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在线阅读

第四卷 蜥蜴人勇者们

第一章 启程

第四卷 蜥蜴人勇者们 第一章 启程

第一章 启程

1

座落于巴哈斯帝国和里,耶斯提杰王国之间,作为两国界线的山脉————安杰利西亚山脉。位于其南端山麓的广大森林————都武大森林北边,有一座巨大湖泊。

这座约有二十平方公里的巨大湖泊,形状像是一个颠倒的葫芦,分为上湖泊和下湖泊。上方大湖泊因为很深而成为大型生物的栖息地,下方小湖泊则有较其小型的生物栖息。

下方湖泊的南端有一大片湖泊与湿地交杂的地方,在这一片广大区域的湿地中有着无数建筑物。房子地基位于湿地内,底下打了十根左右的木桩支撑着房子,与水上人家的那种房屋构造相同。

在众多如此构造的房子中,有一间房子的大门开启,房子主人在金色阳光的照射下展露身影。

他是被称为蜥蜴人的亚人类种族。

蜥蜴人是类似人类和爬虫类混合后的生物。如果想要形容得再正确一点,应该说蜥蜴人有着像人类一样发达的手脚,是一种二足步行的蜥蜴,而头部则几乎没有任何状似人类的特征。

和哥布林、食人魔一样被归类于亚人类种族的他们,因为没有人类那样进步的文明,再加上其生活方式,人们很容易以为他们相当野蛮。不过,虽然还说不上进步,但他们还是拥有自己的文明。

成年的雄性蜥蜴人,平均身高约为一百九十公分左右,体重随便都超过一百公斤。而且,这并非身上的脂肪造成,是因为他们全身肌肉隆起,拥有傲人的魁梧身材。

他们的腰部长了一根爬虫类的长长尾巴,用来保持身体平衡。

足部也为了方便在水中与湿地等地形中灵活移动,进化成有蹼的宽大双脚。因此他们有些不擅长在陆地上行动,但以基本生活圈来看,还不至于造成问题。

他们身上长着鳞片,有感觉略脏的绿色,或是灰色、黑色等不同颜色。那不是像蜥蜴那样的表皮,而是会令人联想到鳄鱼的那种角质化的坚硬外皮,比人类使用的低阶防具还来得坚硬。

手和人类一样有五根手指,前端有不是很长的尖爪。

他们拿来挥舞的武器都相当原始,因为基本上没什么机会能够取得矿石等武器材料,因此最常使用以魔物利牙和尖爪等材料打造的枪,或是加装石块的钝器。

耀眼的太阳高挂在澄澈的湛蓝天空中,只有几片犹如刷子刷过的白色薄云,天气非常好,可以清楚看到远方的高耸山脉。

蜥蜴人的视野相当宽广,即使头没有动也能看见上空的耀眼太阳。他————萨留斯·夏夏,动着上下眼睑眯起眼睛后,以带着一定即奏的脚步走下房子楼梯。

萨留斯抓了抓长有着黑色鳞片胸口上的那个烙印。

这个印记代表他在部族内的地位。

蜥蜴人部族是个具有严明纪律的阶级社会,身居最高位的掌权者是族长。这并非世袭,单纯只是推选部族中的最强者为族长。他们每年会举行一次推选族长的仪式。

另外,还有一个辅佐族长的长老会,由推选出来的年长者组成。其下有战士级蜥蜴人、一般公蜥蜴人、一般母蜥蜴人、幼小蜥蜴人等阶级,并以此结构形成一个社会。

当然也有一些不属于这个阶级结构的蜥蜴人。

首先是身为森林祭司的祭司们,他们会利用预测天气来预知危险,或是使用治疗魔法等来帮助部族。

另外是组成狩猎班的游击兵,他们的第一要务是捕鱼,但一般蜥蜴人也会协助捕鱼,因此,他们最重要的工作是在森林之中活动。

蜥蜴人基本上属于杂食动物,但主食是长达八十公分的鱼类,不太吃蔬果。即使如此,狩猎班还是需要进入森林,主要目的大都是为了伐木。陆地对蜥蜴人来说并非安全的活动环境,因此光是前往森林伐木,就需要由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出马。

