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序章 女王陛下坐镇战都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Run through the battlefront-上 序章 女王陛下坐镇战都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lasthm

录入:lasthm

为何?——这是人人都感到好奇的问题。

殊不知对他们而言,其实是一种侮辱。

他们是——八六。

——芙蕾德利嘉·罗森菲尔特《战场追忆》

「——又是你啊,芙拉蒂蕾娜·米利杰『上尉』?」

瞧了踏入室内的蕾娜一眼后,办公桌后方的上官郁闷地面露不耐。

仪容打理得一丝不苟的蕾娜,以无可挑剔的稍息姿势,垂眸望着身穿陈旧军服,满脸胡渣,没有半点军人气质的上官。

一身烫得平整的黑染军服,以及挑染了一束鲜红的光滑柔顺的银丝长发。这是打从半年前,也就是先锋战队——那支为了让侥幸存活的八六们保证战死的处刑部队,消失在她无力顾及的战场彼方之后,一直持续到现在的打扮。那是用来吊祭他们的黑衣,以及象征着只有他们在战争中流血的色彩。

由于蕾娜违反命令为他们提供援助,受到降阶一级的惩罚。高层像喂狗一样扔进她手中的上尉军章,恐怕是等不到升级的那一天了。

「未获许可使用迎击炮。将原本不在补给清单中的弹头及装备发放给麾下的战队使用,还越权直接指挥其他战队——同样的话是要我提醒你几次?不要为了区区的八六【猪】如此劳心费力。你知道运输部和装备部发来了多少封投诉吗?」

「只要您愿意发下许可,这些问题自然就不再是问题了,中校。关于那些投诉,无论是前述的质疑或是您后半段那些废话,都是一厢情愿的偏见,对此我不予置评?!?

中校因酒精中毒而混浊无神的单眼底下,微微泛起皱纹。

「会逞口舌功夫就了不起吗,小丫头?你一个小小的上尉,要知道分寸?!?

蕾娜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

这个人简直不打自招,摆明了只敢拿彼此的阶级做文章,却没胆对她做出任何实质处分。

如今的蕾娜,是东部战线中「军团」击坠率首屈一指的战队的指挥官。部下的战绩自然就是上官的功劳,对于这位只是因为正规军人在战争初期大量阵亡而递补上位,却不满足于中校地位,想要更加飞黄腾达的男人来说,她俨然就是一个打不得杀不得的「会下金蛋的母鸡」。

只要自己别「玩」得太过火,再多的麻烦对方都会帮自己扛下来。

「我先告辞了,中校阁下?!?

她优雅地敬礼后离去。

在第一区众多历史建筑环绕下依旧绚烂动人,保留浓厚宫殿遗风的国军本部当中,蕾娜只要走在走廊上,就会引来周遭轻蔑、厌恶的目光及耳语。

那就是为了区区的八六,放弃了少校地位和干部候补生光明未来的蠢货。不明白人类与家畜有何区别的公主大人。明明再过一年,所有「军团」就会停止机能——战争就要画下句点了,却受到那群猪所蛊惑,鼓吹共和国要为「战争长期化」做准备的跳梁小丑。不让那些原本就注定走向灭绝的有色种乖乖等死,反而鼓吹他们上战场提前送命,残忍无情的鲜血女王。

真是无聊。

始终配戴在颈部的同步装置启动了,这让蕾娜的脚步停顿了一瞬间。随后,她脚下的长靴发出清脆声响,在铺着美丽拼花木地板的走廊快步前进。

『听见了吗,管制一号?』

「独眼巨人——是『军团』吧?状况如何?」

个人代号「独眼巨人」的西汀·依达上尉那豪迈粗犷的声音透过知觉同步传了过来。他是隶属于蕾娜指挥之下,被称为「女王家臣团」的战队队长。

在经历过先锋战队那次洗礼之后,蕾娜总是会在到任当天,询问每一位处理终端的本名。但她平时坚持只以个人代号相称。

因为,当初蕾娜为了表明自己并无歧视之意,而以本名相称的那些先锋战队成员,终究还是以「无人机」的身分死去了。没有得到安葬的待遇,更遑论留下姓名供人凭吊,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入这样的命运,却无能为力。

『敌军已经侵入座标一一二的旧高铁转运站一带了。抱歉啊,雷达被骗过去了,所以发现得很晚……对于那些刚加入的菜鸟来说,恐怕会是场硬仗啊?!?

蕾娜忍不住啧了一声。

的确会是场硬仗。在那个生命不断逝去,阵亡人数却为零的战场上,只要一个差错,就有可能造成莫大的牺牲。

「请将主力布署在〇六二,利用佯攻部队诱敌深入。那个位置正好在剩余的迎击炮射程范围内。那一带是住宅密集,且巷弄狭小的区域,机体较小的『破坏神』占有地利优势?!?

独眼巨人嗤笑一声。

『在基地门前迎击???要是被突破的话,这块战区自然不用说,就连你们共和国的地雷区都有可能不保喔?!?

「可是,要活下去的话,那个地点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听见蕾娜直截了当地这么说,独眼巨人无声地笑了笑。

要活下去。不光是八六他们,住在被「军团」完全包围的共和国当中的蕾娜也是。

因为他们告诉自己要活下去。

为了回报那些相信自己能奋战并活下去的,如今却已不在人世的同伴。

『遵命,女王陛下……准备完成后会再度进行联络。你那边要是有掌握到什么消息,再告知一声吧?!?

知觉同步切断了。

蕾娜迈向管制室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就在这时,不经意瞥见的窗外光景,让她的脚步减缓了那么一瞬。

来往于圣玛格诺利亚共和国首都的石造街景的人潮,清一色都是银发银瞳的白系种。象征共和国自由、平等、博爱、正义与高尚国策的五色旗,以及革命圣女玛格诺利亚德肖像旗,在春日晴空下正迎风飘扬,让那片蔚蓝显得充满生气。

就快到了。与他们——与先锋战队的大家第一次说话的季节,就快到了。

认为走向埋骨之地的过程是一种自由,将奋战至死视为荣耀,最后笑着踏上旅途,再也不会回归的他们。

他们究竟走了多远呢?

现在又身在何方呢——或许,是在一片春意盎然,百花盛开的花田之中。

至少,希望他们能够安祥离去,静静沉眠不受打扰吧。-->">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