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三章 混乱与掌握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鲜血的战争少女 第三章 混乱与掌握

1

传送后的安兹,眼前看到的是一座山丘。不,并没有那么高,顶多只是六公尺高的平缓隆起。

隆起的土堆上面像草原般茂密地生长着低矮的尖叶植物,这座土堆感觉像是很久以前就已经隆起的样子。放眼望去四处可见很多类似的隆起,让人觉得这附近一带就是此种地形。不过事实当然并非如此。

这个地形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守护者之一的马雷,以魔法的力量所造成的。埋在这片土地下方的,正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地表岩壁。

安兹发动「飞行」(Fly),瞬间飞越土堆。在广阔的视野内,看到一整片长满杂草的大地,完全看不出半点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地表部分的墓地模样,似乎全被土堆覆盖住了。

安兹没有留恋这样的光景,保持着原来的速度继续飞行。

来到某个地点时,视野内的景色,随着一道刺穿薄膜般的感觉出现变化。丘陵地形的景色消失,熟悉的家映入安兹眼帘。

这就是突破幻术防壁的证明。

没有减缓「飞行」的速度,安兹的目标是最为巨大庄严的中央灵庙。因为那是通往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内部的唯一入口。

一直飞到灰白灵庙的楼梯附近,发现底下有无数人影的安兹压抑住焦躁的情绪,降落到人影面前。

「安兹大人,欢迎回家?!?

随着一道温柔的女子声音,许多欢迎安兹回家的问候声也跟着陆续响起。

站在前方,身穿纯白礼服的女子正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守护者总管雅儿贝德,也是最清楚目前状况的人物。

随侍在后面的四位女仆是战斗女仆,她们后面站着八十级的仆役。

安兹利用「讯息」和雅儿贝德说完话之后,马上向娜贝拉尔下令,进行传送。在「讯息」过后只经过五分钟,就有这么多人出来迎接安兹归来,由此可以一窥雅儿贝德身为管理者的手腕。

感到佩服的安兹举起手轻轻一挥,回应仆人的问候。本来应该说一两句慰劳的话比较妥当,但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

「雅儿贝德,关于『讯息』中提到的那件事……」

夏提雅真的背叛了吗?

他想要如此询问但却欲言又止。因为心中浮现不安,害怕如果真的开口,或许夏提雅背叛这件事就会成为事实。而且在仆役面前谈论这个话题也太过危险。

「是的,那么您要到其他地方谈吗?」

「说得对……应该到王座之厅谈,对吧?」

「是的,那么由莉,向安兹大人送上戒指?!?

站在后方的女仆当中,静静走出一位戴眼镜的女仆。

身上穿的虽然和娜贝拉尔一样都是战斗用的女仆装,但有一些细节并不相同。

娜贝拉尔的女仆装是以防护为主,但她的服装却是着重在行动方便。从她的裙子前方没有金属板这一点,就可得到印证。

金属护手上有着突出的尖刺,握起拳头后就可化身为致命的武器吧。

蓝色的宽大颈饰上面,装饰着半透明的小型宝石,浮现并非出于反光,而是如火焰般晃动的光彩。

头发从后方挽起绑成晚宴头,端正的脸庞带着犀利与冷冽,充满知性的感觉。

她正是由莉·阿尔法。战斗女仆的副队长。因为男性的塞巴斯为队长,所以在女仆之中,说由莉是整合者也不为过。

她双手捧着一个盘子,铺在上面的紫色绒布放了一枚戒指——安兹·乌尔·恭之戒。

安兹拿起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可以让人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内任意传送的这枚戒指,每当安兹每次外出时都会取下寄放,因为担心可能会被抢走。

望着戴在自己骨头指头上的戒指,安兹像是感到认可般点点头。几天没戴的不适应感消失了,令他觉得非常满意。

「那么,走吧,雅儿贝德?!?

