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prologue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王国好汉 上 prologue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扫图:linpop

录入:zbszsr

prologue

下火月[九月]一日  14:15

抬头仰望,从一早就覆盖整片天空的乌云,彷佛终于忍耐不住,吐出了蒙蒙细雨??醋叛矍把逃昝擅傻氖澜?,王国战士长葛杰夫·史托罗诺夫啧了一声。

要是能早点离开,也许就能及时回家,不用淋这场雨了。

举目了望天空,厚重的乌云密不透风地笼罩着里。耶斯提杰王国的王都里·耶斯提杰,看不见一点隙缝。就算继续等下去,恐怕也盼不到雨停了。

他放弃留在王城内等雨停,披起附在斗篷(Cloak)外套上的帽子,往雨中踏出脚步。

看门守卫一看到他就直接放行,他走向王都中央大道。

这条大道平时充满活力,不过现在没什么人,只有几个人在湿透发黑的路面上小心翼翼地走着,以免摔倒。

看路人寥寥无几,雨应该已经下了有一段时间。

(既然如此就没办法了。就算早点出来应该也是一样。)

大雨把斗篷外套淋得越来越沉重,他默默地走在雨中,与穿着同样雨具的几个人擦身而过。虽说这件斗篷外套能够当成雨具,但湿淋淋的触感黏在肌肤上,令人相当不舒服。葛杰夫加快脚步,赶路回家。

离自己家越来越近了,很快就能从湿答答的外套获得解放,想到这点,葛杰夫松了口气。就在这时,他的意识不经意地被某个东西吸引过去。在宛如披着薄纱的世界之中,从大道往右转进一条小路,有个丝毫不在意自己被雨淋湿,坐在地上全身脏兮兮的男子引起了葛杰夫的注意。

头发似乎是随便染染,发根处看得见原本的发色,湿透了的头发贴在额头上,滴着水滴。那人有点低垂着头,看不见他的五官。

葛杰夫的目光之所以会停留在男子身上,并不是因为在这场雨之中,那人连雨具也没穿,不在乎自己被淋湿而让葛杰夫觉得奇怪。他是从男子身上感觉到一种不协调的突兀感。尤其是男子的右手,特别吸引他的目光。

那人就像孩子握着母亲的手不放,紧紧握住了一把武器,与男子脏兮兮的外观极不搭调。那是出产于据说位于遥远南方沙漠中的都市,一种称为「刀」的武器,非常珍奇。

(竟然握着刀……是盗贼吗……不对。这个男人给我的感觉,不是那种货色。彷佛让我有几分怀念?)

葛杰夫产生一种奇妙的心情。就像扣错了一颗钮扣那样,不对劲的感觉。

葛杰夫停下脚步,一本正经地望着男子的侧脸时,霎时之间,记忆如怒涛般复苏。

「你该不会是……安、安格劳斯?」

话甫出口,葛杰夫立刻有种念头,觉得「不可能」

过去王国御前比武之际,在决赛交战的对手,布莱恩·安格劳斯。

与自己激烈对战,打得难分难解的那个男人的身影,至今仍烙印在葛杰夫的脑海里。那是自从自己握剑以来,直至今日,所遇过的战士之中最强的敌手————也许这只是葛杰夫一厢情愿的想法,但他至今仍将布莱恩当成劲敌,无法忘记他的容貌。

没错。这个男人瘦削的侧脸,与记忆中的劲敌酷似。

可是————这不可能。

相貌的确十分神似。虽说岁月造成了些许变化,但还能清楚看出昔日风貌。然而葛杰夫记忆中的男子,从不曾露出这种懦弱的表情。他对自己的剑术充满自信,浑身散发熊熊燃烧的激烈战意。而不是这样一副落水老狗的德行。

踩踏出啪唰啪唰的水声,葛杰夫走向男子。

男子仿佛对声音产生反应,慢吞吞地抬起头来。

葛杰夫倒抽了口气。从正面一瞧,让他转而确信。男子确实是布莱恩·安格劳斯。

只是,他已经失去了过去的光辉,完全成了条丧家之犬。葛杰夫眼前的布莱恩就是这副样子。

布莱恩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那种称得上懒散的笨重动作,绝不是战士该有的举动。就连老兵都不会是这副德性。他的目光就这样垂落地面,不发一语地转过身去。然后无精打采地走开了。

那背影在雨中越变越小。葛杰夫有种预感,一旦就这样分开,自己将再也见不到布莱恩,赶紧走上前叫道:

「……安格劳斯!布莱恩·安格劳斯!」

如果对方说「你认错人了」,葛杰夫打算说服自己他们只是长得像罢了。然而,一个蚊子叫似的声音传进了葛杰夫的耳里。

「……史托罗诺夫吗?」

毫无气势的声音。那声音与当初挥刀斩向自己,记忆中的布莱恩的声音,简直判若两人。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他愕然问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可能堕落。这种人葛杰夫也看多了。一味逃避,追求安逸的人,常?;嵋蛭淮问О芏ヒ磺?。

然而,他就是无法将那种人与那剑术天才布莱恩·安格劳斯联想在一起。也许是因为他不想承认过去最强的敌手,如今竟然落魄到这个地步。

两人的视线产生交集。

(这是什么样的表情啊……)

脸颊消瘦,眼眶下面浮现着极深的黑眼圈。两眼无神,面色苍白。简直像个死人。

(不,死人还比较好……安格劳斯是成了行尸走肉……)

「……史托罗诺夫?;倭??!?

