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第九章 恳求降临〈Veni, veni, Emmanuel,〉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穿过战场(下) 第九章 恳求降临〈Veni, veni, Emmanuel,〉

碧蓝色彩的真面目是蝶翼。

数不胜数的蝴蝶张开金属质地的碧琉璃翅膀,将放眼望去整片草原涂成了一片青碧。它们类似阻电扰乱型,并且与发电机型率领的机型相同,是具有太阳能发电板翅膀的「军团」──发电子机型。

宛如结冻的苍穹破碎洒落、堆积而成的机械蝶群,在日出迟来的拂晓天青色微暗中,一齐鼓动碧蓝翅膀。

面对踏入领域的白钢蜘蛛,它们仿佛感到畏惧般飞起??赡苁枪フ蕉妨粝碌暮奂?,无数重炮的炮身如墓碑耸立地面,琉璃光彩的漫射如花瓣漫天飘舞,而在它们的后面……

像在挑衅神话中的巨龙也不过如此,那既长且大的身躯背负着长达三○公尺以上的炮身,一架「军团」立于四线铁路的八条铁轨上。

那副威仪,不负往昔人类最后相争的大战晚期曾使用过的史上最大火炮──列车炮之名。漆黑装甲模组宛若龙鳞,构成炮身的磁轨好似一对逆天长枪,相当于头部的位置点亮幽蓝如鬼火的光学感应器,六门近战防御装备──四○毫米六管连发机关炮〈火神炮〉在炮击高温下,缕缕热气向上升腾。

量产型「军团」当中体型最大的重战车型都要相形见绌,总高度十一公尺以上,全长超过四○公尺的庞然巨躯耸立于黎明天空下。银线复杂织就的四片翅膀很可能是散热用构件,隐约透出淡淡星光朝天张开。

电磁加速炮型。

它的光学感应器与火神炮,即刻朝向自丘陵暗处一跃而出的「送葬者」。敌机应该没能侦测到潜藏于丘陵暗处的自己,却似乎毫不轻忽大意,严阵以待,动作极其干净俐落。不过……

太天真了。

辛展开第二次跳跃,着地的同时踩紧急煞车。设想到高机动战而设计得兼顾轻量与坚固的驱动器发出挤压声,敌机原本猜测「送葬者」会移动而将火神炮对准其即将前进的位置,却遇上这种出乎预料的机动动作,不知如何应对。

只有光学感应器的焦点,白费力气地转向「送葬者」。

一感觉到视线相交的瞬间──辛早已瞄准妥当,扣下八八毫米炮的扳机。



怎能做出那种动作──!

在它的子机──发电子机型碧蓝光辉的那一头,敌机用野兽狩猎的灵敏身手一跃而出,那种机动动作令齐利亚内心咋舌。

敌机先是朝斜前方压低姿势犀利一跃,接着在空中一面转换机体方向一面着地,同时紧急煞车。就连过去身为帝国最强战士家族的成员,驾驶过专用机甲的齐利亚,看到这种要命的机动动作,都怀疑里面究竟有没有驾驶员存在。然而八八毫米炮的瞄准却准确无比,紧咬自己不放。

异形机甲既像一闪而过的纯白恶梦,又像寻觅自己的失落首级,四处爬行的白骨死尸?;谧照窒路降?,是扛着铁铲的无头骷髅个人标志。

啊啊。

溢满而出的思绪分明冷静透彻,却又带有狂喜,不知为何,还带有一丝安心。

果然是你。

果然只有你,能抵达我的面前。

这才像话。

它觉察到对方扣下了扳机。

锻炼得锐利过头而冰冷,但仿佛呼吸般轻松自然的杀意,就算隔着双方的装甲与三○○○公尺的相对距离,齐利亚仍能辨识得一清二楚。

就是要这样才有意思。



「……还太浅了吗?!?

