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在线阅读

短篇

剧场版 特典小说 昴宿星团的一日

短篇 剧场版 特典小说 昴宿星团的一日

网译版 转自 overlord不死者之王吧

图源:杀羊

翻译:leveach

=============

1

身为战斗女仆的一员、以及七姊妹副队长的由莉·阿尔法以不放过其任何动作的锐利视线、观察著她的一举一动,一边这么思索著。

————最适合这份工作的并不是自己。

她终究是「战斗」女仆,战斗才是自己的「主要」工作,而女仆不过是「次要」的。

本来的话,这样的工作肯定应该是由即使称其为自己的友人也不为过的,佩斯特妮·S·汪可来负责担当的吧。

不过她也非常理解这是不可能的事。

现在由莉的友人正身处第五阶层的冰结牢狱之中。虽然那是连骨头都会冻得吱吱作响的严酷环境,但对此由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那是因为她知道,禁闭不过只是无上至尊宽大且慈悲的处置。

毕竟佩斯特妮以自身判断扭曲了既是无上至尊们的整合者也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绝对支配者的安兹·乌尔·恭的旨意。

这本该是死罪的大不敬。

与其同罪的妮古蕾德也在同样的地方禁闭中。她们两人在某一件事上就像是有血缘关系般团结。而且在妮古蕾德身旁的话也不会冻得太厉害吧,毕竟她的毛发拥有对寒冷的抗性。反而要是在第七阶层禁闭的话,那或许倒还会担心下佩斯特妮。

(不过、果然还是让某个一般女仆来协助会比较合适吧?不,塞巴斯大人不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由莉偷偷瞄了一眼站在一旁如同钢铁般的管家。(是因为她的立场这么做并不妥当吗?————嗯)

「————稍微停一下。身体的重心有些偏移了。请想像惯用足和逆足之间的力度差异,再从那里开始重试一次?!?br/>
「————是」

做出回应的,是穿著女仆服的人类。

此人是在纳萨力克中非常少见的、纯粹的人类。名字是琪雅蕾。

她是从里·耶斯提杰王国的王都被带到纳萨力克来的女性,现在分配为塞巴斯的直属部下。但是她虽然多少做过佣人的工作,但却并没有任何正式的女仆经历,因此才会像这样接受训练。

由于已经受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训练,包括走路姿势和一般的女仆业务在内,就由莉个人而言即使给她打个合格也是可以的。也是时候让她试著积累实地经验,以更为完美的女仆为目标来迈进了。

可是身旁的男人却不允许这么做。

为了将其教育成更为完美的女仆,而不断实施著严厉的训练。

由莉回到了先前所站的地方,静静的眺望著迈起步子的琪雅蕾。

(……差不多也开始疲劳了?。?br/>
琪雅蕾的额头上闪烁著汗珠的光辉。

也是自然。训练已经连续进行了一小时了。就算普通的走一小时也是会让人出汗的运动量了。更何况还是像她这样全身心的投入、将注意力贯彻至指尖脚尖。不只是肉体上的疲劳,精神上的负担也是相当大才是。

这对于与塞巴斯和由莉不同,纯粹只是个人类的琪雅蕾来说,无疑是严酷的训练。

(……为何、塞巴斯大人要如此训练她?明明已经达到了一定水准了才是?!巡怀上胍锏揭话闩偷谋曜??不管怎么说那样也有些可怜了。)

对于纳萨力克的一般女仆来说,琪雅蕾现在所做的训练不过只是易如反掌的东西。不过,她们可是由足以与神相媲美的无上至尊们所创造出来的存在。因此她们做得到那是理所当然的事。相反,不是由无上至尊们创造的琪雅蕾做不到不同样也是当然的吗。

不过现在的情况却不允许这么做。

将来琪雅蕾好像会根据无上至尊的命令,在任耶·兰提尔作为人类女仆们的整合者工作的样子。

就这层意义上来说,她确实肩负著无上至尊旨意这块招牌,因此必须要拿出漂亮的工作成果。

可是根据从一般女仆那里听来的传言,这里所指的「人类女仆」并非侍奉于无上至尊左右的侍从,而只是负责耶·兰提尔原市长邸宅的清扫与杂务而雇佣的人罢了。那样的话,不是没有必要要求的这么严格吗,由莉是这么想的。

