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在线阅读

第六卷 王国好汉 下

第八章 六臂

第六卷 王国好汉 下 第八章 六臂

第八章 六臂

1

下火月【九月】四日 21:51

在王国,人们习惯于日落时分就寝。这是因为点灯也要花钱的关系。贫穷家庭较多的村落经常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生活。

然而来到都市地带,生活样貌便与农村等地区有所不同。这种差异在多采多姿的繁华街等地更是显着,各色店家与居民每当华灯初上,都会顿时活跃起来,有如夜行性的野兽。

不过,克莱姆要去的地方并非如此。那里与其说是灯火辉煌的夜晚闹区,毋宁说是封闭在暗夜中的黑街。

克莱姆不发一语,也没拿照明灯火,走在静悄悄的巷弄里。没有照明仍能在阴暗巷弄中走动,是因为铠甲的头盔部分具有与夜视头盔相同的效用,虽然只能看到前方十五公尺以内,不过从细缝看出去的景象简直有如白昼。

不只如此,使用了秘银等材料打造的全身铠,不同于钢铁制铠甲,不会发出碰撞声。再加上铠甲附加的魔法力量,连一点金属声都没有。除非是听觉特别灵敏之人或是优秀的盗贼,否则就算站在附近,想必也听不见克莱姆走路的声响。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参加先行侦察部队。

走过巷弄,目的地映入视野。

周围覆盖着高耸的围墙,形成与四周隔绝的空间。气氛让人联想到监狱,或是要塞。不知道内部进行着何种非法行为?他不禁产生这种阴暗的想像。即使是安装在门扉左右的魔法灯光,也无法抹灭这种印象。

事前情报所得知的建筑物应该就在这围墙后面,不过从这里看不见。

「就是那个呢。错不了?!?br/>
克莱姆压低身子,低声一说,就在旁边空无一人的空间,有个声音回答他。

「是啊,组长。就地点或气氛来看,似乎就是那里了。那么我先去侦察一下?!?br/>
一名前山铜级冒险者,拥有盗贼系能力的男人说完,与他们同行的布莱恩答腔道:

「当心点啊。虽说你做了隐形,但别忘了还是有战士能看穿?!?br/>
「当然了。敌人可是八指。我会抱着他们雇用了我这种程度的盗贼,或是魔法吟唱者的念头谨慎行动。你们俩就替我祈祷成功吧?!?br/>
只说了这些,身边的存在感便渐趋薄弱。虽然仔细倾听也听不见,不过如果是同等的盗贼等人的话,也许能听见往宅邸逐渐远去的细微脚步声。

只剩下克莱姆与布莱恩。

他们将组员留在后面,是因为他们不擅长隐密行动。像全身镘这种东西,等于是用噪音告诉对方自己在这里?;八淙绱?,等会就要开打了,没人有勇无谋到敢脱掉镘甲靠近敌人。

所以才会是这两个人。

当然,两人都是战士,不可能学盗贼那样行动。即使如此,克莱姆靠身上铠甲的魔力,布莱恩则是使用武技,两人因此能够在黑暗中行动,所以能一同来到这么靠近敌营的地带。不过接下来实在只能交给专家了。

两人冒着危险如此靠近敌营,是万一盗贼潜入失败,敌人加强防备时,要判断是该攻还是逃。所以他们只要在这里监视,就已经充分完成了职责。

即使如此,随着时间经过,等待的一方由于没有一起进去,难免尽往坏方面想像,不安的心情不断膨胀。

「不会有事吧?!?br/>
他不禁脱口而出,布莱恩平静地回答:

「不知道,不过……也只能选择信赖吧。信赖前山铜级冒险者的能力?!?br/>
「说得也是。毕竟是老资历的冒险者嘛?!?br/>
就这样等了不知道多久,突如其来地,布莱恩手伸向腰际的刀??死衬芬灿胫粲Π闵焓秩ヅ鼋J?,就在身边传来有些慌张的男人声音。

「等等!等等!是我。我回来了?!?br/>
是前去侦察的盗贼的声音。

「啊,果然啊。因为靠这么近都没做什么,我就在想……你是在测试我是否真能用武技看穿吗?」

「是啊,抱歉。你说得没错。真抱歉,我竟然想试试大名鼎鼎的布莱恩·安格劳斯有多大本事?!?br/>
「别在意。如果我跟你立场颠倒,搞不好也做了一样的事。先别说这了,可以把潜入获得的情报告诉我们吗?」

