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在线阅读

第四卷 蜥蜴人勇者们

第五章 冰冻的武神

第四卷 蜥蜴人勇者们 第五章 冰冻的武神

第五章 冰冻的武神

1

安兹军队的大本营所在地,是科塞特斯昨天还来过————现在正由亚乌菈建设中的要塞。如果仔细聆听,可以听见远方传来微小的施工声。

一进入房间,一直静静跟在后面的威克提姆就突然向安兹说话。

「卯青绿牡丹绯灰代赭丹青紫,素色山吹橙青绿绯砥绯砥卵栗素色象牙乳白桑染丹茶卵绯山吹练青紫代赭(那么安兹大人,我在此先行告退)?!?br/>
「辛苦了。那么,在我们回去之前,先替我守好纳萨力克第一层吧?!?br/>
「象牙橙绯砥青紫卯之花青紫橙山吹(遵命)?!?br/>
「『传送门』?!?br/>
威克提姆跳进安兹变出的黑暗之门————目的地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第一层。

目送着可以利用死亡来发动强力阻挡系特殊技能的守护者背影离去后,安兹便将目光移向室内。同时,他也感觉到亚乌菈在后面低着头。

看来她大概是想尽了办法处理房间装潢以迎接安兹吧。房间的各个角落都可以看到令人感动的努力痕迹,不过,和纳萨力克相比还是简陋许多。亚乌菈可能是因此而觉得惭愧。

(其实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差啊……)

对原本就是普通人的安兹来说,房间装潢并不会让他特别在意。纳萨力克的主人房也不差,但太过豪华,有时候还会觉得不自在。这里反倒可以放松一点,感觉还不错。

(好想要四坪大的房间??匆灰谀睦锿低底急敢患浒?。啊,要好好赞赏一下部下,把我很满意亚乌菈的努力这件事给说出口才行。)

人必须带着感谢注视、信赖他人的努力,否则不会成功。

安兹想起到某家公司跑业务时,裱在社长室里的一句话。虽然不知道是谁说的,但实在是一句名言。令人觉得理想的上司就该如此。

(要把心里的感谢说出口才行,如果不称赞,人就不会努力……的样子?)

「硬把你留在这里真的很不好意思,亚乌菈。我没有任何不满。我很满意你的努力,也因为这是你为我装潢的房间,所以这里已经足以媲美纳萨力克了?!?br/>
「……是?!?br/>
亚乌菈稍微睁大她的双眼。安兹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安慰,但他已经想不到更好的说法,只好再次环顾四周敷衍过去。

房间中还残留着木材的味道。

本来,与其留在这个几乎毫无防御力的地方,不如回到纳萨力克还比较安全。因为这里毫无施加防御魔法,等于是一问纸糊的房子。不过反过来想,如果想以自己当诱饵来钓大鱼,就很适合利用这里。

这里离湖泊相当远,所以能够追到这里的人————如果有的话,也只会是YGGDRASIL的玩家,或是实力相当的人。

也就是说,建造这里的目的是要藉由遭受袭击来找出敌对的强敌。

这做法当然很危险。但安兹的想法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还没来呢?;故撬怠獯蔚淖髡揭彩О芰??不过……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亚乌菈,我问你一件事,那个是什么?」

安兹的目光停留在房间内的一张白色椅子上。椅背相当高,结构相当扎实。因为太过精美,说它是艺术品也不为过。如果不去注意那个唯一的问题点的话。

「虽然有点朴素,但这是特意为您准备的王座?!?br/>
随侍在后的部下————迪米乌哥斯充满自信地代为回答这个问题。觉得不出所料的安兹继续发问。

「……那是用什么骨头做的?」

「各种动物的骨头。我挑选了鹫狮和飞龙等动物的优质骨头?!?br/>
「……原来如……是吗?!?br/>
使用许多骨头制成的那张王座,并非从纳萨力克带来的家具,所以应该是迪米乌哥斯在外出所在打造好之后带来。而且,那张王座还用了许多怎么看都是人类,或是亚人类的头骨。虽然椅子没有沾染任何血或肉,完全以纯白骨头组成,但总觉得好像会闻到腥臭味。

