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Prologue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亡国的吸血姬 Prologue

坐上玉座,飞鼠暂且不去注意自己心里那少许的满足感及成倍的羞耻心,而开始环顾室内,随即发现眼下的塞巴斯和女仆们直挺挺的站着不动。在这个房间一动也不动地站着着实叫人有些寂寥。

记得好像有这样的指令。飞鼠回想起过去曾经见过的命令,伸出一只手轻轻地从上往下挥。

「膜拜吧」

包括雅儿贝德、塞巴斯和六名女仆[Pleiades],一起跪下以示臣下之礼。

这样就好。

飞鼠举起左手,确认时间。



23:55:48、49、50----



差不多勉强可以赶上时间。

此时恐怕GM已经开始不断广播,外面也在施放烟火吧。不过将这些东西全部阻绝的飞鼠并无法得知。

飞鼠背靠王座,慢慢抬头望向天花板。

和同伴们一起打造的这座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正可谓最高难度的迷宫。正因如此、飞鼠本以为在这最后一天,或许会有玩家组队闯入也说不定。

飞鼠等待着。

为了以公会长身份接受前来的挑战。

虽然对过去的所有成员都寄出了邮件通知,但真正过来的人却屈指可数。

飞鼠等待着。

为了以公会长身份欢迎同伴的归来。

「过去的遗物吗————」

飞鼠思索着。

虽然现在的这个公会只是徒有其表的空壳,但是曾经也有过愉快的时光。

移动目光数着从天花板垂下的巨大旗帜、总共四十一面。和公会成员的数量相同,上面有每个成员的印记。飞鼠伸出白骨手指指向其中一面,并让脑海中的记忆复苏……但是手的动作在中途就停了下来。

(──现在不是做那种事的时候?。?

飞鼠想起他为了今天事前准备好了某个计划。

为了在最后做个华丽总结的计划。

为了和营运最终日回来的同伴们,在最后一起做件大事,飞鼠特别去了平常几乎不会去的街上购物,他购入大量的道具,打算使用这些东西办个活动。

然而、虽然最终日有几个同伴特地回来公会,但令人惋惜的是谁都没有留到最后一刻。

特地回来的同伴们理所当然地……以现实世界的事情为优先。由于飞鼠过去目送过很多次同伴们因为同样的理由而离开公会的背影,因此这其实是个能够事先预测的结果。

尽管如此、飞鼠心中依旧极为寂寞,同时也感到相当的恼火。

正因为心中抱着这样的两种感情,所以才完全忘记了这个打算和同伴们一起进行的活动。不、说不定是因为他不愿意想起来的缘故。

说不定,也可能会有另一种结局,就是这样忘掉活动的事,坐在王座上迎来那最后时刻吧。

但是、现在已经想起来了。

这样一来————

飞鼠猛地站了起来。

(必须去!就算只有我也好!即使只有我一个也要在最后来个华丽的收尾?。?

已经没有时间了。

飞鼠放开了手中紧握的安兹·乌尔·恭之杖,并立刻发动了右手无名指戴着的戒指————安兹·乌尔·恭之戒的力量。





操作着安兹·乌尔·恭之戒,让转移处列表浮现出来。

不过第一个出现的是自已的房间,为什么要设置在这种地方啊,飞鼠一边对平常不会在意的小事感到不快,一边滑动着选项。

「有了!」

飞鼠不禁发出了高兴的声音。

找到了离目的地的地面最近的转移地点后,飞鼠在马上就要按前,犹豫了起来。

飞鼠的视线朝向了安兹·乌尔·恭之杖。

身为公会武器的这件道具要是被破坏的话,那就代表着公会本身的崩坏。因此就这点来说,将它留在这里才是安全的选择。

但是、飞鼠在之前将它拿起来前,不就曾经这么想过了吗?

(没错、跟我一起走吧————我安兹·乌尔·恭公会的存在之证?。?

