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一章 安莉慌张忙乱的每一天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八卷 两位领导者 第一章 安莉慌张忙乱的每一天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真妹控

扫图:linpop

录入:为A穿上蓝白胖

1

为了在天亮前就开始准备饭菜,安莉•艾默特起得很早。这是因为她不像过世的母亲那样熟练,做起饭来需要费更多工夫,而且准备的份量又大。

安莉、妮姆,以及向安莉竭诚尽忠的十九名哥布林,这样就有二十一人。除此之外,还要再追加两人,准备共计二十三人份的饭菜已经不能叫做忙碌,根本像在打仗。面对大量食材让她大吃一惊,没想到一次竟然要吃掉这么多东西。

「毕竟将近以前的六倍嘛?!?

安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吐出,接著鼓起干劲,卷起袖子。

她默默地切菜,然后换一把菜刀切肉。脑中早已安排好了处理食材的顺序。

安莉虽然不太擅长做菜,却能在短时间内处理得这么得心应手,可见一个人迫于环境所逼时,的确会发挥惊人的力量。

听到安莉准备饭菜的声音,妹妹也揉著惺忪的睡眼起床并走了过来。

「姊姊,早安──我也来帮忙?!?

「早安,妮姆。这边我来就好了,麻烦你帮忙做我昨天拜托你的工作?!?

妹妹一瞬间露出不满的表情,但终究没有一句怨言?!浮茅ぉぁ顾皇怯械阄蘧虿傻鼗卮?,并乖乖听姊姊的话。

安莉的手停了下来。

她感到一阵心痛。

十岁的妹妹原本是个活泼又任性的女孩。然而自从发生那起事件后,天真烂漫的妮姆变得很听姊姊的话,不耍脾气,完全不吵不闹。她变得如此「乖巧」,反而让安莉难过。

爸妈慈祥的笑容不时浮现在脑海中。即使已经过了好几个月,内心留下的创伤仍未完全愈合。

如果爸妈是因为患病等原因过世,还能先做好心理准备;又或是遭逢恨不得人的意外事故或天灾,或许不会这样一直纠结在心。然而爸妈的死并不是因为这些原因,而是基于令人憎恨不已的事件。

她用力闭上眼睛。身边有人时,她会努力避免示弱,然而,当身边没有人的时候,寂寞就会使心里的旧伤复发。

「──啊?!?

爸妈温柔的容颜浮现在眼睑内侧。即使睁开眼睛,两人的身影仍然没有消失。温暖的记忆接二连三地涌上心头。

她任由心中激烈翻腾的黑暗情感──对弒亲仇人的憎恨──驱使,高举大把菜刀挥下。重重砍下的切肉菜刀,漂亮地将肉一刀两断。

安莉用力过重,连「砧板」上也留下了刀痕,这让她皱起眉头。

(要是让刀刃缺口,修理起来很麻烦的……对不起,妈妈。)

她为了粗鲁对待菜刀一事,向母亲迫不得已留下的菜刀道歉,同时替开了大洞的内心盖上盖子。

就在安莉用手指摸过刀刃,检查菜刀有没有缺口时,她旁边的──玄关的门开启。

走进来的是个体型不同于人类,个头更小的──以哥布林之称闻名的亚人。

「早安,大姊。今天换我轮班……怎么了吗?」

毕恭毕敬地低头行礼的哥布林,一脸担心地看向安莉的手边。

虽然安莉只是一介村姑,但哥布林总是懂得分寸,表现谦恭的态度。因为她是哥布林的召唤者。

在发生那起事件后,村民们正讨论著是否需要大家值班看守时,安莉忽然灵机一动,使用道具召唤出哥布林们。突然出现的一群魔物令村民们大惊失色,不过当安莉解释,这些人是透过拯救村庄的安兹•乌尔•恭大人赠送的道具召唤出来的之后,村民们似乎都稍稍放下心来。不用说,这是因为每个村民都对安兹•乌尔•恭相当感谢与信赖。而之后,哥布林们的工作表现也足以化解村民们的疑心。

「早安,海砂利。我切肉时有点太用力……」

召唤出的其中一个哥布林海砂利颦眉蹙额,露出担心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冬眠受到打扰的食人熊脸孔──看著安莉。

「那可不行呢。请小心一点。毕竟这座村庄没有铁匠。连我们的装备也不能修理呢?!?