虽然他们能够自行下判断、随意行动,但还是隶属于族长之下,必须听从族长的命令。蜥蜴人社会就像这样,是一种权责相当分明的父系社会,然而也是有完全不受族长指挥的例外存在。

那就是旅行者。

听到旅行者,或许会觉得他们应该是外国人,但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蜥蜴人基本上是属于封闭社会,几乎不会接受部族以外的外人。

那么,旅行者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那是指希望探索世界的蜥蜴人。

基本上,除非面临生死交关————例如无法找到猎物————等紧急情况,否则蜥蜴人不会离开出生地。但还是有极低的机率,会出现一些渴望看看外面世界的蜥蜴人。

旅行者决定离开部族时,会在胸口烙上一个特别的印记。这代表离开部族————也就是跳脱权力的象征。

而到外面世界旅行的他们,几乎都不会回来。有时是客死异乡,有时是发现新世界后在该处定居,都不一定。但还是有极少数人会在饱览世界后回到家乡。

回到家乡的旅行者,会因为带回外界知识而受到高度肯定。虽然是跳脱权力的异类,但却会摇身一变成为备受瞩目的人物。

其实在村落中也是有人对萨留斯敬而远之,但受到瞩目的程度还是远胜于此。这并不只是因为他身为旅行者,受瞩目的理由还有————

从最后一阶楼梯走到湿地时,挂在他腰间的爱用武器碰到鳞片,发出喀啦的声音。

那武器有着苍白利刃,发出淡淡光芒。形状相当奇特,像是一把利刃与握柄一体化的三叉棍,但刀身从握柄部分开始愈来愈薄,到尖端时已经薄到像纸一样。

没有蜥蜴人不知道这件武器。这是被附近所有部族的蜥蜴人称为四大至宝的魔法道具之一————冻牙之痛(Frost Pain)。

拥有这把著名武器,就是萨留斯声名大噪的理由。

萨留斯迈开步伐。

目的地有两个地方。他身上也背着要拿去其中一处的礼物。

那是长达一公尺的大鱼。他背着四条作为蜥蜴人主食的大鱼大步前进,传至鼻子的腥臭味并没有让萨留斯感到厌恶,应该说这味道根本令他食指大动。

好想把这些鱼吃下肚————萨留斯数度哼出声音,将这样的欲望甩开,就这样发出啪沙啪沙的溅水声走向「绿爪」族的村落。

身上绿色鳞片还很鲜艳的小孩子们,笑嘻嘻地从萨留斯身旁奔跑而过,但一发现他身上的大鱼后便立刻停止奔跑。在房子后面窥视眼前景象,且正值发育期、食欲旺盛的小孩子们,目光也都聚集到萨留斯————不对,聚集到鱼上。每个人应该都微微张开嘴巴,分泌出了不少口水吧。即使稍微远离他们,他们的目光还是紧紧地随之移动。那是小孩子们在央求零食的眼神。

为此露出苦笑的萨留斯假装没有发现,继续前进。因为他早已决定要将礼物送给谁,可惜的是,赠送的对象并非这些小孩。

小孩眼神中露出的光芒并非饥饿所致,让萨留斯觉得很幸福,因为这是数年前绝对无法看到的光景————

将依依不舍的目光抛在脑后,穿过散布在路上的几间房子,就看见了目的地的小屋。

这一带是村落近郊,继续往前的话就不再是湿地,而是像湖泊的地方,水也变得相当深。建造在这个微妙分界线上的小屋,结构比外观给人的感觉更来得坚固,甚至比萨留斯自己的家还大。

