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一章 捕食者集团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鲜血的战争少女 第一章 捕食者集团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扫图:TennosAthena

录入:zbszsr

'Ainz ooal gown'does not have defeat.

1

「这是什么料理嘛!」

一道歇斯底里的高亢叫声响起,接着餐具碰撞的清脆声音传遍四周。

几名餐厅里的人,将目光众集到吵闹女子身上。

女子相貌已经美到即使用漂亮形容都稍嫌不足,那美貌足以匹敌王国最为美丽,号称「黄金」的公主,生起气来反而更添风采。(注:黄金女王自本集更正为黄金公主。)

不仅如此,即使她如此吵闹,一举一动却都相当优雅,甚至充满气质。

绝对是来自某个国家的贵族,而且是高阶贵族千金的女子,不耐烦地撩起头上的纵卷长发,不满地瞪着眼前的料理。

整张桌子几乎要被一盘盘的料理塞满。

篮子里面放着好几块刚出炉的松软白面包,冒出些许蒸气,盘子上除了盛放着稍微烤过、滴着肉汁的厚实红肉外,还搭配着甘甜玉米和使用了大量奶油的马铃薯泥当作配菜,强烈地刺激着食欲。以新鲜蔬菜制成的沙拉保持着鲜嫩的脆度,可以从淋上的调味酱中间到清爽的柑橘香气。

城寨都市耶·兰提尔的最高级旅店「金光闪耀亭」推出的料理,都是使用以「保存」(Preservation)魔法维持新鲜的食材来烹调。当然,负责烹调的皆是专属的超一流厨师。

但女子却对眼前这些由最佳厨师使用最佳食材烹调出来,只有王公贵族和富商大贾才能品尝到,犹如艺术品的料理表现出明显的不满。

听到女子如此抱怨的人,除了感到吃惊之外,会对女子平常所吃的料理大感兴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一点都不好吃!」

女子接下来这句最不适合在这种情况下发出的抱怨,让在场的所有人瞬间皆流露目瞪口呆的表情。

不过在这当中,只有随侍在女子身后的老管家,始终维持着不动的姿势与不变的表情。即使女子转身,以严厉的眼神瞪过去,老管家还是不为所动,像是就只有一种表情一样。

「我实在无法继续待在这种破城镇了,立刻准备出发!」

「可是小姐,现在已经是傍晚——」

「住嘴!我说出发就是要出发,听清楚了吗!」

面对女子如小孩子般的耍赖,管家才终于改变姿势,低下头来:

「遵命,小姐。小的立刻进行出发的准备?!?

「哼!知道的话就快点准备吧,塞巴斯!」

女子将手上的叉子随手一扔,发出喀当的声音。她就这样顺势站起来,迈着满肚怨气无处发泄的步伐离开主餐厅离去。

暴风雨过后,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在如释重负的和缓气氛中响起:

「打扰大家了,非常抱歉?!?

管家把女子站起来时差点倒地的椅子放回原位,缓缓地向餐厅里的客人低头致歉。接受翩翩老人的完美道歉,好些人以带着怜悯的眼神看向老人。

「——掌柜的?!?

「是?!?

在一旁待命的男子轻轻走向管家身边。

「很抱歉,惊扰大家了,虽然算不上赔罪,但在场所有客人的餐费就由我来代付吧?!?

听到这句话之后,有几个人不禁面露喜色,在这家最高级的旅店中用上一餐,金额绝对不便宜。如果对方愿意帮忙支付餐费,应该非常足以原谅女子所引起的骚动吧。

另一方面,掌柜脸上不见一丝动摇,只是客气地鞠躬回应管家的提议。这种自然的应对可以证明,自从这对主仆投宿在「金光闪耀亭」之后,刚才那一幕光景,应该已经重复上演过许多次了。

塞巴斯的目光往餐厅的一角望去,看着一位穷酸模样,正在狼吞虎咽的男子。发现对方眼神的男子急忙站起,快步走向塞巴斯。

男子和其他客人相比,实在太过格格不入,因为容貌毫无「气质」与「派头」,完全无法融入周围的气氛,散发出强烈的突兀感。

虽然身上的服装不比其他客人逊色,但却像是衣服穿人,应该说犹如小丑穿着华丽的服装那样,甚至有些滑稽。

「塞巴斯老爷?!?

