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二章 里‧耶斯提杰王国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十卷 谋略的统治者 第二章 里‧耶斯提杰王国

1

收在内侧口袋的魔法道具振动,克莱姆把它拿出来。

这是个大小能收在手心里的怀表,表盘刻著三根针──时针、分针与秒针──以及围绕这三根针的十二个数字。

有的大型时钟会采机械式,不过个人携带的尺寸,在王国就只有魔法道具。由于钟表与生活有著密不可分的关系,以魔法道具来说售价还算低廉,但也不是庶民能轻易买得起的。

克莱姆拿著的怀表是他借来的,因此与普通魔法道具时钟不同,具有特殊魔法力量。

时钟名称为「十二种魔法力量(Twelve Magical Power)」,每天一次到了订好的时刻,就会发挥该时间对应的魔法力量。

只不过想享受这种恩惠,至少必须拥有怀表一天,因此才刚借用的克莱姆无法发动魔法之力。

「嗯,时间到了?好快喔?!?

身旁漫不经心地望著蓝天的女性对他说。

「好像是的?!?

克莱姆回答这位女性──精钢级冒险者小队「苍蔷薇」的成员缇娜。

「是喔──像这样悠悠哉哉的,会搞不清楚时间经过呢?!?

这句话有一堆地方可以吐槽。

首先缇娜并没有悠悠哉哉的,她是在这个地点──克莱姆身后建筑物的正面入口当警卫。而且她虽然说什么「时间到了」、「好快喔」,但她应该拥有相当准确的生理时钟。

冒险者当中有些人拥有异常准确的生理时钟,尤其是盗贼系的职业特别多,这是拜训练所赐。因为他们负责暗中进行调查,常常需要单独行动,时间感非常重要。

「嗯,你有话想说吗?」

「不,没有?!?

听了他的回答,「这样啊──」缇娜再度仰望天空。

克莱姆不可能特地问她为什么要说谎,揭穿她隐瞒的事。

他本来是没钱雇用缇娜等人的,但她们说目的地正好一样,克莱姆是利用人家的好意,不能做出让人家不高兴的言行。

「那么我去跟公主说一声?!?

「慢走──」

克莱姆转过身去,走向至今背对著?;さ慕ㄖ?。

工程中克莱姆看过几次,不过今天是他第一次进入完工的建筑物内??死衬犯芯醯秸舛敖ㄖ锏拇笮々ぉて渲性滩氐淖约褐魅说男囊?,心中一阵暖意。

打开门,一股可以形容成新屋气味的独特木头香,搔弄著克莱姆的鼻子。

他继续往前走,穿过通道,打开最深处的房门。

自己的主人就在那里。

艳光照人的公主拉娜。

而她的周围有好几个小孩。

她对吵闹的孩子们投以温柔微笑,倾听童言童语的模样正有如圣女。

面对这有如一幅画的光景,克莱姆说不出话来。

他怕自己会破坏了这副神圣不可侵犯的光景。站在窗边,雇用来在这设施工作的几位女性似乎也是同样心情,谁都没动一下。

不过,这个房间里只有一个人似乎不这么想。

「喂,小子来喽,时间到了?!?

面具下传来的冰冷声音,让拉娜抬起头来,正眼看著克莱姆。

克莱姆确定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眸中,映照出了自己的身影。

「……非常抱歉,拉娜大人,回王宫的时间到了?!?

「这样啊──那么虽然舍不得,但我该走了?!?

「咦──」孩子们依依不舍地叫了起来。若不是完全掌握了孩子们的心,是绝不可能让他们发出这种声音的。

孩子们的反应让几位女性慌张起来,这才有了动作。她们安抚孩子们,实在不听话的孩子就硬是抱离拉娜身边。

「我还能再来找大家玩吗?」

对于拉娜的询问,孩子们一齐精神饱满地答应。

「那么,下次我来做菜给大家吃喔──克莱姆,我们走吧,伊维尔哀小姐也一起?!?

「哼,用不著你说,我是你的护卫──不对,我并没有接受委托,所以只是个同行者罢了。不用在意,我跟在你们后面?!?

