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五章 熄火,漫天火花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王国好汉 上 第五章 熄火,漫天火花

第五章 熄火,漫天火花

1

下火月[九月]三日  12:07

「店铺就在这扇门的后方。据暗杀者所说,那边那栋建筑物似乎也有入口呢?!?

塞巴斯站在娼馆入口,琪雅蕾被扔出来的门前,指着几栋房屋隔壁的建物。在向暗杀者问话时,布莱恩以及克莱姆虽也在现场,但他们没来过娼馆,对塞巴斯的说明毫无疑问。

「的确是这样。入口同时也具有逃生口的用途,那人说至少会由两人站岗,既然如此,也许我们该兵分二路。以战力来说要分组的话,正面就交给塞巴斯大人一个人。那边由我与克莱姆小兄弟进攻,您看如何?」

「我不反对,克莱姆小弟呢?」

「我也没有异议。不过,安格劳斯大人。进入内部之后要怎么做?两人一起搜索吗?」

「我希望你可以改口叫我布莱恩了。也希望塞巴斯大人能这样称呼在下。那么……本来为了安全起见,应该两人一起行动,但也许会有连暗杀者都不知道的密道。趁塞巴斯大人从正面入侵,吸引敌人注意时,我们得尽快探索建筑物的内部?!?

「这种地方?;嵊型纷硬胖赖拿艿类??!共祭扯骱孟窕叵肫鹗裁词吕?,低声说道。

「既然如此,我们进去之后要分头搜索?」

「……反正都冒着危险闯进去了,就该尽量达成最好的结果吧?!?

听布莱恩这样说,塞巴斯与克莱姆都点点头。

「那么安————布莱恩大人实力在我之上,可以请您搜索屋内吗?」

「这样很好。那就请克莱姆小弟守住那边的出口吧?!?

搜索屋内当然比较容易遇到敌人,可以料想得到必然更加危险,因此是该交给比克莱姆强上许多的布莱恩。

「那么最后确认就差不多这样了吧?」

他们在来到娼馆的路上先大致讨论过,不过也有些细节必须看到现场才能决定。这些细节都在这里做好决定,没有人对塞巴斯的询问提出异议。

塞巴斯向前走出一步,靠近看起来相当厚重的金属门??死衬肪酝撇豢拇竺?,摆在塞巴斯面前却像薄纸一样。

正面这种防卫最森严的地方,虽然只由一个人单枪匹马闯入,但两人都不担心。因为进攻的人物据称就连邻近诸国最强的战士葛杰夫·史托罗诺夫,以及能与他打成平手的布莱恩·安格劳斯两个人加起来都打不赢了,根本已经超出人类的范畴。

「那么我们走吧。听他们刚才说,在那边的出入口连续敲四下门,是他们之间的暗号。我想两位应该没有忘记,不过还是提醒一下?!?

「谢谢您?!?

克莱姆并没有忘,不过还是向塞巴斯道谢。

「还有,我会尽量把他们抓起来,不过若是遭到抵抗,我会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没有问题吧?」

看到塞巴斯温柔地微笑,克莱姆与布莱恩的背脊一阵冰凉。

他的应对方式十分正确,没有任何不当。自己如果遇到相同的状况,同样会这么做吧。两人都如此作想。但即使如此,仍然有种惧意窜过他们的背脊,因为塞巴斯的神情简直像有双重人格。

温厚和善的绅士与冷静透彻的战士??砣萦胛耷橥贝嬖谟谒哪谛?,到了偏激的地步。

他们有种预感,要是就这样送塞巴斯进去,他恐怕会把里面的人赶尽杀绝。

克莱姆战战兢兢地对塞巴斯说,。

「我想夺去几人的性命,也是在所难免的,只要您尽量避免无益的杀生就好。毕竟我们的人数较少。只是如果遇见疑似八指干部的人物,可以请您设法逮住他吗?将重要人物抓起来盘问,能减少今后的牺牲者?!?

「我不是杀人魔,不是来大屠杀的,请放心?!?

看到他温柔的微笑,克莱姆放了心。

「失礼了。那么就拜托您了?!?