看著琪雅蕾走动的样子。

从对面的墙壁走到这里大约有二十五米。

这么短短的距离她已经走了多少次了呢。而且这还不是今天一天的事。

(真的、这孩子还真是很努力呢)

由莉在冷瞮的表情下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属下判断可以达到合格线了,您怎么看?」

将视线看向旁边,向一旁的管家确认道。

「不,离合格还有很长的距离,再稍微继续训练下比较好?!?br/>
「……塞巴斯大人,要在极短时间内灌输进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今天就到此结束如何?」

塞巴斯摇了摇头。

「的确如你所说,强硬的灌输教育不会有好的结果。但是她剩下的时间只有一点了。前几日安兹大人那里传来了琪雅蕾前往耶?兰提尔赴任日期的正式通告。琪雅蕾会就任女仆主任的职位,管理人类女仆们。今后她的失误将会成为纳萨力克的耻辱?!?br/>
「虽然是那样子没错……塞巴斯大人也将同行吧。要是发生什么事,由塞巴斯大人来处理不就好了吗?」

「那样的想法是错误的。当然我会尽全力不让她发生失误,但我不能一直在她身旁。而且她是立于人上者。那么成为下属的榜样还有————让人以憧憬的眼神看著,这是作为前辈的职责吧?!?br/>
这是正论。让人哑口无言的正论。

实际上由莉也是如此。在七姊妹之中作为最年长的姊姊,日日都在为绝对不能让妹妹们看到丢人的样子这事努力。

虽然在这个阶段由莉已经接受了,但塞巴斯的话还没有结束。

「请想想安兹大人?!?br/>
「安兹大人吗?」

由莉虽然因为突然出现的至尊的名字而不由得表现出困惑,不过她想起了绝对统治者那张洁白的脸孔。那位统合了至高四十一人的存在。

「身为无上至尊,本来是没有必要一马当先的行动。因为我等本是作为那位大人的手脚而生,不管有多么困难的命令都会完成?!?br/>
理所当然的事。

纳萨力克是为了将收到的旨意完美实行才存在的。不对,要说是因为这样才被允许存在的也可以。在这里不会有人抱持著别的想法。

「那是极其理所当然的事,不过,这到底是?」

「但实际上又是如何呢?现在安兹大人自身正站在最前头行走。我认为这是为了让我等见识作为统治者的姿态?!?br/>
由莉嗯嗯地应和著。

「……还有一个最糟糕的可能性在,不过对我来说实在是过于恐怖的想法,实在不愿去想说那才是正确答案……」

在由莉开口问另一个可能性之前,塞巴斯再度开口。

「过去安兹大人打倒了最强的楼层守护者夏提雅大人。在魅力这方面则是拥有整合了无上至尊们这一实绩在?;褂兄悄鄙先媚扇酸鄯宓哪嵌恕哦吹麓笕撕偷厦孜诟缢勾笕硕嘉捶?。也就是说是给我等展现出了一个完全具备了战斗力、魅力还有智力这些对于绝对统治者来说必要的东西的形象。那么我等不正应该效法安兹大人给我们展现的形象吗?」

「原来如此……」

「自然,将安兹大人这个绝对无法达到的顶点当作目标是不敬且愚蠢至极的事。但就算一步也好,我也认为应该要努力接近安兹大人才对。虽然强制她这么做可能是错误的,但是要站在高位上的话,对她来说努力也是必要的?!?br/>
由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道理实在是过于完美。

既然是这样子,由莉也没有要多说的话了。

「但是————真的只有这样吗?」

这么一问让塞巴斯直盯著由莉看,然后以连站在旁边的由莉也只能勉强听到的细小声音开口。

「安兹大人说过可以以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客人的待遇迎入琪雅蕾,但是琪雅蕾自己对安兹大人说想要以女仆的身份工作。对一部份的人会认为这发言是小看了女仆的工作也无可厚非。在这个情况下,要是琪雅蕾在这次安兹大人下达的旨意上有什么疏忽的话,对她的评价将会一落千丈吧。曾一度掉落的评价想要改变是非常困难的事,因此就算硬来也不能摔在这最初的一步上?!?br/>
由莉在心中皱起了眉头。