看到即使一块装甲模组喷出黑烟,电磁加速炮仍稳稳站立,辛喃喃自语。炮弹没能贯穿到内部,着弹时的爆炸火焰也太大了。

是爆炸反应装甲,它会对成形装药弹的爆炸产生反应,引爆装甲表面的炸药,利用爆炸波吹散成形装药弹的金属喷流,借此防御穿甲效果,属于一种特殊装甲。

这对「军团」来说等于是命根子。重炮的常规是只要有单薄装甲能防御榴弹片就算不错了,但这架敌机似乎刻意忽视这点,加装了相当坚固耐打的装甲,绝不毁于敌人之手。

成形装药弹无效,照这样看来,就算从常识上的有效射程距离击发高速穿甲弹,也打不穿这架机体的装甲。

话虽如此,但就这点来说……

跟他们用那架铝合金的会走路的棺材,对抗战车型或重战车型时没什么不同。

视线与杀意朝向这边,庞大身躯重量太重,无法从铁轨上下来,维持着原本方向,只有六门机炮像独立生物般旋转。

要打过来了。辛甚至已经不假思索,用反射性判断让机体往左转。紧接着是一阵炮口火焰,只见「送葬者」右侧的地面就这样被机枪弹轰碎。辛以眼角余光看见这一幕,果断地让机体掉头,闪避第二门机炮的扫射,接着跳开躲避追来的第三波射击。

火神炮能凭借六管连发炮身与超高发射速度展开浓密弹幕,但也因此需消耗大量弹药,容易过热?;谎灾?,它无法进行长时间扫射。六门机炮交互展开弹幕,「送葬者」用细微跳跃与紧急煞车织就令人目眩神迷的高速机动动作,在敌机枪线的狭缝间前进。

无论是炮击震撼五脏六腑的沉重咆哮,还是超高速炮弹破风的尖锐叫唤,都不能撼动更增冷酷的血红双眸。冷硬而不带感情的冰冻红瞳,只反弹着光学显示器与全像式视窗的微光。

在环境极其恶劣的共和国第八十六区连战数年的经验,尽管有着某种程度的差距,还是会将当地幸存的八六们的意识优化为最适合战斗的状态。特别是在战斗之中,每个少年少女的人性都受到削减,讽刺地变得与对峙的「军团」相同,沦为无所畏惧、不知疲倦的一架战斗机械。

尤其是擅长近身白刃战,在最前线与众多敌人交手过的辛,这种性质格外显著。

辛为了穿梭于枪林弹雨之中,被迫将精神集中至极限,完全失去了一般人的一切性质。纠葛、懊恼、哀悼、悲叹。战斗行动不需要的所有思考与情感,都被他冻结、忘却于意识底层。

冰封的内心一隅平静地觉得,这样很轻松。

战斗的时候,可以不用想东想西。

可以忘记一切。

他觉得那样最轻松不过。

辛觉得似乎能稍微体会阻挡眼前,未曾谋面的骑士──为斗争与杀戮所疯狂的亡灵,其癫狂从何而来。

没错,因为只要变成那样……就能解脱。

枪线通过弹幕的隙缝。

为了冷却机件,左后侧的机炮暂时停止射击。系统追踪辛的视线自动锁定目标,瞄准标志一转红,他立刻扣下扳机。就算电磁加速炮用再坚固的装甲?;ぷ约?,机炮也没加上装甲。

机件被成形装药弹打个正着,火神炮炸成碎片。暗红业火与外泄电光刺破鱼肚白的天空。一群发电子机型惊慌失措般飞起,「送葬者」斩裂碧蓝群舞与自己制造出的枪口火焰,疾速奔驰。

距离二○○○。

这是以直接瞄准为主的战车炮──八八毫米炮的攻击距离。

靠得这么近,就与对付战车型或重战车型的战斗无异了。因为在这个距离下,无论是初速每秒一六○○公尺的战车炮,或是每秒八○○○公尺的电磁加速炮都一样,一旦被瞄准就别想逃。由于距离太近,火神炮也张不开弹幕。脚程再快也没有战车型那种怪物级的运动性能,反而因为那座巨炮与击发机构弄得整个机体庞大无比,更容易当成枪靶。

辛一面闪避执拗撒下的横向弹雨,一面自左侧面接近。左右各三门的火神炮,只要从侧面接近,电磁加速炮本身的庞大身躯就会形成阻碍,使得另一边的三门炮完全无法射击。

全机炮有一半遭到封杀,如果这样还要维持相同密度的扫射,除了加快循环速率别无他法。最后可能是炮弹射尽了,一门机炮陷入沉默。另一门炮由于无暇冷却机件,发生过热现象而爆炸破裂,喷出黑烟。