觉得有点恶心的安兹,有点犹豫是不是要坐上那张王座。不过,放着部下特意替自己打造的椅子不坐,也有点说不过去。若是有什么正当理由可以拒绝,就另当别论了————

安兹思考过各种方法后,突然双手一拍。

「……夏提雅,之前好像有说过要惩罚你呢,我现在就在这里给予你惩罚。没错……要给你一些羞辱?!?br/>
「是!」

突然被点到的夏提雅似乎有点吃惊。

「跪在那里低下头,趴在地上?!?br/>
「是!」

一脸莫名其妙的夏提雅来到安兹指示的地方————房间的正中央后,便做出安蛀所要求的姿势。

安兹来到夏提雅旁边后,立刻坐上她的纤细背部。

「————安、安兹大人!」

夏提雅发出听起来像是「鼾兹大人」的走音惊叫声。她相当慌张,却一动也不动,这都是因为安兹正坐在她的背上。

「你在这里当椅子,知道吗?!?br/>
「是!」

安兹的目光从声音听来异常愉快的夏提雅身上,转向迪米乌哥斯。

「————抱歉,迪米乌哥斯,就是这样了?!?br/>
「原来如此!太了不起了!竟然想到要坐在守护者身上!这的确是没人可以打造出来的椅子,换句话说,这才是真正符合无上至尊身分的椅子!真不愧是安兹大人,完全让人出乎意料!」

「是、是吗……」

迪米乌哥斯露出灿烂神情,表现对主人所抱持的敬意。安兹不懂他为何面带如此灿烂的笑容,不安地转过头去,接着,一位美女突然笑容满面地对安兹说话。

「对不起,安兹大人,我可以暂时退下吗?很快就会回来?!?br/>
「怎么了,雅儿贝德?算了,无妨。你去吧?!?br/>
雅儿贝德说了声谢谢后,便离开房间。之后,外面立刻传来「唔喔————!」的女子叫声和墙壁受到猛烈撞击的声音,房子也跟着剧烈摇晃。

大约一分钟后,雅儿贝德就带着一如往常的温柔笑容,走回被沉默笼罩的房间。

「我回来了,安兹大人。对了,亚乌菈,我刚才离开房间时,不小心撞到了墙壁,好像有些损坏,等会儿可以帮忙修一下吗?真的很对不起?!?br/>
「啊,嗯,好的……OK~我会去修?!?br/>
安兹叹了一口气,吞回许多想说的话。他将差点飘到空中的目光收回,直盯着散发出邪恶灵气的手杖。

他不可能将真的安兹·乌尔·恭拿到危险的地方,这是在仿制公会武器的过程中制造出来的实验样品。装上放在宝物殿中用于实验特效的道具后,外观已经接近完美,算是虚有其表的纸老虎。

如果公会武器毁坏,公会就会瓦解,因此不能随便带着走,所以目前寄放在第八层?;ㄊビ虻牧煊蚴鼗ふ吣潜?。

(虽然也有想过戒指被夺走时的防御对策,不过实在没办法随便找个地方……进行实验……)

安兹想着这些事情时,夏提雅的身体突然蠕动起来。那动作就像是在调整位置,以便让安兹好坐一点。奇妙的不自在感让安兹不由得望向夏提雅的后脑杓。

她的气息紊乱。

大概是太重了吧。安兹屁股底下的夏提雅,背部大概和十四岁的小女生差不多,相当纤细。一个大人竟坐在少女如此纤细的背上。安兹深深觉得这种行为实在太过变态、羞耻、残酷,认为自己有点太得寸进尺了。

夏提雅是过去同伴所创造出来的NPC,佩罗罗奇诺应该没有想过夏提雅会被这样糟蹋吧。这也等于是污辱过去同伴的行为,所以,安兹认为这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但他现在发现这想法实在太愚蠢了。

(我竟然如此折磨夏提雅……实在是无药可救了。)