一行人一起走出建筑物时,停在附近的马车正好也到了。

缇娜没说一声就先坐进马车??雌鹄此坪鹾懿欢衩?,但她是为了确认安全。接著是拉娜,然后是克莱姆,最后伊维尔哀上了车,马车开始移动。

匡当匡当晃动的马车里,伊维尔哀轻声说道:

「……不过,你也真辛苦啊,还盖那种孤儿院?!?

「会很辛苦吗?」

「会啊,应该有很多人跟你说吧。说现在世局动荡不安,没钱干这种事?!?

拉娜一根手指抵在下巴上,偏了偏头。

「不会啊,哥哥马上就答应了我的请求,而且正因为世局动荡不安,才更该?;ず⒆用??!?

伊维尔哀扬扬下巴,要她说下去。

「是,就如你所知道的,魔导国的君王造成了大量死伤。我想会有很多孩子因此失去父母亲,所以为了?;ふ庑┖⒆?,我才成立了孤儿院,况且也需要给失去丈夫的女士们新的工作机会?!?

「魔导王啊……这事之后再谈,但与其把钱花在死小孩身上,难道不该用在更重要的地方吗……我倒觉得弱者会死是没办法的喔?!?

「话不能这么说?!?

拉娜斩钉截铁地断言,跟之前的说话方式不同,语气坚定。

「强者本来就该拯救弱者,再说……」

克莱姆感觉到拉娜稍微瞄了自己一眼。

(也许是──)

克莱姆的脑中浮现出儿时的自己。

公主是知道自己那时的模样,才会想到成立孤儿院吗?也为了不再增加更多克莱姆这样的人。

他胸口一瞬间发热。

当然,克莱姆并未确认拉娜的真实心意,但他觉得自己想得没错。

「好吧,这也是一种想法,再说我也不该把自己的观点强加在他人身上??墒?,有必要盖那么大一间吗?」

「是的,因为我预计会有很多孩子进来。而且我预定从皇家直辖地招募孩童,那样的设施还算小了。孩子们是我的宝物,我必须长期照料他们,以免他们走上歪路?!?

「哦──公主殿下好聪明喔?!?

「你想说什么,缇娜?」

「伊维尔哀,你觉得失去父母亲的孩子能怎么生活?」

「这个嘛……原来如此……国内人手不足,不能将珍贵的劳动力拿去填补士兵空缺,所以要用其他办法阻止治安恶化?……原来如此啊?!?

「『有些人只要有人照顾就能活得清正廉洁,没人照顾时却可能输给欲望。而当他的犯罪行为成功时,就会越陷越深,小小的犯罪会像雪球般越滚越大。对这方面本来应该加紧预防,但是很难,所以要用这种方法减少漏洞?!弧?

「哼,『──不是每个人都一样坚强』是吧?!?

「伊维尔哀也被说了啊──她是不是很喜欢这番话???」

「……同一番话我大概听那家伙讲过三遍喔?!?

后半是只有伊维尔哀与缇娜才懂的对话,不过前半部分讲了那么多,克莱姆也听得懂。

失去双亲的孩子们,很多都会为了讨生活而染手犯罪行为。这么一来本来已经削弱力量的八指恐将死灰复燃,王都治安也会变得更糟。

自己敬爱的君主是为了将来做准备,未雨绸缪吧。

然而──拉娜一脸不解地问伊维尔哀:

「──你们在说什么?」

「喂……是我们想太多了吗,还是说她在演戏?」

「嗯──看起来是说真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大概就是吧。总觉得白佩服她了?!?

「呃,我的评价好像兀自大涨大跌的……可是呢,我也有仔细想过喔。这次创办的孤儿院如果进行顺利,给孩子们施予某种程度的教育,从中出现了优秀人才的话,其他贵族应该也会效仿。也是因为如此,我需要够多人数的孩童……这理由不太值得夸奖就是了?!?

「不,如果是因为这样而募集死小孩的话我能理解,也觉得很佩服。若是将来能获得成果,那的确值得赞赏,再说不求回报的奉献只会让人起疑?!?