「那么,就一口气将这里捣毁,先争取一点时间吧?!?

只要砸了这家娼馆,应该能暂时阻止他们对塞巴斯的干涉吧。若是进行得顺利,弄到了机密资料什么的,他们说不定会忙于处理这方面的事,而把琪雅蕾的事情完全抛在脑后。

就算情况再糟,只能争取到时间,至少也有机会让琪雅蕾逃走。说不定还能找到更好的办法。

「在耶·兰提尔有位商人亲切地找我攀谈,不知道能否请他帮忙?」

就算琪雅蕾振作起来了,也还是需要值得信赖的某人提供援助,才有可能过着更幸福的人生。

塞巴斯重新面对厚重的铁门。他一面想起那时琪雅蕾被扔在这里的情况,一面触碰门扉。门扉以木头打上铁板制成,又重又厚。一眼就看得出来人类不靠工具很难破坏这扇门。

「克莱姆小弟不知道要不要紧?!?

那个名叫布莱恩·安格劳斯的男子不用担心。就算与沙丘隆特交手,他也应该不会落败。然而,克莱姆就不同了。他绝不可能打赢沙丘隆特。

是他主动提出要闯进娼馆————提供协助,应该已经有所觉悟,但塞巴斯总是不乐见试图帮助自己的年轻、善良生命白白丧失。

「真希望那样的少年能活得久一点……」

他道出年长者的普遍想法。当然,塞巴斯是以老人设定创造出来的,以出生到现在的时间来算,其实他比克莱姆还年轻。

「只有沙丘隆特最好能由我打倒,这样比较稳妥。只希望他们别碰上他就好?!?

塞巴斯向四十一位无上至尊祈求克莱姆平安无事。

如果沙丘隆特是这个设施的最强战力,很有可能会用来对付自己,但如果是担任某人的保镳,有可能会护送那人逃出这里。

塞巴斯感到些许焦躁,握住门把,转动。

转到一半手就停住了。既然是这种地下行业,门当然是上锁的。

「我不擅长开锁,不过……也没办法了。就用我的方法开锁吧?!?

塞巴斯有些伤脑筋地喃喃自语,沉下腰。他收起右手做出手刀,左手在前摆好架式。那姿势完美无缺,躯干稳如泰山,有如千年杉树般泰然自若。

「呼!」

接着发生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光景。

手臂插进了铁门,而且还是铰链的部位。不,岂止如此,那手臂还不断发出低沉声响陷入门中。

铰链发出哀嚎,与墙壁告别。

塞巴斯随手推开失去抵抗的门扉。

「什……么……?

一进门就是一条通道,对面那一头有扇半掩的门,前面站着个留着胡子的大块头男人,张口瞠目,一脸白痴相。

「门生锈了,所以我稍微用点力,硬是把门拉开了。建议您替铰链上点油吧?!?

塞巴斯对男人如此说完,关上了门。不,更正确来说,是把门板靠在门框上。

在男人完全愣住时,塞巴斯毫不客气地踏进屋内。

「————喂,怎么了?」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男人背后传来别的男人的声音。

不过,正面看着塞巴斯的男人没理他们,只是对塞巴斯出声道.

「……呃……欢、欢迎光临?」

完全陷入混乱的男人,愣愣地看着塞巴斯走到眼前。在这种地方工作的人,理应早已习惯了暴力。然而发生在眼前的光景,实在超出他至今累积的常识太多了。

无视于同伴在背后质问,男人谄媚地对塞巴斯陪笑脸。因为生存本能告诉他,讨好对手是最好的选择。不,也许他只是拚命骗自己说对方是哪个客人的管家,才会做出如此反应。

大胡子的男人抽搐着脸颊拚命摆笑脸的模样,实在不太好看。

塞巴斯面露微笑。那笑容既慈祥又柔和。然而潜藏在眼中的感情却没有一丝好意。比较接近锋利刀剑迷惑人心的诡谲光辉。

「可以请您让让吗?」

轰咚。不,应该是咚砰吧。令人作呕的声响响遍四周。

一个身穿武装的强壮成人男性。体重少说也有八十五公斤。此时却像开玩笑似的在半空中旋转,以肉眼无法辨识的速度飞向一旁。男人的躯体就这样狠狠撞上旁边的墙壁,发出如水爆炸开来的轰然巨响。

犹如巨人的拳头击中房屋,整栋房子剧烈摇晃。

「……糟糕。应该在更里面的位置杀他,可以当做很好的防栅……好吧,反正里面好像还有人,接下来注意点也就是了?!?

