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在线阅读

第九卷 破军的魔法吟唱者

第二章 备战

第九卷 破军的魔法吟唱者 第二章 备战

1

一个月后。

在里?耶斯提杰王国的弗蓝西亚宫殿举行的宫廷会议上,葛杰夫维持不动姿势,站在坐在王座上的国王──兰布沙三世的身旁。他在聚集的众多贵族当中发现了六大贵族的身影,稍微睁大了眼睛。

所有人到齐是很难得的状况。

领土仅次于国王的六大家族各当家,在军事力量或财力等方面中,至少有一项力量在国王之上。因此,他们对于国王的召集常常藉故缺席。尤其是反王派──贵族派的盟主博罗逻普侯爵甚至毫不隐藏对国王的轻视,有一段时期还让人怀疑王国可能从内部瓦解。

葛杰夫的视线,接著捕捉到在场的三位王子公主。

最引人注目的,是三女「黄金公主」拉娜?提耶儿?夏尔敦?莱儿?凡瑟芙。

接著是于恶魔骚乱之际,继国王之后为了人民挺身行动而声名大噪的次男,赛纳克?瓦尔雷欧?伊格纳?莱儿?凡瑟芙第二王子。

最后是长男,巴布罗?安德瑞恩?耶路德?莱儿?凡瑟芙第一王子。博罗逻普侯爵正在设法让这个体格壮硕,胡须修剪整齐的王子当上下任国王。这次大概也是在王子请求之下,才来参加宫廷会议的吧。

有身为贵族派的博罗逻普侯爵参加,本次宫廷会议必定会是一团糟。葛杰夫不想正视如乌云罩顶般令人忧虑的现况,望向集合的六大贵族。

隶属于拥王派的三人当中,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在这宫廷当中衣著最为豪华的勃鲁姆拉修侯爵。

这位年纪将近四十,相貌颇为端正的贵族,领土内坐拥金矿山与秘银矿山,藉由出产的贵金属而拥有王国第一的财力。不过传闻此人欲望深重,甚至有不好的风声说一枚金币就能让他背叛家人。

实际上,葛杰夫也听说此人窝里反,把王国的情报卖给帝国。之所以放任这种人为所欲为,简单一句话,是因为提不出足够证据证明此人的罪行。若是没有明确证据就将拥王派的勃鲁姆拉修侯爵斩首,跟随他的贵族都会变成反王派。如果此人是仗著这一点大摇大摆地出卖情报,那可说是最恶劣的小人。

接著葛杰夫移动视线,转向大贵族当中最年轻的俊美青年,佩斯培亚侯爵。

此人娶了国王的长女,在结婚的同时继承了家业。虽然能力与个性方面还有些不明之处,不过由于父亲是位能力人格兼备的优秀人物,葛杰夫认为年轻的佩斯培亚侯爵应该也会如此。

相反地,六大贵族当中年事最高的是乌洛瓦纳边疆伯爵。此人已经头发花白,而且发量稀少,看起来几乎像光头。手臂与身体如枯树般细瘦,但具备了德劭年高之人特有的威严。

乌洛瓦纳边疆伯爵,是大贵族当中最具有个人魅力的人物。

与他们面对面在对面排成一列的,是贵族派的三人。

首先是贵族派的中心人物,大贵族当中拥有最大领土的博罗逻普侯爵。此人脸上有著许多伤疤,是位有如战士的盟主。

由于年纪已进入五十大关,从前锻炼到毫无破绽的强壮肉体,已成为过去的荣耀,不过洪亮的嗓门与让人联想到猛禽类的眼瞳,都还残留著战士的渣滓。

身为战士的他已逐渐衰老,但作为指挥官的他恐怕比葛杰夫更优秀,在这王国当中也称得上是无人能及的人物。

站在他身旁的是李顿伯爵。

这个给人狐狸般印象的男人,在六大贵族当中由于能力输人一截,因此千方百计想提升自己的价值。此人人品低劣,只要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力量,别人如何受苦都不关他的事,所以其他贵族对他都没多少好感。大概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攀附博罗逻普侯爵,以逃避其他人的敌意吧。