「什么事,扎克先生?」

其他客人听到名叫扎克的男子那种矫揉造作的卑微语调后全都皱起眉头。从那种逢迎谄媚的口吻听来,即使男子正搓着双手也不奇怪。

不过,塞巴斯的表情却毫无变化。

「受雇的在下实在没什么资格建议,不过如果要现在上路,还是重新斟酌一下比较好吧?」

「你是说你难以在夜路驾驭马车吗?」

「这也是理由之一,而且……在下也还有点杂事……需要准备?!?

扎克不断地搔着头。虽然他的头发看似洗得很干净,但那种搔头的方法感觉好像连头皮屑都要飞了出来。有好几个人将眉头皱得更深,但也不知道扎克到底有没有发现,反而搔得更勤快了。

「但是,小姐应该不会接受我的提议。不对,以小姐的性格来说,根本不可能改变刚才的意见?!?

塞巴斯带着钢铁般的坚毅表情如此断定:

「因此,除了出发别无选择?!?

「可是……」

眼珠子转来转去张望的扎克,似乎还想找些藉口,但好像毫无头绪,整张脸皱了起来。

「当然,不是立刻就出发,还需要一些时间将小姐的行李搬到马车上。在这段期间,也请你做好出发的准备吧?!?

塞巴斯看到还在寻找说词的穷酸男子眼中露出狡狯的光芒,不过却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不予理会。

为了掩饰一切正中下怀的事实。

「那么,要什么时候出发呢?」

「这个嘛,两小时,或者三小时后出发如何?再晚的话,街道就会被黑夜完全吞噬,这应该是底限了吧?!?

男子的眼中再次浮现令人讨厌的盘算眼神,塞巴斯还是努力假装没有看见。扎克舔了几次嘴唇开口说道:

「嘿嘿,这样的话或许没有问题吧?!?

「那太好了。那么,可以请你马上着手准备吗?」

目送扎克离去的背影后,塞巴斯挥了挥手,彷佛要把缠绕在身上的空气甩开一般。那是因为他觉得有一股肮脏的污秽感,紧紧附着在自己身上。

脸上没有显露任何表情的塞巴斯,压抑住想要叹气的心情。

老实说,塞巴斯实在无法喜欢这样的卑劣人物。迪米乌哥斯和夏提雅等同事,虽然可以把这种人当作玩具,从中找到一点喜悦之情,然而赛巴斯却一点都不想要让这样的人物接近自己。

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有一些共同观点,那就是「不属于纳萨力克者全都是劣等生物」、「除了极少数的部分例外,人类种族和亚人类种族都是必须消灭的弱者」。对于自己的造物主那个「不解救弱者就不该自称是强者」的观点感到认同的塞巴斯,虽然对于同伴的那些想法抱持疑问,但遇到扎克这样的卑劣者还是会觉得纳萨力克的基本观点或许没有错。

「哎呀呀,人类本该是一种优秀的生物才对……」

塞巴斯伸起一只手抚顺修剪整齐的胡子后转换心思,考量起接下来应该采取的行动。

计划进行得相当顺利,不过,姑且还是有向监视者进行确认的必要。

正当塞巴斯思考着今后的行动方针,发现有个男人正接近自己。

「得在这种时间出发,还真辛苦呢?!?

开口搭讪的男人年约四五十岁,胡子剃得相当干净,头上的黑发夹杂着许多白发,因为老化和营养过剩,肚子上有一团多余的赘肉。

打扮倒是颇有品味,穿着既能符合崇高地位也够华丽的服装。

「这不是巴尔德先生吗?」

塞巴斯轻轻点头示意。男子——巴尔德从容不迫地伸手阻止:

「啊,不需要那么拘谨啦?!?