「这样啊……」

海砂利努力发出开朗的声音说:「哎,总会有办法的啦?!谷缓缶涂及锩ψ急阜共?。他从带来的瓮里取出烧剩的,正在冒烟的木材,驾轻就熟地替炉灶生火。他俐落地让小朵火花转变成旺盛炉火的举止,感觉神乎其技。

(可是他们却不会做菜……为什么呢?)

他们哥布林就连最简单的料理都不会做。本来以为这是因为他们敢吃生肉生菜,但他们似乎又比较喜欢烹调过的料理──不过生的也照吃就是。

(是不是被召唤出来的人都不会做菜呢。)

自己只不过是个村姑,不可能知道那么多。安莉如此下了结论,开始专心处理自己的工作。所幸菜刀并没有缺口。

不久,饭菜都做好了。

餐桌上的菜色比以前母亲下厨时更丰盛。

首先,餐桌上有肉。的确,以前游击兵(Ranger)偶尔也会分肉给大家,但没有现在这么多。肉的份量会增加,起因于村庄的活动范围变广了。

周围的都武大森林赐予卡恩村村民森林的恩惠──柴薪,蔬菜水果等粮食,动物的肉与毛皮,同时也提供了各类药草。

虽然大森林就像一座宝山,但森林里有魔物,一不小心还有将其引来村庄的危险,因此村民以往无法轻易进入森林。顶多只有猎人等对自己的本领有信心且经验丰富的专家,能在远离森林贤王地盘的区域盗取宝藏罢了。然而,如今因为有了哥布林们,再加上森林贤王不在森林,使得状况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

村民们现在可以让哥布林从村庄附近入侵森林,采集宝藏。强悍的哥布林们十分能干,因此能猎到以往难以取得的兽肉,并让餐桌上摆满新鲜蔬果,伙食水准大幅提升。

而且,由于哥布林们是安莉的忠实部下,因此他们总是将抓到的猎物优先送到安莉家。

不只如此,新加入村庄的游击兵,也对改善伙食水准有所贡献。

原本在耶•兰提尔当冒险者的一名女性搬进他们村庄,跟随本来就住在村里的游击兵锻炼作为猎人的技术。这名女性冒险者原本是个战士,因此很擅长使弓,也能射倒大型猎物。就这样,村庄获得肉类的频率更高了。

良好饮食生活带来的变化,当然也会显现在身体上。

安莉把手臂用力一弯,肌肉隆起。

而且相当结实。

(嗯──总觉得好像越来越有肌肉了……)

虽然哥布林们都称赞她「大姊越来越壮了呢?!埂冈倭烦龈嗉∪獍??!埂父辜∫豢榭猷??!埂改勘晔橇榧?!」「线条分明!」──应该是称赞吧──但身为女性,心情有点……不,应该说相当复杂。

(虽然还不至于变成各位哥布林期待的健美身材……但我可不想变成肌肉女啊……)

安莉把哥布林们希望的安莉最终形态赶出脑海,开始在桌上把料理盛盘。这又是一件麻烦的工程。

虽然大家并不会因为份量多一点或少一点就吵起来,但汤里有没有肉可是个大问题。她一边确认每个人的碗里都有一样多的料,一边慢慢盛汤。

等到她额头开始滴下汗水时,早餐总算是准备完毕了。

「那么,得去叫大家(哥布林们)跟恩弗吃饭了呢?!?

「是啊──」

「那我去叫!」

往身后一看,妹妹──妮姆两眼发亮地站在那里。

「拜托你的事做好了吗?」看到妹妹点头,安莉也点点头?!刚庋?。那就麻烦你去叫恩弗──」

「──不!我负责去叫哥布林他们喔!」

妹妹突然大声打断自己,不过安莉并不反对她的提议。海砂利轻轻对妮姆点点头,应该是在谢谢她特地跑一趟吧。

「就拜托你喽。那我去叫恩弗好了?!?

「这样最好!好!大姊,我也跟您一起去?!?