克莱姆身旁的空气动了动,感觉得到有某人坐了下来??纯磁员呙髅髅挥邪敫鋈?,却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好像那里有人似的。

「————首先,我想那里应该是用来训练什么的。围墙后面的整片庭院,构造看起来就像是训练所。建筑物内部我只大致看了一遍,似乎有好几间类似隔室的个别房间。我想应该是八指警备部门的设施不会错。有个地方戒备森严,有点难以接近。然后有一件非常糟糕的状况,组长?!?br/>
那人的语气变了。其中充满了极度的紧迫感。

「潜入得到的重大情报有两件。一个是建物内部有牢房,里面囚禁着女性。另一个是有几个人的外貌特征与六臂相符?!?br/>
先不论女性,六臂可能在这里面,是早就预料到的事了。这样还有什么问题呢?克莱姆产生的疑问,立即因为布莱恩的提问获得解释。

「有几个人?听起来不像一个人?!?br/>
「五人??悸堑交媚б丫徊?,这下是全员到齐了?!?br/>
换句话说,此地是无法攻略的难关。也就是说他们抽中了签王。不过————

「那真是……虽然糟透了,但也很幸运呢。因为全员聚集在这里,就表示其他地点很容易就能攻陷?!?br/>
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那么,要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呢。想攻陷这里实在不可能。撤退吧?!?br/>
「这样好吗,克莱姆小兄弟?」

「虽然不好,但没办法。六臂会聚集在这里,表示这里是常驻设施,或是有什么他们重视的东西。没确认清楚这点就撤退非常不妙。但我认为我们不该做战力上不可为的行动?!?br/>
「确实如此……」

「那么,要不要我再侵入一次看看情况,好歹带点什么文件回去?」

「不,太危险了,还是算了吧。既然对方没发现我们,我想还是即刻撤退比较明智。如何?」

「说得对,我赞成。那么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去攻略其他地点吗?」

「我想这样最有效??梢郧肽认蚝蠓饺嗽泵潜ǜ媛??我们在这里待机,确认有没有人出来追您?!?br/>
「我想应该不会,不会还是小心为上。那就拜托你们喽?!?br/>
还未解除隐形的盗贼,故意发出克莱姆他们也听得见的轻快足音,退向留在后方的组员们等待的地点。

「……好像没有动静呢,克莱姆小兄弟?!?br/>
「是啊。那么我们也撤退,跟他们一起前往其他地点吧?!?br/>
「也好————嗯??死衬沸⌒值?,你看那个?!?br/>
眼睛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昨天见过的一位人物正往克莱姆他们监视的建物走去。

「那是塞巴斯大人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想都不是偶然,不过……发生什么事了吗?难不成跟他们是一伙的?」

「我可以断定绝对不是。布莱恩大人其实也这么想吧?」

「哎,的确不可能。除非是个超会演戏的人,不过那位大人应该不是那种人?!?br/>
「总之,我们先出声————」

话音甫落,塞巴斯的视线一转,一直线地盯向两人??死衬匪俏思嗍咏ㄎ?,拉开了一段距离,而且藏身在黑暗之中。照理来说应该不容易发现。虽然他也有可能只是偶然看向这边,但克莱姆敢斩钉截铁地断定并非如此。

塞巴斯小跑步地赶过来。

那速度实在异常??斓郊蛑毕衩看握Q劬妥鲆淮嗡布湟贫?,加速地拉近距离。明明只是正常跑过来,那种速度却不寻常到让脑部拒绝辨识。

然后他跳进巷弄。更正确地形容,或许应该说是跳越甸甸在巷弄入口的两人上方进来。

「真是太巧了,能在此地遇见两位。有什么事吗?」

「呃,不,我们也想问这个问题……我们是为了袭击八指拥有的那栋建物,所以才潜伏在这里?!?br/>
「……就你们两位吗?」

「不,后方还有几人?!?br/>
「原来如此?!谷退剐∩陀锪艘痪?,克莱姆向他问道:

「塞巴斯大人怎么会来到这里?您有事要去那栋建筑物吗?」

「是的。是这样的,昨天向您提过的那名我救来的女性被人绑架了。对方叫我过来,所以我就来了?!?br/>
「是这样吗!刚才进入内部侦察的同伴的确说过,里面有位女性?!?br/>
「……那位同伴现在在哪里?」

「哦。我想他很快就会回来了……啊,来得刚好?!?br/>
在布莱恩的视线前方,解除了隐形的冒险者回来了。他讶异地望向塞巴斯,这个风度翩翮的老人突然出现,显得与此地格格不入。

「这位是之前逮捕『幻魔』时向我们提供协助的塞巴斯大人。刚才提到关在牢里的那名女性,似乎是塞巴斯大人的熟人,所以才会在这里不期而过。这位大人绝对值得信赖,请不用担心?!?br/>
「原来如此?!沟猎艋卮?,开始以那名女性为重点,说出自己亲眼看到的详细情报。听完所有情报后,塞巴斯发出满怀谢意的声音。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谢谢您。这下要救她就容易多了?!?br/>
「不,请别放在心上,老先生?;八祷乩?,大伙已经做好撤退准备了……」

塞巴斯熟识的女性被关在里面,自己与其他人却决定要撤退,这种罪恶感让盗贼一脸尴尬,偷偷观察塞巴斯的脸色。

「塞巴斯大人。人称八指最强的六臂当中,有五人聚集在内……您能打倒他们吗?」

克莱姆的询问让盗贼蹙起眉头。他的心情克莱姆十分明白。六臂是足以与精钢级冒险者匹敌的强者。他二疋是认为一次对付五个这种人不可能打赢吧。然而,塞巴斯无视于他的这种想法,轻轻颔首。

「如果是五个沙丘隆特那种程度的人,我想没问题?!?br/>
盗贼差点没翻白眼,把克莱姆与布莱恩拉到稍远一旁,一边用哀痛的眼神看着塞巴斯,一边问道:

「……组长。那个人该不会是个疯子吧?」

听塞巴斯那样断言,一般的确会这样想,这也无可厚非。知道精钢级冒险者强大实力的人当然会做如此想。然而,目睹过塞巴斯少许实力的克莱姆,知道他绝不是在说大话。

「不是的。那位大人就是那么厉害?!?br/>
盗贼目不转睛地盯着克莱姆。那眼神仍然像是在看疯子。

「布莱恩大人也是这么想?!?br/>
「咦!连布莱恩·安格劳斯都这样想?」

布莱恩苦笑着对盗贼点点头。

「是啊,那位大人强到我跟葛杰夫一起上都打不赢?!?br/>
「那、那可真是……不,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那真是太厉害了……」

虽然难以置信,但两人都说到这地步了,也只能相信了。盗贼用这种复杂的表情望着塞巴斯。

「只要能请塞巴斯大人协助,说不定……不好意思,可以请您也将六臂的事告诉塞巴斯大人吗?」

盗贼同意了,塞巴斯平静地听他说完,只有在提到六臂中一人的绰号之时,失去了绅士的气度。

「不死之王狄瓦诺克是吗……区区蠢货不配拥有这种绰号?!?br/>
除了塞巴斯低喃的这句话外,其他没什么特别状况,情报交换完成。这时克莱姆问道:

「那么塞巴斯大人……若您不介意,是否可以请您助我们一臂之力?」

「当然可以。反正我就是来救琪雅蕾的。那么六臂就交给我对付吧?!?br/>
「那么请塞巴斯大人从正面入侵,吸引敌人们的注意,我们趁这机会偷偷潜入,虽然不能说代替大人,就由我们救出琪雅蕾小姐吧?!?br/>
「也好。为了防止她被当成人质,或是从别的脱逃路径被带走,如果各位能趁敌人分神时救出她,那是再好不过了?!?br/>
「我明白了。我们一定会将琪雅蕾小姐平安带出来。那么,要由哪些成员前往呢?我知道按照当初计划让所有人人侵,不是个好办法……」

