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一章 亡国的相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亡国的吸血姬 第一章 亡国的相遇





那么、铃木悟思虑着。

实在不搞不懂这个叫琪诺的少女是什么人。不过她无疑是重要的情报源。为了使其更容易开口,有必要让她先解除警戒。

首先、从她的反应看来似乎并不是玩家,而是这个世界的居民。虽然想确认那是否属实。不过实在想不出该怎么问才能达到目的。

因为还不清楚她是否值得信赖,说不定会得到虚伪的情报。现在首先该采取的是能得到她信赖的行动吧。

这么想着的铃木悟,首先摆出公司职员式的微笑,却察觉到自己的样子根本做不到。于是至少让说话的语气更加温柔。虽然说不上是叫人肉麻的声音,但即使如此也还是尽量可能温柔的说道。

「那么……我……虽然刚才也报上名了,不过再来一次。我叫铃木悟」

「悟……大人?」

铃木悟不禁瞪大了双眼————现在的这幅身体,似乎变成了眼窝中燃起火焰燃般的光辉。没想到一上来就会被以名相称?;拐婀磺钻堑陌?,铃木悟这么想着。也说出了她的名字。我可有好好记住哦,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彰显这一点。

「先生、就可以了。那么……你是琪诺小姐吧」

这次轮到少女瞪圆了双眼。是自己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吗,悟思索着着。

琪诺•法斯莉斯•茵蓓伦。

应该是琪诺为姓而茵蓓伦为名吧。不、法斯莉斯•茵蓓伦才是名字吗。虽然不清楚是哪种,但她之所以会露出惊讶的表情,估计是因为明明自己以名相称,而铃木悟却以姓回应了吧。说不定会被认为是拒绝了她的好意。

还是对明明外表是孩子却附上「小姐」这种敬称的这点呢?

「啊,是、是的……」

「那么请先站起来吧。然后————在这里说也有点那什么。也是呢。虽然我也可以用魔法创造塔……不过那样一来就会比周围的建筑高了呢。虽然也有拥有同样力量的魔法道具……但你也不希望太显眼吧?」

被铃木悟拉着手,好不容易站起来的琪诺胆怯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铃木悟在内心眯起了眼睛。

就是说这个琪诺也知道魔法道具。这是究竟是这个世界的居民全都知道的常识呢,还是说是她才知道的专业知识呢。又或者她果然是跟YGGDRASIL有关的人物呢。

不过总觉得在满是僵尸的都市发现的不死者少女身上寻找普遍性本来就有些不对。

至于为什么想要避免显眼————是都市内有僵尸以外的拥有智慧的不死者,或者是敌对性的存在,而这里也并不安全。这么想比较妥当吧。

「那么、你知道哪里有安全的场所的话,可以带我过去吗?」

琪诺的身子颤了一下。

那种心情确实感同身受。

换做是铃木悟,也不会想把说不定是PK的对手————形??梢傻暮」谴阶约旱陌踩莸?。所以退一步,只要能把自己带到可以安心谈话的地方就好了啊。难道说琪诺就没有第二据点之类的地方吗。

「不够警戒啊」这么说是容易,但既然自己并不了解至今为止的琪诺,那自然也没有这么说的资格。即使是铃木悟,如果没有遇到同伴估计也不会继续把YGGDRASIL下去的吧?;痪浠八?,人的行动是基于经验和过去的。说不定对于琪诺来说,平日的生活并没有保持那样高度警戒的必要。