「夏提雅,很难受吗?」

如果觉得难受,就停止惩罚吧————夏提雅转过头来,注视着想要如此说下去的安兹。她的脸色泛红,眼中尽是煽情神色。

「完全不难受!不仅如此,我还觉得这简直是奖励!」

她的嘴巴不断吐出累积在体内的异常热气,迷蒙的眼中映照着安兹的脸庞。闪闪发亮的红舌舔过嘴唇,在唇上留下了妖艳的反光。微微蠕动身躯的模样,看起来也像是一条蛇。

不管怎么看,都是欲火焚身的状态。

「……哇啊……」

实在令人退避三舍。

安兹差点忍不住站起来。

(不行,这种事怎么可能干得下去。)

这是给夏提雅的惩罚,而夏提雅会犯错是因为安兹的失误。那么,忍住想要离开的情绪就是对自己的一种处罚。

安兹粉碎掉心中涌现的复杂情绪。

拚命忍耐底下那张气息紊乱,不断扭动的椅子。即使如此,他还是无法不产生「佩罗罗奇诺到底把她设定得多变态啊」的想法。

「……那么,就认真地来聊聊正题吧。蜥蜴人他们惊吓的程度有如预期吗?」

「非常完美,安兹大人?!?br/>
「完全没错呀,看看那些蜥蜴人的脸?!?br/>
听到守护者们的回应后,安兹放心地笑了笑。因为他其实几乎看不出蜥蜴人的表情变化。虽然比起爬虫类,蜥蜴人更像是人类,但表情变化却和人类完全不同。

「是吗,那么,科塞特斯期望的下马威,在第一阶段已经算是成功了吧?!?br/>
安兹松了一口气。

不愧是一天只能使用四次的超位阶魔法。安兹特地使用了其中的「天地改变(The Creation)」魔法,如果毫不吃惊,那就只有一个惨字可以形容。

「那么,迪米乌哥斯,湖水结冰范围的详细资料何时可以统计完毕?」

「目前正在统计中,不过结冰范围比想像中大,所以稍微遇到了一点困难。如果方便,希望能够再给一些时间?!?br/>
安兹伸手制止想要跪下的迪米乌哥斯,然后用他的骷髅手捂住自己嘴巴,沉思起来??蠢茨Хㄊ┱沟姆段П认胂裰欣吹么?,但以魔法实验的角度来看,应该算是成功吧。

「天地改变」是可以改变场景特效的超位阶魔法。在YGGDRASIL中的话,通?;嵊美捶烙鹕降卮娜绕?,或是用来抑制冰冻地带的寒气。

其实,不使用超位阶魔法也能给对方下马威。

但这次还是用了,是因为要顺便实验规?!Ч段Э梢源蟮绞裁闯潭??!柑斓馗谋洹乖赮GGDRASIL中是效果范围相当大的魔法,在安兹于纳萨力克做的实验中,效果可以遍及八个楼层的所有区域。但不知道在外面会有怎样的结果。

在YGGDRASIL中,效果范围是一个区域,但他想知道在这个世界中的话,有效果的一个区域到底有多大。如果对平原发动,范围可以遍及整座平原的话,那就太大了。

如果这次的效果范围也是整座湖泊,那就太大了??蠢丛谑褂贸荒Хㄊ北匦胧中⌒牟判?。

「那么,亚乌菈,警戒网的情况如何?」

「是!现在已经派遣从安兹大人那边借用的不死者,对两公里的范围进行警戒,但目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入侵。另外,也有派出我底下一些擅长侦察的魔兽,对方圆四公里进行警戒,但并没有收到发现可疑者的报告?!?br/>
「是吗……对方有可能采用完全无法察觉的方式接近,关于这方面的防范做得如何?」

「没有问题,夏提雅有加以协助,所以也有派出擅长侦察的不死者?!?br/>
「很好?!?br/>
被安兹称赞后,亚乌菹露出开心笑容。刚才的消沉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我们都已经露出这么大的破绽了,对夏提雅使用世界级道具的人还是没有任何行动吗?」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安兹重复发问,但他并没有针对任何人。

「对方为什么不对纳萨力克和这里进行监视呢?」

「对方会不会是使用了一般的警戒网无法发现的世界级道具,来进行监视?」

对于迪米乌哥斯的反问,安兹疑惑地歪起头来。

「……就是也有考虑到那种假设,才会利用飞飞……如果对方使用世界级道具进行监视的话,就无法监视一样拥有世界级道具的飞飞。因此,我一直以为对方会改以一些能够利用肉眼等物理……虽然也有可能是魔法,总之就是以那一类的手段来进行监视……」

