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第三章 此面向敌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四卷 第三章 此面向敌

「──那么,我开始说明作战内容?!?

贝尔特艾德??ɡ赝妥せ夭辉趺纯沓ǖ募虮ㄊ?,此时挤得水泄不通。

人员包括站在全像萤幕前面的作战指挥官蕾娜、旅团长葛蕾蒂与五名幕僚、目前旅团拥有的七个战队的战队长与战队队员,以及参加该项作战,负责进行其他调查的技术军官阿涅塔。不知为何还有一名吉祥物。

「参加战力为先锋、布里希嘉曼、极光、吕卡翁、雷霆、方阵、阔刀,总计七个战队。我们将以目前第八六机动打击群拥有的所有战力,进行本次作战?!?

由辛担任战队长,以旧第一战区第一战队幸存者为核心人员的先锋战队;以西汀为战队长的前「女王家臣团」布里希嘉曼战队;旅团中唯一以旧战斗属地兵组成,由班诺德率领的极光战队;与辛及西汀同样以东部战线为主战场的尤德.克罗少尉的雷霆战队,以及瑞图.欧利亚少尉的阔刀战队;北部战线出身的历.满阳少尉的吕卡翁战队,与来自南部战线的大河.阿斯哈少尉的方阵战队。七个战队共计一百六十八人。

即使如此,根据辛的索敌结果指出,「军团」军防卫部队达到一个连队的规模,用这点人数与它们对峙令人不太放心。虽说大半应该是利于随机应变的斥候型、近距猎兵型与自走地雷,以及专事埋伏的反战车炮兵型。

「战斗区域为旧夏绿特市中央车站地下总站,以及其周边设施?!?

地下总站的三维全像式地图显示出来。那是个深达地下七层,最大深度一○五公尺,东西长达五公里的巨大地下设施。

「天啊,麻烦死了……」处理终端们当中,冒出类似这样的喧嚷。

采光用主轴上下贯穿各楼层,圆顶状的主厅以它们为中心,从此处延伸出蛛网状通道与月台,还有地下铁隧道纵横交错。另外再加上切换线、机厂及各种维修通道,形成极其复杂又狭窄的战场,而且还多达七层。

麻烦的是各种建筑的上下楼层不在同一纵轴上,例如七座主轴就像顺时针一般描绘出和缓的螺旋纹路,上下两座之间还错开排列。周围的设施也配合这种方式设置,导致地下一楼与地下七楼之间,各设施的位置偏离了足足超过一百八十度。

这就是彻底打乱人的方向感与位置感官,恶名昭彰的夏绿特地下迷宫的全貌。

「……共和国人该不会都是些白痴吧……?」

瑞图一脸认真地低语,这使得一旁的大河打了他的头,要他闭嘴。

老实说,蕾娜也这么觉得。

「第一目标是发电机型控制中枢,位于第五层中央第五区主厅。第二目标是第四层东北部第八区的自动工厂型控制中枢……依据诺赞上尉的索敌情报做推测,从地形特性来看,这两种『军团』都不可能移动?!?

无论是发电机型还是自动工厂型,本来一如其名,都是大如一座城市的巨大工厂,不是能在地下铁设施内行动的大小。所以应该可以认为它们是用地下设施的墙面代替框架,将整座设施改造成了「军团」。

「另外,发电机型的核融合发电设备本体,据推测应该放在第七层的防灾用储水槽里,该设施不需进行压制……应该说请勿进入储水槽,有些地点的辐射量非常危险?!?

毕竟辛的异能已经掌握到第七层以下似乎连「军团」都不存在。想必是游离辐射的能量太强,导致「军团」的电子机器撑不住。

这次作战的目的并非完全压制整座设施,至少只要能击毁第五层的发电机型就结束了。其余战斗型会撤退,或者迟早会停止运转。第六层以下更是本来就无须前往。

「先锋战队与阔刀战队经由地上中央车站主轴入侵设施,极光战队与雷霆战队则从通往第一层南区的地下铁隧道同时入侵。先锋战队与极光战队负责突围,阔刀、雷霆战队请担任后援?!?

「了解?!?