相对距离,一○○○。



虽说混入了魔女之血,但或许该说真不愧是诺赞家的嫡系──其最后一人。

面对火神炮布下名符其实每秒百发的弹幕波状攻击,白色机甲竟能钻过在那之间不见得存在的缝隙疾驰,令齐利亚内心无法不惊叹。

他能看穿比剃刀刀片更细薄的生死界线,冷静地奔驰其上。不只如此,还有着封锁、削减己方武装的狡猾智慧,以及丝毫不让这一切受到怯弱所蒙蔽,令人生畏的果断勇敢。

若是身在帝国──若能共同陪侍那一位主人,也许帝国如今仍在父辈的土地繁荣昌盛。

若能掳获此人,吸取他的能力……

身为「军团」指挥官机的战略性判断潜入思绪,齐利亚嗤之以鼻,将其斥退?;钭奖鹊ゴ炕鞅幸吹梅蚜?,敌人强悍时更是如此。

相对距离为一○一二公尺,对方持续靠近。的确,这样判断是对的。八八毫米炮比起时下主流的一二○毫米战车炮口径偏小,即使在这种距离之下,也打不穿齐利亚构造坚固的装甲。

话虽如此,他那种粗率的接近方式……

简直像急着寻死的那种鲁莽……

再怎么说,也未免有勇无谋了点吧?



菲多藏身于丘陵地,芙蕾德利嘉待在它的货柜里,用她的异能静观两人战斗。

她还在帝国最后堡垒的时候,「看」过好几次近卫骑士们的战斗。

近卫骑士除了齐利亚,还有其他拥有诺赞之名的人。

她看过好几名过去被誉为帝国最强战士的家族成员,驾驭专用机甲进行的惊人战斗,然而比起他们,辛的表现尤其出色。

辛有着血脉相传的素质,以及与生俱来的才能,又在超过五年的生死之战中经过淬炼,塑造出别说当代,就算在历代诺赞家族当中,也堪称首屈一指的实力。

至于他本人是否希望如此──已无人能够得知。

假如生前……还是个人的齐利亚与辛对战,即使有着四岁的差距,恐怕仍是辛会获胜。

然而,现在的齐利亚已非活人。

而是具备了四○○公里的超长射程,与口径八○○毫米的高威力主炮,以胜过「破坏神」的强韧装甲与火神炮武装自己的战略兵器。

用专精近身战斗的「送葬者」去对付他,本来是会大大吃亏的。

「送葬者」每次尝试接近对手都被迫抽身跳开,但仍名符其实地钻过火线隙缝,不停前进。只要在判断或机体操作上稍有差错,游戏即告结束。光是旁观都让芙蕾德利嘉心脏阵阵绞痛。

「……哔?!?

货柜不规则地摇晃,是菲多静不下心,在原地踏步造成??吹街魅硕愿陡痔蘖?,单骑果敢进行有勇无谋的突击,忠心耿耿的「清道夫」或许很想扑向战场,将身躯暴露于敌方火炮之下,诱使电磁加速炮型露出破绽。

它之所以没这么做,是因为芙蕾德利嘉坐在里面。

如果有个万一,你无论如何都要带她回联邦──因为唯一仅有的主人如此命令过它。

「……抱歉哪?!?

「哔?!?

菲多的反应就像一只好脾气的猎犬,让芙蕾德利嘉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她想至少必须见证整场战斗,于是再次集中精神于「眼睛」……

忽然间,她注意到了。

诺赞的骑士们过去都是驾驶不同于「破坏之杖」的专用机甲,而且因应各人要求进行调校。

轻装甲、高机动型的「女武神」从帝国到联邦的机甲开发史当中,属于不合时节的奇花异卉。无论联邦或是帝国,都以重视重装甲与高火力的重量级机甲为主流。

齐利亚等人过去运用的专用机甲也不例外。

厚重的复合装甲,搭配沉重的一二○毫米战车炮,以坚固耐用的极重框架与驱动系统支撑着它们。齐利亚驾驶这种重量级的机体,却能以大输出的动力系统与培养出来的本领跃马扬鞭,在最前线蹂躏敌兵,这就是他过去的战斗方式。

一番话重回脑海。那是回忆起来恍如隔世,认识当天就不幸离开人世的,辛的少年战友说过的话。

──你知道辛的零分传说吗?

