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BD3附赠特典 Drama Vol.2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短篇 BD3附赠特典 Drama Vol.2

转自overlord不死者之王吧

初翻:拼得太猛以致燃烧殆尽非常需要夸奖的纳萨力克only满绿

校对:假期没了的黒轮

=================================

仓助跑腿去

雅:安兹大人,在您执行勤务时打扰您真不好意思。娜贝拉尔?伽玛想觐见您,您意下如何呢?

安:娜贝拉尔吗?没关系,让她进来。

雅:遵命。

(开门走路声)

娜:在您执行勤务时打扰您,真是失礼了,安兹大人。

安:没关系。我只是在检视怎么样的不死者比较适合而已。称不上是勤务那么了不起的事。

雅:您在说什么呢,安兹大人!提升纳萨利克地下大坟墓的防备力是很重要的!计划此事的安兹大人,这裡还有比这样的您更辛勤工作的人吗?

安:啊……嗯。你这么说我很高兴。嗯咳。那么娜贝拉尔,你是为了什么事来的?

娜:是。我想说仓助会不会在这裡,才参见的。

安:仓助?

娜:是。

安:她说很想念外面,所以我要你将她带到地面上去对吧。雅尔贝德,你有听说她回来的事情吗?

雅:没有,我没有听说。娜贝拉尔?伽玛,向安兹大人说明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娜:是。这是……那个……

安:不过,第六阶层不行是因为阳光是魔法製造出来的。仓助回来后确认一下比较好。因为是住在外面的魔兽才有办法注意到,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或许对今后会有影响。雅尔贝德,等会将亚乌拉跟马雷叫来。

雅:遵命。那么娜贝拉尔?伽玛,到底是怎么回事?

娜:是。安兹大人,说来惶恐,虽说仓助现在人在纳萨利克地下大坟墓中,不过却是行踪不明。

安:什么?是那样吗?

娜:是。其实是从地面回纳萨利克的路程中,仓助说她也想为纳萨利克工作,就把搬运第六阶层的实验材料一事交给了她。亚乌拉大人的一隻魔兽传来留言,说材料还没有运到。

安:嗯哼。

娜:虽说有点智能,但总归是畜生。我猜想她会不会放下工作不管,回到主人的安兹大人身边。

安:我想她没有笨到那种地步,可能是半途迷路了吧。已经跟下僕们打过照面了,应该不会被袭击才对。

雅:安兹大人,要不要向现在纳萨利克中的阶层守护者们问一下呢?或许会有什么报告也说不定。

安:如果是那样就帮了大忙了。不过为了寻找迷路的,不,宠物就动用守护者……

雅:正好亚乌拉从都武大森林回来了?;褂?,现在留在纳萨利克内的,是夏提亚跟马雷吧。如果是他们,应该会很乐意去寻找吧。

安:(这样啊。现在留在纳萨利克内的守护者不到一半啊。塞巴斯是蒐集情报,迪米乌哥斯为了工作活动到外面去??迫厮乖蚴锹柿炀拥津狎嫒说拇迓淙チ?。亚乌拉平常也在大森林建造要塞啊。)说的也是,对亚乌拉他们来说或许是放鬆的好机会吧。用<传言>连络一下好了。

(都都声)

安:<夏提亚。>

夏:(哭声)呜……反正我就是守护者失格的渣渣……竟然……竟然犯下那种失误……呜呜……

安:(迟疑)<夏提亚?>

夏:啊……耳朵竟然听见那位亲爱的崇高大人呼唤我的声音……呵呵呵……竟然产生幻听,我已经完蛋了。再给我一杯!

安:<夏,夏提亚,你怎么了???>

夏:嗯?安兹大人?

安:<没错,是我。>

夏:啊……啊……(倒吸一口气)

安:<我有点事想拜託你,如果你在忙的话,等会再……>

夏:不~~~~~?。。ú医校?