因为无法直接传送到王座之厅,因此他启动戒指的力量传送到王座之厅的前一个房间。

打开厚重的大门,安兹在雅儿贝德的陪同下往位于内部,以水晶做成的王座方向前进。走着走着,安兹开口问出刚才想问的问题。

「那么,开始之前,我想先问几个问题。你说夏提雅背叛,那么她在背叛时,也在同一个地方的塞巴斯有什么反应?他没跟着一起背叛吗?」

「是的,他并没有背叛的迹象?!?

「那么,有向塞巴斯打听相关讯息了吗?」

「有的,已经打听完毕。根据塞巴斯表示,他们遇到了强盗。之后听说夏提雅为了捕捉强盗所以前往对方的巢穴。在这段期间并没有什么可疑的情况发生,还口口声声地表示会对安兹大人尽忠职守的样子?!?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才让她萌生反叛之心了?!?

「是的……另外,她好像还带了两名吸血鬼新娘,不过似乎已经被消灭了?!?

「……是吗。不过那种小喽罗……不,这就表示发生了足以让她们消灭的事。那么,换我大致说明一下,我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吧?!?

来到通往王座楼梯的附近,事情便几乎已经全部讲完。不过,最重要的墓地一事还没说完,所以安兹继续说了下去。

全部结束后,静静聆听的雅儿贝德点点颁炭示了解。

虽然安兹很想问一下自己的处置是否有不妥之处,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想知道。

安兹望着王座,吟唱出规定的暗语:

「开启主电源?!?

一个有点像控制台,却又截然不同的半透明视窗在眼前开启。视窗内以标签分成好几页,页面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这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内的管理系统。

里面记载着一天所需的管理费用:现在的仆役种类、数量,以及启动中的各种魔法型陷阱装置等,设计为同样可以从这里大致进行管理。在YGGDRASIL的时代,不管在何时何地都能观看,但安兹透过实验知道,这套系统在这个世界只能于心脏区的王座之厅运作。

(虽然每次都要来这里有点麻烦……但有戒指可以传送……所以也不用太过在意吧。)

安兹以熟练的动作,开放里面的NPC标签页面。

里面记载的是与公会成员共同创建的NPC名字一览表。显示方式从原本的片假名排列顺序改成等级高低的排列顺序后,安兹从上依序浏览名单——目光停留在一个地方,就这样默默将目光移到雅儿贝德的脸上。

「是的,已经变成这样了?!?

一连串以白色文字显示的名字中,只有夏提雅·布拉德弗伦的名字变成黑色。

安兹知道这种文字变化所代表的意义,不过——

反覆观看了两次、三次,知道自己绝对没有看错后,安兹在心中大喊「不可能」。如果只有骨头的脸还能动的话,现在一定是露出惊愕的表情吧。

「……死亡吗?」

安兹不死心地询问雅儿贝德。内心期待着,或许自己在传送到这世界的时候,系统出现了什么变化。不过,雅儿贝德说出口的事实却是无比残酷。

「死亡的话文字会消失。暂时变成空白,这是代表背叛的意思吧?!?

「嗯……是没错?!?

安兹如此回答雅儿贝德,再次回忆起在YGGDRASIL时,看到的这种文字变化。

雅儿贝德虽然说是背叛,但其实那和系统的意思稍微有点不同。的确,广义来说或许是类似背叛,但那是受到第三者精神控制后所造成的结果,让暂时采取敌对行动的NPC名字出现颜色变化。

不可能。

安兹再次在心中如此否定,夏提雅和安兹.样都是不死者,也就是说她同样是那种不管正面负面,任何精神作用都会无效化的种族。这样的夏提雅为什么会受到精神控制呢。

夏提雅单纯地背叛纳萨力克还比较可以令人接受,例如,因为一些理由——对自己的待遇感到不满、外面有人提出更好的条件等缘故才背叛。

如果不是那样,那就是在传送到这个异世界时,发生了什么超越安兹知识的事情所造成。

安兹脑袋里浮现恩弗雷亚的脸。没错,如果是像他拥有的那种天生异能(Talent)等未知能力,或许有可能影响不死者的精神吧。

「……会不会是受到这世界的特有声物、现象所造成的特殊影响呢?」

「不太清楚。但是夏提雅背叛是不争的事实,建议立刻组成讨伐队?!?