「布里希嘉曼战队担任地面作战本部直卫,吕卡翁战队于本部留守。至于方阵战队……」

「可以让我借用,对吧?」

阿涅塔淡然地插话。

阿涅塔以知觉同步的技术顾问身份,接受救援派遣军高层的委托进行某项调查。虽然跟这次作战无关,但出于一些原因必须同时进行。

「是的……另外,作战区域目前属于『军团』支配区域范围。在作战开始之前,救援派遣军会先行压制以中央车站建筑为中心的半径十公里以内区域。趁着区域内净空的时候,由机动打击群实行本次作战……封锁时间最长为八小时,请各位在那之前击毁目标?!?

以结果来说,可能这个部分也得由机动打击群单独实行,只是就现况而言,战力仍嫌不足。

「占领设施内部的压制地点,以及与作战本部进行联络中继的工作,有救援派遣军本队借予我们的装甲步兵部队会负责,后方联络线就交给他们防卫……以上报告有任何问题吗?」

在各队战队长聚集的最前排,辛举起了一只手。

「上校,我可以提一件事吗?」

「什么事,诺赞上尉?」

「在本次作战中,请不要太指望我的索敌能力?!?

蕾娜眨了一下眼睛。

「好的……可是,为什么呢?」

辛的表情有点闷闷不乐。

「我想单纯只是习惯问题……我能准确掌握二维平面上的位置,但三维的……上下方向的位置就不太有自信了?!?

辛等八六驾驭的「破坏神」是陆战用兵器。尽管他们经历过大楼较多的巷战,以及地形高低不平的山地战,但基本上自机与敌机都在陆上──都存在于同一平面上。

复数战场上下交错的战斗,不只处理终端──当然,辛也没有经验。

「再加上在这么狭窄的地形进行战斗,可以预见将会频繁发生小部队之间的战斗。要掌握所有状况,对所有人做出警告……我想实在有点困难?!?

「到了关键时刻,你这死神弟弟偏偏就派不上用场?!?

西汀用揶揄的口吻说,辛则是不予回应。

可能是天生犯冲,这两个人非常容易起争执。应该说从初次见面起,他们就像吵不腻似的,成天到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起冲突。

平时神情总是沉着到讨人厌的辛,只有这种时候会露出符合年龄的孩子气表情,因此蕾娜其实也会偷偷期待两人间起激烈冲突。

「至于我们布里希嘉曼嘛,总是会有办法啦。我的『独眼巨人』是感应器强化型,可以由我看着?!?

芙蕾德利嘉好像嫌麻烦,冷眼看着两人说道:

「包括那边那两个傻子在内,关于各部队的状况,就让余来追踪吧。纵然不知敌情,只要知悉友机的状况,总能设法解决?!?

这个据说是旅团随军吉祥物的少女身怀异能,只要知道对方的名字与长相,就能透视那人的状况。

不过辛或莱登等人都不肯透露更多,蕾娜又莫名不得本人欢心,因此她不知道这样一个小女孩怎么会待在军中。

总之,蕾娜对着比旁人低了一截,戴着军帽的小脑袋瓜微笑道:

「那就麻烦你喽,罗森菲尔特助理官?!?

哼!她用鼻子哼了一声,把头撇开。

简报室里又流过一阵难以言喻的气氛。

附带一提,旁观的葛蕾蒂与参谋们,从刚才就在死命憋着不爆笑出来。

可蕾娜微微偏头说:

「由我们突围是可以,可是,该怎么说,不能用那种可以刺进地面引爆的炸弹吗?忘记叫什么了,像是Bunker buster之类的那种东西?!?

碉堡克星炸弹〈Bunker buster〉。正如其名,就是能够穿透建造于地下的坚固碉堡〈Bunker〉,钻入设施内部后爆炸,杀伤内部人员的大型炸弹总称。

穿透深度各有不同,不过有的炸弹威力甚至强大到能穿透厚达六○公尺的钢筋水泥。虽然无法一发破坏广大无边的夏绿特市中央车站地下总站,但投下个几枚,至少够破坏控制中枢了。

附带一提,碉堡克星炸弹出于运用方式的问题,绝不可能配备于陆战兵器,不过前两天参谋长拿给他们的怪兽电影里有出现,可蕾娜似乎就是这样学到的。

关于那些堆积如山的资料媒体,大家讲了半天,结果还是天天在餐厅或谈话室的电视播放。对于孩提时期完全没享受过这种娱乐的八六们来说,似乎是份颇受好评的礼物。

总而言之,蕾娜摇一摇头。

「碉堡克星炸弹必须从高空投掷重量级弹头以进行加速,利用这种动能穿透地堡。以现况来说,制空权在『军团』手里,我军无法运用轰炸机投掷炸弹?!?