因为这个理由对琪雅蕾施以严格的教育的话,等于是说纳萨力克这一方有问题。

虽然至尊下达了旨意说琪雅蕾是一同在纳萨力克工作的存在,但是由莉记得听露普丝雷其娜说过一般女仆与她之间有道微妙的隔阂在。一般女仆们将琪雅蕾当作夺走自己尊贵工作的外人。

当然因为有命令在,她们是不会冷淡对待她或是轻视她,但似乎有时对待琪雅蕾的态度上,内心的想法还是会隐隐表现出来。因为是我才注意得到喔,妹妹是这样说的。

要是佩丝特妮在的话,就能在两者之间斡旋了也说不定,但她受到禁闭处罚和琪雅蕾错过了。

简直就像是她和佩丝特妮交换了一样,这点也可能招致了一般女仆们的不快。

由莉虽然无言以对,但仍向塞巴斯提案。

「我明白了。但还是稍微休息下比较好。强塞太多的话会带来不好的结果,夜舞子大人是这么说的?!?br/>
「夜舞子大人吗???是这样吗……虽然以我们的力量来消除疲劳也是可能的……是夜舞子大人……。也好,那么琪雅蕾,稍微休息下吧。坐在那里的椅子上休息吧?!?br/>
「————是?!?br/>
由莉和塞巴斯目送著琪雅蕾走向椅子的背影。

「与之前相比,走路方式变得漂亮很多了呢?!?br/>
「非常感谢,这些都是多亏了由莉?!?br/>
「没有那样的事,是她努力的结果?;八到酉吕词且惺裁囱盗纺??」

由莉被拜托的是步行训练,其他的事由别人来指导。

「扫除相关的事情由艾克雷亚来教导?!?br/>
「啊啊,他是负责扫除的吗?」

关于扫除他是完美过头的人选。由莉觉得有一点点可惜。

由莉很喜欢教育别人这样的工作。虽然不至于到要抢人家的工作,但要是被拜托了就会高兴的接受。

(大概这是夜舞子大人如此期望我————在下的吧)

虽然现在无法拜见尊容,但是与创造自己的至尊相连的事情让由莉感动万分,觉得心都温暖了起来。

看到一旁的塞巴斯从胸前的口袋掏出表来。

「由莉,和艾克雷亚约好的时间还相当有余?!?br/>
「今天就到此结束比较好。在疲劳的时候硬来的话,有可能会养成不好的习惯。要是身体记住了,至今为止的训练有可能都白费了」由莉耸耸肩「……养成的习惯要改正很困难不是吗?」

「……的确如你所言,那么今天到此为止吧。今天为了她而来非常感谢?!?br/>
塞巴斯稍微低下头致意。然后听到对话的琪雅蕾也————因为打算要站起来,所以由莉举起手制止了————一样低下头表示感谢。

由莉看了一眼琪雅蕾戴的手套。

外表看上去和塞巴斯戴的是一样的手套。要是性能也一样的话,那就是拥有抗酸、抗火等减轻属性伤害效果的魔法道具。虽然顶多只是有著消耗品程度的力量,但是既然将至尊给予的道具交给她,也就是说塞巴斯相当在意她的事。

不,由莉立刻否定自己的想法。

连周围对琪雅蕾的目光都有在担心这一点来看,一开始就好好地把她放在心上了吧。

那是因为受到了至尊命令的缘故吗,还是因为他个人的想法呢?