这时安兹突然醒悟,刚才迎接安兹回来的仆役,他们的主要任务会不会是讨伐夏提雅?回想起来,队伍里面挑选了许多在纳萨力克中也算罕见,具有能够有效对付不死者的神圣属性攻击手段的仆役。

雅儿贝德口气坚定地继续说道:

「我想毛遂自荐担任队伍的指挥官,如果安兹大人允许,还想任命科塞特斯为副指挥官,也打算挑选马雷入队?!?

这个选择,是能将夏提雅确实消灭的完美布阵,可以感受到雅儿贝德是非常认真的。

夏提雅·布拉德弗伦非常强。若单纯只以守护者来比较的话,她是除了高康大之外最强的一位。因此如果想要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打赢她,就要派遣雅儿贝德挑选的那些成员对付,否则相当困难。

「您意下如何呢?」

「不,这个定论还下得太早。先确认夏提雅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背叛吧?!?

「安兹大人果然是宅心仁厚呢。但是不管对方有什么理由,只要敢与无上至尊为敌,就不必仁慈对待?!?

「不是的,雅儿贝德。我并非对夏提雅仁慈,纯粹只是不了解她背叛的原因?!?

如果这件事也有可能发生在夏提雅以外的人身上,那就必须找出解决办法才行。若是对待遇方面感到不满,其他仆役和NPC也可能有同样问题,必须针对将来可能发生在其他人身上的事情,采取必要的对策。

如果是受到天生异能等能力的强行控制,也必须找出应付方法。

听到「讯息」告知过去同伴们创造出来的NPC背叛时,他觉得自己这个公会长好像被公会同伴否定了,受到严重打击还差点跪下来。不过,这已经不只是被否定就可了事的问题了。

不是以公会长身分,而是必须以纳萨力克地卜人坟墓的绝对统治者身分解决问题才行。现在气馁还太早,假设——虽然不可能——似延夏捉雅若真的遭到强行控制,那就必须救她才行。

无法在部下遭遇困难时出手相救,还摆出一副了不起嘴脸的上司,根本就是不合格的领导者。

身为统治者的安兹必须?;な粝?。

「那么,夏提雅现在人在何处,有掌握她的下落吗?」

「非常抱歉,尚未确认??悸堑较奶嵫趴赡芑峁セ髂扇?,所以先将她的直属部下关起来,同时为了加强防御也已经派遣仆役前往地下一层?!?

「是吗,这样的话就先试着掌握夏提雅的下落,到你姊姊那儿去吧?!?

2

纳萨力克地下第五层是以冰河为概念打造出来的极寒地带。

会让人产生错觉,好像从内部发出光芒的蓝白冰山,有如墓碑般矗立在无止尽的白色大地上。自笼罩着厚厚云层的天空飘落的白雪,在吹抚过寒冰而含有冰凉水气的冷风下翩翩起舞。远方可见的树冰林被白雪完全覆盖,宛如隐身在纯自披风下的巨人。

安兹的衣服被刺骨寒风吹拂,随风剧烈飘扬。想起一旁雅儿贝德的穿着,安兹开口发问:

「你不冷吗?如果有需要可以穿上铠甲喔,这点时间应该还是有的?!?

任何冰系攻击对安兹都完全无效,不管如何寒冷都不会受冻。不过雅儿贝德不一样。如果穿戴完整装备,这点寒气应该不会造成伤害,但现在的雅儿贝德却是一身白色礼服。在传送前虽然问过她,但总觉得她可能只是在硬撑。

不过雅儿贝德却对如此担心的安兹温柔一笑。

「谢谢您的关心。但不要紧的,安兹大人,这点寒气完全不成问题?!?

安兹点头回应:「这样啊?!?

原本这里会施加冰损伤和动作迟缓的区域效果,但因为启动的话需要花钱,现在处于解除状态。这该说是当初的决定带来的幸运吗?;故茄哦吹卤旧碛涤邢鹕说哪Хǖ谰呋蛱厥饧寄苣??