「伊维尔哀因为吃过苦所以心态扭曲?!?

「喂!你明明就跟我一样!」

「没那种事,我很纯洁,只有你心灵污秽?!?

啧!面具底下传来好大一声咂嘴。

「对了对了,我之所以会成立孤儿院,是因为布莱恩先生给了我灵感?!?

「布莱恩.安格劳斯啊。那家伙在做什么?今天没看到他?!?

「布莱恩先生现在为了别件事在王都中奔波?!?

「哦,有别的事比护卫公主更重要?」

「是的,他正在为了实现战士长的遗愿行动。呃,关于战士长那件事,那时给各位添麻烦了?!?

缇娜稍稍眯细眼睛,以隐藏内心情感。

「竟然让我们魔鬼领队的漂亮脸蛋受伤,真气人?!?

「真是万分抱歉,我代替父王向你致歉?!?

「我知道你有直接向老大道歉,所以原谅你?!?

「谢谢你?!?

「……死者的话语有时比生者的话语更有力量呢?!?

伊维尔哀的视线一时似乎拋向了马车小窗外,但只是短短一瞬间。

「回到正题吧,你说布莱恩.安格劳斯在做什么?」

「战士长似乎说过希望布莱恩先生『继承战士长职位』,但他本人好像认为自己办不到。所以他说要找出适合继承战士长职位的人,由自己来锻炼?!?

「如果由没有贵族门路的人来找……原来如此,葛杰夫与安格劳斯都是平民出身,所以才会有这种想法吧。而你从这里获得灵感──」

「──是的,所以我才想到成立孤儿院。我在想,下次或许可以请布莱恩先生来见见孩子们。说不定在那些孩子当中,有人拥有才能?!?

「我没看那么多──」这是缇娜说的?!敢廖??」

「光用看的看不出有没有魔法才能。如果做个几次魔法训练,等那人能用魔法了,多少还能看得出来,但也只限魔力系魔法。就算那个死小孩拥有精神系或信仰系等才能,让我来看也看不出来?!?

「嗯──」拉娜发出了烦恼的声音,然后展露花朵绽放般的笑容。

「将来我想请各方人士莅临孤儿院,让大家看看孩子们有没有才能?!?

拉娜的视线朝向两人,她的视线比言词更能传达心意。

「……真是天真的想法,如果是那家伙的话,啊──」

「很遗憾,伊维尔哀,如果是那个魔鬼领队的话──」

「──也是,但就算由她提出来,我也不会轻易点头喔。我要收取相应的报酬──既然受了雇用,最起码得收钱。每次都不收报酬,对其他人实在说不过去,也违反了冒险者的规定。再说我可是要传授技术,委托人当然得支付相应的代价?!?

「我想你说得完全没错,我只能表示同意,但真的很抱歉,其实我没有钱……」

拉娜沮丧地说。

第三公主是备用品的备用品。拉娜唯一受到的期待就是嫁给贵族,为对方家族带来皇室血统,没有贵族想成为她的后盾,因此至今几乎没有钱可供她自由花用。因为拉娜生活简朴,因此目前还没遇过问题;但换成第一公主或第二公主绝对受不了。

正因为如此,克莱姆更能感受到自己的铠甲中蕴藏了她的心意。

「我听说公主殿下都是穿著闪亮华丽的服饰,过著优雅生活耶──」

「现实情形没那么简单的,不过,的确也有那样的公主就是了?!?

真令人向往??吹嚼攘窖凵辽练⒘恋厮?,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袭向克莱姆心头。

克莱姆希望这世界上最美丽,心地最善良的她能过著那种生活。

但另一方面,他觉得正因为拉娜是这样的人,自己才能获救,也才有现在的自己。就在这时,拉娜一转头,用散发美丽光辉的眼眸,与偷看她侧脸的克莱姆四目交接。

「──你在想什么,克莱姆?」

「啊,不,没什么,拉娜大人?!?

「是吗,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喔,有困难时必须互相帮助才行?!?

「呃,是!谢谢大人!」

「喂,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谈情说爱,但我还是不喜欢免费教导技术。就算由那家伙提出来,到时候我也要收取某种程度的费用喔?!?