「嗯————如果有必要悄悄潜入,那得尽量不发出声音才行。再来是救出对方后必须一直线往外冲,所以要能打斗才行。这样一来……」

盗贼被两人一问,看着克莱姆与布莱恩。

「若是能无限使用透明化魔法,还能想出别的办法,但……也许就我们三人最合适吧?!?br/>
「我也可以吗?」

「因为我们同伴的战士铠甲声音都太响了,不适合潜入嘛?!?br/>
「我知道了。就由我们几个入侵吧?!?br/>
「若是我们那边的魔法吟唱者能使用消音之类魔法的话,还另当别论……总之只有三个人的话应该有办法可想,请人家帮我们施加透明化魔法吧?!?br/>
「隐形啊?!箍死衬贩⒊隹嗌纳??!刚飧鐾房惶炷芊⒍淮斡肟创┮蔚哪Хㄏ嗤男Ч?,所以全员变得透明也没问题,不过大家呢?要是看不到其他人而迷路,那问题可就大了?!?br/>
「我没问题。我已让人在手边的魔法道具中灌注了看穿隐形的魔法,虽然只能使用一次,但可以对自己发动?!?br/>
「我没有这方面的能力,但我想我应该不会听漏组长你们的脚步声?!?br/>
「这样的话,潜入组沟通上应该不会有问题了。那么请塞巴斯大人隔一段时间再行动,我们先潜入吧?!?br/>
「拜托各位了?!?br/>
塞巴斯垂下白发苍苍的头,让克莱姆与布莱恩都大感惶恐。自己没做任何让这样了不起的人物低头的事。因为就跟上次袭击娼馆时一样,他们也有点在利用塞巴斯这位强者。

「不,请您千万别放在心上。我们也是来袭击此地的,甚至还很感谢塞巴斯大人愿意对付六臂呢?!?br/>
「那就是互相帮助呢?!?br/>
塞巴斯笑容可掬的脸上,找不到任何对克莱姆他们的负面情绪??死衬贩帕诵?,站起来。

「那么我们先后退,请人帮我们施加魔法吧?!?br/>
2

下火月【九月】四日22:15

稍许隔了段时间————虽说如此,也比指定时间早了几分钟,塞巴斯站在门前。由于门扉呈现格子状,因此看得到门的内侧,但是被树木挡住视野,看不到远处。

「喂,很准时嘛?!?br/>
伴随着嘶哑的声音,一个男人从树木之间现身。

当然,塞巴斯从一开始就注意到男人在那里。因为他启动了能察觉区域内生命反应的能力。如果对方使用了潜伏系的特殊技能,有时会无法发现对方,所以不能太过依赖,不过就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算有用。

「这边,跟我来?!?br/>
男人开了门,在他的带领下,塞巴斯走在庭院的小径上。

以八指这种非法组织的庭院来说,气氛并不阴暗,树木修剪得干净整齐,感觉雇用了手艺不错的园丁。

沿着小径走了一会儿,眼前出现一片像是训练所的宽敞地方。

几个篝火台燃烧着熊熊火焰,鲜红的火光照亮着周遭。

约莫有三十来人吧,在那里等着的好几个男人以及几个女人,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那种笑容相当没品,沉醉在暴力中,丝毫没有想到自己败北的可能性。

塞巴斯环顾广场。虽然没有半个能与自己为敌的人,不过他找到了克莱姆他们提到的六臂那些人。

其中一人身穿连帽长袍。长袍染成黑色,下摆部分以鲜艳红线绣出了有如火焰的图像。虽然看不见连衣帽底下的脸,不过飘散出来的气息毫无生命力,而是正好相反??蠢床凰啦⒉皇且恢制┯?,而是真的身为不死者,才会得到这个绰号吧。

唯一的女性身穿薄绢,看起来一身轻盈。手腕与脚踝配戴着金环,随着移动发出清澈的金属声。腰带上挂着六把弯刀。

斗牛士弛咐

接下来这个男人身穿锦衣华服。他穿着金线刺绣的上衣(斗牛士礼服)与背心,武器是彷佛剑尖刺出蔷薇的细剑,散发出蔷薇的芬芳。

最后一个男人以毫无装饰的全身铠?;ど硖?,剑稳稳地收在刀鞘里。

总共四人。没找到敌人的首领桀洛。也许在哪里等着出场吧。

这四人走上前来,其他人则移动到包围塞巴斯的位置。

「老爷爷,听说你挺有一手?只靠拳头就能把人揍飞,对吧?」

「在八指当中,我们也是靠实力确保地位的。我们输了会有点不妙。那个笨蛋没搞清楚这一点。虽说奴隶买卖部门正在走下坡,但也不能在他们头子面前输掉啊?!?br/>
「说到这里我有个问题。沙丘隆特坚称自己是输给布莱恩·安格劳斯,他并不是输给你而不敢承认吧?」