×××

(蹦跳声)

仓:不过这裡是哪裡???敝人得将娜贝拉尔殿下给予的任务完成才行啊……嗯?(惨叫声迴盪)那是什么?真是可怕又充满怨念的诅咒之声啊。不过说真的……这裡到底在哪裡???

不……鄙人可是雄壮伟大的主公的忠臣仓助是也,无论出现什么都不害怕!

(窸窣声)

仓:喔!那股可疑的气息!呜啊啊啊……这个声音,还有肉腐烂的味道……呜哇哇!到处都是不死者!呜啊啊──(惨叫蹦跳离开)

×××

安:嗯,那么仓助在第一阶层啊。

娜:(叹气)为什么还在那种地方。

夏:根据巡视第一阶层的下僕的报告,似乎去了距离连接第二阶层的转移门相当远的地方呀。因此下僕们想要向她搭话,但一下子就跑远了的样子呀。

安:知道她朝哪裡去了吗?

夏:不能回应您的期待实在万分抱歉,之后就没看到踪影了。因为那附近是个很複杂的迷宫呀。

安:这样啊。似乎也没有使用转移门的迹象。

夏:是。不过第一阶层有转移的陷阱,也有可能中了陷阱不知道转移到哪个阶层去了呀。

安:嗯。向我发誓忠诚的人,在这纳萨利克裡因为事故死掉这种事,让人感觉不舒服啊。夏提亚。

夏:是。

安:虽然对才刚到第九阶层的你不好意思,仓助的搜索就拜託你了??悸堑阶频目赡苄?,不只是第一阶层,第二第三阶层也一并搜索。

(跪下)

夏:遵命,我的君主。

安:夏提亚,那个……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商量。

夏:安兹大人……(硬咽)这是我最大的请求,请您什么都不要问。

安:喔喔……(呆然)

雅:安兹大人,别管这个脑子转不了的生物了,跟我一起两个人去寻找仓助吧。

夏:咕呜~~?。。ㄒа狼谐荩└业纱竽隳撬劭春昧?,那种程度的动物我用小指就能抓??!

雅:哎呀哎呀,要抓动物的话,需要比对象更高的智慧喔?娜贝拉尔,你帮忙一下吧?

娜:是……要我去吗?(呆然)

夏:嗯?(怒火瞪视)

娜:不不,我绝不是感到不满!那个……像我这样的呆瓜能帮到夏提亚大人吗这样的……

雅:不用这么谦虚喔,娜贝拉尔。

夏:叽~~?。。ㄒа狼谐荩?

安兹:唉……你们差不多一点。

雅&夏:安兹大人……

安:你们的干劲我很了解了。雅尔贝德跟夏提亚,你们两个一起去找。这样的话很快就会找到了吧。

雅&夏:咦???

安:娜贝拉尔,走吧。

娜:遵……遵命!

雅:啊……安兹大人!

夏:怎么这样……那样强硬的命令

(关门声)

安:真是,淨是吵架?。?,不过夏提亚似乎比较有精神了。嗯……关于精神支配那事,已经说不用在意了,似乎还是耿耿于怀啊。)

娜:安兹大人,只要问负责管理转移门的我们的小妹,应该就可以知道大约的位置了吧。

安:嘛,说的也是。不过一起行动的话,那两人的感情也会好一点吧。所以用迂迴的方式寻找吧。

娜:我这没有察觉到安兹大人深思熟虑的愚者随意地提议,还请您原谅。(跪下)

安:(嗯,以当场想到的话来说还算是蛮有支配者风范的好理由啊。)跪拜就不用了,娜贝拉尔。先到第六阶层去吧。

娜:遵命。

安:啊,没有戒指的话移动很麻烦啊。娜贝拉尔,你可以用这个公会戒指。

娜:啊……不敢当!无上至尊们专用的道具,我这下等之人怎能使用!

安:只是暂时借给你而已。

娜:啊……遵命。那么,虽然僭越,请容我使用。

(发动)



×××

(跑步喘气)

亚:安兹大人,欢迎位临第六阶层!

马:安,安兹大人,欢迎您!

