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五章 冰霜龙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十一卷 矮人工匠 第五章 冰霜龙王

1

隔天早上,安兹正打算出发前去夺回矮人的旧王都费傲•伯卡纳时,大门前出现一张渐渐看熟了的脸。

是贡多。

安兹稍微偏偏头,因为想不到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你来送行?」

「不,老子负责带路?!?

安兹惊讶得直眨眼,的确,他是提过希望有矮人带他们前往王都。安兹猜想他的这项要求之所以立刻获得同意,是因为对方想监视他,所以还以为会选个毫无关系的矮人来。

「昨天跟你分手后,老子问过其他卢恩工匠了,现在老子应该比任何矮人都熟悉前往王都的路?!?

「即使通往王都的地下道发生了坍方,需要走迂回路线时也是吗。我认为有可能需要临机应变,你可以吗?」

「这方面老子也尽量问了,就跟昨天一样,希望你能继续让老子带路?!?

「嗯──」安兹想了想。

坦白讲,带贡多去坏处比较多。但如果他已经跟摄政会谈好,恐怕不太可能因为安兹单方面的不满就换人带路。

「……你有做为战士的力量,或是有什么战斗的手段吗?」

「没……没有,老子对这方面完全没自信。但老子已做好觉悟面对危险,死了也没人会责怪你??銮依献佑懈盖琢粝碌恼饧?,这点也是老子获选的原因吧?!?

隐形披风的确有说服力。

安兹本来就打算?;に嫘姓?,但带著完全无法战斗的矮人同行,还是有所不安。若是等级不低,好歹复活魔法还能发挥效果;然而贡多如果死了,很有可能就这样永眠了。

「带路人不是还要确认我是否真的把掘土兽人赶出王都了吗,若是在半路上死亡,我会很困扰的……况且还有卢恩工匠那件事,我是希望你能留下来?!?

贡多慢慢凑向安兹,压低声音对他说道:

「王都有座巨大的宝物库,如果没被撬开,应该藏有矮人制作的各种宝物,其中应该也有老子的父亲打造的武具。除此之外,还有王室相传的技术书。说不定还有过去的卢恩工匠著述的祖传秘方?!?

「哦?!?

安兹应了一声,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老子想把那些偷偷弄到手……这样讲对魔导王陛下虽然失礼,但在夺回王都时,能不能对老子的行动睁只眼闭只眼?」

「……但你有办法打开宝物库吗?」

「没有,不过……魔导王陛下应该有办法吧?」

(你把我当成无所不能了吗?)

「你要我跟你一起做贼?」

「魔导王陛下只要打开宝物库,看看有没有被洗劫一空,之后再稍微分神一下就行了。贼是老子,跟陛下毫无关系?!?

「……矮人王族确实是灭亡了吗,关于宝物库里的财宝,有没有目录?」

「应该没有吧?!?

「这点一定要确认清楚,如果有目录,这样做就太危险了,我不能答应……再说那些是你们国家的宝藏吧,你不觉得偷窃国宝很可耻吗?」

贡多酸溜溜地笑了。

「国家都不可惜我们跟卢恩技术了,留著秘传书又有什么意义?」

完全在闹别扭呢──安兹虽这么想,但对自己没坏处。反而是让那种古籍沉睡在矮人王国才叫做严重损失。

而且更大的一点是,贡多的窃盗行为将会彻底分化贡多与矮人王国。矮人王国不可能接纳偷窃国宝的罪犯,而且这点可用做威胁,等于用枷锁套住贡多,使他无法背叛魔导国。

只不过,这对安兹方面来说也可能成为枷锁。

「……你说得的确没错,让用不到的人拿著也不能怎样。我感觉我似乎会刚好在那个时候瞎眼。不过我刚才也说过,你可要尽量找找看有没有目录喔。我想避免将来起纠纷?!?

「了解,老子会遵从陛下所言?!?

「既然如此,这事就讲到这里吧?!顾渌凳钦驹诮显洞μ富?,但不能保证没有人听力特别敏锐?!改敲椿桓龌疤猢ぉぴ诘执锇送醵记?,告诉我有哪些地方可能发生危险等等,粗略的地点也没关系?!?

