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三章 森林贤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黑暗战士 第三章 森林贤王

克莱门汀回到卡吉特位于耶.兰提尔墓地的地下神殿秘密巢穴,有如全身喷火一般怒气冲冲。步伐凌乱、皱起眉头、嘴巴歪一边,端正的五官扭曲,只能够用丑来形容。

本性应该比那张脸还要丑陋吧。

卡吉特在心中念念有词,操控全新创造的强尸前往不死者保管场。

「喔——?新的僵尸吗?已经超过一百五十了,死之宝珠的力量真是不同凡响——」

利用第三位阶魔法的不死者创造魔法「创造不死者」,能够控制的不死者数量根据魔法吟唱者的功力而定。创造出来的不死者越强,可以控制的数量就越低。不过如果像是强尸这类最低阶的不死者,对于擅长控制不死者的卡吉特来说,可以控制以常理判断不可能的一百只以上。至于卡吉特如何能做到这种事,全靠他持有的道具——死之宝珠的力量。

「这还不是因为你这么爱玩?!?

「抱歉——」

鞠躬道歉的克莱门汀脸上,完全没有看到忏悔的表情。

「不过啊——要怪那些轻易就死的家伙——也不撑久一点——」

「……被你那样殴打,谁都会轻易死去吧……」

「冒险者才不会那么轻易就死——」

「只是一般老百姓……不是冒险者就会死……克莱门汀,难道你的兴趣是随口说些再清楚不过的事来拖延时间吗?」

「好好好——对不起——我不会再犯了,原谅我吧!」

卡吉特忍不住啧舌:

「我不相信你,总之暂时不要再继续抓人了?!?

「是——」

轻浮的回应让卡吉特皱起眉头。不过说再多也没用,所以放弃说教,但是至少以皱脸来表示自己的强烈不满。果不其然还是遭到忽视。

「不过——我闲得发慌嘛——话说回来,他跑去哪里了?」

「还没回来吗?」

「还没回来啊,又落空了——机会难得,去把那个老婆婆抓过来吧——?」

「不要轻举妄动。别小看那个老婆婆,她可是会使用第三位阶的魔法,还是这个城镇的知名人物。如果随便对她下手,可能会吃不完兜著走?!?

「咦——不过——」

卡吉特把手伸进长袍,握住一顇黑色宝石:

「...克莱斗汀,为了把这个城镇变成死域,我可是在这里花了好几年准备。不想你的无聊游戏,让我的计画付之一炬。要是你继续惹是生非……宰了你喔?」

「……是叫死之螺旋吗?」

「没错,我们盟主在进行的仪式?!?

在不死者聚集的地方,通?;岵苛Φ牟凰勒?。如果有强力的不死者聚集,就会产生更强的不死者。利用这个特性的魔法仪式就像螺旋一样,可以不断产生更强的不死者,足以毁灭整个都市,所以称为「死之螺旋」。

这个邪恶仪式曾在过去,让一座都市变成一个不死者四处游荡的地方。

卡吉持的目的正是要把这个耶.兰提尔变成第二个死城,藉由收集死城中的死之力量,让自己变成不死的存在死者。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处心积虑下断准备,可不能让几天前出现的女人糟蹋整个计画。

「听懂了吗?」

卡吉特看穿可爱鼓起脸颊的克莱门汀脸上,露出残忍的表情。就在这个剎那,充满杀气的克莱门汀化为狂风踏出一步。

瞬间拉近彼此的距离,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招。手上的锐利短剑发出闪光刺向卡吉特的喉咙—

克莱门汀刺出的短剑,是名叫短锥的突刺型武器。

突刺武器的攻击方法有限,因此不是很好用。不过只喜欢用这种武器的克莱门汀不断锻炼肌肉、选择装备、学习武技,这一切都是为了学会确实给予致命一击的能力。

如此培养的绝技,在数不清的对人战、对魔物战中历劫归来的克莱门汀手中,早已到达常人无法躲避的领域。

原本就天赋异禀,拥有超越常人才能的克莱门汀,花了自己的大半辈子学习,能够到达那个地步也是理所当然吧。

不过接招者并非泛泛之辈。

知拉农引以为傲的十二高徒之一卡吉特,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杀死。

───无法闪避的锐利剑尖,被来自地下,有如墙壁的白色物体挡住。那是一只由无数人骨组成的巨大手掌,而且还是爬虫类的钩爪。

钩爪动了起来,大地从它的四周开始崩裂,巨大的物体在卡吉特的意识操控之下现身。

感受到脚边传来的强大步死者迹象。感到相当满意的卡吉特邓向克莱门?。?

