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二章 落入蜘蛛网的蝴蝶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七卷 大坟墓的入侵者 第二章 落入蜘蛛网的蝴蝶

第二章 落入蜘蛛网的蝴蝶

1

太阳还没升起,已经有好几名工作者聚集在伯爵家的院子里。连同最后抵达此处的赫克朗他们「四谋士」在内,总共有十八人。这些帝都内的实力派工作者,是为了这次的工作而众集于此。

每支小队各自保持一定距离之余,也互相观察其他小队有多少能耐,所有人的视线一齐集中在最后抵达的「四谋士」四名成员身上,那场面就某种意义来说颇为壮观。

「啊,看得到几个面熟的脸孔呢。是说那边那个独角仙,不是最近才在卡兹平原碰过面而已吗?」

「奇怪,我在旅店没提到吗?格林汉的小队好像也受到了委托……我没说过吗?我觉得我好像有稍微提一下……总而言之,就如你所看到的,帝国内赫赫有名的工作者们齐聚一堂!为委托人的雄厚财力鼓掌!」

「鼓掌就不用了吧。别说这个了,那边那几位是小队领队吧?!?

众人以小队单位分成几组,其中有三个人聚在一起交换情报。

「格林汉也在那里,对。没错。那我去打声招呼?!?

「……??!天啊,那家伙也在喔!??!是吗?那么,那边那些森林精灵女孩就是……糟透了。去死吧,王八蛋?!?

伊米娜不屑地说。虽然她有压低音量,但仍然充满了敌意,让赫克朗等人不禁急忙偷看周围的反应。

「伊米娜小姐!」

「我知道啦,罗伯。好歹也是这次工作的同伴嘛……但我实在不想看到那家伙的脸?!?

「————我也不喜欢他?!?

「哎,要问喜不喜欢,我也很讨厌他就是了,但态度还是要注意一下喔?!?

伊米娜一副「你很烦耶」的表情,赫克朗介入她与罗伯戴克之间,嘻皮笑脸地耸耸肩。

「……喂,我现在要去跟他打招呼,别讲这种讨厌的话。要是害我写在脸上怎么办?」

「请加油吧,领队?!?

听到罗伯戴克的声援,赫克朗故意皱起脸来对他抱怨二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然后走向那三人。

第一个向走来的赫克朗打招呼的,是个身穿钢铁色全身镘的工作者。由于铠甲呈现奇特的浑圆轮廓,肩膀部分又特别大,看起来与其说是人类,倒比较像是两脚站立的独角仙之类的甲虫。

前面挖空的头盔额头部分突出一支角,可见他是刻意采用这种造形。

不过,接下来这部分恐怕就不是刻意的了。男人的腿很短,看起来也有点像是小孩子硬是让独角仙用后脚站立。请得好听点,就像是用又粗又短的双腿稳稳屹立大地,有如矮人般适合当战士的体格。

「不出所料,汝也来了啊,赫克朗?!?

「是啊,格林汉。因为我觉得这次条件还不错?!?

赫克朗对其余两人也轻轻举手致意,虽然那态度很不庄重,但两人都没有不高兴的神色。这是因为四人的年龄与经验虽然各不相同,但做为工作者的实力方面却是同等的。

「您老兄那边……」赫克朗看向格林汉的小队,数了人数后再次询问:「才五个人啊,其他成员呢?」

「正在静养,消除疲劳??銮宜侵坝肴甑鹊男《幼隽艘谎墓ぷ?,现在需要修理或重新添购毁坏的物品?!?

这个男人————格林汉担任领队的小队「沉重粉碎者」是总成员数十四人的大家庭工作者队伍。

人数多当然有好处。其一是可以用各种途径处理工作,因此能够采取丰富多变的行动。尤其是能够组成适合各种委托的小队,更是一大强项。

不过,当然也有缺点。其一是报酬必须按人数分配,因此每个人领的份少。其二是决定意见要花很多时间,容易拖慢行动。

将这些优缺点统整起来,并将个性上容易造成分裂的工作者组成一支队伍,而且还能完全掌握,可见这个男人的管理营运能力相当优秀。

「哦~那可真辛苦。不过……为了避免赚太多被剩下的同伴怨恨,你们就当我们的助手如何?」

「蠢问题。本人做为领队,工作一结束就得慰劳众人。很遗憾,我等才必须做出最好的结果?!?

