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2018辛生日短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短篇 2018辛生日短篇

5.19 辛生贺短篇

翻译:米瑟冈萨斯

――大家的生日聚会。一起努力办好吧。

我的确这么说过。

「……哎呀,他又巧妙的接下一个任务去了?!?

「诶诶……」

喝了口替代咖啡的阿奈特这么说道,虽然蕾娜也知道其中的重要性,但还是为他不在而感到垂头丧气。

五月十九日,是辛的生日。

虽然本人早就不记得了,但从共和国残留的档案上,得知了其生日的蕾娜想要为他庆祝一下。

第八十六打击集群本部,里斯特卡玛基地。在白天没有人会来的士官俱乐部的一角,蕾娜就像朵被雨淋过而显得脆弱的白色小花,独自趴在沙发的扶手上。

好在部下们看不到她现在这幅模样,这样想着,阿奈特夹起一块茶点中的比斯科蒂。

还有榛子,只有南方才产的可可在现在的联邦也是一种奢饰品。真美味呢。

「派遣地是联合王国吧? 那里也是很重要的前线?!?

包括那天在内现在已经到五月了,第八十六独立机动打击集群被派遣到别国进行任务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们都是军人……也得有相应的觉悟才行……」

「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很诚实吧,蕾娜?!?

用小猫来比喻的话,就是耳朵和尾巴都灰溜溜垂下来的模样。

「……话说回来,你不是说想搞什么庆祝来着? 但你最近不是都没和辛交流过么?!?

「那是……」

更加沉默下去了……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共和国的派遣任务结束回来后,阿奈特也大概了解蕾娜与辛之间有过什么样的对话。

从那时开始,他们彼此之间就变得不融洽了。

即便多少有些牵强,但在当下,举行庆?;故歉霾淮淼慕杩?。这么想着的时候,阿奈特将第二块比斯科蒂泡到咖啡里面。

如果把这时垂头丧气的蕾娜拍下来,可能会是送给他最好的礼物了。

况且这种程度的恶作剧应该没问题吧。作为他过去的青梅竹马的阿奈特下定决心,并且阿奈特现在也熟悉作为同事的辛了。

「嘛,不过,不只是辛,其他八十六们也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也不会去庆祝。但这种只要调查过了就会知道了吧? 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当做没看见」

为了确认人事文档上有没有适合的出生年月,就忙于办理整个部队的各种各样的手续。尽管八十六本人也不在乎这种事情,但还是认真策划着全员的生日派对(有几千人的缘故所以几乎每天都有人过)

但每天都过的话的确也不是办法,所以格雷特就调整成“在那个月出生”的人都在同一天庆祝,姑且辛与科莲娜都是五月出生的,这的确把得很严。

蕾娜突然探出身子。

「不能装作不在意了! ……正因为以前没注意到这种事,现在知道了以后就得开展庆祝了……那么就……」

但一想到这里又变得垂头丧气了。

阿奈特心生厌烦,然后说道。

「姑且还是先送礼物好吧?」

「诶」

「在争论前就已经买好了。有辛的,还有库克米拉少尉和迟了一个月的利卡少尉的份。在隔壁街上挑了一天的说?!?

不难想象一个人的话得花多少时间才行,毕竟如果是两个人的话,所争论的不也是哪个东西更庸俗的罢了。

「但是……那个,大尉现在也正忙着派遣准备吧……」

又开始犹豫不决了。

阿奈特一边不耐烦的拿出了某个东西。啊啊那个是。

既然蕾娜不能亲自给他,那就找个借口托人把礼物带给他好吧。

「那么,我就以没出息的蕾娜小姐的大亲友的名义来……有在听吗?」

啊啊,那家伙真是的。

「――诺赞大尉,失物找到了。这是大尉的吧,是本难理解的书呢?!?

「? 啊啊,不好意思?!?

不知为何,一般来说车长没必要特意把失物送来才是。那本硬封书本来是放在休息室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那本书虽说早就读过了,但读书只是辛用来摆脱〈军团〉呼唤的行为??赡苁敲ɑ蛘吒ダ椎吕蚩ǖ亩褡骶绨?,原本他是这么想的。

「……呃?!?

意识到的辛用一只手打开书本。厚重的页纸自然翻到了另一边。

夹在页纸中间的不是用于替代书签的纸条,而是一个在薄的银板上进行致密的镂空雕刻后,做成的金属书签。

当拿出来后,一张带有浮雕花纹的贺卡掉落在页纸上。散发出微弱的香气,闻起来如同紫罗兰般甜美清冽。

而那用香水草墨水写的文字,则是他在这一个月与之前的两年半中早已熟悉的流丽的笔迹。

还是特意定制的,上面印有彼岸花与伫立在那里的〈破坏神〉的图画纹样。

『庆祝,就来年再做吧?!D闵湛炖??!?

「……是不是有点太快了,蕾娜?;褂邪敫鲈掳??!?

但到了那时候,自己是处在战场上吧。那样的话就没办法了。想到这里,辛把书合上。

七月份,――如果到时候能回来的话,就能赶上以为自己没发现,然后在走廊上传来啪嗒啪嗒的逃跑声的某人的生日了。

――――――――――――――――――――――――――――――――――――――――――――――――――――――――――――――――――――

「――诺赞大尉」

他回头看去,叫住他的人是身着共和国军深蓝色的军服,穿的用羽织制成的军服上面的披挂还连着袖子,以及有着一头白银色头发的少女。

她是第八十六独立机动打击集群技术部所属的安丽埃塔·彭罗斯少校。

「有事么。彭罗斯少?!?

「叫我阿奈特就行了,觉得麻烦的话也可以去掉敬语?!?

两人互相直盯着对方,阿奈特一脸坚定,现在看来他似乎已经忘了那件事。

辛单手抱着前几天遗失,刚刚才找回来的哲学书,从这个角度看去书签闪耀着白银的光芒,有种吸引人的感觉。

「今天是你的生日吧。之前给你添了许多麻烦,所以很抱歉了?!?

辛面无表情地接过装有袖扣的礼盒,是用于替代衬衫袖子上的纽扣的装饰品。不过正装类的,辛平时不怎么会穿。

除了军服和战斗服(Battle dress)以外,他连平时的工作服(Service dress)都不怎么穿。

于是辛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你有没有在听我的道歉?」

「给了我也用不上?!?

「你想退给我也没用,我没准备其他礼物。而且作为军官总得参加聚会的吧,那时候不就得穿正装了?!?

有聚会也不想去。

辛的脸上仿佛写着这几个字,阿奈特在心里不耐烦的叹了口气。

「我走了。到时候记得戴上?!?middot;以·吗?」

然后不容分说地使劲塞给了他。

那是由小颗的红宝石与白宝石制作,雕有纤细的橘黄色花纹的袖扣。 (译注:橘黄色在古罗马和维多利亚时代都有象征婚礼的意思。)

辛不知为何一脸别扭的样子,慢慢地伸出细长的手指拿起袖扣。

「特别是在以后,陪着蕾娜去社交时,绝对要记得戴上?!?

――现在,阿奈特的房间里。

她与袖扣一起订制的东西也到了,是预定在两个月后蕾娜的生日时送给她的项链。

当然,辛是不会知道这一点的。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