可蕾娜皱起了眉头。

「呃……?」

莱登从旁补充说明:

「从高处丢很重的东西下去,东西会陷进地面,但如果就站在地上往下丢,顶多只会留下凹痕对吧?同样的道理,她说碉堡克星炸弹也必须拿到非常高的地方丢,否则不会像上次的电影那样穿透地面?!?

「哦──……」

「所以只能用『破坏神』冲进去就对了……」

哼。西汀冷冷嗤笑。

「好吧……我说啊,大帅哥。要不要跟我比一???你的先锋战队跟我的布里希嘉曼战队,看哪边能先压制发电机型?!?

「布里希嘉曼要负责作战本部的直卫任务吧?你打算玩忽职守吗?」

「交给极光战队的大叔们去做就好啦,在地面上看家太无聊了啦?!?

「……本部直卫交给我们是无所谓……但小鬼吵架别把我牵扯进去好吗……」

班诺德小声说的话遭到双方无视。

「我怎么可能把突围职责交给看心情放弃任务的白痴啊,乖乖当你的看门狗去吧?!?

哇啊~~

赛欧不出声地喃喃惊叹。辛只是没显露在脸上,其实罕见地火大。

辛接着轻叹一口气以转换心情说话了。

西汀照样贼贼地笑着。

「关于铁路方面的突围路线,每条路线都有『军团』常驻??此羌负趺挥幸贫?,想必是进行埋伏的战车型或反战车炮兵型……我方要如何应对呢?」

蕾娜英气凛然地点了个头。

「我已经想好对策了?!?



旧夏绿特市中央车站,环状七号线内圈的铁路上。

从地面降至地下一楼的隧道黑暗空间中,那架战车型就埋伏于搬运进来的瓦砾里,遵循上级指示的警戒命令,不知疲倦地等着迎接可能到来的敌机。

单线用细窄隧道虽然连左右旋转炮塔都有困难,但反而适合用来防卫。正因为是细窄隧道,敌机一定会出现在己方的固定弹道上,左右两边都无处可逃。纵使敌军投入行动自如的步兵,也都是些极其脆弱的单位,以多用途榴弹一射就能扫荡干净。就算自己遭到击毁,按照计算,炮弹诱爆而坍塌的砂土,或是战车型本身无法开动的庞大身躯,也都会阻挡敌机进军。敌机慢吞吞地撤除障碍物时,下面多的是援军可以爬上来。

这样坚固的据点,百分之百不可能遭到突破。

这时,往地面延伸的铁路远远另一头,有某种东西发亮了。

同时还有伴随激烈震动的轰然巨响。有某种东西正飙速接近战车型潜藏的环状七号线铁路。

战车型的感应器虽然探测性能较低,却很快就捕捉到了那个物体,对方的速度就有这么快。轰嗡!那东西发出推挤封闭空间空气的独特尖吼,像高速冲下悬崖般沿着下坡铁路冲过来。

出现在眼前的……

是一组将用以支撑的车轮全换成滑橇状构件,内部塞满瓦砾与废料,并有着十节车厢的铝合金地下铁列车。

金属铁轨散播刮削出的火花受到火箭助推器的加速施加推力,以猛烈速度往下冲。重量足足多达数百吨的庞大质量,直接压在六○吨的战车型身上。

战车型一瞬间承受住了这庞大的能量。

仅仅那么一瞬间而已。



『全火箭滑车确认启动──全地下铁质量弹突围,确认已排除障碍。米利杰上校,路线已净空了?!?

『收到?!?

