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间章 拿起你们的枪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穿过战场(下) 间章 拿起你们的枪

购书人:尤巴连结体

深夜读书会出品

读书群:714435342

CONTENTS

间章 拿起你们的枪

第六章 前往该地

第七章 死得其所

第八章 穿越战场

第九章 恳求降临〈Veni, veni, Emmanuel,〉

终章 后会有期

放眼望去,战场上整片盛开的虞美人红花,在烧尽天空的晚霞之下,美得疯狂。

位于大陆北边的共和国第八十六区战场,一到日落时分便冷得刺骨。辛感觉到薄暮晚风逐渐夺去长时间战斗的热度,同时只是仰望着迟暮的天空。

自从成为共和国「有人搭乘式」无人兵器──「破坏神」的处理终端并踏上战场以来,已经过了一年多。他完全习惯了这种沉寂。

在敌军与友军一律平等地全军覆没的战斗之后。

无论被分派到哪一处战队,最后等待自己的永远都是这种所有同伴战死沙场的无人寂静。同样的事情反复上演一年,也该习惯了。

鸟类与动物都害怕硝烟味与炮声而噤语,连一只小虫都不飞的世界红如火烧,冻结在无声的静谧中。只有不绝于耳的亡灵之声不曾止息,但现在听着,却也觉得遥远?!妇拧骨辈赜谒堑闹淝蛑?,今天似乎不会再出来了。

话虽如此,毫无意义地独自留在战场,也是个颇有勇无谋的行径,但他还是很想再动也不动地待一下。虽说已经习惯战斗,但这副身体才刚满十二岁,连身材都尚未长高,还是个未成熟的孩子。与「军团」经过一番激战,而且僚机在战斗途中就已经一架都不剩,这也让他累坏了。

──送葬者。呃,除了贵官之外,还有几人……

对于自己身为共和国民〈白猪〉毫无半点自觉,自以为善心的管制官的声音无意间重回脑海,使他眯起了眼睛。

这问题本来就没什么好问的。

在无人战死的这个战场上,处理终端丧命是理所当然。

八六丧命是理所当然。

在这个退路遭到要塞壁垒与地雷区斩断的战场,八六必须代替人类去死。就算活下来了,最后也一定要毫无意义地去死。强迫八六落入这种命运的,正是他们那些共和国民。

双亲与哥哥姐姐那一辈都老早就死了,在无人庇护的环境下长大,作为处理终端置身于受人期待战死的严酷战场,以及共和国士兵露骨的──明枪暗箭地咒自己去死的恶意之中??斓幕熬褪且凰布?,慢的话五年后也有不可避免的死亡等着自己,所以他们早已习惯于直视死亡。

不得不习惯。

──哎,反正都要死,能得到我们死神的指引,倒也不错。

所有人都这么说。

都先走一步。

是啊。

或许是吧──他眯细如同此时天地染上的色彩,像血一般鲜红的双眸。

最早分派到的部队,除了辛一个人之外全军覆没。

下个部队也是,再下一队也是,就连现在隶属的战队也是。每次总是只有他存活下来。

他也已经习惯遭人忌讳,被人当成听取亡灵之声,招引死亡的怪物。

因为,那大概是事实。

──都是你害的。

就像过去哥哥说的那样。

他明明就那么说过。

辛回想起来的,是最后一次看见哥哥时,他头也不回离去的背影。

太阳沉没逝去,辛明知构不到,仍是往昏暗的天空伸出了手。

哥哥。

你为什么要把我──



间章 拿起你们的枪

灯火管制实施中,除了夜巡队之外,前线已是夜深人静的时段,但自己却与存活下来的所有战队连上了知觉同步。

这件事实,使蕾娜悄悄咬住了淡红嘴唇。

他们早有准备了。

他们早就准备好面对有朝一日这一刻的到来。抛下对迫在眉睫的毁灭浑然不觉,舒舒服服地睡大头觉的共和国,即使力有未逮,至少也要抵抗来犯的「军团」大规模攻势到最后一刻。

根据过去曾待过东部战线的「死神」预言,或是与敌军对峙带来的观感,心怀荣耀的八六们知道自己的灭亡之日终将到来,但仍一路奋战至今。

无论如何,蕾娜向各队求援──请求部队集合至八十五区内驰援,不等每个人回答就切断知觉同步,奔赴管制室。不用听什么回答,只要对方有意协助,自然会来到八十五区〈这里〉。在那之前,她必须清除阻隔八六们与共和国的地雷区,还得开放铁幕的大门。

她轻轻摁住黑色军服的胸口,有内口袋的那个位置。

因为那是他们最后的愿望。

在通过走廊时,有人站在她的背后。

「──你这是在做什么,芙拉蒂蕾娜.米利杰上尉?」

那人同时抓住了蕾娜的手臂,她吃了一惊,回过头来。

看着站在眼前的人物,蕾娜低吟道:

「卡尔修达尔准将……!」

她把被抓住的手臂一甩,正眼瞪向比自己足足高一个头的人。

这里是分水岭──是共和国……是八六们与蕾娜能否存活的生死关键。

她才不会让这种迷迷糊糊沉浸在半吊子绝望里的渺小男人妨碍自己。

「我要清除地雷区,并开放铁幕……我将呼叫前线各战队进入铁幕之内,集中战力迎击『军团』。这么一来,还有一线生机……」

「算了吧,与其把八六叫进来,不如就这样被『军团』灭了,对共和国民来说还比较好?!?