「真是毫无意义的攻击。都是你害的,让我一时分心停下对其他不死者的控制?!?

「咦──那还真是对不起──不过我还没使出全力喔。至于你倒是使出浑身解数才能挡下吧?」

「少胡说八道了,克莱门汀。你不是那种会手下留情的人?!?

「哇啊——被看穿了吗?嗯,如果你没挡下,这时你的肩膀一定早被刺穿了。不过我完全没有想过要杀你喔——真的真的?!?

看到眼前的女人露出讨厌的笑容,卡吉特皱起验来,

「而且我可以打倒那家伙喔——或许魔法吟唱者没什么胜算。但是身为战士的我可是绰绰有余耶?只是有点不擅长使用打击型武器——」

「……擅长一击必杀的你面对活人或许很强,但是遇到没有生理机能的不死者又是如何呢?而且你以为这家伙是我的最后王牌吗?」

「哼——嗯……说得也是——」

克莱门汀的眼神看向通道,似乎感觉卡吉特控制的不死者正在里面待命。

「应该可以打蠃……不过在这种情况进入持久战的话会输吧—,抱歉啰,小卡吉?!埂?

克莱斗汀把握剑的手收回披风底下,大地的震动也随之停止。

「不过——真不愧是特别强化的不死者控制——非常精彩!」

克莱门汀只说了这句话就转身迈步:

「啊,对了对了。不到最后开头,我不会动那个老婆婆的。也不会继续抓人了,这样总行了吧?」

「……恩?!?

卡吉特在克莱门汀离去前,绝对不会放松手上的力道。即使她的背影已经消失在地下神殿的尽头也一样。

「性格缺陷者?!?

卡吉特丢下这句话。

自己的确也有缺陷,但是还不到克莱门汀那个地步。

「明明实力那么坚强……不,正因为实力坚强,性格才会那么扭曲吧?!?

克莱门汀很强,即使是在卡吉特所属的秘密组织最高十二干部中,也只有三人能打赢她。遗憾的是里面不包括卡吉特。即使利用手上的道具,获胜的机率也只有三成。

「前漆黑圣典的第九席吗…有英雄级实力的性格缺陷者真是不好惹?!?

「曾经发生过那种事啊?!?

恩弗雷亚深深叹了一口气。念念有词。

恩弗雷亚和安莉的双亲很熟。他们都是非常称职的父母。甚至令人羡慕受到疼爱的两个女儿。恩弗雷亚因为从小父母双亡,只留下朦胧的记忆,所以一说到了不起的父母,恩佛雷亚马上会想到安莉的双亲。

对于夺走安莉双亲性命的「帝国骑士装扮者」感到愤怒,听到娜些家伙被残杀时心里也只浮现活该的想法。对于不愿派遣士兵前来的耶.兰提尔高层也也感到有些火大。

但是把最应该愤怒、难过的安莉放一旁,自己表现出那种情感,总感觉有点不对。

看著身旁想起往事眼眶泛泪的安莉,不知是否该开口安慰时,安莉拭去泪水露出微笑:

「我还有妹妹,不能一直沉浸在悲伤中?!?

