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四章 致命双剑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黑暗战士 第四章 致命双剑



在前往卡恩村的途中过一晚,在卡恩村过一晚。然后早上离开村庄返回耶.兰提尔的三天两夜旅程就此划下句点,回到耶.兰提尔时,城镇已经逐渐露出夜晚的面貌。

大马路被永续光的白色街灯照亮,路上的行人也有了变化。已看不见年轻女子和小孩,大多是工作完毕回家的男人。并排在街道两旁的店家里,传出爽朗的声音与灯光。

安兹稍微环顾四周。

过了三天的城镇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不,来到耶.兰提尔之后,隔天就前往卡恩村,所以没有足够的知识和眷恋进行比较。不过还是感觉得到平静的街道光景依然没变。

从大马路转个弯,安兹一行人便停下脚步。

在行人来往的路上停下脚步,绝对会挡到路,但是没有人出口抱怨。那是因为没人靠近安兹一行人的周围。

安兹无力地驼背观察四周的人们。

几乎所有行人都望向安兹——不,是看著安兹,和旁人窃窃私语。

耳边传来议论纷纷的嘈杂声,感觉像是在嘲笑安兹,不过那只是自己的误会,如果侧耳倾听,就可以知道大家都带著惊讶、赞赏、害怕的语气在谈论。

即使如此,还是有无法释怀的地方。

安兹默默低头俯视——底下是珍珠白的体毛。那是因为安兹现正骑著森林贤王。

四周的人们对于森林贤王威风凛凛的英姿——关于这点安兹颇有微词——感到惊讶,口中谈论那名战士竟然骑著如此可怕又有威严的魔兽等等。

(应该可以抬头挺胸……吧……)

完全可以理解这个情况。因为他们赞扬森林贤王是雄伟的魔兽。但是对安兹来说,这已经接近惩罚游戏。如果打个比喻,这种感觉就像是没有家人和女友陪伴,一本正经地坐在旋转木马上,孤单望著前方的大叔。

骑乘姿势也很难看。因为森林贤王的体型与马完全不同,安兹在骑乘时屁股会往后翘,必须将双脚张得很开。如果不以这种类似跳箱的姿势骑乘,身体不容易保持平衡。

所以骑乘森林贤王的这个主意,当然不是安兹自己想到的。除了漆黑之剑感员们和森林贤王本身的劝说,娜贝拉尔也委婉地表示「让统治者走路未免太过分了?!共呕峋醯闷镏乩匆膊淮?,结果就是这副下场。

(早知道就应该拒绝。该不会是有人想要陷害我,才会设下这个陷阱……)

其著仓鼠的模样,有如童话里会出现的景象。不过那是少男少女骑乘才适合。即使稍微让步,也是女人骑才说得过去。与全身铠甲的粗犷战士绝对不搭。

不过周围的民众反而觉得安兹的反应才奇怪。

(是自己的审美观有问题,还是他们的审美观有问题,或是这个世界的审美观有问题?)

当然了,答案不言而喻。只要多数人都觉得美,那么一定是安兹的审美观与众不同。正

因为如此,才无法强烈反对骑乘森林贤王。而且如果还能让飞飞这名冒险者变得更加引人瞩目,建立稳固的地位,那就更加无法反对。即使如此——

(简直就是羞耻PLAY.…:)

安兹的精神只要产生一定的波动就会遭到压抑,但是目前没有那种感觉,也就是说没有那么难为情。这个结果告诉安兹一件事。

(这岂不代表我对羞耻PLAY已经有了免疫力……该不会是M吧……?可是我觉得自己比较像S…)

「既然已经回到城镇,这么一来委托就算告一段落?!?

