吗?在说话途中〈蝮蛇〉将光学传感器从他们的身上移开,随后朝着消失在积雪那边的〈阿卡诺斯特〉,驱动庞大的机体追赶上去?!驹谡匠∽钋跋呤且恋夷陕蹇送跏业南八?。大概在战线崩溃之际,他打算亲自担任指挥吧。

与此同时,他无言的操控机体,像影子一般跟随在海鸟个人标志的〈阿卡诺斯特〉身后。

机甲中队的驾驶员们在缄默的状态下,怀着敬畏及一丝不悦之情目送他的背影。

被王子殿下称呼为〈小鸟〉的〈阿卡诺斯特〉驾驶员全都是年纪轻轻的少女。包括他跟随的有着海鸟个人标志的少女在内,她们都是群为了御旨不惧死亡的死鸟。

现任国王的第五王子及其所率领的部队是联合王国防卫要点,这对最前线的士兵来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是,对于那些知道这个战功是建立在无数〈阿卡诺斯特〉的残骸上的士兵来说,他的这份伟业,只会令人毛骨悚然。

面朝着战机身影消失在雪中的方向,一位驾驶员不禁吐露心声。

统领着死鸟师团、美丽得令人心生胆怯的一一……

「一一腐蛇」

「……我猜那个人会认为我没听见他的话吧?!?

虽说是王族,但如今是战时,这里是战场。

战斗结束后便将受损的座机交给维修人员,在只重视坚固和功能性而充斥着粗鲁的多足战机机库内,维克托一一维卡在没有侍者迎接的状况下行走着。他穿着与联合王国一般的驾驶员没有什么不同的紫黑色机甲驾驶服,有着黑鸢般的头发和宛如虎目的帝王紫双眸。军衔章位置上象征王室权章的独角兽银板是一般军人和他的唯一区别。与只被借予了一部分统帅权的将官不同,他能够行使自己身为王族所拥有的统帅权。这也是“特将”的证明。

仅有的一个作为近卫骑士随行的少女,以绿柱石般的绿色眸子看向他并问道。

「您想要怎样做呢?殿下」

就好像如果被下令斩首的话,就会立即服从,被告知要剥皮也会开开心心地执行。她用这样的语调说着并注视维卡。

就像只脑子一根筋的猎犬。谨慎又耿直。

跟盲从一样。

哼,维卡用鼻子冷哼一声。

冷漠地回应道:

「虽说没有教养的狗在无端吠叫,但我没有一个个追上去打死的想法,我没那么小心眼也没空去那么做,瑞谢?!?

所以死心吧。

「……遵命?!?

瑞谢不情愿地点了头??吹剿歉焙孟癫环难?,维卡嗤之以鼻的嘲笑她。

「现在原本士兵就已经不足了,虽然多少有些欠教养,但只要能和〈军团〉作战就行了。暂且有的用就将就用了?!切┎煌床谎鞒潭鹊奈耆?,就没有必要去惩罚了?!?

「果然还是受先前大攻势的影响吗?」

「……是啊。起码现在已经不只有后退一个选择了?!?

联合王国以护国的天险·龙骸山脉充当对〈军团〉战争的主战场,将南北重叠的山脉北侧作为绝对防线放在支配范围。南侧则是被〈军团〉所谓的占领加支配,双方就是隔着山谷与低地互相敌视的形式。

自古以来的战斗,与自上攻下相比,自下攻上要困难得多。何况是在连绵起伏的山岳地带,对以平原作战为主的机甲兵器来说是不利的地形。以大灵峰伍尔尼斯特山为中心的山地国家·瓦尔德同盟国出于国防考虑,于是便以〈军团〉为基础制造出多足兵器,这点与他们并无二异。

联合王国维持了十一年的防线,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南进成功了,但也说明联合王国只不过是‘自上攻下’的战场罢了。

在先前的大攻势下,各防线的防卫设施和士兵数量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如今的联合王国军还未能恢复过来,只能像嘴上说的那样竭尽全力不后撤。

并且拥有位于大陆北部的国土的联合王国,其军队实际上也不能再退了。翻越龙骸山脉后,自那开始蔓延的地区就是联合王国最大的粮仓地带。联合王国国土的北半部分,由于日照与气温的关系,并不适合生产粮食,所以南方的粮仓地带就是联合王国的生命线。

决不能让那里被战火吞噬。

瑞谢问道:

「第八十六机动打击集群一一我们也无法像联邦那样组建一支精锐部队吧?!?