「问得好,在抵达王都的路上,据说有三个难关?!?

「难关,真令人感兴趣,先大致说来听听吧?!?

「嗯,首先第一个难关是大裂缝。那扇门的前方是斜坡,往下走就会看见要塞入口。大裂缝就在穿过要塞的前方,是一条穿透大地的裂缝。总之大裂缝上架有吊桥,现在不再是难关了,但过桥时必须有心理准备面对敌人的集中攻击?!?

「掘土兽人会用射击武器吗?」

「嗯……老子没听说过,但认定他们不会使用太危险了吧?」

说得很对,说不定对方会使用要塞里的魔法道具。

「再来是有熔岩河的地点,那条河光是热气就可能夺命,必须走岩壁上挖掘出来的栈道,而听说那里会不时出现巨大魔物?!?

「你说魔物?」

安兹脑中浮现出第七层领域守护者红莲的身影。

如果是类似的魔物,那就相当难对付了。

(……说到这个,史莱姆与人类社会有密切关系,在这个国家也是吗。如果他们有使用稀有种类的史莱姆,真想拿一些带回去呢。)

安兹正想起在下水道做类似过滤工作的史莱姆时,贡多讲到了最后一个难关。

「然后最后是死亡迷宫,这是无数分歧路线组成的洞窟,据说每隔一段固定时间就会喷出剧毒气体。一旦吸入会从四肢开始麻痹,最后连心脏也停止跳动?!?

贡多的视线看向亚乌菈与夏提雅。

那动作看起来像是在说:安兹是不受影响,但她们俩会有危险。

(其实她们俩也不受影响……算了,这方面等到了那里再跟他说吧。)

「那么那个洞窟的正确路线呢?」

「很遗憾,好像没人知道。老子用了各种门路,但就连老人家都没人知道,参加摄政会的成员也是。说不定在哪本古籍上有记载……」

「但没人找到就是了。好吧,那种与国防相关的文件,自然不可能轻易发现。等到了该地再收集情报,见招拆招吧?!?

安兹将这三个难关记在心里,对其他成员做出指示。

「那么我们走吧?!?

由安兹、夏提雅与亚乌菈带头,贡多、一同前往要塞的十名矮人士兵与一名指挥官等成员排在后面,门扉大大地敞开了。由于先有一股臭味从稍微开启的门缝飘来,因此早已可想而知,但那里呈现的仍是一片凄惨的景象。

和缓的下坡坑道还算宽敞,地面整平得适于行走,然而放眼望去都黏满了血污、内脏与碎肉,彷佛覆盖整片地板与墙壁。地上还有掘土兽人的尸体。

「呜恶!」

满是血液与内脏浓重酸臭的空间,对未曾做为战士打斗过的贡多来说似乎有些难熬,恶心欲呕地叫出声来。就连矮人士兵们都脸色发青,恐怕不是光源亮度的问题。

安兹的身体永远不会反胃,因此不受影响,但也不会喜欢这种臭味。

脚下发出咕渣一声,一看,一个断成两截的掘土兽人肚破肠流,安兹似乎是踩烂了他的一部分内脏。

安兹叹了口气后发动「全体飞行」的魔法,让全体人员成为飞行状态。

死亡骑士似乎相当享受杀戮的乐趣,要是在这满是鲜血的坑道里摔倒,肯定会因为脏污与恶臭而丧失气力。更重要的是安兹才不要让自己身边走著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所以才会这样处置。