将过去收集的图片、影片和现在的精神状态进行比对的安兹,苦恼于自己的性癖时,彼得和恩弗雷亚聊了起来。

「是的,你说得没错,这么一来委托就结束了。那么……虽然我已经准备好规定的报酬,不过……还要支付在森林里讲好的追加报酬,可以请你们过来我家的店吗?」

恩弗雷亚后方的马车上,堆满许多药草。不只如此,还堆放著树皮、长得像树枝的奇怪果实、大到足以让一人环抱的巨大蘑菇、长得很高的草等各式各样的收获。如果看在不懂的人眼里,只会觉得是单纯的植物,但是对有识之士来说,简直是座闪闪发亮的宝山。

这些全拜森林贤王被安兹收服之后,可以安全探索势力范围所赐。在那里发现了各种非常珍贵的药草和可以用来制作其他药水的药材,不断采集的恩弗雷亚向大家约定会多给他们一大笔钱。

「飞飞先生要先去工会一趟吧!」

「恩,没错。因为将魔兽带来城镇,需要到工会替森林贤王登记?!?

「虽然麻烦,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们也一起扫荡了食人魔等魔物,如何?要不要先一起去工会?」

「这个嘛——不了,这次的工作全都倚赖飞飞先生,我们先去恩弗雷亚先生家一趟,至少得帮忙做点杂务和卸下药草。不然和飞飞先生领相同的酬劳就说不过去了?!?

漆黑之剑众人点头回应彼得这番话,恩弗雷亚有些客气地插嘴:

「不必那样劳烦各位……」

「因为也有追加酬劳,这点小事就让我们免费服务吧?!?

听到彼得彷佛开玩笑的发言,恩弗雷亚也恭敬不如从命:

「那么当你们来店里买药水时,就算你们便宜一些吧?!?

「那还真是令人高兴。那么麻烦飞飞先生先去工会,之后再到恩弗雷亚家。我们会直接过去恩弗雷亚先生家,处理杂务之后再前往工会办理手续。因为要到明天才能去工会提出申请,领取扫荡食人魔的报酬,抱歉要请你明天再去工会一趟……时间就约在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时候?!?

「了解?!?

面对这个提案,安兹如释重负地点头。登记方式只要若无其事地询问柜台即可,实在不想和他们一起前往工会,面临请写这个、请看这个这类的窘境。那么一来很有可能让之前的心血付之一炬。

「那就麻烦你了?!?

轻轻点头的安兹骑著森林贤王和恩弗雷亚与漆黑之剑一行人分手,在娜贝拉尔的陪伴下出发前往工会。这时娜贝拉尔靠过来发问:

「可以相信他们吗?」

「……没什么大不了。即使遭到背叛,损失也只不过是扫荡食人魔的酬劳。如果连这点小钱都在意,反被认为小气的话,损失还比较大吧?!?

安兹是为了成名才来到这个城市,被认为气量狭小肯定会对今后的计画产生阻碍。

打肿脸充胖子。

想著这句话的安兹摸摸怀里的束口袋钱包,一下子就捏扁的钱包里面摸不到几个硬币,很容易知道还剩几个。不过还付得出两人今晚的住宿费。

如果把餐饮费也算进去可能不太够,不过安兹是不死者,娜贝拉尔手上的戒指也具有不需饮食的魔法,在节省开销方面有很大的贡献。娜贝拉尔能装备两个戒指,其中一个会选择这个戒指,原本只是为了提防吃到毒物,没想到会在意外的地方发挥贡献。

不过俯视胯下的森林贤王,心想「这家伙总要吃东西吧」时,娜贝拉尔再次搭话:

「的确……至尊无上的安兹大人拘泥于那点小钱也很奇怪。真是失礼了?!?

「唔?!?

安兹再次摸摸钱包,感觉不会流汗的背好像渗出汗水。暗骂自己为什么要提高这个没什必要的门槛。而且——

(安兹大人……别再这么称呼我了,娜贝拉尔。如果没有人听到就算了……)

他在心里感到无奈,娜贝拉尔还是喜孜孜说道:

「那些低等生物(大蚊),都对安兹大人的惊人实力五体投地呢?!?

「还不到五体投地吧?!?

「太谦虚了。虽然在安兹大人的眼里,食人魔甚至比昆虫还不如,但是安兹大人的剑术也有一级的实力,真是令人佩服?!?

腰部传来森林贤王奇怪的抖动感觉,但是安兹不予理会,向娜贝拉尔说道:

「……只是单纯以蛮力陪它们玩玩?!?