握紧公会之杖,飞鼠发动了戒指的能力。

转移瞬间就发动了,他被传送到了一个宽敞的大房间。

左右两旁设有几个用来安置遗体──虽然现在并没有──的细长石台。地板则是被打磨过的石灰石。后方是一道往下的阶梯,尽头有着双开大门──通往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第一阶层的门。

这个地方正是利用戒指的力量能转移到的最接近地面的场所,

在地标上标注的地名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地表部中央灵庙。

「要快点了!」

飞鼠喊着,催促着自己。

看了眼戴在左手的手表后,时间──



23:58:03



————已经不是快来不及那种等级了。

已经到了电车关门铃声停止,能听到从门那里传出像是漏气声那种状况。

就像全力冲刺在楼梯的上班族一样,飞鼠发动<飞行>的魔法。

尽管心中十分着急,但飞鼠操作面板、选择<飞行>魔法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含糊。

魔法的操作面板上,在什么地方配置了什么魔法。

这些东西要是不记忆清楚的话,在需要使用魔法的时候要是有了什么闪失,就会对战斗之类的活动造成阻碍的。正因如此、飞鼠才会花了一年以上的时间,将面板上 的所有配置几乎全部记得一清二楚。虽然是连其他公会的同伴看了都为之哑然的努力,但飞鼠就算如此努力,也还是从来没有赢过塔其米一次。尽管如此,飞鼠认为 自己PVP的战绩之所以良好,应该是要归功于这类的踏实努力才对,这大概也是事实。

飞鼠朝着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外的广大沼泽全力飞去。

飞行状态的操作意外的难。曾听人说就像是在进行某种空战游戏的感觉。但不管怎么说,如果只是要笔直飞行的话进行简单的操作就已经足够了。不如说根本没有操作的必要。只要不动操作接口就好了。

只要越过纳萨力克的地面部分、也就是墓地,马上就是雾气弥漫的沼泽地带了。

在雾中、可以看到怪物如影浮现,不过现在所有的主动怪都被设定为了非主动状态,因此只要不主动攻击的话就不会被袭击。

这个非主动化状态是在大约一周前开始实施,加上频繁举办的名胜观光旅游活动,事到如今似乎还产生了很多的新发现。

当看见那些新发现的影片时,就连飞鼠也不禁发出赞叹。至于那些他没有赞叹的新发现,则是发出类似「这种东西怎么可能知道啊,制作团队是脑子进水?」之类的咒骂。

(本以为会有侵入者会以类似这种观光团的形式过来的。毕竟不用消耗资源就能突破格伦贝拉沼泽)

但是谁也没有来。

当然这是可喜的事情,但同时也令人感到寂寥,彷佛是被世间一切所遗忘一般,那样子的感觉。

飞鼠瞇起眼睛————虽然表情没有变,已经抵达作为目的地、在沼泽上漂浮着的岛屿了。

是座奇妙的岛屿。

虽然并没有很大,但上头却放着足以将地面整个覆盖起来的大量圆筒状物体。

飞鼠从空间中取出只有一个按钮的棒状物,用没有握着公会武器的手将其握住。

「要上了!」

用和平时不一样的强烈语气呼喊出来的飞鼠用力地按下按钮。

那一瞬间、下方的岛上几乎毫无间隙的并排着的圆筒,一齐将光弹打上了空中,由于太过密集,看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光团。

是YGGDRASIL这个游戏的制作团队,或者说是营运团队以便宜价格出售的烟火。

飞鼠买进了总计一万发的烟火,并把它们排列在这个岛上。但并不是全部都排了出来,因为排到途中觉得无聊就停了。现在飞鼠的道具箱里恐怕还剩下至少四分之一的烟火没拿出来。

「……明天四点就得起床吗」

飞鼠目送着一边在空中画下清晰的残光,一边渐高渐远往上攀升的光弹,语带寂寥地自言自语着。本来这个景象是打算和一起迎接最终日的同伴们一起观赏的。然而、现在飞鼠的身旁谁也不在。

随即、空中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光与光相互重迭,那个已经不是烟火,简直像是超位魔法之一的<坠落天空>一样了。

闪耀的光芒将飞行中的飞鼠给包了进去。

(啊啊……)

DMMO在服务器关闭时会是怎样的感觉,飞鼠并不知道。

飞鼠、不,因为铃木悟这个人并没有玩过YGGDRASIL以外的游戏。但是、绝对不可能是以充满希望的方式结束的。一定是像噗哧一声断线一样地,猛然将你踢回现实世界。

尽管如此————

(如果是在光芒的包围下结束的话,至少会感觉稍微好过一点————)

数秒后就被会赶回现实世界了。即使如此、这个瞬间却像是将铃木悟这个人的喜好给活生生的呈现出来一样。

然后————



————飞鼠慌张了起来。



本以为光芒收束后,出现在眼前的会是浅色玻璃片后的习以为常的私室。毕竟YGGDRASIL要被强制结束了,他是这么想的。然而、出现在眼前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光景。