安:你们听说了仓助在纳萨利克地下大坟墓内行踪不明一事的前后了吧。

亚&马:是的!

安:我希望借用你们的力量来帮忙寻找仓助。

亚:请交给我吧!

马:我会加油的!

安:现在雅尔贝德跟夏提亚也开始寻找了。

亚:夏提亚吗?哈哈,我才不会输给鼻子不好的吸血鬼呢。

马:但,但是,仓助在第一阶层吧?不是我们管辖的领域,很不利啊……

亚:别说这种丧气话?。ㄅ模?

马:呜哇!好痛喔,姊姊。

亚:安兹大人。

安:怎么了?

亚:那个……说来僭越,我有个请求。

安:是什么?你说说看。有什么想要的奖赏吗?

亚:啊……那个……从第一次见到仓助时我就有点在意……

安:嗯,我懂。(灵光一闪)(女孩子就是喜欢那种可爱的动物?。?

亚:那个……如果……是如果的事啦,如果仓助死掉了,我可以得到她的皮吗???我会努力剥下的!

安:啊……毛皮?

马:姊姊,不行啦。尸体可以用来做很多实验要好好珍惜,迪米乌哥斯先生这么说喔。

亚:我知道啦!果然……不行吧。安兹大人,说了任性的话,非常抱歉。

安:不…!我很喜欢你们坦率的把想法说出来这点。不过,说的也是,仓助还没有死吧。不能实现亚乌拉的愿望,抱歉啊。

亚:没有这回事!那么,我们立刻出发!马雷,走萝!

马:啊……我有戒指。

(发动)

亚:马~雷~(冷声)

马:呜呜……我,我知道了啦。

亚:快点给我跑起来!

马:呜呜……

(跑远)

安:本来想把戒指借给她的……嘛,算了。

×××

(奔跑较劲声)

(穿过转移门)

雅:看来,最先到达第一阶层的是我呢。

夏:第一个是我才对呀!

雅:蛤~???

夏:嗯~???

雅:啊,不行不行,刚刚才被安兹大人责骂过而已。现在是任务优先喔。

夏:没错,以挽回名誉为最优先呀?!ΑǜO窣声)

雅:是啊,得快点捉住那动物回到安兹大人身边呢。

夏:暂且休战呀?!??……(窸窣声)这样就好了。

雅:胸部,装填好了吗?

夏:淮备万全了呀。

雅:唉呀,真冷静呢。

夏:改天我会加倍奉还的。好了,这个阶层是佩罗罗奇诺大人交给我管理的,我特别为你带路吧。

×××

亚:果然,没有仓助的味道啊。似乎也不在第六阶层。

马:也没有使用转移门的迹象呢。

亚:嗯~要怎么办?

马:嗯……就算中了陷阱被转移,应该不会到那么下方的阶层去才对。我,我想依序从第四、第五阶层搜寻就好了。

亚:OK!

×××

(走路声)

夏:没有什么动物的气息呀……

雅:你没有探查类的魔法或技能吗?

夏:这话是我说才对呀。如果是完美的守护者总管阁下,应该能使用探查系或生命感知之类的吧?

雅:我的能力是擅长在其他方面,不适合用来寻找东西。如果请我的姊姊帮忙的话……嘛,那是最后的手段呢。

夏:唉……因为我们都是战斗系的呀。

雅:先不论入侵者,那个动物,虽说僭越,也是成为了纳萨力克的一员,所以警报没有反应吧。

夏:如果有血的味道的话立刻就能找到了呀……

雅:嘛,算了。第一阶层已经大略走遍了,接下来去第二阶层吧?

夏:赞成呀。



×××

(转移声)

马:也,也没有在第三阶层呢。

亚:会不会其实回到地面上去啦?

马:嗯……是,是怎么样呢……雅尔贝德小姐她们在上面搜索,说如果找到了会传来联络的。

亚:哼~~如果被夏提亚抢先了真没意思啊。啊,你不用魔法吗?