安兹发现周围的守护者有些疑问,察觉到自己的解释不够清楚。

「这个嘛……该怎么说才好呢……过去我们曾私下拥有能够产出稀少金属的矿山,也因为是我们独占,市场价格就跟着飞涨,所以有人就计划出手抢夺。那时候,对方使用的是永劫蛇戒。那是过去号称『二十』的其中一项世界级道具?!?br/>
安兹眯起眼睛。

被抢的当时虽然非?;鸫?,但现在回想起来,那也算是一段美好回忆。即使想到当时遭到追杀,还掉了不少稀有道具。

「什么!竟然有人敢夺走无上至尊们统治的土地!无法原谅!请立即下达夺回命令!」

听到雅儿贝德如此愤怒,安兹急忙转动目光。

他看到所有守护者都露出强烈杀气与敌意,甚至连沉着冷静的迪米乌哥斯都露出狰狞表情。不仅如此,马雷那畏缩的表情上也隐约可见他想动手夺回的决心。顺道一提,因为夏提雅变成椅子,有点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她僵硬起来的身体,将她的坚定意志透过屁股传给安兹。

「冷静点!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br/>
安兹举起手命令守护者们冷静。虽然看起来稍微冷静下来了,但还属于底下有岩浆在流动的不稳定状态。安兹也为了改变话题,急忙接续刚才的话题。

「对方使用永劫蛇戒,让我们无法进入矿山所在的那个世界。对方大概是趁这段期间进行探索,而找到矿山了吧。等封印解除,我们可以进入时,矿山就已经遭到侵占?!?br/>
当时鲁莽的夺回作战中,几乎有一大半公会成员都死过一次,但安兹也将这件事忍住不说。

「那么,接下来才是我想说的重点。虽然我说过世界遭到封印,但那时候,拥有世界级道具的人还是能进入那个世界。因此,即使对方使用世界级道具监视,也应该无法发现我们?!?br/>
安兹听着属下们恍然大悟的回应,心里却在怀疑是否真是如此。

虽然可能性很大,但并无证据可以证明绝对无法发现。

当「五行相克」这个和永劫蛇戒一样同为「二十」的世界级道具遭到使用时,游戏公司向拥有世界级道具的人发出讯息,除了道歉之外,还送了一件道具当作赔礼。当时的道歉内容是这样:「拥有世界级道具的各位,原本应该不会受到世界改变的影响,但我们得知,只让各位的数据维持原样,在系统上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因此,我们只好当成特例,进行修改?!?br/>
因此,无法断定绝对能够防御。不过,那件事也算是例外吧。

尤其,?;つ扇说叵麓蠓啬沟氖澜缂兜谰咝Ч皇强梢苑烙楸ㄏ的Х?,如果无法防御世界级道具的监视,那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我才认为对方会企图接近飞飞……但接近的都是那些抱着刚出生婴儿的母亲或冒险者?!?br/>
前来的尽是要求摸摸小孩的头,希望小孩茁壮成长的人,或是要求打自己或和自己握手,希望变强的人,没有任何人要求私下谈话。

因此,安兹才会像这次这样,故意造成许多破绽,等待对方行动。

没有让科塞特斯带着世界级道具也是计划中的一环。安兹企图以他为诱饵,将对手逼出来。正因为不知敌人真面目,才会觉得可怕,那么,只要能够确认对手底细,应该就能以正确的方法应付。

「关于这件事……可以允许我发表愚见吗?」

「怎么了,雅儿贝德?」

「是,如同刚才所言,安兹大人的方针是要揭开对方底细,那么,敌人是否也会认为正因为自己尚未曝光,所以才不愿接近呢?」

(……啊。)

「没……问题,雅儿贝德,这点我也有想过?!?br/>
怎么可能会有想过。安兹早已先人为主地认为敌人跟自己一样,想揭开对方底细。

(……真是失策,该不会从一开始就已经全盘皆错了?)