铃木悟以一名YGGDRASIL玩家的身份,像是对经验不足的新手玩家解说似得说道。

「我也不是让你带我去最重要的据点。你知道除那之外的————觉得安全的地方吗?即使是附近的房屋之类的也可以哦?」

要说真心话的话,确实有想要知道最重要据点的心情。不过对于想把经验传授给新手的高级玩家的义务感涌上心头的铃木悟,发自真心的提出了代替方案。

而且在那个据点的可能不止琪诺一个人?;蛐硎怯卸晕蚶此稻透槊且谎闹匾嬖谠谒木莸憷锫??要说不想让同伴遇到危险的心情,铃木悟也非常感同身受。

「如果自己一个人没法下决定的话,跟负责人交流后再来也没关系。要是那样我就在这附近的……没有不死者的地方等着好了」

虽然不想让她逃掉,但也没到强行跟踪向她索求情报的地步。首先让对方先信任自己也不错,高级玩家的责任感涌上心头的铃木悟宽大地判断道。

战战兢兢的琪诺来来回回地看向地面与铃木悟的脸,然后就像是下了决心一样点了点头。

「啊、过、来」

琪诺一副畏首畏尾的感觉走了出去。

「非常感谢,琪诺小姐」

被铃木悟从背后说了这么句,琪诺的肩膀打了个冷颤。然后急忙转向了铃木悟这边。

「咦?怎、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

小声地嘟囔着琪诺走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铃木悟思索着。果然只是单纯地在警戒吗,还是因为铃木悟很可怕?

事实上、明明同为不死者,琪诺就像警戒着丧尸们一样从拐角小道窥探着它们的情况。应该认为她们曾经一度敌对过吗。

而那样的她又是什么种类的不死者呢。

不死者很多都————即使是铃木悟某种意义上也是————有着红色眼睛。不过、像是琪诺这样外貌端庄的不死者非常少。虽然脑中浮现出了吸血鬼新娘[Vampire bride],不过感觉跟那又不太一样。

这时铃木悟才不禁为自己的浅薄感到无语。

如果这里真的是是异世界的话,那完全有可能会是这个世界独有的不死者啊。不过、也不可能与YGGDRASIL完全没有关联性。不然就没法解释、为什么能使用YGGDRASIL的魔法,还有为什么能使用飞鼠拥有的特殊能力之类的疑问了。

铃木悟放弃了继续思考。毕竟再怎么费神,以现阶段的情报量也是绝对无法得出答案的。





幸运的是、两个人默默地走了几分钟,一直都没有遇到僵尸。琪诺在城墙附近停下了脚步。那是平房一类的小型建筑,以及通向下方的楼梯。途中的拱形门上嵌着网状格子。

(这是什么?如果是地下储物室的话应该设置在建筑内部才对……是地下水道?不对、应该说是下水道?)

琪诺转过头来。

「啊、是、这里」

目光看向下方,似乎是在为自己简陋的住所感到羞愧。

就女孩子的居住场所而言的确有些不堪,不过在铃木悟的世界中,流浪儿童似乎也是居住在类似场所的。

「原来如此。听说地下的气温变化相较地表会平缓很多,你选了一个不错的住处嘛」

一般来说不死者的寒冷抗性是很高的,即便气温下降应该也不会有所困扰才对。所以在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之后,铃木悟才总算说出了这么一句算不上高明的奉承话。

「这里除你以外没有其他居住者了吗?」面对铃木悟的提问,琪诺轻轻地点了下头。

「这样啊……那么、就请你继续带路吧」

琪诺稍微的推开了铁格栅??瓷先ゲ⒚挥欣貌凰勒叩牧α炕蛱厥饽芰?、魔法之类的手段,只是单纯的没有上锁而已。而她事先就知道这里没有上锁,也从侧面证明了她的确有将这里作为据点。