「喂喂,别这样嘛。是说你就照你平常那样讲话也没关系喔?!?

格林汉咧嘴一笑。赫克朗从中看出否定的意思,耸耸肩转向另一个男人。

「这还是头一次跟您老兄直接面对面呢?!?

他伸手向对方致意,那男人也回握住他的手。是一只又结实又坚硬的手。

一双凤眼动了动,注视着赫克朗。

「————『四谋士』,久仰大名?!?

声音如银铃般清澈,该说很符合他的外貌吗。

「你也是,『天武』?!?

想必没有工作者不知道这个在竞技场常胜不败的天才剑士。这个男人的小队「天武」,就某种意义而言,可以说是他一个人的小队。不过这也就是伊米娜一脸厌恶的理由。

「能够跟足以与王国最强战士————大名鼎鼎的葛杰夫·史托罗诺夫匹敌的剑术天才搭档,真让我高兴?!?

「谢谢。不过,差不多该改口说那位人士足以与我————艾尔亚·乌兹尔斯匹敌了吧?」

「哦~真敢说呢~」

艾尔亚冷笑着,露出颇为傲慢的表情??吹剿飧碧?,赫克朗为了隐藏眼中差点浮现的情感,眨了几次眼睛。

「那么,期待你的剑术在遗迹大显神威喽?!?

「好的,尽管交给我吧。希望接下来要去的遗迹中,能够出现让我苦战的魔物?!?

艾尔亚拍了拍腰际的武器。

「……会出现什么魔物可是未知数,搞不好会跑出一头龙来喔!」

「那真是可怕。若是龙那种强大的魔物,说不定会陷入苦战。不过我一定会获胜的?!?

是吗,赫克朗皮笑肉不笑,侧眼偷瞧最后一个人的反应,同时压抑住自己的情绪。

想到有个传闻说,光论剑术,艾尔亚甚至能赢过山铜级冒险者,也许他这种回答不算是说大话。再说对自己的本事有自信是件好事,自我宣传对工作者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但前提是不能过度。

龙是世界上最强的种族。

它们翱翔天际,口吐吐息。鳞片坚硬,体能出类拔萃。年长的龙甚至能使用魔法。她们拥有人类无法相比的寿命,据说长久累积的智慧,就连贤者都得甘拜下风。

由于其力量强大,因此常常做为邪恶的敌人,或是对勇者伸出援手的存在,出现在故事当中。著名的十三英雄最后冒险的目标,也是人称「神龙」的龙。就像这样,英雄最后的敌手常常是龙族。

如此强大的存在,就算只是闲聊,拿来当对象比较还能摆出那么傲慢的态度,真是教人惊讶。装模作样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开玩笑,但很遗憾的是,艾尔亚的眼神完全是认真的。究竟自以为是到了什么地步啊。

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前往的遗迹当中有着什么样的魔物,他判断艾尔亚这种精神结构相当危险,很可能拖累其他所有人。这样想应该是正确的。

(离他远一点为妙。)

要死是他的自由,但要是跑来向自己求救,那就麻烦了。赫克朗露出一丝微笑,如此判断,修正了一下应对艾尔亚的方式,改成「利用完就扔掉」。

「那边那几位是『四谋士』的成员吧。哎呀……」

一看到伊米娜,艾尔亚的眼中开始带有侮蔑与歧视。

据说,艾尔亚出身于将人类视作最尊贵种族的宗教国家————斯连教国。那个国家的国民,常常把混杂了人类以外血统的人视作低等族群。

从这种男人的角度来看,伊米娜这个半森林精灵竟然与自己立场相同地参加这次工作,一定让他很不愉快。

(就是这方面让传闻有了几分真实性……不过如果是教国出身,应该会有受洗名才对,也有传闻说他舍弃了受洗名。)

赫克朗在心中嘟哝之余,为了安全起见,叮咛了他一声:

「喂,你可别碰我的同伴喔!」

「当然了。在这次的工作上,我们都是同伴。我会跟你们互相合作的?!?

