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在线阅读

第九卷 破军的魔法吟唱者

Epilogue

第九卷 破军的魔法吟唱者 Epilogue

寒气逼人的夜风吹过。

布莱恩?安格劳斯的头发被风吹得乱飞,衣服啪答啪答响。

「──好冷啊?!?br/>
白色呼气与小声低喃被朔风吹得四散,运往远方。

彷佛连身体中心都快冻结了。

布莱恩一个人待在出征前,三人登上的耶?兰提尔城墙塔楼。

这里除了黑暗,一无所有。

在卡兹平原的战争……不,是在那场屠杀当中,许多王国人民丧命了。

他想起自己死里逃生,从战场回来的情形。

败逃的人们步履蹒跚,衣衫褴褛,一副悲惨至极的模样。

就连身为战士度过多种生死关头的布莱恩,仅仅一名魔法吟唱者引起的地狱般光景,至今仍烙印在眼底不肯散去。

即使是受到城墙?;さ囊?兰提尔,也绝对称不上安全地带,但好不容易逃进这里的士兵们都已经筋疲力尽,像昏倒般沉沉睡去。

在空无一人的城墙塔楼上,布莱恩再次吐出一大口气。

然后他默默地仰望天空。

「总觉得……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br/>
布莱恩看看自己的双手。

抱起那个男人失去灵魂的肉体时的重量,即使在这一瞬间,仍然没从手中消失,想忘也忘不了。

那是伟大的战士,是走在自己前面一步的劲敌。

失去那个男人──失去葛杰夫的失落感实在太大了。

葛杰夫的存在对布莱恩而言,不是光用劲敌就能解释的。

正因为那个男人在御前比武当中挡在自己面前,因为他让狂妄自大的布莱恩受到挫折,因为有想战胜葛杰夫的热情,才有现在的自己。

布莱恩?安格劳斯是葛杰夫?史托罗诺夫赋予生命、培育、锻炼起来的。葛杰夫这个男人的强悍,是布莱恩必须花一辈子超越的强悍,如同父亲是儿子必须超越的高墙。

然而,自己必须超越的人已经不在了。

葛杰夫直到最后都是耸立自己面前的高山,就这样逝去了。

夏提雅?布拉德弗伦让布莱恩见识到真正的强大力量。有一段时期,他因此一蹶不振。

如今他可以说,是因为自己只以强大实力为心灵依靠,拥有十足的自信,被击垮时才会是那样脆弱。

然而,葛杰夫不一样。

「安兹?乌尔?恭。那个怪物恐怕跟夏提雅?布拉德弗伦拥有同等的实力,而葛杰夫却能挺身面对,与那种存在对峙?!?br/>
葛杰夫那时候,并不是为了想活命之类的窝囊理由才提出单挑的。跟布莱恩以前几乎快要哭出来,拿著剑对夏提雅乱挥的心态肯定是完全不同的。

那么他是为了什么那样做?

「我不懂,你为什么不逃?」

布莱恩呕血似的挤出话来。

「为什么要选择一死?那个怪物不是说了要放你一马吗!应该要累积力量,再行挑战吧!你为什么要那样!如果要死,我多想跟你一起死??!」

如果不能超越葛杰夫,布莱恩宁可跟他一起死。

布莱恩看看自己腰际的武器。

是暂时准许他借用的剃刀之刃。

布莱恩拔出剃刀之刃,发动武技。

「四光连斩」。

这是葛杰夫在御前比武击败布莱恩的武技。

四道刀光砍开栏杆,简直毫无阻力,就像切开水面一样锋利。

「这招也是因为你……我一直很崇拜你……我多希望能跟你一起死啊。为什么不让我跟你并肩战斗,为什么不叫我跟你一起死!」

布莱恩以手掩面。

眼睛深处在发烫,但没流下眼泪。

这时,喀喀的脚步声传进布莱恩耳里,他只想得到一个人会来这里。

「……都说年纪大了会变得爱哭,真的呢?!?br/>
「我觉得失去重要之人的伤痛跟年龄无关?!?br/>
果不其然,是那个沙哑的声音。

「……抱歉啊,克莱姆小兄弟,把事情都丢给你处理?!?br/>
布莱恩擦擦眼睛,收剑入鞘,转过头来。一脸严肃的克莱姆还穿著整副铠甲,站在那里。

「不过就算我在,也帮不上什么忙吧。在这状况下应该也不会有人跑出来暗杀国王。所以,后来怎么样了?」

「是,关于巴布罗王子尚未归返一事,已经决定明天派出搜索队了?!?br/>
由于无法动用士兵,所以好像会雇用冒险者们进行搜索。

「再来是耶?兰提尔的转让事宜──没人提出异议。全体贵族一致赞成,国王也同意了?!?br/>
听起来拥王派的贵族们似乎也赞成。

恶魔骚乱之际,拥王派增强了力量,因此才能动员这次的大军,但大败造成了严重的余震。再说这附近是国王的直辖地,把此地交给对方,只有王族会直接蒙受损害。他们大概是觉得既然如此,为了自己能存活下去,也只能这么做了。

这次换成拥王派势力减弱,贵族派抬头。

今后将会变成什么局势?