「是的。我没有直接与他交手。只有在他来到宅邸时见过一面,然后就是他倒卧在地上的模样?!?br/>
「原来如此。那么,好吧,他会输也是无可厚非的吧。对付大名鼎鼎的布莱恩·安格劳斯,凭他的实力想必打不赢?!?br/>
「想到他那次对战后又继续磨练功夫,现在与葛杰夫·史托罗诺夫仍然不分轩轾,输了也是情有可原吧?!?br/>
「不过,这不代表我们能饶过你。安格劳斯与金闪闪公主的跟班之后再收拾,首先是你这个惹出麻烦的老头。先杀了你?!?br/>
「我们得用蛮力让你屈服,杀了你。不然我们立场上会很麻烦?!?br/>
「看看那边吧?!?br/>
被六臂的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塞巴斯指向建筑物的三楼。

「那里众集了来自各方的大人物。他们是来看我们整死你这老头的?!?br/>
「那个叫桀洛的也在那里吗?」

「哎,是啊?!?br/>
四人中的一人露出瞧不起人的笑脸。塞巴斯伸出手指,指向那边。无视于六臂大惑不解的表情,他放下了手。

「你这是在干嘛?跟他们挑衅吗?」

「请别放在心上。那么她现在人在哪里?」

「你说她,指的是谁呀?」

对方还是一样瞧不起人地笑着反问,塞巴斯淡定地回答:

「你们从宅邸抓来的女性,她叫琪雅蕾?!?br/>
「————如果我说她死了呢?」

「你们有这么好心吗?」

「哈哈哈!答对了。我们没那么好心。那个女人是要送给岢可道尔的礼物之一。小心保管着呢?!?br/>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br/>
塞巴斯看到四人当中,有一人视线稍微往建筑物的某个位置动了一下。不过,令他在意的是,那个位置并不是阳才听到琪雅蕾被囚禁的场所————既然这样,只要确认清楚就行了。

「难得有这机会,你们就一起来吧。要是让桀洛跑了也麻烦,而且也只是浪费时间?!?br/>
「……口气不小嘛,人类?!?br/>
「一定是对付喽罗太轻松了,所以骄矜自满了吧?不过,你有过过真正的强者吗?」

「真是句名言呢。我想把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各位,不过……可以问一个问题吗?你们为什么会觉得我比布莱恩大人弱呢?」

「别把我们看扁了。到我们这个程度的战士,见面时就看得出对手有多少实力了。照我们来看,老头你比我们差多啦?!?br/>
除了狄瓦诺克之外,另外两人都表示同意。

「原来如此……」

塞巴斯也能以气的大小估量对手大致上的力量。不过就跟其他状况一样,若是以特殊技能或是魔法等方式隐蔽等等,就不容易判断了。

「所以啦。给你个机会。我们一次只会派一个人上场。所以————」

「————我可是很强的喔?!?br/>
塞巴斯动动手指,要他们尽管上。

「刚才我也说过,别那么麻烦一个一个来,所有人一起上吧。这样的话应该能撑个十秒吧?!?br/>
「别小看我们了,人类?!?br/>
狄瓦诺克的肩膀不住抖动。

「小看?小看对手的是你们几位。我的名字是塞巴斯。赐我这个名字的大人是最强的战士。我所侍奉的主人是无上的统治者……跟你们这些低俗之辈讲也没用吧。好了,我已经懒得应付你们。该结束了?!?br/>
塞巴斯踏出一步。对象是绰号最令塞巴斯感到不快的人。

「不死之王」狄瓦诺克。

其真面目是自然诞生的死者大魔法师。不死者基本上诞生于众多死亡当中,是憎恨生命的物种,常常一心只想夺走生物的性命。然而在一部分拥有知性的不死者当中,也有人压抑憎恶,与生者建立人际关系。狄瓦诺克也是一个这样的不死者。