塞巴斯叮咛自己再放松点力道,同时走过尸体旁边,往里面走。

他把门大大打开,走进里面的房间,举止优雅地环顾室内。那与其说是侵入敌营,倒比较像是在无人房屋里漫步。

那里有两个男人。

他们目瞪口呆,看着塞巴斯背后旁边墙壁上绽放的整面血红花朵。

房间里充斥着在纳萨力克绝对看不到的廉价酒类的气味,一瞬间就与鲜血、内脏及内容物发出的异味交相混合,调配出令人反胃的芳香。

塞巴斯整理了一下向琪雅蕾与暗杀者问来的情报,试着想起这栋房屋的格局。她的记忆残缺不全,记不得什么重要资讯,不过她告诉塞巴斯真正的店在地下室。暗杀者没有去过地下室的店,所以接下来派不上用场。

他望着地板,然而通往地下的楼梯似乎隐藏得很巧妙,塞巴斯找不到。

自己找不到的话,问知道的人就行了。

「不好意思。有件事想请教您……」

「噫咿!」

他才刚对一个男人开口,那人就马上发出沙哑惨叫??蠢此哪灾幸丫挥杏φ秸飧鲅∠盍?。这让塞巴斯放下心。他一想到琪雅蕾的事情下手就不知轻重,会一拳送对方上西天。

既然对方没有战意,那么只要折断双脚应该就够了。

吓得浑身发抖的男人紧贴墙壁,想尽可能离塞巴斯远一点。塞巴斯不带感情地看着男人的窝囊样,只有嘴角泛出笑意。

「噫呜!」

那人更害怕了。尿骚味在房里扩散开来。

把人家吓唬得太过度了。塞巴斯蹙起眉头。

一个男人翻着白眼虚软倒地。极度的紧张感使他失去了意识。另一个男人羡慕不已地望着他。

「唉……我刚才说有件事想请教,其实是这样的,我想到地下室去??梢郧肽嫠呶以趺聪氯ヂ??」

「……这、这……」

塞巴斯从不敢背叛组织的男人眼里,看见了恐惧之色。跟那些暗杀者一样,这个男的似乎也怕遭到组织肃清。塞巴斯想起头一个遇到的那个男人,照他拿了塞巴斯的钱逃走时的态度,肃清大概就等于「死」吧。

是该说还是不该说呢。男人还在犹豫不决时,塞巴斯讲出一句话斩断他的犹豫。

「这里有两张嘴。我也不是一定要问您喔?」

男人额头上顿时冒出冷汗,背脊抖了一下。

「那、那、那!那里,在那里有个隐藏门!」

「那里吗?!?

经他这么一说,仔细一瞧,该处地板的确有道缝隙,跟旁边的地板分隔开来。

「原来如此,谢谢您。那么您已经没有用处了?!?

塞巴斯面露微笑,男人意识到这句话接下来是什么意思,铁青着脸不住颤抖。但他还是抱着些许期望,开口说道:

「拜、拜托。不、不要杀我!」

「不行?!?

毫不犹豫的回答让房间为之冻结。男人睁圆了眼。人类在拒绝接受不愿相信的话语时,就会露出那副表情。

「可是,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拜托,我什么都愿意做,饶我一命吧!」

「是这样没错,但是……」塞巴斯叹息似的吐出一口气,摇头?!覆恍??!?

「你……你是在开玩笑吧?」

「要当我是开玩笑也行,不过结果都是一样的喔?」

「……神……啊?!?

想起自己搭救琪雅蕾时她那凄惨的模样,塞巴斯略微眯细了眼睛。

参与那种恶行的人竟敢向神求救,这些人岂有那种权利。再说对塞巴斯而言,神就是四十一位无上至尊。男人这样做像是侮辱了他们。

「这是您自作自受?!?