名叫巴尔德·罗弗雷的这位人物是个商人,掌握这个城镇相当部分的粮食交易量,不知何故跑来向塞巴斯搭话。

在这个可说是战争重要据点的城寨都市中,掌握相当部分粮食交易量这点,让巴尔德在数量可观的商人中地位可说是举足轻重。

这也是因为,土兵人数一旦高达数万人,携带储备粮食行军就会是一件相当花时间与工夫的事情。因此王国的基本战略是仅仅携带最低限度的粮食进军到这个都市,然后就在这里调度粮食。所以和一般的城镇大不相同,在这个城镇里与粮食、武器相关的商人个个拥有相当大的权势。

在耶·兰提尔中如此有权有势的一个人,不可能只因为同在一个餐厅吃饭就开口搭讪,而既然他向塞巴斯搭讪,当然就一定有其理由。

不过,这也是塞巴斯他们算准的目的。

「塞巴斯先生,那个人不太好喔?!?

「是吗?」

此时塞巴斯才第一次改变表情,露出微笑后客气地回应。带着十分理解对方所说的那个人是指什么人的口气回答。

「那个人可不是什么值得信赖的家伙喔。我实在无法理解塞巴斯先生为什么要雇用那样的家伙?!?

塞巴斯在脑海中快速思考,寻找最适合这个场合的答案。

不可能老实告诉对方为什么要雇用扎克。但如果告诉对方是因为识人不明而雇用了他,塞巴斯的眼光可能会遭到质疑,评价也会跟着被贬低吧。

虽然确定要离开这座都市,但还是应该避免让巴尔德贬低自己的评价。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或许会出现需要利用巴尔德的时候。

「或许没错,但没有人像他一样那么毛遂自荐。他的人格或许有些缺陷,但小姐却很欣赏他的热诚?!?

巴尔德浮现有些伤脑筋的苦笑,在对方心中对小姐的评价应该又降了一级吧。

虽然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请她过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但内心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也是事实。没错,就是让她当坏人这件事。

「我似乎说得太过火了些,希望你可以当作没这回事,不过是不是劝劝你的主人比较恰当呢?」

「您说得或许没错,不过,一想到小姐的父亲,也就是我的主人对我的恩情,不管如何还是无法……」

「虽然忠心也相当重要……」

巴尔德嘟囔了一句,后面的话有些含糊不清。

「这样的话,要不我派个值得信赖的人给你们?」

「还不需让您如此费心?!?

这句话的口气虽然温和,却是斩钉截铁的拒绝。应该是理解到隐藏在这句话里面的坚定意志,巴尔德从其他方向继续提议。

「是吗?不过我还是觉得要有个像样的保镖跟着比较好。到王都的路程相当遥远,而且和帝国不同,王国街道的治安并不是很好。我可以帮忙请个值得信赖的佣兵喔?!?

街道的警备工作由所在领地内的贵族们负责,相对地他们会向路过者徵收通行税。这是贵族的权利,但实际上这不过就是为了徵收通行税的一个名目,很多地方的警备可说是漏洞百出。因此街道上的旅人,遭到盗贼或变成强盗的佣兵袭击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人称「黄金」公主的努力下,国王直属的街道警备队也都有在巡逻,但因为队伍数量不多,实在说不上有什么效果。巡逻队伍不多都是因为害怕自己权益受到损害的贵族们加以干预所致。

结果演变成,光靠国家力量根本无法维护街道的治安。

因此,在街道旅行的商人,基本上都会雇用冒险者或值得信赖的佣兵团来自卫。在这样的商人中,像巴尔德如此有权有势的人物,应该会认识一些训练精良、值得信赖的佣兵团吧。但塞巴斯不能接受对方的提议。

「或许是这样没错。但是小姐并不是很喜欢有人跟在身边,我必须尽可能地遵从主人的意思才行?!?