「届时还请提出我也能支付的金额?!?

拉娜低头行个礼。

「嗯──不过公主想知道的是有没有才能吧?我来看身手,那伊维尔哀要做什么?」

「……唔。唉,我就老实说了。只做几次练习是看不透那个人的才能的。魔法才能著重的不是外在因素,而是内在因素。再说以魔法才能来说我是天才,但也仅止于此,没办法像帝国那个大魔法吟唱者一样使用能力?!?

「以天生异能(Talent)看清才能啊──」

「天生异能啊……」拉娜唉地叹了口气:「这个也是,要是从小就看得出来就好了,这么一来贵族轻视平民的僵硬思维应该也能减轻些?!?

「这样的话只要建立体系,使用能看穿所有孩童的天生异能的魔法不就行了?如果只要是看清有无天生异能,第三位阶就有这种魔法。只不过若是要查出详细内容,似乎会是更高阶的魔法──哎,只能算梦话吧?!?

「是这样吗,天生异能是能解读的吗?」

「我不知道你眼睛在发亮什么,不过可别太期待喔。我只是听过要用到精神系的第三位阶魔法,才能勉强判断眼前对象有无能力。就算看出有能力了也很麻烦,还得查出怎样才能发挥能力。不只如此,调查了半天,很可能根本是个不怎么样的能力?!?

「这样啊……」

拉娜眼中的光辉消失了。

「比起这样做,还不如多方尝试。例如到瀑布下冲水,或是闻些不会太危险的药物让他出神。天生异能好像都是突然知道的,感觉就像什么东西组合起来了?!?

「是这样吗……唔,那时是这样吗?」

「哎呀,伊维尔哀小姐也具有天生异能吗?」

本来讲个不停的伊维尔哀,突然散发出岩石般的氛围,看来是讲到她不想被问到的话题了。

但克莱姆的主人却天真无邪地问道:

「可以告诉我你的是什么能力吗?」

克莱姆有时也会觉得她意外地敏锐,但大多数时候她都是这个调调?;蛐砜梢运挡换峥闯『习?,有时候能若无其事地问些不方便问的事。

她应该不是没顾虑到对方的心情,只是王族生活养成的习惯使然。

「你干嘛啊,这么让你感兴趣?」

「我身边没有几位拥有天生异能的人士,所以很想知道伊维尔哀小姐拥有什么样的天生异能──」

「是吗?既然如此,好吧,我就告诉你?!?

伊维尔哀突然探出上半身,神情雀跃的拉娜也一样探出身子。

天生异能有时能够成为杀手锏,尤其是冒险者想必更是如此??死衬凡痪醯美然岽笞彀退党鋈?,但还是觉得这种事不该轻易告诉别人。

「这事我不想让别人听到,耳朵凑过来好吗?」

「好的?!?

拉娜将自己的耳朵朝向伊维尔哀。

然后──

「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可能随便说出去??!」

怒吼声响遍了马车内。

身旁的缇娜似乎早就料到,已经用手指塞起了耳朵。

「好过分!耳朵都嗡嗡响了!」

拉娜就像扑进克莱姆的胸前般倒向他身上,要是加个声音形容,应该会是轻轻的「砰」一声吧。

拉娜眼角噙泪,从胸前抬头看向克莱姆。

好可爱,好香??死衬酚昧伩约旱奈蘖南敕?。竟然对自己的主人怀抱这种邪念,真是太不像话了。

「伊维尔哀大人,我明白您的心情,但还是请您多多包涵──」

「──啊──?小子,都是你太宠她,这小丫头才会变成这样吧?」

「没……没有的事,我怎么敢宠公主……」

就算想宠,他也办不到。

「就是??!克莱姆可以再宠我一点的,我赞成伊维尔哀小姐的意见?!?