最后一位是目前置身于贵族派的人物,此人一头金发往后抚平,拥有一双眼角细长的碧眼。

他的脸色呈现不晒太阳的人特有的病态苍白,再加上高瘦体格,给人蛇一般的印象。年纪应该还不到四十,但因为白得病态,看起来苍老许多。

葛杰夫素来对他──雷文侯爵抱持著复杂的观感,于是转移了目光。

继承王位的问题,使得王宫的权力斗争更形复杂。

贵族派的博罗逻普侯爵、李顿伯爵以及拥王派的乌洛瓦纳边疆伯爵拥戴巴布罗第一王子成为下任国王;与派系无关,许多贵族都拥戴国王的大女婿佩斯培亚侯爵;雷文侯爵支持的是赛纳克第二王子;勃鲁姆拉修侯爵则不打算介入这个问题。

这种状况,间接形成了国王至今无法退位的理由。因为一旦国王现在指名继承人,恐怕会引发内乱。

不久之前葛杰夫还觉得谁当国王都没差,不过现在他个人支持赛纳克第二王子,或是拉娜第三公主这匹黑马,不过王国史上没有出现过女王,恐怕希望渺小。

「那么会议现在开始?!?br/>
国王的语气,跟平常给人的感觉有些不同。耳朵尖的人应该早已知道今天受到召集的理由,不知道的人也察觉到气氛的微妙变化,神情严肃起来。

「帝国派来了布告官。把此人带来的帝国宣言文念出来?!?br/>
一旁待命的侍从遵旨,宣读写在羊皮纸上的文章。

内容归纳如下:

巴哈斯帝国认可大魔法吟唱者安兹?乌尔?恭魔导王率领之纳萨力克组织为国家,两国之间已结成同盟。

追根究柢,耶?兰提尔近郊本为安兹?乌尔?恭魔导王所占领之土地,里?耶斯提杰王国现在是不当占领。因此,王国应将该土地物归原主。

若王国不听善言,帝国将协助安兹?乌尔?恭魔导王,对王国展开侵略行动,夺回安兹?乌尔?恭魔导王的领土。

这是正义的行为,目的是让该地脱离不当统治。

宣读的内容简直成篇歪理,还强迫王国从命,根本是疯了。

「为了确认事实,我让人翻阅王国历史进行调查,但没有任何历史提到有号叫安兹?乌尔?恭的人物统治过耶?兰提尔近郊领土,当然这项要求也毫无正当性?!?br/>
「也就是说这连强词夺理都算不上,根本是疯子在胡说吧!」

一阵吼叫般的英勇嗓音响起。

博罗逻普侯爵过去以勇武闻名,他的魄力似乎给了众人勇气,许多贵族都出声表示赞同。

「虽然时期拖得很晚,不过这应该是帝国每年的侵略行动吧。他们每次都搬出一些牵强附会的理由,这次大概是没藉口,才搬出魔法吟唱者的名字吧?;蛊鸶瞿У纪跽庵挚湔诺拿拧嫦肟纯茨侨说某は?!」李顿伯爵的一番话引起了轻笑声,是他的跟班发出来的。

「不过──」

伯爵那双只能用奸诈狡猾来形容,有如狐狸的细眼──其中带著瞧不起人的眼色──朝向葛杰夫。

「这个自称什么魔导王的疯子,名字好像在哪听过啊。我说错了吗?史托罗诺夫战士长阁下?!?br/>
「……应该就是我前往耶?兰提尔近郊时,出手相助的魔法吟唱者阁下不会错?!?br/>
李顿伯爵挖苦地轻声一笑,冷冰冰地说:

「原来如此,他是把村民当成自己的臣民了,所以才出手相助啊?!?br/>
贵族之间传来窃笑声,没有人出声劝阻。因为贵族派的大多数贵族,都嫌弃平民出身的葛杰夫。

若是自己这一派的人这样说,国王想必会出声解围,但因为李顿伯爵属于敌对派系,国王也只能皱皱眉头。

「……我看烧毁耶?兰提尔近郊农村的,应该还是帝国干的好事吧!虽然战士长阁下认为是教国所为。至于前来搭救的……是叫巩吗?那个魔法吟唱者会不会跟帝国是一伙的?之前似乎有哪位讲过,那个魔法吟唱者可能是想潜入我方当间谍。战士长阁下没有看到让您苦战的那些人的尸体,对吧?」