从知觉同步的另一头,可以听见「华纳女神」的管制员埃尔文.马塞尔少尉的报告,与蕾娜回应的银铃般嗓音。

比起两年前,指挥管制官的声音仿佛添了点冷硬,加上涌自地下深处的撞击震动,让莱登在「狼人」当中发出呻吟。

「──居然用火箭助推器帮遭到弃置的无人列车加速,把推测挡在各铁路上的『军团』统统撞飞……」

为了预防可能发生的出轨意外,地下铁隧道打造得相当坚固。虽说不太容易发生坍方……但该怎么说呢,这个做事手法也太果决了。

「呃,辛……那个上校真的是在第八十六区时负责管制我们的那个爱哭鬼大小姐吧……?」

『……我是这么认为的?!?

银铃般的声音宣告。

用冰冷又坚硬的,符合鲜血女王之名的声调说:

『路线净空──华纳女神总部呼叫全机,开始突围?!?

「──出发?!?

中央车站建筑的大厅,柱状阳光透过镶嵌在圆顶天花板穹顶的高透明度玻璃,经由主轴送达地底。

由「送葬者」带头,二十四架「破坏神」翻越防止入侵的栅栏,跳入光柱之中。

一行人将钢索鈎爪射进墙面,进行垂直降落。队员以最快速度抛出钢索让座机降落,所有人的表情没有一丝松懈。在这种姿势下几乎没有行动自由,要是敌机从下方狙击就只能坐以待毙。

阳光从头顶上照耀他们。

在宛如春日祝福的金光当中,「破坏神」滑落着下降。呈现白骨磨亮色泽的四脚蜘蛛,在光芒之中,由背负着肩扛铁锹的无头骷髅徽章〈识别标志〉的蜘蛛领军。

如同玷污圣域神圣氛围的魔物。

同时,又如同某篇神话中的一幕场景。

亵渎的同时却又含藏庄严,呈现奇妙缺乏真实感的光景。

过去每天都有数万人来来往往的这个场所,如今没有半个人责备此种场面,或是为之感动地屏息。

以知觉同步共享的听觉听见那个时,莱登低吼道:

『……有东西?!?

「嗯?!?

一行人通过厚实水泥的地层,到达地下一楼的中央大厅。玻璃后面的幽暗空间,潜藏着令他们看到厌烦而难忘的锐角形轮廓。

辛一面定睛注视对方,一面让「送葬者」踢踹玻璃墙。

机体离开墙面,像钟摆般荡回的瞬间,辛就启动了破甲钉枪。连战车型上方装甲都能贯穿的五七毫米电磁钉枪一打之下,强化玻璃当场粉碎四散。

在闪烁着吹飞的细小玻璃碎片中,「送葬者」与随后跟上的二十三架「破坏神」降落在黑暗的大厅里。

「──嗯?」

在从地面延伸至地下,通往地下一楼的圆形隧道中,光线照射不到的无边黑暗里,西汀驾驶着「独眼巨人」顺着铁轨在队伍前头疾驰。这时她看到雷达萤幕上孤零零亮起一个光点,便让爱机停止前进。

西汀的「独眼巨人」加装了让人联想到独角兽之角的天线装置,是强化了通讯与索敌能力的夜战专用机。与「军团」开战的初期阶段,共和国于第八十六区的极少数战场实验性地部署了同型的「破坏神」,如今由「女武神」继承其血统。

敌我识别器〈IFF〉没有回应。显示无法识别敌我的白色光点,在与资料库做过比对的下个瞬间,变成了代表敌性存在的红色。数量一个一个增加,一眨眼之后令人发毛地爆增,把雷达萤幕染得通红。

那些东西从平缓倾斜,通向地下深处的隧道底层爬了上来。它们仿佛绘制成讽刺画中的单纯人形,四脚着地的爬行方式与奔跑速度就如同野兽一般。

西汀在夜视模式的主萤幕上看看它们,嘴角如撕裂般扬起。

「总算现身啦……我都等得不耐烦了呢?!?