「我很想相信你这句话喔?!?

艾尔亚这个男人就像是拥有强大力量的小孩直接变成大人一样,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或者该说是精神层面的不均衡。他散发出一种让人讨厌的氛围,即便叮咛了这一句还是不能教人放心。

「是啊,请相信我。那么回到刚才的话题,总之,旅途中的指挥权,我希望能让给别人。只要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我会听从统整所有成员之人的指示,战斗时也可以派我打先锋,我会用我这把刀砍倒所有敌人?!?

「好啦,了解?!?

「……那么,我要回小队那边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艾尔亚行了一礼后,就走开了。

看到在艾尔亚前方等着他的几名女性,赫克朗的表情仅仅一瞬问差点扭曲起来。但他不能把情绪写在脸上。让人知道自己的情绪,有时会对自己不利,这样是不配当小队领队的。

他强忍住情绪,隐去表情。

他移开目光以免看到脏东西,接着对剩下的最后一个人致意。

「您好,老大爷。您身体还是一样硬朗呢?!?

「嘿,赫克朗。别来无恙啊?!?

他讲话发音总是漏风,这是因为他的门牙几乎都掉光了。

帕尔帕多拉「绿叶」奥格力翁。

别名的由来,取自他穿在身上,散发朝露沾湿的绿叶般光辉的铠甲。这件铠甲的材料不是金属,而是用绿龙的鳞片做成。帕尔帕多拉的小队曾经成功屠龙。当然那并不是一头很大的龙,但即使是小龙,也不是一般工作者或冒险者对付得了的。

帕尔帕多拉,是年纪高达八十岁的老人。

通常干这一行的人,都会在四十五岁上下引退。也有人早一点,四十岁出头就退休的。年过五十岁还在当冒险者的人非常少。对于做这种严酷而伴有死亡危险的工作的人来说,肉体的衰退终究无法忽视。

实际上,帕尔帕多拉算是比较特别,但他的实力恐怕还是比全盛期————据说达到山铜级的那段时期————衰退多了。即使如此,帕尔帕多拉仍然不肯退下第一线。

活到这把年纪仍然继续冒险的帕尔帕多拉,是这个业界许多人尊敬的对象。

「唔嗯,不过那个有点危险喔?!?

帕尔帕多拉满是皱纹的脸挤出了更多皱纹,并压低了声音,赫克朗也表示赞同。

「是啊。要死是他家的事,但可别拉我们陪葬?!?

「那人的确很强,然而过剩的自信,有可能会连带危害同行之人。危险至极?!?

格林汉低吟般的声音像是在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吹桨堑奶?,恐怕没有一个工作者不这么想。

「实际上,那家伙的实力到底在哪个程度?最近都没去竞技场了?!?

「汝不知吗?本人倒是知晓……老大爷知否?」

「老夫只是听说,没亲眼目睹过,也许可以问问同伴。但追根究柢,实力的标准又是什么?假设把葛杰夫·史托罗诺夫放在顶点,我们比较熟悉的……比方说……帝国四骑士实力在哪个程度?」

「别名『重轰』、『不动』、『雷光』、『激风』之骑士吗……要当作标准难上加难。这几人应该比那位强者————王国战士长还差,然而葛杰夫·史托罗诺夫傲视群雄,已是过往之事了。随着时间流逝,自然也会出现新的强者?!?

「你是想说乌兹尔斯就是那个强者吗,是说他真的有那么强吗?再说,我从没近距离目睹过帝国四骑士的实力……我所见过的强者,大概就是帝国皇帝直属的白银近卫领队吧。那人实力相当了得……记得好像能与四骑士匹敌?」

「老夫所知的最强之人是评议国的龙王,那不是人类能打赢的对手啊?!?

「有人说总共五头,也有人说是七头……啊,现在是在找标准评定乌兹尔斯的实力。请局限于人类剑士吧?!?