稍微起身的恩弗雷亚再次坐下。对于失去安慰机会,一方面觉得可惜,一方面觉得自己真没用。

即使如此——自己想要?;に男那橐攀遣槐?。迟疑了一下,恩弗雷亚下定决心,除了自己以外,不会让任何人坐在安莉的身边。即使是能够?;ぐ怖虻那空?。

虽然有些焦躁,但是不想失去的心情让恩弗雷亚打算说出打从小时候初次来到村庄,一直放在心里的想法。

「那么——」

喉咙彷佛黏住一般说不出话来。说啊,快说。虽然拚命想说,但是心中的话就像是卡在喉咙说不出口。

以年龄来说,安莉和恩弗雷亚都到了即便结婚也不奇怪的适婚年纪,而且恩弗雷亚身为药师赚的钱,也足以养活安莉和她的妹妹。

即使生了小孩也没问题…

脑海里浮现自己建立家庭的景象——但是立刻挥去失控的想法。知道安莉正一脸诧异看著这样的自己,让恩弗雷亚更加焦虑。

嘴巴一张一阖。

我喜欢你。

我爱你。

但是这两句话都说不出口。因为害怕听到她的拒绝。

那么说些其他能够缩短彼此距离的话。

城镇比较安全,要不要一起生活?我会连你的妹妹一起照顾。如果你想要工作,

可以在奶奶的店里帮忙。

要是对城镇感到不安,我会尽全力帮助你。

只要那么说就好,那些话被拒绝的可能性比倾诉爱意的话语低很多。

「安莉!」

「怎、怎么了吗?恩佛雷亚?!?

安莉被突然其来来得大叫吓了一跳,恩弗雷亚开口表白:

「——如、如、如果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吧。我会尽可能协助你!」

「谢谢!……恩佛雷亚真是好朋友,好到对我来说太可惜了!」

「啊,啊,恩……不,不用客气,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

无法对笑容满面的安莉说出其他话的恩弗雷亚,在心中暗骂自己的无能,同时又觉得安莉真是可爱,陪著她一起聊儿时的记忆。

就在话题告一段落时,恩弗雷亚问个问题:

「话说回来,那些哥布林是怎么回事?」

那些哥布林称呼安莉为大姊。而且每只哥布林都和路上看到的哥布林大相径庭,感觉像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不仅如此,在村里看到魔法吟唱者的身影更是令人惊讶。不知道那些哥布林租原本只是单纯村姑的安莉在哪里相识,又有什么关系。

安莉简单回答这个问题:

「我使用了解救村庄的安兹.鸟尔.恭先生留下的道具之后,它们就出现了?;嶙裾瘴业拿钚惺锣??!?

「原来是这样……」

安莉有如星星闪闪发亮的双眸让恩弗雷亚感到苦涩,随口附和。

安兹.乌尔.恭。

这个名字从刚才开始,已经在安莉的口中出现过好几次。

在卡恩村被身穿帝国骑士服装的不明人士袭击时,一名刚好路过的神秘魔法吟唱者以惊人实力解救村庄,让村庄得以重获和平。他是解救安莉的英雄,恩弗雷亚应该感谢的恩人。

但是浮现在安莉脸上的表情,让他难以坦率表现感激之意。

虽然可以体会那是安莉提到恩人时理所当然的反应,心中的嫉妒还是不断涌现。身为男人不想输的心情,以及单恋不对自己露出那种表情的安莉。就是混杂这些情感的丑陋思绪。

感到可悲的同时,企图挥开这些情感的恩弗雷亚开始思考安莉口中的道具。

用来召唤哥布林的道具,好像称为「哥布林什么之号角」。

解救村庄的大魔法吟唱者有告诉安莉那是什么号角,不过当时她的头脑太过混乱,所以没有记得很清楚。

恩佛雷亚觉得有点奇怪。

想不到那是什么道具,可是她应该不可能忘记。因为如果是具有特殊功能的道具,听过一次后就不会忘记。

不过实际上确实有很多召唤道具,在魔法当中也有召唤魔法。只是利用上述方式召唤出魔物,在经过特定的时间之后,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召唤魔物」绝非能够长时间使唤的魔物。