断绝一切希望,冷如钢铁的话语,让男人直觉明白到自己的死亡。

要逃,还是要战?面临这两个选项的瞬间,男人毫不犹疑地选择了————逃。

敢与塞巴斯敌对,下场不言而喻。倒不如选择逃跑,还有一丝生存的可能性。他的这种想法是正确的。

因为他至少因此延长了几秒,或者该说零点几秒的寿命。

男人朝着门口跑去,塞巴斯一瞬间就追上他,身体轻轻一旋。疾风掠过男人的头部位置,身体像断了线般滚倒在地。一颗球轻快地撞上墙壁,留下血迹滚落地板。

慢了一拍后,大量鲜血从男人失去头颅的脖子溢出,流了满地。

真是神乎其技。以回旋踢仅仅踢飞头颅的技巧,本身就需要难以置信的速度与力道,但最可怕的是塞巴斯穿在脚上的鞋子,竟然没有沾上一点污渍。

,他让皮鞋啪啪响着,走到翻白眼倒地的另一名男子身边,抬腿往下一踢。伴随着枯树折断的声响,男人的身体一阵痉挛。痉挛几下之后,男人的身体便动也不动了。

「……只要回想看看您至今的所作所为,会遭到何种下场岂不是自明之理吗?不过,请放心。我会让您用身体做一点补偿的?!?

塞巴斯开始回收尸体。

他要把尸体破坏得惨不忍睹,摆设在楼梯上,让想从这边逃跑的人吓破胆,裹足不前。由于无法破坏出入口,因此塞巴斯想到用这个办法困住他们。

把捡来的尸体随意放置在各处后,塞巴斯抬脚踏向地板上的隐藏门。

先是金属零件毁坏的声音。接着地板开出一个大洞。遭到破坏的门板发出意外响亮的匡啷匡啷声,沿着坚固的楼梯一路滑下。

「原来如此……只要破坏这个楼梯……应该就不能从这里脱逃了吧?!?



那里是一间不算大的房间。

空荡荡的房里只有一个衣柜?;褂幸徽糯?。

床铺并非简陋地在稻草上铺床单,而是棉花内材的床垫。品质很好,像是供贵族使用的那种。不过这床垫似乎重视的是功能性,外观朴素,没有做任何装饰。

床垫上坐着一个裸体男子。

年龄早就过了中年。暴饮暴食的影响让身体松弛肥胖。

五官原本就只勉强达到平均,却又因为加上了松垮赘肉,替长相大为扣分。不管是谁来看,都会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像头猪。猪本来是聪明又爱干净的可爱动物。不过这里所说的猪,是指愚钝、品性低劣又肮脏的骂人话。

他的名字是史塔凡·黑委士。

他扬起拳头往下————往床垫打下去。

殴打皮肉的声音响起。

史塔凡松垮的脸孔浮现喜悦之情。皮肉被打扁的触感传到手上,同时为他带来一阵浑身起毛的快感。他身体抖了一抖。

「哦哦……」

慢慢举起的拳头上沾满了黏糊糊的鲜红血浆。

史塔凡压倒了一个裸女。

女人鼻青脸肿,脸部肌肤满是瘀血斑点。鼻子被打歪,流出的鼻血干涸,黏在皮肤上。嘴唇与眼睑也肿成大包,原本端正的五官全变了形。虽然身上也有瘀血痕迹,但还没脸部那么严重。周围床单上都是变色的血迹。

直到刚才还拚命举起来?;ち巢康乃?,如今无力地瘫在床上,发丝在床单上散乱的模样,宛若在水中荡漾。

「喂,怎么啦。已经没力了吗?啊???」

女人不像是还有意识的样子。

史塔凡抡起拳头打下去。

碰的一声,拳头撞到脸颊肉与下面的骨头,让史塔凡的手也痛了一下。

史塔凡的表情扭曲起来。

「啧。很痛耶!」

他带着怒气再给女人一拳。

随着砰的一声,床铺发出叽叽声响。女人肿得像颗球的皮肤裂开,拳头沾到了血。黏糊糊的鲜血飞溅到床单上,染出深红色的污斑。

「……呜……」

女人即使遭到殴打也不再挣扎,肉体几乎没有反应。

遭到这样不停殴打,是会要人命的。然而女子尚有一口气在,并不是因为史塔凡手下留情。女人之所以还能苟延残喘,是因为床垫分散了冲击力道。如果她是躺在硬床上挨揍,恐怕早已一命呜呼。