奇怪的是房子有点倾斜,房子因此有一半没入水中,但并非外力所致,而是原本就建成这样。

萨留斯边踩出巨大的溅水声,边接近小屋。

一接近小屋,小屋中就发出撒娇般的叫声,可能是闻到味道了吧。

一个蛇头从应该是窗口的地方冒出身影。有着一身深棕色鳞片和琥珀色眼睛的蛇,一看到萨留斯就伸出脖子,绕在他身上撒娇。

「好乖好乖?!?br/>
萨留斯以熟悉的动作抚摸蛇的身体。蛇像是觉得很舒服似地,把眼睛————有?;ぱ劬Φ哪ず脱燮ぁ辛似鹄?。萨留斯也觉得蛇鳞的触感很舒服。

这个生物正是萨留斯的宠物,名字叫罗罗罗。

因为罗罗罗是从小就被饲养,甚至让人觉得它真的会和主人对话。

「罗罗罗,我带饲料来了喔,慢慢吃别吵架喔?!?br/>
萨留斯隔着窗户将带来的鱼丢进去,小屋里面立刻传来可以用「咚嚓」或是「啪嚓」来形容的声音。

「我是很想陪你玩,但现在得去看看鱼的情况才行,先这样啦?!?br/>
不晓得蛇是不是知道主人在说什么,先是依依不舍地摩擦萨留斯的身体几次,才回到小屋。不久便听到屋里传来猛烈撕咬与咀嚼的声音。

活力十足的进食模样代表罗罗罗的身体相当健康,让萨留斯安心地离开小屋。

离开小屋的萨留斯,这次前往的地方是距离村落稍远的湖畔。

萨留斯带着啪啪的脚步声,不发一语地走在森林中。其实潜入水中会比较快,但萨留斯习惯在移动时顺便确认陆地上有没有发生什么情况。不过,在这个视野遭到树林遮蔽的地方前进,即使是萨留斯也会耗损不少心力。

不久,就从树林缝隙中看见了目的地。什么事都没发生让萨留斯放心地吐了口气,就这样穿过树林,在剩下不远的距离中快步前进。

避开突出树枝穿过树丛的萨留斯,在这时候吃惊地睁圆双眼。因为有个意想不到的背影出现在眼前。

那是一个和萨留斯非常相似的黑鳞蜥蜴人。

「哥哥————」

「————是你啊?!?br/>
黑鳞蜥蜴人回过头,目光锐利地看向萨留斯。这位蜥蜴人正是「绿爪」族的族长,也是萨留斯的哥哥————夏斯留·夏夏。

在过去两次族长争夺战中获胜,而这次未经过战斗就保住族长地位的他,身材壮硕得令人咋舌。和萨留斯两人站在一起比较的话,连体格属于平均值的萨留斯看起来都小了一截。

他身上的黑色鳞片有着一道白色旧伤,看起来也像是划过乌云的闪电。

他背着巨?!鞘浅ざ冉咏焦?,朴实无华的厚重长剑。以钢铁打造的?!彩亲宄さ南笳鳌厦媸┘幼欧佬庥胩嵘窭鹊哪Х?br/>
萨留斯来到湖畔,站在哥哥旁边。

「你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这应该是我要说的吧,哥哥。身为族长,不用亲自来这种地方吧?」

「姆呜?!?br/>
无话反驳的夏斯留发出口头禅的沉吟声后,转头面向眼前的湖水。

探出湖面的结实木桩,将那个地方牢牢包围住。木桩与木桩之间架起网眼相当密集的网子。这些是用来做什么的,应该一目了然吧。

就是养殖的鱼塭。

「该不会……是想来偷吃吧?」

萨留斯这句话让夏斯留的尾巴弹了起来,往地面拍了几下,发出拍打声。

「姆呜。怎么可能,我只是来看看养殖的情况如何罢了?!?br/>
「……」

「我说弟弟啊,你怎么会以为你哥哥是那种人?」

以强势语气如此说完后,夏斯留顺势向前靠上一步,宛如墙壁进逼过来的压迫感,甚至让身为旅行者且身经百战的萨留斯想要后退数步。

不过,萨留斯现在有完美的反驳方法。

「如果你只是来看看养殖情况,那就是不想要的意思喽。真可惜呢,哥哥。如果养得不错,我还想送一些给你呢?!?br/>
「姆呜?!?br/>
拍打的声音消失,尾巴无精打采地垂了下来。

「很好吃喔,因为我可是喂了很多营养饲料,把它们养得很肥呢,比到外面捕到的还要肥美?!?br/>
「是喔?!?br/>
「咬下去就会冒出鲜美肉汁,咬一口下来吃进嘴里,就会像在口中融化一样呢?!?br/>
「姆呜呜呜?!?br/>
现场再次发出尾巴不断拍打地面的声音,而且比刚才还要猛烈。

萨留斯傻眼地看着哥哥的尾巴,带着半戏弄的语气说道:

「大嫂说过,哥哥你的尾巴太老实了?!?br/>
「什么?那个臭女人,竟然这样取笑丈夫。再说,到底哪里老实了?」

自己的哥哥看着现在一动也不动的尾巴如此反问,让萨留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好不容易才敷衍地回应一声:「也是?!?br/>
「哼,那个臭女人……如果你有上床过,应该就会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吧?!?br/>
「我结不了婚啦?!?br/>
「哼,说什么蠢话,因为那个印记吗?干嘛理会那些长老的话。再说,在这个村落中,应该没有半个母蜥蜴人会讨厌被你追求吧……即使是尾巴出色到不行的母蜥蜴人,应该也会接受你吧?!?br/>
蜥蜴人的尾巴会储存养分。因此,拥有粗壮尾巴就是对异性的致命吸引力。若是年轻时,萨留斯或许会选尾巴较粗大的母蜥蜴人,但现在的他已经大幅成长,也见识过世界,反倒尽可能不想那样选择。

「在现今村落的状况下,我不太喜欢拥有粗大尾巴的母蜥蜴人呢。只以尾巴来挑选的话,我反而会选择细小尾巴。个人倒是觉得像大嫂那样的也无所谓?!?br/>
「以你的性格来说,或许会这么想……但还是不要和那样的母蜥蜴人上床。无意义的割伤意外我可是敬谢不敏。哎,你也该了解一下结婚的辛酸,就只有我要受这种苦,未免太不公平了吧?!?br/>
「喂喂喂,哥哥,小心我跟大嫂说喔?!?br/>
「姆呜……你看,这就是结婚的辛酸之一。随便就可以威胁身为族长又是哥哥的我?!?br/>
宁静湖畔出现一阵短暂的愉快笑声。

夏斯留止住笑声后,再次直视眼前的鱼塭,百感交集地感叹道:

「不过,还真出色呢,你的……」

这时弟弟对不知该怎么说的哥哥伸出援手。

「养殖鱼塭吗?」

「没错,就是那个。过去在我们的部族中,不曾有人做过这样的养殖鱼塭,而且已经有很多人知道养殖鱼塭很成功。照这样下去,应该会有很多人羡慕你的鱼塭而去模仿吧?!?br/>
「这全拜哥哥所赐,我知道你向大家宣传了不少喔?!?br/>
「弟弟啊,就算把事实告诉很多人,那又能怎么样?那些只不过是闲话家常罢了。你的努力让这个养殖鱼塭养出美味的鱼,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啊?!?br/>
理所当然地,养殖鱼塭一开始经历了数次失败。毕竟只是在旅行中听说这个做法后,根据想像打造出来罢了。甚至在建围篱时都不断失败,经过一整年的持续试验才终于打造出养殖鱼塭,但事情并非就此结束。

还必须照顾鱼群,也需要拿饲料过来喂食。

为了调查哪种饲料比较好,他也投入过各种饲料,还因此好几次害死养殖鱼塭中的鱼群。甚至还发生过围篱网子被魔物破坏,让一切回归原点的情况。

把捕获的食用鱼当作玩具看待这件事,也曾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甚至被骂是笨蛋。但这些努力,如今都已在眼前展现了成果。

湖面下有庞大的鱼儿在悠游。和捕来的鱼相比,这些鱼的尺寸也算是相当大。若说这是从幼鱼开始养的,应该没有任何蜥蜴人会相信吧。没错,除了萨留斯的哥哥和大嫂之外。

「……你很厉害喔,弟弟?!?br/>
萨留斯的哥哥和他望着相同景色,低声道出这句称赞。当中掺杂着许许多多的情感。

「这也是多亏了哥哥?!?br/>
弟弟回答的口气中,也带有和哥哥同等的情感。

「姆呜,我哪有什么功劳?」

的确,哥哥————夏斯留什么事也没有帮。但这是指表面上没有帮忙。

只要鱼儿的身体一有状况,祭司就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收集围篱材料时,也有好几个人过来帮忙;而族人捕鱼回来分发时,都会分到活绷乱跳的鱼儿;还有狩猎班送来当作饲料的果实。