西汀慢慢拉开嘴角笑着,异色双眸中透出了暴虐与凶残。

战队二十四架机体降落在彩色磁砖地板上的同时,那些东西从待机状态切换至战斗状态,关节部位解锁的细微金属声「唰」地响彻四下。

长轴约莫两百公尺,在等同于楼中楼位置纵横布满了吊桥状通道,形成比地面更广的大厅。最深处有着宽阔的阶梯,那等间隔的通道围着椭圆形的大厅,仿造树干的柱子则与电梯不规则地遮蔽了视野。

光学感应器的亮光在幽暗中闪烁,开始运转的高周波刀尖声叫唤,层层间回荡共鸣。

「破坏神」们背对从主轴洒落的阳光散开,几乎于同一时间,黑暗另一头也轰然响起炮声。

超音速反战车炮弹的水平弹道刺进了玻璃竖井?!钙苹瞪瘛挂孕《拥ノ辉谡筇邪诳笮沃?,无声的敏捷机影就追逐着他们高速疾驰了起来。

这时「送葬者」一如平常,已经冲进了「军团」的队伍正中央。

辛一脚踩住倒楣的反战车炮兵型,同时用高周波刀一击将其击毙,并迅速环顾「军团」防卫部队的编制。

……如同上校所料,是吧。

主力是适合埋伏的反战车炮兵型,近距猎兵型与斥候型则是负责护卫。在战斗型「军团」中尽是些轻量机种,就目前看来,一辆战车型或重战车型都没有。

在狭窄的地下空间,战车型及重战车型会无法灵活行动。战车炮擅长的攻击距离约为两公里左右,就连长轴约两百公尺的这座大厅,对它来说都嫌太窄。若是用极端强力的战车炮弹胡乱破坏太多柱子,可能会导致设施本身整个崩塌。

不过这点,对我方来说也一样。

「全机注意。尽量少使用主炮。对付反战车炮兵型与近距猎兵型,用副武装应该就够了?!?

『收到?!?

辛与正面冲来的近距猎兵型错身而过──在这前一刻紧急煞车。近距猎兵型的预测失准,刀子挥空,辛就往斜上方挥刀将其砍倒,踩着它的残骸将破甲钉枪打进第二架的天灵盖。他压低高度犀利一跃,就跳进了反战车炮兵型的后方集团中心。

『辛,我先压制上面喔,那个要是跑下来会有点麻烦?!?

「笑面狐」以及归赛欧指挥的小队机击出钢索鈎爪,上升跳到楼中楼的网状通道。辛趁着混战的空档瞄了一眼,只见自走地雷从墙面往隔壁区块挖通的走道,像大水倾泻一样匍匐而出。

……有点多啊。

辛确认过上部通道、主厅与附近一带的敌机数,接着眯细了眼。

能够携带的枪弹与炮弹数有限,特别是破甲钉枪的装药量偏少。高周波刀之类的近身武装不用担心弹数问题,但在参加这场作战的全体处理终端当中,只有辛一个人装备这种武器。

按照计划,「破坏神」压制下层时,装甲步兵会占领并把守上层,因此弹药不足时回去补给就行了,但是……

「……早知道这样,也许该带菲多过来的啊?!?

「──哔?!?

「唔?」

在「华纳女神」好几面光学萤幕的角落,芙蕾德利嘉看到萤幕映照到的指挥车旁边,菲多不知道在做什么,重复着不规则的原地踏步。

总觉得菲多散发出一种不满的氛围,就像大型犬以为好不容易可以一起去散步,却被主人抛下,对不在场的主人发出抗议低吼似的。

芙蕾德利嘉在自己的坚硬座椅上踮起脚,隔着指挥装甲车又窄又厚的窗玻璃看看一旁的「清道夫」,不禁拿它没辙地苦笑。

不是好像,菲多这次是真的被抛下了。

在狭窄隧道绵延不断,地形复杂又上下交错的地下铁总站战斗,无法带着个头比「破坏神」高且动作迟钝的菲多同行。这次作战当中,他们决定让菲多只负责将补给物资运送至作战区域的任务,不让它陪同进行战斗,但菲多本身似乎还无法接受。

在作战即将开始时,菲多直到最后一刻都缠着辛不放,表示无论如何都要跟去(应该),辛则是说什么都不准。

芙蕾德利嘉切换耳麦设定,用外部扬声器说:

「好了,菲多。该适可而止了?!?