看到琪雅蕾系在女仆服上的白色手帕,由莉的嘴角缓和了下来。

问的话就太不解风情了。

2

由莉回到了私室,更正确的说,是分配给战斗女仆们的其中一间房间。这间房间是用门和通道将寝室、客厅、浴室和厕所分开的构造,以复数的房间所组成的套房为概念设计而做成的。将其比作无上至尊房间的缩小版或许会更容易理解一些。

即使寝室中三张双人床排排放,也不会让人觉得狭小??吞胁妥篮统ど撤?、还有一些其他椅子总计六把左右。

在这样宽敞的房间中生活的战斗女仆,一共有三人。

分别是由莉?阿尔法、露普丝蕾其娜?贝塔、娜贝拉尔?伽马这三名。

而这间房间的隔壁,还有著另一间同样大小的房间。而希丝?德尔塔、索琉香?爱普希龙、安特玛?巴西里萨?泽塔就住在那里。顺带一提,虽然希丝和安特玛————在第九阶层以外的地方————还有著别的房间,但由于一个人睡很无聊的缘故,来索琉香或由莉她们的房间留宿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由莉坐在气派的沙发上,并意识著不要露出焦虑的表情————虽然因为是不死者的缘故,焦虑的情绪本来就不是那么的明显————擦拭起内心的汗水。

(这可不妙啊……没有其他工作了……之后要怎么办才好啊……)

今天的工作,就只有方才就已经完成了的对琪雅蕾的教育而已。

即使翻阅记事簿,上面也并没有其他的日程计画。而这自然不会是特意安排出来。那也就是说之后将会有好几个小时的、无聊且像地狱一样的时间在等著自己。

并不是说今天正好比较空,而有了时间上的余裕。倒不如说,对于战斗女仆的由莉·阿尔法来说,一直都是没有工作的时间要更长。

不,没有工作的时间要更长这句话有语病。

对于为了守护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第十阶层,现在是第九阶层而被制造出来的战斗女仆来说,在这第九阶层贯彻勤务,为了随时能够迎击侵入者的巡逻和准备,正是符合创造者意愿的本分才对。

可是————

在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到达的了这个阶层呢。

没错,即使与无上至尊们匹敌的存在成群袭来的那时,这里也是未能攻破的圣域中的圣域。难攻不落中的难攻不落。在这样的地方警卫,到头来和什么也不做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老实说,由莉对自己现在的境遇有一些不满。

(闲————不对,待机时间太长实在是有点……?;瓜胍俣嘈┕ぷ靼。?br/>
在分配给战斗女仆的工作中,劳动时间最长、最能让人有工作实感的,是位于地面木屋的勤务。不过由于实行轮班制的缘故————今天轮到安特玛担当————也不会那么频繁的轮到。因为由莉两天前刚刚轮完,所以还要再等两人————有两人并没有被安排这份工作————才会再轮到她。

为此,为了打发多出来的时间,由莉试著找了找多出来的工作,可遗憾的是在第九阶层并没有找到。

比如,是否能作为警卫站在走道处呢。但问题是,现在走廊的警备是由科塞特斯的手下的仆役负责的。如果自己那么做的话,很可能被人认为是对科塞特斯下属的不信任。那就等同于是在间接的侮辱科塞特斯。

虽然自己也明白这只是任性,可身体就是在诉说著想要工作挥洒汗水————虽然不死者根本流不出就是了。

(就这么没有工作吗……真是羡慕一般女仆?。?br/>
既然没有「主要」工作————战斗的话,那就找找「次要」工作————女仆的工作好了。

可那样的话,就会产生一个致命的问题。

在这纳萨力克之中,除了她们战斗女仆以外,还有著被称为一般女仆的人存在。

对她们来说女仆的工作,才是她们的「主要」任务。就女仆所负责的工作而言她们才是主力军。所以若不以她们为中心来安排工作反倒才奇怪呢。如果要问为什么的话,由无上至尊们所编排的系统,自然是不可能会出错的啊。

也就是说,即使由莉发现有工作可做,那也非??赡苁且丫涫舾似渌说墓ぷ?。相反,如果谁也没有配属的话,那就应该是有著什么特殊的理由才是。

因为以上理由,如果由莉做了的话,就等于是抢了她们的工作。当然即使由莉真的这么做了,她们也不会流露出不满的吧??墒侵灰晃凰伎?,一想到自己的工作如果被谁抢走的话,由莉便不想这么做。