他耗费虚伪生命的目的,在于更灵活地运用魔法力量,以及学习自出生以来就能使用的一部分魔法以外的技术。

然而就算想学习技术,身为被视为生者大敌的不死者,他不可能向任何人拜师。如果有跟他一样的不死者————实际上的确有一群不死者的魔法吟唱者组成的秘密结社————事情也许就不同了,但很遗憾地,狄瓦诺克没机会遇见这样的对象。

所以他想到可以积累财物,然后以此为代价让人教他魔法。

阳开始他杀害路上的旅人抢劫,然而后来他输给前来讨伐的冒险者,痛切感受到自己的愚昧,开始摸索新的赚钱手段。于是他隐藏起真面目,加入了佣兵团。

然而后来别人知道他能连续发射「火球」,不死者的身分因此曝光,他又只得逃出那个佣兵团。

后来有个人找上失去赚钱方法的他,那就是桀洛。

他替狄瓦诺克介绍了愿意教他魔法技术的人,并支付适度的报酬,相对地要求他在自己麾下发挥这份魔法力量。这对狄瓦诺克而言真是求之不得。

只要逐渐学会行使多种魔法的力量,身为不死者而没有寿命问题的他,可以说终有一天可能成为毁灭所有生命的存在。桀洛或许援助了一个人类将来的祸害。

然而————

————一面刮起暴风一面接近的塞巴斯,右手紧握拳头挥出正拳。无暇防御或闪避,甚至连动一下的时间都没有,狄瓦诺克的头部就被打飞。

虚伪生命遭到抹杀的狄瓦诺克,来不及理解自己为何触怒了对手,就这样消灭了。

塞巴斯一反常态,用鄙视的态度不屑地说:

「这世上只有一位大人有资格使用那个称号。就是那位无比尊荣的大人。你这种下等不死者简直自不量力?!?br/>
塞巴斯右手一挥,甩掉沾在手上的骨头碎片,同时狄瓦诺克的身体也完全消灭,身上装备的许多魔法道具散落一地。

当周围所有人惊愕地完全冻结时,六臂还能展开行动,真不愧是战斗能手,不是经历过多次生死关头的人,是办不到的。

这的确值得称赞。因为这证明了他们号称相当于精钢级冒险者,绝非名不符实。

接着塞巴斯走向那个女人。

「血舞弯刀」爱德丝特莲。

有一种魔法赋予效果叫作舞蹈。如名称所示,这是一种让武器如起舞般行动的魔法赋予效果,由于武器会自动进行攻击,因此一般认为最适合用来增加攻击次数。

只不过这种魔法赋予效果只能进行单调的动作,因此不适合作为主力攻击。顶多只能用来偷袭或是牵制,在她这种等级的战士激烈交锋的战场上,这招只能用来妨碍对手。由于一件武具能赋予的魔法有限,所以与其赋予舞蹈效果,不如选择其他效果比较好,这是相当合理的判断。例如苍蔷薇的战士格格兰,就会使用只着重于增加损伤效果的武器。

然而对她来说,没有比舞蹈更适合她的魔法赋予效果了。

赋予了舞蹈这种魔法效果的武器,本来是由主人思考下令行动的。只是主人身处于搏命死战当中,除非彼此战斗能力相差悬殊,否则要适切命令自己没拿在手上的武器,而且还是从完全不同的地方砍杀敌人,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所以才只能做出单调动作。