「哔!」

「汝跟着一起去,若是在地下道遭到击毁,可是会阻挡辛耶他们的退路呀。汝难道想引发那种状况吗?」

「哔……」

菲多一听,顿时消沉地垂头丧气。芙蕾德利嘉忍不住展露笑容。

「无须担忧,他们会平安归来的。汝与他一直以来共同战斗的时间最长,他那人绝不会败给区区几只『军团』,这点汝是最清楚的吧。这次也一定不会有事的?!?

「哔!」

「哦,汝真是聪明伶俐。当然余也是明白,毕竟这两年来,余可是与辛耶同住一个屋檐下,于同一部队战斗至今呢?!?

匡啷!轻巧物品落地的声音传来,一看,蕾娜正把弄掉的文件夹板捡起来。

「……抱歉?!?

她佯装平静地说道,银铃般的嗓音明显动摇。

芙蕾德利嘉轻瞄一眼她的侧脸,翘起嘴角。

在视野边缘,马塞尔等管制官与正副驾驶都捂起耳朵趴在仪表板上,念诵着「啊~~啊~~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之类的谜样咒语。

「哎呀,汝是怎么了啦,米利杰上校。是不是好奇余跟菲多,还有辛耶的关系呢?」

听到这句话,蕾娜无意识地噘起嘴唇。

她想起之前作战就要开始了,辛与菲多却在「华纳女神」旁边闹得不可开交的模样。

──我说了,这次不能带你去。你在本部待机。

──哔……!

辛一脸困扰地一再重复,菲多则一副不依的模样,左右摇晃恐怕少说有十吨重的庞大身躯。

外人看到这种稀奇古怪的别离场面八成会笑到肚子痛(实际上西汀就笑到动不了,莱登则是傻眼到说不出话来),但蕾娜笑不太出来。

当然,对辛来说菲多应该是交情最久的战友,是可贵的随从。

菲多那么黏辛,辛想必对它也格外有感情,虽说是自动机械,但难免也会比较疼爱它。

但是看了心里不舒服就是不太畅快。

缠着主人不放的「清道夫」简直就像顽固但忠心的猎犬。辛虽然无奈地皱眉,相反地,嘴边却和缓地呈现些微苦笑。

真要说的话,这个名叫芙蕾德利嘉的少女,职称好像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胜利女神〈吉祥物〉,就因为同样是夜黑种与焰红种的混血,常常一副简直就是亲妹妹的态度待在辛身边。辛大概没有自觉,但也满宠她的。

老实说,这让蕾娜感到非常不痛快。

「没什么?!?

话说芙蕾德利嘉并没有关掉外部扬声器的开关,所以这段对话都被外头听得一清二楚。

『……军士长,我们会不会是被当成了路旁的邮筒还是什么?或者路标什么的?』

「别管那么多?!?

负责作战本部直卫的是第八六机动打击群当中,唯一以佣兵为主体的极光战队。

听到战队员偷偷用知觉同步提出怨言,班诺德给出简短回答。

『不是啊,您不觉得很空虚吗?我们完完全全被当成摆饰了耶?!?

「反而该谢天谢地吧。你是想拿什么表情跟一群毛孩子玩扮家家酒???」

『……这倒也是?!?

一群小孩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时喜时忧,又过度在意没必要去在意的事。对本人来说或许事关重大,让班诺德来看却只觉得麻烦透顶。

班诺德当然也会觉得「那个铁面队长竟然……」好吧,或许只能说总算有点年轻人该有的可爱了。

「别扯这些了,你们可不要只顾着讲话而松懈啊。那些小鬼正在地底下应战,要是本部遇袭,地面沦陷,那可一点都不好笑?!?

『了解?!?

「而且……」他横跨好几世代在战场上过活,造就出有如小个头熊罴的体格,此时待在对他来说太挤的「破坏神」驾驶舱内,仰望着内壁用鼻子喷气。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对付那些『军团』,我看也不可能进展得多么顺利就是了?!?