一招毙命听起来好像很帅,其实并非如此。之前在葛杰夫战斗时,安兹看过流畅的招式,但是安兹回想自己的动作,觉得那只是和小孩子胡乱挥剑一样,惨不忍睹。他们的称赞只不过是指自己的非凡臂力带来的超强破坏力。和称赞葛杰夫这种真正的战士截然不同。

「要像真正的战士那样出招,果然很困难?!?

「……那么利用魔法变成战士如何呢?」

在穿戴铠甲的状态下,依然能使用五种左右的魔法,其中之一是让魔法吟唱者的等级直接换成战士的等级。也就是说如果安兹使用那种魔法,可以暂时变成一百级的战士。

虽然优点是能够使用部分必须经历特定职业才能使用的武装,缺点也很大。首先是这段期闲无法发动任何魔法,而且变成战士也没有符殊技能,重新计算的能力值,以战士来说也很低,简单来说就是半吊子的百级战士化。和神官这类的准战士比?;沽淼北鹇?,要是与纯战士系职业的对手战斗,根本毫无胜算。

即使如此,还是比目前的安兹更强吧。

问题是——

「缺点太大了。如果遭到同等级的对手奇袭,只要在短时间内无法使用魔法就必败无疑。即使能够使用卷轴发动魔法,但是考虑到准备时间等等,缺点还是比较大?!?

如今不知道是否有敌对玩家,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没必要特意使用那种魔法,制造自己的弱点。

「战士只是用来隐藏身分的表演,不需要觉得受到打击?!?

「!」

森林贤王的身体抖了一下,惊讶地抬头仰望坐在上面的安兹:

「属下打从刚才便一直倾听,难道主公不是战士吗?」

回望它一眼的安兹从容点头,娜贝拉尔以带著优越感的语气说明:

「安兹大人只是假扮战士,就好像玩游戏一样。如果发动真正实力的魔法,毁天灭地也只不过是件小事?!?

面对这样的绝对信任,或者说完全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娜贝拉尔,安兹无法开口说出「不可能吧」否定的话。

「……恩,大概就是这样。森林贤王,很庆幸没有和认真的我战斗吧?如果我发挥真正实力,你可能活不过一秒钟吧?!?

「原、原来如此啊,主公。属下仓助将更加誓死效忠!」

森林贤王说它想要一个名字时,脑中浮现的名字就是仓助。替它取名为仓助之后,森林贤王也对这个名字感到很满意。不过冷静思考便觉得仓助这个名字真是没有品味。

(……仓助这个名字果然取得太急了点?;蛐砺槭怼飧雒只贡冉戏缛ひ坏恪岬耐橐菜倒也惶崛∶帧?

感觉有些遗憾的安兹,坐在森林贤王——仓助上面,摇摇晃晃前往工会。

直接将马车开进家里的后院,停在后门前面。拿起魔法光灯笼跳下驾驶座的恩弗雷亚解除门锁把门打开。将手上的灯笼挂在墙壁,照亮阴暗的室内。

因为灯光的缘故,可以看见放在屋内的几个桶子。里面散发乾燥的药草味道,说明这个房间是保管药草的地方。

「那么不好意思,可以帮忙搬一下药草吗?」

爽快回答的漆黑之剑一行人小心翼翼地从马车上卸下一捆一捆的药草,搬进屋里。

引导放置地点的恩弗雷亚心里浮现疑问:

「奶奶不在家吗?」

恩弗雷亚的祖母虽然年事已高,但是耳朵和眼睛都不差,听到在这里搬东西的声音,应该会出来才对。不过要是她专心制作药水,就不会留意一些小声音。觉得和往常一样的恩弗雷亚没有大声呼唤。

等到所有药草全都放到适当地点,恩弗雷亚呼唤有些喘的漆黑之剑一行人:

「辛苦了!家里应该有准备冰凉的果汁,请过去喝吧?!?

「那真是太好了?!?