琪诺在前方走下了楼梯。

即便月光逐渐消退,也没有对二人的行进造成影响,毕竟不死者都是拥有夜视能力的。

走到楼梯的尽头,看来这里果然是下水道。但是铃木悟在下楼的中途就注意到,这里并没有污水的臭气,甚至根本没有流水,有的只是空气中带有少许水汽时独有的那种气息。

这恐怕是因为这个都市的居民变成不死者后,已经过去了相当长的时间吧。期间虽然会有雨水,但却没有生活污水被排进来。

也正因如此,虽然琪诺将下水道作为自己的据点,但身上却没有沾染上污水的臭味。

铃木悟突然产生了一丝感动。

在他生活的时代,雨水是又酸又臭的。但琪诺身上没有带着那种酸臭味,说明这个世界的雨水仍然是像往昔那般洁净的。

「蓝色星球桑要是在这里的话,他会有何种感慨呢」

听到铃木悟的自言自语,琪诺转过头来,带着胆怯的表情偷偷瞄向铃木悟。

「抱歉、是我在自言自语」

「啊、哦。我知、道了」

从琪诺那逐渐变得容易理解的话语声中,也开始能够听的出来、其中所带着的对铃木悟的恐惧之情了。

明明都已经这么礼貌地对她了啊,铃木悟不由得暗暗叫苦。当然了、他也没有忘记自己那骸骨容颜带来的影响,毕竟外貌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难改变的。

就在他思考着是不是该遮住面部的时候,两人抵达了他们的目的地。倒也不是他考虑了很久,只不过这里就在进入下水道后不远的地方。

进入下水道后大概走了二十米左右,向左转了个弯,之后大约又走了二十米左右,在侧面出现了一道门。她推开那看上去像是铁制的大门,发出了吱吱的声响。

「就是这、里了」

铃木悟跟着琪诺走进了屋内。

屋里不算十分宽敞,这个房间原本应该是用来存放下水道修补工作所需工具的,角落里堆放着鹤嘴镐之类的工具。

在其对面则是有些肮脏的————并不是带着污垢的脏,而是老化的那种————布类放在地上。

还有一张古旧而质朴的桌子和一把椅子。

家具就只有这点东西。实在是不怎么适合生活居住,可以说是完全欠缺了取乐和生活必需品的一间屋子。

虽然考虑到她是不死者,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换做铃木悟的话,肯定是不愿意在如此寂寥的屋子里长期居住的。等等————

一种亲近感突然涌上心头。仔细想一想、自己在现实中的房间好像也是差不多的样子。

但是、在这房间之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一些堆积在一起的书册、卷轴之类的东西。书脊上写着的是铃木悟从未见过的文字,不过他对日语以外的语言也基本一无所知就是了。

「需要我准备灯具和椅子之类的东西吗」

从道具箱里取出西洋灯,移开挡板,白色的灯光照亮了四周。

这是一种封存了<永续光>[Continueal Light]的魔法道具。

当然了、更高级的照明道具手头也是有一些的。但铃木悟判断此时没有必要展示更为强力的魔法道具。现在还不是亮出自己手牌的时候。而且其中还有一种能放射出太阳一般的光亮、会对吸血鬼附加负面状态的道具。万一琪诺是吸血鬼种族的话,说不定会认为我方采取了敌对行动,所以绝对不能拿出来。

灯光照在琪诺的脸上,但她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讶。但也分辨不出、她是见过这类魔法道具,还是对<永续光>这一魔法有所了解。

接着、铃木悟发动了二重化的<高阶道具创造>[Create Greater Item]

原本这是一种创造武器类道具的魔法,但铃木悟在冥冥中有着预感,在这个世界————假设这的确是不同于铃木悟之前生活的世界的话————之中,这一魔法将会有着更加广泛的适用性。而其结果、也正如他所预感的那般。