「以此做为前提,亚格兰德评议国几乎所有剑士都是亚人类,得屏除在外呢。竞技场的武王也是一样。那么本人就举出使用圣剑的,洛布尔圣王国之女圣骑士吧?;八淙绱?,光就剑术而论似乎有点不足?!?

做为工作者收集强者的情报,在处理委托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与这些强者敌对时,情报的有无会左右胜败趋势。当然除此之外,他们身为战士,也忍不住会收集一些同样置身剑术世畀之人的消息。

现在也是这样。起初话题讲的是艾尔亚的实力有多强,但随着讨论越来越热烈,开始变得有点像强者情报的交换会。就像小孩子讨论谁很强一样。

「斯连教国平均水准很高,但没听过有哪个人特别突出呢。好吧,就算有,信仰系魔法吟唱者也不在讨论范围内就是了?!?

「王国的最高阶冒险者当中有个女战士吧。她如何呢?」

「啊啊,那个『这不是胸部,是胸大肌』对吧。那个人很强喔。不过我听说她跟战士长比武比输了耶?!?

「……听说有个冒险者用这个别人乱取的绰号叫她,结果被打个半死哩。哈哈哈,好可怕的小姐??!」

「如此举出强者之名,才发现限定剑术实力的强者还真不多。都市联盟的勇者大人等暗骑士。龙公园的精钢级冒险者小队『水晶之泪』之『闪烈』塞拉布雷,以及工作者小队『豪炎红莲』之『深红』欧普迪克斯?;褂型豕摹祭扯?middot;安格劳斯吧?!?

对话在此第一次打住。

「布莱恩·安格劳斯?他是什么人?!?

帕尔帕多拉不解地问格林汉。

「老大爷不知吗?此人是在王国赫赫有名的剑士……汝呢?」

被他一问,赫克朗摇摇头。没听过这个名字。

「这样啊,汝等不知啊……」

格林汉并不隐藏失望之色,像追溯过去的记忆般,有点缺乏自信地说:

「这是往昔的事了,本人过去参加王国举办之御前比武时,在半准决赛曾与此人较量过剑术。当时本人丝毫无法与之抗衡?!?

「你是说葛杰夫·史托罗诺夫获得优胜的那场大赛吧?!?

「正是。结果安格劳斯也成了史托罗诺夫的手下败将,不过两位强者的较劲真是值得一看。那正是剑士之典范,那招闪光是用什么招式弹回的?那个情况下竟能将剑一弯出招……诸如此类,可谓大开眼界啊?!?

像格林汉这样的男人都如此赞赏,能与被誉为邻近诸国最强的战士葛杰夫平分秋色,可见那人的实力必定是超一流的了。

原来只是自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各种功夫了得的人物。赫克朗感到佩服不已。

「唔嗯……那么,那个叫安格劳斯的跟乌兹尔斯比起来,你认为哪个比较强?」

「乌兹尔斯?!垢窳趾郝砩匣卮??!溉羰怯胗氨任涫钡陌哺窭退瓜啾?,肯定是他无误。本人近日才在竞技场观赏过他的战斗,可以断言?!?

「这么说来,那家伙能与几年前的王国战士长匹敌了?他有那么强吗?哎呀?!?

赫克朗一时激动而大声叫了起来,赶系放低音量。

「原来如此,安格劳斯是吧。这下得收集一点王国的情报了……对了,您两位有听说吗?喏,在王国不是出现了第三位精钢级冒险者?」

「当然听闻了,老大爷?!?

「啊,抱歉。我没听说?!?

「赫克朗……无知会让汝之小队陷入危险喔?!?

「这我知道,但我实在没多余财力收集王国同业者的情报嘛。我舍不得花那个钱?!?

「哈哈哈,真是有胆量!老夫不讨厌你这调调喔!」

「老大爷,本人想问您一些看法。本人听闻过『漆黑』飞飞之传闻,您不觉得那些传闻言过其实了吗?说是仅凭两人讨伐了巨型蛇怪,而且没人担任治疗角色?!?