六色圣典的强者们的身影闪过葛杰夫脑海,同时还有安兹?乌尔?恭的身影。

「……关于尸体一事,正如李顿伯爵所说,但我认为双方并非同谋。在我前往卡恩村时,来袭的那些人之强悍,绝非帝国骑士所能比拟。他们役使天使战斗,所以一定是斯连教国的手下不会错?!?br/>
「教国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哪知道。

要是能这样一句结束,不知道有多痛快。

葛杰夫答不上来,正在苦思如何回答时,李顿伯爵身旁有人帮了他一把。

「别管那个疯子魔法吟唱者了!我们该决定的,是如何回覆假皇帝的宣言,您说对吧,陛下?」

「博罗逻普侯爵所言正是,我们必须决定的,是王国的回答?!?br/>
「请准许我发言?!古逅古嘌呛罹羯晕⒆叱鲂辛??!肝胰衔腔实鄣男院苣蚜钊私邮?,因此只能开战?!?br/>
在场贵族的气氛热烈起来。

「喔!这次轮到我们击退对方,就这样直接反攻帝国了吧?!?br/>
「完全没错,也差不多厌倦只是击退帝国了?!?br/>
「是时候让帝国那些愚蠢的家伙见识我们的可怕之处了?!?br/>
「没错,侯爵大人所言甚是?!?br/>
贵族们笑著说,每次讲的都是同一套,让葛杰夫厌烦至极。

这几年来,王国与帝国在卡兹平原的战争总是定期上演。

今年又要开始两国对峙,或是王国这边多少有点损失时就结束,一成不变的小规模战争了,贵族之间散发出这种司空见惯的轻松气氛。

然而──葛杰夫顺著战士的直觉,开口说道:

「各位大人不可将这次的战争,当成与往年相同的小规模战争!」

贵族们彷佛被泼了桶冷水,对葛杰夫投以责备的视线。

「原来如此,我的战士长是抱持这种看法,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是,陛下,这是因为──」一名人物的黑影在葛杰夫心中敲响警钟?!俯ぉな堑?,就是那个大魔法吟唱者,安兹?乌尔?恭的存在?!?br/>
「原来如此,各位当中只有战士长与此人见过面,那么你的意见,应该具有一定程度的份量,不过你的根据是什么?」

葛杰夫语塞,他答不上来。无法具体说明,就只是战士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次的战争绝不能判断错误,否则会非常危险。

「国王陛下……能否将耶?兰提尔近郊让给帝国……不,是让给那个魔法吟唱者?」

一瞬间的沉默之后,辱骂声飞了过来。

「孬种!你这家伙!知不知耻??!」

是拥王派贵族的怒骂。

「你受到陛下如此厚爱,竟然敢叫陛下把领土拱手让人!你的君主什么时候变成冒牌皇帝了!更何况你根本没回答陛下的问题!」

对方骂得有理,葛杰夫无言以对。因为若是立场颠倒过来,自己也会是一样的想法。

「好了?!?br/>
为自己解围的,正是自己敬爱的国王。

「可是!」

「你是为了我著想而动怒,我感谢你的心意。既然如此,我希望你也能想起,我的战士长绝不会背叛我。他好几次为了我赴汤蹈火,不可能说话损害我的利益?!?br/>
怒骂葛杰夫的贵族向国王低下了头?!刚蛭绱?,」国王一边看著这位贵族,一边继续对葛杰夫说:

「我寄予无比信赖,我的左右手战士长啊。纵然是你的提案,我也无法答应。不动干戈就将领土拱手让人,不是统治者该有的行为??銮蚁氲降钡氐木用?,这种破坏人民安宁的行为是不被允许的?!?br/>
让渡领土时想把当地的居民全数带走,不啻是痴人说梦。不,就算有办法将居民全数带走,也终究无法提供他们与以往相同的生活基础,结果还是得让他们过著水深火热的生活。

「陛下所言甚是,请原谅我的愚蠢发言?!?br/>
听到国王为当地居民著想的发言,葛杰夫低头谢罪?;怀捎薮赖墓笞濠ぉぶ话蚜焱寥嗣袷幼魃频谰叩娜?,一定说不出刚才这番发言。正因为国王宅心仁厚,葛杰夫才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半年前,前往卡恩村的途中,副长对自己说过的话重回脑海。