「这一样???」

巴尔德夸张地皱起脸来,露出为难的表情。那是面对小孩闹别扭时,感到束手无策的大人表情。

「辜负了您的好意,实在非常抱歉,」

「不要这么说嘛,老实说,我是想要卖你一个人情,如果没办法做到,至少也想稍微拉近一下关系?!?

来自帝国某都市的富商之女和随侍管家。塞巴斯他们是以这样的设定投宿在这间旅店,展现出符合富翁身分的雄厚财力,让周遭感受到这样的气氛。巴尔德想要卖人情的对象就是这个设定中的富商。

塞巴斯对吃下自己钓饵的鱼儿温柔微笑:

「我一定会将巴尔德先生的亲切态度,转告给小姐的父亲大人(主人)?!?

巴尔德的眼睛深处流露出一点闪耀的光芒,但立刻加以掩饰。一般人无法发现这个如星光一闪的变化。不过,这样的变化对塞巴斯而书已经足以让他清楚查觉。

「那么,非常抱歉,因为小姐还在等待,在下就先行告退?!?

等在巴尔德即将开口的瞬间,塞巴斯先发制人。

被看穿的巴尔德像是要稍微观察般,窥探了塞巴斯的表情后才叹了一口气:

「——呼,既然如此那也没办法了呢。塞巴斯先生,下次再莅临这个城镇时,请务必来找我,我一定会热烈欢迎你们?!?

「好的。届时就请多多关照了?!?

目送着离去的巴尔德,塞巴斯轻轻嘟囔了一句.

「这正是一种米养百样人吧?!?

塞巴斯可以感受到,巴尔德的言行举止,并非全都是为了利益的别有居心。其中也包含着单纯只是担心一名女子和管家的心意。

正因为有这样的人,有想要帮助弱者的人,内心才无法讨厌人类。

塞巴斯愉快地露出毫不做作的爽朗笑容。

敲了几次门,说声打扰了后,塞巴斯一鞠躬进入室内。

「刚才失礼了,塞巴斯大人?!?

塞巴斯关上门进入房间,前来迎接的是深深一鞠躬的女子。如果位于餐厅的人们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瞠目结舌吧。因为低头迎接的人,竟然是刚才还歇斯底里地大吵大闹,动不动就发火的任性大小姐。

脸上露出的表情相当沉稳,感觉之前的歇斯底里就像是装出来的。

表现出来的态度,符合用来迎接比自己高位的人。

相貌相同、服装也相同,但内在却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

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她闭着一只眼睛——左眼。尽管在餐厅的时候她并没有闭着一只眼睛。

「没有低头道歉的必要,你只是在做自己分内的工作而已?!?

塞巴斯环顾着豪华装渍的宽广房间内部,当然,看在对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地下九层了若指掌的塞巴斯眼里,这个房间一点魅力也没有,当然也不会感到惊讶,不过,那只是因为选错了比较对象吧。

目光所及的房间角落集中了不少行李。已经是可以出发的状态,并非塞巴斯所整理,所以是先来的那个人独自完成。

「我来整理就好了啊?!?

「您说什么啊,怎么可以继续劳烦塞巴斯大人呢?!?

抬起头的女子——战斗女仆之一的索琉香·爱普史龙摇着头回答。

「是吗?但我现在的身分是你的管家啊?!?

塞巴斯那张带着些许皱纹的脸上,露出恶作剧小孩般的童稚表情。

感受到塞巴斯发自内心的微笑,索琉香的表情也首次改变,露出为难的笑容:

「的确,塞巴斯大人是我的管家,但我同时也是塞巴斯大人的部下?!?

「……说得也是,那么,就让身为上司的我对部下下令:你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是我的工作,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直到出发吧?!?

「……是,谢谢?!?

「那么,我也去和可能已经在马车上等到不耐烦的夏提雅大人见个面,通知她出发的时刻?!?

塞巴斯从堆积的行李中轻松提起一个最大的行李,接着像是突然想到般开口询问:

「话说回来,他有如我们预料行动吗?」

「是的,完全如我们所料?!?