「哇喔,应该只是谣言吧?!?

那样强大的敌人不太可能光靠两个人打倒,就算是精钢级也不可能吧。

「汝也与本人所见略同吗?赫克朗。愈是收集到更多情报,听起来就愈可疑。甚至听闻此人在王国发生之骚乱当中,一击就打倒了难度超过两百之恶魔。依本人愚见,或许是王国之冒险者工会为了威吓国内国外,才捏造话题,把此人推上精钢级冒险者之位?!?

「有可能喔。因为高阶冒险者的诞生可是一件大事。只是,工会会撒这种谎吗?工会他们做事还蛮顽固的耶?!?

「关于这方面,每个都市或工会长都有不同的作风喔。老夫以前当冒险者的时候,那个工会长是个大烂人。所以老夫狠狠给了他脸上一拳。哈哈哈!害得我现在还是个工作者!」

帕尔帕多拉心情愉快地放声大笑。

他成为工作者的原由广为人知。大概在帝都做这门行业的,没人没听说过。帕尔帕多拉每次黄汤下肚,也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这件事。

「说归说,老夫是觉得工会不会做这种事啦?!?

「那么您觉得是真的了?」

「难以置信。就算退一百步讲,照常理来想,难度两百……光听这个数字就值得怀疑了,如此强大之敌人,不可能一击打倒。本人认为很可能是故意散播夸大之传闻。真相应该是出现了难度极高之恶魔,由多支小队进行讨伐,然后是『漆黑』给了恶魔致命一击吧?!?

「这样听起来比较有可能?!?

「毕竟只要是山铜级以上的冒险者,全都算作是精钢级,老夫觉得也许真的有那么强大的战士啦。一概说是精钢级,范围也是很广的喔?!?

「赫克朗与本人所见略同,但老大爷认为是事实,是吗?」

「哈哈哈。老夫也不觉得全都属实啦?!?

「百闻不如一见,是吧。真希望有机会见见本人……又不太想见到?!?

就在两人都对赫克朗所言表示赞同时,他们听见殴打皮肉的声音,以及女性强忍痛苦的惨叫。

在场所有工作者的视线都聚集在一个地方。有几个人认为是特殊状况,已经稍微蹲低了身子,随时准备迎战。

惨叫的发生来源————在艾尔亚面前,他的女性同伴倒在地上。状况看起来,应该是艾尔亚揍了她。仰望着艾尔亚愤怒扭曲的脸孔,女性满脸畏惧,正在卑微地求饶。

赫克朗拚命压抑涌上的反胃感,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赶紧将注意力转向自己的同伴————伊米娜。

正如他的想像,只见她的脸上失去了所有表情。整个人散发出只要再发生一点状况,就会马上出手攻击的危险氛围。

赫克朗急忙对站在伊米娜身旁的罗伯戴克与爱雪打暗号,要两人拦住她。

以个人来说,赫克朗也跟伊米娜一样气愤。但是,他不能介入其他小队的问题。当然只要他想,并不是办不到。只是这样做的话,他必须有觉悟背负所有问题。其他小队的人也只是有几个人不愉快地皱起眉头,但都没有实际采取行动,就是因为同一个理由。

理性总算战胜感性的伊米娜,对着艾尔亚的背后比了个下流的手势,并对地上啐了一口口水。

「……能与王国战士长匹敌的,只限剑术本领啊。要是连人品都能与战士长匹敌就再好不过了,但大概不能要求那么多吧。好了,就聊到这里吧?!?

「……说得是。既然赫克朗也来了,就来决定最重要的事吧?!?

「那人婉拒了,那么谁要来指挥所有人?」

三人陷入沉默?! ?

现场总共有四支小队。加起来的确很有战斗力,但若是没人统整、指挥大家,恐怕无法有效行动。这就像是有好几只手臂却无法同时使用,那就跟只有一只手臂没两样。

灵活运用个性丰富的小队不是一件易事,如果还要做到没人有怨言,更是困难至极。要是指示的结果造成失败,或是被人认为以自己小队的利益优先,是会招引其他小队怨恨的。

说得明白点,这项职责要求优秀的能力,坏处却比好处多得多。

各位领队明白这一点,所以都保持沉默,互相观察脸色。每个人都想把这份苦差事塞给第一个开口的人。沉默持续了一分钟后,赫克朗一脸疲倦地提议:

「老实说,其实不需要指挥所有人吧?!?