「失礼了,另外……」

雅儿贝德,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了————安兹无法如此泣诉。这感觉就像是在考完重要考试后,重看一遍考卷时,发现答案栏上的答案全都写错了一格一样。

「关于对外宣称是以道具打倒夏提雅的这件事……」

「是啊,我是向公会这样报告的,那是为了避免让别人因为飞飞实力过于强大而感到害怕。封魔水晶在这里似乎是一种非常稀有的道具,要破坏水晶来进行实验应该是件难事。所以,让封魔水晶失控————使用道具来打倒的这种说法就会比较具有说服力,飞飞也不会被过于提防?!?br/>
「的确如您所说。对于认为封魔水晶是稀有道具的人来说,那算是一个不错的办法?!?br/>
雅儿贝德这个有所保留的微妙说法,让安兹感到强烈不安。

「……不过,如果对方和安兹大人一样拥有复数水晶,那情况又是如何呢?」

「…………嗯?啊,你是这个意思啊?!?br/>
虽然表现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但安兹并没有理解话中之意。

即使对方拥有复数水晶,那又如何?在这个世界中,封魔水晶非常有价值是事实。雅儿贝德是在担心可能会因为实验而破坏了水晶吗?

但感觉不像是那样。

安兹的心中掠过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虽然安兹想要她细说分明,但现在的他很怨恨刚刚假装知道的自己。

(话说回来,由我来当统治者,并决定纳萨力克的行动方针,没问题吗?会不会发生明明在控制船,回过神来已经在爬山的状况???)

他很想要一走了之,逃之夭夭。

安兹无法忍受至今体验过数次的统治者重?!О苁被峋醯酶映林亍谛闹胁欢峡匏?。

不过,绝对不能一走了之。既然已经自称是安兹·乌尔·恭,就不能抛下同伴们创造出来的事物————NPC和地下大坟墓中的宝物。最重要的是,他完全不想成为一个抛弃小孩的父亲。

(我也会担心你们是否会背叛、抛弃,或是放弃我,不过,我更必须扮演好你们期望及相信的安兹·乌尔·恭。)

所以,安兹表现出气定神闲的态度,做出在镜子前练习过,充满统治者自信的姿势。

「没问题,不过,我非常了解你的不安?!?br/>
这时候,安兹望向四周。

「雅儿贝德……也把你的担忧说给其他守护者听吧?!?br/>
「啊,是!如果对方和安兹大人一样,都是拥有复数水晶……熟知水晶性能的人,应该会看穿那个消息是假的。也就是说,会认为夏提雅并非被水晶打败————虽然对方不知道夏提雅是否有全力战斗,但使用世界级道具的人,应该会认为夏提雅和飞飞的实力相当。因此,应该会觉得接近突然出现在耶·兰提尔的神秘战士飞飞是一件危险的事吧?而且,对方也有可能怀疑飞飞和夏提雅的关系……」

「……雅儿贝德,以及所有守护者,你们认为敌人下一步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那么,请恕我失礼。我认为,如果对方打算与安兹大人为敌,不管有没有证据,都会散播飞飞和吸血鬼狼狈为奸的谣言,并加以抨击。对方应该不会希望飞飞这个人越来越声名远播?!?br/>
呜啊————安兹在心中发出呻吟。

原本前往耶·兰提尔的目的也包括取得情报,但主要目的是要提升飞飞这个角色的名声————也包括一点想要逃走的想法。原本计划是想要等到大英雄诞生后,再公开飞飞的真面目,把他累积的声誉全都变成安兹·乌尔·恭所有,扬名世界。

而且,原本也可以表现出过去的PK公会在这个世界改头换面,以飞飞这个名字行侠仗义的形象。但现在那些计划或许会成为泡影,就此消失。

「唔?迪米乌哥斯,我问你,那样的话,不是等飞飞的名声变大之后,再来散播狼狈为奸的谣言,伤害会比较大吗?」

「亚乌菈,有时那么做会是一步劣棋。因为如果安兹大人的名声已经够大,大家或许会认为那不过是一种恶意中伤的谣言。必须在壮大起来、广为人知之前铲除才行?!?br/>
「非常精辟的见解,迪米乌哥斯?!?br/>
迪米乌哥斯低头回应后,安兹从容地点点头,假装自己好像也是那么想一样。