『你需要帮助时,不曾期待贵族,或是拥有实力的人相助吗?』

『什么叫明知有危险也愿意舍身相救的勇者,什么叫帮助弱者的强者?!?br/>
当年参加御前比武的葛杰夫,一定说不出这种话来。那时自己跟副长一样,以为天底下没有贵族会为了平民舍命。

抱持这种偏见的葛杰夫,自从随侍国王左右之后,才知道也有这种贵族,只可惜他们没有力量。

很遗憾,多得是来不及挽救的生命,贵族们的无聊矜持也有好几次从中作梗。

即使如此,自己侍奉的主子并没有腐败,总是以君王的身分,试著建立人民能够安居乐业的王国。

葛杰夫以自己的君王兰布沙三世为傲,若不是这样,过去在战场上受到帝国皇帝(吉克尼夫)挖角时,他也许早就跳槽了。

他虽然做如此想,心中却涌起了一片乌云。

国王说的是事实也是正论,这点不会错。国王向来慈悲为怀,即使是老百姓也一视同仁,同施仁爱。但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葛杰夫知道国王讲话为何如此强硬。

因为在那场恶魔骚乱之后,派系间的势力大幅失衡了。

王国二分为拥王派与贵族派,进行势力斗争。两派之间长久保持均衡,但现在拥王派扩大了势力,贵族派则是缩小了。

这是因为国王领军击退了亚达巴沃,让一些贵族对国王产生了强悍之王的印象,于是很多人都跳槽到拥王派来。因此,国王不能在这里示弱,原因在于──

「可是,战士长阁下的发言或许也没错吧?只要交出一个都市,就能避免开战了。事前设法避免人民悲叹,也是国王的职责。只有宁可牺牲自己也不愿人民悲痛的人物,才是真正的王者,不是吗?!?br/>
讲出这番话的是贵族派的人。讲得好听,目的不过是想减少国王的领土罢了,拥王派的人马上呛回去。

「那块土地是国王的直辖领地!想送敌人领土,送你自己的不就好了!」

对方也不甘示弱。

「胡说什么!帝国要的是耶?兰提尔近郊,把我距离那里十万八千里远的领地交出去能避免什么!讲话要用脑好吗!」

拥王派增强了势力,导致贵族派的弱化。他们为了取回势力,比以前更加倍地扯国王的后腿。

葛杰夫不安的原因就在这里,因为派系间力量失衡,贵族派试图削弱国王力量的动作更大了。今后王国很可能一分为二,互相斗争。

正因为如此,国王才要表现自己强悍的一面,让贵族派不能造反。这个想法本身并没有错,但是──

无法示弱,难道不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吗?

渐渐陷入沉思的葛杰夫,承受到拥王派几名贵族的强烈视线,这才回过神来。由于自己提案将国王的领土交给敌国,那些贵族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背地里倒向贵族派了。同时他们也在责备葛杰夫只是个平民,竟然忘了国王提拔的恩情。

「哼!那你可以请国王恩准,将自己的领土换成耶?兰提尔近郊国土,不就得了!到时候爱送人领土随你便!」

「哪有那么容易就交换领土的啊,蠢蛋!」

「你才是蠢蛋!」

这种小孩吵架似的口角开启了战端,现场一口气变得吵闹起来。如果是以前的话,争论应该会以平手收场。然而如今拥王派的声音比较大,贵族派的声音则越来越小。

以往国王总是会亲自劝阻,现在却不动声色,这也是因为拥王派的声音比较大的关系。

不管是什么人,都很难在对自己有利的状况下喊停,至今的不满恐怕也有影响。

(好像被灌了甜蜜的毒药一样。)

葛杰夫感觉得出来,贵族派的人眼中渐渐带有冰冷的阴险意志,一道冷汗沿著背脊流下。

一切都起因于大恶魔(亚达巴沃)的袭击。

那时由国王带头作战,是那个状况下最好的做法。要不是有国王带领大家,战线早已崩溃,冒险者全灭。若是失去「苍蔷薇」,王国之后将会陷入最惨的状况。

然而,看到目前的状况,他也不禁有种想法,觉得那时或许该选择别的手段。

如果在派系维持均衡的状态下开始这场宫廷会议,情况会变成怎样?