虽然这样就没人看家了,但不会有什么问题。从没听说村里有人遭过小偷。

妹妹先走出家门,安莉随后也带著海砂利走到外头。

带著草原清香的微风,在晨光中吹向安莉。她深吸一口气,让新鲜空气填满肺部,海砂利也同样跟著深呼吸。安莉不禁微笑,海砂利察觉后,也歪扭著脸露出狰狞表情。如果是以前的安莉,或许会觉得这副嘴脸很可怕,然而如今她已经习惯与哥布林共同生活,所以非常清楚他是在笑。

在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安莉走到隔壁人家。

由于最近发生的悲剧,使得几户人家变成无人居住的空屋。而原本在耶•兰提尔当药师的巴雷亚雷一家,现在就住在其中一户空屋里。

住在这里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经验老到的年老女药师莉吉•巴雷亚雷。另一个则是她的孙子恩弗雷亚•巴雷亚雷,他与安莉感情很好。这两人都关在家里煎药草或调配药剂。

他们从不跟其他村民一起做些什么。一般来说这种行为相当不可取,容易遭到排挤──运气不好甚至可能被断绝往来──但他们例外。

这是因为在小村庄里,药师的工作──调配药剂以备治疗病患或伤患──是不可或缺的重责大任。村民甚至恳求两人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专心做药就好。

尤其像卡恩村这种没有会使用治疗魔法的神官之处,药师就更加重要了。

顺带一提,如果是再大一点的村庄,常?;嵊缮窆偌嫒我┦Φ闹拔?。

使用治疗魔法时,神官会收取相应的报酬。更正确来说,是非收不可。但如果村民没有能力支付酬劳,则经?;嵋岳投?。而无法付出劳动力的人,神官会以药草等药材为他们配药。因为以药草做成的药,价格比魔法治疗便宜。

村里的哥布林当中也有祭司,如果只是一点小伤口,一瞬间就能治好,但村民一致认为除非伤势真的很严重,否则应该极力保存魔法力量,以防万一。而且哥布林祭司能使用的咒文种类屈指可数,也没有能够治疗疾病或中毒的咒文。

所以大家都很感谢巴雷亚雷家的两人能关在家里埋头制药。

虽然他们的工作如此重要,这个村庄里却很少有人会接近他们。

只要一靠近他们家就会知道原因。

安莉皱起了鼻子。海砂利也露出相同的表情──不过看起来更邪恶些。

这是因为他们家周围飘荡著刺激鼻腔的恶臭。这股若有似无的刺激性臭味,隐约给人一种对身体有害的不祥预感。虽然有些药草在捣烂后会散发出刺鼻的恶臭,但那毕竟是青草的腥味,而不是这么危险的臭气。

安莉一边用嘴呼吸,一边敲了敲入口的门。

她敲了几次,心想是不是没人在家时,门的另一边传来某人移动的感觉与声响。慢了一拍后听见开锁的声音,门打开了。

(──呜?。?

虽然她自认应该没叫出声来,也没写在脸上,但一股难以忍受的空气从屋内流出。

好痛。

眼睛、嘴巴跟鼻子都被强烈的刺激性臭味刺得发疼。这股恶臭让人明白,房屋周遭的气味不过是残香罢了。

「早安,安莉!」

恩弗雷亚的长浏海之间露出的眼睛虽然睁得老大,却布满了血丝。大概昨天又通宵进行炼金术了。

虽然因为空气中弥漫著刺激性臭味,让安莉不想开口,但不回话太没礼貌了。

「早……早啊,恩弗?!?

才短短一瞬间,安莉就感觉喉咙乾痛不已。

「早安,大哥?!?

「呃,?!I袄苍绨 丫缟狭税?。我太专心了都没发现,像这样看到太阳才会觉得时间过得真快……我一直在做实验,好困喔?!?

恩弗雷亚打了个呵欠。

「你工作还真专心──」

早餐做好了,跟婆婆一起来吃吧。安莉本来想接著这么说,但恩弗雷亚打断了她。不,他并非有意打断安莉的话,只是因为太兴奋了,没想到那么多。

「我跟你说,这真是太惊人了,安莉?!?

