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二章 苍蔷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王国好汉 上 第二章 苍蔷薇

第二章 苍蔷薇

1

下火月[九月]三日8:02

身穿白色全身铠,腰间佩剑,整顿好全副武装的克莱姆,踏进弗蓝西亚宫殿。

弗蓝西亚宫殿可大致分成三座建物,他此时进入了其中之一。这是三栋建物中最大的一栋,作为王族的住所。

跟克莱姆刚才所待的地方大不相同,宫殿的采光设计十分地完善,炫目耀眼,彷佛闪闪发光。

打磨得亮晶晶的走廊岂止没有垃圾,根本是纤尘不染??死衬纷咴谧呃壬?。白色的全身铠几乎没发出一点声响,因为它是混合了秘银与山铜锻造而成,并且附加了魔法。

在宽广洁净的走廊上,站着穿戴全身铠,保持立正的宫廷警卫精锐士兵————骑士。

帝国的「骑士」,指的是从平民等阶级当中录用的专业士兵。相对而言,王国的「骑士」是领受一代贵族爵位的族群,常常由贵族三男等无法继承家业的人来担任。不过,由于王室支付给他们相当高额的薪俸,因此只有剑术本领一流者才能被选上,即使是贵族也没办法走后门。

「国王的亲卫队」是最能贴切形容他们的词语。

顺便一提,葛杰夫的「战士长」地位,是由于许多人反对授予他骑士爵位,于是乎国王便新立了一个地位。自此以来,葛杰夫亲自选拔,由他本人所率领的精锐士兵们,便统称为战士。

克莱姆向这些人轻轻点头。只要是骑士大多都会回礼。很少有人是不情不愿,其中甚至有人是真心致意。他们虽然是贵族,同时也是对王尽忠,拥有战士精神之人。对于向国王竭诚尽节的优秀战士,都抱持着足够的敬意。

相对地,克莱姆在走廊上,也与一群明显怀抱敌意的人擦身而过。

是女仆们。她们几乎所有人,每次看到克莱姆都会板起一张脸。

跟一般的女仆不同,在王宫内服务的女仆经常是贵族女儿,来这里工作是为了提升自我价值。从某种层面来说,女仆身分比克莱姆更高。尤其在王族身边服侍的女仆,几乎都是高级贵族的千金。所以她们一想到要对身分比平民还低贱的男人卑躬屈膝,不满就化为怒气写在脸上。

克莱姆身分比她们低是事实,难怪她们在拉娜看不到的地方会摆臭脸了??死衬氛庋?,因此从不会对她们发脾气。

然而这种想法加上克莱姆的面无表情,造成女仆们以为自己遭到忽视,对克莱姆恶感更深,而克莱姆却对这种恶性循环浑然不觉?;蛘吒盟邓怯心敲聪感?,对人对事应该都能处理得更圆滑吧。

即使如此,不得不说克莱姆走在这宫殿里,仍然会感到精神疲劳。

这座宫殿里除了拉娜与兰布沙三世之外,当然还有其他王族。

(————唔?。?

克莱姆看见其他王族往这边走来,立刻靠到走道:万挺直背脊,以手抵胸敬礼。

走过来的是两个人。走在后面的是体格瘦高,一头金发往后抚平的男子。

他的名字是雷文侯爵。王国的六大贵族之一。

问题是走在前面的微胖男性。他的名字是赛纳克·瓦尔雷欧·伊格纳·莱儿·凡瑟芙。王位继承权排第二位,是国王的次男。

赛纳克停下脚步,布满松弛肥肉的脸酸溜溜地扭曲。

「哎唷,克莱姆啊。你是要去见那个怪物吗?」

赛纳克王子会称为怪物的人物只有一个??死衬访髦庋欠干?,但仍然无法苟同。

「殿下。恕我冒昧,但拉娜大人绝非什么怪物。那位大人心地温柔,美丽动人,足可称为王国珍宝?!?