一行人藉由飞行魔法,不用弄脏身体就下了斜坡。

路上镶嵌了散发微光的石头,因此并非伸手不见五指,不过石头与石头之间还是一片完全的黑暗。当然安兹拥有夜视能力,所以丝毫不受影响。

走完整条斜坡后──大约有一百公尺吧──前方就看到要塞的入口。不,应该说是后门比较正确。

一行人从敞开的门进入要塞,前面──越过要塞的前方应该架著吊桥。然后从那里再往西走几天,据说就能看见过去的王都。

要塞入口也是一地的掘土兽人尸体,其中有些尸体看起来不像被死亡骑士所杀,而是被咬死的,这些应该是僵尸造成的。

安兹的不死者探测能力之所以没反应,想必是因为死亡骑士被击倒时,变回了普通的尸体之故。

安兹环视周围,现在虽没有不死者的反应,但是考虑到这个世界的不死者特性,继续放著尸体不管会有危险。

「以人类世界的常识来说,把这里放著不管有可能造成不死者诞生,你们打算如何处理?」

安兹向一同来到这里的士兵们问道。

「回陛下,我们会打扫这里?!怪富庸倩卮穑骸杆凳谴蛏?,其实就是从稍远一点的地方把尸体扔进大裂缝,这样即使引起魔物的兴趣也不要紧?!?

「这个部分处理完,接著还要修补要塞,并且调查掘土兽人们是使用何种路线进犯的吗,真是份苦差事啊?!?

与他们在此处告别,前去夺回王都的只有安兹、亚乌菈、夏提雅与贡多四人。虽然半藏也在,不过他们并不知情。

矮人们苦笑了,他们大概是觉得自己虽然要进行危险的调查──涉险前往很可能遇到掘土兽人的地方,但还不到让前去攻打掘土兽人大本营的安兹同情的地步吧。

「那就进入要塞吧,我们先进去确认要塞内的安全,你们在外面等著。为了以防万一,可以请你?;す倍嗦??」

听到指挥官表示了解,安兹走进开启的要塞后门。

他站在惨剧现场,对跟随身后的亚乌菈问道:

「亚乌菈,你有感觉到任何人使用隐身能力,潜伏于此的气息吗?」

「没有,这座要塞内似乎没有生物存在?!?

亚乌菈用手贴著长耳朵,做出细听声音的动作后回答。既然拥有游击兵(Ranger)职业的亚乌菈都这么说,这座要塞里应该是没有活人了。

话虽如此,仍然不可大意。

能够打倒安兹制作的死亡骑士的强者,应该来过这座要塞。如果那人专练擅于秘密行动的职业,说不定甚至能骗过亚乌菈的调查能力。

不过那样的话会牺牲战斗能力,所以即使遭到偷袭也很容易应对就是。

要塞中也有很多尸体,不过跟刚才的斜坡不同,还零星散布了几具矮人尸体。

安兹横越要塞,走向与进来时相反位置的大门。大门没关,门外有一条巨大裂缝穿透了前方大地,即使凭著安兹的视力,也无法看见底部。

而裂缝对面没有掘土兽人的身影,看来他们没建构阵地,而是撤退了。

「这就是大裂缝不会错,但是……」安兹转动脸部,确认左右两方?!覆⒚挥惺裁吹跚虐?。不对,那个叫做桥台吗,既然有残骸就表示……」

「可能是敌人撤退时,把桥砍断了呀?!?

站到安兹旁边的夏提雅说道。

「唔……」

如果对方是能轻易杀掉死亡骑士的强者,会特地砍断吊桥吗?设法阻止我军进攻,表示对自己的力量没有自信──不对。安兹摇摇头。

死亡骑士在这世界是稀有的存在,一下有两只出现在眼前,一定会看穿死亡骑士的背后有著力量强大的役使者。而且对方必定是认为,失去吊桥也不构成巨大损失。

「挺有一套的嘛……去告诉矮人们,这边已经确认安全了?!?

「是!」

望著夏提雅去找矮人的背影时,安兹看到亚乌菈蹲了下去在看地面。安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看她很认真的样子,就不多问害她分心了。

安兹将视线转回大裂缝,捡起掉在地上的小石头扔去。这没有任何意义,只是随手做的小动作,不过没听见石头掉到底部的声音。

「大裂缝的深度不明,陛下?!勾蟾攀强吹搅税沧鹊亩?,被夏提雅带过来的矮人指挥官告诉他:「我们派了两次调查队调查这条裂缝,但没有人回来?!?