「什么?」

听到这句话,葛杰夫第一个看向布莱恩握着的刀。然而,葛杰夫察觉到自己弄错了。他说毁了,指的并不是刀————

「我说啊,我们算强吗?」

他无法回答「强」。

葛杰夫的脑中想起了卡恩村的那件事。如果当时,神秘而强大的魔法吟唱者安兹·乌尔·恭没来解危,自己早已与部下一同命丧黄泉了。号称王国最强,也不过就这点程度。他绝不敢抬头挺胸说自己有多强。

不知道是如何解读葛杰夫的沉默,布莱恩又继续说:

「弱啊。我们很弱。毕竟就是人类。人类就是弱。我们的剑术实力不过就是垃圾。终究只是人类这种劣等种族?!?

没错,人类很弱。

跟龙族之类的最强种族相比,体能差距一目了然。人类既没有坚固的鳞片、锐利的爪子或能翱翔天际的翅膀,也无法喷出毁灭万物的吐息,哪里能与之抗衡。

正因为如此,战士才会向往屠龙的壮举。凭着自己千锤百链的力量、战友们与武具,击败有着压倒性差异的种族,是一种荣誉,是只有一部分的超战士才准许拥有的功勋。

这么说来,布莱恩是屠龙失败了吗?

因为伸手企及遥远的高处却构不到,因此才失去了平衡,坠入深渊了吗?

「……我不懂。只要是战士,不是都明白这一点吗?人类本来就很弱啊?!?

对,他不懂。谁都知道有所谓遥不可及的高处。

葛杰夫虽被赞誉为邻近诸国最强的战士,但他自己却对此抱持疑问。

例如救国就有可能隐藏着比葛杰夫更强的战士。再说比起身为人类的葛杰夫,食人魔或巨人等亚人种的基础体能更优秀。因此,如果这些种族练成了同等程度————就算稍微差一点也行————的技术,葛杰夫必定赢不过他们。

高处只是肉眼看不见,但确实是存在的,葛杰夫很明白。难道布莱恩不明白这一点吗?只要是战士,谁都明白这理所当然的道理啊。

「的确有比我们更强的种族。所以才要努力战胜他们,不是吗?」

要相信总有一天能到达高处。

然而布莱恩用力摇头。湿透了的头发将水滴飞溅至四周。

「不对!不只那种程度!」

他吐血般地呐喊。

眼前的男人终于与葛杰夫记忆中的形象产生重叠。他似乎从中感觉到布莱恩挥剑出招时的气魄。纵然呐喊的内容与气魄正好相反。

「史托罗诺夫!真正的强者是再怎么努力也构不着的。人类这种种族就是构不着。这就是强者的真相。我们的力量不过就像拿着棒子乱挥的小孩。就像小时候玩过的扮战士游戏!」

他以丧失感情的平静表情,面对着葛杰夫。

「……我说啊,史托罗诺夫。你也对剑术有自信吧?可是……那只是垃圾。你只是拿着垃圾,自以为在?;と嗣癜樟?!」

「……你看到了如此强大的力量?」

「看到了。体会到了。那是人类绝不可能征服的高峰?!?

「不,」布莱恩有些自嘲地笑了。

「我看到的甚至不是强者的真本事。我的实力差太远了,没资格目睹真正的顶点。那只是玩玩罢了。真是滑稽?!?

「那你就应该努力锻链,以求有一天能看见那个顶点……」

布莱恩勃然大怒,一张脸扭曲起来。

「你什么都不明白!人类的肉身绝不可能接近那个怪物。就算挥?;拥匠轿尴薮我补共蛔?,这是肯定的!……无聊透顶。我到底都在拿什么当目标啊?!?

葛杰夫无言以对。

葛杰夫看过这种心灵受创的人。因同伴死在眼前而灰心丧志之人。

没有任何办法能救他们。外人帮不了他们。他们必须自己坚强振作起来,不然旁人再怎么伸出援手都没用。

「……安格劳斯?!?

「……我告诉你,史托罗诺夫??拷5玫降奈淞Σ蛔阋惶?。在真正的强大力量之前,那只是垃圾?!?

从他身上,实在已经看不出过去的雄壮英姿了。

「……很高兴最后能见到你?!?

葛杰夫眼神悲痛地目送转身离去的布莱恩。

看到过去最强的劲敌,身心受创地离去的可悲模样,葛杰夫已经提不起精神叫住他了。然而他离去之际留下的短短一句话,葛杰夫无法充耳不闻。

「这样……我就死而无憾了?!?