史塔凡出手这么狠,不是因为知道床垫有这种效果,而是因为女人就算死了也不关他的事。只要付点钱处理就能了事。

实际上,史塔凡已经在这家店里活活打死了几个女人。

不过,也搞不好是因为每次打死人都要付钱处理,多少伤了一点荷包,让他无意识地下手轻一点。

望着女人动也不动的脸庞,史塔凡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嘴唇。

这家娼馆正适合用来满足特殊的性癖好。一般娼馆绝不可能让客人做这种事。不,也许其实可以,但史塔凡不知道那么多。

有奴隶的时候多好。

奴隶属于一种财产,粗鲁使用的人容易遭到轻蔑。就跟挥霍无度的人会招人白眼是一样的道理。

然而,对史塔凡这种具有特殊性癣好的人来说,奴隶是能够简便满足自己欲望的唯一手段。失去了这个手段,史塔凡就只能跑来这种地方泄欲。要不是他得知有这家店,真不知道会变成怎样。

自己一定会忍耐不住而犯下罪行,遭到逮捕吧。

对于向自己介绍这家店————相对地自己也必须为了他们方便,暗中行使权力————的贵族主人,他真是感激涕零。

「感谢您————我的主人?!?

史塔凡的眼瞳中浮现平静的感情。从史塔凡的性癖好与性格很难想像,其实他只对自己的主人怀抱着深切的感谢。

不过————

从腹部深处一点一滴涌起的火焰————愤怒。

这是对造成他失去奴隶这个泄欲口的女人产生的情绪。

「————那个娘们!」

他气得满脸发红,眼布血丝。

自己压倒在床的女人,与他想起自己本该侍奉的王室————公主的脸重叠在一块。史塔凡把体内咻咻吹起的烦躁集中在拳头上,对女人饱以老拳。

随着砰的一声,新鲜血液再度飞散。

「要是能把、那张脸打得血肉模糊、不知道有、多爽??!」

他一次又一次地痛殴女人的脸。

拳头打中脸颊,嘴里可能被牙齿刮破了。惊人的大量血液,从肿胀的双唇缝隙中溢出。

如今女人即使被揍,也只是稍微抖一下罢了。

「————呼……呼……」

狠狠揍了几下后,史塔凡肩膀上下起伏,气喘吁吁。额头与身上满是油亮的汗水。

史塔凡看看自己压住的女人。那岂是一个惨字了得,根本早已跨越半死不活的界线,律死亡边缘走进几步了。躺在那里的是个断线人偶。

史塔凡的喉咙发出咕嘟一声。

没有什么比奸淫伤痕累累的女人更令他兴奋。尤其是那女人原本越美越好。因为任何事都比不上美丽的事物毁坏更能满足他的嗜虐心。

「要是也能这样玩弄那个女人,不知道会有多爽?!?

史塔凡的脑中,浮现方才造访的那幢宅邸女主人高傲的脸庞。那女人的美貌足以与这个国家的公主,号称最美丽的女性匹敌。

当然,史塔凡也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恣意玩弄那么上等的女人。能用来满足史塔凡性癣好的,只有被扔进这家娼馆,最后用一用就要废弃的人类。

如果是那样美丽的女子,应该会被权势显赫的贵族砸下大笔金钱买走,为了不让买卖行为曝光而送去自己的领地,让她过着禁向生活吧。

「真想揍一次那种女人————把她活活打死?!?