(我不知道,不过,对,如果与帝国开战落败了,会发生什么事?会有人主张抗战到底吗?还是不会?拥王派必然会一口气失去力量,贵族派抬头,大幅倾斜的势力均衡会再恢复平衡吗?还是就这样失去平衡而崩?!冀豕环治恼秸??──这样不会有问题吗?)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觉得好像受到某种力量操纵,以为是自己在做选择,实际上却是受到巧妙的诱导。

(该不会……从与恭阁下第一次见面以来,一切就都安排好了?不,我希望不是如此。虽然与阁下之间只讲了三言两语,但我感觉他不是那种人。)

葛杰夫到现在还是忍不住加上敬称,即使如今成了敌人,对于安兹?乌尔?恭这个魔法吟唱者,他就是无法抱持坏印象。

(……如果是那位人士,说不定能意外地和平统治……啊,这可不好,有这种想法等于是叛国。)

「差不多该停止这种小孩斗嘴了吧?!?br/>
听见男人阴沉的声音──贵族们听出是谁的声音,渐渐安静下来。

这本来应该是国王的职责,却变成别人来劝戒大家,让葛杰夫咬紧了嘴唇。

(那场胜利就像蜜糖。)

他认为不会有问题,但这蜜糖会不会让国王忘了自己是谁?葛杰夫引以为傲的君王会不会就此消失?他无法完全抹除内心的不安。

「陛下,既然确定帝国即将入侵,我们也得备战?!?br/>
「雷文侯爵,就由陛下自己──」

贵族派的人说到一半,被雷文侯爵打断了。

「──且慢,若是万一陛下的军队落败,您认为帝国会入侵到哪里?我为了?;ぷ约旱牧焱?,打算全力对陛下提供协助?!?br/>
沉默降临众人之间。

王国士兵是受到徵兵的一般市民,实力与身为专业战士的帝国骑士有著天差地别。为了战胜兵强将盛的帝国,王国只能打人海战术,这几年都是这样应付过来的,要是连人数都输给对方,结果不言而喻。

听了雷文侯爵的发言,贵族派的那些人,似乎也想像到帝国骑士攻进自己领土的光景。

最先说定提供协助的,是在王都与耶?兰提尔之间拥有领土的贵族们,接著是与这些贵族交往甚密的贵族们,最后所有贵族都同意了。

「好,那么我这就对帝国送出回信,在宣战布告送达之前,先将士兵──战场应该是在往年的地点,所以就将士兵召集到该地吧。当然,我也会出战?!?br/>
「我也要与您一同出征,父王!」

至今站在一旁的第一王子巴布罗大声说道。

「……不,不。不需要劳烦拥有第一王位继承权的兄长吧,这次我去就行了?!?br/>
在巴布罗第一王子的相反位置出声说话的,是赛纳克第二王子,巴布罗给他的答案极为简单明瞭。

「免了!」

那语气流露出强烈敌意。

赛纳克这样说并没有错,国王已经亲赴战场,连长子都去就太危险了。这点巴布罗应该也明白,但他仍然拒绝了,因为他把赛纳克视为眼中钉。

这也是起因于那场恶魔骚乱。

赛纳克在恶魔骚乱之际巡视王都,获得了众多国民的赞赏。相较之下,巴布罗并没有离开王宫,这点造成推举赛纳克的贵族一口气增加。

其貌不扬的赛纳克勇敢的身影,形成的反差格外显眼。相反地巴布罗因为看起来相貌堂堂,反而被人认为胆小。因此,他为了拂拭这种负面传闻,才想站上战场,让国民看见自己英勇的模样。第一王子(巴布罗)正如他的外貌,作为战士还算有点本领?;八淙绱?,他毕竟终究是受人?;さ囊环?,还没强到能赢过呕心沥血地一再锻炼的拉娜公主的随身士兵克莱姆,但是在王族当中已经是最强战士了。就他的立场,应该不甘心在英勇方面输给光是挥剑身体都会重心不稳的赛纳克吧。虽然雷文侯爵说:「王族剑术了得又有什么意义」,但因为巴布罗知道自己的头脑不比赛纳克聪明,所以更不想输在自己引以为傲的部分上。