与他心中所想一样,出现了两把黑色金属质的椅子。

看见此等神奇的事情发生在面前,少女的双眼不禁瞪得溜圆的,惊讶的表情仿佛写在了脸上一般。铃木悟用他能够发出的最满怀善意的语气对着少女说道。

「这个————这些呢、只不过是我用魔法创造出来的小小道具而已,你尽管放心的坐就是了」

这样劝说着试图婉拒的琪诺,总算是让她坐了下去。之所以等她坐下去后铃木悟才就坐,是因为商务人士那优先让对方落座的礼仪已经潜移默化的渗透进了铃木悟的言行之中。

然而刚一坐下,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错误。

那屁股下面的金属触感,作为椅子来说实在称不上舒适。但是他却又没有习得能够创造出坐垫的魔法。

之前由于想着自己一个人坐下毕竟太过失礼,所以就创造了两把椅子出来让琪诺也得以落座。

回想起自己刚刚百般谦让的让对方坐在一把冰凉梆硬的椅子上,简直惭愧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现在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还好没有开口就说这屋子里的椅子看上去不错嘛之类的客套话。那种话真要是说出口来,怕是跟琪诺的关系直接就恶化起来了吧。

铃木悟赶忙从道具箱里拿出感觉上比较柔软的长袍,一边将其折叠起来一边说道。

「万分抱歉,这把椅子坐起来太硬了吧。请把这个垫在座位上吧」

看着将长袍递过来的铃木悟,惊呆了的琪诺剧烈地摇起了头。

「诶、这、么精致的衣服怎么行、不必了。我、我这里有平常、在用的、毛毯」

「不不不,您不必客气,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虽然看上去花里胡哨的,但也只是徒有其表罢了。这长袍只是一件完全不含稀有数据水晶的道具。

就这样、铃木悟和琪诺之间展开了又一场谦让与被谦让的激烈攻防,最终琪诺战战兢兢地接受了铃木悟的好意,把叠好的长袍垫在了那小小的臀部之下。

「那么、就请恕我直奔正题了,还望琪诺小姐在你所知的范围之内,给我讲述一下这座都市究竟发生了什么。当然了、我也没有打算空手套白狼。自然也会拿出相应的诚意来。虽然按道理来讲,我也应该拿出相应的情报作为交换,但遗憾的是我所了解的情报非常有限,所以我打算以魔法道具或者金钱的形式来支付报酬,敢问您意下如何?」

琪诺紧紧地咬着下嘴唇、以仿佛满含恨意的视线看向铃木悟。

铃木悟不禁有些吃惊。

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露出这样的态度来。

但是在他出口询问对方原因之前,琪诺就将视线移回了地面,用无力而又颤抖着的声音述说了起来。









2





在紧闭的眼帘之后————穿过床上华盖所附带的薄纱,以及窗帘这二重的幔帐,能够感觉的到太阳的光芒照射了进来?!冈缟侠?,该起床啦」「再睡一下下就好」,两个自我一边这样叫喊着一边争夺着身体的控制权。

就在这半梦半醒的时候,房门被轻轻的打开,有什么人走进了屋来。虽然由于室内铺着厚厚的地毯导致听不到脚步声,但仍能感觉到有一个人在屋内走动。

这名走动的人最终在床榻边上停了下来。

「早安、琪诺大人。今天也是一个好天气呢」

「呜、嗯,嗯」

百般不情愿的让眼睛睁开一条细缝,出现在眼前的是熟悉的女仆纳斯塔莎的微笑。

之所以被允许直呼本国公主琪诺的名字,是因为她乃是琪诺的贴身女仆。

纳斯塔莎是在城堡里众多的佣人之中地位较高的一名,年纪轻轻就不时有传言说她将会成为下任女仆长。能力出众,甚至还有着高深的魔法修养,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的走到了如今的位置。

正因为琪诺是其父亲的独生女,才将她安排在琪诺身边侍奉————足以可见她得到了何等之高的赏识。不过呢、琪诺倒是认为她应该不会担当女仆长这一职位,因为早在那之前,怕是就会成为某位贵族的正妻,然后请辞而去吧。

看到琪诺已经起床,纳斯塔莎便走到窗边,用力将其拉开。正如她刚刚所言一般,炫目的朝阳瞬间充满了房间。

刚刚脱离睡梦的琪诺,被这光芒刺的眼睛生疼,不由得又闭上了双眼。隔着眼皮逐渐适应了日光之后,琪诺才缓缓地再次张开眼帘。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倾洒进房中,仿佛在诉说着今天定将会是一个安稳的,充满着暖意的美好日子。