「这样啊,应该是有某种魔物潜伏其中吧……他们不会跑出来吗?」

「是,至今从来没有现身过。所以我们不再派调查队来了,以免打草惊蛇?!?

「哎,这倒是说得对?!?

换成安兹,可以制作出类似幽灵的非实体型不死者,使用视野同步的魔法,就能安全进行调查了。不过,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目前来说,调查这里的优先度比较低。不过,并不是完全没有调查的必要。因为如果在YGGDRASIL的话,这种场所常常放著珍贵宝物,或是藏有迷宫。

(如果是那个烂制作,绝对会在这条裂缝的某处安插个横穴,然后里面可以采得到稀有矿石什么的。这是肯定的,应该说实际上就有过。)

「──好,我们到大裂缝的对岸追赶从那里撤退的掘土兽人,就这样攻进王都吧?!?

飞行魔法仍然有效,飞越大裂缝不成问题,但安兹不禁想像起某种东西从这黑暗中冷不防出现的讨厌光景。

在YGGDRASIL就曾经发生过,正在越过湖泊之时,发现一条巨蛇般魔物在底下游泳,这种讨厌的回忆重现脑海。而这方面令人不愉快的经验,后来活用于第五层的制作过程──

安兹向指挥官告别后,让夏提雅与亚乌菈警戒下方状况,四人腾空飞起。刚才的担忧看来只是杞人忧天,没有任何东西从下方现身,一行人就这样到了对岸。

话虽如此,脚一著地的时候,安兹还是稍微安心地呼了口气,就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了。

安兹环顾周围。

这边的敌人尸体只有四具,也就是说死亡骑士是在这里被打倒的。

「夏提雅啊,我现在有几个注意事项要告诉你?!?

安兹叫来夏提雅后,瞄了一眼,亚乌菈还在扫视地面。

安兹本来想到是不是该把亚乌菈也叫来,不过这次主要上阵的是夏提雅,亚乌菈那边之后简单提醒两句就行了。

「请稍等一下,安兹大人?!瓜奶嵫拍贸霰始潜?,打开来?!复笕饲胨??!?

「唔……唔嗯,做笔记啊……真有心??群?!呃──接下来我们将要闯进相当危险的地带。之所以说危险,是因为那里有著强敌,能轻易打倒我的两只死亡骑士。拿死亡骑士跟你比,虽然可说是侮辱──」

「──没有那种事,若是遇上能打倒安兹大人制作的死亡骑士的强者,属下一定会全力以赴?!?

「不,你绝不能使出全力?!?

「这……这是为什么呢?既然是强敌,不是应该使出真本事进攻──属下失礼了,竟敢违抗安兹大人的话语!」

「没那种事,你会有疑问是理所当然的?!?

安兹双手在背后合握,告诉她与未知敌人对峙时的方法。

「然而,你要想到对手可能采取的行动。对手最想要的是我方情报──也就是战力。他很有可能派出袭击部队当炮灰或是其他方式,藉以估计我方的战力?;桓鏊捣?,就是一项一项确认我方的能力,判断有胜算了,才会布下必杀阵形来袭,让我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竟然是这样……」

「我不知道对手会不会做到这种地步,不过──」

「那个──安兹大人……」

亚乌菈用一反常态的怯怯语气呼唤安兹,如果是平常的话,安兹会暂时中断对夏提雅的说明,听亚乌菈要说什么。

但无论是谁,讲到自己擅长的领域都会很起劲。

所以安兹对著亚乌菈,做出了以食指挡住嘴巴的手势。

「啊,是!」

亚乌菈的脸上显露出理解的光彩,大概是明白安兹正在认真讲课,希望她安静一下吧。

「我继续说,夏提雅?;蛔魇俏?,遇到强者就会这么做;不,就连我的同伴们也都是如此?!?

「诸位无上至尊也是吗!可是,这次的敌人怎么可能与无上至尊匹敌……」

「是吗,我做得到,就该认为对手也做得到。以为自己最特别而做事得意忘形,那就太笨了,不可大意?;褂?,我打算让对手无法看透我方的全部战力?!?