不管如何,在王位继承竞争上,他不能落于人后。

葛杰夫想到今后潜藏于王国内部的?;?,整个胃就痛起来。

他本来想只要国王退位,自己也要引退,过著只?;す醯纳?,这下恐怕很难了。

再说自己不作为战士长效力,拯救能拯救的生命,或许不是国王的忠臣该有的态度。真要说起来,他也猜想国王可能不会准许。

如果有人能与自己匹敌,就能将战士长的位子交给他了,但葛杰夫想不到这样的人物。若只就力量而论,只有一名人物能与自己平分秋色,但他绝不会愿意继承战士长的位子。

(布莱恩那家伙今后不知有何打算,他在想些什么?)

他成为拉娜公主的直属部下,但葛杰夫有种预感,觉得他随时可能不告而别。如果他消声匿迹,一定是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剑术。入宫侍候的葛杰夫有点向往他这种生活方式。

葛杰夫想起他那削铁如泥的剑法。

恶魔骚乱结束后,葛杰夫与布莱恩较量了一次剑术。

那场真刀真枪的胜负,结果是以葛杰夫的胜利做结,然而每当自己被刀切伤,掀起的风削掉头发时,他都强烈感觉到布莱恩花费在锻炼上的时间。

那也让他有种预感,将来大概再过几年,布莱恩就会比自己更强。

(要是布莱恩愿意做下任战士长就好了,我可以培育后进。这么一来,王国应该有机会获得更优秀的战士。)

「我同意!」

博罗逻普侯爵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现在不是遥想未来的时候。

「只要国王准许,我将把我最强的士兵借一部分给王子兼做贴身护卫,不知国王尊意如何?」

「唔,战士长啊,你认为呢?」

葛杰夫不方便说「我没在听」,装出认真考虑的模样。雷文侯爵一边眉毛动了一下,他装做没看到。

推举巴布罗成为下任国王的博罗逻普侯爵,似乎在提议让巴布罗上战场,但不能保证这是正确答案,所以葛杰夫的回答只有一个。

「但凭陛下尊意?!?br/>
国王深深点头,葛杰夫产生了些许罪恶感。

「是吗,原来如此……好吧……那么你也随我来吧?!?br/>
「是!我定会砍下那假皇帝的项上人头,献给父王!」

听著巴布罗气势十足的回答,葛杰夫只希望接下来的忙碌日子,能赶走自己的不安。



六大贵族之一,政治手腕无人能出其右的雷文侯爵,其发挥才干的公务室想必也相当气派,然而实际上并非如此。要是知道左右王国将来的许多决定,都是在这么狭小的房间里做出的,一定会有很多人感到惊讶。