如果那件道具办得到,至今为止的魔法历史或许会被整个推翻。

做得到这种事的道具将有多大的价值?安莉似乎没有留意到那个道具的价值,但是如果把它卖掉,应该足以让她一辈子衣食无忧。

安莉使用这个稀有道具,是因为不想让村庄再次受到伤害。

恩弗雷亚觉得这个想法很有安莉的风格,因此召唤出来的哥布林除了?;ご遄?,还称呼安莉为大姊,听从她的命令,甚至帮忙下田。不仅如此,听说还会教导村民使用弓箭,传授他们护身术。也因为如此,村庄开始有了一些奇怪的新居民。

村庄能够接受哥布林,原因之一也是因为受到同为人类的骑士袭击吧。他们变得有点不相信人类,更容易接受帮助自己的哥布林。

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赠送这个道具的人是解救村庄的魔法吟唱者吧。

「那个人是叫安兹.鸟尔.恭吗?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我也想向他道谢?!?

恩佛雷亚对安兹.乌尔.恭这个人没有任何头绪?;八蛋怖蛎挥锌吹蕉苑矫婢叩紫碌某は?,所以即使是自己知道的人,也不晓得是谁吧。不过对方竟然把号角那么昂贵的道具随便送人,一定是个大人物。如果曾经见过绝对不会忘记。将这个想法如实告诉安莉之后,安莉脸上浮现明显的失望神色:

「这样啊。我遗以为如果是恩弗雷亚应该会认识他……」

安莉的反应让恩弗雷亚的心脏剧烈跳动,背后冒出难受的汗水?!竿獗砹淼北鹇?,他的实力那么坚强,受欢迎的可能性很高吧?!鼓院@锔∠肿蛲硖降幕?,呼吸不禁变得紊乱。

努力压抑心中的不安,恩弗雷亚问道:

「安、安莉怎么了吗?见了那个名叫恭的人,你、你想做什么?」

「咦?嗯,想要好好向他道谢。村庄的大家也提议为了记住他的救命之恩,想替他建个小铜像,而且我也得跟他道谢……」

敏锐察觉这个答案没有隐含恩弗雷亚害怕的爱意,让他大大地吐了一口气,放松紧绷的肩膀力道:

「喔。那样啊,嗯……呼。没错,当然要向他道谢。如果有什么特徽,或许会想到是什么人,在各方面也可以缩小范围……对了,你知道他使用过什么魔法吗?」

「啊,魔法啊。很、很厉害喔。才看到霹哩啪啦的闪电,骑士就被一击打倒了?!?

「闪电……有听到对方说什么雷击吗,」

安莉的眼神望向空中,接替重重点头。

「嗯!……好像有听他说过?!?

不过好像更长一点……听到安莉的喃喃自语,恩佛雷亚判断那应该是对方在发动魔法之前说了些什么吧。

「这样……是使用第三位阶的魔法啊?!?

「……第三位阶的魔法……很厉害吗?」

「那当然很厉害??!因为我只能使用第二位阶的魔法,第三位阶的魔法已经是常人能够到达的最高阶魔法。如果是更高阶等级的魔法,更是进入天赋异禀者的领域?!?

「恭先生果然很厉害呢!」

安莉佩服地点点头,但是恩弗雷亚不认为那位名叫安兹的魔法吟唱者只会使用第三位阶的魔法。因为他能够毫不在意地把刚才听到的道具随意送人,说不定他能使用英雄领域的第五位阶魔法。

那样的伟大人物,为什么会来到这个村庄?

感到纳闷的恩弗雷亚忍不住偏头,但是听到安莉接下来的惊人发言?心中的疑问莉克烟消云散。

「不只如此,他还送找色药水───」

之前的故事像是整件事的片段,让恩弗雷亚想起过去的一段对话。

「那么我付钱给你,可以详细说明一下给你这瓶药水的人吗?」

名为布莉塔的战士对于莉吉的要求感到不悦:

「你问这个想做什么?」

「那还用说,当然是用来当作寻人的线索。寻找那名穿著全身铠甲的神秘人物。和他交好的话,或许他会告诉我是从哪里获得这瓶药水吧?而且也可能不小心说出,所以如果他是冒险者,我打算委托他工作。恩弗雷亚觉得如何?」

这就是恩弗雷亚指定飞飞的理由。

藉由加深彼此的友谊套出药水的相关情报。除此之外,只要前往森林采药,在草药的过程中,对方或许会不小心泄漏一些情报。

恩弗雷亚努力不表现出内心的兴奋,以和刚才一样的冷静声音谨慎询问安莉:

「喔,那是什么样的药水?」

「咦?」

「你也知道我是药师,对于药水这种事当然会有兴趣?!?