「…………这是什么?」

飞鼠自言自语道。

并非由于寂寞、而是因为遭遇了无法理解的事情。

最初映入眼帘的是夜空。四周闪烁着璀璨的群星,缓缓飘动着的云层则像是要遮蔽那光芒似得流动着。远处能看到耸立着的山峦,山脚下夜晚的森林在晚风的吹拂下如同波浪般摇曳着。

是现实世界所看不到的光景————完全环境都市[arcology]除外————简直就像是还没有离开游戏一样。

向下看去————自己的身体正浮在空中。嘛、这没什么问题。毕竟刚才还在使用<飞行>的魔法。

但是在脚下延伸着的却不是沼泽。

──而是废墟。

不是一两栋建筑物那种程度、城镇──不对、比那更大。远处能看到类似城堡的建筑物、和包围着都市的城墙。是一座相当大的城镇化为的废墟。从各种迹象看来与其说是被攻占的,倒更像是出于某种原因而被放弃的样子。

虽然身处距离都市数百米的高空,没办法掌握都市内的详情。但飞鼠还是回想起了地下有着自动人偶制造工厂的废墟都市威利希尔德里亚。

(不对、和威利希尔德里亚不同??雌鹄床灰谎趺椿厥抡饫??)

飞鼠冷静到不可思议的确认起了戴在左手上的表。



0 : 03 : 45、46、47……



「……哈?」

飞鼠再一次确认起了周围。毫无印象的光景。确实、纵使飞鼠也不可能认识YGGDRASIL全地图的场景。说不定游戏的哪个角落也存在着这样的景象。

但今天毕竟是游戏的最终日。游戏的结束时间则是深夜的十二点整。而现在那个时间已经过了。

显示时间出错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什、什么啊这是?)

YGGDRASIL的运营结束时间延期了。又或者不自己退出的话就会显示这样的场景。各种可能性在脑海中闪过。

(是关服时间延期了吗?)

最有可能的就是由于某种————不可抗拒的原因,而导致关服延期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GM应该会发布什么声明的才是。飞鼠慌慌张张地想要打开至今为止都切断了的通讯功能————然后僵在了那里。

控制面板没有显示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究竟)

感受着些微的焦躁与疑惑,飞鼠试图叫出其他的功能。

全都没有任何反应。

简直就像是遭到了系统的完全排除似得。

(……这是怎么回事)

应该说、该怎么下去才好。 <飞行>魔法发动期间出现的操作接口在哪里──这么思考的飞鼠突然发觉那根本没有必要。

飞鼠慢慢地下降高度。

(怎么回事、到底?为什么能用<飞行>?不对、不只是这样哦?)

飞鼠突然凭感觉「理解」了如何随心所欲的操作<飞行>。就连意识到的过程也没有,仿佛那就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这是过于异常的事态。

然后飞鼠看向自己的手。

左手握着的是公会之证安兹·乌尔·恭之杖。右手则是焰火的发射装置。

要说没有变化的话也确实没有变化。那只剩白骨的手和YGGDRASIL一样,毫无疑问是属于飞鼠的。

然而实感却不一样。要具体说明的话可能有些困难,但就是产生了这的确是自己手的强烈实感。虽然是和YGGDRASIL时一样的双手,但自己现在就像是再看现实世界的双手似得,那种仿佛理所当然般的感觉。

但是比起那些,明明陷入了这种状态,却还能保持泰然的自己更有点可怕。

不经意间、飞鼠想起了同伴说过的话。

焦急是失败之本,必须随时保持冷静的逻辑思考。保持冷静、放宽视野,不要钻牛角尖、让思绪运转起来————

(啊啊,是?。?

最先该考虑的是这里到底是哪里?

(要是有谁在就好了……不、不在比较好吗?)