房间所有墙壁都安装了书柜,书籍与贴著便条的羊皮纸等等整理得乾乾净净,彷佛显示出房间主人的性格。然而,并不是这些东西让房间显得窄小,即使它们的确是原因之一。

最大的原因,在于看不见的地方。

雷文侯爵的宅邸以砖瓦墙盖成,再抹上灰泥,以贵族府邸来说是极为普通的构造。那么公务室呢?与其他房间的结构并无不同。

只是在墙壁的内侧,埋进包住整个房间的铜制板。

这是为了妨碍窃听、监视与目标搜索等魔法。

连一扇窗户都没有的狭窄房间让人感觉透不过气来,但是考虑到性价比,只能屈就于禁得起实用的大小了。

雷文侯爵一从王宫回到宅邸,立刻一直线前往这个连魔法防御都十分完善的房间,在厚重办公桌后方唯一一把椅子上一屁股坐下。那是个疲惫不堪的人什么都不想管了的坐法。

接著他用手遮住了脸,任谁来看都会觉得这不是在王国拥有首屈一指权力的大贵族该有的模样,只是个累坏了的普通中年人。

他胡乱把散落垂下的金发往上一撩,靠在椅背上,表情扭曲。

可能是精神有点松懈了,在宫廷会议累积的压力化为怒火燃起。怒火一下子就突破了临界点,变成咆哮砸向半空中。

「尽是些蠢蛋!」

所有人都不了解现况。不对,如果他们明明了解,还容许今天会议的这种状况,那可真是老谋深算。

现在,王国被逼入了困境。

帝国一再进行示威行为,慢慢造成了粮食问题等各种潜在?;?。之所以没有出现明显破绽,是因为贵族们认真地以为「只要忍耐到打垮敌对派系就行了」。

帝国拥有骑士这种专业战士,但王国没有。因此,要对抗帝国的侵略,必须召集平民组成军队,结果导致各地村庄出现一段缺乏劳力的时期。

帝国对王国的这种体制瞭若指掌,当然都选在收获期下战帖。

在农忙期一个月没有男丁干活,问题有多大不言自明。一定会有人觉得既然如此,不要徵集平民就好了。但是面对身为专业战士,无论是训练或武装都十分精良的帝国骑士,不徵集多出几倍的士兵,很容易就会被打败。

事实上,的确有一次因为没徵集太多士兵,而导致死伤惨重。那时以葛杰夫为中心的反攻作战成功,击毙了两名「前」四骑士,而以两败俱伤的结果终止了战争。然而实际上应该是国力低下,失去许多人民的王国输了。

明明处于这样的状况──

「人渣吃里扒外!白痴搞权力斗争!蠢蛋唯恐天下不乱!」

六大贵族之一的勃鲁姆拉修侯爵背叛王国,把情报卖给帝国。贵族们分成拥王派与贵族派大玩权力斗争,两个王子则是虎视眈眈,互相争夺国王的后继宝座。

雷文侯爵用力拍打办公桌,发泄满腔怒气。

「国王也真是的!我知道您不是笨蛋,也不是受到欲望驱使,但也太欠缺考量了!难道不知道不早点让位,只会让争端越演越烈吗!多亏了拉娜公主制造出对拥王派有利的状况,就应该趁现在将权力转让给后继人选??!」

恶魔骚乱之际,提议恭请国王出战的,正是黄金公主拉娜。

这样做的结果,使得拥王派一口气增强了力量。要是趁那时推举赛纳克第二王子成为国王,应该有办法通过才对。然而──

「可怜自己的长子,结果搞成这样。我明白您的心情,但难道没有人有点脑袋,能想想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吗!」

实际上是有这种人,只可惜他们大多属于雷文侯爵的派系。

当初真不该让他们加入自己的派系,而是应该让他们进入其他派系,从内部加以操纵。雷文侯爵不但对自己过去的选择悔之莫及,也对其他贵族身边没有半个聪明人的离谱状况气恼得抓头。

「尽是些乏善可陈的家伙!」

雷文侯爵对这些只看得见眼前香饵,只有哥布林等级智商的贵族发出怒吼。

「可是──该怎么办?我得快点想啊?!?br/>
雷文侯爵一边调整粗重的呼吸,一边苦思。

苦思王国面临即将到来的苦难岁月时,如何继续维持国家运作。

「首先,这次与帝国的战争肯定相当危险。据说安兹?乌尔?恭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必须预估会造成一万人以上的死伤,应该摸索下一个手段,同时要让王子成为下任国王……这点恐怕很难?」

他发出声音讲出口,以整理思绪。其实他很想找人商量,所以才会推举赛纳克第二王子。

第二王子是王族当中唯一的──虽说最近又多了一位拉娜公主──自己人。王子跟自己一样知道现况有多危险,是能放眼将来行动的同志。

只要能请他继承王位,自己就能放下右肩的重担了。

「……他说要给我宰相的地位,大概不是在开玩笑,所以左肩的重?;故欠挪幌戮褪橇?。但就算如此,还是能稍微改善王国的状况吧?!?br/>
雷文侯爵眼下的目的,是让赛纳克王子继承王位。一旦失败,王国将会往分崩离析踏出一步。

「再加上还有拉娜公主协助,我以为会比以前轻松一点……」

雷文侯爵一边碎碎念著自己的想法与策略,一边深思熟虑,深深叹了口气。

即使是雷文侯爵,有时也会想拋下一切,一了百了。

他也好几次因为太过恼火,巴不得自己亲手破坏一切。

这种状况就像自己在盖沙堡,旁边却有小孩在撒野。在这种状况下,会产生破坏冲动也是无可厚非。即使如此他仍然能坚持下去,当然是有原因的。

叩叩敲门的声音传来。

发出声音的位置很低,雷文侯爵一瞬间露出不像雷文侯爵的表情。就像原本的表情溶化,眼角下垂,嘴角不争气地松懈下来。

「哎呀,不好,不能摆出这种表情?!?br/>
由于凭著意志力没办法绷紧表情,他轻轻拍了拍脸,整理了一下乱发,然后发出隔著加装金属的门也能听见的大嗓门,并不忘注意让声音听起来温柔慈祥,以免让对方以为自己在生气。