马:第二阶层使用<生命感知>的话,反应会很夸张的啦。因为还有黑棺在。

亚:但是,那些总是待在同一个地方,不会到外面来的吧。

马:我、我不清楚啦。到处都是也说不定。

亚:呜哇~~听到了讨厌的事。真没办法,只能慢慢寻找了。

(一会后)

亚:唉,夏提亚???

夏:矮冬瓜!

雅:唉呀,我们在第二阶层相遇就表示,那个动物在这裡吧。

马:大,大概是吧……从第六阶层开始依序寻找都没有。

亚:哼哼!夏提亚,明明是自己管理的阶层,却寻找的挺慢的???

夏:第二阶层的大部分可是我们在调查呀!反正也不是凭你自己的力量,是使用马雷的魔法吧?

亚:就算是我也能搜寻动物的气息的!那么,第二阶层已经搜寻完毕了吗?

雅:只剩这一带而已了。

亚:嗯哼~~(嗅)嗯?(闻)虽然只有一点点,有动物的味道。

雅:做的好亚乌拉,能帮我们带路吗?

亚:哼哼!想要我告诉你吗,夏提亚~?

夏:呜呜呜~~?。。ㄒа狼谐荩?

马:姊,姊姊!别这么坏心眼啦。再,再说,快点找到然后回去啦,好吗?

亚:真没办法~往这边!

(走路声)

亚:啊,这边这边!

夏:怎么会在这么深处的地方呀?

雅:果然是中了转移的陷阱吧。

夏:也,也就是说……果然是在黑棺裡面?老实说,不是很想去那裡呀。

马:这,这样啊。

(蹦跳声)

仓:呀~~这么亲切帮敝人带路,真是帮了大忙啊。毕竟敝人背负将这些东西送去第六阶层的重要任务啊。嗯?喔喔,在那边转弯就好了啊。

亚:找──到──了!呜哇?。。ň校?

(紧张的音乐)

仓:唉呀,亚乌拉殿下?

马:怎,怎么了,姊姊?啊,有一隻……

仓:啊,马雷殿下也在啊。

(蹦跳接近)

亚:呜哇哇哇……等,等等等,不要过来!

仓:咦?

夏:咿咿??!

雅:啊……(惊慌)那,那边的动物,给我停下!

仓:连夏提亚殿下跟雅尔贝德殿下都在,发生什么事了吗?

雅:那……那个……你头上的……黑,黑色物体是……

仓:啊,您指他吗?是这裡的领域守护者将他借给敝人,替敝人指路的。

夏:恐,恐怖公?

仓:正是如此。

雅:我,我突然想起我有急事,那么先告退……

亚:啊??!

夏:叽!

(抓?。?

雅:喂,亚乌拉,放开我!

亚:只打算自己溜掉太狡滑了!

夏:打算自己一人从任务中溜走吗?真是了不起的守护者总管大人??!

雅:啊……才,才不是那么回事呢。是,是呢,虽说是急事,不过还是推迟吧…

亚:啊……对了,马雷!你是男孩子,想想办法??!那个!

马:想,想办法……嗯……唉……稍,稍微戳一下看看吧。

仓:啊,马雷殿下,您举起法杖,是打算做什么呢?

雅:不能揍他喔。

夏:如果打烂了怎么办??!

亚:如果你碰到了,我绝对不会再靠近你喔!

马:咦咦……我,我知道了啦。这,这孩子也是能为安兹大人使用的僕役,我不会伤害他的啦。

仓:啊……到底怎么了呢?亚乌拉殿下也脸色发青啊。如果身体状况不好的话,就坐上鄙人的背吧。

(蹦跳接近)

夏:呜啊啊??!

雅:不要过来??!

仓:呜喔喔……为,为什么呢?

亚:我会杀了你喔,野兽!

仓:咿咿咿……(惊吓)敝,敝人投降……绝对服从……让,让您看肚子也可以喔……

亚:啊~~既然这样,对那个蟑螂做点什么??!不快点的话,仓,仓助什么的,我会直接生剥你的皮喔──!