──他让「破坏之杖」跳了起来,结果因为危险操纵,直接被评为不及格了。

听起来的确让人惊叹操纵技术了得,不过当时芙蕾德利嘉并不惊讶。

因为她知道。

早就知道有过一人,能办到同样的事──

芙蕾德利嘉不自觉地挺出上身,不是注视现实当中的眼前光景,而是她的异能捕捉到的,齐利亚的身影。

不让八八毫米炮射穿的重装甲,与足足有八○○毫米的超大口径火炮。高大沉重的巨龙躯体支撑着这一切。必须铺设四线铁路──数量多达八条,比普通列车使用的单线铁路多上四倍的铁轨,才支撑得了那超重量级的巨躯。

即使如此……

现在的齐利亚,怎可能办不到同样的事──……!

「──!辛耶,不好了!」

长射程的弱点,的确是怕被敌人钻进怀里。

虽然没有嘴上说说如此容易……但在许多情况下,长射程兵器付出的代价,就是在近距离内非常难以运用。

然而,只不过是讽刺地分配到了超长距离炮这种与本身特性正好相反的兵器……

原本不使用这种战法的齐利亚──难道就会纵容敌人针对弱点下手?

「不可贸然靠近他!……齐利原本与汝相同,皆为专精近战的驾驶员!」

巨龙腾跃。

铁桩般的无数节肢狠狠踢踹铁轨,宛如高高仰首的毒蛇,巨躯的大半部分离开地面。它在达到顶点的同时扭转身子翻转过来,钢铁波涛崩泄着摔落在反方向的铁轨上。

被锐利脚尖踢断,又遭超大重量一砸,本身也有几百公斤的铁轨钢筋当场断裂,飞上半空。

它竟自己破坏了移动方式。装甲表面的炸药模组掉了好几块,摔落在地。重炮──本来不需要上最前线的兵种从不曾设想过的机动动作,想必造成了内部构造的损伤。然而,敌人将这一切全作为代价……

将完好如初的三门对空机枪,朝向了辛。

「──什……」

在拉长到极限的时间中,辛感应到敌人的枪线完全补捉了「送葬者」。自己位于交叉火力的焦点,不管往前后左右哪边移动,都无处可逃。

好像要给辛临门一脚,之前动也不动的八○○毫米炮开始旋转。炮身基座散发出紫色电光,表示能源充填完成。在炮身一对锐利剑尖的黑暗深处,曾经听过的嗟怨之声好似讥笑般拔高──

『──辛!让开!』

说时迟那时快,一发炮弹命中电磁加速炮型的炮塔侧面。

雷管启动,炸药爆发。碰上这记始料未及的偷袭,巨兽再怎么厉害,也难免晃动了一下炮身,一阵机炮扫射又趁机来袭。是「狼人」用剩下的左脚与钢索鈎爪爬上丘陵展开的全自动射击。

电磁加速炮型的意识转向那边。

──竟敢来搅局。

电磁加速炮型毫不掩饰恼火情绪,任由己身暴露在炮火下,发出驱动庞然重物的轰然巨响旋转主炮。

俄顷之间,电磁加速炮带着震荡空气的巨大声响咆哮的声音,根本足以构成冲击波。

「狼人」直接中弹,连同其站立的丘陵山顶一并被炸飞。

莱登是否有平安脱身──辛不得而知。

趁着主炮准星与意识一瞬间错开的破绽,「送葬者」逃出了神炮枪线。然而三门机枪只慢了一点,追赶着他闪避的轨迹。十八管炮口接连不断地吐出电弧火光,面对横扫千军的火网,「送葬者」被迫后退,抽身跳开──是射控系统〈FCS〉的自动瞄准功能,一旦锁定对象,电磁加速炮型的对空机枪将会在枪架允许的可动范围内自动追踪,紧咬不放。

