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第七章 死得其所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穿过战场(下) 第七章 死得其所

『──飞轮一号、二号启动。临时变电所无异常?!?

『开始冷却弹射轨,冷冻机运转率百分之二十三,继续上升中──』

『开启座舱罩,开始展开弹射轨?!?

轰嗡……遥远头顶上方传来沉重噪音,在待机状态的「送葬者」驾驶舱中阖眼的辛抬起头。

三面光学显示器此时与母机的机外摄影机同步,在机头朝上的斜面前方,掩藏地下弹射器的顶罩渐渐打开。

从暗渠底部仰望的四方形天空,呈现薄明时分特有的深蓝色。尚未露脸的太阳从地平线另一头射来光线,使黑暗夜色渐渐晕开,形成独具透明感的碧蓝天空。不知其名的秋季星座散发柔和光晕,淡淡地散去。

滑动伸长的弹射器延长轨道仿佛向天挑战般刺进黎明穹苍,在斩裂夜晚空气的金属声之下,接合处得到固定。

『第一到最终接合固锁──完成?!改崴亍蛊鸱勺急妇托??!?



她第一次将「那个」展示给众人看,是在一个月前决定对「军团」支配区域进行突击作战之后,又过了一个多星期的时候。

「──虽然似乎有些人把这里叫作『无法开启的铁卷门』……」

师团司令部基地第一○二八试验队机库深处的那道铁卷门,经她这么一说,的确从来没看人开启过。

防爆式厚铁卷门内侧是个宽幅超过一百公尺的斜坡,站在整块地板往下沉的电梯操作盘前面,葛蕾蒂注视着电梯慢慢降下的黑暗底层说道。异样巨大的升降梯尽管让十五名处理终端、整备组员、管制人员与研究员全数搭乘,空出来的空间还是比较宽敞。

「这座机库原本是用来存放旧帝国空军的实验机??胶?,军方被迫暂时放弃整座基地时,实验机无论是首次展示或飞行测试都已经完成,只等开始量产了?!?

「将这东西设施置在地下想必是为了保持机密,但怎么会在当时邻近国境的这座基地测试实验机呢?」

「因为它不像战斗机或轰炸机那样各项功能都需要保密,真要说起来,军方对那孩子的最大要求是『看不见』。进行试飞需要一个宽广且空无一物的场地,除了这里西部战斗属地之外,找不到这种场地?;馕挥诘叵率俏朔辣缚障?,而且地下比较利于营建相关设施与经营维护??銮叶嗫饔诖?,那孩子才没被回收运输型带走?!?

除了斥候型之外,「军团」的感应器敏锐度很低。如果是掉在同个空间的机甲或战斗机还另当别论,它们将这块土地占为支配区域的几年之间,恐怕根本没发现到隐藏于防爆铁卷门与隔墙深处的「实验机」。

「相关设施?」

「基本上来说是飞机跑道,或者应该说是跑道附设的弹射器……配合军方要求的规格做到最后,重量增加太多,结果变得需要电磁弹射器才能起飞?!?

电梯略为震动一下,停了下来。

在昏暗空间中,葛蕾蒂熟门熟路地走下电梯,军靴跫音回荡到远处。这个空间很宽敞,无论宽幅、深处或高度都很大。所有电灯同时亮起,LED的白亮灯光一瞬间刺痛了视网膜。

背对着「那个」,葛蕾蒂转过身来。

不知道是处理终端,还是初次看到的整备组员或管制人员倒抽了口气。

一时之间──谁都没能彻底掌握蟠踞眼前的「那个」的全貌。

「那个」就是如此巨大。

全宽恐怕将近一百公尺长,比旧帝国空军工厂引以为傲的世界最大级运输机C-5「鹫巨人」更大。暗沉铁灰色的机体呈现隐形战机特有的平面构造,形似巨大回旋镖的全翼机,形状让人联想到展翅高飞的龙。

插图p101

「这就是试作型翼地效应机,XC-1『尼塔特』?!?