要是能那样做的话,不知道有多愉快,多满足啊。

当然,这是痴人说梦。

史塔凡看向自己压住的女人。裸露的酥胸微微上下起伏。确认这一点,他的嘴唇下流地扬起。

史塔凡伸手攫住女人的乳房。女人的乳房柔软地被捏得变形。

女人完全没有反应。奄奄一息的她,已经无法对这点程度的痛楚产生反应了。史塔凡压住的女人,现在与人偶唯一的差异,大概就是柔软的身体吧。

只是,史塔凡对她的毫无抵抗感到些许不满。

救命啊。

饶了我吧。

对不起。

住手啊。

女人的惨叫重回史塔凡的脑中。

是否应该趁她还有力气叫时上她?

史塔凡感到有些遗憾,继续揉捏女人的乳房。

被转送进这家娼馆的女人,大半精神都已经异常,心灵选择逃避现实。这样想来,今天服务史塔凡的女人算是比较好了。

「那个女人也是这样吗?」

史塔凡脑中浮现的是琪雅蕾。那个放走她的娼馆男员工后来落得什么下场,史塔凡没有兴趣知道。

只是,一想起在造访的宅邸遇见的那个老管家,史塔凡就无法压抑满心的嘲笑。

那东西不晓得被多少男人睡过,有时候连女人或人类以外的东西都当了恩客,根本没有袒护她的价值。那个管家竟然暗示说愿意为她付出几百枚金币,差点没让他当场笑出来。

「对了,那个逃走的女人也叫得很好听呢?!?

他回溯记忆,想起她发出的惨叫。以转送这家娼馆的女人来说,她还算正常。

史塔凡露出淫笑,开始满足自己的兽欲。他一只手抓住压住的女人赤裸的脚,大大张开。骨瘦如柴的脚细到史塔凡一只手就能整个握住。

史塔凡将身体凑近女人张开的两腿之间。

他握住欲火焚身而变硬的那玩意————

伴随着喀嚓一声,门扉慢慢开启。

「??!」

史塔凡慌忙看向房门,视野中出现一名似曾相识的老人。然后他立即想起那名老人是何方神圣。

是在那幢宅邸遇见的管家。

老人————塞巴斯让皮鞋发出喀喀声,随随便便就走进房间??吹剿羌渥匀坏木俣?,史塔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幢宅邸的管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他会进来这个房间?遭遇无法理解的事态,让脑袋变得一片空白。

塞巴斯站到史塔凡身旁。然后他看看被史塔凡压住的女人,接着对史塔凡投以冰冷无比的视线。

「您喜欢揍人是吧?」

「??!」

异样的氛圈让史塔凡站起来,想去拿衣服。

然而塞巴斯的动作比他更快。

史塔凡的耳畔响起「啪」的一声。同时史塔凡的视野严重震荡。

慢了一拍后,史塔凡的右脸颊开始发烫,一阵热辣痛楚扩散开来。

挨揍了————不,这种情形应该说是挨巴掌了吧。史塔凡好不容易才理解这一点。

「妈的,你好大的————」

史塔凡的脸颊再度清脆的啪地一响。然后没完没了。

左,右,左,右,左,右,左,右————

「路手————!」

从来只有史塔凡揍人,没有别人揍他的,这几下子让他痛得眼角都泛泪了。

他抬起双手遮着脸后退。

两个腮帮子像被烫伤似的阵阵作痛。

「哈、哈的!你好大的喊子,敢这样对偶!」

红肿的脸颊一讲话就疼。

「不行吗?」

「垃还用收吗!蠢货!里当偶是什么人!」

「不过是个愚人罢了?!?

他轻易逼近退后的史塔凡,啪!再给史塔凡一个耳光。

「路手!拜托路手!」

像挨爸妈揍的小孩子一样,史塔凡护着脸颊。

他是很喜欢使用暴力,但殴打的对象总是弱势的存在。纵使塞巴斯的外观只是个老人,史塔凡也不敢打他。要确定对方绝对无法抵抗,他才敢动手。

或许是觉察了史塔凡的内心懦弱,塞巴斯对他失去兴趣,移动视线看向女子。

「真是太惨了……」

塞巴斯站到女子身旁,史塔凡从他身边跑走。

「笨蛋!」

史塔凡气得七窍生烟。多么愚蠢的老头啊。

他要把这宅子里的所有人都叫来,狠狠给那老头一番教训。老头竟敢对他这样的大人物动手,他绝对不会轻饶。一定要让他尝够痛苦与恐惧。

他脑中浮现出管家的主人,那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奴仆的失败,主人必须负责。他要让这对主从为他的疼痛负起责任。让老头知道他打了什么人。