让半藏埋伏,也是为了打乱对手的计算。

「所以,夏提雅,在你与我一同前往矮人王都──打击敌人大本营之前,我要给你几项限制?!?

「遵命!是什么样的限制呢?」

「嗯,关于魔法,准你使用第十位阶,但不可使用多种魔法,最多只能一或两种?!?

「……原来如此,这样可以给予对手错误情报,引诱他疏忽大意,再用反击的方式打倒对手,对吧。这样的话,是不是应该使用更低阶的魔法……最高只到第五位阶比较好呢?」

「不,这样恐怕无法诱使对方大意。要让敌人确定已经看穿了我方的力量,出手要击溃我们的那一瞬间,才是给予对手致命伤的大好机会?;怀晌?,若是知道敌人以少许兵力进攻,却只使用区区第五位阶的魔法,会判断敌人是在谨慎行动,不让情报外泄?!?

「这样的话,安兹大人会如何应对呢?」

「想办法获得更多情报,如果是失去不足惜的据点,可以先拱手让给对手。之后再慢慢获得情报。一旦得到据点,就会变得不愿失去它,这样会抑制行动自由,一定会将情报外泄给我的?!?

「需要警戒到如此地步吗?」

如果是游戏的话,小输几次还能挽回。但在这个世界,败北有可能是无法挽回的。尤其是安兹还没做过玩家死亡的实验,就更是如此了。

「我的意思是在某些情况下,必须做到这个地步。夏提雅啊,你可要多用脑喔?!?

说到这里,安兹把脸转向亚乌菈。

「那么亚乌菈,你刚才有什么事吗?」

「不,没事!」

亚乌菈眼中有著闪亮的光辉。

安兹不明白她突然是怎么了,或许是对自己讲给夏提雅听的战略感到佩服?

(嗯……那些是基础中的基础耶,是不是也该好好教教亚乌菈……该把那本PK术的书借给她们吗,可是那是我在NPC们面前唯一能耍帅的知识……该怎么办呢……而且人家教过我,不可以让知识扩散出去……)

安兹正在沉思时,贡多问他:

「欸,抱歉打扰陛下思考战术,但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如果道路坍方,我们还得找别的路咧?!?

「说得也是……要骑魔兽移动吗?」

「还是不要比较好,途中应该会经过细窄洞窟等地,到时候就得把它们拋下了?!?

安兹觉得像噬魂魔之类的不死者坐骑可以每次重做也没关系,不过还是听带路人的话好了。

「知道了,那就出发吧?!?



「陛下出发啦!」

组成摄政会的矮人当中,六人──大地神殿长、粮食产业长、事务总长、酒厂长、洞窟矿山长与商人会议长高兴得发抖。

的确,魔导王没做什么。但是力量那样骇人的不死者──憎恨活人的存在待在城里,实在令人不安。

聚集在此的几人是为了这座城市的安全,为了人民而存在。他们行动时必须料想到最糟的状况,这一整天甚至担心魔导王会不会忽然失控,开始虐杀儿童。他们摸索了各种对策,商讨有用的计画。

而让他们讨论到嗓子沙哑的对象终于消失了,谁能责怪他们沉浸在解放感之中呢?

「拿酒来!拿酒来!」

如同乾燥的大地需要雨露,疲劳至极的心灵也需要酒浆滋润。

在场不可能有人提出异议。

「可是……他还会再回来吧?」

现场气氛一瞬间变得阴暗混浊。

笔直往上打的拳头软趴趴地掉了下去。

「要逃跑吗?」

「能跑去哪,都已经跟对方定下那么多契约了,现在要是逃走……不过我们不是委托他夺回王都吗,要是立场颠倒过来,你们不生气?」

「或许会生气,但老子没自信跟那么强大的存在吵?!?

「啊──说得也是,老子了解你的心情?!?

「……这样对吗,管理商人会议的矮人的骄傲荡然无存了吗?」

「不是,跟那种对手是要老子怎么好好交易啊。一般所谓的交易,是双方在某种程度上对等才谈得起来喔,跟那种压倒性的强者根本没得谈?!?

