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Epilogue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十卷 谋略的统治者 Epilogue

迪米乌哥斯心情愉快地走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第九层。

他觉得自己好像很久没回来了,应该是心理作用吧。他中间有回来过几次,算起来顶多只离开了两周左右。即使如此,他仍然觉得很久没回来,纯粹是因为走在这块土地上令他感受到喜悦。

随著目的地越来越近,他的心情也就越来越好。

迪米乌哥斯无视于科塞特斯配置在门扉左右的卫兵,系紧领带,整理仪容。当然,他平常就有在注意服装仪容,不过面对自己的主人,不能有任何一点邋遢之处。

检查仪容到了过剩的地步后,他才终于敲敲房门。

一名女仆开门,露出脸来。

迪米乌哥斯很想从门缝间寻觅主人的身影,但当然不可能做出那么丢脸的事。

「安兹大人在房间吗?」

「非常抱歉,迪米乌哥斯大人,安兹大人现在不在这里?!?

迪米乌哥斯的心情急速下降,但不会表现在脸上。

「这样啊,那么大人去了哪里呢?」

「非常抱歉,我不清楚……不过雅儿贝德大人或许知道些什么?!?

说得对。

「的确,雅儿贝德在哪里?」

「雅儿贝德大人就在房里?!?

迪米乌哥斯知道雅儿贝德拿自己主人的房间当办公室,他不懂雅儿贝德为何不用自己分配到的房间做事,不过考虑到她的个性,也就没说什么。更何况只要主人同意,自己就不该有意见。

「她在办公吗?……请你去问她是否可以准许我入室?!?

「好的?!?

房门在自己眼前关上,过了一会后再度开启。

「请进,迪米乌哥斯大人?!?

向女仆道谢后,迪米乌哥斯走进房间,只见守护者总管就坐在主人的办公桌前。

她抬起低垂的视线,看见了迪米乌哥斯。

「好久不见了呢,雅儿贝德?!?

「是呀,迪米乌哥斯,出外工作辛苦了。今天有什么事吗?」

「是,我来是关于圣王国目前正在进行的事务,想请安兹大人准许我进入最终阶段,希望能领取一只二重幻影……安兹大人身在何方?」

「大人在远一点的地方,我想一时之间不会回来……」

迪米乌哥斯听到这话,判断主人不在耶.兰提尔,不然她不会讲得这么拐弯抹角。

「那真是伤脑筋了,既然如此,我就到第七层准备其他工作,等待安兹大人归返吧?!?

「如果你急的话,可以用『讯息』联络大人喔?!?

迪米乌哥斯略为皱起眉头,观察雅儿贝德的神情。

脸上浮现著一如平常的微笑,但善于观察的迪米乌哥斯,看出她脸上还带有少许的其他情感?;痪浠八邓敲髦饰?,问题是当中夹带的情感。

如果只是在挖苦自己,那无所谓。

迪米乌哥斯迅速观察她的脸色,但无法看出更多。

虽然感觉有点不甘心,不过双方并不是在比什么。

再说纳萨力克内凭他的观察眼光无法看穿的存在,在他所遇过的人当中,就只有自己的主人与雅儿贝德。把这两位当成一小部分的例外,比较能保持内心安宁。

迪米乌哥斯耸耸肩。

「没那么急,等大人日后归返,我再亲口向大人报告?!?

「安兹大人没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喔,说不定会很花时间?!?

「到时候我就自己过去,雅儿贝德。不需要用到『讯息』?!?

「哎呀,为什么呢?重要的事尽快报告主人才是忠义不是吗?」

雅儿贝德的笑容变了质,如果刚才的笑容是平时的假笑,现在这个就是爱欺负人的小孩的笑脸,或许应该认为性质更恶劣了。

看来她就是要自己亲口说出理由。

迪米乌哥斯一边觉得伤脑筋,一边道出理由:

「我想请安兹大人赞赏我的努力,所以不想用那种手段联络。用『讯息』一样可以得到赞赏,但我还是想直接听到安兹大人的声音,不过如此而已……只要是纳萨力克内的存在,我想谁都会有相同的想法吧?」

「是呀,你说得对,迪米乌哥斯。正如你所说的,谁都会这么想吧?!?

「那么,安兹大人前往何处了呢?」

「大人前往至今未曾建立国交,连情报也不确定的矮人国家,所以不知道会花多少时间喔?!?

「随从呢?」

「夏提雅与亚乌菈?!?

战力层面没有问题,只是其他方面就让人有点担心了。

有亚乌菈一起应该不会出问题,只希望别给安兹大人惹麻烦就好了。迪米乌哥斯想起另一个人的脸。

「不过话说回来,大人带夏提雅同行,是否有意毁灭矮人国家?」

迪米乌哥斯说归说,却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会带马雷同行,这个人选想必是有其他目的。

「──其他守护者现在身在何处?」

「科塞特斯在管理湖泊周边;马雷在耶.兰提尔近郊建造迷宫;塞巴斯在耶.兰提尔待命。我不知道安兹大人有何想法,不过大人没率领军队,应该是想以友好态度解决事情吧?!?