基本上,NPC的武装是由设定的成员所赋予,安兹有自信说得上是了若指掌的只有潘朵拉·亚克特和其他寥寥数人而已。虽然在传送之后,他姑且大致重新看过所有人的数据。

安兹摒除脑海中浮现的疑问,望着眼前那栋两层楼的雄伟洋楼。

在这个冰天雪地的寒冷世界中,只有这座建筑物散发出异样的气氛。宛如故事书里的楼房,充满童话世界的感觉。

不过,表面却结着一层冰,给人一种寒冷的不适氛围。事实上,这座楼房的名字完全没有童话的感觉。

它的名字叫做冰结牢狱。

所有与纳萨力克为敌的人都会被关在这里。

「走吧?!?

安兹简洁地告知一句,推开结满冰的大门。即使表面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大门依然轻易开启,那是宛如迎接来访者的开门方式。

打开门的瞬间,窜出一股寒气。因为牢房内的气温比外面的极寒世界还要低。

全身受到寒风吹拂,雅儿贝德这时才发起抖来??吹秸庖荒坏陌沧?,伸手进入空间,取出一件深红色的披风,下摆部分是模仿燃烧火焰的图样。

「穿着这件披风吧,雅儿贝德。虽然没有特别强的魔法效果,但要阻挡寒气已经绰绰有余了?!?

「竟然赏赐我这么贵重的东西!非常感谢!我会把它当做一辈子的宝物?!?

安兹并没有说要送她,但看到雅儿贝德的满脸笑容,无法继续说什么的安兹只能望向大门另一侧。

一条宁静阴暗的通道,一直延伸到牢房内。

「对了,阳光圣典的余党也是关在这里吧?!?

「是的。尼罗斯特应该正严密地看守着他们才对。好温暖,好像被安兹大人抱在怀里一样……呵呵呵?!?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被我这种无肉又无皮的手臂抱住,应该也不会温暖吧,不过安兹当然不可能说出口。因为他可没有不识相到这种程度,

将身体披着披风扭来扭去的雅儿贝德身影完全逐出视野,安兹缓缓地迈开步伐。

「你在做什么,已经没什么时间了……这次情况特殊喔?!?

「是、是的!」

安兹的常驻技能(Passive Skill)「不死祝?!够崛冒沧炔炀醯角辈卦诠菽诘乃胁凰勒?。觉得这样有些烦的安兹解除特殊技能,无视不死者在覆盖了一层蓝白寒冰的走廊上移动。如果没有事先采取移动阻碍的对策,或许会在完全结冰的走廊上跌倒吧。

「……安兹大人,要呼唤尼罗斯特过来吗?竟然没有来带路,让纳萨力克的最高统治者独自前往……」

「不用了。虽然也不是坏事,但那家伙的话有点多。现在有急需解决的事情要办,我希望尽量避免浪费时间?!?

「遵命,那么等这件事结束后,我会好好告诫尼罗斯特,要他不要废话太多?!?

「不不,也不用那样,我并没有觉得那么不舒服?!?

「可是……」

看到身旁的雅儿贝德皱起眉头,安兹让不会动的脸浮现苦笑。身为主人,觉得属下能替主人着想是很好,但这么一来,搞不好可能会导致属下以后都不敢发牢骚了呢。

「没关系。我爱你们所有人,不管是你们的优点或缺点都一样,因为你们都是过去同伴创造出来的??吹饺绱擞眯纳杓频牟糠侄械讲豢?,那才是我的不对呢?!?