相对距离再次回到一○○○,理应已经削除的三门机枪与主炮都未受损害。

这下子……

辛不自觉露出一个冷淡的微笑。

或许死棋了。

与闪过脑海的一抹思绪正好相反,冰封未解的双眸与看破一切的斗争本能,百计千心地寻找可供撬开的接近路径。在他眼前,为了花时间冷却机件而陷入沉默的火神炮,再次开始旋转。

如履薄冰的对峙恍如永劫,其实只有一瞬。仿佛双方各自拔枪开火,又像同时拔刀斩杀敌手,就在两者进入攻击的预备动作时……

突然间。

同步对象多了一个人。



联邦的同步装置,是以植入辛等先锋战队队员体内的拟似神经体,以及耳夹式记忆卡为基础开发而成。

登录在这些装置里的连接对象设定档,在注销共和国军籍的同时已遭删除,不过如果单纯只是删除,复原档案其实不太难。

研究员出于玩心,将复原的设定偷偷写进八六们的同步装置里。反正连不上任何人,不会有人发现这项设定。只是开个玩笑,向开发装置的共和国致敬一下罢了。

但设定就是设定。

只要条件齐备,就会正常运作。

例如设定的对象……

假如能与自己连接的全体对象,都启动了知觉同步的话……



『──呼叫要塞壁垒上的全体「破坏神」!』

虽说是以同种理论为基础,但这些同步装置毕竟是以不同技术打造而成,本来理应清晰的声音,仿佛带有杂音般断断续续,所以……

『方位一二○,距离八○○○,弹种反装甲榴弹!──射击!』

紧接着,电磁加速炮型全身中弹,激烈爆炸。

不是一五五毫米或二○三毫米重炮那种,能用冲击波撞断劣等装甲的破坏性轰炸。而是更微小的,小口径炮弹的爆炸火焰。只不过火网的数量非比寻常,不知道摆开了几门火炮──集中炮火恰如骤雨一般。区区人类的动态视力,连用肉眼辨识那种超高速都做不到,很可能是战车炮的连续炮击,沿着几乎与地面平行的低伸弹道疾驰。

自行破坏铁轨而无法动弹的钝重猛兽,被这波猛烈炮火打个正着。

反轻装甲用榴弹,不可能打穿电磁加速炮型的坚牢装甲。然而震撼力与冲击波接连撞击身躯,再加上身上的反应装甲中了碎片而启动,引爆起火,使得巨龙仿佛头晕眼花般僵在原地。

『继续射击,遭受反击时自行判断何时撤退!──军籍不明机体!』

这声呼唤虽然极其暧昧且一厢情愿,但不知为何,辛知道那是在叫「送葬者」。

『你应该在尝试接近敌机吧?我来阻止它的动作,你趁机攻击!』

炮击带来冲击波与震撼力,然后是反应装甲的爆炸火焰。

执拗打击对手的强烈闪光与冲击,暂时麻痹了电磁加速炮型的流体奈米机械中枢处理系统,短时间瘫痪强大的对地、对空雷达。

抓准这一瞬间,短程飞弹飞抵电磁加速炮型的上空。

外壳的雷管启动、炸裂,到处洒下的自锻破片形成枪矛疾雨杀向电磁加速炮型,咬住并打穿它的装甲、剩余的火神炮炮身与机件,以及无数节肢。

巨兽第一次折断了腿,既长且大的钢铁身躯似乎痛苦难耐,先是后仰,然后崩溃倒下,超大重量未受到腿部关节缓冲物质吸收,直接砸在地上,轰……大地沉重地震鸣。

『暂停射击!──趁现在!』

不用说也知道。

飞弹爆炸的同时,辛让「送葬者」以最大战速疾驰。

辛用十余秒跑完敌我最短距离,犀利地转身一跃,躲过敌人作为临死挣扎遍撒的电磁加速炮火网,终于进入了由他独占鰲头的白刃战间距。

劈哩一下,好似电流的一股寒意窜过脖子后方。

辛反射性地拉动操纵杆,让机体紧急煞车。不是预知也不是预测,只是身体理解到敌机还留有一手,自然达成的动作。

辛再怎么有能耐,也没有多余心力做出更多机动动作。视线霍地往上,但只是枉然,映照在主萤幕上的影像……

迸出了一道银色裂痕。



──别小看我!