「进来吧?!?br/>
打开沉重门扉的速度,让雷文侯爵知道正在推门的人期待了多久。

出现了一名年幼的男孩。

天真可爱的男孩,脸颊由于肌肤白皙,染上了美丽的粉红色。男孩差不多五岁吧,哒哒哒地跑过房间,来到雷文侯爵的膝前。

「在房间里奔跑很粗鲁喔?!?br/>
一名女性的声音追著男孩而来。

这名女性虽然五官秀丽,却隐约有种阴沉的气质,很适合用「红颜薄命」来形容。身上的礼服也是,品质很好,色彩却偏暗。

女性对雷文侯爵轻轻点头致意,露出一丝微笑。

雷文侯爵也稍微──带著少许羞赧──笑了笑。

妻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会笑了?

无意间,雷文侯爵想起了过去的事。

雷文侯爵在更年轻的时候,曾经抱有才华洋溢之人会有的野心,也就是对王座的野心。

他曾经怀抱过篡夺王位的不敬之梦。

年轻而恃才傲物的雷文侯爵,认为没有比这个更适合自己的生涯目标了。于是他朝向这个目标默默迈进,扩大势力、积攒财富、增加人脉、打垮政敌──

娶妻也不过是手段之一罢了,只要侯爵夫人的地位能卖个好价码,什么女人都无所谓。结果他娶到一个长得漂亮但似乎天生命薄的女人,但雷文侯爵并不介意,因为重要的是与娘家之间的人脉。

夫妻生活平淡如水。

不,平淡只是雷文侯爵的个人想像。他在跟眼前的妻子结婚时,只把她当成一件工具用心对待,但没有任何爱情。

这样的雷文侯爵,因为一件小事而有了改变。

雷文侯爵的视线,转为对著来到自己膝下的亲生儿子。

起初当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诞生时,他只觉得多了一件工具。然而,当这个刚出生的孩子握住自己的手指时──雷文侯爵内心的某个部分就此崩溃。

小孩子软绵绵的,不像人倒像猴子,雷文侯爵并不觉得他可爱。只是感受到手指传来的微温时,他觉得一切好像都变得无聊至极。

王座感觉变得像垃圾一样。

燃烧野心的男人,不知不觉间死去了。

后来雷文侯爵对产后的妻子道谢时,她的表情在雷文侯爵的心中──虽然他绝不会说出口──到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好笑,那种一副「这谁啊」的表情。

当然,妻子起初一定以为这只是生下子嗣,所带来的一时性变化。然而自从孩子诞生以来,雷文侯爵异常的变化,似乎让她真的以为丈夫发疯了。

看来如果要妻子从以往的丈夫与变化后的丈夫中选一个,她比较喜欢后者,因此她给人的感觉也有点改变了?;桓鏊捣?,两人就此成了真正的普通夫妻。

雷文侯爵伸出双手,抱起想爬上自己膝盖的小孩。

小孩发出开心的笑声,坐到雷文侯爵的膝盖上。小孩特有的热呼呼体温隔著衣服传来,适度的重量感觉很舒服,平稳的充足感填满了他的胸口。

如今雷文侯爵只有一个目的。

「将自己的领地在完美的状态下让给儿子」。他的目的已经变成了这种贵族父亲常有的想法。

雷文侯爵温柔地注视著坐在膝盖上的宝贝儿子,问他:

「怎么了呢?利利?亲亲~」

在这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能看到大贵族噘起嘴唇说亲亲的样子。

属于其中一个的小孩子发出咯咯笑声。

「──老公,用幼儿语跟小孩子讲话,会影响小孩子语言能力的?!?br/>
「哼!无稽之谈,你说的这些只是没凭没据的谣言?!?br/>
雷文侯爵虽然这样说,心里却觉得不能对小孩的教育产生坏影响。

既然是自己的孩子,一定很有才华,不,没有天分也不要紧,只是身为父母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