「都什么时候了,您还──……!」

难道这人仍然固执于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命题,主张只有白系种是人,八十五区内是只属于白系种的乐园,而打算坐视祖国覆灭吗?

「八六不可能为了共和国而战?!?

听到对方鄙夷地说出的话,她感觉像被挥了一巴掌。

「他们遭受共和国迫害、遗弃、虐杀。事到如今就算哀求他们?;の颐?,八六也没有义务跟理由接受……充其量只会嘲笑我们活该吧?!?

蕾娜咬牙切齿。

这种事情她当然知道。

就算撕裂了嘴,她也无法厚脸皮地要八六帮助、?;ぷ约?。

但是……

「他们是没有义务,但要理由的话有。我们还坐拥他们所没有的发电机与自动工厂。为了活下去并抗战到底,他们会需要这些。在战场上存活至今的他们,想必明白这点?!?

卡尔修达尔皱起了带着伤疤的脸。

那表情就像是看到某种难以忍受的事物一般。

「岂有可能那么顺利?……没错,他们起初或许会乖乖听命。但他们很快就会察觉,与其?;ぐ锊簧厦τ种换岜г沟墓穸ι碚蕉珐ぉげ蝗缰豢孔约憾钥埂壕拧换骨崴傻枚嗔??!?

「……!」

「届时会发生什么情况?只是大屠杀的话还算好了。但是学过历史的你,应该也知道不会那么简单了事吧。何况是……身为年轻女性的你?!?

对方暗示的血淋淋下场令蕾娜畏怯了。

她并非没有想过。

蕾娜一直在指挥战斗,或许多少得到了目前战队处理终端们的信赖。但那对他们而言,也不过是躲在安全后方的白猪的所作所为。

也许一把他们叫进八十五区的瞬间,自己就会遭到杀害──她并不是没想过这点。

甚至是更可怕的暴力。

但即使如此──

她隔着军服摸了摸内口袋……触碰里面用防水袋装好随身携带,无论「军团」何时展开大规模攻势都不会丢失的信件与照片。

这是他们最后留给自己的话语与心意。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愿意一开始就放弃一切,只是漫不经心地等死。就算会力有未逮而死……至少我想战斗到最后一刻?!?

否则蕾娜将没脸面对用这种态度活过并殒命的他们。没脸面对相信她也能抱持相同态度的辛等人。

白银色两对眼眸的视线冲突了一会儿──忽地,卡尔修达尔别开了目光。

「那就随你便吧?!?

他就这样转过身去,步向走廊的反方向??砝谋成?,用背带背着的突击步枪沉重地晃了晃。那是共和国制式的七.六二毫米口径。经过精心保养,但型号是旧了一款的,只有单发及三发点放的规格。

那就好像是卡尔修达尔在年少时,军队所使用的款式。

每位兵员都能拿到一把专用的军用步枪,无论训练或是战斗都只用自己的专用武器上场。突击步枪虽是工业制品,但每把枪都有细微差异。包括这些差异在内,这么做是为了让兵员摸熟武器的特性。

卡尔修达尔年纪尚轻时领取了他的步枪,十年前用来对抗「军团」,然后就陪伴他直到此时此刻。

「准将──?」

「作梦是孩子的特权,米利杰上尉。而在孩子从梦中转醒过来,见识到残酷无情的现实,遭受惨痛打击之前守护好这场梦……则是大人的职责?!?

他一手拉松领带扯掉,随手一扔。这时蕾娜才注意到,将官厚重军服下的双脚,穿着一点也不搭的,只注重实用性的野战用军靴。

他从一开始就有此打算……?

「你就尽管被现实击垮吧,蕾娜??醋拍闼谕奶鹈烂蜗?,在面对现实时慢慢毁坏吧?!?

「等──」

蕾娜差点就对着「叔父大人」的背影伸出了手……但她抿紧嘴唇,那只手握成了拳头。

她一声撞响军靴鞋跟,对头也不回的那个背影敬礼。

「好的,祝您武运昌隆──卡尔修达尔准将?!?

蕾娜简洁地喃喃自语后再度迈步,走在深更半夜的国军本部走廊上。

永存心中的,是他在最后留给自己的话语。她一再反复阅读,并刻印在脑海里,仿佛黑暗中亮起的指引之星的那番话。

要是有一天,你来到了我们抵达的场所……

我会的,辛。

你所抵达并长眠的那个地方。

我一定会走到那里。



在蜂拥而至的「军团」大军狂奔般的炮击与剑影间,辛忽然像被拉回到现实似的回过神来。

他觉得自己似乎听见了某人的声音。

但毕竟正处于出战迎击大规模攻势,与敌军展开的死斗之中。那种感觉眨眼间便因为全心投入战斗而被抛诸脑后,忘得一干二净了。

辛从未想过,那或许是自己最后一次听见「她」的声音。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