无意间,他发现克莱姆的身体在发抖。

大概不是出于愤怒,而是恐惧吧。想起那幕光景,使他破裂的心发出了惨叫,彷佛那种无以抗衡的绝望仍然贴近著自己。

「……现在想起来,才觉得好可怕?!?br/>
那大概就类似火灾现场的蛮力吧。

布莱恩想起克莱姆站在自己身边,要与魔导王一战的身影。接著他想克莱姆也许会知道答案,于是问他:

「欸,你告诉我,葛杰夫为什么要提出单挑?」

克莱姆露出狐疑的表情,布莱恩心想也许自己问得不够清楚,正要补充说明,但克莱姆比他先开口,说道:

「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没关系吗?」

「没关系,什么都好,你说说看?!?br/>
「……也许是想展现给我们看吧?」

「……展现什么?」

「魔导王安兹?乌尔?恭的强悍,还有……大人可能是想开创未来吧?!?br/>
「未来是指?」

「是,也许大人是想让我们带一些今后敌对时的对策与纪录回来?!?br/>
那种冲击有如一道雷击,从头顶一路窜到脚尖。

除此之外没别的可能了,克莱姆说的就是正确答案。

那个男人一定是赌上性命,想尽量引出一些情报。身为魔法吟唱者的魔导王,不可能不带随从就接受近身战。但也许奇迹能再度发生,葛杰夫就是将希望赌在那个机会上,那么他想把这个可能性托付给谁呢?

布莱恩不禁嘲笑自己,连这种事都想不到。

如果是这样──自己应该怎么活下去呢?既然自己已经知道葛杰夫的心意了。

布莱恩陷入沉思,使得寂静造访两人之间,克莱姆似乎有点忍受不住,向他问道:

「……话说回来,史托罗诺夫大人不愿复活了吗?」

「葛杰夫就是那种男人吧?!?br/>
即使使用了复活魔法,也不是一定就会复活,据说对自己人生感到满足的人会拒绝复活。

「国王似乎不肯同意?!?br/>
「可想而知,不过,那家伙不会复活的……你好像不能理解啊?!?br/>
「是,我不明白史托罗诺夫大人的想法。我总觉得应该复活,继续尽忠?!?br/>
「是吗,克莱姆小兄弟这样想很好。我……如果我死了,不要让我复活。我不觉得自己……有走过充满遗憾的人生?!?br/>
「我倒是希望有人让我复活,我想为拉娜大人尽心尽力,直到殒身灭命,不过也要有那个钱才行?!?br/>
在王国只有一位魔法吟唱者能使用复活魔法,她一定会索取超高的──正当的复活魔法使用费。

恶魔骚乱时因为所有冒险者组成一队,所以好像算是特例,但平常进行复活时,必须支付大笔金额。那笔金额贵得吓人,平民或是士兵就算花一辈子也赚不到,克莱姆也是如此。

布莱恩没说「公主殿下会帮你付吧」,只是回答「这样啊」。

沉默再度降临,这次换布莱恩先开口。

「我一直很想打倒那家伙……」

克莱姆没答话,布莱恩也不期待他答话。不对,冷静一想,这种事跟克莱姆说也没用,但他就是很想发泄一下累积在心里的某些东西。

「以前我曾经输给他,所以我很希望下次能赢他。但是,如今已经没机会了……唉,让他给跑啦?!共祭扯魍箍??!缚啥瘛?br/>
「……布莱恩先生?!?br/>
我该怎么做?

该怎么回应葛杰夫的心意?

「不,也是,我在犹豫什么?只有两条路,要么继承他的遗志,要么不继承,就这样。我要……赢……?啊,原来如此?!?br/>
答案根本就只有一个。

布莱恩脸上露出凶猛的笑意,将剃刀之刃对准天空。

「哼!谁要继承你的遗志??!」

布莱恩从五脏六腑深处发出怒吼。

「是你自己选择送死的!竟敢给我选了最轻松的路!你就在阴间好好后悔吧!我──我要用我的方法超越你!克莱姆!喝酒啦!酒!喝个痛快!」

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做。

但他才不要乖乖继承葛杰夫的遗志,这样自己岂不是永远赢不了他?

反正今后自己一定会常常想起葛杰夫的事,不过,现在就暂时忘了他吧。

布莱恩伸手搂住困惑的克莱姆的肩膀,硬是往前走,感觉双手变得轻了一些。
本章已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