由莉再次想起了禁闭中的两个人。

若为纳萨力克死而后已是无上的喜悦的话,那与其背道而驰自然是无上的拷问。明明是自由身的自己,却对那两人的心情理解万分这是何等的讽刺啊。

「哈……」

由莉打心底里,吐出了包含了自己所有不满的叹气。

————喀兹喀兹

「诶呀呀,怎么啦由莉姊?是吃坏肚子了吗?」

用轻浮的口调说话的是妹妹中的一人,露普丝雷其娜?贝塔。

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面带微笑,但明知道由莉是不死者还问出的问题,无疑是为了捉弄自己。

由莉眯起眼睛向其瞪去。

面对那完全是天真无邪的笑容,又再次叹了口气。

「呜哇??粗妹每砂拿婵谆固酒裁吹?,还真是过分啊?!?br/>
「你真是叫人羡慕啊……」

仿佛能够看到露普丝雷其娜的头上冒出了个问号。

之所以由莉会羡慕,并不是因为她那乐天的性格。而是因为她所负责的工作。

在战斗女仆中露普丝雷其娜属于较忙的一类。她的工作是?;たǘ鞔宓摹淙桓芯跄歉龉婺R丫荒茉儆么遄掷葱稳萘司褪恰涔ぷ?。更为正确的来说是监视和警戒,以及有关避免村中开发出来的技术泄漏的一切任务等等,涉及的方面相当多。

(想必能感到很有工作意义吧)

由莉的视线转往了另一个同样担任著有意义工作的妹妹。

半张著嘴的妹妹————娜贝拉尔·伽马。

从刚才起就如同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地呆坐在沙发上、半张著嘴看著空中。一直很有精神的马尾也好像无精打采的耷拉了下来。

————喀兹喀兹

「小娜怎么了吗?」

「没呀,我想只是在发呆吧?!?br/>
两人明明正在说话,娜贝拉尔的视线却丝毫不动地定在空中,让人觉得那里有什么东西在。

由莉抽动了下眉毛。

身为战斗女仆,就算是待在自己房间的时候,也该表现出相应的举止才对吧。不过在由莉说什么之前,露普斯雷其娜就开口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哩。因为在休息中啦?!?br/>
「之前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喔?」

「毕竟小娜的工作是安兹大人的警备啊。在外面的时候,不能让安兹大人看到无礼的态度,又要判断该不该立刻杀了对安兹大人无礼的家伙,还要集中全副精神警戒敌人,所以一直都在绷紧著神经吧?只会待在安全的这里的这段时间内松懈下来也是没办法的事啦。而且说不定以种族上来说,摆出那张脸其实是很正常的也有可能喔?!?br/>
想到了宝物殿领域守护者的脸,的确这样看来的话是有点相像。

由莉把自己将两人的脸重叠起来的想像驱逐出去。

(话说回来,要是说娜贝拉尔的态度与战斗女仆不相符的话,一直在叹息的我岂不是更不相符了吗?可不能做这样的事啊。)

塞巴斯也说过,「在上位者,必须成为下位者的榜样才可以」。那么作为姊姊,作为副队长,必须给妹妹们展现出作为榜样该有的形象才行。

无上至尊们将由莉作为长女创造出来,那么由莉就得要好好的尽到作为长女的职责。那既是对把自己创造出来的夜舞子的报恩,也是与忠诚相连的表现。

不过————该怎么做才好。

————喀兹喀兹。

「由莉姊,从刚刚开始样子就很可疑耶,在做什么啊?!?br/>
在考虑要不要坦白回答的最后,决定要借用露普丝雷其娜的主意而说出真话??伤凳橇死堑氖侄枷虢?。

「……没有工作啊?!?br/>
「啊啊——」

露普丝雷其娜用像是看著远方饥饿难民的样子的眼神看著由莉。

虽然眉毛抽了一下,但还是用力忍了下来。她是接受无上至尊的使命工作的人,几乎没在做什么的自己根本无法比。要搞懂自己的立场。

「由莉姊不是也跟从著安兹大人去了宝物殿了吗?」

「……只有一次?!?br/>
「那之后呢?」

「…………没有去了?!?br/>
「啊——」

露普丝雷其娜的视线拋向了空中,奇怪的是正好是娜贝拉尔正在看的地方。

(呵呵……。是不是有什么没在工作的人就看不见的东西啊……)