解决了奴隶买卖问题,提出将平民摆在第一位思考的多样政策,这样的女性不是珍宝,那什么才是珍宝呢?的确,由于贵族常常从旁作梗,她的政策很少付诸实现。但克莱姆依然知道,她是多么为人民着想。

每当为人民着想的提案因为无聊的面子问题遭到否决,这位温柔善良的女性总是在克莱赛纳克姆面前落泪,一事无成的男人(赛纳克)岂有资格对她说长道短。

克莱姆产生想怒骂对方的冲动,恨不得能狠狠给他一拳。

虽然只有一半————但继承了相同血统的人实在不该讲这种话。然而,克莱姆绝对不能怒形于色。

拉娜说过:「哥哥是想激怒你,好冠你个侮辱罪。我想他一定很想找藉口,把你拉离我的身边??死衬?,你可千万不能在哥哥面前暴露弱点喔?!?

克莱姆想起那一天,他曾经坚定发誓,只有自己绝对不会背叛那寂寥的神情————他那连家人都不给予支持的主人。

「我可没说拉娜是怪物喔。是你自己这样想……算了,还是别讲这种老套的藉口吧。不过你竟然说她是珍宝啊。那家伙提出那些政策时,真的以为自己的提案会被接受吗?我总觉得那家伙是明知不可行,还故意要提出来?!?

怎么可能。不可能有这种事。这男的只会胡乱猜疑,丑陋地嫉妒别人。

「小的以为绝不会有此等事情?!?

「呼呼呼呼呼??蠢茨憔褪遣蝗衔桥耸枪治锇?。不知道是你眼光太差,还是那女人演技太好……我劝你还是稍微懂得怀疑一点吧?!?

「怎么能怀疑呢?拉娜大人是王国的珍宝。这点我深信不疑?!?

她的行动全都正确??死衬芬恢币岳炊荚谒肀呖醋?,因此可以断言。

「是吗,是吗?真有意思。那么可以麻烦你带个话给那个怪物吗?……就说我这做哥哥的虽然把你当成政治工具,不过只要你愿意协助我,我可以废嫡,在边境赐你块领地?!?

一阵恼火袭向克莱姆心头。

「……您说笑了。不敢相信您居然在这种地方对我说这些。我会当作没听见?!?

「呼呼呼呼呼。那真是遗憾。走吧,雷文侯?!?

一语不发地从旁观察两人的男子微微低头致意。

克莱姆不太了解这个雷文侯。他对克莱姆似乎划清界线,但看克莱姆的眼神又跟一般贵族有些不同。拉娜对于雷文侯,也没特别指示克莱姆怎么做。

「对了。雷文侯也跟我站在同一边,认为那女人是个怪物。不,应该说我们所见略同,所以才会跟我联手吧?!?

「————王子?!?

「让我说吧,雷文侯啊。我告诉你,克莱姆。如果你是盲目信奉她的一切,我也不会跟你说这些。不过……我是觉得你有可能被那个怪物骗了,所以才好心劝你,让你知道那女人是个怪物?!?

「王子,恕小的斗胆问一句。您究竟觉得拉娜大人的哪一点像怪物了?没有人比那位大人更为国、为民着想了?!?

「……因为她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白费力气。她的行动太多都以徒劳收场。起初我以为她是不擅长事先与各方人士疏通。然而有一次,我在跟雷文侯谈的时候忽然想到,也许那一切都是她算好的。这样一想,所有事情都说得通了。如果真是如此……在贵族之间没有多少管道,几乎躲在宫殿里不出来的女人,竟然能随心所欲地操纵贵族们……这不叫怪物,什么才叫做怪物?」

「这只是您的误解。拉娜大人绝非您所想的那种人?!?