「好了、琪诺大人。我马上为您准备清水」

小小的圆形桌台上放置着一个银质的空盆,纳斯塔莎对其发动了魔法后,盆中立刻涌出了洁净的清水。

纳斯塔莎所发动的是第一阶位的生活魔法————又名生活系统————<水创造> [Create Water]。虽然零阶位的魔法也同样可以创造出饮用水来,但这种水却更为甘甜。

既然消耗的魔力是一样的,那么即便不是用做饮用水,大家往往也都认为创造出较为甘甜美味的水会更好,而纳斯塔莎看来也同样是这么想的。

作为第一阶位的魔法,<水创造>生成的水自然不仅仅能够装满这样一盆。虽然会有一定的时间限制,但发动之后所生成的总水量————也会随施术者的能力而有所增减————是可以分为多次来产生的。因此即使对着水盆发动魔法,也不会溢出而造成浪费。

顺便一提、由于纳斯塔莎是能够使用最高第二阶位魔法的魔法吟唱者[Magic Caster],在天气寒冷的日子里,能够利用归属于第二阶位的生活魔法<温度变化>[ Temperature Change],将水温调整至合适的程度,或者是直接提高室温。

根据琪诺在书本上读到的知识,第三阶位的生活魔法中存在一种名为<温泉>[Hot Spring]的魔法,据说是一种与森林祭司使用的<间歇喷泉>[ Geyser]似是而非的魔法。按照该书的作者所写————「泡起来极为舒畅」所以琪诺特别想亲身体验一次。

但遗憾的是城中并没有哪位女仆可以施放这么高阶的生活魔法。所以<温泉>这一魔法到底有什么样的效果,琪诺也只能从书本上了解到。

虽然城中也有能够施放第三阶位魔法的魔法吟唱者,但此等人物通常都会去习得战斗用的魔法,没有余力再去学习生活魔法了。

「既然如此,那我自己去学不就好了!」————琪诺曾经对周围的人,尤其是教习魔法的教师们说过这样的话。当时的琪诺比现在还要幼小,是刚刚勉强能使用第一阶位魔法的年龄。如此年幼的少女,居然声称想要学习被称为仅属于天资优异之人才能使用的第三阶位魔法,即便被人当做孩童的天真戏言也不奇怪吧。

但、前提是说出这话的并非琪诺。

琪诺的双亲————父亲能使用第四阶位的魔法,而母亲更是能使用第五阶位的魔法,都是资质不凡的天才魔法吟唱者。为此琪诺作为继承了他们二人血脉的直系后代,大家都认为这一发言会实现的可能性非常的高。

因此在她说出那番话的两小时后,就被召唤至父亲的面前,受到了严厉的斥责。每个人所能够习得的魔法都是有限的,身为王族更应该去学习一些有用的魔法。

年幼的琪诺对此提出了反驳,正因为是王族,才不应该去学那些攻击防御或是情报掌控类的魔法,而是要学习能够让大家都开心快乐的魔法才对。

但她的父亲是这样回答的。我们的国家算不上有多么太平。说不准什么时候,安稳的日子遭到破坏,国王亲赴战场的时刻就会来临。所以有着成为优秀魔法吟唱者潜力的人,更应该学习的是对战斗有所助益的魔法。

听了父亲的回答,琪诺放弃了学习<温泉>魔法的想法。

父亲的话语是那么的理性,并不是年纪尚小的她立刻就能全盘理解的内容,但一方面她没有反抗严父的勇气,再者对于温泉的追求其实也并没有那么的执着。

反而是父亲口中的王族应有的姿态,仿佛让纳斯塔莎曾给她读过的儿童向英雄冒险故事与现实重合了一般,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自那时起,琪诺瞒着所有人在心中许下了一个愿望,希望将来有一天自己也能强大起来,像故事书中登场的英雄那样————或者是像父亲那样————英姿潇洒的为人民而战。