陌生的机种名,加上可能取自联邦东南部古老传说的名称。

那是自坟墓中复活,拖着自己的影子匍行于墓地,敲撞教堂大钟的吸血鬼之名。

用作征服天空的军用航空器之名──相当不贴切。

葛蕾蒂接着说出的内容,同时解答了两个疑问。

「它是运用在地表附近获得的升力,贴近地面飞行的异形航空器。巡航速度与装载量等同于一般航空器,由于能在距离地面几公尺的高度进行超低空飞行,比巡弋飞弹更低,因此无论是雷达或对空飞弹都难以捕捉到它……原本是在战斗属地的前线腹地,为了铺设专用空中走廊进行大规模高速运输而打造的机体。装载量标称二五○吨,但如果不预留空间,可以装载到三○○吨。算起来『破坏之杖』的四架机体分队,能够整个直接搭乘上去?!?

说完,葛蕾蒂有些凶残地笑了。

「『女武神』的话十五架全部载得动……比什么运输直升机快得多了,而且可以稍微安全一点把你们送到电磁加速炮型那边?!?

巡航速度快,能在雷达网底下进行超低空飞行,而且比起运输直升机编队的噪音还算安静,这样至少去程的危险度会确实降低。

只不过……

赛欧听完,冷眼说:

「是说这种东西在陆上飞行没问题吗?离地几公尺的高度,随便都会撞上大楼或民房吧?」

会伴随着别种危险。

「虽说是『军团』支配区域,但这次的作战区域原本是帝国领土啊。地形资料或地图我们都有??銮胰死嗟幕傲淼北鹇?,但『军团』不会建造城镇或房屋,所以即使是支配区域,地形也没什么变动?!?

好歹也是陆战兵器,要是淋个雨就不能动了,还打什么仗。

「前线不会有太多自动工厂型或发电机型等大型建造物,再说诺赞中尉应该能够掌握它们的位置。边闪避边飞就行了?!?

「……我能掌握位置,但不能确定指出机种?!?

「足够了,简而言之,只要能飞在没有『军团』的地方就好?!?

虽说侵入了不易遭受迎击的超低空,但飞行路线上如果有「军团」还是会遭到击坠。离地数公尺的高度,就连不擅长应付仰角的战车炮都能轻易狙击。

「是说啊,起飞还需要弹射器,那回程怎么办?飞不起来吧?」

「极光战队在最初的作战计划中,本来就预定让本队接回呀。情况一样,只是能搬运备用的『女武神』罢了。总比用运输直升机待命好?!?

听到这番话,老资历的整备班长眉头一皱。

「大小姐,我觉得应该不至于会是我想的那样,但是说──谁来开飞机???」

葛蕾蒂用一种诙谐的态度张开双臂。

「我啊?!?



「──我是觉得中校其实没必要来?!?

听辛平淡地说,在知觉同步的另一头,葛蕾蒂坐在正准备起飞的「尼塔特」操纵席,反倒显得很开心。

『除了我以外,还有谁能开动这孩子?旧空军的驾驶员几乎都战死了,而且只有我在试飞时操纵过「尼塔特」……幸好本公司还留有飞行模拟器?!?

不吉利的自言自语让几人发出某些呻吟,但葛蕾蒂似乎没放在心上,辛也不介意。

「对喔,中校是前空军驾驶员嘛?!?

『……你这口气听起来,好像是到现在才想起来呢,中尉?!?

事实上他丝毫不感兴趣,所以的确是忘了。

『这样的话,我看这件事你也不记得了吧。我还是反对让你们这样的孩子上战场……也许你们八六在这里战斗到底是一种骄傲,也是一种自我认同,但我也不能退让。既然要战斗到底,至少与你们并肩作战,让你们能战到最后──就是我的职责?!?

「……」

『你们抵达的这个国家,虽然离理想乡终究还有段距离,但只有这点希望你们记住。在这个国家,没有人希望你们战死,反倒是希望你们不要死。我也是,师团长也是,部队各位成员也是……还有这位人士也是?!?