没错,如果夏提雅是根据设定才背叛,那就必须原谅。因为她只是遵从了创造者佩罗罗奇诺的意志吧。不过他并非那种会在公会内埋下不和种子的人。这让安兹感到一头雾水,因为他是那种爱开玩笑,不喜欢破坏同伴间情感的男人。

(这么说来,果然还是外在的原因吗?因为那种文字的显示方式,代表是受到了精神控制……不过也无法完全否定未能确认的部分,或是因为来到这个世界后设定出现变化的情况,我也没有完全将NPC的性格设定全都牢记在心。而且NPC的性格设定,有些部分似乎和身为创造者的公会成员类似……我想应该没有人可以将性格全都凭空设定,所以可能就是这样吧。这么说来,夏提雅……会不会是在设定上,被设下了什么类似限时炸弹的机关?因为她的创造者喜欢H Game,所以在她身上输入了什么攻略事件之类的……哇啊,很有可能。)

安兹无力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候才终于察觉到身旁女子出现的异常变化。

她虽然只是看着正前方默默行走,但和刚才不同,并没有随着安兹的步伐行走。而且虽然面朝前方,但并非看着前面,只是将眼神固定在一个点而已。

安兹发现雅儿贝德口中念念有词后,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只是不断说着这句话,像是坏掉的音盘播放器一样。

「……喂,雅儿贝德,我说的是爱你们所有人,所有人喔?」

雅儿贝德动作怪异地转过头来。

「不、不过,也就是说,这也包括爱我吧!」

「唔……也是啦?!?

「咕呼!」

雅儿贝德双脚并拢,可爱且轻盈地跳了起来——撞进天花板。

拥有超凡的身体能力就是这么回事吧。

砰!不对,应该是轰隆吧。天花板发出一道惊人的巨响,让人知道那股冲击有多大。听到如同炸弹爆炸的声音,地板和天花板慢慢出现非实体魔物的半透明模样。

这些是潜藏在这问牢房中,刚才被安兹的特殊技能侦测到的不死者。

「喔,你们可以退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安兹的眼前是高兴到快要哼起歌的雅儿贝德。虽然撞进了天花板,但她的种族特殊技能可以减轻损伤,所以似乎根本不会痛。

各种不死者恭敬地一鞠躬后,再度消失身影,回到预防敌人进攻的岗位。

「……雅儿贝德,差不多要到你姊姊的房间了。准备好了吗?」

原本还非??牡难哦吹?,表情瞬间严肃起来。

「遵命,那么我要取出人偶了?!?

「嗯,拿给我吧?!?

雅儿贝德把手仲向墙壁,一只白色的透明手臂伸出墙壁,将一个人偶放在雅儿贝德的手上。那是一个婴儿人偶,大小也和婴儿差不多。

安兹接下人偶,目不转睛地盯着瞧。

「真的很恶心呢?!?

那是模仿婴儿的夸张造型,就像将丘比特的人偶完全扭曲,尤其是那双骨碌碌的大眼睛特别恶心。安兹皱起不存在的眉毛,将目光望向通道的尽头。那儿有着以门为中心绘制的一幅巨大壁画。

是妈妈和婴儿吧。那是一幅慈母抱着婴儿的画。

如果只是这样应该会是相当美丽的一幅画吧。不过可能是年代久远,粉刷的地方有些脱落,变成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尤其几乎已经看不到婴儿的样子,只留下类似残骸的东西。

安兹推开门。

门扉无声无息地滑开——传来婴儿的哭泣声。

并非一道、两道,也非回响的声音。

那是由数十、数百道的哭泣声合而为一后,传到安兹他们的耳里。不过,房间内并没有看到任何婴儿。

虽然看不见,不过确实存在。

在没有摆放任何家具,空荡荡的房间中央有一个摇篮,有个女人轻轻摇着摇篮。

即使安兹他们进入房间,穿着黑色丧服的女人依然默默不语,只是自顾自地摇着摇篮??床坏剿牧?,因为她的脸被黑色长发完全盖住。

平常如果有NPC看到无上至尊(安兹),依然不予理会,雅儿贝德一定会大声斥责。不过,她却什么话都没说。安兹知道这是什么缘故,因为雅儿贝德稍微戒备的身形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差不多要开始了吗?」

「应该是的,请留意?!?