额头稍微冒汗的陆克路特发出欢喜的声音。其他人也都高兴点头。

「那么,这边请,」

正当恩弗雷亚带大家前往家里时,另一边的门被人打开。

「嗨───欢迎回来──」

眼前站著一名外表可爱,却令人感到莫名不安的女子。金色短发随风摇曳,

「哎呀——我很担心喔?还以为你不见了。真是不凑巧——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我一直在这里等喔?」

「……请、请问你是哪位?」

「咦!你们不认识吗?」

因为口气亲昵,以为两人是熟人的彼得发出惊讶的声音。

「嗯?呵呵呵——我是过来绑架你的——想要请人使用召唤大批不死者的魔法

『死灵军团』,所以可以当我的道具吗?姊姊拜托你了?!?

漆黑之剑的成员们感受到女子散发的邪恶气氛,立刻拔出武器。即使面对进入迎战态势的一行人,女子依然以轻浮的语气说道:

「那是一般人很难使用的第七位阶魔法,但是只要利用智者头冠就能办到。虽然无法控制所有召唤的不死者,但是可以进行诱导!真是完美的计画——!天衣无缝呢——」

「…恩弗雷亚先生,后退!快点离开这里?!?

拿起武器的彼得提防女子,以严肃的声音说道:

「那个女人会说个不停,一定是因为很有把握可以解决我们。既然你是她的目标,那么唯一能够扭转局势的办法就是请你逃走?!?

漆黑之剑一行人以身为盾,并排挡在慌张退后的恩弗雷亚前面。

「尼纳!你也退后!」

继达因之后,陆克路特也放声大叫:

「带著小孩逃走!你不是还要去救被抓走的姊姊吗!」

「没错。你还有非做不可的事。虽然我们可能无法帮你到最后…至少能争取时间?!?

「大家……」

「嗯——真是赚人热泪呢——连我都快哭了,嗯。不过要是被他逃走我就伤脑筋了。留一个人来玩吧——」

看到尼纳晈紧嘴唇,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女子露出愉快的笑容,慢慢从长袍底下取出短锥。就在此时,后方的门被打开,出现一名脸色苍白、骨瘦如柴的男子。

发现遭到夹击的漆黑之剑一行人,脸上全都出现严肃的表情。

「……玩过头了?!?

「嗯——你说什么嘛,小卡吉。你不是帮我作好准备,让惨叫声不会传到外面吗?不过只是一个人,就让我好好玩玩嘛?!?

露齿发笑的女子让恩弗雷亚感到毛骨悚然。

「那么已经无路可逃了,开始动手吧——」



仓助的登记本身虽然很简单,但也花了大约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其中最花时间的是写生,也就是画仓助肖像图的时间。虽然使用魔法可以很快画好,但是安兹不想多花魔法的费用才会变成这样。

为了避免被认为小气,安兹只好随便捏造藉口。

「虽然为时已晚,不过『对画画有兴趣』这个藉口还是让我很辛苦……不过算了。那么现在过去吧?!?

结束登记的安兹在工会门口向娜贝拉尔如此说道,接著走向仓助。

已经习惯了。

既然旋转木马并非胜利者——情侣或是带著家人——的专利,那么孤伶伶的大叔坐在上面也没什么问题吧。

自暴自弃的安兹的动作没有半点犹豫。

他利用高强运动能力,以有如名垂青史的体操选手漂亮动作骑上森林贤王。虽然没有马鞍等任何辅助工具,但是数小时的经验足丛让安兹练就俐落的骑乘技巧。

看见眼前景象的路人,全都出声赞叹。甚至可以听到女性的尖叫声,其中又以冒险者的眼神最为热烈。确认安兹挂在脖子上的金属牌后,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才感觉难以置信。你们的审美观到底是怎么了。)

这时候有人叫住在心中吐槽众人,命令仓助出发的安兹。

「吶,你就是和我的孙子一起去采药的人吗?」

听到年迈的声音,转头发现是一名老婆婆。

「……您是谁?」

虽然开口询问,但是安兹已经猜到答案。如果老婆婆的话是真的,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我叫莉吉·巴雷亚雷,是恩弗雷亚的祖母?!?