「啊啊,说的也是!你的工作就是做这种东西?!?

安莉将魔法吟唱者和她赠送药水这些事,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恩佛雷亚。途中安莉好几次提起安兹.乌尔.恭的惊人之举,若是刚才的恩佛雷亚或许会产生扯露的嫉妒情感,但是现在的他,脑中满是其他事。

所有的情报连结在一起,掀开好几层面纱之后,隐藏的真终于现身。

出现在耶.兰提尔的药水和安莉喝下的药水,很可能是同样的东西,,至于出现在那两个地方的人,是魔法吟唱者和身穿黑色全身铠甲的旅行者两人组。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不过有两个符合自称安兹·乌尔.恭的人选。从安莉刚才的话中判断应该是僩男人,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确认一下。

「……那位名叫安兹.乌尔.恭的人,该不会是……女性吧?」

「咦?不是喔?虽然没看见对方的脸,不过声音是男生喔?!?

这一个证据无法证明对方绝对是男生,有改变声音的魔法,也可以利用魔法道具。只是把娜贝和安兹·鸟尔.恭当成同一个人,总觉得不太对劲。冷酷又有点天然的娜贝和安莉口中那位充满智慧、态度从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安兹,形象实在相差太远。要把她和安兹结合在一起,果然太过牵强——

「穿著黑色铠甲的人好像足叫雅儿贝德?!?

「这、这样啊……」

记得娜贝曾经说过这个名字。

答案已经揭晓。

安兹.乌尔.恭=飞飞。

这么一来可以得到惊人的事实。

那就是解救这个村庄的魔法吟唱者,同时也是身怀绝技的战士。虽然也有接受魔法训练的战士,但是绝大多数都会扼杀其中一方的优点。魔法吟唱者也一样,魔力系魔法吟唱肯若是穿著重装铠甲,大多无法吟唱魔法。

既是第三位阶的魔法吟唱者,剑士本领也有精钢等级的冒险者。

简直是彷佛天方夜谭的存在。如果真的有这种人,他绝对是英雄中的英雄。

不过倘若是如此,为什么他会在路上不断发问呢?

最合理的可能性是他是一名学习异国未知技术的魔法吟唱者,不清楚这里的事。如果是那样,那么身上会有那种由完全未知知识制造的异国药水也是理所当然。

恩弗雷亚得到这个价值连城的情报,气息不由得变得紊乱,即使知道安莉对自己露出异样的眼神也无法压抑。

心理同时涌现复杂的感情。

与拯救安莉、赠与药水的他相比,为了得知制药方法偷偷接近的自己真是讨厌,感觉有点卑鄙。

安莉应该会喜欢那样的男人吧。

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唉声叹气。

「没、没事吧?你的脸色很不好喔?!?

「嗯、嗯。没事,只是在想点事……」

如果能够知道药水的制作方法,藉此解救更多的人,就能消弭自己的罪恶感吧。不过那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他只是想要以药师的身分获得新的药水制作方法。

不但是强大的战士,也是优秀的魔法吟唱者,有美女陪伴,身怀未知药水,还有救村姑于危难的侠义心肠,那样的男人和自己。

恩弗雷亚对自己和飞飞——不,和安兹.乌尔.恭的差距感到绝望。

「怎么了吗?你看起来很奇怪喔?」

「啊,恩。没什么?!?

恩弗雷亚忍住叹息露出微笑,不过没有自信可以笑得自然,安莉的脸上露出看穿恩弗雷亚假笑的表情。

「…我该怎么办才好?安莉也讨厌那种把见不得人的事隐藏起来的人吧?」

「……在受到神的召唤之前,每个人都有应该要埋藏在心里的事。尤其是说出来会造成他人不幸的事更是如此。不过若是隐藏那些事会造成他人不幸,那就另当别论……我不会因此讨厌你,所以如果你犯了什么罪,还是到官府自首比较好喔!」

「……不,我没有犯罪?!?