「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若是如此,敌人为什么没有散播谣言?」

听到安兹的问题后,迪米乌哥斯竖起一根指头。

「第一,对方还没有将飞飞大人的情报调查完毕。这是如果飞飞大人真的是在正面交锋下打败夏提雅,就不想遭到怨恨,或者是想要拉拢成为同伴的情况。第二————」

他又竖起一根手指。

「如果对方只是偶然遇到夏提雅呢?或者只是为了其他目的而刚好遇到,根本是毫无关系的第三者?!?br/>
「不可能偶尔遇到吧,迪米乌哥斯。那机率有多低啊……」

虽然嘴巴上是这么说,但安兹这才发现,那种情况并非不无可能。

安兹完全认定那是锁定夏提雅————也可能是锁定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人发动的攻击,不过,夏提雅是在传送后的不久遭到攻击。在那种情况下,对方还能正确锁定夏提雅,也令人觉得那攻击异常准确。

太过惧怕那只看不见的黑手了吗?

安兹眯起眼睛————眼窝中的红光。

结果,问题还是在于情报不够,人手实在不足?;剐枰蟮牧α?。

(总之,最大问题就是布下的情报网还不够确实吧。)

目前也有命令塞巴斯他们做这类工作,不过,少数情报员所蒐集的情报依然有限。最初只是觉得可以获得这世界的基本知识即可,但现在已经不是光得到那些情报就能解决问题的状况。

只靠冒险者和商人的管家无法蒐集到想要的情报,就像一般人和政府高层能得到的情报和重要度完全不同一样。

而且,也想不到有什么人能够将蒐集回来的情报进行多角度分析,判断哪一条情报重要或不重要。

「哎,总之,最大的问题就是情报不足呢。我们必须小心提防看不见的敌人,所以行动才会绑手绑脚……」

听到安兹的嘀咕声,迪米乌哥斯露出一副身怀妙计的犀利笑容。

「这样的话,找个国家投靠您看如何?」

在一阵短暂的沉默后,雅儿贝德发出「哦哦」的声音,表示理解。不久,安兹也发出相同的声音。

「原来如此,迪米乌哥斯,你是这个意思啊?!?br/>
不过,剩余的三名守护者还是一头雾水地歪起头来。接着,亚乌蔻老实地吐露出自己的疑问。

「安兹大人,这是为什么呢?」

面对如此发问的亚乌菈,安兹为自己不会有任何表情感到松了口气。

「哎呀呀……马雷、夏提雅,你们知道迪米乌哥斯话中的含意吗?」

两人很有默契地同时摇摇头。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迪米乌哥斯你告诉他们吧?!?br/>
「是的,遵命。那么,各位,安兹大人担心有底细不明的强敌存在,我觉得,假使遇到那个强敌,陷入敌对状况时,需要有一个可以在交涉时用来解决问题的突破点?!?br/>
老师,我听不懂————三名学生外加一名大人的脸上就好像浮现了那样的文字。迤米乌哥斯老师好像也知道自己的解释太难懂,配合学生的程度继续说明。

「如果安兹大人受到世界级道具控制的话,你们会怎么做?」

「我会杀了控制安兹大人的那个家伙?!?br/>
「……不对,我不是那个意思,亚乌菈。我的意思是说,你不觉得遭到控制这个理由,已经足以成为突破点了吗?实际上真的有人能够使用世界级道具控制对手,所以安兹大人受到世界级道具控制这种话,应该也有一定程度的说服力?!?br/>
副班导雅儿贝德老师接在迪米乌哥斯老师后面补充说明:

「也就是说,假装投靠其他国家,今后纳萨力克在行动时就可制造藉口。只要说是受到那国家命令,不得已才会那样做,那么,假使有同等级的敌人存在,也可以稍微转嫁责任,对吧?而且,如果对方不想正面冲突,应该也会加以忍耐?!?br/>
「原来如此呀……即使有人对我们做的事感到不满,只要有理由的话,我们还能拉拢第三者成为同伴……就是这么回事吧,真不愧是安兹大人……」