烈火纹身,又受到灼热骤雨千刀万剐,齐利亚却仍然继续战斗。它震动身躯,抖落卡进装甲的榴弹碎片与自锻破片,打出了那个的实行指令。自己还能战斗,就算要与敌人同归于尽,自己至少还能──杀光这些人!

──为什么?

莫名冷静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是自己的声音。

是四年前自己的声音,那时它还有身体,身高还会成长。

虽然早已变声,但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声音,仍维持着四年前的嗓音,毫无变化。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为什么要战到这种地步?为什么──要这样赶尽杀绝?

就连未闻其名,连长相都没见过,但继承相同血统的──唯一一名同胞都不放过。

齐利亚已经失去能翘起的嘴唇与发声的喉咙,却还是笑了。

齐利亚没有脸庞能浮现笑容,因此就连它自己,都不知道那近似于又哭又笑。

这还用说吗?因为我只剩下这个了。

只剩下战斗了。

因为自己只剩下曾经投身、曾经灼烧己身的战场。

只剩下烧光内心深处能称为灵魂的部分,藏于内心虚无之中,如火炭继续燃烧──无尽的斗争之火。

齐利亚用光学感应器看见接近的敌机,将那个对准驾驶舱砸下,打向身处于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吓得不敢动的横刮弹雨之中,却像是死不足惜似的逼近过来的同胞。

与其让你也……

无意间,在沸腾的思考之外,齐利亚毫无自觉的一句话,忽然间轻轻落下。

与其让和我一样,一无所有的你……

也变成像我这样,倒不如……



绽裂的物体,原来是无数的钢索。

四片翅膀稀疏散乱地松开,化作银色奔流,以闪电般的速度狠砸过来。这些钢索与巨龙相比只有头发粗细,但实际上却有小孩的手臂那么粗。甩在机体上的钢线深深砍裂地表,或是以尖端刺穿,并插进土地。

其中一条擦过紧急煞车的「送葬者」眼前,击中地面。吹飞的泥土贱洒开,黏在右边的破甲钉枪上。

刹那间……

「……!」

只见紫色闪光飞过,接着一阵冲击袭来。

所有光学显示器、仪表与全像视窗顿时瘫痪?!杆驮嵴摺贡谎刈诺乇矶吹淖仙绻獾?,虽然一个不稳差点倒地,还是勉强控制机体撑了下来。

主萤幕闪烁一下后恢复功能,接着仪表类也一样。然而全像视窗没能恢复原状。从荒谬数值恢复正常的仪表,也有半数以上亮着警示灯的红光。

当某个零件烧焦的味道,钻进理应完全封闭的驾驶舱时──辛仰望电磁加速炮型,只见它将身上长出的无数钢索往四面八方张开,本体潜藏于其中。

是近身战斗用钢索……看来「军团」们为了不失去电磁加速炮型,是做尽了所有对策。

专精反战车战斗的──开发重点放在将破坏力集中于极小的一点,对敌机厚重装甲开出针孔小洞的战车炮弹,不适合用来一口气炸飞广范围布下的无数钢线??此坪廖拚路ǖ卮淘诘厣?,不具规律性的铁栅栏,其实没有任何一条可供「破坏神」钻入的缝隙,不用想也知道,硬是冲进去的话别说扯断钢索,反而只会被紧紧缠住。

『确认电容器正在运作……居然使用导电钢索,真是难缠?!?

无线电的通话对象语气也很紧张,看来对方也没料到这个状况。

『请避免触碰到钢索,敌机的能源足以供应那个巨大身躯与电磁加速炮运作,你的装备或驱动系统恐怕抵挡不住……你的装备是近身战规格,那不是你能除去的障碍?!?

那是要我怎么办?

辛并未说出口,所以对方不可能听见,但声音的主人似乎轻轻点了个头。

『是的,所以那个东西……』

这时在无线电的另一头,声音的主人仿佛冷漠无情地眯细了眼。

那是潜藏于声调之中,如刀刃般磨利,凛然难犯的战意口吻。

『由我这边设法解决?!?