向着地面降落的同时,飞鼠思考着。用<飞行>在上空窥探周围就好了吧。不、虽说是废墟,但仍保持着房屋的形状的住宅仍还有很多??雌鹄纯捎行┥?。彷佛有谁在毁坏的房屋之间的小道中窥探着这边一样。

在空旷的地方的话视野虽好,但是也等同于把自己暴露给了对手。

虽然不觉得在碰到这种难以理解的情况还会有人考虑着PK,而且陷入这种状况的或许也只有飞鼠,但在解开谜团之前还是应该尽量隐密的行动才对。

而且现在飞鼠还带着作为公会之证的权杖。应该尽可能减少遭遇PK的可能性才对。

那样的话,最初该采取的手段就是这个了吧。

<完全不可知化>

飞鼠发动了魔法。这是远超<透明化>的上位魔法。这样一来只要不使用特殊的魔法或能力就应该看不见自己。虽然对于有一定程度的玩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这样一来被PK的可能性也减少了吧。

飞鼠看着自己的白骨双手,偏了下头。自己能够看得见自己,也没有看到冒出不可视化的图标,总感觉没什么自信。

随着高度的降低,都市的也逐渐呈现了出来。居民应该已经撤离了相当一段时间了才是,能够看出因腐朽到倒塌的房屋痕迹。

(这都市到底怎么回事?而且说到底、现在究竟什么情况?是YGGDRASIL2开始了吗?还是运营弄的隐藏活动?比如没有最后没有登出的话,就会被强制转移到这里什么的?但如果是那样的话,这种感觉现实感又怎么解释?)

再怎么烦恼也得不出答案。

边下降着、飞鼠边思索着使用特殊技能。

虽然特殊技能的种类有很多,但创造不死者系的技能在不可视化的情况下使用也没有什么好处。只会暴露我方位置而已。虽然当作陷阱使用的话可能还不错,但在这状况下很可能会让原本可以友好接触的对方警戒。

(应该把脸遮起来比较好吗?不、但感觉把脸藏起来的人才可疑啊……喔唷……)

飞鼠发动了自己数个被动技能中的一个。那是探知不死者的能力。

在YGGDRASIL中这样的场景很容易出现不死者之类的怪物。为此、来到这里飞鼠几乎是半无意识的发动了这项特殊技能。而正确发动的能力,也同时也告知了飞鼠一个坏消息。

「!」

原本缓慢降落着的飞鼠,突然极速下降,藏进了一间天花板坍塌的二层建筑。

由于速度过快导致扬尘四起。飞鼠赶忙挥起手臂想将其沉静,可终究还是无济于事。

那是个还算宽敞的房间。房间的家具被坍塌的天花板压在下面,再加上日晒雨淋已经完全腐朽了。

维持着<飞行>,双脚没有与地面接触。这是考虑到地板也可能会坍塌的缘故。就这样继续观察的话,应该可以获得更多情报才是。

可比起这些,飞鼠还有更应该去思考的事情————

(————怎么回事?这附近怎么全是不死者反应?我到底被转移到哪里了?)

事实上、在躲进这间屋子前飞鼠向有不死者反应的方向看了一眼,在那里确实有着像是人影的东西。而那不协调的动作也的确不像是生者会有的。

飞鼠保着贴紧墙壁的姿势一动也不动,全神贯注的窥视着外头的动静。就算可以察觉到不死者,也没办法知道敌人的强度。如果是最上位不死者的话,可以看破<完全不可知化>的存在也是有的。

现在飞鼠该采取的手段有两个。

一个是从这里──更正确的说法是远离这里,直至不死者反应消失。

另一个是调查不死者的等级之类的,如果是可以对付的等级的话,就去探索这里到底是哪里。

这两个之中的一个吧。

但是、就算离开这里也不能保证安全。那样的话可以探知不死者反应的这里还比较好。而且飞鼠是不死者,所以对方是低位不死者的话,只要不采取敌对行动就很可能不会被攻击。

(嘛、如果真的只有不死者的话)

飞鼠回想起与使用<飞行>时同样的感觉。然后有了自信。

(没问题。虽然不懂为什么,但是我有自信攻击魔法也能毫无问题的使用……感觉有点糟啊。好像自己不是自己了一样。──不、那种问题之后再想。比起那个,可以使用<传送>的话,逃跑的手段要多少有多少。一旦有问题,只要向上空转移到能够逃跑的距离就好)

飞鼠环顾起了周围,依次是地板————散落一地的坍塌的天花板,以及有如残骸般的天花板。

「……不会塌吧」

自言自语是一种不安的表现。

名为飞鼠的角色即使天花板坍塌被埋,也是不会有事的。

但那终究还是YGGDRASI的事,即使魔法和特殊技能可以正常使用,也没有身体机能也和游戏一样的保障。

(但是这双眼睛。暗视的能力好像也能正常使用的样子。该认为被动技能也会正常发动吗?话说回来、文明程度有点低???)