矮人们一齐叹了口气。

在场已经没人认为魔导王会抢不回王都了,只消看一眼他留下的那些魔兽,谁都会明白。因为敌人那边明明有龙,他却从容不迫,那么强的一群怪物都留下来了。

「那么回到正题,有没有人能预估他什么时候回来?」

「谁会知道啊,又不能问他本人。要是那家伙邪笑著跟老子说『马上』,老子铁定会尿裤子?!?

虽然讲这种话很可悲,但没有一个矮人取笑他。

「……没办法啦,他如果这样对老子,老子也会尿出来的?!?

「是啊,老子也是,连大的都会拉出来?!?

所有人讲著些不入流的话,又面面相觑。

「没有什么新情报吗,有没有人得到那个叫贡多的矮人的相关情报?」

「完全没有,只知道那家伙把卢恩工匠都找去了?!?

「卢恩工匠,为了去魔导国那件事?」

「谁晓得,要不要找人来问问?」

「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可是这样一来会被陛下知道喔。轻举妄动也很危险吧,只有笨蛋才会伸手去碰烧热的火炉?!?

「那这样好了,我们总得亲口提出要卢恩工匠去魔导国,不如就顺便问一下怎样?」

「……老子没自信能问得不落痕迹?!?

矮人们纷纷应声附和「老子也是」「老子也是」。

「好,那就别问了。老子可不想没事挖洞,掉下去摔死?!?

所有人都赞成,要是打草惊蛇触怒了对方,结果造成许多人丧命,那可是惨不忍睹。

「那么请你们转告没来的两人,说明天的事跟卢恩工匠的事就不用再管了。听说总司令晚点会过来,锻冶工房长那边呢?」

「那就老子去吧?!故挛褡艹に??!咐献雍芎闷嫠隽硕喟舻念?,应该说不知道那个魔导王给他的是哪种金属?!?

「他说是很稀奇的金属,但总不会比精钢更稀少吧?!?

「那大概跟山铜差不多?」

即使没有参与锻冶工作,对于矮人这种土种族而言,未曾看过的金属总是十分吸引人。

「早知道就叫住他,跟他借来看一下了。只是看他那时候很急,没那时间?!?

当时锻冶工房长一从魔导王手中接过金属,就急忙回去工作室了。大家都知道他著急的理由,没能叫住他。

「好吧,他的话应该已经有点进度了。做炼甲衫的话应该会剩一些金属圈,你可以借几个过来吗?」

众人表示同意,摄政会就此结束。

之后大家说身子都累坏了,决定好好休息一下。不过矮人这种种族,总是嘴上说休息,却大开酒宴。

众人一边说著「在职场喝的酒最棒了」,一边畅饮矮人特有的烈酒;在这当中,事务总长心有牵挂,溜出了化为酒宴会场的议场。

事务总长当然是去找锻冶工房长了。

锻冶工房长的工房不愧是管理著矮人王国的锻冶事业,相当巨大。在这费傲•侏拉当中规模想必是数一数二的。这里雇用了众多矮人技工,连精钢都能熔化的热气从未冷却,打铁锤演奏的音色不绝于耳。然而这一天,工房却安静得令人毛骨悚然。

不会错,熔炉有生火。

因为越是靠近,室温就越高。

那怎么会这么安静?

彷佛受到流露的不安所推动,事务总长的脚步加快了。

他来过好几次了,因此步伐毫无迟疑,前往技工们理应正在干活的熔炉旁。

只见他所熟悉的那些锻冶师都在那里。

事务总长不禁松了口气,然而,看到锻冶师们的困惑表情,以及他们视线对准的方向,一种心脏缩紧的不安感受又回来了。

「你们是怎么了?」

他出声一问,那些视线都好像在说:救星出现了。

「那位大人窝在里面不出来?!?