克莱姆坚决地说。

那些眼泪绝不会假。拉娜是一位慈悲为怀的温柔女性??死衬肥撬窕乩吹?,比谁都清楚。

然而,克莱姆所说的话无法打动王子。他苦笑了一下,就从克莱姆面前走开。后面跟着雷文侯。

在人迹散去的走廊,克莱姆喃喃自语。

「拉娜大人是我国最温柔的人士。我的存在能够加以证明。如果……」

克莱姆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但在心中继续独白?!溉绻苡衫却笕送持瓮豕?,王国想必会成为以民为本的伟大国家吧」。

当然,从王位继承权的观点来看,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即使如此,克莱姆依旧无法舍弃这种念头。

下火月[九月]三日8:11

稍后,克莱姆到了宫殿内最常来的房间门前。

克莱姆数次确认四下无人后,不假思索便伸手转动门把。

不敲门就开门是极为欠缺常识的行为,但这是房间主人要求他的。不管克莱姆如何抗拒,主人就是不听。

结果让步的是克莱姆。女性一拿出眼泪攻势,他简直毫无胜算?;笆钦庋?,主人还是准许他提出几个条件。例如国王驾临房里时,他实在不敢不敲门就闯进去。

然而不敲门就推门入室,也的确对克莱姆造成极大压力。做这种事是要受罚的。他抱着这种想法开门,当然会有压力。

克莱姆正要将门推开得大些,却听见半掩的门扉后,传来激动热烈的辩论声。

他听见了两个声音。两边都是女性。

其中一个声音的主人,虽说克莱姆还站在门外,但她并未注意到克莱姆,大概是因为太热中了吧。既然如此,克莱姆不想冷却她的热意??死衬氛径ú欢?,侧耳倾听室内的谈话声。虽然偷听让他产生了点罪恶感,但打断两人热烈的讨论会让他更过意不去。

「————以我说了嘛。人们基本上都比较重视眼前的利益啦?!?

「嗯……」

「……拉娜说的轮流种植其他作物的计划……虽然我实在不觉得这样能增加收获……大概多久能收到成效?」

「估计大约需要六年左右?!?

「那么这六年间,栽种别种作物造成的金钱损失大概多少?」

「这要看作物的种类,不过……假设平常的收获是1,我想大概会降到0.8……也就是会损失0.2。不过,预估第六年之后收获量会永久增加0.3。如果同时牧草栽培推动的家畜饲育上了轨道,想必数字会更高?!?

「……光听你这样讲好像很诱人,但农民能接受整整六年0.2的损失吗?!?

「……这0.2的损失,我想只要由国家提供免利息免担保的贷款,等到收获回本后再偿还,应该就没有问题了……万一收获量没有增加……就不用偿还,或是其他方法。最重要的是只要收获增加,四年就能支付贷款了?!?

「我看很难喔?!?

「为什么?」

「所以我不是说过了吗。人们比较重视眼前的利益————很多人都想追求安定。就算告诉他们六年一定能增加到1.3,大家当然还是会犹豫啊?!?

「我……不太懂耶。实验田地都进行得很顺利啊……」

「也许实验是进行得很顺利,但还是不能保证一定成功啊?!?

「……的确做实验时并没有预设所有状况,所以不能打包票。因为如果要考虑到当地的土质与气候等全部因素,实验规?;岜涞锰蟆?

「那就很难了。我不知道刚才说的0.3收获量是最低还是平均,总之这样没有说服力。如此一来,必须要能确保足够的利益才行。而且要保证眼下不吃亏?!?

「那么免费提供六年间的0.2如何?」

「对立的贵族派想必乐得很吧。因为国王的力量会减弱?!?

「可是,只要六年后保证能获得那么多的收获,国力也会增强啊……」

「这么一来,对立贵族的力量也会增强。只有国王的力量下降1.2。构成拥王派的贵族们绝对不会认可?!?

「那就请求各位商人……」

「你所说的是那些大商人吧?那些商人也有各种对抗关系,要是轻易协助拥王派,搞不好会弄糟跟另一个派系的生意关系?!?

「困难重重呢……拉裘丝?!?

「……就是因为你不擅长事前疏通,所以政策漏洞才多啊。好吧……我也明白国内有两个巨大派系,政策要通过的难度很高就是……只在国王的直辖地施行如何?」

「我那些哥哥们一定不会同意呢?!?

「哦,你说那些白……那些为了你把智慧留在母亲肚子里的男士们?!?

「……我跟他们不是同一个母亲喔?!?