顷刻间,飞弹再次飞来。

数条钢索如鞭子般弯曲,甩向迫近眼前的炮弹侧面。钢索自左右两边夹住炮弹,直接轻易地将其切成圆片。

从炮弹中洒落的──既不是固态高性能炸药,也不是火箭燃料,而是浓稠且高黏性的,泥浆般的大量液体。

这些液体从空中泼洒下来,随着重力牵引直接降在电磁加速炮型头上。液体没有往下流失,而是黏在表面,将漆黑装甲与银色钢索弄成肮脏的泥土色。

然后……

『──倒数五秒。二、一……点火?!?

延迟式雷管启动。

泼洒其上的燃剂被引燃,眨眼间起火燃烧。

──────────────────────────────!

无声的惨叫震动了空气,以及烧灼其身的烈火。

这场烧夷弹的炮击──巧的就像是对「军团」们使出的放火烧山还以颜色。

铁轨遭到破坏,失去腿部,动弹不得的电磁加速炮型扭动身体。残余的节肢脱离铁轨踩到地面,脚下泥泞无法支撑千吨以上的自身重量,使得机体陷入泥地,颓然倒下。

不同于区区几百度就会烧死的人类,全身以金属构成的「军团」就算暴露在一千三百度的业火下也不会烧坏。过于厚重的装甲让温度无法穿透机体内部,也没有驾驶者会因为周围氧气烧尽而窒息。

即使如此,人类对火焰焚身感到恐惧的本能,仍让钢铁巨龙心惊胆战。

在黏附己身的燃剂大火中,窜过钢索的紫色电光爆开消失??赡苁浅呶律舷薜幕芈方艏蓖V沽?,也可能是金属遇到高温,会使得电导率瞬时下降。钢索或许就这样失去了导电能力,沦为平凡无奇的沉重铁丝。

巨龙扭动身躯发出咆哮,拉扯着钢索接连从地面抽起,飞上半空。它们在黎明的青紫天空中,描绘出烈焰的透明红弧,失控而毫无秩序可言地乱挥乱甩。

同时,辛将操纵杆用力压向前进位置。

「送葬者」像被电到一样跳了出去。在火海的另一头,电磁加速炮型的幽蓝光学感应器朝向了他。感应器对准焦点,接着所有钢索一齐甩向高空。

附鈎爪的前端在圆弧顶点后仰,先是仿佛仰望天际般静止片刻,接着终于再次打向下方。

那些钢索刚刚才把导引炮弹的外壳当奶油切开??梢愿芯醯皆谖尴叩绲牧硪煌?,某人的脸色大变。

『竟然还能动!……糟了,你快躲开!』

不。

血红的双眸,将错开些许角度与时间砍来的斩击风暴看得一清二楚。于极度集中的状况下,那一刹那看起来仿佛静止。通往电磁加速炮型的路线全被预测出的斩击轨迹淹没,告诉他该如何砍开哪几条线。

仍旧缠绕火焰的钢索,没剩下多少导电能力。既然如此……

这些就只是动作稍快的活靶罢了。

辛以压低姿势的犀利跳跃扑向前方,第一道斩击落在白银机体的身影上。

两者交错的前一刻,刀刃横着一挥,当场砍断了钢索。辛着地的同时顺势往旁跳开,跑过挥空陷入地面的第二击旁边,顺手将其砍落。斜向来自左右两边的第三、第四道斩击错开时间来袭,辛各自以相反轨迹加以迎击,杀退雨点般连续刺来的鈎爪枪矛,疾速奔驰。

还有一批钢索试图从高处发动鞭击,然而沿着抛物线自远方飞来的小口径榴弹接连飞过它们旁边,一追过就启动延迟式雷管,在空中引爆。斩击下方发生的几阵冲击波,形成隐形盾牌弹开整把钢索,「送葬者」再冲过它们之下。

面对横扫而来的钢索斩击,辛拿宛如墓碑般竖立地表的重炮当立足处,高高跳起躲避──眼看敌机竟然愚蠢到逃向无法自由行动的空中,电磁加速炮型施展出最后的,对它而言恐怕是拿出真本事的一击,当头劈下。

啊啊。

的确,我不擅长对付这类型的人──曾几何时,与芙蕾德利嘉交谈过的内容重回脑海。

辛不擅长应付这种本性直爽不别扭的人。

感觉好像逼自己看清内在同一处少了什么-->">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