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Prologue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十一卷 矮人工匠 Prologue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linpop×真妹控

录入:RoR

贡多•费尔比德换上工作服。

工作服采用一体成型的质朴设计,用的是坚固耐用的布料。它缺乏弹性,质地粗糙,不适合当便服穿,但在坑道内的恶劣环境中却不可或缺。翻阅安杰利西亚山脉矮人(Dwarf)的历史,先人有段时间似乎是几乎全裸挖矿的,所以即使穿起来再不舒服,比起那个时代还是好太多了。

接著是轻步兵会戴的那种金属制头盔??笊侥诓坑行┣蚴?,直接戴起头盔会满头大汗,闷热无比,因此矿工们都在内侧垫上厚布才戴,无一例外。

最后他将附有金属卡的项炼挂在脖子上,金属卡上标记著数字5。这在他们作五休五的工作制度中,代表著最后一天。

换言之,贡多从明天开始可以享有一阵子的自由。

准备齐全后,贡多走进更衣室附近的等候室,前往每次去的地点。

贡多穿梭在几个矮人之间,走上前去,在告示牌上寻找自己的名字。写著贡多名字的那一排还有另外四个人名,这表示这四人与贡多同组,是这一天的同事。

在不算太宽敞的等候室里,很容易找到熟稔的同事??蠢垂倍嗍亲詈笠桓龅降?。贡多还来不及赶过去,对方就先高声打了招呼。

「喔!贡多!好久不见啦!」

「嘿!加积斯!碰到你当组长真是走运,今天请多关照啊,你们也是!」

「嘿!贡多!今天我们要好好干活一整天!」

「嗯!今天是第五天!最后一天了,提起劲干活吧?!?

「唉~真不想工作……」

他们边说边走出等候室,借了鹤嘴锄与铁锹等开采工具,接著领取粮食与饮料──便当与装在保温魔法道具里的两公升水。

在这里遍寻不著矮人最喜欢的饮料──酒类。当然不可能有。没错,矮人有著好酒量,不会喝一点就醉。但是没有一个上司会在可能发生危险的坑道内提供酒类给他自豪的劳工。

话虽如此──

一名矮人拿起挂在自己腰上,不同于配给品的水壶喝了一大口。

「噗哈──」

吐出的气息含有酒精的芳香。

不只是他,贡多自己也带了一些来。

虽然不至于带酒,不过他带上了装了水与汤的水壶、五根糖棒,以及矮人压缩饼乾等补给粮食。

坑道内闷热,需要比伙食更多的热量,也需要饮料,配给物资不过是最低限度罢了。那些上级当然希望能尽量削减经费。

做完了所有准备,一行人前往最后该去的地点,也就是去见管理这条国营坑道的矮人。

戴著眼镜,看似乖僻又阴险的矮人坐在柜台后面,他扬起单边眉毛看了看一行人。

他抽动几下鼻子,不高兴地看看散发些微酒味的矮人,但最后没说什么。他虽然身为管理官,但终究也是矮人,或许很能体会对方的心情吧。不,也可能是因为加积斯抢先说道:

「老子是加积斯,今天要开采哪里?」

看似阴险的矮人用鼻子哼了一声,视线从一行人身上移到手边的地图。一行人被柜台挡著看不到,不过柜台下应该有全开采现场的工作分配表。

「你们是8821区?!?

「8821区是挖热矿石对吧?」

热矿石对矮人而言是极为重要的资源。

矮人是土种族,基本上都在地底生活。因此很难用煤炭或木柴等会污染空气的燃料取暖、烧饭或在锻冶场锻造金属。

虽然的确有魔法道具可以清净空气,但是要有森林祭司(Druid)等等的力量才能制造出这些道具。然而遗憾的是,矮人森林祭司是很稀有的存在,因此他们无法大量制造出这类道具。

所以做为代用品,矮人使用了名为热矿石的金属。

这是一种特殊金属,以极高硬度──至少在秘银以上──的金属加以撞击,就会产生高温;矮人们就是以这种奇特金属代替煤炭等燃料。除此之外,在铁工厂等设施或锻冶场也会大量使用,是矮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资源。附带一提,木柴等燃料被视为极为珍奇的物品。

「没错,喏?!?

扔在柜台上的是进入坑道的许可证。加积斯胖嘟嘟的手指超乎想像地灵巧动作,将许可证勾在项炼上。

接著,加积斯将拿到的纸张由上到下看过一遍,然后传给身边的人。

最后纸张传到了贡多手上,一如平常地,纸上画出了通往开采地点的路线。贡多将众多分岔点记在脑海里,以便在遇到某些紧急状况时能逃回来。虽说是矮人的坑道,但不能保证魔物不会出现,总是得小心为上。

「你们用第三分岔点的矿车?!?