但她不一样。

她能以极其自然的动作操纵武器,彷佛那里有个隐形战士————而且能力与她相当。原因在于脑部的异样构造。这不是天生异能,而是出生以来就拥有两种能力。

一种是空间知觉非常优秀————达到了异常的等级。

而且————有人能够未经训练就让右手与左手进行完全不同的作业,不过她的能力比那更强,脑部拥有异样的柔软度。这是第二种。

拥有两个脑子。被这样形容也不奇怪的脑力,正是她的才能。

假设她只有其中一种能力,恐怕就无法这样随心所欲地使剑了。然而,这两种能力在她当中合而为一。这可说是一项奇迹。

恐怕在王国九百万人民当中,除了她以外,没有人同时拥有这两种能力了。

听从她的战斗意志,弯刀自行出鞘,浮上半空。她只需要专心防御就行。五把?;嶙远泄セ?。

这里是刀剑结界。一旦踏入必死无疑的牢笼。

然而————

弯刀还没开始攻击,塞巴斯便已踏入攻击范围,以不可能的速度横向挥出手刀。

霎时间,她的头颅落地了。塞巴斯包覆着气的手刀比随便一把刀剑都要来得锐利。

她从颈口喷着鲜血,身体慢了一拍才倒卧地面。但是舞上半空的五把弯刀还在空中。

这是因为塞巴斯的手刀太过锐利,速度又太快,让她没感受到死亡?;蛐砹闯济挥?。

听从音全心起舞的五把弯刀,仿佛划破半空般飞向塞巴斯。

然而,塞巴斯无视于那几把刀,挺直了背脊站在那里,以带有坦率赞赏的语气,温柔地对掉在地上的头颅说道:

「头部被砍下了,竟然还有意战斗……我对您的斗志表示敬意?!?br/>
她嘴唇一张一合。

「你在胡说什么」?!肝姨欢?。

然而从那句话当中,她或许感觉到什么了吧。她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发现了自己失去头颅的身躯。表情产生剧烈变化。她眨了好几下眼睛,然后瞪大双眼,眼珠子都快滚了出来。

不敢相信。这是骗人的。一定是幻术。我不可能被打败。他没对我做什么。身体无法动弹也一定是某种魔法造成的。拜托谁说说话啊。

然后当她承认了事实,她的脸上涂满了绝望之色。

她的嘴再度一张一合,杀向塞巴斯的剑像被扔掉般摔落地面,再也没有动静。

「两个人一起上!两个人对付他!」

穿着全身铠的男人,发出了近似惨叫的声音。再坚固的铠甲也不能抵御恐惧。

他不是用脑,而是全副心灵完全理解到,塞巴斯刚才所言全部属实,自己正在与绝对不能与之为敌,不该存在于这世上的生物对峙。

「吃、吃、吃我、吃吃我的『空……空间斩』?!?br/>
他已经知道了。知道自己即将死亡。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自己都不可能战胜塞巴斯这号人物。

之所以没有逃跑,是因为直觉告诉他:走不了几步就会被杀。前进也是死,逃跑也是死。既然如此,至少……这种想法证明了他还算是个战士。

与之对峙的塞巴斯眯起眼睛。

因为他在想,也许对方是第一个必须警戒其能力的敌人。

创造塞巴斯的世界冠军,塔其·米的杀手鐧正是切开空间的一击。当然此人不可能到达那个领域,但就算是个假货,也可能对塞巴斯造成损伤。

「空间斩」佩什利安。

以从长达一公尺的剑鞘拔出的一闪,将三公尺外的对手一刀两断的魔技,让他得到了这个绰号。这招实际上,并不是真的切开了空间。

秘密就在剑上。

有种剑叫做剑鞭。这是一种以柔软铁片打造的长剑,易弯曲。他所持有的武器就是将剑鞭削到最细,也可以称为斩丝剑。说成金属制的细鞭或许更贴切。

将这武器拔出剑鞘高速挥动,就能砍杀敌人不留痕迹,只见冷光闪闪,因此才有此种绰号。

与六臂其他人相较之下,这种招数有点近乎戏法,但能如此灵活运用这种难以驾驭的武器,证明了他作为战士的高超本事。若是把同样的武器交给葛杰夫,纵然他被称为最强战士,也无法使得像佩什利安一样好吧。

而且就算招数被看穿,也不影响其威力。

鞭子可怕的地方在于前端部分的速度超乎常理。目测闪避相当困难————不,几乎是不可能。

超速的斩击。人类无法对应的攻击,与切开空间又有何异呢。

然而————

剑的前端部分。进入超高速领域的一击被夹在两根手指之间。那动作实在太随意,自然得就像拈起掉在地板上的东西。

塞巴斯细细端详夹在手指间的金属,扬起一边眉毛。

「这是什么啊……还说切开空间……」

「杀!」

发出怪鸟呜叫般的咆哮,细剑朝塞巴斯刺出。

「千杀」马姆维斯特。

他的主要武器蔷薇之刺施加了两种赋予魔法。一种是辗肉。能够在刺进肉体的瞬间,扭转着周围的肌肉往内陷,是一种可怕的力量。这种效果会拉扯突刺伤口周围的皮肉,留下惨不忍睹的伤痕。另一种是暗杀专家。这种魔法力量会扩大伤口,即使一点擦伤也能演变成重阳。