维卡瞥了她一眼,俯视着随从少女头部的下半处如雪色一般的脸颊。第八十六机动打击集群么。

「以八十六为主体编制,任务是将〈军团〉作为重点压制对象的挺进部队……吗。嘛,也不能说做不到……」

他停顿了一下,朝歪着小脑袋的瑞谢耸了耸肩。

「独自再编成一支部队什么的,如果是父王和兄长的话,应该会采取其他的方法。所以……」

此时,一位身着紫黑色军服的士官站在二人面前。

「殿下?!?

士官说出敬称的同时也向他敬礼一一是联合王国军特有的,将右手放在心脏位置上的心脏敬礼(Heart Salute)。

即便这不是王族相应的礼仪,但在战场中被当作军礼通用,不仅是维卡,对从军的全体王族和服从的士兵来说,这意味着命令。而在争分夺秒的战场上,这种铺张的礼仪只会浪费时间。

「何事?!夹砹?,长话短说?!?

「是。殿下,在下奉旨将您召回。一一是令尊、国王陛下的下达的?!?

维卡没有回看仰望他的瑞谢,只是扬起了整齐的单眉。

「听说维克托被从南方方面军叫回来了呢。扎法尔兄长?!?

虽然知道这样做有失文雅,扎法尔还是停下脚步回头看去。罗格雷西亚王城的主楼大廊镶嵌满金箔、琥珀、黄玉和金绿柱石金绿柱石(heliodor),在北方微弱的阳光照耀下,形成片片绚烂而温暖的金色光芒。

缓缓拖着礼服的裙摆,让如同仿制般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侍者捧着手织蕾丝的下摆,只比他小半个月的异母妹妹第一王女上前走近。馥郁的香气扑面而来,是在联合王国只有温室能够培育出,香料必须用的是很远就能闻到的花做成的茉莉花香水。

哗啦一声展开象牙和宝石制成的扇子,优雅地遮住自己的笑脸并继续说道:

「父王和兄长也终于想看看那个怪物了吧?!切┬∧袷悄戏椒矫婢谋嘀?,毕竟使用的是那种有悖人伦的部队,如果连〈军团〉都驱逐不了,那也就没办法了呢?!?

扎法尔不由得发笑。

自己是正妃所生,第一王女和第二王子分别生于其他侧室。虽然他们处在争夺王位、争取功绩的处境中,但这种略显可爱的挖苦除除浪费时间以外,没有别的意义。

「很糟糕吗? 让那些钢铁怪物在这七年内止步于龙骸山脉,先前的电磁加速炮讨伐作战中,维卡率领小鸟们进行弹道观测和渗透破坏的表现,父王也给予高度的评价?!?

只要他点点头,一度被剥夺王位继承权的他就能东山再起了,这种话他并没说出口。

假设他重回王位继承人的位置,那么这个最小的弟弟————维卡无论对谁而言……当然,对扎法尔也一样是最可怕的敌人,不过他确信事情不会发展成那样。

那个蛇之子不论对权威还是权势,都打心底不感兴趣。

原因是在他那个世界一一……。

「本次召还,是为了打破如今不得不撤出防线的战况。倒不如说是父王期待将以〈军团〉为重点的压制作战任务交给那孩子后的表现?!愕比灰蔡殴?,和第八十六机动打击集群那支部队协同作战的事情?!?

「第八十六机动打击集群是?……啊啊,是那个由被庶民风情夺取主权的吉亚迪、连下贱的共和国都抛弃的劣等种八十六构成的垃圾堆部队么?!?