「这样只是把问题延后喔。战斗开始后会很麻烦喔?!?

「……本人提议采轮流制,如此应该最不会累积不满情绪。本人认为抵达遗迹后再行讨论也行?!?

「啊~」

「说得有理?!?

两人都赞成格林汉的提议。

「那么,就按照来到这里的顺序当指挥官吧?!?

「乌兹尔斯他们『天武』如何安排?」

「那小子跳过无所谓,反正他也当不来?!?

「本人同意,老大爷。那么提议的是本人,就由我等『沉重粉碎者』先吧?!?

「麻烦你喽,格林汉?!?

「拜托啦,年轻人?!?

「了解?;八淙绱?,帝国内几乎不可能出现凶恶怪物。问题在王国,而且要等接近了大森林才会有状况?!?

「啊~早知道就该把顺序颠倒过来了?!?

赫克朗故意装出抱头懊悔的样子,两人静静地笑了。接着他们马上绷起表情,转头看向一个往全体工作者走来的男人。周围其他工作者已经转向那人那边了。

伯爵家的管家走在天色微亮的庭院里,走路抬头挺胸,相当符合侍奉伯爵的仆人该有的姿势。

管家来到工作者们面前,行了一礼。没有人回应,但他并不介意,开口说道:

「时间到了,感谢大家本次接受我们伯爵家的委托。我们家会派出两名车夫同行,负责护卫马车等工作的冒险者总共六名。目的地是王国内的未探索遗?!巫纯蠢春芸赡苁欠啬?。调查逗留期间为三天,追加奖金会取决于我家主人从情报中获得什么,因此日后再行安排。有任何问题吗?」

管家所言跟委托内容没什么差别,新情报大概就是有冒险者随同护卫吧。

他们很想知道伯爵是怎么弄到遗迹的情报,但每个工作者都知道什么问题可以得到答案,什么不行。如果委托人愿意告诉他们,委托时就会说出来了。

况且这份工作如果清清白白,找冒险者做就行了。既然是肮脏的工作,委托人必定守口如瓶,不要一味追问比较安全。

「……那么,由我带大家到准备好的马车那边?!?

没有任何人有异议,所有人都尾随其后开始前进。

赫克朗他们「四谋士」的成员走在最后面。

「那个混帐王八蛋,怎么不去死一死啊。怎么样,要不要做掉他?」

对艾尔亚忍无可忍的伊米娜,一走到赫克朗的身旁就对他耳语,厌恶地发泄怒气。

她把声音压得非常低,不知道是因为气刭了极点,还是出于自制心。赫克朗猜不透,只希望是后者。

「虽然旱有听说了,不过还真是个低级的男人啊?!?

「————烂透了?!?

其余二人也低声说道,毫不掩饰不快感受。

「四谋士」会这样想理所当然。他们有伊米娜这个同伴,自然无法原谅艾尔亚的行为。

艾尔亚的小队除了艾尔亚以外,其他都是女性,而且是森林精灵。

如果只是这样,伊米娜或其他成员都不会抱持反感。但他们毫不犹豫,一致认定艾尔亚是烂透了的下流胚子,是有原因的。

因为那些森林精灵女性虽然全都穿着最低限度的装备,但布料与做工都破旧不堪。而且剪得短短的头发当中露出的森林精灵长耳朵,被人从中间切掉了一半。

艾尔亚的小队成员之所以是这副模样,是因为她们全是来自斯连教国的森林精灵奴隶。

过去存在于帝国的奴隶制度,在前任皇帝的时代做了大幅变革。名称都是奴隶,实情却完全不同。但就像在竞技场战斗的亚人类种族等一样,也有一些奴隶的状况未曾获得改善。

艾尔亚带来的森林精灵奴隶也属于这类。

巴哈斯帝国、里·耶斯提杰王国与斯连教国这三个国家,居民几乎百分之百都是人类,比起邻近诸国,对其他种族的排斥气氛较重。因此即使是人类种族————半森林精灵的伊米娜也是————在这些国家也不太容易生活。