除了拥有巨大熔炉的这座锻冶场之外,还有另外一座锻冶场,可说是锻冶工房长专用的工房。工匠性情的锻冶工房长在有重要工作之类的时候,常常好几天窝在那里。

那种状况是常态,锻冶工房长的徒弟与锻冶工匠们不会露出这种表情。

「……这不稀奇吧?」

「窝在工房埋头工作的确不稀奇……可是都没听见打铁锤的声音。而且──已经半天……不对,应该快一天了?!?

「是不是为了设计造型,正在发挥想像力?」

「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

事务总长捋捋胡须。

就事务总长的感觉,他不觉得有那么不可思议,但既然与锻冶工房长共事的锻冶师们全都这么认为,那情况应该很严重。

「既然如此,你们为何不开门,是上锁了吗?」

「不,没有上锁,但那位大人窝在里面时,非常讨厌有人来开门?!?

「原来如此……所以你们希望老子来开门,对吧?!?

也就是说徒弟们不好下手,但地位相等的人应该比较不容易把事情闹大。

真是抽到了下下签,但也没办法。

「知道了,那老子就去吧,你们可以解散了。只要当作是老子擅自闯进去的,你们应该就不会被牵连了?!?

锻冶师们连声感谢,事务总长来到门前敲敲门。

然而,没有回应,重复几次都一样。

受到内心的焦虑所驱使,他猛然打开了门。

室内还是老样子,即使与巨大熔炉之间只隔了一扇门,却没有一点热气,这是拜魔法换气系统所赐。他继续移动视线,只见室内深处的熔炉冒著火红烈焰。

而在那里,有个人影面对著炉火。

什么嘛,他在啊。事务总长如此心想,正要松一口气时忽然停住。

因为他感觉得到,从那背影传达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异样氛围。首先,事务总长是擅自闯进来的,那个锻冶工房长为什么没有一句抱怨?按照刚才那些锻冶师的说法,一有人进来,他应该就会有所反应才对。

「喂?!?

第一次呼唤就像黏在喉咙里,既沙哑又微弱。即使如此,锻冶工房长应该还是听得见,但他不做反应。

「喂!」

事务总长担心起来,大声呼唤,但锻冶工房长还是没反应。

他呼吸粗重地走到锻冶工房长身旁。

「──喂!」

「干么?」

终于得到了回应,事务总长浑身无力,差点跌坐在地。

「干么,干么,害老子担心──」

讲到一半,话卡在喉咙里了。

为什么锻冶工房长一次也不肯转头看他?

事务总长战战兢兢地绕到前面,探头看看朋友的脸。

那神情跟平常不同,就像被逼进死路的野兽──甚至比那更可怕,是一张好像要杀了同族的吓人表情。

「……你是怎么了?」

听到事务总长脱口而出的一句话,锻冶工房长这才第一次转头。不对,他只是眼珠子猛地一转,瞪著事务总长的脸。

「问老子怎么了,是吗,怎么了……是吗?哼!」

锻冶工房长动了动手,抓起铁钳,从熔炉里夹出烧烫的铸块,往事务总长扔去。

「喔哇??!」

事务总长死命躲开了铸块,铸块碰一声掉在地上。

「你……你干么!想杀了老子??!」

就算是朋友也太过分了。

然而,锻冶工房长脸上浮现出冷笑。

「想杀你,你当然会这么觉得了?!?

然后他伸手抓起了铸块。锻冶师都会戴耐热手套,这是基本。但令人惊讶的是,锻冶工房长没戴手套,也并未持有具耐热效果的魔法道具。

他真的是空手握住了加热过的铸块。

目睹这令人震惊的一幕,事务总长瞠目结舌,以为听见了人肉烤熟的声音,闻到了皮焦肉烂的臭味。但锻冶工房长气冲冲地说了:

「根本不烫!」

「你……你说什么?」

「老子说这玩意儿一点都没变烫!」

铸块从空中拋来,事务总长不假思索地接住了它。一瞬间他以为感受到高温热气,但看来只是错觉,的确一点都不烫。令人惊愕的是,甚至还有点凉凉的。

「这……这是?」

本来这问题是不用问的,即使加热也完全不会变烫的金属,就事务总长所知,天底下只有一种。所以他问的问题,只不过-->">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