这个怀抱着梦想的小女孩,从床上下来,走到纳斯塔莎的身旁,开始用盆中的清水洗脸。扬起的水花沾湿了四周,但她并没有在意。

温度适中————<水创造>生成的水的温度可以依据施术者的意愿,在一定范围内自由设置————的水完全带走了琪诺的睡意。

琪诺用纳斯塔莎递过来的毛巾把脸擦拭干净之后,就开始刷牙。再然后将杯里的水含在口中,漱过口后吐进面盆里。

看着琪诺做完这些,纳斯塔莎发动了<水破坏>[ Distruction Water]。

包括溅出盆外的水在内,盆中的水仿佛幻象似的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这并不是生活魔法,而是属于四大系统————又称精灵系统————之中的第一阶位魔法,也能够用于攻击。

对生物施放的话,相比同阶位的攻击魔法而言,能造成的伤害相对较低。但针对水精灵[Water Elemental]等与水有着密切关联的生物时,就可以造成相当可观的伤害。而其处于第三阶位的高阶魔法也对粘体类生物也有着一定效果。至于第四阶位的<脱水>[ Dehydration]这种级别的魔法,对各类生物均可造成强大的伤害。

而这些魔法的初级阶段,一般便会像这样用来除水。

洗漱完毕的琪诺,走到与自己差不多高的更衣镜前方,快速地换好纳斯塔莎递过来的衣装。

虽然在一些贵族家中,连更衣都会交给下人全程侍应,但琪诺家族的家训却要求自主更衣。这是以备战时、能够自己穿着铠甲————虽然再怎么说全身铠还是得靠随从帮忙————才制定的家规。

但是、在穿换衣物期间可以让人梳理头发。卷曲翘起的发丝以〈水创造〉稍稍淋湿后,用湿润的毛巾按住。在纳斯塔莎放开手之际,发丝便会笔直延伸。

如此一来,琪诺?法斯莉丝?茵蓓伦————现法斯莉丝王的独生女才总算成形。

镜中映照着看惯了的自己————拥有反耀着七色的双眸的少女容貌。

这反耀着七色的双眸绝非琪诺仅有。一旁正在进行最后检查而凝视着琪诺身姿的女仆,纳斯塔莎的双眸也是同样的。这是被称为虹瞳人的人种特征,于作为虹瞳人之国的这个国家中并不罕见。反倒是没持有该特征的人较为罕见。

「那么琪诺大人。请您到一趟食堂」

「……今天两位都有在吗?」

「是的。两位大人都在等候着琪诺大人喔」

对琪诺而言,用餐是值得高兴的时间,却也是心情沉重的时间。

————因为能与父亲见上一面。

父亲由于积极频繁地工作,不止是这个都市————王都,就连其他的都市也常要外出出差,就算是女儿的琪诺,碰不上面的日子也不在少数。因此能与父亲见面,非???。不过由于父亲对琪诺很是严厉,每当见面时又会被斥责一番的吧,她也因而变得不安了起来。

虽说如此,但又不能逃避。

琪诺带着纳斯塔莎,向食堂走去。

诚如纳斯塔莎所言,食堂内父亲与母亲已经就座等候着。当然地,女仆们也在。特别是父亲和母亲的后方有着女仆长和副女仆长的身影。

琪诺的母亲有一副温厚的容貌————实际上性格也如是,琪诺自身、几乎没有被母亲斥责过的回忆————而且、即使在这个国家中也是顶级的魔法吟唱者,从外貌上实在是看不出来。

父亲则是正相反。

虹瞳人多数是纤瘦的体形,擅长四大系统魔法的强化能力,胜任相应魔法职的种族。因此相较于肉体能力,提高了魔法咏唱能力,所以不会有筋骨隆隆的身材。然而琪诺的父亲却大为不同。不止是作为火之元素使[Elementalist]拥有强大的力量、还有着把质实刚健这句话具体化的强壮肉体、以及额间深刻皱纹的严肃面貌。