这些来帮忙的人完全不肯表明是受谁之托,不过就算再怎么笨,也能知道在后面委托的人是谁,也知道对方不想暴露自己的身分。

因为一名族长帮助脱离部族阶级的人,是很不恰当的行为。

「哥哥,等长得再肥大一点之后,我会第一个拿去送你的?!?br/>
「哦,那还真是令人期待呢?!?br/>
夏斯留转身迈开步伐,然后低声道歉:

「抱歉啊?!?br/>
「……你说什么啊,哥哥……哥哥你一点错也没有啊?!?br/>
不知道夏斯留有没有听到这句话。夏斯留不发一语地沿着湖畔离去,而萨留斯只是默默望着他远去的背影。

确认养殖鱼塭状况后回到村落的萨留斯,突然感到有些异样而望向天空。天空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景象,一望无际的蓝天中只有北方有一座被薄云缭绕的山脉。

一如往常的风景。

没有任何异样,正当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错觉时,他突然发现天空有一朵奇怪的云。

同一时间,村落中央突然浮现辽蔽阳光的乌云————而且还是很厚的一层乌云,让村落整个暗了下来。

每个人都大吃一惊,抬头望向天空。

祭司们说过,今天一整天都会是晴天。祭司们的天气预测是建立在魔法和经年累月的经验结合而成的知识之下,相当准确,所以每个人都对于天气预测失准感到惊讶。

但奇怪的是,除了村落上面之外,其他地方并没有半点乌云。简直像是有人召唤只会出现在村落上面的乌云一样。

怪异的景象继续出现。

乌云以村落为中心开始旋绕,而且旋绕的范围变得愈来愈大。就好像天空遭到不明乌云侵蚀般,速度相当猛烈。

这是异常状况。

战士级蜥蜴人们急忙进入备战状态;小孩子们迅速逃进家里;萨留斯则压低身子观察四周,伸手握住冻牙之痛。

乌云完全覆盖天空,但往远方望去,还是可以看到蓝天。乌云笼罩的区域真的只针对村落。这时村落中央传出嘈杂的声音,那是蜥蜴人利用声带发出的尖锐呼啸声,随着风从村落中央传来。

那是————警示声。而且还是代表有强敌入侵,有时还必须紧急撤离的那种警示。

听到警示声的萨留斯,踩着以蜥蜴人来说算快的步伐在湿地中奔驰。

奔跑,奔跑,再奔跑。

即使湿地中难以奔跑,萨留斯还是利用扭动尾巴取得平衡。他以人类不可能达到的速度————虽然蜥蜴人的脚比较适合在这样的地形行进————来到应该是警示声发出的地点。

夏斯留以及战士们在那里围成一圈,瞪着村落中央。萨留斯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后,也跟着一起瞪视。

无数目光所瞪视的地方————有一团飘怱不定,像是黑雾的魔物。

那团黑雾中冒出无数骇人脸孔,然后立刻变形。虽然浮现的是各个种族的脸,但有一个唯一的共通点,那就是每个脸都露出痛苦至极的表情。

啜泣声、怨叹声、痛苦惨叫声、临终前的喘息声,这些声音乘着风轮流传来。这些几乎要让背脊冻结的怨念不断进逼过来,让萨留斯不禁害怕地颤抖。

(……不妙……这应该要让其他人逃走,只留下我和哥哥来对付,不过,那样的话……)

萨留斯在散布周遭的蜥蜴人部族中也算顶尖战士,这是让这样的他都感到畏惧的强大不死者。

这种时候还能够和对方周旋的人,大概只有萨留斯和他的哥哥而已吧。而且最重要的是,萨留斯还知道那个不死者具有的特殊能力。

他稍微向四周瞄了一眼后发现,即使在场的蜥蜴人全都是战士阶级,但几乎每个人都紧张得呼吸急促,简直像是感到害怕的小孩一样。

占据村落中央的魔物完全没有离开原地一步。

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时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可能代表着稍有风吹草动,便会立刻发生惊天动地的战斗。慢慢拉近彼此距离的战士们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拚命甩开强大的精神压力,动了起来。

萨留斯看见视野一角的夏斯留拔出剑来,随即也以不逊于他的速度静静架起剑。万一必须战斗,他们打算身先士卒,比任何人都更快进行突击。

(如果能够让大家知道对方的特殊能力,应该就不算是强出头的举动……)