索琉香从眼皮上按住闭上的那只眼睛。

「那还真是侥幸呢,那么,目前是什么状况呢?」

「是的——目前正和一位外表邋遢的男子见面。您要不要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没有这个必要,我现在要去搬行李,所以等一下把重点整理一下再告诉我即可?!?

「了解?!?

索琉香的脸突然扭曲起来。

眼角下垂,嘴角上弯——虽然近似笑容,但非常适合扭成一团这个形容词的表情变化,以人脸的构造来说要扭曲成那种形状几乎不可能。黏土做成的表情整个扭在一起就是最适当的形容吧。

「——对了,塞巴斯大人,容我换个话题?!?

「什么事,索琉香?」

「……事情结束后,可以让我来处分那个男人吗?」

塞巴斯空出来的手摸着嘴上的胡须,稍微思考了一下。

「——这个嘛,只要得到夏提雅大人的允许,就随便你处置没有关系吧?!?

索琉香的眉头微微皱起,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塞巴斯像是要安慰她一样继续说道:

「没问题的,只是送你一个人应该不成问题才对?!?

「是吗,我了解了。那就麻烦您转告夏提雅大人,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那个男人?!?

索琉香露出满脸笑容,那毫无阴霾的开心表情任谁看到都会着迷。

塞巴斯对于那名让索琉香露出如此表情的男子,感到了些许的悲哀与兴趣,于是他开口询问索琉香:

「那么,那男人说了些什么?」

「好像是说已经等不及要享用我了,所以机会难得我也打算来好好享用他一下?!?

索琉香露出更加愉快的笑容。

那笑容里带着赤子般的纯真,期待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

2

窝囊的人生。

快步赶路的扎克,心里同时如此想着,自己的人生实在有够窝囊。

在王国村落中的——农民生活,实在称不上幸福。

辛苦耕种、努力打拚的成果全被领主剥夺。如果收成一百,被拿走六十还可忍耐,只要有四十的收成,即使贫穷还是能勉强活下去。

但收成一百被拿走八十的话,问题可就大了。收成四十都只能勉强蝴口了,如果只剩下二十,今后的生活不用说绝对很难过。

收成只剩下二十的那一年,扎克在忙完一天的辛苦农活,筋疲力竭地回家后,发现妹妹不见踪影。

当时年纪还小的扎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疼爱的妹妹明明失踪,父母却完全不去寻找。扎克如今十分清楚原因,应该是被卖掉了。奴隶买卖现在已经在「黄金」公主的努力下遭到废止,但在当时的王国中却相当普遍。

因此,每当扎克买春,和娼妇擦身而过时,都会不禁直视对方的脸。当然不认为会这么刚好找到妹妹,即使找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但就算如此,还是会忍不住寻找。

在如此恶劣的贫穷生活中,还有一项沉重的徵兵义务需要履行。

随着王国定期向帝国出兵,王国会徵召村落的壮丁,派他们前往战场。失去壮丁一个月,对村落的劳动力会产生很大影响。不过,也有一些人会对徵兵这件事感到幸运。

因为人口减少,代表家人的粮食消耗量减少,而且,被徵召的年轻人,可以收到王国配给的粮食,有些人甚至才因此首次体验到饱餐的滋味。

但好事也仅限于此。即使拚命战斗,如果不是立下很大的汗马功劳,根本不会获得奖励。不对,有时候即使立下汗马功劳也不会受到褒奖。只有真正幸运的人才可能获得奖励。然后回到村落后,因为之前有段时间少了人手工作,还要面临隔年生产量减少这个绝望事实。