恩弗雷亚突然逼近。他穿在身上的工作服也沾满了刺激性臭味,安莉虽然想拉开距离,但身为朋友,她硬是忍了下来。

「怎……怎么了,恩弗雷亚?」

「你听我说!我们终于成功以新的制程做出药水(Potion)了。这可是划时代的创举喔!我们混合了恭大人给我们的溶液与药草,结果做出的药水呈现紫色?!?

安莉只能回答「喔」。

她完全听不懂哪里惊人。紫色的药水,是不是就像放了紫色高丽菜的水一样呢。

「而且真的可以治疗伤口!愈合速度甚至与只能用炼金术道具制作的药水匹敌!」

恩弗雷亚卷起袖子,露出没有伤口的细瘦手臂?!父悴缓帽任一瓜??!拱怖蛘谡饷聪氲钠诩?,恩弗雷亚仍然讲个不停。

「然后??!」

「好好好,就先讲到这里为止吧?!购I袄杆僮呱锨叭??!缚蠢创蟾缫蛭卟蛔愣械憧悍苣?。就是所谓的『很high!』啦。大姊,这里就交给我,您先回去吧?!?

「可以吗?!?

「不要紧。等我往他脸上泼点水,让他冷静下来后再带他过去。您太晚回去,其他人会担心的。那老婆婆呢?」

「奶奶还在专心做研究……我想她应该不会想吃早餐。不好意思,你都特地煮了?!?

「啊,没关系。我也在想莉吉婆婆有可能不会吃?!?

因为这不是第一次了,她并不觉得讶异。

「那么,请大姊先回去吧?!?

人家都这样说了,安莉只能照做。

「嗯。那就拜托你喽?!?

目送安莉的背影离去之余,海砂利冷眼看向恩弗雷亚。

「您在做什么啊。您也知道的吧,女人只有在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时,才会认真听他谈兴趣啦。听不喜欢的男人谈兴趣,女人只会觉得无聊喔?!?

「……抱歉。因为有了惊人的发展,所以……真的很惊人喔!是划时代的突破喔!」

恩弗雷亚还没学乖,又讲了起来,海砂利伸出手打断他。

「唉。您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大哥。您不是很爱大姊吗?!?

恩弗雷亚不禁「嗯」地屏息,然后点了一下头,态度很坚定。

「那您就得把大姊放在第一位啊。要把她看得比药更重要?!?

「……知道了,我尽量?!?

「不能尽量啦,是一定要做到。您一定要让大姊爱上您,我们也会全面做您后援的。不只有我们,连大姊的妹妹也答应会帮助您。希望大哥也能下定决心,拿出干劲来?!?

「嗯……」

「若是一味等对方向自己告白,大多都会被别人横刀夺爱,然后就玩完了喔!鼓起勇气说出口是很重要的?!?

恩弗雷亚的胸口受到彷佛利刃穿心的强烈冲击。

「哎,话虽如此,我觉得恩弗大哥也很努力了啦。以前您在大姊面前,可是连句话都说不出口呢。现在都可以正常讲话了?!?

「因为那时候很少有机会见到安莉嘛。只有来这个村庄拿药草时,才能碰到她……比起以前,搬来这个村庄之后,见到面的时间长得多了?!?

「对,就是这股气魄。再来就是全力进攻了。首先,您得展现您的力量。我听村民说,女人好像还是喜欢有力量的男人喔。虽然这么说的人已经四十九岁了?!?

「我对力气没自信耶。是不是该多帮忙下田比较好?!?

「不,恩弗大哥可以靠这个?!购I袄们米约旱哪源?。

「要靠这里决胜负。再来就是魔法,听好喽!只要我们觉得『现在是表现的时候』,我或是其他人就会使劲摆出这种姿势。到时就请您展现能迷死大姊的态度或发言?!?

海砂利摆出展现肱二头肌的姿势,大块肌肉随之隆起。

「就是这个啦,这个。然后如果我们觉得应该进一步表现,就会摆这个姿势?!?