即使有那个「死神」尊为指挥官的「鲜血女王」运筹帷幄也一样。

「──吃我这招!」

铁锤般一挥到底的「独眼巨人」左前脚,踹飞了企图从死角爬到身边的自走地雷。

自走地雷在冲击力道下断成两截飞出去,上半身与下半身一边不规律地牵起痉挛,一边摔落铁路与铁轨之间的水泥地。新的一批自走地雷踏过它那本来就没有生命的死尸,从黑暗深处或是维修用通道接连涌出,匍匐而来。

连张脸孔都没有的粗糙人偶,用异样迅速的动作伏地爬来,群围着「破坏神」脚部的模样,简直有如恐怖片里的成群丧尸。为了诱骗人类而假扮伤患或幼儿的细弱合成人声的呢喃细语,更加促发了没来由的恐惧。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妈妈?

──带我一起去,我也要去,带我一起去。

──救我,不要丢下我。

「少跟我来这套!」

听见换作平常人早就吓得发抖的呢喃巨浪,西汀却露齿而笑。她踢开、踩烂它们,用「破坏神」的鼻头撞飞它们,在蚂蚁般黑压压的一群自走地雷中一路冲杀。

若是在接触状态下引爆,反战车自走地雷的威力足以炸穿「破坏之杖」的上部装甲。虽说西汀将所有进入危险距离的敌机一个不剩地打烂,但是用装甲薄弱的「破坏神」这样行动等于是失去理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插图p157

「独眼巨人」经过强化的感应器发出警告。浓蓝右眼瞥了一下接近警报,拉动操纵杆紧急煞车。

说时迟那时快,如果没有紧急停止的话,「独眼巨人」本来位处的地方就有几架幼儿型自走地雷从头顶上的维修用通道跳下。

预测失准的小小手掌扑了个空,塞满炸药的肚子朝下,啪滋一声难看地摔在水泥地上。

「猪脑袋?!?

西汀嗤之以鼻的同时扣下扳机。

背部炮架的主炮发出咆哮,四处散播的霰弹把试图站起来的自走地雷们撕成碎片。

这是八八毫米的霰弹炮。牺牲穿透力,着重于对抗轻量级「军团」时的压制力,善于应付极近距离内的炮击战,是西汀的固有武装。

「哈!简直是池塘里的鸭子!没挑战性!」

被撕得碎裂的人型机种碎片散落铺满了水泥地,西汀让「独眼巨人」踢开碎片,冲进继续接连爬上来的成群自走地雷之中,同时呵呵大笑。

「先锋那帮人还在中央大厅跟敌人打斗……趁猎物还没被无头死神抢走,我们就先吃光!」

正面装甲连同左右高周波刀遭到砍碎的近距猎兵型,沉重地崩溃倒下,陷入沉默。

以友机的炮声余韵作结,大厅再次慢慢恢复沉寂。辛留意整座大厅的状况并环顾四下……应该都解决干净了。

「──上校,中央大厅已压制?!?

『收到,诺赞上尉。其余敌机交给阔刀战队扫荡,请你们清空通往第二层的通道?!?

「收到──上校,你还好吗?」

辛察觉到蕾娜的状况,问了一下。因为他听出回答当中,混入了些微叹息。

『咦?……还好,只跟各部队队长同步的话,人数不算太多?!?

虽说听觉同步的情报量较少,但跟超过一百名处理终端长时间同步,仍会造成很大负担。

为此,身为作战指挥官的蕾娜仅与各战队的战队长,以及步兵部队的大队长同步。辛除了与麾下的战队员全体人员同步,还另加上各战队长。两人同步的人数虽然相差无几,但对不习惯的人来说,光是这样就够吃力了。

『在大规模攻势当中,我曾经一次指挥过更多人,所以还好……不用这么担心我没关系?!?

这时另一个声音岔入对话:

『抱歉,打扰你们对话,我是潘洛斯。如果第一层已经结束压制,我这边也该出发调查了。如同简报时说过的,我要借用方阵战队喽?!?

『我是阿斯哈少尉。事情就是这样,方阵战队也要开始移动了?!?

接着换成方阵战队的战队长大河.阿斯哈的声音说下去。辛听着那给人耿直印象的声音,忽然说道:

「──阿斯哈?!?

『什么事,诺赞-->">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