『──好久不见了,你们都还好吗?』

听见稳重而令人意外的声音,辛眨了眨眼。不是知觉同步,而是来自「尼塔特」机外的有线回路。

「恩斯特,你怎么会来这里?」

『呃,搞清楚,我好歹也是联邦军的最高指挥官喔。现在是联邦全体国民、国土全境与邻近诸国的存亡?;?,我当然会来督战喽。更何况你们可是这场作战的关键──没错……』

恩斯特呼地吐一口气时,已经切换成十年来领导联邦的领袖声调。

『联邦、邻近各国与人类的未来,全看你们极光战队的成果。你们要理解这点,务必击破电磁加速炮型……期待你们的表现?!?

「了解?!?

『再来……还有一件事,这是最优先任务?!?

辛抬眼瞄了一下前方,恩斯特似乎真挚地点了个头。

『你们所有人都得回来?!?

那声调很奇妙。

听起来有点虚伪。

与其说是为他们担心,更像是为了自己而说的。

「……我们会尽力?!?

『这样不行,你们一定要回来?!?

不协调感依然存在。

但身为临时大总统,又是文件上养父的男人却正好相反,用极其真挚的口吻说:

『你们不是要战斗到底吗?在我们联邦呢,战斗到底的意思不是战死,而是活到战争结束。所以你们要回来,一定……今后每一次都要?!?

「没错,你们一定要回来?!?

恩斯特关掉耳麦,喃喃自语,坐在西方方面军联合司令部的司令席上。

此时,他脱掉这十年来逐渐成为联邦临时大总统注册商标的量产西装,穿起了联邦军的铁灰色军服。

第一次遇见他们时,也是在这处西部战线,只是位置不太一样。

他来到战场督战时收到报告,得知军方从「猎头者」重战车型手中救出了异国的一群少年兵。

恩斯特很可怜他们。

也希望能代替自己未能诞生的孩子,让他们幸福。

但更重要的是……

倏然间,一种冷酷而极为空虚的笑意,掠过联邦大总统的碳灰色眼瞳。

因为,无法拯救受伤孩子的国家,孩子无法获得幸福的国度……

为了某些人的利益让孩子送死的世界,完全不是「她」相信过的,人类该有的理想姿态──

恩斯特长叹一口气。

就像倦于世事的火龙,呼出细长的火焰叹息。

就像他希望一切干脆能焚烧殆尽。

「不然我会──毁掉这个世界?!?

指挥中心的主萤幕上,到作战开始时刻的倒数计时进入最后五分钟。

站在较低位置的参谋长投来一瞥,恩斯特对他轻轻点头。



星历二一四九年十月九日,第一曙暮时刻〈BMNT1〉。

看到司令席的临时大总统与副司令席的中将颔首,参谋长开口了。他穿着联邦军的铁灰色军服与军帽,双手置于拄地的刀柄尾端,以皮绳封住刀柄刀鞘的细长军刀代替指挥棒。

「──诸位战士,注意?!?

参谋长的声音在严密的无线电静止状态下,透过有线回路传送到西部战线的全部队当中。

『西方方面军全军即将进军前往「军团」支配区域?!?

所有人都处于极限紧张状态,屏气凝神倾听那冷漠的声音。

作战目的、概要与各部队的职责,都在出击前的简报接受过说明,不需要现在再听一遍详细内容。

西方方面军、联合王国军、盟约同盟军的目标,是压制并夺取干道走廊。

而特攻部队将受命担任先锋闯入支配区域后方,击破潜藏于该地的电磁加速炮型。

参与这场等于对付「军团」全军的作战──不允许撤退或失败。

『这是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作战,不只共和制齐亚德联邦以及友邦罗亚.葛雷基亚联合王国、瓦尔特盟约同盟,也左右着可能连求助声音都传达不到的邻近友好诸国的命运。诸位是捍卫祖国同胞的刚劲护盾,同时也是开拓人类未来的锐利宝剑──战神不嘉许奴仆,只祝福战士。在双头鹫的旗帜下,诸君必须抱持必死决心前进?!?