「呃,不,公主,这样说似乎有点不对……」

「没那种事!只要你多宠我一点,这种时候被骂了,我也比较能坦率接受啊。所以请你多多宠我,总之先像小时候那样跟我一起睡午觉吧。来,伊维尔哀小姐,请再多讲他几句!」

「够了,是我太笨了……总之小丫头,我不会把我的天生异能告诉别人,知道了吗?」

「真有那么危险吗?」

「是啊,这是我的杀手锏。一旦使用了……对,就像我们领队的剑失控一样,拥有能轻易破坏一座都市的力量?!?

伊维尔哀这番话很有份量。

但克莱姆的胸前传来了「嗯──?」的狐疑声音。他很想往下看看,但这样势必会强烈感受到拉娜依偎著自己,他把持不住。

就算想推开拉娜,她身子骨太柔嫩了,克莱姆不知道该使多少力道。

克莱姆的心脏正在怦怦狂跳时,话题仍在继续中。

「你是说拉裘丝那把剑吗?」

「对,据她的说法,那把剑一旦失控似乎会不可收拾。足以消灭一个都市……不,好像是国家?她说她为了压抑它,分出了不少力量?!?

「原来是这样啊……我都不知道……」

克莱姆还没将魔剑的事告诉主人或任何人。

「你还是别放在心上比较好,魔鬼领队是不想让你担心才什么都没说。希望你装做不知情?!?

「……说得也是,我明白了,我会这么做?!?

「说到这个,艾因卓大人最近怎么了?这阵子都没见到那位大人?!?

「嗯,没人告诉你吗?喂,公主,你没告诉他吗?」

「……我忘了。呃,是这样的,克莱姆,她在陪格格兰女士与缇亚小姐修行?!?

伊维尔哀接在拉娜后面说:

「那两人在与袭击王国的魔王亚达巴沃交战中丧命。当然复活是复活了,但复活之际失去了大量生命力。为了恢复生命力,她们现在正将自己置身于危险当中,以跨越生死关头的方式恢复力量?!?

「其实我们本来也想去?!?

「但我们去了会让她们内心深处产生依赖感。少数人战斗才是短期变强的最佳手段?!?

「这个说法也很值得怀疑?!?

「唔──我听说这是有效率的『升级』手段……哎,总之也只能相信这种说法多多锻炼,不然如果那家伙再度袭击王都,说不定连争取时间都办不到?!?

「争取时间?啊──伊维尔哀,你是说替你最推的那个人?」

「没错!就是等那位大英雄到来!」

突然间,伊维尔哀的氛围变了。

从面具底下可清楚感受到她兴奋般的热情。

「记得是叫飞飞先──大人对吧?!?

「正是!就是大英雄飞飞大人!双手持握巨剑,彷佛挥动树枝般运用自如的最强战士!不会错,那绝对是邻近诸国最厉害的战士!只要有那位大人在,就算亚达巴沃再度来袭,也一定能铲除敌人!上次很可惜让对手跑了,但照那位大人的个性,一定已经想好对策了!」

「呃,是?!箍死衬繁凰娜攘已菟当频弥荒苡ι胶?。

「可是那个人这次能来吗,他不是成了那个魔导王的部下?」

看到伊维尔哀握紧双手,缇娜难得表情有些疲累地出声问道。

「啊──!飞飞大人!可恶的魔导王!竟然敢控制那位大人,就算上天允许,我伊维尔哀也绝不饶??!要是能打倒那魔物,解放飞飞大人就好了!他是不是有什么打算,我看我还是去耶.兰提尔一趟,听听飞飞大人的想法吧?」

「……等她们俩恢复力量再说?!?

「我只是去一下,记住地点了我就用传送回来。单程利用『飞行』的话,也不会花太多时间!」

「伊维尔哀,你真的一讲到飞飞就会发狂……魔鬼领队不是说了不行吗?」

「只要你保密就好啦!」

「我其实口风很松的,膨松柔软?!?

「从你的上个职业来想,怎么想都不可能吧?」

「很遗憾,现在的我是冒险者『苍蔷薇』的缇娜。绰号是『大嘴巴』?!?