接著,海砂利摆出展现胸肌的姿势。虽然个头矮小,却有著战士该有的厚实身躯。

为什么要摆姿势啊。心中虽然闪过这个疑问,但他们的确是一片好意,因此恩弗雷亚无法强硬表示疑问。只是有一件事,他一定要问个清楚。

「那个,你们为什么愿意帮我呢?我知道你们是安莉的忠诚部下,但我有点搞不清楚你们为什么要帮我?!?

「连这么简单的事也要问啊?!购I袄桓蹦盟徽薜挠锲?,然后好像讲给小孩子听似的,用缓慢而清楚的语气说:「我们希望大姊能获得幸福。从这观点来看,大哥算是及格了。所以得请两位赶快结婚才行?!?

「有必要这么急吗!应该是慢慢拉近两人的距离吧?!?

「……那样就太慢了啦。人类从怀孕到生小孩,不是要花很多时间吗?!?

话题一口气跳到怀孕这种就某种意义上是男女关系的最终形态,让恩弗雷亚直翻白眼,脸也变得有点红。

「这个嘛。大概不到九个月吧?!?

「这样的话,生十只……不对,生十个人要花太多时间了?!?

「十个人!有点太多了吧!」

农村家庭的平均子女人数是五人左右。如果是很难长大成人的恶劣环境,这个数字会再增加一点;若是在都市,因为生病时可以请神官治疗,也有避孕药等药物,因此数字会稍微减少一点。

叫一名女性生十个小孩,不是有点,根本是太多了。

「您在说什么啊,以哥布林来说很普通啊?!?

「我们又不是哥布林!」

「好吧,虽然种族上有差异,总之我们希望大姊可以多生几个,过著幸福的人生啦?!?

「……虽然我不会说『小孩多并不一定幸?!弧芫醯媚睦锊惶浴?

「会吗?!?

看到海砂利偏著头,恩弗雷亚什么都不想说了。毕竟就整体来看,他们的行动对恩弗雷亚很有好处。

「那么,大哥,我们走吧。总之希望您能赶紧找机会踏出一步。虽然一旦确保了跟家人没两样的地位,就很难有进一步的发展……但还有最后一招,就是顺水推舟?!?

「……你们的知识都是从哪儿来的???」恩弗雷亚摇摇头?!笟G,奶奶,我要去安莉家吃饭,你去不去?」

恩弗雷亚对著屋子里问了一下,得到拒绝的回应。

大概是一直在反覆实验吧。她说不想浪费时间吃饭。

恩弗雷亚很能体会她的心情。

放在家里的各色炼金术道具与器具都是高等器材,甚至有大多数器材的使用方式是他们无法理解的。这些全是侍奉大魔法吟唱者(Magic Caster)安兹•乌尔•恭的女仆搬来的,说是要两人用这些器材开发新的药水或炼金术道具。甚至还送来传说中能治百病的药草。

虽然他们询问对方溶液等材料以及未知器具的使用方式,但对方坚持「你们自己思考」,令他们无所适从。

所以两人才会不眠不休地重复进行各种实验。虽然步调缓慢,但的确有所进展。即使有时候会大幅后退──

恩弗雷亚自不用说,在莉吉的人生当中,这两个月应该也是最充实的一段时光吧。

而努力的结果,就是桌上的紫色药水──摆在莉吉面前的物品,也是让恩弗雷亚兴奋到忘我的成果。

「那我去吃饭喽?!顾低?,恩弗雷亚就关上门,转向海砂利。

「走吧?!?



虽说所有人到齐,可以开饭了,但安莉的家没大到能一次塞进这么多人。因此天气好的时候,他们总会在屋外吃饭。

因为是在屋外,所以就算有点吵也还能忍耐。要是在屋里,安莉早就爆发了?;八淙绱?,目前这状况还是有点太吵了。

「也就是说!安莉大姊是我老婆!」

「喂,你这混帐!我们不是说好不能追安莉大姊,你忘了协定吗!」

「就是??!你想偷跑,那我也要!」

「你说什么!是我先啦!」

几个哥布林踹开椅子站起来,还有几个哥布林跳上了桌子。

安莉硬是压下怒气,温柔地对他们说:

「大家请冷静下来?!?

