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序章 尸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序章 尸王

台版 转自 深夜读书会

图源:深夜读书会

录入:深夜读书会

==============

罗亚·葛雷基亚联合王国的王城,位于拥有千年历史的王都————阿库斯·史泰利亚的最北端,其中的王座厅昏暗无光,仿佛代表着缺乏阳光祝福的北方大地。

与北方王国这个称呼给人的印象正好相反,罗亚·葛雷基亚是个富庶的国家。的确,这里栽培不了小麦或南国水果。但这里有着肥沃土地的滋养、广阔的大河恩惠,以及丰富的矿物资源。毫不吝惜地使用钻石与黄金矿藏打造而成的吊灯散发灿烂光彩,映衬出多种豪华壮丽的装饰与在座诸侯拖行地面的影子。

联合王国目前仍属于军事大国,王侯即为战士。他们是大陆上现今唯一一个君主专制政体,同时也是依旧奉行此种古老价值观的国家。

体现着这种政治体制,王座上的国王身穿无懈可击的军服,开口说话。国王有着半分花白的茶褐色头发,以及紫水晶般的双眸————联合王国自古以来就是紫系种的故乡,由其贵种「紫瑛种」掌握政权。

不负北境武王之名,国王嗓音浑厚,有如远雷轰鸣。

「吾儿维克特啊?!?

「在?!?

王座的阶梯下有人回应。在那谒见者本当下跪的位置,不满二十岁的年轻王子凭借着君王胤嗣的特权堂而皇之地站着。

紫瑛种的特征是具有猛禽般的茶焦发色与雷火似的紫瞳,其中这位王子的色彩更是格外深厚。他有着在联合王国严冬天空翱翔的大鹫般黑鸢色头发,以及人称护国神盾的龙骸山脉产出的最高级紫水晶般帝王紫眼色。相貌五官兼具秀丽与英锐,宛若优雅的寒冰魔物。

此人乃是第五王子维克特·伊迪那洛克,年方十八就担任联合王国南方方面军————「军团」战争最前线的总司令,也是当今国王的么子。

「在友邦齐亚德联邦成立了名为第八六独立机动打击群〈Strike package〉的部队,这你听说了吗?」

「有所耳闻,父王。他们是以压制『军团』重要设施为任,借此尝试弱化敌军的精锐部队。听说这支部队首次上阵就摧毁了圣玛格诺利亚共和国领土内的『军团』生产据点,迫使敌军的战线后退?!?

即使突然受到尊长问话,也能回答得流畅自如。从情报受限的最前线返国尚不到一天,而且提到的只不过是外国一个部队的话题,表情与口吻却像是回答一个简单的算式。

「尽管没能掳获发电机型〈Admiral〉与自动工厂型〈Weisel〉,又让高机动型〈Phoenix〉逃走,而且在『牧羊犬』的攻势下蒙受了不小损害,使得部分意见认为初次任务算是失败……但作战目标确实是达成了。而且他们比预定时期更早逼出了『军团』秘藏的两种新机型,这也称得上是一大功绩吧。至少我们联合王国因此获得了拟定对策的时间?!?

「唔嗯?!?

国王那坚如盘石的体魄上方,眼光犀利的面庞严峻且沉重地颔首。

「我们联合王国已决定与该部队合力抗敌,合作内容为提供技术与派遣兵员……维克,我命你与该部队会合,一起去扑灭『军团』吧?!?

「啊,好的父王。我去去就回?!?

……与豪华壮丽、庄严沉稳的王座厅当中列席的群臣正好相反。

『去帮我办点事好吗?』

『好啊~~』

就这点程度,轻松得跟聊天似的。

在座诸侯拼命撑住差点虚脱的身体,眼睁睁看着王与王子继续对话。

「最近一场作战将派出第二战线的所有军力,之后的人员派遣方面,你需要多少兵士也都可以商量。你想要多少?」

「有我的直辖联队就够了。对方部队是旅团规模,况且现在无论哪个战线恐怕都没有多余人力吧?!?

……还是一样。

『不然你回来的时候可以买些爱吃的零嘴什么的当跑腿费喔?!?