沉积在空气中的紧张感变得更加浓烈————怨叹声突然停了下来。

魔物发出的数种声音混在一起,变成一个声音,这道声音和刚才那种不明所以的诅咒声不同,带有明确的意义。

「————听好了,我是伟大至尊的部下,事先前来下达通知?!?br/>
现场一阵鼓噪,大家面面相觑。只有萨留斯和夏斯留的目光不为所动。

「在此宣布你们的死期,伟大至尊已派军前来消灭你们。不过,心胸宽大的伟大至尊打算赐予你们一些垂死————但只是无谓挣扎的时间。从今天算起的八日后,我们会让你们成为这座湖的蜥蜴人部族中,第二个死亡祭品?!?br/>
萨留斯的脸狰狞起来,露出锐利牙齿,发出吓人的低吼声。

「垂死挣扎吧,让伟大至尊能够心满意足地开心嘲笑吧?!?br/>
有如烟雾无时无刻都在变形般,那魔物不断扭曲变化形状,飘向空中。

「别忘了,八日后————」

魔物就这样飘往一片晴朗的空中,往森林方向飞行而去。在众多目送魔物的蜥蜴人之中,萨留斯和夏斯留只是默默地望着遥远的天空。

2

村落中最大的小屋————当作集会场所的这间小屋,平常几乎没有使用。因为村落中有掌握绝对权力的族长存在,所以几乎没有召开集会的必要,小屋等同虚设。不过,当天小屋中弥漫着异常的热气。

现场挤满许多蜥蜴人,让原本应该相当宽广的室内显得非常拥挤。除了战士级蜥蜴人之外,还有祭司群、狩猎班、长老会和旅行者萨留斯。大家盘腿坐在地上,面向夏斯留。

身为族长的夏斯留宣告会议开始后,首先开口的人是祭司长。

那是一位年长的母蜥蜴人,身体有以白色染料画上的诡异图腾,听说这些图腾具有许多意义,但萨留斯并不是很清楚。

「大家还记得笼罩天空的乌云吧?那是魔法。就我所知,能够操控天候的魔法有两种,一个是称为『天候操控』的第六位阶魔法,因此不可能是这个魔法造成,因为能够使用第六位阶魔法的魔法吟唱者,已经属于传说的境界。至于另一个则是第四位阶魔法『云操控』,这个魔法同样只有强大的魔法吟唱者才能使用,只有愚者才会和这种人作对?!?br/>
排在祭司长后面,有着同样打扮的祭司们也都点点头表示同意。

萨留斯虽然知道厉害程度,但即使说明了是第四位阶,还是有很多人无法理解那种魔法有多厉害,因此室内响起了许多疑问的低吟声。

不知该如何解释的祭司长露出困惑神色,伸手指向其中一位蜥蜴人。被指到的蜥蜴人也露出困惑表情,指向自己。

「没错,就是你。和我较量的话,你能够打赢我吗?」

被指到的蜥蜴人连忙摇了摇头。

限制只能用武器的话,或许有打赢祭司长的自信,但如果考虑到也可使用魔法,那胜算就很低。不对,何止胜算低,区区战士根本等于毫无胜算。

「不过即使是我,顶多也只能使用到第二位阶魔法而已?!?br/>
「也就是说,那人有祭司长的两倍强罗?」

祭司长对于这个不知道是谁发出的疑问叹了一口气,悲叹地摇了摇头。

「不是两倍这么简单。如果能够使用第四位阶魔法,大概连我们的族长都会被轻易地杀掉吧?!?br/>
祭司长最后补上「也不能说是『绝对会』,不过需要加上『恐怕会』这种推测性的词语」这句话后,便闭口不语。

终于知道第四位阶魔法有多强大之后,室内变得鸦雀无声。这时室内再次响起夏斯留的声音。

「也就是说,祭司长的意思是————」

「我认为逃走比较好,即使挺身奋战也毫无胜算?!?br/>
「你说这什么话!」

一个魁梧的蜥蜴人带着一道低沉的咆哮声猛然站起。这个身材与夏斯留并驾齐驱的蜥蜴人,正是部族的战士长。

「你叫我们不战而逃吗!再说,光是这样的威胁就要逃亡,成何体统!」

「————你没有长脑袋吗!我的意思是进入战斗就为时已晚了!」

祭司长也站起来和战士长怒目相视,两人都激动了起来,下意识地发出威吓的低吼声。正当每个人的脑中都闪过一触即发这个词时,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