这时缇娜的眼光变得严肃。

「……好机会,我想趁现在问你。伊维尔哀,你杀得了魔导王吗?」

伊维尔哀顿时僵住了,刚才那种兴奋情绪不复存在,在那里的是冒险者最高阶的魔法吟唱者。

「如果传闻全数属实──那人已经超越了一个魔法吟唱者能拥有的力量。后来我也稍微查了一下卡兹平原发生的事,仰赖各种人脉──还联络了那老太婆分析情报,老实说实在太荒唐了,真希望只是小子中了幻术?!?

「那绝不是幻术,死了那么多人……」

拉娜的神情悲痛地扭曲。

「那场战争有二十六万人上战场,其中死者多达十八万人。此外我还听说有些人精神失常,变得无法过正常生活。来到那所孤儿院的孩子当中,也有人的父母亲是这样的?!?

「……听到小子的说法,我只能这么觉得。你们竟然被那样可怕的魔物追杀……」

「……是的,那完全是地狱。幸运的是我跟布莱恩先生还有……战士长这两位强者在一起,才能免于发疯;但直到现在,我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回头看看背后。民兵的话恐惧感恐怕更强,就算发疯了也不奇怪?!?

「你真的该感谢自己的幸运?!?

克莱姆只点了一次头。

「那么,缇娜,我诚实回答你的问题吧。我不可能战胜魔导王?!?

这是早就料到的答案。

「果然?!?

「是啊,如果只是那个召唤出来的怪物或许还有办法,但还是要实际看到才说得准。不过,能召唤好几只那种怪物的魔导王,说实在的,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那是拥有神代力量之人?!?

「有没有可能不是魔导王个人的力量,而是用了某种道具召唤?」

「是有可能,但不能妄下结论。不过也没有办法确认就是?!?

「要是他能跟亚达巴沃狗咬狗就好了?!?

「谁都希望能变成那样,再来如果能由飞飞大人杀了魔导王,那就更好了……」

「飞飞大人与魔导王,您认为哪个比较强呢?」

克莱姆虽然这样问,但他个人认为能召唤那样强大魔物的魔导王要比飞飞强多了。然而伊维尔哀却陷入沉思,让他相当惊讶。

「不知道,我个人希望击退了亚达巴沃的飞飞大人比较强,但魔导王的力量也超乎想像。两者的力量都与我们相差太远,连想像都想像不来?!?

「那样的人物成了魔导王的部下,真是糟透了,谁都不敢惹他们?!?

正是如此。

唯一或许能跟魔导王抗衡的人物成了魔导王的部下,情况令人苦恼。若是向魔导王挑起战端,就等于要对抗两个魔导王。

就在马车内的气氛变得有些阴沉时,有人敲了敲车夫座隔板上的小窗,将它打开。

「即将抵达王宫?!?

听到车夫的声音,拉娜慢慢撑起身子,然后轮流看看坐在前面的两名冒险者。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们,等拉裘丝回来了,我想跟你们吃个饭兼表示谢意,可以帮我转达她吗?」



闻报妹妹回来了,第二王子──赛纳克.瓦尔雷欧.伊格纳.莱儿.凡瑟芙离开房间前去迎接。

兄长──巴布罗.安德瑞恩.耶路德.莱儿.凡瑟芙第一王子下落不明已经过了一段时日,被认为不可能生还,因此他几乎已内定为继任国王,这样的他主动前去迎接妹妹,本来是不合理的。因为即使是兄妹,也有著明确的身分差距。

即使如此他仍然亲自前往,是因为有事想紧急讨论。失去了优秀左右手的他,虽然不怎么喜欢这个妹妹,但也只有她能靠了。

不久,赛纳克看到了妹妹的身影。

妹妹身边还有身穿纯白铠甲的克莱姆侍立。拉娜不管去哪里,克莱姆大多都会随侍左右,因此这景象并不奇怪。

拉娜捡来的贫民小孩克莱姆。

以前他认为拉娜是?;ǔ找皇毙似鸩呕峒窀鲂『⒒乩?,然而自从他知道了拉娜的怪异与无比智慧后,就开始觉得她这样做或许有其理由。

而这点从亚达巴沃袭击王都之时,以及魔导王大屠杀的结果当中,渐渐变得明显。

在这王都当中,很少有士兵比克莱姆强。就连葛杰夫挑选的战士团当中,与克莱姆同等或在他之上的人都寥寥可数。

再加上拉娜还与克莱姆带来的布莱恩.安格劳斯以及精钢级冒险者小队「苍蔷薇」领队拉裘丝建立了个人的友好关系。自己的妹妹在王都内是拥有最大物理力量的存在,这是无庸置疑的事实。

──她该不会是想用武力推翻政权吧?