史塔凡一边暗忖,一边上下抖动着啤酒肚,冲出房门外。

「来轮??!有没有轮在??!」

他大声喊叫。

只要一叫,应该会有哪个员工过来看看。

然而他的指望落空了。他一踏上走道就明白到这点。

走道上鸦雀无声。

简直好像没半个人似的。

史塔凡全身光溜溜的,畏怯地东张西望。

走道上的寂静————异样的氛围让史塔凡害怕起来。

一看,左右两边都有好几扇门。没人开门出来是理所当然的。这家店的主顾几乎都有着特殊的性癖好————而且是有危险性的,所以隔音设备完善。

但是,不可能连员工都没听见。

店里的人带史塔凡到刚才那个房间时,他看到了几个员工。每个都是身强力壮的男人,体格壮硕,塞巴斯那种老人根本不能比。

「为什么都没轮来!」

「————因为他们不是死了,就是昏倒了?!?

平静的声音回答史塔凡的大叫。

急忙转头一看,塞巴斯表情平静地站在那里。

「里面好像有几个人……不过大多都沉眠了?!?

「那、那四不可能的!里以为这里有多少轮??!」

「……看似员工的人楼上有三个,楼下有十个。您这样的人则有七个?!?

这人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史塔凡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塞巴斯。

「总之,楼上楼下没有人能来救您。那些员工就算恢复意识了,他们的脚也被我打碎,手臂被我折断了。只能像毛虫一样在地上爬?!?

史塔凡脸上惊愕不已。他心想不可能,可是娼馆内的异样氛围却证明塞巴斯所言不假。

「好了,我不觉得有放您生路的必要。就请您死在这里吧?!?

塞巴斯并未作势拔刀或是拿出武器。他只是沉默不语,若无其事地走向史塔凡。那平凡无奇的举动反而让史塔凡害怕。因为他明白到塞巴斯是真的要他死。

「冷冷!冷冷!偶可以给里……务,偶是说偶可以给林好竖!」

「……我听不太清楚您说什么,您是说您会给我好处吗?原来如此……我没兴趣?!?

「辣里为什么要这样对偶!」

自己没道理遭到这种对待。再说自己为什么非得遭到杀害呢。史塔凡的想法第一次传达给了塞巴斯。

「……您扪心自问,都还不明白吗?」

史塔凡回想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有犯过什么错吗?

塞巴斯叹了口气。

「……是吗?」

跟塞巴斯说话的速度一样快,塞巴斯的前踢踹进史塔凡的腹部,将他狠狠踢飞。

「没有活着的价值就是这个意思呢?!?

好几处内脏破裂,难以置信的痛楚袭向史塔凡。那种剧痛足以让人痛苦挣扎而死,但史塔凡只是脑内一片朦胧,还有意识。

痛??!

痛??!

痛??!

他很想一边大叫一边打滚,但剧烈的痛楚让他无法动弹。

「您就这样慢慢死去吧?!?

冰冷的声音落在史塔凡身上。他想出声求救,但喉咙动也不动。

汗水流进眼睛里,眼前变得模糊。视野当中,可以看见塞巴斯离去的背影。

救救我!

救我!

要多少钱我都给,救救我!

已经没人能回答他无声的求救。

最后史塔凡承受着腹部涌起的剧痛,慢慢死去。

2

下火月[九月]三日  12:12

「克莱姆小兄弟,楼上的人都杀了吧。我们没有工具能捆绑他们,而且要是他们大声呼救就糟了。就算把他们打昏,他们搞不好会醒来,在这种状况下制压缺乏情报的地点太危险了……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

克莱姆摇摇头,赶跑不安的情绪。心脏发出全力奔跑时的跳动声,但是他尽可能地加以忽视。

「失礼了。我这边已经没问题了。随时可以行动?!?

「是吗?……嗯,看来你已经切换意识了。自从来到这里,你的样子就怪怪的,不过现在的你,已经-->">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