无关用餐与否,其左臂都佩戴着以鹫爪为构想的手甲。

国宝 “狮鹫王之爪[Gauntlet of GriffinLord]”。此乃能在一周内合计二十四小时召唤狮鹫王[Griffin Lord]的魔法道具。由于受召唤的狮鹫王即使被杀死,一周后便能再次召唤,为此历代的王们通常都是以创造前卫为目的来使用的,但唯独琪诺的父亲有着不同的用法。

「早上好,父王、母后」

「早安、琪诺」

与母亲的温馨的招呼相比,父亲则只是板着脸颔首,但这就是父亲平时的态度。要是一反常态跟母亲一样地微笑的话,那样才会让琪诺感到混乱的吧。

纳斯塔莎拉椅让琪诺就座后,餐点就立即送过来。

这个国家由于盛行奶酪畜牧业,所以就连王都也不缺新鲜芝士。特别是以王族为准的话,餐桌上出现三种以上的芝士是应当的。此外,还送上酸奶、四种水果的鲜榨果汁跟牛奶混合的饮品之类。另外是烤均匀的的厚切火腿。在盛载白面包的碟子上,附着醉人心弦似的美丽金黄色牛油。

琪诺————一同用餐的父亲和母亲也————把视线移向右手戴着的戒指,但让人联想到蓝宝石[sapphire]的蓝色宝石并无任何变化,泛着原有色调。

就餐开始。

用餐也是一个讲究礼法的场合。由于自懂事起就被灌输礼法,所以早已成了身体一部份。

默默地进餐期间,父亲把手中的叉子放到碟子上,听到一小声铿锵。瞅了一眼过去,父亲拿起餐巾一端,擦拭着嘴边。

「那么安妮。魔法的能力上升到什么程度了」

安妮是琪诺母亲的名字。名为安妮?法斯莉丝?茵蓓伦。

安妮也放下叉子,用餐巾一端擦拭嘴巴。

「是的、夫君。现在、这孩子已经渐渐摸索到第二阶位的感觉。说不定很快就能用上一招半式了」

「这话我早在两周前就已经听过了吶。也就是说毫无进展吗? 琪诺,你怎么想? 有没有感觉到自身的力量比以前更强了?」

琪诺咽下口中的食物,与母亲一样放下叉子后,用餐巾擦拭嘴巴。其间试着思考如何应答父亲的话,但两周前的自己与现在的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就如同没有人能够在不测量下,体会到每天的身高成长那样。

刚开始能运用第一阶位时,确实有感觉到某种奇妙的感觉。觉得就像体内的齿轮咬合起来一般。然而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征兆。

因此、只好老实地回答。

「我不清楚」

「这样啊。老实是一件好事。不过、只是这样是不行的。你是我第一个孩子。日后你的弟弟及妹妹也会出生,而你不得不成为榜样引领弟妹」

「夫君……这孩子还小————」

「————闭嘴」

父亲冷淡地打断、母亲隐含着批判的话。

「这孩子再年轻也是王家的一员」

犀利————很符合王这个字的双眸向了过来。吓了一跳的琪诺以求救的眼色向母亲瞅了一眼。

「这孩子可是个女孩子————」

「————是女孩子更是个公主、是王族。确实没必要比任何人都要优秀,但要是被埋没就麻烦了。你的确是比我还要优秀的魔法吟唱者」

父王的视线移向没有任何人在的一方,咳咳地干咳一声,所以我们不是结了婚、吗」匆匆地低语道。然后再度以钢铁般的眼瞳凝视起琪诺。

「为此才把这孩子交给你教育,但是你的教育有点太宽松,我是这么想的。实战才称得上是最佳的训练。虽说是身体还没长好的小孩,但是不是也应该加入武器的训练吗?-->">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