————喀兹喀兹。

「……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吃些什么???」

「这个吗?将马铃薯切成薄片后油炸,然后再撒上盐的东西喔。请料理长做的,挺好吃的喔?!?br/>
露普丝雷其娜从抱著的袋子里拿出切成薄片的马铃薯,送往口中,然后吃了下去。

喀兹喀兹。

发出了轻快的爽脆声音。

不,实际上,她在吃些什么这件事还是知道的。由莉虽然不能进食,但是可以做菜。虽然基本作不出利用特别食材而带有特殊效果的料理,一般的菜色的话,大致上都会做。

那说到又是为何要开口问这件事呢————

「————站著吃东西太不文雅了,而且残渣还掉了一地。之后要好好打扫啊?!?br/>
这个房间并没有让一般女仆们打扫,而是由莉她们轮流扫除。虽说如此,基本上还是由莉代替经常外出工作的两人来打扫。至于不让女仆们进来的原因比起不想让工作被夺走,更多还是因为身为女仆的自尊不允许把自己弄张的房间交给他人来扫除。

那么命令明显把房屋弄脏的人做扫除是理所当然的。即便那个人受到至尊的敕命,每天都过著忙碌的生活。

而且由莉烦恼的时候立刻站在一旁喀兹喀兹的吃东西,感觉好像被瞧不起了一样的感到火大。

这是对让身为不死者的自己都产生了这样的情绪的露普丝雷其娜所做出的抱怨。

「好的哩?!?br/>
————喀兹喀兹。

由莉的心中涌出一丝焦躁感。

(————乾脆拿银制小刀丢她吧)

因为露普丝雷其娜身为人狼种族,拥有对于银还有与其相似的金属的脆弱性的同时还有著对于除此之外的金属的耐性。

比方来说,如果是银属性的武器的话,在最终伤害值上就会追加大概25点,其他金属的话就会减少10点这样的特殊技能。这个最终伤害值是指减掉了防御力之类的结果,如果这个数值是零的话,即使是银武器也不会算在伤害当中。因此如果只是银制小刀的话,轻轻丢一下是不会有伤害的。

但是,银是露普丝雷其娜最讨厌的金属,只是碰都觉得讨厌。因此要给予惩罚的话,可说是最恰当的金属。

不知道是不是用了特殊技能〝野兽直觉〞察觉到了由莉的想法,露普丝雷其娜慌慌张张的开口。

「稍等一下哩!休息的时候就拜托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在安兹大人的面前我会好好的用正经的说话方式的,我可是能干的女人喔?!?br/>
能干的女人,虽然说到这里时由莉皱了下眉头,不过想到她果然比自己有在好好工作,就什么都说不出口。

(我也想要工作……。不行喔,由莉。怎么能嫉妒这孩子呢。)

由莉将出现在心中的黑暗由莉击退后,在感觉到连上什么东西的同时听到了声音。

『————由莉?阿尔法?!?br/>
在这个纳萨力克里是不会有人听错这个声音的主人的。

「安、安兹大人!」

由莉单膝跪地,采取了拜见的姿势。

当然主人并不在此地,也并没有在看著这里吧。但是不能对主人的声音采取有失礼数的态度。

『……我有要拜托你的事。到我的房间……咳,到我在纳萨力克的房间里来?!?br/>
「拜托我的事!」绝对的主人没有必要拜托由莉?阿尔法。只要一声令下就好了「我立刻前去!」