赛纳克会这样怀疑也是理所当然。

就算拉娜不会这么容易使出直接手段,也得多加戒备。因此赛纳克为了以防万一,正大费周章跟山铜级冒险者与秘银级冒险者秘密建立个人联系。

赛纳克对自己的王子长兄表达感谢之念。

是因为长兄失踪,自己几乎确定成为王储,才能够这样想方设法。长兄的年薪转给了自己也是一大因素。

话虽如此,巴布罗第一王子的遗体尚未发现,也的确让赛纳克感到些许不安。要是被魔导国俘虏了会很棘手,如果是受伤躲在哪个村子,那也很伤脑筋。

「真的……到最后都给我找麻烦?!?

他在口中喃喃自语,不让侍从听见。

直到获得更稳固一点的地位之前,应该避免刺激贵族们。

目前的赛纳克在后盾方面有所不安。

约好一同促进王国发展的雷文侯爵拒绝了赛纳克的劝留,回自己领地去了。他有很多领民丧命,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但他却给人一种永远不会再回来的感觉。

骄傲地谈起的平民出身的军师,以及珍藏的前山铜级冒险者死亡等等,肯定也成了原因之一。

赛纳克感到自己的胃附近产生一阵轻微痛楚。如果找妹妹谈谈,这阵痛楚是否能舒缓一点?

赛纳克这几周以来,怀抱著一个问题。

那就是该不该赠送贡品给魔导王;如果要送,是要以建国纪念为名义,还是用别的理由赠送。

目前比较妥当的选择应该是不送,送礼给夺走我国领土建国的国家,就算被邻近诸国理解成从属的证明也怪不得人。然而与魔导国加深友好关系,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虽然魔导国的战力依然不明,但光凭魔导王一个人就足以毁灭国家,这是已知的事实。

无论如何都得避免他的目光继续朝向王国。

正因为如此,赛纳克才会想到赠礼──他个人觉得被理解成从属关系也无所谓──以尽量争取时间。

但麻烦的是贵族们不可能同意。

没错,很多人都知道了魔导王的力量。但他们恐怕不会允许继任国王(赛纳克)对这种强者表现出臣服态度。

贵族们蒙受巨大损失,正在寻找能够发泄不满的牺牲品。

心腹葛杰夫.史托罗诺夫战死沙场,使得现任国王(兰布沙三世)因悲叹与动摇而心慌意乱??吹焦醭龀蟮墓笞迕撬坪跏窍说闫?,但对于大败的国王,以及更进一步对王室的怨恨可不会因此消失。

(如果是那家伙的话,应该能想到更好一点的主意吧。)

如果可以,赛纳克很希望能自己想出答案,但时间已经拖得太久,差不多该做出结论了。

赛纳克停下脚步,并大声踏响鞋子。

拉娜对这声音做出反应,脸转向自己这边。然后她转换方向,往赛纳克这边走来,这样上位人士的面子就保住了。

不久妹妹站到了他面前,但他不主动说什么。目前是敏感时期,得继续让许多人明确知道谁才是王。

「我回来了,哥哥?!?

「你回来了,妹妹?!?

妹妹保持著公主的仪态行礼,赛纳克高傲地回答。他眼角余光看到克莱姆也行了一礼,不过他不会对区区一介士兵答礼。

「一起走到半路吧?!?

「乐意之至,哥哥?!?

赛纳克带著拉娜迈出脚步,他下巴一比,要侍从离远点。一看,拉娜也用动作要克莱姆离远一点。

「那么哥哥,您似乎有急事,究竟是怎么了呢?」

拉娜仍旧面带笑容,小声向他问道-->">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