呵呵,第一王女露出优雅的笑容。

「虽说那支部队也挺适合他的,但让亲生的、同胞弟弟分配到那种地方? ……果然父王和兄长都没放长眼光的啊。是打算用完就扔了吗? 那支部队可是联邦为了不让本国国民牺牲而建立的部队?!?

「但这是必要的?!?

这个国家,联合王国是由独角兽王室所统治,有着坐在王位上的父亲,和终将继承王位的扎法尔。

尽管如此,她还是这么执拗的将扎法尔舍弃维卡当成一个把柄,扎法尔心想,果然将维卡派向机动打击集群是她的派阀在从中作梗?;蛘呤堑诙踝优上档募苹?,她只是搭了趟顺风车。但不论如何,两人教唆比他们小不了多少的弟弟妹妹的行为是不会停止的。

不论是在第一王女还是第二王子眼里,属于扎法尔的派阀,即便被剥夺王位继承权也不留恋一丝一毫,持续的把自己取得的战功归算到扎法尔身上的维卡,无疑是一个碍眼的棋子。所以他们想借此为契机,将维卡排除掉。并且,如果维卡在第八十六机动打击集群中立下了功绩,这个功劳也无疑会被分给扎法尔。

虽然总是嘴上敷衍,但如今的联合王国已经没有再让维卡维持在防线的余裕了。倒不如说,他和他的小鸟们,是一支只有在出击作战时才会大放异彩的部队。

即便如此,我也不能原谅。

「那条蛇还会乖乖听话么?」

「当然会。那孩子是我和父王、还有我等统御的联合王国的忠诚之剑,只要我或父王下达命令,他都会守卫这个国家,……即便会献出生命也会听从的吧?!?

父亲他也终将会知道自己的界限,以及联合王国的界限。

那个最小的弟弟,永远会是联合王国的一把利剑。

「…………」

呼,从第一王女扇动的扇子中透露出一股典雅的气息。

「兄长。 给你一句忠告?!降姿?,那条蛇还是不要重用较好。如今的确有适合的猎物可供猎犬大展身手,但那个家伙,归根结底是一个生来就无法理解人情物理的人形怪物。也是一个即使坐上王位,也对伴随而至的荣光漠不关心的无情怪物?!挥斜炔簧纤吹墓治锔汛淼牧?。对付不清楚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咬你一口的恶蛇,最好的方法就是放手了?!?

与用金钱、名誉和权利饲养的人不同,……无感情的蛇,不知道要用什么来饲养。

哼,扎法尔优雅地回以嘲笑。

「你是在羡慕吧,菲奥朵拉(Феодора)?!?

扎法尔看见王妹的美丽面孔充满了阴险。

看来她修行还欠火候呢,扎法尔保持完美笑容的同时冷然对待。

不能让别人看穿自己的内心,作为王族的他们从小就接受这样的教育。

偏偏对方还是自己心中争夺王位的竞争对手,要是自己不做点表面功夫,暴露出内心可就不行了。

扎法尔一边微笑着,一边俯视她将对话进行下去。

「那也是只亲近父王和我的猎犬。既是美丽又锋利的利剑,也是难以代替的毒蛇之牙?!愦有【秃芟不镀恋耐尥薨??!?

要是拿维卡与躲在她身后表现得战战兢兢,欠教养且恶劣的漂亮人偶相比,简直能甩个十条街。

「……谁稀罕那条肮脏的蛇?!?

菲奥朵菈厌恶地用略带后悔的语气说道,她抬起细长的睫毛旁泛起流光的碧绿色眸子,仰望扎法尔。与扎法尔和他唯一的同胞弟弟相比,她只有一双淡紫色的眼眸。

扎法尔雷火般的眼瞳显现出被认为是最佳的帝王紫色。而在兄弟姐妹中,只有他和维卡继承了这个颜色。

「说起来,我也无法理解兄长宠爱那家伙的理由。确实对于父王来说,即使那个人是条蛇,但也是自己的孩子吧。但在兄长的角度来看,那个人也曾导致正妃殿下、兄长的母亲一一」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疼爱弟弟是理所当然的吧,菲奥朵菈?!?