扎克过去遇到两次徵兵,第三次时让他的命运出现转变。

那次的战争也一如既往,只发生了一些小规模的战斗就划下句点,幸运保住一命的扎克正打算回家时,停下了脚步。他看着手中武器,突然一道天启涌现脑海。

与其回村落,还不如去过别种生活还比较好。

不过,区区一介农夫,当兵时又只有受到一些简单训练的扎克.对于崭新的人生并没有太多选项。

不但没有优越的身体能力,更不用说那种只有少数人才与生俱来的特别能力。学到的知识也只有耕种——什么时候播什么种会比较好,仅此而已。

这样的扎克采取的行动就是带着唯一的王牌,也就是王国暂时配给的武器逃走。不曾想过如果自己逃走,会不会对父母造成困扰,因为他们将妹妹卖掉——即使是为了让其他家人活下去——扎克已经对父母不再有爱。

没有背景又人生地不熟,怎么可能轻易脱逃。不过,能够遇到帮助自己脱逃的人,说是幸运也算是幸运吧。

帮助他脱逃的人是佣兵团。

当然,对佣兵团来说,单单只是一介农夫的扎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不过,因为战争而失去了许多成员的佣兵团,也有着想要赶快回复佣兵团规模的目的。

因为这个缘故,佣兵团轻易地让扎克加入。但这个佣兵团并不是什么正经的集团,战争时以佣兵身分替人打仗,非战争时就化身为强盗。

在此之后,扎克生活实在不足为外人道。

有比没有好,抢夺者比被抢夺者好。与其自己哭,还不如让别人哭。

扎克过的就是这种生活。

并不觉得有错,并不觉得后悔。

每次听到受难者发出哀号,扎克便更加如此深信不疑。

扎克在贫民区中奔跑。拚命奔跑在比日落时,还要更加赤红的世界中。

由于离开旅店后就不断奔跑,因此已经气喘吁吁,额头也渗出汗水,疲劳感产生想要休息的欲望,告诉自己是不是该稍微休息一下。但时间紧迫,扎克还是鞭策着疲惫的身躯,继续奔跑下去。

这时候,当扎克以一个大角度转过一个转角时——

「好危险喔——」

似乎刚好正在转角的一个人影,嘟哝了一句,伴随着喀啦的金属声大动作翻身。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扎克吓了一跳,往跳开的黑影望过去。

眼前是一位五官端正的女子。因为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披风,像是融入影子般,但闪闪发亮的紫色眼瞳带着好奇心,笔直地望向扎克。

疲惫而失去耐性的扎克带着怒火向对方大吼:

「这是我的台词吧!很危险耶!走路看前面好吗!」

女子似乎对于扎克带着威吓口气,大声发出的怒吼一点也不害怕,露出冷笑。

令人汗毛直竖的冷笑让扎克不禁后退,没有勇气拔出藏在怀里的武器。就像是被狮子盯上的老鼠一样。

刚才在女子飞身退后时听到的金属声,或许是来自她身上的铠甲吧。

身负武装的女子——或许是冒险者吧。

找错了吵架对象。

扎克的脑中发出危险信号,同时也冒出这个想法。

他并不会因为对方是女性所以很弱之类的理由瞧不起她。扎克自己也知道有只由女性成员所构成的强大队伍。因为他还记得,曾经从所属佣兵团里的最强男人口中,不经意地听过这件事。

反观扎克,即使隶属于佣兵团,但在所有武装成员中,说他是实力最低的一个也不为过,所以他才会负责这种工作。

因为奔跑而渗出来的汗水,此时由于札克对自己采取的行动感到后悔,而逐渐变成了另一种汗水。

正当扎克的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恐惧表情时,女子的笑容突然变得不再恐怖:

「嗯——算了。因为也没什么时间了。不过,如果下次再让本小姐遇到,就要让你吃点苦头喔——」

女子以轻松的口气撂下这句话后就往旁边绕过去。感到兴趣的扎克往对方走去的方向望去,他想起眼前那个地方是贫民区中罕见没有任何人居住的区域。

都这么晚了,一个美女要去那里做什么呢?虽然感到好奇,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自己,扎克斩断内心的留恋,再次迈开步伐。