「哎呀,那就是留给国王了吧。不过,连王室都不团结,害处真是太大了……」

室内陷入寂静,让克莱姆知道话题告一段落。

「啊,你可以进来喽??梢园?,拉娜?」

「咦?」

听到这句话,克莱姆的心脏狠狠跳了一下。他惊讶于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但同时又觉得不意外,慢慢打开了门。

「————失礼了?!?

一幕熟悉的景象闯入克莱姆的视野。

虽然豪华但不流于浮夸————这样的房间里,两位金发淑女坐在窗边的桌旁。

两位都是与华丽礼服相映成趣的美丽少女。

一位当然是这个房间的主人拉娜。

另一位女性坐在她的对面。她那绿色眼眸与粉色朱唇,都焕发着健康色彩。她的美貌虽不及拉娜,但也洋溢着不同的魅力。如果说拉娜是宝石的光彩,她就是生命的光辉吧。

她正是拉裘丝·亚尔贝因·蒂尔·艾因卓。

看她一身淡粉红色的礼服装扮无从想像,但其实这位女性正是王国仅有的两支精钢级冒险者小队————其中之一的领队,也是拉娜最亲密的友人。

年仅十九岁已经达成多项丰功伟业,登上精钢级的地位,想必都要归功于她的旷世奇才吧??死衬纺谛纳畲σ苍∠中┬矶始?。

「早安,拉娜大人、艾因卓大人?!?

「早安,克莱姆?!?

「早呀?!?

克莱姆打完招呼后,正要移动到他的固定位置————拉娜的右后方,却被叫住。

「克莱姆。不是那里,是这里?!?

拉娜指着她右边的椅子。

克莱姆觉得很不可思议。围绕圆形桌子的椅子共有五把。这跟平常一样。只是,倒了红茶的茶杯却放了三杯。

拉娜面前,拉裘丝面前,再来是拉裘丝身边的座位————不是拉娜所指的座位。他左看右看,但到处都找不到第三个人的身影。

克莱姆虽感到讶异,但还是看了看椅子。

平民跟主人,而且还是与王族同桌的冒犯行为也好,不敲门就进房间的命令————拉娜称之为请求————也好,拉娜的命令大多都对克莱姆的胃造成严重负担。

「可是……」

克莱姆想求助,视线看向另一位女性。他无书地希望能婉拒同席要求,却立刻遭到否决。

「我无所谓喔?!?

「这、这个……艾因卓大人……」

「我之前也说过,叫我拉裘丝就好了?!估盟客蚶?,「克莱姆特别?!?

「……讨厌?!?

听到拉裘丝语尾彷佛浮现爱心符号的甜腻声调,拉娜边抱怨边露出微笑。如果只翘起嘴角,眼神却不苟书笑的表情,能够叫做微笑的话。

「艾因卓大人,请别开我玩笑了?!?

「好好好??死衬氛媸枪虐?。也许你该学学她的不拘小节喔?!?

「咦?玩笑?」

相对于惊讶的拉娜,拉裘丝装模作样地立刻顿住,然后夸张地叹了一口气。

「当然喽。好吧,克莱姆对我来说是比较特别,但那是因为他是『你的』,所以才特口口。

拉娜脸蛋微微泛红,两手包着脸颊,克莱姆不知如何是好,将视线从拉娜身上移开,突然瞪大了双眼。

因为在房间一隅,有个人彷佛融入角落残存的黑暗里,抱膝坐在地上。那人穿着贴身的黑色衣物。是个跟房间气氛格格不入的女性。

「??!」

克莱姆吃了一惊,抓住挂在腰上的剑沉下腰,做好准备?;だ?。

拉裘丝叹了口气。

「都是你摆那种姿势,吓到克莱姆了吧?!?

拉裘丝冷静的语气中丝毫没有戒心或?;馐???死衬访靼琢艘馑?,放松肩膀的力道。

「了解,老大?!?

坐在暗处的女性,维持原本姿势蹦的一跳,一下子站起来。

「啊,克莱姆你不认识她吧。她是我们小队里的一人————」

「————是缇娜小姐?!?