扎法尔淡淡的嘲讽道。

和只继承父亲血统的你完全不一样。

面对着稍微僵住脸的异母妹妹,他的言外散发着如此的气氛。

即便那是个冷血的蛇之子。

哪怕是啃噬血亲而生,腐蚀血肉的蝮蛇。

「毕竟那是我……可爱的弟弟啊?!?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了。直到那时他知道弟弟的本性,随后。

他便从知道时起。

虽然被拔出来的血弄脏了,但被挖出来的眼球还保留着清澈的蓝色,眼神凝固在那一瞬间。

缓过神来的扎法尔,带着微笑看向年幼的弟弟。

只有三岁还很年幼,且同一个母亲生的自己唯一的弟弟。

「维卡。你为什么想把这个送给我呢?」

维卡眨了眨紫色的大眼睛,然后天真无邪地笑了。

「因为漂亮??!」

「……所以」

原来是这样。小猫眼瞳的颜色是漂亮的蓝色,其他紫罗兰的花瓣、蝴蝶与金花虫的翅膀、鸟羽蛇鳞等等也都很漂亮,所以就会像以往那样送给『最喜欢的兄长』。

「那小猫不会痛……不会闹腾、鸣叫的吗?」

「有啊」

「既然如此,就不能再做这样的事喔?!?

「为什么呀?」

被他发自内心感到不可思议地问到,扎法尔思索了一下。

「维卡也不喜欢疼痛吧?谁也不想被伤害,所以才会说讨厌。与此相同,不可以做让对方讨厌的事情哦?!?

「为什么? 我不是猫?!ɑ嵬吹颐挥懈芯醢??」

……确实。

啊,扎法尔顿时苦恼。

在这个弟弟的世界里,似乎只有他自己存在。

只有维卡自己和、……或许他觉得有保持自己形况的必要,父亲、自己、乳母和乳兄妹的少女对他来说都是自己重要的一部分。对他而言,只要?;ぷ陨砭托辛?,除此以外的一切都不重要,事物存不存在他都无所谓。

但是,这样下去。

如果多少能传达到的话一一真的希望他能够与除他以外的世界有所联系。

「维卡。‘我’不喜欢猫受疼痛折磨?!?

眨了眨眼,紫色的大眼睛闪烁着。

「兄长,不喜欢么?!?

「你不是是为了要我高兴,然后才去找漂亮的东西吗? 那么我讨厌的事情,维卡也不能做吧?!?

「……嗯?!?

「我不喜欢猫受疼痛折磨。所以维卡从今以后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不然的话。

将自己和与自己有关的东西以外的任何事情都打心底感到不感兴趣的心性,如果就这样暴露在外界的话,很容易成为被排斥的对象。

自己是无法容忍他变成那样。

「…………」

年幼的维卡以与他年龄相适的思维在认真思考着。

「……小猫不想受伤,兄长也不喜欢。所以,我不能做兄长讨厌的事情?!?

看样子他好像理解了。

维卡灰心丧气般垂下肩头。

「对不起?!?

那声道歉,并不是为伤害了猫的事情。

虽然我也并不认为伤害猫本身是件坏事。

「嗯。我不会那样做了?!?

那只可怜的小猫,也不知道还是否活着。如果还活着,扎法尔自己想要饲养它。

犯下如此程度的罪,也多少该偿还一些。

突然间,一只小手拉了一下想寻找猫而转过身去的扎法尔的衣角。

「在那、」

扎法尔回头看向拼命想说些什么的维卡。

从他的那紧迫的神情中,可以看出他并不想被讨厌。

维卡的世界,只有他和其他一部分对他来说重要的人构成。

无论其中的谁离去了,……对维卡来说,自己意味着也会缺失一部分。只有自己一人的世界,比什么都更令他害怕。

「是因为不能那么做,而不是讨厌我吗?那从今以后我还能送给兄长吗?」

「可以啊?!??!?