不久,扎克来到贫民区中,充斥着许多破旧小屋的一角,稍微往四周瞄了一下,确认是否有人跟踪。

夕阳慢慢西下,世界已经逐渐染成黑暗,所以扎克重点式地确认是否有人躲在黑暗角落。来此之前已经确认过好几次,但为了谨慎起见,最后还是再确认一次。

扎克满意地点点头,在门前调整呼吸的同时敲了三次门。接着,过了五秒后,这次则连续敲了四次门。

发出这个约定好的暗号之后,便立刻收到了反应,叽嘎的木头磨擦声从门的另一侧传来,挡住观察孔的板子被移开??梢钥吹揭凰腥说难劬υ诼冻龅亩粗泄锹档刈?,确认站在门前的扎克。

「是你啊。喔,等一下?!?

没有等待扎克的回应,男子再次将板子遮好观察孔,接着听到一道开锁的沉重声音。大门稍微开启。

「进来吧?!?

房子里散发出淡淡的腐臭味,这里的环境和扎克刚才身处的地方简直是天壤之别。希望鼻子能够立刻习惯的扎克,俐落地钻进房子里。

门一关起来,看到小屋里面又黑又小。

进门后立刻就是餐厅兼厨房的地方,仅仅摆了一张桌子。桌上点了一根蜡烛,稍微照亮阴暗的室内。

散发出以暴力维生之人特有气息的肮脏男子,拉了张桌边的椅子重新坐下。椅子像惨叫般发出叽嘎的声音。男子的身材壮硕,胸肌也很厚实,可以从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臂和脸上看到一些浅浅的刀伤。椅子几乎快被这男人的体重压垮。

「喔,扎克。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状况有变……那些猎物好像要动身了?!?

「啊——现在要动身喔?!?

扎克默默点头回应。男子低声抱怨「怎么选这种时间啊……是不会替我们着想一下喔」同时伸手抓了抓那头蓬乱的头发。

「不能想办法拖延一下吗?」

「没那么简单,因为是那个女的要求?!?

男子已经听扎克说明过好几次那女人是个怎样的人,夸张地皱起脸来。

「那老爷子也稍微动动脑筋嘛,也不会说服一下,夜路很可怕,会有恐怖强盗出没之类的,真受不了……这种事连笨蛋都知道吧。啊——把马车的车轮弄坏,拖到明天再出发如何?」

「没办法耶——已经在搬运行李进行准备了??斓阆率纸饩霰冉细纱喟??」

「嗯,这么说也是没错……」

男子望着空中沉思。

「那么,大概什么时候出发?」

「再两个小时以后吧?!?

「那不是相当紧迫吗。啊——该怎么办呢。等一下就进行联系……能够使用的时间只有两小时的话……虽然有点困难,但他们可是难得的猎物……」

男子掐指思考整体的时间行程。扎克只是默默听着对方的行程计划,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那种有钱人很让人火大对吧……」

扎克想起被称为小姐的那位女子的纤纤玉手。

从事农活的人没有人会有那样美丽的手,大家的手都因冰水而斅裂,挥舞锄头而粗厚,连指甲都歪七扭八。大家的手都是这副德行。

他心知肚明,这个世界并不公平。但是——

扎克歪起嘴角,露出牙齿淫笑起来:

「可以让我玩玩那个女人吧?!?

「不过你可要等我先玩完喔,而且我们还要勒索,所以严禁玩得太过火喔!也别让对方伤得太严重了?!?

男子露出下流的奸笑,可能是受到这个欲望的刺激,男子站了起来。

「好吧,决定干了。我来联络团长?!?

「我知道了?!?

「我们会派十人左右到老地方埋伏。你也展开行动,让对方在四个小时后到达那里,如果没到,我们就直接出击,你好好安抚猎物,让对方放下戒心吧?!?

3

一台马车远离城寨都市向前奔驰。

体型壮硕的四匹马,拉着一辆即使坐上六个人都绰绰有余的大型马车。

天上挂着一轮大大的明月,周围明亮得有些令人意外。虽说如此,在这样的夜里驾车在外赶路依然是非常愚蠢的行为。点起灯、派人站哨扎营来-->">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