这两项能力就已经够凶恶了,但还有一项能力火上添油。它不是魔法的力量————而是毒素。

蔷薇之刺的前端部分涂满了多种毒素混合而成的致命剧毒。这是因为马姆维斯特本来不是战士,而比较偏向暗杀者,所以才会备有这么一手。只要是为了杀死对手而挥剑,不管用的是何种手段,能在短时间内杀掉才有效率,在这种想法下做出的组合,真的连一点擦伤都能夺人性命。

如果没事先想好对策,不管是葛杰夫·史托罗诺夫还是布莱恩·安格劳斯,都得成为刀下亡魂。

不过这当中有个弱点。

由于依赖着只要给予擦伤就能打赢的想法,马姆维斯特的剑术本领稍微逊色了点。不过,只有突刺是真本事,如同闪光般的刺击甚至可以断定比葛杰夫还要优秀。

换句话说,这是王都当中最强的刺击。

另外再附加多种武技的这一招,相近于过去曾是漆黑圣典成员之一的克莱门汀。

然而————

寒巴斯没躲。没必要躲。

「…………!」

全力刺出手臂的马姆维斯特说不出话来。

蔷薇之刺————一点擦伤都能杀死对手的凶恶武器。他看到塞巴斯的手指挡在它的尖端。

没错,塞巴斯用食指指腹挡住了刺出的细剑尖端。

「…………什、什么?」

马姆维斯特不断眨眼睛,次数到了异常的地步,才好不容易认清那既非幻觉,也非做梦,喘息似的说出话来。这是他此时唯一能做到的。

以常识来想是不可能的。连钢铁都能刺穿的一击,不可能用指腹挡下来,他的经验如此大喊。然而眼前发生的却是事实。

马姆维斯特的全力,连老人轻轻举起的手指都推不动。

蔷薇之刺弯曲着。

他想拉回细??诚虮鸬牟课?,但还来不及这样做,塞巴斯先用拇指与食指捏住了尖端。光是这样他就变得动弹不得。

眼前是一座不动的泰山。一看,同伴也拚命想把剑拉回来。

在这情况当中,响起一个斩断一切的钢铁之声。

「好了,换我上了?!?br/>
下个瞬间,佩什利安的头部爆开了。

那以塞巴斯来说是很罕见的攻击。他至今使出的一切都算得上是招式,然而这一击正确来说,应该是气愤到无法思考,用蛮力把对手揍飞了。

他将视线移向从轻易就被炸飞的头部突出的右手。

白色手套染上斑点,飘散出铁锈的臭味。

「这真是失态了……」

放开捏着细剑的手指,塞巴斯脱下染血的手套扔掉。手套掉在石板地上的瞬间,马姆维斯特从旁用细剑的尖端勾住了它,抢走了手套。

或许马姆维斯特很有自信,觉得这一下的速度快如夜空中的流星,然而就塞巴斯看来却慢到想打呵欠。他大可以击碎细剑,或是踏出一步打爆对方的头,多的是拿回手套的办法,但对方的目的实在太过难解,塞巴斯觉得困惑而没出手,只是坦率地说出疑问:

「您……究竟想做什么?」

「就是这个!这就是强化你的魔法道具吧!」

只是只布做的手套罢了。

破锣般的声音。嘴角的白沫。再加上充血的眼睛。马姆维斯特的精神恐怕已经一半陷入了疯狂的世界。由于目睹了实在难以置信的光景,让他不顾一切也想找出理由。

「您只需要承认我的强大就好,何至于此呢……您要这样想也行啦?!?br/>
塞巴斯朝着面露撕裂嘴角般笑脸的男人,挥出了拳头。

头部被炸飞的马姆维斯特瘫软倒地后,现场只剩下宁静。

塞巴斯对着指腹吹了口气,好像上面沾到了什么似的。虽然「钢铁皮肤」的防护让他连一点擦伤都没受到。

「总之,若不是空间斩这种名称刺激了我的戒心,五秒就结束了。能撑二十秒实在值得赞许?!?br/>
接着塞巴斯对准备猎捕建筑物当中,待在他刚才指出的位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