不顾被猫血弄脏了手,扎法尔用手帕将开始浑浊的眼球包好拿起来,然后牵着他的小手保持步伐一致并说道。

「从今往后,你一定要记得。这样的你的想法会和旁人有所区别,你今后也应该会陆续遇到。到那时,你记得要来问我。如果你有什么做错了,我会教导你的?!巳媚忝靼资吕??!?

就这样,我懂得了该怎么饲养生为人形的蛇。

总有一天他会长出獠牙,但愿他不会故意破坏世界。

也希望世界不要将这个弟弟当作是威胁来排斥他。

自己会引导他。因为自己,是这个孩子的哥哥。

对于扎法尔来说,与他年龄相差十岁的弟弟维克托太可爱了。是个让他不禁想去关爱、呵护的弟弟。

从那时起。

现今。

被派遣到吉亚迪联邦军所辖的第八十六独立机动打击集群的维卡,已经摘下特将的军衔章,更换成中校的军衔。

扎法尔正在泡茶,当他最喜欢的矢车草香味红茶的气味在空气中飘荡时,某人突然说道:

「……说起来,兄长」

从这么说着的十八岁的王弟身上,扎法尔察觉到一种不祥的预感。

哎呀。

也很久没有过了,什么,或许是味道不适合他。

但不管怎么说,他的表情总是和小时候送紫罗兰花瓣和猫眼球时一模一样。

他试着问了下刚才为什么不说下去的原因。

「什么事,维卡?!?

似乎已经忘记伤是谁造成的了,在王太子的房间里饲养的一只平民灰色的独眼猫正趴在他的膝上,用指尖挑逗着猫的维卡继续说道。

至于如今的他是否认为自己做了件可悲的事情,扎法尔到现在都不知道。

「其实我读了一篇有趣的论文,所以想试着做个试验……」

嗯。

那篇论文里肯定是些奇奇怪怪且不能做的内容。

当然,不清楚扎法尔内心所想的维卡,喜不自禁地将那篇论文投影到全息屏幕上。

「通过控制遗传因子,使得老鼠和兔子能发出荧光的技术。同样的技术,不知道能否运用到其他生物身上,所以想尝试一下。其他的不管,只要蛇能发出七色光就好了。如果很漂亮的话,就送给兄长一条……」

「维卡?!?

扎法尔话音刚落,维卡就沮丧地垂下肩膀。

「……不行吗?」

「不行喔?!?

和动物玩是好的,但玩动物就不行了,自己都不知道跟他讲了多少遍。

说起来,自己虽然说过狗、猫、鸟、马、蝴蝶、青蛙、观赏鱼是不行的,但蛇好像从来没说过。

「那么,蜥蜴的话……」

「不行?!?

「…………」

持有奇怪脑回路的弟弟,不知怎么一脸难色地陷入沉默。

有什么烦恼么,虽然他想问原因,但还是没问出口。

维卡实在无法理解扎法尔的价值观,而扎法尔也无法完全理解维卡的价值观。

可是为什么就不理解呢,不论我怎么责备都是,完全不合道理。

维卡也没说过他懂得了?!ご罅说乃馐兜?,自己是人世中的异端,已经是谁都无法理解的程度了。

「实验蛇我都已经抓住了……」

「把它放生吧。总之先放到庭院里?!?

顺便一提,对于在广阔的罗格雷西亚王城出生并长大的扎法尔和维卡来说,所指的『庭院』也有茂密的森林般那么广阔。

维卡又思索了一下。

「我知道了。姑且下赐给机动打击集群的战队总队长好了?!?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直接放到庭院里不就行了?!?

说着,维卡歪着头。

「共和国八十六区的死神应该也不擅长对付蛇吧?!?

「或许是吧……」

扎法尔也听说过那个第八十六机动打击集群的少年兵一一而八十六们似乎也像维卡一样在别的方面缺失了什么。充其量也就跟蛇一样,即便表现再好也是用完就舍弃了吧。

联邦方公开的照片上有机动打击-->">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