「注意!」

在最前线东方十公里外的战线后方,炮兵部队将重炮炮口一字排开,展开阵势。

一五五毫米的牵引式榴弹炮,威仪有如冲天枪矛。一五五毫米自走炮将同种火炮搭载于卡车上?;褂芯墒揭弧鹞搴撩琢竦?,以及仅只布署少数就停止生产的二○三毫米榴弹炮也排列于火炮阵地,多管火箭炮系统〈MLRS〉将四○门箱型弹舱朝向黝暗的西方天空。

「我们的任务是支援友军部队进击!当我等战友在泥泞中匍匐前进时,就由我们把那些挡路的可恨臭铁罐炸成碎片!」

听到这番揶揄装甲步兵或机甲被火线压得抬不起头,必须在战场泥巴与血滩中匍匐战斗的玩笑话,脸孔因极度紧张而僵硬的炮兵们勉强笑了笑。

炮兵部队的指挥官环视众人,点点头。军帽下是一头黑色长发,黑框眼镜把少女正值荳蔻年华的白皙脸蛋遮去一半。

「为了最前线的战友们,为了走得更远的战士们,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准停止炮击!管他是炮身爆裂还是天使飞过空中,都给我继续射击!──全体人员,准备射击!」

在最前线,机甲部队的营房。

「──预先轰击结束后,就轮到我们出击了!别给我吓得不敢前进!谁没跟上,就把你写给爱人的信件朗诵给大家听!连爱人都没有的处男,就念你写给妈咪的信!」

机甲部队指挥官粗野的嗓音透过外部喇叭响彻四周,待机状态的「破坏之杖」陆陆续续起身,载满了随行装甲步兵的步兵战斗车也跟着启动引擎。

动力系统逐渐提高转速的尖锐低吼,以及柴油引擎特有的断音,刺进拂晓时分还留有浓重夜色的琉璃般天空。

反正在「军团」支配区域──阻电扰乱型展开的区域下派不上用场,资讯链从一开始就关掉了??戳丝从痴沼谌婀庋Ц杏ζ鞯牧呕游?,刚到二十五岁上下的年轻指挥官这才将嘴巴凑向外部喇叭。

「谁要让共和国的怪物?;の颐前 獬≌秸俏颐堑恼秸?!让那些战斗狂见识见识联邦军人的骄傲!」

机甲部队指挥官的声音透过外部喇叭,在拂晓的紫黑天色中嗡嗡作响,听得装甲步兵部队的队长在步兵战斗车中苦笑。

「真是,年轻人不管在哪里,总是这么热血……」

装甲强化外骨骼〈Armored skeleton〉肩上挂着爱用的一二.七毫米重机枪,掀起了遮脸的护面罩,暴露出四十岁左右的国字脸。部下们常取笑这张呆脸与其说是身经百战的装甲步兵,倒比较像是拥挤电车上累坏的上班族。即使到了这时候,脸上还是显得有点想睡又慵懒。

他在受到装甲板封闭的微暗机舱空间中,环视坐于左右座位的部下装甲步兵们粗壮朴质的剪影,毫无半点霸气地开口:

「好了,各位。骄傲或荣誉那种帅气字眼交给想说的人去说,我们今天还是一样,只想着如何活着回来就好……说是这样说……」

步兵部队长瞄了一眼贴在装甲强化外骨骼内侧的妻小照片,还是一副呆愣的脸孔,耸了耸肩。

「要活着回来,首先必须有家可回。就让我们今天继续好好?;ぐ?,?;の颐腔褂小?

明知会第一个被辗碎,仍甘愿打头阵闯入「军团」重围,眼前这些机甲部队的年轻人。

还有在那前方,知道征途有去无回,清楚自己是以折断为前提而被掷入敌军的枪尖,仍愿意被送往敌境的少年兵们。

对于这种反常的感伤,部队长忍不住露出微笑,便放下护面罩以掩饰表情。视网膜投影与光学影像重叠,作战开始倒数计时。

十秒后作战开始。三、二、一──

「我等战友们能回去的故国〈家园〉?!?

──零。

参谋长与西方方面军总司令望向自己,恩斯特点头回应,冷漠地开口。身上是铁灰色军服与军帽,战壕大衣〈Trench coat〉则是没套上袖子,像披风般披在身上。

「作战开始?!?