「……你们都给我冷静点?!?br/>
战士长和祭司长带着晴天霹雳般的表情,把脸转向夏斯留。两人都出声道歉,之后便坐了下来。

「————狩猎长,让我听听你的意见?!?br/>
「……我可以理解战士长和祭司长的意见,也同意他们的说法?!?br/>
一位身材消瘦的蜥蜴人开口回答夏斯留的徵詾。说他瘦其实也不尽然,这位蜥蜴人并非没有肌肉,只是身上的肌肉无比结实到看起来纤细而已。

「所以,既然现在还有一点时间,是不是可以静观其变?对方说会派军队前来,照理说应该会搭营设阵,有许多的前置作业需要进行,等观察对方的动向后,再来决定下一步也不晚吧?」

在缺乏资讯的情况下,即使你三吞我一语地提出各种意见也无济于事吧————可以听到有些人出言表达同意。

「————长老?!?br/>
「我实在没办法判断,感觉每个意见都很正确。接下来应该要交由族长作主了吧?!?br/>
「姆呜……」

夏斯留移动目光,萨留斯感觉彼此的眼神在几个蜥蜴人之间的缝隙交会。哥哥以眼神向他点点头,于是萨留斯便带着宛如背部被温柔地轻推一把的感觉————虽然那或许会把他推入绝境————举手陈述自己的意见。

「族长,我有意见想说?!?br/>
在场的所有蜥蜴人全都将注意力集中到萨留斯身上,大部分的人都带着期望。然而,也有一些怒目相向的蜥蜴人。

「还轮不到旅行者开口!光是让你待在这里就该心怀感谢了!」

长老会的其中一位长老出声喝叱。

「你给我退————」

一条尾巴砰的一声,往地上猛烈一拍,这个声响像利刃般斩断长老的发言。

「吵死了?!?br/>
夏斯留的语气中充满骇人情绪,可以听到他声音中的每个音节都掺杂着蜥蜴人情绪激动时发出的低吼声。没人敢在这种情况下插嘴,小屋中的紧张气氛急速飙升,使至今一直存在着的热气瞬间冷却。

这时候,一位长老开口了。不过他却没有察觉到,有许多要他别节外生枝的指责眼神集中在他的身上。

「可是族长,虽然他是你弟弟,但你也不能对他有特别待遇,旅行者可是————」

「我刚才说吵死了,你没听到吗?」

「咕呜……」

「我让所有学识渊博的人都参与这场会议,不听听旅行者的意见不是很奇怪吗?」

「旅行者可是————」

「族长说不要紧?;故撬?,你们不想听从我的命令?」

夏斯留将目光从住嘴的长老身上移开,望向其他首长。

「祭司长、战士长、狩猎长,你们也认为他的意见不值得听吗?」

「萨留斯的意见有听的价值?!拐绞砍ぷ钕然赜??!钢灰钦绞?,不会有人不愿听冻牙之痛拥有者的意见?!?br/>
「我也这么认为,非常值得一听啊?!?br/>
狩猎长也口气轻浮地如此回应。最后只剩下祭司长,她也耸了耸肩,说:

「当然要听,只有愚者才会不想听有识之士的建言?!?br/>
遭到强烈讽刺,长老会当中数人因而蹙起眉头。夏斯留点头同意三位首长的意见,然后顶了顶下巴示意萨留斯发表意见。萨留斯保持坐姿,开始表示意见。

「如果从逃亡和战斗两者来选择,我会选择后者?!?br/>
「哦……理由为何?」

「因为只有这条路可选?!?br/>
本来的话,只要族长询问理由,就必须仔细解释清楚,但萨留斯却没有继续解释,显露出书尽于此的态度。

夏斯留手握拳抵住嘴角,露出沉思的模样。

(……你该不会连我在想那种事都看破了吧……哥哥。)

萨留斯努力不让自己的内心想法透露在脸上时,祭司长不知不觉间面露难色开口发问:

「……可是,能够获胜吗?」

「当然可以!」

战士长带着几乎能将众人不安冲散的气势叫了出来,但祭司长只是稍微眯起双眼。

「……不,就现况来说,我们的胜算很低吧?!?br/>
萨留斯代为回答,直接否定战士长的意见。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战士长,对方应该掌握了我们的情报————也就是战力吧。若非如此,不可能会说出那种瞧不起我们的言论。那样的话,以我们现今的战力应战,即使足以和他们对抗,也不可能获胜?!?br/>
那么该如何是好?正当每个人都想如此询问的瞬间,萨留斯便隐藏着自己的真正想法,先发制人地开口回答:

「那么就必须打乱对方的盘算……各位还记得过去那场战役吗?」

「当然?!?br/>
有人开口如此回答。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糊涂到会这么快就忘记数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不对,即使糊涂了,也不可能忘记那场战斗。

过去,这片湿地上有七个部族。分别是「绿爪」(Green Glaw)、「小牙」(Small Fang)、「利尾」(Razor Tail)、「龙牙」(Dragon tusk)、「黄斑」(Yellow Spectrum)、「锐?!梗⊿harp Edge)和「朱瞳」(Red Eye)。

不过,这七个部族目前只剩下五个。

因为过去曾发生夺走许多性命,甚至消灭了两个部族的战役。

战争的导火线在于一直无法捕获足够食用的鱼类,结果导致为了捕鱼,狩猎班带头捞过界,范围遍及湖泊多处。当然,其他部族也一样。

不久,彼此的狩猎班终于在捕鱼的地方遭遇。这可是关系到彼此部族的食物,他们当然都不能退让。

从口角变成打架,打架又发展成互相残杀,这个过程并没有耗费多少时间。

没有多久,彼此的战士也都开始动员协助狩猎班,为了争夺粮食展开一场激战。

将周围七个部族当中五个部族牵扯进来的战役,演变成三对二————「绿爪」、「小牙」、「利尾」对「黄斑」和「锐?!怪?,发展成除了战士级之外,甚至连公蜥蜴人和母蜥蜴人都出动的部族总动员之战。

经过数次倾巢之战后,包含「绿爪」族在内的三部族这方获得胜利,两部族这方则是资源消耗到无法维持部族,最后各奔东西。但这些流离失所的蜥蜴人,之后就被没有参加战争的「龙牙」族吸收。

讽刺的是,造成战争的粮食问题,也因为在湿地生活的蜥蜴人总数锐减而得以解决,每个人都能获得足够的鱼作为主食。

「那场战争和现在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回想一下对方说过的话。那家伙说这个村落是『第二个』。从此推断,对方应该也有派使者去其他村落吧?」

「哦哦……」

现场响起理解萨留斯意见的声音。

「也就是说,你打算再次缔结同盟,是吧!」

「……不会吧?!?br/>
「没错,我们应该缔结同盟?!?br/>
「像过去的战役一样啊……」

「这样说不定能赢?」

坐在一起的蜥蜴人彼此交头接耳,不久讨论的声音愈来愈大。小屋里的所有人都开始研究起萨留斯的想法是否可行,只有夏斯留默默不语,没打算开口。萨留斯无法承受那看穿心底想法的视线,不敢把脸面向哥哥。

经过一段足以让大家细细讨论的时间后,萨留斯再次开口:

「希望你们不要会错意,我的意思是要和所有部族结盟?!?br/>
「你说什么?」

场中第二个察觉其话中之意的狩猎长发出惊呼。萨留斯直直注视着夏斯留,位于视线路径上的蜥蜴人全都不禁让出一条路来。

「我提议也和『龙牙』与『朱瞳』缔结同盟,族长?!?br/>
现场出现一阵骚动,说是宛如投下震撼弹般的骚动也不为过。

自己的部族和在之前战役中没有参战的「龙牙」、「朱瞳」这两个部族毫无往来,而且「龙牙」族还收留了「黄斑」和「锐?!沟牧魍稣?,照理说应该是一支埋有强烈祸根的部族才对。

和这两支部族结为同盟————五族联盟。

如果能够成功,或许有一线生机。正当大家浮现一点淡淡期待时,夏斯留突然开口,简短问道:

「谁要当使者?」

「让我去吧?!?br/>
萨留斯毫不犹豫的回答并没有让夏斯留感到吃惊,深知弟弟的哥哥,或许早预料到这个答案了吧。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