只有矮人算是例外。横越巴哈斯帝国与里·耶斯提杰王国之间,成为界线的安杰利西亚山脉,山区当中有矮人的王国,由于帝国与该地建立了贸易关系,因此矮人的人权受到了彻底?;?。

「我明白森林精灵很可怜。但是,我们现在该做的不是拯救那些森林精灵?!?

伊米娜长叹一口气。她的理性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感性跟不上理性罢了。

「走吧?!?

伊米娜轻声简短回了一句,走在前头,赫克朗他们也加快脚步追上去,以免落后。然后他们惊讶地睁大双眼。

管家带他们前往的地方,准备了两辆预定驶往遗迹的大型带篷马车?;褂幸蝗喝苏诎研欣钭吧下沓?。他们应该就是管家提到的冒险者吧,挂在脖子上的牌子发出黄金光辉。

不过让他们惊讶的不是这些冒险者,而是拉车的马。

「————八脚马?!?

有人发出惊愕的声音。

拥有八条腿的魔兽八脚马身躯比一般马匹更大,又拥有出色的肌力、耐力与移动力,有些人认为它是最优秀的陆行动物。

当然价钱也高得吓人,这种价格比五匹战马还昂贵的马,不是一般贵族能轻易拥有的。

但眼前却有两辆由两匹马拉的马车,总共四匹八脚马。委托人应该有考虑到在冒险中失去马匹的危险性,让人不得不钦佩他的决心?;故撬邓衔偶5敝新癫氐慕鹨票?,多到要用八脚马才拉得动?

大概有人产生一样的想法吧。某处传来吞咽口水的咕嘟一声。

「请使用这些马车。粮食等物资都装在车厢内了。另外,为了护卫这些马车与各位的营地,我们雇用了冒险者。按照契约,他们原则上是不进入遗迹内的,这点请各位记住?!?

赫克朗判断这下子必须尽快讨论,便离开了同伴身边,跑向格林汉。

「抱歉,格林汉。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怎么了,何事商量?」

「关于马车的分组方式,可以把我们跟『天武』分开吗?」

「嗯?原来如此。汝的忧心本人明白了,汝是担心那位小姐吧。既然如此,就由我等与『天武』同行吧?!?

「不好意思,帮了我一个大忙?!?

「无须介意,我等在这次工作上是同袍。要是尚未开始调查遗迹就引发一些争端会很麻烦,本人也不愿……」

「————区区金级冒险者没问题吗?我可不希望回来时发现据点被破坏,或是露营时有魔物经过身边喔!」

突如其来地,传来一阵扔火球似的大嗓门,两人面面相觑,表情抽搐。

艾尔亚是在对管家提出异议。但他完全不控制讲话音量,彷佛时间暂停般,冒险者们搬运行李的动作停了下来。

抬头仰望,可以看到更高的境地,自己能不能爬上那个高处,还是个未知数。但有些人仍然一步一步往目标迈进,对这些人而言,艾尔亚这番发言只会让他们感到不快。他们也是在实力竞争中打滚的人,一旦自己的实力遭到怀疑而没有澄清————尤其是被委托人怀疑————会影响到今后承接的委托。既然如此,就必须用简单明快的方式证明自己的实力。

这个口气狂妄,讲出的话让冒险者与工作者都无法容忍的男人,并不懂得站在他人角度思考。所以他丝毫不受险恶气氛影响,继续自说白话。

「不,我明白他们搬行李没问题,我只是担心他们没有能力帮我们驱除危险?!?

(拜托饶了我吧。把气氛弄糟有什么好处??!虽然对方也是为工作而来,应该会稍微忍耐一下,可是……)

在场所有工作者小队以冒险者等级来说,的确都能与秘银级匹敞,也就是比这些冒险者优秀。但有些-->">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