彷佛是以两人的对话为信号,女子的动作像是冻结般一动也不动。接着慢慢将手伸进摇篮,轻轻取出里面的婴儿。不,那并非真的婴儿,是婴儿人偶。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她用力摇晃然后丢出去,被用尽全力丢出去的人偶撞上墙壁,四分五裂地飞散。

「我的小孩、我的小孩、我的小孩、我的小孩——!」

女子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以这个声音为信号,地板和墙壁上的哭泣声变得愈来愈大,声音来源终于现身,如同半透明婴儿的肉团从中滑了出来。

「翠玉录桑居然在这种地方配置了这么多魔物喔……到底花了多少钱啊?!?

这个类似婴儿的蠕动肉团是接近二十级的魔物,名叫腐肉赤子(Carrion Baby)。

在YGGDRASIL这款游戏中,只要使用游戏中的货币或是付费,就可以将非自动冒出的魔物配置在迷宫内。不过,被消灭之后无法复活,对玩家来说比较像是奢侈品,若非重视角色扮演性的玩家是不会配置这种魔物的。

在这里配置了这么多非自动冒出的腐肉赤子——即使等级很低,也可以一窥翠玉录这个人有多讲究。

正当安兹感到佩服时,女子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把大剪刀,紧紧握在手中。锐利的眼神从那一头乱发中,瞪向安兹他们。

「你们、你们、你们、你们,抢走了、抢走了、抢走了、抢走了,我的小孩、我的小孩、我的小孩、我的小孩——!」

「……真的是你的姊姊。和你很像呢?!?

「咦?是、是吗?」

似乎认为安兹他们的悠哉对话是恶意举动,女子带着杀气化为疾风朝向安兹奔驰而去。只跨出数步就让彼此的距离缩短到零,身穿黑色丧服的女子以如此异常大步的奔跑方式冲过来。

女子向安兹奋力刺出手中的剪刀——

「你的孩子在这里?!?

——安兹将人偶递给女子后,女子的动作像按下停止按钮般立刻冻结。接着收起剪刀,慢慢收下人偶。

「乖乖乖!」

她满怀慈爱地抱住自己亲爱的孩子,彷佛永远不会放开。接着小心翼翼地将婴儿放回摇篮,然后将长发覆盖的脸转向安兹他们:

「飞鼠大人,还有我可爱的妹妹,别来无恙?」

「好久不见了呢,妮古蕾德。你似乎也……别来无恙,我也深感欢喜?!?

在这一连串的过程中,安兹能够不慌不忙地冷静应对,是因为在之前的游戏中已经目睹过这个疯狂的场面。

(那时候可是吓到尖叫呢。)

公会同伴说创建了新的角色,找他和其他公会同伴去看,结果大家一起发出尖叫,联手全力攻击妮古蕾德的情景,如今已是令人怀念的回忆。

「姊姊,好久不见?!?

没错,这位妮古蕾德正是雅儿贝德的姊姊。同时也和雅儿贝德一样都是由翠玉录这位玩家创建的NPC。

如果说雅儿贝德是强烈地表现出他所喜爱的落差萌那一面,那么妮古蕾德就是将翠玉录这位玩家喜爱恐怖电影的另一面强烈体现出来的角色。

(虽然完全不是坏人,不过却是一位个性强烈的人呢。)

平常说话时,他就是一位条理分明的人,但谈论得愈深入,他的强烈性格便会表现出来?;叵胱殴サ墓岢稍笔?,妮古蕾德将完全遮住脸的长发从中拨开,露出庐山真面目。

她可能是觉得遮着脸有点失礼吧,但安兹倒是希望她能保持原状。

她的脸真的相当诡异,没有皮肤,是一张肌肉外露的脸。

没有嘴唇只有像珍珠般美丽的牙齿,没有眼皮只有闪闪发亮的眼睛,单看牙齿或眼睛都相当美,但整体看起来却只会觉得恶心。

像会在恐怖电影中出现的丑脸又可怕地扭曲起来。因为没有皮肤有点难以判断,不过她和安兹不同,脸上还有肌肉,因此可以推测出来那应该是在笑。

「那么飞鼠大人,有什么事——」

「——啊,抱歉。那时候你没有到王座之厅所以不知道,我现在不叫飞鼠,已经改叫安兹·乌尔·恭了。今后叫我安兹?!?