「??!果然是您吗?您说得没错,我就是和恩弗雷亚一同前往卡恩村的护卫,名叫飞飞。至于她是娜贝?!?

莉吉对恭敬鞠躬的娜贝拉尔微笑称赞:

「还真是美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美女呢。那么你骑乘的这只魔兽叫什么?」

「它是森林贤王

「鄙人是仓助!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什么!这只精悍的魔兽正是传说中的森林贤王吗!」

在周围偷听的冒险者们听到莉吉的叫声,全都露出更加惊讶的表情,以受到冲击的模样交头接耳说些什么「那就是是传说中的魔兽吗?」之类的话。

「是的,受到您的孙子委托时,在目的地遇到之后驯服的?!?

「竟然……驯服森林贤王……」

莉吉不禁瞠目结舌:

「那么……我的孙子现在在哪里?」

「啊,他已经带著药草先回去了。我们现在也正要过去领取报酬?!?

似乎松了一口气的老婆婆,以带著奇妙色彩的眼睛看著安兹询问:

「喔,原来如此……那么要一起走吗?我对你们的冒险很感兴趣?!?

莉吉的提议,对安兹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

「嗯,非常乐意?!?

一行人在莉吉的带领下,走在耶.兰提尔。

「那么进来吧?!?

到达店铺之后,取出钥匙的莉吉来到门前,低下头来。伸手一推,发现门毫无抵抗地轻轻开启。

「怎么回事,他未免太粗心了?!?

喃喃自语的莉吉走进店铺,安兹和娜贝拉尔也跟著进入。

「恩弗雷亚,飞飞先生来啰——」

莉吉向店内呼唤,但是店内鸦雀无声,感觉不到有人。

「怎么了吗?」

莉吉偏头感到疑惑,安兹则是简短回应:

「这下麻烦了?!?

闻言的莉吉显得不解,但是安兹没有理会,只是将手放到巨剑的剑柄??吹剿亩髁⒖塘私庹獯硎裁匆馑嫉哪缺蠢舶谓3銮?。

「做、做什么!」

「别问了,快跟我来?!?

简短回答之后拔出武器,紧握在手里的安兹走进店内。用力撞开里面的门,往通路的右边前进。虽然是完全不熟的别人家里,但是安兹的步伐没有半点迟疑。

安兹来到通路底端的门前,向总算跟上的莉吉问道:

「这里是做什么的?」

「这、这里面是药草的保管室,还有一扇门可以通往后门?!?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感觉气氛不太对劲的莉吉有些担忧,但安兹不予理会,直接伸手开门。

鼻子闻到的并非药草香味,而是更加刺鼻的——血腥味。

最前面的人是彼得和陆克路特,达因在稍远处,最里面的人是尼纳。四人都瘫坐在墙边。双脚向前伸,手无力垂下,地板上有大片黑色的浓稠积血,像是身上的血都流出来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大吃一惊的莉吉踏著不稳的脚步想要走进去。安兹按住她的肩膀加以制止,自己加快脚步抢先进入屋内。

这时倒地的彼得突然有如傀儡动了起来,只不过还来不及起身,巨剑的闪光便毫不迟疑地一闪而过。

彼得的头滚落地板。接著反手一剑,砍落同样也想站起来的陆克路特的头。

正当莉吉对眼前的惨剧大受打击时,位于比较里面的达因已经站了起来。

抬头的脸已非活人摸样,脸上毫无血色,眼神混浊瞪著安兹和莉吉。额头上有一个洞,一眼就能看出那是致命伤。

死人选会动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已经变成不死者。

「僵尸!」

在莉吉如此喊叫时,达因发出带有敌意的呻吟声逼近,安兹立刻刺出手上的巨剑。喉咙遭到巨剑刺穿,达因摇晃不稳的头,整个人瘫倒在地。

没有人有其他动作。

在一片鸦雀无声中,安兹注视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尼纳。

「恩弗雷亚!」

终于理解发生什么事的莉吉冲出去寻找孙子。安兹瞄了一眼她的背影后,对娜贝拉尔下达指令:

「?;に?。我的常驻技能『不死祝?!幻挥蟹从?,所以房子内应该没有其他不死者。但是或许会有活人躲在这里?!?