「等等!等等,布莱恩·安格劳斯!」

怀抱着烈火中烧的感情,他对着布莱恩的背影喊泄

他走过去,抓住布莱恩的肩膀一拉。

踉跄的模样已然失去过去的光辉。然而,即使葛杰夫是用自己的全副臂力拉住他的,但他虽然失去平衡,却没有摔倒。这是因为他的腰腿锻链扎实,平衡感很好。

葛杰夫稍微安心了。他直觉明白到,过去的强敌实力并没有退步。

现在还来得及。他不能就这样见死不救。

「……你这是做什么?」

「去我家吧?!?

「住手。不要想帮助我。我只想死……我不想再活在恐惧中了。不想看到影子就害怕是不是有人在追我。我已经不想面对现实了。不想承认自己是拿着垃圾在沾沾自喜?!?

布莱恩近乎哀求的语气,让葛杰夫心中产生一股烦躁。

「闭嘴。跟我来?!?

说是叫他跟自己来,葛杰夫实际上是抓着布莱恩的手臂,迳自往前走。布莱恩步履蹒跚,也不抵抗,只是乖乖跟上来??吹剿飧蹦Q?,使葛杰夫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不快感。

「换件衣服,把饭给我吃了,就立刻去睡觉?!?

中火月[八月]二十六日  13:45

里·耶斯提杰王国的王都里·耶斯提杰。

总人口上看九百万人的国家首都,最适合用「古老都市」这个词来形容。不但说明它历史悠久,也暗指其中的日常生活永远是那么平淡,只是个陈旧而毫无生气的都市,一成不变————等各种含意。

只要走在马路上,就能立刻理解这一点。

左右林立的房屋大多老旧而质朴,没有一丝新奇或华美。不过,每个人对这样的街景各有不同观点。没错,想必有人会认为这是历史悠久、沉稳自若的一种风骨,当然也有人会觉得这是个永久停滞、枯燥无趣的都市。

王都仿佛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将会维持现状继续存在千秋万世。殊不知没有一种事物能长久不变。

王都内有许多道路未经铺装,这些路面每逢天雨就会立刻满地泥泞,呈现一片都市内不该有的光景。然而这并不表示王国的水准低落。是帝国与救国的水准太高,一开始就无法相提并论。

道路幅度也不算宽,因此虽然没有人会大摇大摆走在马车前面————马路的正中央————但市民摩肩擦踵走在马路两旁的模样实在凌乱不堪。王都的居民早就习以为常,能在人群中穿梭自如。就算两人迎面接近,也能在快要撞上的前一刻巧妙闪开。

不过塞巴斯此时行走的马路,不同于王都内大多数的地点,少见地以石板铺装而成,而且道路也很宽敞。

只要瞧瞧左右两旁就知道原因。路旁栉比鳞次的住宅无不富丽堂皇,散发富裕的氛围。

因为这条充满活力的马路,正是王都的主要街道。

塞巴斯潇洒迈步时,受到他那中年俊男的容貌与英姿焕发的气质吸引,路过的女性几乎没有不回头者。有时甚至有女性从正面对他抛媚眼,不过塞巴斯不以为意,仍然挺直背脊,紧盯前方,脚步没有一刻产生紊乱。

本以为在抵达目的地之前绝不会停止的双脚忽然站定,留意左右驶来的马车后九十度转弯,横越了大街。

他往一个老太太的方向走去。地上放着堆满货物的背架,老太太在一旁摩娑着脚踝。

「怎么了吗?」

突然被人搭话似乎让老太太吃了一惊,她抬起脸来,眼中满是强烈的戒心。不过,一看到塞巴斯的相貌与那身高贵的穿着,警戒之色便淡化不少。

「您好像有困扰。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不、不用了。怎么好意思让这位老爷帮我……」

「请别介意。向有困扰的人伸出援手,是理所当然的?!?

塞巴斯和气地微笑,老太太顿时红了脸。风流倜傥的绅士展露的动人笑靥卸除了她的最后一道心防。

原来老太太做完摊贩生意,打算回家,半路却不小心扭伤了脚,正在伤脑筋。

主要街道的治安还不算坏,但不代表走在街上的市民全都是心地善良。要是随便向人求助,运气不好也可能被洗劫一空。老太太知道实际上发生过这种抢案,所以才不敢轻易寻求帮助。

既然如此,问题就简单了。

「我带您回家吧??梢郧肽仿??」

「老爷,真的可以吗!」

「当然了。因为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本来就应该伸出援手?!?

塞巴斯转过身去,背对一再道谢的老太太。

「来,请趴在我的背上?!?

「这、这个……」老太太困惑地说?!肝艺馍碓嘁路?,会弄脏老爷的好衣服的!」

然而————

塞巴斯和蔼地笑着。

衣服脏了又怎样呢。帮助有困扰的人,不需要在意这点芝麻小事。

无意间他想起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同事们的脸庞。他们一脸讶异,蹙眉,或是浮现明显轻蔑的表情。不过,不管其中最瞧不起这种作法的迪米乌哥斯怎么说,塞巴斯都确定自己做的是对的。

帮助别人是正确的行为。

他说服了一再推辞的老太太,背起了她,一只手拎起背架。

即使拿着沉甸甸的背架却依然步伐稳健的模样,不只是老太太,任何看到的人都发出敬佩的叹息。

塞巴斯在老太太的带路下,踏出了步伐。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