听到一道倒吸一口气的惊呼声,接着妮古蕾德慢慢抬起头:

「遵命,安兹大人?!?

「那么妮古蕾德,我来这里是想请你帮忙,可以以你的能力助我一臂之力吗?」

「我的能力吗?是生物方面呢?还是无生物方面呢?」

「……姑且算是生物……应该是生物吧……跟你讲明吧,目标是夏提雅·布拉德弗伦?!?

「楼层守护者?……失礼了。如果是安兹大人的命令,属下立刻行动?!?

虽然发出充满疑惑的声音,但妮古蕾德还是立刻答应要求。

「拜托你了,姊姊?!?

有些耍宝地立起拇指,回答雅儿贝德的拜托后,妮古蕾德开始发动数种魔法。种类相当丰富,安兹想起那些魔法很多都是之前才刚听过。昨晚让娜贝拉尔施展的各种魔法。

妮古蕾德是魔法吟唱者,在纳萨力克内也是几乎位居最高阶的高等NPC。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她的职业结构都是专门用来收集情报的调查系类型。所以安兹才会来这里请她帮忙寻找夏提雅。

以符合本身能力的速度,妮古蕾德很快地便报告结果。

「找到了?!?

「叫出『水晶萤幕』(Crystal monitor)?!?

再次发动魔法后,浮现出来的水晶萤幕上出现一个类似森林广场的地方,有个身穿铠甲的人站在树林中。

安兹赞赏了一句。

「厉害,以定点方式捕捉到目标,果然是名不虚传的特化型魔法吟——」

感叹的称赞随着影像变得更鲜明后,就此消失。

浮现在萤幕中的人,身穿染满鲜血般的深红色全身铠,只有脸部位置开了一个大洞的头盔像个天鹅头,左右突出两根类似鸟类的羽毛。胸部至肩膀挂着翅膀造型的装饰,下半身则是一件鲜红的裙子。

一只手握着一把奇形怪状的巨大长枪,类似上理化课时会用到的滴管。

这是在信仰系魔法吟唱者中,拥有特化战斗能力的女武神这个职业的夏提雅·布拉德弗伦,进入完全战斗状态的模样。

「滴管长枪!是佩罗罗奇诺大人送给夏提雅的神器级魔法道具!」

雅儿贝德看到夏提雅的武器后,发出惊愕的声音。

安兹拥有的神器级道具,数量多到可以穿戴到全身可装备道具的每个地方。但这不代表那些道具可以轻易制造出来。

YGGDRASIL的魔法道具是埋入电脑数据水晶制作出来的,但魔物掉落的电脑数据水晶性能参差不齐,若是要制作神器级道具,必须有好几个被称作「极稀有掉落物」的电脑数据水晶才行。不仅如此,若是要将这些电脑数据水晶埋入容器——例如剑之类的武器——还必须是那种以超稀有金属打造出来的武器才行。

因此,即使到达一百级,连一个神器级道具都没有的玩家也不算少数。

即使是前十大公会的安兹·乌尔·恭公会成员,也没有连NPC的武装都凑齐神器级道具,顶多只让他们持有一两个而已。

而夏提雅·布拉德弗伦持有的神器级道具小是滴管长枪。

名称听起来有点蠢,但能力却是极为恶毒。有些电脑数据水晶可以吸收一定比例的损伤量,回复装备者的体力,而滴管长枪更是强化此一能力的个中翘楚。

「……立刻动身吧?!?

「咦?啊,请等一下!夏提雅既然已经穿起全副武装,可以想见到时候绝对会一触即发,必须挑选一些?;ご笕说幕の啦判??!?

「没有那种时间了,若是交涉失败,只要立刻撤退——」

『安兹大人,打扰了?!?

一道女子的声音在脑中响起,那是留在耶·兰提尔的娜贝拉尔的声音。

这个绝差时间点的唐突呼唤,让安兹稍微火大。

「怎么了,娜贝拉尔?现在——」

我正在忙,想要如此说的安兹把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