拉娜接在拉裘丝后面说。

就克莱姆所知,精钢级冒险者小队「苍蔷薇」,是由身为领队的信仰系魔法吟唱者拉裘丝、战士格格兰、魔力系魔法吟唱者伊维尔哀,然后是修习了盗贼系技术的缇亚、缇娜这五位女性组成。

克莱姆有见过前面三位,但其余两人没有见过面。

(这位就是……原来如此。确实名不虚传。)

以贴身服装紧包全身修长肢体的模样,确实像是修习了盗贼系技术之人。

「……失礼了。初次与您见面,我叫克莱姆?!?

克莱姆向缇娜深深低头。

「唔?不用在意?!?

那人大方地挥挥手,回应克莱姆的致歉后,不发出一点声响,以有如野生猛兽的流畅动作走近桌子。接着缇娜搬动拉裘丝身旁的椅子坐下。刚才的茶杯看来是她的。

放在桌上的茶杯有三只,从数量来看应该不可能,不过克莱姆还是环顾周遭,仔细寻找有没有另一名未曾谋面的女性。

拉裘丝立即看出克莱姆东张西望的理由,开口道:

「缇亚没来。格格兰与伊维尔哀也说不喜欢拘谨的场合……其实也没那么拘谨???我是为了保险起见才穿正式服装,但并没有要强迫她们也照做?!?

拉裘丝虽然这样说,其实在公主面前穿正装才合乎礼仪。不过,克莱姆并不打算对拉娜的朋友,而且是拥有贵族爵位的女性讲这些话。

「这样啊。不过有幸过见声名远播的缇娜大人,是我的荣幸。之后若有机会,还请您多多指教?!?

「坐下再聊吧,克莱姆?!?

说着,拉娜将红茶注入新准备的茶杯。从魔法道具保温瓶(Warm Bottle)倒出来的红茶就像刚泡好的一样,冒着热气。

这个保温瓶可以在一小时之内保持里面的饮料温度与品质不变,是拉娜特别中意的道具之一。尤其是招待重要客人时,她经常使用这个。其他时候则不太使用。

克莱姆知道已经无法推辞,死了心,于是坐下来喝了红茶。

「很好喝,拉娜大人?!?

虽然拉娜微微一笑,老实说,克莱姆一点也喝不出来好不好喝。不过既然是拉娜泡的,克莱姆认为一定好喝。

突然,传来一个听不出感情的平板声音。

「————那丫头今天应该是预定收集情报。本来我们是要三个人一起来的,结果都是我们的魔鬼领队临时指派工作。全都要怪魔鬼领队不好?!?

不用说,这声音是缇娜发出来的。拉裘丝听见「魔鬼」两个字,脸上浮现出骇人的微笑,克莱姆将视线从她身上拉开,说道:

「是这样啊……希望今后能有机会在哪里见个面?!?

「克莱姆,缇娜小姐跟缇亚小姐是双胞胎,连头发长度都几乎一样喔?!?

「所以只要看其中一个人就行了?!?

克莱姆觉得问题不在于行不行,但姑且表示了解。

不过,缇娜毫不客气地投向自己的视线,让克莱姆感到困惑??死衬繁纠聪肴套?,但又想到对方可能是发现自己有什么过失,于是下定决心直接询问。

「有什么问题吗?」

「长太大了?!?

「……嗄?」

有听没有懂??吹娇死衬吠飞细∠趾眉父鑫屎?,拉裘丝插嘴表示歉意。

「没什么,我们自己的事。别放在心上喔,克莱姆。不,真的不要放在心上。真的?!?

「是……」

「……怎么回事,拉裘丝?」

克莱姆叫自己别多间,但拉娜好像不能接受,插嘴问道。拉裘丝看着拉娜,露出讨厌的表情。

「真是,一讲到克莱姆的事……」

「啊,我啊————」

「————住嘴。我没带缇亚来,是因为她会对拉娜灌输些有的没的。所以可以请你也谅解一下,少说两句吗?」

「好啦,魔鬼领队?!?

「……拉裘丝。这是怎么回事?」

拉裘丝受到拉娜追问,表情真的开始抽搐了。甚至还显出苦闷的神情。

克莱姆正打算插嘴时,拉裘丝视线一转。

「呃……克莱姆,看你好像满喜欢这件铠甲的呢?!?