「射击────────!」

号令一出,炮兵阵地的所有榴弹炮与多管火箭炮系统,以及步兵部队的一二○毫米迫击炮全发出咆哮。

猛烈的后焰掀起沙尘,火箭抛下炮声飞向天际。

这些炮弹如钢铁墙壁般覆盖东方天空,一时掩蔽了淡淡残留的星光,在天顶附近达到抛物线顶点,伴随着撕裂空气的尖锐声响与冲击波,刺进了「军团」的支配区域。

「──前进命令来了!好啦,大伙儿,我们上!」

「别跑输那些只会突击的笨蛋了,各位。最好能踹飞他们的屁股!」

后方炮兵部队的突击预先轰击仍不见止息。

也不管炮身过热,连转移阵地都嫌浪费时间,只管猛烈炮轰。在每分每秒震撼大地的大口径榴弹炸裂声中,组成楔形阵的机甲部队「破坏之杖」开始前进。他们转瞬间达到最高速度向前直冲,背后有步兵战斗车如影随形地跟进。

动力系统与引擎发出的凶暴呐喊宛如战吼,钢铁浊流疾驰于微明战地。



「军团」支配区域与人类之间的狭缝,称作交战区域。待机状态的自动机械群剪影在黎明黑暗中隐隐浮现时,一架斥候型抬头仰望东方天空。

在高性能复合感应器对准的方向,遥远上空出现一道刺眼的闪光。

紧接着,是一阵猛烈的打击。

大量自锻碎片于上空散布,各自启动雷达,在作为猎物的机甲兵器正上方炸开,化作秒速三○○○公尺的铁锤扫荡「军团」部队。

连重战车型都能刺穿的着弹冲击力连续爆发,大地为之震荡。掀起的漫天砂土在高空中形成灰棕色帷帐。

有东西撞破了这片帷帐。

自动机械们勉强幸存而试着站起来时──一群「破坏之杖」猛然冲杀过来,如狼群般袭向它们。



在联合司令部指挥中心正面的主萤幕上,各部队英勇战斗的模样,以部队图示的移动与激烈冲撞的形式显示出来。

对峙的「军团」一方的部队总数,比参加作战的三国加起来还多。自动机械们在数量上占优势,然而友军的蓝色图示分割了敌军战线,引诱过来后加以击溃,继续前进。

「唔!动了……上钩了……!」

可能是为了展开迎击,确定待在后方支配区域内的「军团」机甲部队排山倒海地开始移动。管制官转头一看,确定参谋长点头后,语气犀利地对着耳麦说:

「已成功引诱『军团』前线部队,准备进入第二阶段──联合司令部〈战神总部〉呼叫一○二八管制室〈世界树总部〉,『尼塔特』请起飞!」

『──好,准备出发喽!』

一听到「尼塔特」双翼四具引擎发出喷射机特有高音咆哮的瞬间,电磁弹射器的猛烈动力将六○○吨的机体踢飞了出去。

「……!」

即使习惯了运输机起飞或「破坏神」的高机动力,这种加速对他们而言,仍是未知而强烈。电磁波用杂讯布满主萤幕,下个瞬间,黎明的淡蓝天空已在眼前扩展开来。

「尼塔特」一口气冲完地下跑道,几乎只在一瞬间就跑上斜坡顶端,一跃来到地面上,凭着其高速乘风飞翔。

彻底渲染大气的深蓝,以及仍在秋季刺骨清晨中熟睡的草原映照在萤幕上,但眨眼间就流向后方去了。

速度就是如此之快。

而超低高度让这一切再清楚不过。

『这……这比想象中还可怕呢……!』

『最早提出要做这玩意儿的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病??!』

葛蕾蒂坐在操纵席,笑出声音来。

不像平常的她,那种笑声大到有点刺耳??囱邮欠置诹斯嗌錾舷偎?,情绪太亢奋了。

就像许久没涉足火热赌场,无法抑止热血沸腾那样。

『能让天不怕地不怕的你们这样说,真是我的荣幸!顺便一提,这孩子最快可飞到时速八百公里喔。距离目标还有一百多公里……尽情享受九分多钟的空中旅程吧!』



「军团」支配区域,上空两万公尺。

邻接三国的所有战线连珠炮地传来的遇敌报告,全让那架「军团」贪婪地一一接收。

它是阻电扰乱型的母机──警戒管制型。

在对空炮兵型与阻电扰乱型布署出的绝对性航空优势下,这种空中预警机能从遥远高空单方面全盘掌握人类各军的大小动静。全宽一二二公尺的机翼铺满太阳能发电板,直到遭受击坠,或是作为自动机械的寿命到来之前,这只白银大鸦会永远飞行下去。