「咦……嗯!就是说??!恩弗雷亚怎么可能会犯罪!我很相信你喔!」

看著呵呵呵刻意发笑的安莉,恩弗雷亚也放松肩膀的力道。

「嗯,不过还是谢谢你。也让我在某些方面放松了。我会先以并驾齐驱为目标努力?!?

为了能在你的面前抬头挺胸,对你说出我喜欢你、我爱你。

对于恩弗雷亚充满决心的宣雷,还有刚才那些话完全一头雾水的安莉,只是露出客气的笑容轻轻点头。



「喔───」

安兹发出类似感叹的声音,望著村庄里的某处。

那个地方有几名村民排成一列。男女老少都有,有四十几岁看似母亲的福态女性,也有十岁年左右的少年。所有人的共通点就是表情严肃,甚至充满敌意,现场没有人表现出仿佛是在玩耍的态度。

一只持弓的哥布林向列队的人说话。

距离这么远,即使拥有灵敏听觉的安兹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排队的村民们轮番慢慢拿起弓箭。那是简陋的短弓??赡苁亲约鹤龅陌?,看起来歪七扭八。

拉满弓之后,瞄准位于稍远距离的稻草人。

可能是哥布林下达指令,村民们一起射箭。

虽然弓看起来简陋,但是箭的飞行轨迹相当完美,全数射中稻草人。没有一只箭落空。

「不错嘛?!?

安兹不由得出口称赞。

「是吗?」

站在后方的娜贝拉尔发出疑问。

看在娜贝拉尔的眼里,大概不了解那种程度的技术为什么会受到赞赏吧。因为和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弓兵相比,他们的技巧简直是儿戏。

了解娜贝拉尔心情的安兹在头盔底下露出苦笑:

「娜贝拉尔说得没错,那并非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技巧。不过他们在十天前还不会使用弓箭。并非消极地防止配偶、小孩、父母遇害的惨剧再次发生,而是想在出事时能够积极拿起武器挺身战斗,来自这股勇气练就的技巧难道不值得称赞吗?」

值得称赞的,是让村民们做到这种地步的怨恨。

「非、非常抱歉。我没有想得那么深……」

「没关系。娜贝不需要想那么多。而且他们的技巧确实没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

安兹再次望著弓箭划过天际,刺穿稻草人的光景,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个想法。

他们会变强到什么地步?自己又会变强到什么程度?

安兹在Y G G D R A S I L已经到达最高等级的一百级,来到这个世界时,剩余经验值也到达最大值的九成。虽然是猜测,既然其他能力都还在,那么在这个世界的等级应该也是一样。问题在于是否能够取得一成的经验值,变成一百零一级。

关于这个问题,安兹多少得到答案。

自己无法变得更强。已经抵达力量的终点。

安兹的强是无法成长的强,但是他们的弱却可能成为深不可测的强。

如果活在这个世界的人们没有成长的极限,可以超过YGGDRASIL最强的一百级,届时安兹与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属下将不是他们的对手。

而且这是绝对——

「并非不可能发生吗……」

安兹认为有可能是玩家的,是六百年前出现在斯连教国的六大神。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与安兹出现的时间有如此差距,不过六大神若是没有寿命设定的异形类,或是具有特殊寿命设定的职业,目前还存活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六大神还藏身在斯连教国里,那么这六百年之间有人利用六大神的力量,进行加速升级——接受强大玩家的帮助,以超越一般速度的方式取得经验值——即使出现等级超过一百的人也不足为奇。

这么一来教国之所以没有统治这个世界,有可能是因为还有同样水准的存在?;蛐硪话偌兜那慷雀久皇裁?。

一想到这里,安兹不存在的胃便开始抽痛。

如果六大神真的是玩家,在情报还不充分的现在,必须努力和他们交好。只是根据阳光圣典等人的说法,袭击这个村庄的帝国骑士其实是由教国的人假扮,那么解救这个村庄等于是与教国为敌。