这栋建筑物既没有使用钢筋也没有用到混凝土。散落在脚边的瓦砾,虽然因为破碎不堪有些难以辨认,但应该还是木头和砖块构成的。

(果然……还是YGGDRASIL吗?不、虽然感觉就答案来说确实很接近……)

怎么想都不是现实世界的光景。但要是那样,疑点还是太多。

暂且先把这个问题搁置一旁,飞鼠发动了魔法。首先是<讯息>。无论是GM还是其他的谁,总是先试着和其他人取得联络再说。

然后过了会儿,他嘀咕道。

「联系不上吗……」

联络不上其他人,也无法登出,简直就像被囚禁在了这个世界一样。

(那接下来……就试着探查周围的情况吧,来收集情报吧。那就用————)

<远程透视>

做出魔法的感觉器官,让其在空中漂浮。

这是一场赌注。如果是可以看破透明化的不死者就麻烦了,要是对方连探知妨碍或是对情报收集魔法的反击手段都有就要更糟了。

可然后飞鼠却感到一阵困惑。

「这是什么啊……」

完全和YGGDRASIL不同的景象。在YGGDRASIL时代的话,用<远程透视>会在视野的角落出现的一个画面?;娴拇笮】梢运醴?。但基本还是以不同画面的形式出现的。

然而现在却不同。

彷佛有另一个视野同时展开一样。

该说是奇妙还是奇怪的感觉。但也不是说有什么问题??梢宰匀欢?,如同平常一样的操作。甚至觉得好像是自己完全改变了一样。

飞鼠无视自己略微的混乱,用<远程透视>捕捉到了不死者的身影。

男人以感觉不到知性的一瘸一拐的步伐走着。

睁开的眼皮下是浑浊的双眸,也没有眨眼的迹象。

看起来不像是高等级不死者的样子。倒不如说是低位的————类似僵尸的存在。只是、僵尸的外观一般都很猎奇才是,这个不死者却并非如此。并没有什么严重的损伤或是腐败的样子。就像是是一具干净的尸体动起来了一样。

(像这样的不死者……如果是YGGDRASIL的话,不,为什么要以不是YGGDRASIL为前提来考虑?说不定是很厉害的补丁……在游戏关服之后?怎么可能???————?。。?

突然注意到什么的飞鼠,以不会刺激到周围的僵尸的声音喊道。

「这是犯罪!是监禁!把我从这里放出去!」

如果这真的是游戏内、是被人为管理着的话,那么这个声音就很有可能会被记录下来。铃木悟所戴着的、由电脑法规定而必须装备的头盔应该也会将其记录下来。如果运营注意到的话,应该会采取某些动作的才是。但却没有看到类似的反应。

(果然……不是YGGDRASIL内?也不觉得运营刻意以我为目标进行犯罪行为会有什么好处……但游戏成为现实什么的又不……不是不可能的吗?而且这魔法、或者说能力就像手脚般运用自如的感觉本身就异常至极)

飞鼠摇了摇头。

虽然这也很重要,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握周围的情况。得先确保自身安全才行。死了以后是会登出游戏结束呢,还是说因为成了现实所以死了就结束了呢。

飞鼠让由魔法做出的眼睛从男性僵尸的眼前飘过。

没有反应。

男人还是拖着步伐前进着。

(看不见……可以确定是僵尸了吗?)

目送看男性离开,飞鼠让<远程 透视>沿着街道前进。

一路上遭遇了不下十余具不死者,而无论哪具都是同样的一一僵尸。;(不过、还真多呢)

在房屋中兜着圈子的,徘徊在街头的。

看起来整座都市都被不死者支配了的样子。

但话虽如此、在YGGDRASIL中这也并非什么稀奇的事。事实上、也存在着好几座以被不死者支配的都市为背景的地下城。这其中更有击倒BOSS后,能将其作为公会据点的场所。虽然飞鼠并没有去过,但上传的视频却是一 座鸟语花香的漂亮都市。