「……情报不足呢,安兹大人为何要前往矮人国家?」

「迪米乌哥斯,安兹大人的想法不是我们能企及的?!?

雅儿贝德说得对。

安兹.乌尔.恭。纳萨力克的最高统治者,他们的主人正是每一步棋都潜藏了无数策略的神机妙算之主。就连被创造成拥有优秀才干的迪米乌哥斯都望尘莫及,想摸清主人的心思才是错误的想法。

不过,体察主人的心情,事先做好准备,才是正确的忠义之举。

我得更加努力才行。就在迪米乌哥斯重新下定决心时,雅儿贝德从桌上拿起了羊皮纸。

「这是昨天帝国送来的,我以『讯息』获得安兹大人的准许,打开看过了。内容归纳起来,就是帝国提出的从属请求。不过要以什么形式成为属国,就得日后再行商议了?!?

迪米乌哥斯大吃一惊,这比他设想的时间早太多了。

「为什么?我以为帝国会在王国毁灭之后,才成为附庸国……」

「这是安兹大人前往帝国得到的结果?!?

「这真是太……真不愧是安兹大人……」

「欸,迪米乌哥斯。你原本真的预定等王国毁灭,才让帝国成为属国?」

「当然了,我本来是如此计划的?!?

「不管用什么手段?」

「……这话是什么意思?」

「安兹大人有好几次差点就叫了你的名字,意思大概是『迪米乌哥斯那边有没有联络,继续这样进行没问题吗?』吧?;痪浠八?,大人是对你的某些──一定是对计画有所不满吧?!?

「这真是……雅儿贝德,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怎么样呢?」

迪米乌哥斯语塞了。

「……可以再告诉我一次吗,你有没有办法让帝国比王国更早成为属国?」

「……有,只是那样得请安兹大人行动,做为属下太可耻了。而且就我认为,还得先采取几种手段──最起码也要一个月的时间,并且让一座大都市发生暴动,之后才能成功。我本来判断与其这么麻烦,不如先支配王国再施加压力……安兹大人大约花了几天?」

「我也去了王国,所以不太清楚,不过实际算起来三天吧?!?

迪米乌哥斯瞠目结舌。

太快了。

主人究竟显示了多大的力量,足以令帝国屈服?皇帝本来有意与外国结盟,主人是如何击垮他的心灵?

迪米乌哥斯本来准备了皇帝无法应对的完美策略,没想到自己的主人竟然准备了更有效的计策。

「三天?安兹大人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顺便一提,听说没有人为此而死喔?!?

迪米乌哥斯吃惊地阖不了嘴,他心里涌起的只有对至高支配者的尊敬之念。主人正如同死亡的化身,静静站在皇帝背后,然后捏烂了他的心脏。

一阵冷颤从脚尖窜到头顶,狂喜、羡慕、畏惧与敬意等情感互相混合,形成难以名状的激情,令迪米乌哥斯浑身发抖。

「真不愧是……真不愧是安兹大人。我果然比不上安兹大人,实在太伟大了。诸位无上至尊的整合者的确实至名归,我有点羡慕起潘朵拉.亚克特来了?!?

雅儿贝德轻声一笑,笑容充满不可思议的优越感。

那是被如此伟大的男人命令献上爱情的女人所具有的优越感。

「所以,安兹大人下了指示,要你跟我决定帝国的从属方式?!?

「要我们决定,为什么?」

「这还用说吗?这次的一连串计画,很大一部分都是由你筹划的啊,迪米乌哥斯。但安兹大人却没告诉你一声,就提前进行了帝国的属国化计画,所以为此感到心痛?!?

迪米乌哥斯就是不懂这一点,如果主人是对自己的无能感到不悦,那还能够理解,但似乎并非如此。

「……这是为什么,我不明白?!?

唉。雅儿贝德疲累地叹了口气。

「当然是因为大人信任你啊,也就是说……该怎么说才好呢?我想你的聪明才智应该能理解,我猜大概是这样的:安兹大人觉得不照你的计谋进行,就等于怀疑你的能力。安兹大人就是不想这么做,才会等你的联络。但大人或许觉得你在对他客气吧,所以他才自己先行动,想藉此告诉你不用客气?!?

这个答案听起来很合理。不对,不会有其他可能性了。

「这真是太……」

迪米乌哥斯因为太过难堪,不禁低下头去。同时,一阵喜悦之情也笼罩了他,因为他得知主人竟然如此为自己著想。

「迪米乌哥斯,为了回应安兹大人的慈悲心肠,我们必须行动才行?!?

「当然了,雅儿贝德?!?

迪米乌哥斯振奋起精神。

「在安兹大人归返之前,我一定会拟好完美的属国计画,以回应安兹大人的期许!」

「说得对,既然安兹大人亲自前往,想必是有著多种用意。等大人从矮人国家回来,一定有得忙了?!?

迪米乌哥斯莞尔而笑。

「就是说啊,雅儿贝德?!?->">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