『————嗯??煲坏??!?br/>
宣告这句后<讯息>(Message)就消失了。

「是安兹大人传来的吗?」

「是的喔,说是有要拜托我的事?!?br/>
连自己都感到讶异的紧张感和热情让表情都僵硬了起来。

因为是不死者所以过强的情绪应该会被压抑住的,不过涌上的激情却源源不绝。

这下子就跟夏提雅一样了。

她不知为何,明明是不死者却一直精神亢奋。虽然可能是因为拥有血之狂乱而使得状态异常延长化了,不过得不到结论。

就算是不死者也分成可以表达强烈情感的和办不到的,为了查明这件事,守护者总管雅儿贝德曾经自主————似乎是————尝试调查。

召集了作为佣兵召唤而来的上位不死者和使用无上至尊的特殊技能做出的不死者以及纳萨力克内自动出现的下位不死者后进行的各种数据收集,由莉也曾参与其中。

但是这个实验,却以夏提雅专用的特别实验为开端,发生了雅儿贝德VS夏提雅这样的骚动而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最后不了了之的落幕了。那之后,因为作为参与过实验的一员而有些兴趣所以打听了下研究结果后,从作为惩罚而被命令进行拖把扫除的雅儿贝德那里得到了由于这个世界的上位不死者相关情报不足,难以得出结论而暂时冻结计画的答覆。

由莉隐约记起在迪米乌哥斯说过这个研究在不同的地方进行下去或许可以让不死者也能有强烈的情感。

届时自己也能拥有更丰富的情感表现吗?

而那会是件好事吗?

在那涌上而来的不知是不安还是期待的情绪之中,由莉把自己个人的想法盖了起来。接下来就要站在无上至尊的面前了,不集中精神可不行。

「————那么我走了。虽然我想不会有什么事,但发生什么的时候就拜托了?!?br/>
「了————」

「我明白了。一路慢走,由莉姊姊?!?br/>
娜贝拉尔打断了正打算竖起被薯片的油弄脏的大姆指的露普丝雷其娜,这么回答道。

至今为止的松懈气氛消失不见。

是平时浮现淡淡笑容的娜贝拉尔。只是,马尾还是有点下垂,但要说和平常一样的话那倒是一样。和无上至尊在一起的时候是特别的。

「喂、喂、刚刚那是对我说的耶!」

无视后方传来的妹妹的声音,由莉迈出步伐。

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这是因为被无上至尊所传唤,所以和妹妹多说一秒都觉得可惜。绝对,不是因为对妹妹的笑容感到火大的缘故。

?

3

由莉到达了至高的主人的房间前。在门的左右两边,有著当作卫兵而配置的科赛特斯手下的虫型仆役,维持著纹风不动的姿势。虽然他们两人的等级都比由莉高,但这并不是值得在意的事。比起这个,由莉的心更悬在眼前这扇厚重的门扉上。

轻吐了口气──当然,由不需要呼吸的由莉来做的话就像是模仿──再吸进一口气。接著像是要纾解紧张那样,轻轻地上下肩膀。

她之所以会紧张,并不是因为被传唤到无上至尊的房间前而兴奋──这样的好理由。而是因为不好的理由。

这是因为,在有著众多胜于由莉的强者与智者的纳萨力克里,找不到半点自己会雀屏中选的理由??赡苄宰罡叩?,应该是有事找身为七姊妹副领队的自己吧──。不过,由莉觉得至尊是要斥责工作上怎么样都忙碌不起来的自己的可能性比较大。

因为尽是浮现这种负面的想法,让由莉的脚步变的有点沈重。答案为何,打开这扇门就会知道了。

由莉伸手敲门。

然后,应该是今天的值班者吧,一般女仆的蒂克莉曼探出头来。

是位短发,活泼的女仆。

她天真无邪的眼睛总是闪著光芒,来回动作的模样像小动物那般可爱,让由莉浮现了往常的笑容。特别是在同一位至尊手上诞生的一般女仆茵克莉曼,她读书时的紧绷背影让由莉感到非常温暖。

不过现在,蒂克莉蔓的活泼气氛消失殆尽。如果说是因为今天的值班而紧张,又不太对。些微发青的脸色有著恐惧的色彩。

由莉的背部有著冰冷的东西流下,应该不会动的心脏大幅地跳动了下。

是在由莉来了之后会发生什么惨剧吗?