并没有花多少时间,飞鼠便完成了对周边的探索。

所收获的情报则只有,这里并没有僵尸以外的其他不死者。以及周围完全化作了废墟并没有生者幸存,这两点而已。

飞鼠 「呼」地叹了口气一一虽然也不知道那全身骸骨、没有肺的身体是怎么做到的一一解除了<远程透视>和<完全不可知化>。

还想着 要是有玩家、特别是PK玩家的话该怎么办才好呢,看样子是杞人忧天了。而且视情况而定、哪怕举起双手也要与对方接触,以此来获取情报的可能也不是没有。

深思熟虑了一番的飞鼠,在确认传送能够正常发动后,决定离开废屋去街区。虽然不敢确信自己的力量到什么程度,但要是可以使出与往常一样的强度的魔法的话,就没有任何问题。不、就算情況再糟糕应该也是能够逃得掉的。

可能的话,想要杀掉- - 具僵尸来确认自己的强度,但那样做太危险了。

虽然是以YGGDRASIL为基准来考虑的,但像僵尸这类知性很低的不死者会将飞鼠看作同族, 因此不会主动发起攻击。但我方要是主动发起攻击可就不一样了,甚至周围的僵尸也会一齐呈现敌对反应。然后经过多次连锁,最终整座废墟的不死者都会将飞鼠视作攻击对象。

为此像这种吃力不讨好增加敌人的做法终究只是最终手段,眼下还是该以收集情报为优先才对。

飞鼠离开了废屋。

最初的一步心跳的很快- - 一虽然并没有心脏一-需要相当的勇气。 可最先遭遇的僵尸并没有采取敌对行动,而是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得从飞鼠身旁离开了。为此飞鼠心中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以周围的街道为中心展开调查,并得出了结论。

首先、 这里的文明程度并不高。完全看不到电器之类的东西,用灰泥和形状不- -的砖块所砌成的建筑式样也不像现代会有的。电线倒是有可能埋在地里,但这样的话还是一样完全没法生活。炉灶这东西在YGGDRASIL以外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一一

(这里是一-- YGGDRASIL 吗?不对这里太不同了。但真的会有那样的事吗? )飞鼠隐隐约约的留意到。这里绝对不可能是在游戏里。但是、那样的话自己又算什么。

首先、仅是骨头的身体是如何动起来的。既没有肌肉也没有神经。

仿佛原本就是那种生物般的活动,这应该只可能出现在游戏里才对。不、这么一想的话名为魔法的力量- - -法则又究竟是什么呢。

至今为止培养自己的常识已然崩坏,但是还没办法建立起新常识的飞鼠走在大街上。

「总之也只能继续收集情报了」

该说不愧是大道吗。徘徊着的僵尸数量一下子激增了。

为了不撞上僵尸,飞鼠再次发动了<飞行>在稍高的位置移动着。

看上去大概是这个城市的主要道路,笔直看去的话能看到敞开着的大门。

反方向则是气派的城堡,是因为建造方法不同吗,和刚刚的废屋相比并没有看到那么严重的破损。

(近看的话,应该也会有劣化导致的破损才是?;崃踊幕坝Ω萌衔庾怀な奔涞姆牌吮冉贤椎甭?.这个异世界)现在也只能将这里看作异世界了吧(这个异世界的人连僵尸都打不过吗?还是说像那种常有僵尸电影-样,活人基本都死光了? )

就连YGGDRASIL中最弱不死者的僵尸都打不过吗?;故撬涤隮GGDRASIL不同,这里的僵P非常强呢。

必须尽早解明这两个问题。

就在思索着发生在这座都市的僵尸骚动一-及其历史的飞鼠,忽然注意到了一一个反应。

「什么?」

周围成群的不死者反应当中,有一-个反应正逐渐离自己远去。

这是? )

不是僵尸的移动速度。飞鼠眯起了眼睛。

那是僵尸不会有的,能从中感觉到某种明确意识的动作?!竿婕?一一不会让你逃走的哦、情报源」

身体轻飘飘的浮在半空中。从对方毫无踌躇的动作来看,应该对于都市的构造相当熟悉吧,但是用<飞行>的话地形什么的根本没有意义。



从空中一直线追去的飞鼠捕捉到了一个身影。

穿着戴帽披风的小个人影数次回头————向着刚才飞鼠所在的方向————在狭窄的道路上狂奔着。

(用支配不死者————不对、那是最后手段。而且说到底、也不一定支配得了)

由于支配不死者被划分为攻击性行动。如果眼前的人影和僵尸是联系在一起的话,很有可能会与整座都市的僵尸为敌。虽然如果是玩家的话就-->">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