此外,它也兼具指挥管制机的角色,能够统整、分析子机阻电扰乱型随时转接的「军团」间通讯,并指示管制下的「军团」做出对应。

它借由蜂拥而来的无数情报,即刻做出分析与判断。经过管制的网路战力有限,必须要求广域网路做出对应。

警戒管制型一边将这份报告送往支配区域最深处──由总指挥官机统辖的广域网路,一边追踪进攻的敌军,倾斜机翼在高空中调转方向。

『了解──无面者呼叫第一广域网路所属机体全机。已确认来自联邦、联合王国及盟约同盟的进犯?!?

第一广域网路──阻绝联邦、共和国、联合王国与盟约同盟这四国的「军团」集团总指挥官机传来通讯。电子的声音在空中高速传输。这是机械亡灵之间交谈的呢喃,既非人声,也非人语。

它是拥有「无面者」呼号的「牧羊人」。连能让妻子及宝贝女儿认出自己的相貌〈face〉都已经失去,但仍明了身为人的信念〈faith〉。这个亡灵生前具有的教养,让它能用这种谐谑与讽刺自得其乐。

总指挥官机判断这是预料中的状况。

既然敌军的航空兵器与导引兵器遭到封锁,又不具有同等的超长距离炮,除了将一切赌在全军突击作战上别无他法??蠢慈讲⑽垂讨从诘毕抡剿勒呓仙俚淖髡?,而等着被敌军用电磁加速炮烧尽战线。

不像他过去的祖国──躲在墙内的美梦里故步自封,最后墙壁无力地遭到粉碎,国破家亡。

话虽如此,也只有反共和国战线的作战计划顺利进行。

两个月前,做好万全准备发动的四面同时歼灭作战,第一步就受挫了。

因为联邦军仿佛连攻击开始的时刻都精准预测到了,虽说是匆忙准备,但的确部署了迎击态势严阵以待。

它知道有这种现象。

它一再接收到这种报告,来自与它过去的祖国──圣玛格诺利亚共和国对峙的战线。

有个特别异常的战区──无论何种奇袭或埋伏都会被看穿,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

而作为援军投入反联邦战线的电磁加速炮,在阻电扰乱型展开的电磁干扰下,从超过一百公里的远距离发动攻击,却遭受到被锁定正确位置的反击,或许也是因为……

计划的延迟,必须在今天补回。

它们的敌人,必须遭受歼灭。

『全机解除待机,将战术演算法设定为歼灭战斗模式?!?

程式设计出的杀戮本能,命令它们进行已不需要理由的战斗。这是早在多年前灭亡的帝国,组进自动机械们之中的交战规则。是只需一味杀戮未登录为友军的存在,单纯的,只要没人阻止就会永远战斗下去的本能。

总指挥官机早就不再去思考这是多么空疏的一件事。

人类的语言,在他好几年前死于第八十六区战场时,就已经丧失了。

『开始歼灭?!?



「前线部队开始进击了──指挥车呼叫所有车辆!我们也要前进,火速准备移动!」

最前线的机动部队与敌军前线部队交战时,炮兵的职责不是攻击那些交战对手,而是打击从它们后方送来的增援。当然,只要机动部队继续前进,他们这些后卫也得拖着沉重火炮,配合前线的移动在焦土战场上奔走。

「将炮击区域移至前方!打烂那些臭铁罐的鼻尖──」

炮兵部队指挥官少女将装甲指挥车让给最前线,与其他人员同乘一辆多用途敞篷车辆,一手拿着车用无线电的麦克风激励众人,但讲到一半有种不祥的预感,她便将视线霍地往上一看。