安兹伸手抚摸担任椅子的夏提雅的头,那动作就像是黑帮老大抚摸着抱在膝上的暹罗猫一样。

「想出这个妙计的是迪米乌哥斯,不是我,所以你们应该称赞的人是他?!?br/>
「不,没这回事。安兹大人看起来也像是早已想到相同的答案?!?br/>
「啊,唔……嗯。好像抢了你的功劳一样,不好意思。而且……我想想,投靠他国,也比较容易获得情报吧?!?br/>
如果是国家,应该已经拥有他们正在拚命建构的情报网了。那么,光是让纳萨力克的人混进去,应该就能获得远比目前更加有用的情报。

觉得自己的意见能够用在安兹大人刚才还在烦恼的事,以及听到安兹大人像是在确认两位智者意见的发言,让迪米乌哥斯露出微笑。

「您说得完全没错?!?br/>
安兹知道这句话背后隐藏着「您果然也发现了」的意思。

「啊,原来如此,真不愧是安兹大人,竟然想得这么透彻……这样啊……人类这种低等生物也意外地能派上用场呢?!?br/>
继雅儿贝德之后,其他守护者————包括成为椅子的夏提雅————都对安兹露出充满纯粹敬意的闪亮眼神。

安兹感到相当不自在,但姑且得到了两人的赞同,让他为自己没说错话感到放心。

「那么……就找一个国家潜入吧?!?br/>
「如果考虑周围国家,有王国、帝国和教国呢?!?br/>
「选、选偏远国家如何呢?例如,评议国、圣王国之类的?!?br/>
「我想尽量不选偏远国家,而且在有教国的充分情报前,我也暂时不想接触教国。这样就只剩王国和帝国了……从塞巴斯的情报来看,王国不怎么吸引我,不过……关于这部分还需要再研究?!?br/>
安兹说了句「话说回来」中断对话,把手伸向镜子。

「已经给蜥蜴人一点时间了,让我来看看有没有发生什么意料外的事吧?!?br/>
远端透视镜上慢慢浮现蜥蜴人村落的鸟瞰景象,上面有一颗一颗的小点动来动去。

安兹把手朝向镜子,稍微动了动手,让镜子上的景象产生变化。

首先,当然是放大。

如此一来,蜥蜴人们努力准备战争的模样就毫无保留地完全呈现出来。

「真是白费工夫?!?br/>
迪米乌哥斯温柔地对蜥蜴人们嘀咕着。

(我来看看,到底在哪里呢。蜥蜴人的差异还真是难以分辨。)

安兹寻找着在影像上看过的那六个人,皱起眉头。

(喔————发现铠甲了。这是那个丢石块的家伙吗?然后,拿巨剑的是在这里。差异果然很微妙呢。如果颜色、装备,或外表有明显差异的话,倒是满好分辨的……发现其中一只手很醒目的那家伙了。)

安兹观察到这里,便困惑地不断移动镜子里的景象。

「……没有看到那个白蜥蜴人和拿魔法武器的蜥蜴人呢?!?br/>
「嗯……是不是叫萨留斯?」

「啊,没错,就是叫那个名字?!?br/>
听到亚乌菈的提醒后,安兹便想起前来交涉的那个蜥蜴人的名字。

「会不会是待在家里?」

「或许吧?!?br/>
远端透视镜还没有厉害到连家中都可以透视。不过,那是以一般情况来说。

「迪米乌哥斯,替我拿无限背袋过来?!?br/>
「遵命?!?br/>
一鞠躬后,迪米乌哥斯便从被移到房间角落的桌子上拿起无限背袋,恭敬地递给安兹。安兹从背袋中取出一副卷轴。

接着,发动卷轴中的魔法。

魔法变出了一个隐形且非实体的感觉器官。如果遇到魔法类的障碍,感觉器官还是无法入侵,但如果是一般墙壁,不管多厚都能穿透。假使无法入侵,那就表示该处有不能掉以轻心的强敌。

将感觉器官和远端透视镜连结,让守护者也能看到安兹眼中的光景后,安兹开始移动飘浮在空中、类似眼球的感觉器官。

「先进入这间房子看看吧?!?br/>
安兹随便选了一间最近的破旧房子,让感觉器官进入里面。即使房内阴暗,透过感觉器官入侵的话,就会像白画一样。

在那间房子里面,白蜥蜴人被压在下方,尾巴被拾起,身上还骑着一个黑蜥蜴人。

一头雾水。

一开始是不晓得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下个瞬间,则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做那档事。