「遵命?!?

轻轻行礼之后,娜贝拉尔拔腿追赶莉吉。

确认两人离开的安兹再次将目光移向尼纳,慢慢在他面前跪下,伸手轻轻触摸。确定并非在Y G G D R A S I L中常用的尸体陷阱之后,抬起尼纳的脸。当然了,他并非失去意识,而是已经气绝身亡。

可能是遭到钝器殴打吧,他的脸颊肿得像是石榴。如果不知道他是尼纳,根本认不出这个人是谁。

左眼溃烂,玻璃体流了出来,看起来就像眼泪。

手指的骨头全部碎裂,皮肤裂开,露出里面的红色肌肉,有些地方甚至连肉都没了。拉开衣服一看,安兹惊讶到睁圆双眼。

将衣服恢复原状,念念有词:

「……原来连身体也是……」

身体和脸颊一样,都是遭到凄惨殴打的伤痕。全身都是内出血造成的颜色,想要找到无伤的部分还比较困难。

安兹将尼纳的眼睛轻轻闭上。

「……有点令人……不舒服?!?

喃喃白语的声音消失在空气里。

「我的孙子!恩弗雷亚不见了!」

莉吉回来时,以吶喊的声音大叫。将尸体集中到房间一处的安兹冷静回答:

「……我看了一下他们身上的物品,发现他们没有被搜身的迹象。如此看来,对方的目的应该是要绑架恩弗雷亚?!?

「唔!」

「您看这里?!?

安兹指示的地方是藏在尼纳尸体底下的血字。如果没有移动尸体,应该不会发现吧。

「这是……地下水道?是指被抓到地下水道的意思吗?」

「……也有可能是制造出这场悲剧的人伪造的陷阱,而且我也不知道这里的地下水道有多大……前往搜寻可能需要很多时间,关于这点你有什么看法?」

「在那前面还写著数字?。玻?,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下更是启人疑窦。虽然不知道这个数字代表什么意思……但是我猜或许是将整个城镇纵横分为八等分的交叉点,或者单纯只是2-8…不过尼纳有余力想那么多吗……即使是尼纳写的,那么对方又泄漏了多少情报?这个实在太巧合了?!?

莉吉皱起原本就已经满是皱纹的脸,对意外冷静的安兹露出类似迁怒的情感。接著将目光移到地上的四具尸体:

「这些是什么人?」

「……和我一起接受您的孙子委托的冒险者。我们告别之后,他们应该是过来帮忙卸下药草?!?

「什么!那么就是你的同伴吗!」

安兹摇头否定:

「不,不是。只是这次刚好一起冒险?!?

这句冷淡的话让莉吉感到无趣。

「话说回来,我在他们的尸体前想了很多,不过我想问一下你的意见。关于他们被变成僵尸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创适不死者」。对方至少有个能够使用第三位阶魔法的人吧。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能?」

「我认为必须尽快想办法应付?!?

「这不是理所当然吗……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方能以精神操控系魔法控制或是隐藏尸体,但是完全没有采取这类行动,只是有如玩乐做出这种事。若非认为即使曝光也无所谓,就是有彻底逃掉的自信。嗯……不知道是哪一种。既然能将尸体变成僵尸,应该也能带回去吧?」

如果目的是绑架恩佛雷亚,只要把尸体隐藏起来,应该就能争取到足够的逃走时间。但是对方没有那么做,表示后续还有什么事要做,或者想要让莉吉做些什么。

后者还比较好办,若是前者就有点棘手。恩弗雷亚的命和能力有他的价值,但是派得上用场的时间很可能不长。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残忍犯人在利用完毕之后,会平安放了他吗?