「是,这是件相当精美的铠甲。非常感谢您?!?

虽然这个话题转得硬到不能再硬,不过克莱姆不想让客人丢脸,于是立刻答腔,用手摸摸拉娜赐给自己的雪白全身铠。这件使用了大量秘银————也使用了部分山铜————打造的铠甲施加了多种魔法,惊人地轻巧而坚硬,利于行动。

为了制作如此精美的铠甲,苍蔷薇的成员们免费提供了秘银??死衬吩僭趺吹屯返佬?,都不足以表达心中的谢意。

克莱姆正要低头道谢,被拉裘丝阻止了。

「不用放在心上。我们只是把制作秘银铠甲时用剩的材料给你们而已?!?

虽说是用剩的,但秘银可是非常昂贵的材料。山铜级的冒险者想必有钱做得起秘银的全身铠,秘银级的冒险者或许也能拥有一把秘银武器。但大概也只有精钢级的强者,能够不收一毛钱地白白送人吧。

「再说拉娜拜托我,我怎么能拒绝嘛?!?

「————那时候你不肯收我钱呢。我明明有存零用钱……」

「……公主花零用钱,会不会有点不太对?」

「领地的收入我有另外存起来。我想用自己的零用钱做克莱姆的铠甲嘛?!?

「也是啦。你一定很想用自己的钱,送克莱姆一件全新打遥的铠甲吧————」

「……既然你都明白,为什么还要免费送我嘛。拉裘丝这个笨蛋?!?

「一般这种情况,不应该说我是笨蛋吧……」

气呼呼的拉娜与笑嘻嘻的拉裘丝,开始了称不上吵架的拌嘴。

看着这副光景,克莱姆硬是绷紧了脸,不让脸上产生表情。

能够看到这种光景————这种平稳温暖的光景,全都得感谢主人将自己捡了回来。然而这份情意不允许溢于书表。

若只是感谢之意,显露出来倒还没关系,但只有克莱姆隐藏在感谢之下,对拉娜的强烈感情绝不可以显露出来。

这份————爱意。

克莱姆用力握碎了自己的感情,隐藏心意。取而代之地,道出了重复讲过好几次的台词。

「非常谢谢您,拉娜大人?!?

见到他对双方立场划清界线————明确暗示主人与下人的不同立场————的态度,拉娜有些————只有每天看着她,比任何人看着她的时间都久的克莱姆,才能察觉到的少许程度————寂寞地微笑。

「不客气?;疤獬兜糜械阍读??;氐礁詹诺幕疤獍??!?

「你是说八指吧?刚才讲到我们闯进栽培毒品的三座村庄,将农田焚烧殆尽,这边不用再重复吧?」

听到这个名号,克莱姆在强装出来的铁面具底下皱起眉头。

在王国暗处蠢蠢欲动的非法组织「八指」。敬爱的主人为了惩治他们,正在采取行动。

一旦烧毁村庄栽培的毒品,不难猜测以此维生的村庄,今后会落得何种凄惨下场。然而,为了扑灭侵蚀王国的毒品,只得牺牲村人的性命了。

若是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或许能采取其他不同的手段。然而拉娜虽然贵为王女,却等于没有后盾,只能做出拯救能救的人,其他事物一律舍弃的冷酷取舍。

假使拉娜向父王请愿,或许能在她要求的地点以权力或武力施加打击,然而,由于八指与部分贵族关系密切是不争的事实,想必情报定会泄漏出去,被对方抢先湮灭证据。

为此,拉娜采用的手段,是直接委托自己的友人拉裘丝。

克莱姆知道这是相当危险的行径。一般来说,冒险者会经由工会接受委托行动,不允许直接向客户接受委托。这是违反规定的。

的确,他记得工会不能处罚最高位(精钢级)的冒险者,也不能对其做出放逐处分?;八淙绱?,这样做仍会降低冒险者在工会内部的评价,今后想必会造成损失。然而苍蔷薇还是接受了委托,这是因为她们爱国心强,也把拉娜当成朋友。