然后,安兹便默默将感觉器官移动到外面。

「…………」

感到无限郁闷的安兹按住自己的脑袋。随侍在侧的守护者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脸伤脑筋地面面相观。

「————真是一群令人不愉快的家伙??迫厮共痪弥缶鸵チ?,居然还有那种闲情雅致!」

「就是说??!」

「呃、啊,那、那个……」

「迪米乌哥斯说得没错呀,应该要让那两个家伙尝点苦头!」

「好羡慕喔……」

安兹的手轻轻一举,使守护者们停下话语。

「……算了,他们不久后就要死了。我也曾经在电影上看过,遇到这种情况时,会激起延续种族的本能?!?br/>
安兹点点头,肯定自己的意见。

「您说得没错!」

「只是那样而已,应该原谅他们?!?br/>
「完全没错!」

「呃、啊,那、那个……」

「我也同意安兹大人……」

「……你们住嘴?!?br/>
守护者全都闭上嘴巴后,安兹叹了一口气。

「……感觉有点没劲了呢,算了,蜥蜴人村落中应该没什么人需要提防了吧。不过,还是不能大意,因为或许有人正前往我们这里。亚乌菈……」

安兹突然停下动作,看向两名小孩。

(糟糕!这该怎么办!他们两人还不到接受性教育的年纪……不对,还太早了?。?br/>
安兹觉得自己似乎可以体会一个老爸在一家团圆时,正好看到电视上演着激烈缠绵镜头时的心情。

(世上的爸爸、妈妈被问到婴儿是从哪里来的,会怎么回答呢!不妙!竟然让泡泡茶壶的两个小孩看到这种事————唔,应该不要紧吧。雅儿贝德不考虑,迪米乌哥斯……感觉他会从医学角度教导……当作备案吧。夏提雅……好像也不坏。总之,暂时把这件事当作日后的课题吧。)

安兹将问题置之脑后,接着咳了一下,说:

「如果警戒网有发现任何踪迹,包含我在内,所有守护者都要一起出动?!?br/>
如果有其他亚乌菈的玩家存在,他就不打算遵守放过蜥蜴人村落的约定。对方若无法成为同伴,就必须尽全力消灭,以防情报走漏。到时候,就算要用上第八楼层的所有战力,也要消灭村子。

安兹甩开想要违背和科塞特斯之间约定的罪恶感。如果是为了最重要的事,稍微说点谎也会比较好办事。

「……那么,接下来,就等好戏上演后……再来慢慢欣赏科塞特斯的战斗英姿吧?!?br/>
2

四小时转瞬即逝。

战士级蜥蜴人在已经在融冰的湿地————村落正门集结。经过前几天的激烈战争后,能存活下来参加本次战斗的战士级蜥蜴人已经为数不多。

全部共三百一十六名。

战士级以外的蜥蜴人没有参战,主要是因为夏斯留提出「敌人数量不多,我方多人应战反而会碍事」的意见所致。

乍听之下似乎颇有道理,但事实上当然并非如此。

萨留斯站在离蜥蜴人们稍远的地方,眺望集结的战士级蜥蜴人。

所有人身上都画着代表祖灵附身的图腾,脸上露出如钢铁般坚定的意志,看起来彷佛大家都不觉得自己会败战。

四周的蜥蜴人们向出征战士加油打气。在这群人中,倒是可以看到不少人脸上难掩不安神色。

萨留斯为了不让内心的不安表现在脸上,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表情,不让其他蜥蜴人察觉这是一场向死之王献上活祭的战争。

这是场死之王向蜥蜴人展示战力的战争,是要完全粉碎蜥蜴人反抗意志的战争。打从一开始就毫无胜算,而其实刚才夏斯留说的那句话,背后还隐藏着「希望能将牺牲降到最低」的想法。

萨留斯的目光离开蜥蜴人,眼神锐利地瞪向敌方阵地。

骷髅军依然留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