『这就不用了啦~~』

就这么随便。

顺便一提,王子殿下穿的不是联合王国的立领紫黑军服……虽然同样是立领设计,却是黑色的学生服,脚边还放着一个薄薄的书包。

简而言之,就是一身放学刚回家的打扮。

其实从刚才开始,想说至少帮他保管书包却失败的侍从长就在王座厅的入口处抱头苦恼。

这既不是疏忽也不是松懈。

无论是奢华的王城,或是在座群臣,对于国王与这位王子而言都只是背景。当然不需要有所顾虑,也不用特地展现威严。

是出于这种傲慢,也有实力维持这种傲慢。

在王座近旁待命的宰相走上前来,低头私语。此人有着淡紫藤色的眼瞳,以及让人联想到年老狐狸的白发白髯。这位老臣虽是二等臣民的淡藤种身份,却以才学飞黄腾达,自先王在位时期侍奉王国与王室至今,对这种高傲的态度早已习以为常。

「恕臣斗胆,陛下。维克特殿下与殿下的『小鸟』们,乃是联合王国的国防大要。少了殿下,战线还能维持得住吗?」

「不许放肆,宰相。如果我一个人离国就会造成战线绽裂,那是因为将兵以及你们有所怠慢,劝你们最好趁此机会提振一下军心?!?

王子看都不看他一眼,冷漠地加以驳斥。老宰相加深笑意,将头压得更低。

提供给机动打击群的兵员派遣与派遣人选,早在先前的御前会议就已经得到裁示。王与王子的这段对话意在让没资格参加会议的王族与诸侯知道结论,宰相的询问也不过是代为提出他们可能心存的疑虑罢了。

因此这番话是经过默许的上奏,然而总是有些人听不出话中之意。接着换成从王子公主的行列当中,赫然走出一人。

插图p015

「父王!真要追究起来,这场『军团』战争全是起因自维克特犯下的过错!怎能再将这种重责大任交托给这条疯癫的蝰蛇……」

「住口,鲍里斯,谁准你说话了!」

发自王座的一声喝斥,吓得第三王子像被轰雷打到般缩起身体。第一公主与跟她结党连群的宫廷麻雀吃吃窃笑,当事人的主子第二王子则苦闷地啧了一声。

国王冷眼看着亲生儿子锐气受挫地回到行列,接着像变了个人似的,用挖苦般的笑容往下看着最小的王子。

「只要把你至今的战功全算进去,不但能取回王位继承权,继承顺序还会比鲍里斯这家伙更高喔?!?

「我不需要啦,麻烦死了?;骨敫竿醢凑展呃?,将功劳算到扎法尔哥哥身上吧?!?

王子平静地做出以晋见君王来说过于狂妄的发言,视线看了看背后。

「……父王,若是事情都已经吩咐好,我是不是可以退下了?好一阵子没去学校,功课就积了好多?!?

国王苦笑着挥动一只手赶人。

「也罢……在晚餐前把功课告个段落吧,我想听你说说前线的事?!?

「遵命,父王?!?

到这时候王子才以极其典雅的举动行过一礼,然后转身就走。整面水晶底下缀满五彩蝶翼,奢靡华丽的王座厅地板,发出坚硬的喀喀声响。

走出王座厅的那一瞬间,夹杂于这阵坚硬的跫音中,某人的声音不屑地说了:

「……你这个玩洋娃娃的尸王〈Necrophilia〉……!」

辱骂故意讲得很大声,说话的人却畏缩地躲在人群之中。

王子回敬一个能让说话人看见的冷笑,就离开了王座厅。

一打开门,合成红茶带有一丝药味的芬芳,以及王兄的微笑都在欢迎他。

「你回来了,维克……不过你好像是昨晚就回到这座城堡了?」

「扎法尔哥哥。是的,只是因为时间晚了,所以没向哥哥问安?!?

面对亲手泡好红茶等着弟弟的长兄————罗亚·葛雷基亚联合王国第一王子扎法尔·伊迪那洛克,维克回以孩子气的笑脸走上前去。王储的起居室摆放着擦得亮晶晶的黑檀家具,大理石与琥珀的镶嵌工艺美不胜收。

尽管这对兄弟相貌相似,但十岁的年龄差距为扎法尔赋予了雕像般均衡、高挑的身材,以及宛如高级乐器的磁性嗓音。茶褐色长发用细缎带与绿宝石发饰绑成一束,眼瞳则与弟弟同为帝王紫。

维克照哥哥说的在对面椅子坐下,目送有如机械人偶般训练有素的侍从长端来茶点与玫瑰糖酱后离开,然后才问道:

「状况真的这么糟糕吗?」

扎法尔无言地看了看维克,他耸耸肩。

「人在前线,总是很难看到王国整体的状况。自从上一场大规模攻势以来,坦白讲,只能勉强撑住不后退?!?

「既然战况糟到连你都得这样强撑,应该猜得到才对……参谋院的试算结果已经出来了?!?

扎法尔用银匙将糖酱优雅地送进口中,享受过甘美的芳香与高雅的甜味后,才继续说道:

「照这样下去,撑不过下个春天?!?

维克岂止脸色,连表情都没变。

「所以才忍辱负重,对『国土被小老百姓夺走』的齐亚德低头求援吗?还玩什么技术提供与兵员派遣之类的文字游戏,勉强维护一文不值的自尊心?!?