仓:呜呜……(惊吓)救救我??!啊啊啊……(跑走)

马:啊,跑掉了。

夏:一下子就不见踪影了啊。不,不见了呀。

雅:那么,该怎么办呢?

夏:要追上去吗,那种程度的速度应该很快就可以追上的。

亚:嗯……那个还在头上吧,肯定是。

雅:就算是纳萨利克的眷属,对那个真的有点不拿手啊。

夏:虽然不太情愿,不过我同意呀。

亚:那是你的部下吧!

夏:那么要叫来这裡吗,恐怖公!

亚:住手!

雅:我说了对蟑螂不拿手了吧!安特玛跟科塞特斯一起到外面去了,真伤脑筋啊。

夏:唉……总之,先向安兹大人报告仓助还活著的事吧。



×××

(蹦跳声)

仓:呼呼呼……(急促喘息)亚乌拉殿下,好过份!那个眼神是认真的!呼呼呼……您在替我担心吗,真是感激不尽。是敝人在不知不觉中做了什么吗。呼呼呼……

(远方传来声音)

安:仓助──

娜:仓助──你在哪裡──

(仓助跑去)

安:仓助──!

娜:现在的话只用拳头揍就放过你。

安:娜贝拉尔,你说这种话她不会出来的吧。

(蹦跳声)

仓:主公~~~??!

安:喔……出现了???咦──??!

娜:呜哇。

仓:主公~~~??!

安:等,等一下!别扑过来!住手!你脸上贴著什么东西啊──!

仓:好口怕的素也…

×××

安:原来如此,是恐怖公帮了你啊。

仓:主公,如果鄙人做错什么的话,鄙人会深深道歉的是也,还希望您救救敝人的命??!

安:啊──这很难说明啊──亚乌拉他们没有在生气,因为你迷路了才去找你的。

仓:是这样吗?

安:不过,给大家添了麻烦也是事实。

仓:关于这点,敝人会深刻反省的是也!

娜:安兹大人,关于恐怖公的眷属,遵照您的吩咐给他食物,命令他离开了。

安:辛苦了。不过真是吓了一跳啊,恐怖公的眷属中竟然有拥有智慧的?;故撬的鞘且缘侣骋亮α克龀隼吹氖鼓б谎拇嬖谀??

仓:也给娜贝拉尔殿下添了麻烦,实在是非常抱歉。

娜:不,这次都是我思虑不周造成的。安兹大人。

安:嗯?

娜:都是我随便拜託了那样的跑腿,差点使得您的宠物被杀,并且还造成了让雅尔贝德大人等诸位守护者困扰的事态。这份罪行,我不觉得用性命就能偿还。请您对我降下处罚!

仓:娜贝拉尔殿下没有错!是因为敝人想多少为纳萨利克尽份心力,而勉强娜贝拉尔殿下的!

安:嗯。(外面出身的仓助,原本就不怎么被NPC们所接受。但今后外部的力量加入纳萨利克的可能性很高,如果能像这样感情慢慢地变好就好了。)说的也是……大家都平安无事,这样不就好了。当然,要好好向雅尔贝德他们道谢。我等会也会去慰劳的。

仓:主公……能被您这样心胸广阔的大人所用,敝人很幸福!

娜:对于无上至尊的您如此慈悲,属下深深地感谢。

安:那么就回去吧。

×××

(水流声)

亚:呼啊~~极乐极乐啊~~

夏:今天流了一身讨厌的汗呀。

雅:东奔西跑的弄葬了,为了能随时被呼唤都行,得仔细清洗呢。不过,夏提亚真好啊。

夏:你指什么?

雅:面积小的关系,要清洗也轻鬆,真让人羡慕啊。

夏:哼哼──被猩猩羡慕面积也没用啊~~

雅:是呢,像鳗鱼没有凹凸一样,是没办法的事呢。

夏:嗯哼──

(怒火燃烧)

亚:啊啊~~又开始了。我不管了!不过……那个狮子像真雄伟啊……感觉好像会动起来似的。不可能有那种事吧。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