此时,将蓝色天空切出浓黑裂痕的铁灰色榴弹与火箭炮弹,已无声无息地淹没了西方天空。

那是长距离炮兵型的反击火炮。具备高性能反火炮雷达的斥候型两分钟就抓出发射位置,由连接资讯链的长距离炮兵型即刻进行精确炮击。

「唔,快躲避──!」

她因为喊叫,自己的行动慢了一步。体感时间拉长的最后一瞬间,炮兵指挥官茫然注视着落向自己头上的一五五毫米炮弹。

「上尉!」

指挥车驾驶员扑了过来,她被那大块头的身躯撞落指挥车,就这么让人压在地上。

着弹。

反装甲、反人员多用途榴弹的炮火齐射,秒速八○○○公尺的冲击波、爆炸火焰与四处散播的高速榴弹碎片,肆虐了整片炮兵阵地。

一旦直接命中,就连「破坏之杖」都会碎成粉屑的一五五毫米榴弹打个正着,指挥车整辆炸成碎片。

脱落的黑框眼镜被冲击波震飞,扭曲变形地飞上半空。

让驾驶员覆盖在自己身上,炮兵指挥官只是眼睁睁地看着。

榴弹在地面炸开时,双脚朝向爆炸地点趴在地上,可以减少伤害。再加上人体密度远比空气来得大,能够有效抵挡榴弹碎片。

炮兵指挥官趴在地上,受到驾驶员的身体?;ざ颐庥谀?。

但?;ち怂募菔辉薄?

压在她身上的驾驶员,突然变得沉重。

炮兵指挥官差点被重量压扁,好不容易爬出来后,她倒抽一口冷气。

「──伍长?!?

恐怕……

眼前的这个,就是驾驶员了。

她只茫然自失了一瞬间,接着炮兵指挥官立刻抓起掉在旁边,镜片裂开的眼镜站起来。原本整齐排开的炮兵阵地荡然无存,麾下部队在一瞬间内变成了铁块与肉片闷烧的地狱。她环顾这一切,没有麦克风,就用自己的丹田喊出声音。

她吸进一大口身边的血肉焦臭却丝毫不以为意,眼神令人毛骨悚然。

「──报告损害情形!战斗还没有结束!」

在残留夜色的微暗之中,绿浪起伏的草原犹如暴风雨中的大海。夜晚露水与穿甲火花如飞沫四溅,铁灰与深灰的波涛撕裂夜晚空气,爆发激烈冲突。

一方是由「破坏之杖」、装甲步兵与步兵战斗车组成的机甲部队,一方是由战车型、近距猎兵型与斥候型构成的「军团」混合部队。两者打得难分难舍,形成大混战的漩涡。

不具遮蔽物的草原,等于让拥有高度火力与运动性能的战车型、重战车型独占鰲头。联邦军机甲部队明知对己方不利,仍不得不踏进这个战场,只得以多架机体对付一架,并以僚机当作诱饵绕到敌人背后,试着借此颠覆敌军的优势。一方试图绕到背后,一方则不让对方如愿,在这种机动动作激烈的战斗中,形成混战可谓必然。

而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无数死角中,潜藏着那个。

坐在「破坏之杖」后座,机甲部队的部队长在光学感应器的狭窄影像中,看见了那个。

在多脚战车有棱有角的炮塔边缘,有个小型人影用手掌抓住自机装甲的边缘爬上来。

那是战场上不该有的,约莫三岁左右的幼儿身影。部队长一时之间来不及理解,呆愣地看着那里──只见拖着身体爬上来的那东西,腰部以下断裂,什么都没有。

是人类的话绝对动不了,无庸置疑是致命伤。

换言之,那个不是人类。

反战车自走地雷。

让人大意的小孩外形,是十年前战线附近还留有一些国民时,经常使用的初期型号。

位置在炮塔后方,重机枪俯角的下面。一被对方爬到那里,就无计可施了。

呈现幼儿大小与形体的杀戮机械,在炮塔上面爬行。

无脸大头凑过来看光学感应器。合成的童声明明没有嘴,听起来却异常地-->">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