然而,哥布林们眼中的火焰并未平息。

「你这是无谓的挣扎,兄弟。胜负早就分晓啦???,这块光辉灿烂的肉!」

其中一个名叫食寝的哥布林举起的汤匙当中,稳稳躺著一块乍看之下还以为是豆子的鸡丁。虽然安莉尽可能地平均分配了,但那么小一块,没看到或是看错也怪不了她。

「我刚才已经吃了肉。但汤底还有这么一块肉。你们的盘子里有吗?没有吧!换句话说这就是爱!」

「胡说八道!那只是因为大姊把肉看成蔬菜丁了!」

「或者是你的妄想吧!刚才吃的肉搞不好只是马铃薯什么的,而给你的肉只有那可悲的一小块。醒醒吧,人家是在嫌你恶心呢。说到底,吾神是这样告诉我的:『汝要让安莉幸福?!弧?

「你的神根本是恶神吧,扣那!」

有一半的哥布林都站起来,剩下的坐在椅子上起哄,煽动站立组的战意。顺带一提,妮姆也是煽动组之一。只有几个例外没加入战局,仍面对著餐桌,恩弗雷亚就是最好的代表。

「……红宝石粉末……魔力羽毛……白蜡树制研磨棒……研磨钵……研……研磨?」

他一边把汤送到嘴边,一边两眼无神地念念有词,所以汤才刚送进嘴里,又流回盘里。虽然眼睛被头发遮住看不见,但他的视线恐怕正在现实与幻梦之间来回。

「恩弗,你还好吗?!?

哥布林们吵成一团,若是放著不管恐怕会愈演愈烈,但恩弗雷亚的状况十分异常,也一样不能置之不理。他大概很久没睡了,自从坐在椅子上后,注意力就越来越涣散,开始吃饭之后更是变得跟不死者没两样,生气与知性都消失无踪。

「嗯……没事……的。安莉……汤……」

「欸,恩弗。振作一点啦?!?

「真要说起来,你这家伙上次不是还说什么『我只爱妮姆小姐!』吗?!?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后来知道了。因为妮姆小姐十岁,个头也跟我们差不多,所以我原本以为她正值青春年华。但据说人类……要到大约十五岁才算成年人??!」

「咦!你是说真的吗……所以安莉大姊不是巨型人类之类的喽?!?

哥布林吵闹不休,而且话题跳得好远。巨型人类是什么??!她还来不及问,起哄腻了的那一群,开始为毫不相干的另一件事吵得不可开交。

「??!你偷了我的面包!」

「我的狼在饿肚子嘛!别小气巴拉的!」

「各位!」

安莉拉开嗓门大叫,但是被喧哗声盖过了。汤匙与盘子在空中飞舞,怒吼与大骂像狂风吹袭。虽说被扔来扔去的都是些空碗盘,并没有浪费食物,但还是难以原谅。

安莉终于下定决心,倒竖柳眉,深吸一口气。

「狼是吃肉的吧!别以为你等级比我高,肉搏战的本领我就会输你!」

「有意思!我就让你想起来你昨晚吃了什么!」

安莉猛然站起来的瞬间,他们就像一阵风似地回到原本的座位上,乖乖开始用餐。

「闹够了吧,请安静下来──!」

安莉的大嗓门,在静悄悄的餐桌上回荡。

「啊……」

安莉愣愣地环顾周围。所有人都一副「我们正在乖乖吃早餐,怎么了吗?」「您这样突然大叫,有点吵喔」的表情望向安莉。经过短暂的寂静后,安莉涨红了脸,乖乖一屁股坐回椅子上。

「噗,哈哈哈!」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妮姆。接著安莉也捧腹大笑,哥布林们也一齐笑得前仰后翻。

时机配合得实在太好了,一定是事先经过绵密的讨论,说不定还练习过。把那么真挚的努力浪费在这种无聊的恶作剧上,实在是太好笑了。

「啊──笑死我了。你们从一开始就打算整我吗?」

安莉擦掉眼角因笑得过头而泛出的眼泪,假装有点生气地问道。

「当然喽,安莉大姊。我们才不会为了这种事吵架呢?!?

「是啊,大姊?!?

「就是啊,就是啊?!?