不过,确认来者是由莉之后,蒂克莉曼的眼瞳浮现了些微的安心,似乎稍微恢复了点余裕。本来应该将这种感情隐藏起来的女仆却不禁把心情显露出来了,这是为什么。

蒂克莉曼在这一瞬间露出这种表情,也就是说事情跟由莉的想像相反。

房间内发生著由莉到场就能安心的事态,由莉的存在让蒂克莉曼得救了吧。

「在下是由莉.阿尔法。应安兹大人的召唤来此参见?!?br/>
「我明白了。请稍等一下?!?br/>
果然她的声音带著些微的放心。

由莉面前的门关了起来。当然,蒂克莉蔓是要请求房间里头的主人的指令。

由莉的喉咙发出一声声音,做好了面对房间里头等待著她的事情的觉悟。

蒂克莉曼再次将门打开。

「安兹大人已经下达了准许。请进?!?br/>
像是被蒂克莉曼那不像她的充满紧张感的声音给推了一把那样,由莉走进房间。

由莉的视线对著主人,不转动眼睛那样窥探屋内的样子──事态太过严重,然后察觉了发生什么事情的由莉,一瞬间扭曲了表情。

也难怪蒂克莉曼会露出那种表情了。因为她们是由同一位无上至尊所创造的,才会因为担心而露出那种表情吧。

但是,由莉努力无视这些,就那样穿过房间,站到主人面前。

「──属下由莉.阿尔法,应您的召唤前来,安兹大人?!?br/>
由莉一低下头,安兹立刻像是要她抬头那样出声。

「嗯。来的正好啊,由莉?!怪魅嘶夯旱亟纸晃赵谧烨??!改阒牢蚁胨档氖鞘裁绰??」

「如果容许属下猜测的话……」

由莉虽想把视线投向房间内的某个角落,但忍了下来。

「……是吗。这样事情就好办了?!?br/>
由莉知道主人现在的视线离开了自己,往她努力无视的方向投去。

由莉下定决心,开了口。

「是关于那个的事对吧?!?br/>
「没错。就是那个的事情?!?br/>
在那里的是由莉的妹妹。索琉香.爱普史龙。

但是不知为何──正座著。

既然在无上至尊的房间内正座的话,毫无疑问地是做了什么会被斥责的事情吧。

由莉虽然是不死者,但胃部却有一阵疼痛的感觉。

「……妹、妹妹她,做了什么吗?」

「唔嗯……」

无上至尊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然后背对了由莉。抬头看了天花板数秒后,扭头转过身来说话。

「索琉香把我的三吉君,不、三吉──不晓得你清不清楚所以我说明一下,是我在某个用途上使用的蓝宝石黏体,索琉香不知道藏去哪里了。就算我问她藏去哪,她也不想开口。所以,才把你叫来?!?br/>
「噫!」

由莉发出了嘶哑的悲鸣。

这是何等的滔天大罪。就算因此被杀掉也不奇怪。不,是应该将其存在给抹消的大罪。既然犯下了此等大罪的话,就连请求饶命这事都做不到了。

由莉竭力挤出话语。

「……如果要逼问她的话,属下认为尼罗斯特大人比较合适?!?br/>
对不死者来说应该不存在的眼泪快要夺眶而出,由莉拚命忍著。

得把姊妹的情谊扼杀才行。这才是对无上至尊做出不敬行为之人该有的态度。

「……我不会那么做的。首先,如果我是认真地要追查的话,只要读取她的记忆就行了?!?br/>
「是!」确实是这样没错。那么之所以会传唤自己,是要负起姊姊的责任,就算硬来也要让索琉香坦白吧?!俯ぉぷ衩?!」

由莉下定了决心。

索琉香是黏体(Slime)。因此擅长对付物理攻击,特别是对于突刺或是斩击之类有很强的抗性。不过,若是殴打系的话,就会造成伤害。

由莉启动了护手,让它把手完全包覆住。然后对著索琉香的方向踏出了一步。

「……等一下?!?br/>
这时至高的主人下达了命令。

「请问是什么事呢,安兹大人?」

「由莉,你打算做什么?」

「……属下打算逼问索琉香?!?br/>
「……唔嗯。那、那么为什么,要用护手包著拳头呢?」

由莉领悟了主人的意思后感到愕然。言下之意就是要由莉空手进行。直接感觉殴打妹妹的触感,让身为执行者的由莉也感受到痛苦。

「遵、遵命。如果安兹大人如此命令的话?!?br/>
由莉让护手回到待机状态,至高的主人嗯嗯地点头,然后将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