维克用鼻子冷哼了一声。

「……无聊透顶。御前会议说穿了,也不过就是一群虚荣分子吧?!?

「从王侯身上剥掉虚荣与浮名就什么都不剩了啊,维克。衣衫褴褛还能看得出来的光辉与高贵,不过是幻想罢了?!?

带着千秋万代以来迎娶无数绝世佳人血统的家族美貌,王储如此说道,同时用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身份高贵的典雅举止,端起白瓷茶杯。

他看看兄弟俩站在一起恰如一幅绘画的王弟,接着说了:

「就像以前我跟你说过的,联邦与我国只是程度上的差异,战况都是一样紧迫。是他们向我国提出协同作战的请求,也表示对提供的技术很感兴趣?!?

相较于「军团」战争爆发之前坐拥大陆最大国土与最多人口,如今恐怕依然维持着这个宝座的联邦,联合王国即使同为昔日列强之一,人口与国土却大大逊色。

然而这样的联合王国,只让敌军夺走了半座龙骸山脉,仍然继续维持战线,联邦想必很想知道其中原因。是靠新型兵器,或是运用新型兵器展开的新战术?无论如何,为了利于本国防卫,一定会想一探究竟。

扎法尔很清楚这一点,他冷冷地嗤笑。

「没错,就是你那些可怖又可爱的小鸟〈西琳〉?!?

「那种东西就算让联邦知道了,我看他们也运用不来吧……所以才答应提供是吧?」

反正是对方无从派上用场的技术,送给他们也不足惜。原来是因为这样,那个自尊心强过头又封闭的技术院才会同意。

维克越发觉得人类实在是罪孽深重的生物。

在明天就有可能灭亡的状况下,居然还为这些无意义的争胜要强费尽心机。

「联邦找我们商量协同作战是另有目的,无所谓……还有一件事,父王在王座厅没提到的条件是提供情报。关于这点我们不会作假,所以对方没什么好抱怨的?!?

「……『无情女王』?!?

「说是『来找我吧』。既然特地这样告知机动打击群的军官,想必是有一定的打算吧。不知是投降的劝告,还是某种交涉或情报提供……往好方面想的话,好吧,也有可能是她为了阻止连祖国都袭击的这场战祸,想为我们指点迷津?!?

「那东西不见得就是帝国那个乖僻女,而且如果是那个女人,说不定会暗藏一两种这类安全对策,情报内容不过如此罢了。真亏联邦愿意答应?!?

「所以说只要有可能是瑟琳女士,对他们来说就够了,因为能够从中推究出『军团』战略与战术演算法的相关情报……而对她熟知到足以做出判断的人,如今只有你了?!?

「话是这样说,但我其实没跟她讲过几次话,听说反而是共和国的研究人员比较常跟她交谈……噢,对了,那人是八六啊。那我看恐怕已经死了?!?

关于圣玛格诺利亚共和国做出的一连串迫害行为,维克也有所耳闻,知道在「军团」的包围下,陷入困境的共和国白系种们不试图打破逆境,反而为了欺骗大众而做出推卸责任的愚蠢行为,导致了何种后果。

「总之呢,我就跟平常一样,对父王与王国的决定言听计从……反正就算失败,也不过就是死一只猎犬罢了?!?

扎法尔应了一声,微微偏个头;维克对他耸了耸肩。

「就像第八六机动打击群,也就是八六……平民百姓姑且不论,联邦高层似乎已开始把他们当成烫手山芋了,就跟我一样?!?

「维克?!?

「精锐部队说得好听,其实也不过就是得到一批怪物组成的特攻部队〈Suicide squad〉,拿来维持战线以及打政治宣传战〈Propaganda〉用到坏。突击作战的生还率很低,专门负责这种任务的部队成员,性命有多少价值可想而知,就像上次的电磁加速炮型〈Morpho〉讨伐战的时候一样?!?

这时他眯起眼睛,想起当时的那群少年兵似乎也是八六。

岂止可想而知,一旦到了平常时期,不如说……

「一旦把野狼猎捕干净,猎狼的猎犬也会遭到杀戮。平常时期不需要什么凶暴的猛兽。干脆直接跟敌人两败俱伤最好,省得把手弄脏?!?

扎法尔担心地皱起优美的眉毛。

「你可不是什么没用的猛兽喔,维克?!?

「是的,对哥哥与父王而言是如此。但是……」

维克苦笑一下,喝了口红茶。

红茶带有甜美的花香,是王国南部平原绽放的春天矢车菊的芳香。

那是今年尚且无缘一见的翠蓝。

「对人世间而言就难说了。以一个跟八六他们一样的……人形怪物来说?!?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