「伸出援手难道是个错误吗……」

果然还是需要先收集情报。

正当安兹心不在焉想著这些事时,发现有个少年往这里跑来。平常被头发遮住的眼睛因为头发晃动显得匆隐忽现,可以发现他的眼睛直直盯著安兹。

安兹从恩弗雷亚身上感觉到不妙的气息。那和之前看到的村长慌张模样相同。

「怎么这么匆忙?难道又发生什么紧急状况吗?这个村庄还真是……」

恩弗雷亚来到念念有词的安兹面前。

气喘吁吁的恩弗雷亚额头冒汗,将被汗水沾湿的头发拨开的少年,露出严肃的表情看向安兹等人。

似乎有些迟疑,不知道该向谁说话的恩弗雷亚欲言又止,接著终于下定决心面对安兹:

「飞飞先生,你是安兹.乌尔.恭先生吗?」

这一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安兹哑口无言。这个时候当然应该回答不是。

可是自己能够说不是吗?这是自己和朋友一起创造的名字。即使现在把它拿来当成自己的名字,真的可以加以否定吗?

这段迟疑的时间是不言而喻的最好证明,恩弗雷亚继续说道:

「就是你吧,恭先生。谢谢你解救了这个村庄,还有安莉?!?

安兹轻声回答鞠躬道谢的恩佛雷亚:「不....,我......」

听到安兹好不容易挤出的话,恩佛雷亚点头表示理解:

「我能理解你是为了甚么原因才会隐姓埋名,不过还是要向解救这个村庄───不,是解救安莉的你表达谢意,谢谢你救了我喜欢的女生?!?

安兹没有对深深低头的恩弗雷亚说些什么。他虽然带著大叔的心情觉得「喜欢」两个字真是青春,一时沉浸在怀念的往事之中,同时也想著其他更重要的事。

「啊……够了……把头抬起来?!?

这个回答像是默认自己就是安兹.乌尔.恭,但是现在不管自己怎么解释,都不可能否定恩弗雷亚的想法吧。是安兹输了。

「是的,恭先生。另外,其实……我有件事瞒著你?!?

「……你跟我来。娜贝,你在那里待命?!?

对娜贝拉尔下令的安兹带著恩弗雷亚来到稍远的地方。这是为了避免被娜贝拉尔听到什么奇怪的事而激动。

和娜贝拉尔拉开距离的安兹转身面对少年。

「其实……」

恩弗雷亚紧张地咽下口水,露出充满决心的表情。

「恭先生,你在旅馆里送给女子的那瓶药水,无法以一般方法制作,非常稀有。我为了想知道是什么人持有那样的药水,还有药水的制作方法才会委托这个工作。真的非常抱歉?!?

「喔,原来如此?!?

果然是个错误。

安兹在这个村庄将治疗药水送给安莉,也在耶.兰提尔把相同的药水送人。这就因为这样身分才会曝光吧。不仅如此——

(……或许应该收回那瓶药水。当时如果有问一下女冒险者的名字就好了……不过现在后悔也于事无补。)

安兹认为在耶.兰提尔的当时,送她药水是最好的办法。

女子曾经说过「看你穿的铠甲这么气派,应该不至于没有治疗药水吧」。这或许是不经意的发言,不过却大幅限制安兹的行动。

比方说有个人走出高级汽车,如果身上穿著看起来花了很多钱,精心打扮的奢华装扮,也会认为车子和那个人相得益彰吧。不过要是外表看起来相当寒酸又会如何?这时候就会认为那个人将薪水全都花在车子上,甚至可能加以嘲笑。

安兹想要避免发生这种事。

当时如果拒绝,同伴娜贝拉尔的美貌和自己身上的铠甲可能会遭到嫉妒,甚至会被散播不妙的谣言。谣言这种东西出现之后就跟随自己一辈子,很多人会不断触碰那个伤口。

安兹是为了提高身为冒险者的-->">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