「了解。那我们走吧!」

一行人替放在第三分岔点的手推矿车上油,准备齐全了,就听从加积斯的指示推著矿车前进。

坑道内每隔一定距离就挂著内部会自然发光的矿石做成的提灯。不过间隔距离非常远,坑道不时陷入一片黑暗。但矮人拥有能看穿黑暗的视力,虽不至于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但以提灯的间隔距离来说足够了。

换成活在外界的人,也许会被这狭窄坑道的压迫感逼得透不过气。然而活在地底的矮人种族毫不在意,而且虽说狭窄,对矮人们而言却够宽敞了。

由于矮人的平均身高约为一百三十公分,坑道只要挖到大约一百八十公分的高度,对他们而言就算满宽敞的。

不久,前方传来几阵脚步声。

如果对方跟贡多他们同样是矿工,应该会听见矿车的声音。但他们没有听到那种声音,那么对方会是什么人?贡多等人即将与对方面对面,神情却没有警戒之色。如果声音是赤脚走路的啪啪声,他们会扔下一切掉头就跑,但不是那种声音,是有穿鞋的脚步声。

他们猜得到脚步声是什么人发出的。

没过多久,一支矮人集团就出现在贡多等人的视野中。

贡多等人靠到坑道旁,以免挡住了他们的路?;八淙绱?,矿车却还是摆在路中间,因此认为没挡住去路只是贡多等人心情上的问题罢了。

「──你们是这前面吗。目前那里没出现什么,不过还是当心啊?!?

「嗯,谢谢老兄的关心,多谢?!?

简短打过招呼后,他们与贡多等人擦身而过。

带头前进的矮人是其他系统的魔法吟唱者(Magic Caster),称为隧道博士。

他的工作是以魔法力量巩固坑道,加强安全性,让岩块不会从天顶剥落,或是挖掘后的尖锐岩石伤到矿工。

由于坑道经常有著崩塌的危险性,因此需要以某种方式做补强。一般会使用木材补强,但在矮人国不易取得木头。而隧道博士能够以魔法做补强。

不只如此,隧道博士还能调查附近有无水脉或高浓度气体,让矿工挥动鹤嘴镐时不用担心岩层坍方等意外。

在工作性质繁多而重要的隧道博士身后,跟著身穿简便铠甲的矮人战士们。

由于隧道博士人数不算太多,因此有多达四名战士护卫。

双方擦身而过,他们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矮人都市「费傲•侏拉」与一般矮人都市相同,为了以都市为中心挖掘多条矿脉──西侧基于一些原因未经开挖──而挖穿了险峻山峰的腹部,建造在地底。

矮人个性不拘小节,豪放磊落,但另一方面也是极具优秀数学头脑的人种。以都市为心脏地带,如无数血管般交织的坑道是经过精心计算挖掘而成的几何学艺术。水平挖掘的较粗主干道铺设了矿车铁轨,各个要地垂直挖掘的洞穴安装了人力升降梯。而从这些通道又延伸出数不清的细小岔道。若将所有坑道连接起来,长度必定远超过一百公里。

但正因为空间如此广大,因此完全没有充足人数可设置警备兵,就算只是护卫每组矿工也不够。所以若是在开采中遭到魔物袭击,就只能丢下一切,跑去向配置于要地的警备兵求救了。

然而遗憾的是,如同广为世人所知,矮人的脚程很慢。想不造成任何死伤而逃出虎口,可得相当走运才行。

贡多等人在半路上停下矿车,开启提灯型魔法道具,各人手上携带开采工具往岔道走去。过了不久就走到了尽头,这里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今天的开采现场。

加积斯俐落地做出指示后,组员没有一句怨言,开始行动。有的用鹤嘴镐挖土;有的在岩层里开洞打入楔子;有的以铁锹捞起土石装进笼子里;有的把这些土石搬到矿车;又有的把矿车推到堆积场──

「那么,开始吧?!?

一声令下,一天的工作开始了。



由于是重复过无数次的工作,身体因此锻炼出所需的肌肉,话虽如此,一到收工时间,疲惫不堪的肉体仍然渴望休息。

一行人脱掉弄脏的工作服,前往矿工专用澡堂。

这座浴池利用了国营锻冶场的巨大熔矿炉的热量,虽然水只是温的,不过正好为疲劳的身体消消暑。

贡多用桶子装起流过导水管的淡茶色热水,豪迈地当头泼下。

热水之所以带有颜色,据说是因为含有铁之类的成分,实际尝尝可以喝出一点味道。这些热水替贡多洗去黏在身上的尘土。

胡须与头发等等也要仔细洗乾净,胡须被尘土弄脏,对矮人们来说代表还没长大。

「嘿,贡多!怎样,洗完去喝一杯吧!」

坐在对面浴凳上的加积斯,一边用擦澡巾用力洗刷身体,一边大声地说。

贡多当头又浇了桶热水冲掉摩擦出来的污垢,然后泡进浴池里大声回答:

「抱歉啦!老子等会有工作要做!下次再找老子!」

「这样??!那真是可惜啦!我们在白酒亭喝,晚点你若是改变主意就过来吧!」

「好??!到时候再去打扰你们!」

看来加积斯要跟其他几个同伴讲话了,贡多趁著其他人还没找自己喝酒前说:「老子先出去了?!顾隽嗽〕?,就快步离开澡堂。

贡多擦乾身体,换上便服,一身清爽地走到柜台,站在看似阴险的矮人管理官面前,然后将挂在脖子上的牌子交过去。

管理官不客气地盯著牌子看,接著把一只皮袋放到柜台上。

这是五天份的酬劳。由于矿工死亡率不低,基本上都是周薪制。有个说法是以前采取过日薪制,但因为有人表示这样不能在酒馆喝个过瘾,所以才改成现在的制度。事实上,皮袋里的钱虽然不少,但加积斯他们一拿到,接下来应该有一半都会花在酒钱上吧。

「……贡多到今天就满一个月了吧,脸让老子看看?!?

「老子很好,呼吸都没问题?!?

「这要由老子来判断,不是你?!?

对方从柜台底下取出手持式灯具一扭,把光打在贡多脸上。

贡多一边嫌灯光刺眼,一边让对方端详自己的脸。

长期吸入粉尘会导致肺部功能日渐下降,有时会慢慢地使皮肤带有不健康的苍白。这种疾病称为雪白(Alabaster)病,他就是在检查有无相关症状。

「──哼,的确没问题?!?

「那种病呼吸会有杂音,没有就没事,不是吗?」

「……唉。老子从以前就是这样替人检查的。与其听肺部发出的声音,看脸比较准,你瞧不起老子长年的经验吗?」

「老子不会这么想,经验很重要?!?

「那就别在那碎嘴,对大家都没好处?;褂些ぉす倍喟?,你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在我们这边做正职了。你如果愿意,老子希望让你当组长,因为你经验够?!?

「抱歉,真的不行……老子接下来有一阵子不会过来,今天终于存到长期旅行所需的费用了?!?

贡多之所以存钱存到被大家埋怨难约,是为了购买旅行所需的用具。

「……你又要出远门了?」

「老子打算到几年前放弃的都市,南方的费傲•莱佐,到那边挖点东西回来?!?

看似阴险的矮人管理官睁大双眼。

「什么!……不用说你也知道,那里很危险喔!有打算跟谁一起去吗?」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老子知道。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不?!?

人数越多,被某些存在发现的危险性就越高。与其被发现时一定有人牺牲,甚至全灭,他宁可一开始就选择单独前往,比较不容易被发现。

「……你把什么忘在那里了吗?」

「并没有,老子不是说了,老子要到那边挖点东西回来?!?

「老子不懂你要挖什么,采矿在这里采不就成了?」

「哼,在这里不管再努力……虽然多搬一点是能领到一点追加津贴,但基本上酬劳是固定的,老实说赚不了大钱?!?

「但也比一般工作赚得多了?!?

眼前的矮人说的是事实,正因为如此,贡多才会在这里工作,好在短期间内赚到钱。

「老子的目的需要更多钱,所以老子要去被放弃的都市坑道挖矿。不管老子在那里挖到什么金属,都没人能插嘴?!?

管理官的表情扭曲。

贡多言词虽然偏激,但也说得对。

「你要挖白铁钢(White Iron)?」

「对,就是那个。老子在那里挖到什么就是老子的,不会有人讲话?!?

这附近的开采所基本上全是国营,因此想弄到白铁钢,必须支付高额费用──正当的价格。不过,如果有人在遭到弃置的坑道挖到矿石,那矿石就是属于他的。只是在那坑道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无法接受国家的协助。

「……老子愿意高价收购喔?!?

这座都市邻近的矿脉还没发现白铁钢,一旦在过去都市挖到的份用完,这种金属的价格必然大涨。

贡多知道眼前这个看似阴险的矮人提出这种建议,并非为了转手获利。他说这些话都是出于好意。

他大概是想介入贡多与买家之间做交涉,帮贡多卖个好价钱。然而,贡多并不是为了把矿石高价卖出──为了发财而去挖矿。

「你在说什么啊,老子已经决定好怎么用那些矿石了,老子要用来做研究?!?

看似阴险的矮人脸上浮现暗淡神色。

「你怎么还在说这种话……老子明白你的心情,但你还是早早认清现实,到我们这边当组长吧,你老爸会伤心喔?」

贡多心中一瞬间燃起激烈怒火,但在怒气现于神色之前,他就低下头隐藏起情绪。听说贡多的父亲帮助过眼前这个矮人好几次,所以他才会担心恩人的孩子贡多投身不可能实现的研究。

虽是出自好意的一番话,但贡多还是无法坦然接受。

「老子有认清现实,父亲的一辈子绝对没白活!老子一定会再度复兴失传的技术,让大家看看!」

贡多忍不下去,把怒火的余烬连同话语一起呛了回去,就转身快步离开。

他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因为后悔不该幼稚地对担心自己的人发怒,但更大的原因是他有一份热情,要去做他必须做的事。

没错。

他这个优秀父亲的劣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活著。

贡多紧咬嘴唇,定睛望著前方。-->">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