哥布林们脸不红气不喘地说,跟平常一样嘻皮笑脸,将安莉的追问蒙混了过去。但安莉只针对海砂利一个人,目不转睛地盯著他看。结果海砂利有点尴尬地别开视线,小声咕哝著找藉口。

「哎,怎么说才好……因为安莉大姊今天早上看起来情绪有点低落?!?

身旁的哥布林们也有点难为情地垂下目光,或是望向别的方向。

「各位──」

「哎,因为我们是安莉大姊的亲卫队嘛?!?

「对啊?!?

「没错,亲卫队!」

「我们还想好了亲卫队的登场姿势喔!」

「对对,首先请大姊及妮姆小姐站中间?!?

「咦!我也要吗?」

「当然喽。两位就像这样威风凛凛地举起双臂……像这样!」

就算用最大级的善意解释,这个姿势也只像是肚皮朝天的青蛙。

「呃,不,我就不用了,而且我不太懂什么叫亲卫队……对不对,恩弗?!?

安莉转向坐在身旁的青梅竹马求助,但却看不见半个人影。

她怀著某种预感缓缓往下看,只见恩弗雷亚趴在桌上,整张脸泡在汤里。

「恩弗!」

安莉脸色惨白地抱起瘫软无力的恩弗雷亚大叫??勰锹砩吓芄?,用手指掰开恩弗雷亚闭起的眼皮。

「……只是睡著了而已,让他睡到中午应该就没事了?!?

「恩弗……真拿你没办法?!?

安莉背起恩弗雷亚的身体,决定先让他在家里卧房睡一下,迈开脚步?!钙婀?,一般来说应该反过来吧?!埂改菽沸〗?,别说了?!埂付鞲ダ籽谴蟾纭顾澈蟠凑庑┥?。

等到麦子收割结束,税吏就会来村里徵税。

安莉在考虑到时候该怎么解释哥布林们的存在。

该说他们只是召唤出来的魔物,或是自己的属下,还是……

安莉心想,他们总是为安莉著想。

他们不只?;ぐ怖虻男悦踩?,还会关心安莉的心情。为了这些哥布林,自己能做些什么呢?

为了吵闹不休但十分可靠的新家人,自己究竟能──



安莉用乾净的手背擦掉从脖子滑落的汗水,将拔下的杂草收集起来。她拔了一大堆,压烂的杂草散发著青翠的芬芳。

汗水浸湿的衣服黏在因长时间下田而疲惫不堪的身体上,感觉很不舒服。

安莉为了转换心情,挺直了背脊。

一望无际的田园映入视野。

种植的麦子前端越来越饱满。接下来即将进入收获季节,不久后麦子就会染成金色。放眼望去一片金黄的田园虽然让人叹为观止,但在那之前必须先确实做好麻烦的拔杂草工作,不然金黄色就会变得稀稀疏疏。

所以现在就是在为此辛苦努力。

挺直背脊使得紧绷的部分得到松缓,僵硬的身体变得柔软多了。清风吹拂下田工作而发烫的身体,舒畅宜人。

习习清风也为安莉带来了其他讯息。是村庄里的喧闹声。

敲击某种物体的声响,以及同心协力的呼喊等等,都是些以前没听过的声音。

目前村庄正加紧脚步进行著各项计画。

其中最受到重视的,就是建造围绕村庄的围墙,以及搭盖瞭望台。不用说,这都是为了让村庄进一步化为要塞。

卡恩村位于都武大森林附近。森林是魔物的住处,是魔境。若想在森林附近居住,没有坚固的围墙就无法安心生活。

然而,这个村庄的住家散居于平地,中央有个广场,并没有像样的围墙,因此谁都能轻易踏进村庄。至今为止并没有问题。因为村庄离森林虽近,但魔物从未靠近村庄。

这是因为人称森林贤王的强大魔兽地盘扩大,没有魔物会通过这里,就像受到铜墙铁壁防守般安全。

结果是人类改变了这个状况。

村庄遭受帝国骑士们袭击,亲朋好友遭到杀害,再也没有人赞成维持现状。

因此当哥布林指挥官寿限无指出,村庄若是再度遭受袭击-->">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