听懂安兹话中含意的莉吉,脸色从铁青变成泛白。不知道被绑架到这个巨大城镇的何处,如果必须找遍整个城镇,那就太花时间了。

唯一的线索是地下水道,但是安兹有所异议。

恩弗雷亚的生命之火正在一点一滴不断衰弱。

冷静的安兹向焦急的莉吉说道:

「提出委托如何?」

冷静的声音继续响起:

「这不是应该委托冒险者的事吗?」

莉吉的眼睛闪闪发亮,似乎理解安兹说的话。

「你很幸运,莉吉.巴雷亚雷。眼前的我正是这个城镇的最强冒险者,也是唯一能够平安救回你的孙子的人。要是委托我,我可以接下这份工作。不过……价格很高喔。因为我非常清楚这个工作相当棘手?!?

「的、的确……如果是你……拥有那瓶药水的你……而且还带著森林贤王,实力的确无庸置疑……雇用,我要雇用你!」

「是吗……作好付出高额报酬的心理准备了吗?」

「要出多少你才满意?」

「─── 一切?!?

「什么?」

「把你的一切全部交出来?!?

莉吉惊讶地睁大双眼,身体剧烈颤抖。

「你的一切。恩弗雷亚平安回来的话,就交出你的一切吧?!?,

「你……」

害怕得往后倒退,莉吉低声呢喃:

「你所说的一切……并非金钱也非稀有药水吧……听说恶魔会以人的灵魂

达成任何愿望。你该不会是恶魔吧?」

「……就算我真的是恶魔又如何?你想要救你的孙子吧?」

莉吉默默不语,只是咬紧嘴唇点头。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吧?」

「嗯……就雇用你吧。把我拥有的一切全都给你,救出我的孙子!」

「好的,契约成立。那么事不宜迟,你有这个城镇的地图吗?有的话借我一下?!?

虽然莉吉觉得有些诧异,但还是立刻拿出地图交给安兹。

「那么接下来要寻找恩弗雷亚的所在处?!?

「做得到这种事吗!」

「只有这次可以利用这个方法。不知道敌人是笨蛋还是……」

安兹的话说到一半,目光移到安置在室内的四具尸体。

「那么我要开始搜寻了,你到其他房间找一下,看看绑架恩弗雷亚的犯人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因为绑架恩弗雷亚这件事本身如果也是欺敌的举动,那就很麻烦了。熟悉这个家的你比较适合这个工作?!?

随便找个理由将莉吉赶出房间,安兹转向娜贝拉尔。

「您想怎么做呢?」

「很简单。你看,他们的金属牌全都不见了,恐怕是被袭击这里的家伙拿走了。问题是为什么对方没有拿走更高价的东西,而是拿走金属牌……你怎么看?」

「很抱歉,我完全不知道?!?

「那是因为——」

讲到一半的安兹脑中,传来一道声音。是「讯息」。

『安兹大人?!?

声音有些高亢,还可以听到像是次声道的沙沙声。

「是安特玛吗?」

『是的?!?

安特玛·瓦希利萨,泽塔。和娜贝拉尔同样是战斗女仆。

『属下有事禀告?!?

「——我现在很忙。有空的时候再和你联络?!?

「遵命。那么届时烦请联络雅儿贝德大人?!?

魔法消失,安兹对看著自己的娜贝拉尔继续刚才的话题:

「当作奖杯,也就是狩猎的战利品。大概是犯人拿去当作纪念品了。不过那却成了致命破绽。娜贝拉尔,发动魔法吧?!?

安兹从无限背袋里取出卷轴,递给娜贝拉尔。

「这是『物体定位』卷轴。目标应该不用说吧?」

「遵命?!?

表示了解的娜贝拉尔打开卷轴,正要发动魔法之际,安兹抓住她的手,毫不留情地对大吃一惊的娜贝拉尔冷冷训斥:

「……笨蛋?!?

冰冷的斥责让娜贝拉尔的肩膀剧烈抖动:

「对、对下起!」

「使用情报收集系魔法时,必须充分作好防范敌人的对抗魔法准备之后再发动,这可是铁则??悸堑蕉苑娇赡芑崾褂谩憾ㄎ惶讲狻?,所以基本中的基本是使用『欺的情报』、「反探测」?;ぷ约??;褂小?

安兹准备的卷轴高达十卷,有-->">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