对于宁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拉裘丝,克莱姆产生了更强的感谢之意。

拉裘丝心想差不多该提起这件事了,于是打开缇娜拿来的包包,取出一张羊皮纸。

这是拉裘丝她们苍蔷薇成员无法解读的文件。不过就她(拉裘丝)所知最有智慧的拉娜,或许能看出些端倪。

「我们在烧毁村里毒品时,发现了这张羊皮纸。我猜应该是某种书面指示,就带回来了……看得出什么来吗?」

摊开的羊皮纸上写的全是记号,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字。拉娜只瞥了一眼,便若无其事地回答:

「……是替换式密码呢?!?

所谓的替换式密码,就是将明文以一个字或是几个字为一个单位,替换成其他文字或记号等等而成的密文。例如「a」对应的是△,「b」对应的是□,△△□□△就是「aabba」。

「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我找替换表找了半天,可惜没找着。因为替换表有可能是默背的,我们俘虏了一个疑似负责人的男人,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应该是用迷惑魔法让他倒戈,问出解码方式,可是……我想你也知道,同一个术士对相同对象连续施展迷惑魔法,效果会越来越差。因此第一次使用时我想谨慎点。要先跟你谈过,我才能施法?!?

「原来如此……这个留在现场的理由……陷阱……还是更深的理由?若是这样,那就不会用太难的替换。嗯。我觉得这个密码应该不难解读喔?!?

拉娜的发言让拉裘丝眼睛瞪得好大。她忍不住与坐在身旁的缇娜面面相?。

不敢相信。但相对地,又不禁觉得「就知道她行」

「我想想,在王国语当中,文章的第一个字只会是阳性冠词、阴性冠词或中性冠词:等我一下喔……」

拉娜口中念念有词,拿着羊皮纸站起来,去拿了纸笔回来。

然后她在纸上写出连篇文字。

「这是一个文字对应一个记号的简单密码,所以很容易解读。而且幸运的是,上面使用的是王国语。如果是拿帝国语的书籍之类作为替换表,那就几乎解不开了。这个……只要知道其中的一个字,再来就一个个填上去就好了。只要努力,谁都解得开喔?!?

「不不……说起来简单。那要知道上万个单字才解得开吧?」

「这可是密码写成的书面指示喔。一般不会写得咬文嚼字,也几乎不可能使用深难字词。应该会用小孩子都看得懂的单字写得简明扼要。所以其实选项不多的?!?

拉裘丝在内心冒冷汗。

这个朋友讲得简单,但绝没有她讲的那么容易。

(不过这丫头的话应该办得到……不敢相信竟然有这样的天才。)

每次碰面或交谈,总是让她啧啧称奇。拉裘丝从没过过像拉娜这般堪称天才的人物。

相较于暗自感到颤栗的拉裘丝,拉娜轻松自在地说:「解完了。不过不是书面指示就是了?!菇降莞?。纸上写着王国内的许多地名。也有七个王都内的地名。

「是不是表示这些地方有毒品的囤积处,或是重要据点?」

「我觉得一般的生产区不会放那么重要的文章……大概是诱饵吧?」

「诱饵?你是说陷阱吗?」

「嗯……我想不是。这样说吧,八指虽然是一个组织,但结构上是分成八个组织,比较接近互相合作的形态对吧?」

拉裘丝点点头。

「所以这个应该是其他七个组织……还是应该说部门?就是将毒品部门以外的情报故意提供给外敌,以暂时分散敌人对自己的注意力?!?

「也就是说,他们事先准备好其他部门的情报……虽然旱就料到他们并不团结,但没想到这么离谱……」身为冒险者,背叛同伴的行为让她感到不齿?!杆淙徽馐窃缇椭赖氖铝?,不过这下得赶紧行动,不然不太妙呢?!?

看到友人(拉娜)点点头,拉裘丝又接着问道。

「这么一来,那家娼馆的事情怎么办?听说那是一家相当恶劣的娼馆,能够体验到所有想像得到的服务喔?」

拉裘丝自己讲出口,都觉得气愤填膺。

(王八蛋。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人渣赶快去死吧?。?
-->">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