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卷 黑暗战士

第二章 旅程

第二卷 黑暗战士 第二章 旅程



从耶.兰提尔前往东北方的卡恩村时,马车的路线大致分成两条。

北上之后沿著森林周围往东前进的路线?;褂邢韧敖?,然后向北的路线。

这次选择的行进路线是前者。

沿著森林周围前进,遇到魔物的机率较高,以保镖的立场来看是个错误的选择。

即使如此,大家还是选择这条路线。那是安兹为了达成彼得他们最初委托的狩猎魔物任务。虽然这个决定隐含得不偿失的危险,但是有「飞飞和娜贝」这样的高手同行,才会安心选择这个路线?;褂心缺蠢诔峭馐褂谩咐谆鳌怪っ魉芄皇褂玫谌唤啄Х?,也是选择这个路线的原因之一。

而且不是进入森林,而是在森林与平原的交界,不至于出现太强的魔物,以大家的实力应该足以应付,还可藉由实战确认彼此队伍的实力。根据这几点判断,最后才决定选择这条路线。

离开耶.兰提尔,太阳已经通过顶点的现在,可以看见在远方有一大片黑绿色的茂密原始森林。粗壮的巨木林立,繁茂的枝叶生长得异常广阔,因此阳光无法照射进森林,视野不佳甚至有种被黑暗吞噬的错觉。树木之间的缝隙彷佛张开大嘴等待自投罗网的猎物,这种神

秘感更是造成不安。

一行人以围著马车的队形前进,驾车者当然是恩弗雷亚,游击兵陆克路特走在马车前面,战士彼得走在马车左侧,马车右侧是森林祭司达因和魔法吟唱师尼纳,后方则是安兹和娜贝拉尔。

因为视野辽阔,到此之前大家没有多大的警戒,但是来到这里之后,彼得第一次发出稍微有点严肃的声音:

「飞飞先生,从这一带开始就属于危险地带。虽然不会出现无法应付的魔物,为了警慎起见还是要多加留意?!?br/>
「了解?!?br/>
点头的安兹突然想到一件事。

如果是在游戏中,会遇到什么样的魔物是根据地点而定,但是现实里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只有神知道会出现什么棘手的敌人。

根据前几天的卡恩村之战,还有从阳光圣典的俘虏口中逼问出来的情报,安兹对自己的高强实力充满信心。然而那是身为魔法吟唱者的实力,现在的安兹穿著魔法创造的铠甲,几乎不能吟唱任何魔法。

在这种压抑长处的状态下,是否能够胜任前锋呢?不仅如此,既然身为保镖,胜利条件就不是战胜敌人而是彻底?;ざ鞲ダ籽?。如此思考的安兹感到些许不安。

遇到紧要关头时,打算消铠甲使用魔法,但是如此一来就必须杀掉同行的一行人或是窜改他们的记忆,安兹实在不愿意这么做。

(因为太麻烦了。)

安兹转头看向娜贝拉尔,承受视线的娜贝拉尔点了个头。

两人事先讨论过,在紧要开头时让娜贝拉尔发动比第三位阶还高的高阶魔法,最多到第五位阶,希望能够解决问题。如果还是不行,安兹也会脱去铠甲,稍微认真对付。

看到两人的眼神交流——安兹依然戴著全罩头盔——产生奇怪误会的陆克路特以开玩笑的轻浮语气对娜贝拉尔说道:

「没事的,不需要担心,只要没有遭到奇袭,也不至于太过棘手。而且只要是我负责把风,即使是奇袭也逃不过我的耳目。吶,小娜贝,我很厉害吧?」

娜贝拉尔无视一脸认真的陆克路特:

「飞飞先生,可以允许我揍扁这个…低等生物吗?(斑蚊)」

「收到娜贝小姐冷漠的一句话!」

竖起大拇指的陆克路特令众人露出苦笑,但是大家似乎对刻薄回应的娜贝拉尔没有什么特别的戚觉。因为大家不认为娜贝拉尔把所有人类都称为低等生物,而是只针对特定人士才会这么说。

安兹驳回娜贝拉尔的真心要求,感觉不存在的胃痛了起来。现在正和人类一起旅行,希望她能稍微掩饰一下内心的想法。



乎误会安兹的态度,恩弗雷亚在一旁插嘴:

「没事的。其实从这一带到卡恩村附近,都是『森林贤王』这只拥有强大力量的魔兽的势力范围。因此除非运气极差,否则不会遇到魔物?!?br/>
「森林贤王吗?」(楼主:我感觉我不该太早把它的图片放出来群众都没念想了,例如想到某个贤狼)

安兹回想起在卡恩村打听到的情报。

森林贤王是一只会使用魔法的魔兽,拥有惊人的强大力量。因为栖息场所位在森林深处,几乎没有什么目击情报,不过存在本身倒是打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受到众人讨论。甚至有人说那是一只活了数百年,长著蛇尾的银白色四脚兽。

(真想见识)下。虽然不知真伪,不过如果活了很久,或许拥有惊人的智慧。毕竟还有森林贤王的称号。如果能够抓到…应该可以强化纳萨力克的实力。

安兹在脑中模模糊糊想像魔兽的模样。

(说到森林贤王,在已经消失的动物中也有……长得像猴子……啊,红毛猩猩。那叫林人……还是贤者?而且长著蛇的尾巴……有那样的魔物喔?)

觉得在YGGDRASIL当中也有那种魔物的安兹终于找到答案:

(是鵺!……那个长相应该是猴子的头,狸的身体,老虎的四肢和蛇的尾巴……虽然不清楚这里是否有YGGDRASIL的魔物,但是也可能像天使那样被召唤出来。)

正当安兹想起YGGDRASIL的鵺时,陆克路特再次以轻浮语气找娜贝拉尔说话:

「恩,那么如果完美达成任务,不知道会不会因此提升可爱的小娜贝的好感度呢?」

娜贝拉尔打从心底感到厌恶地啧舌。

陆克路特做出受到打击的动作,但是没人开口安慰她。大家似乎已经把他们当成搞笑双人组了。

于是众人一边闲聊,一边在彷佛可以晒焦肌肤的炙热阳光下行进。皮鞋沾著踩烂青草的汁液,发出青草的味道。

看著擦拭汗水的一行人,安兹非常感谢这副不死者的身躯。对于强烈阳光一点都不觉得痛苦,即使穿著笨重的铠甲也不至于疲惫。

只有陆克路特依然活力十足,随口对著默默行走的众人说笑:

「大家可以不用那么小心谨慎也没关系,因为我会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小娜贝就很信任我,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br/>
「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有飞飞先生?!?br/>
娜贝拉尔皱起眉头。感觉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不可收拾的事,安兹把手放在娜贝拉尔的肩上,她的表情瞬间缓和下来。

看著两人互动的陆克路特丢出疑问:

「我说小娜贝和飞飞先生,你们两人果然是情侣吧?」

「情、情侣!你在说什么??!雅儿贝德大人才是!」

「你!」安兹不禁大叫出声?!冈谒凳裁窗?!娜贝!」

「??!」

娜贝拉尔睁大双眼,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至于安兹咳了一声冷冷说道:

「……陆克路特先生,可以不要没有根据地乱猜吗?」

「……啊——失礼了。只是开个玩笑。啊——难道飞飞先生已经有对象了?」

鞠躬的陆克路特没有反省的模样,但是安兹也没有像刚才那么生气。关于这次的外出,选择娜贝拉尔随行实在是个愚蠢的决定。

虽然觉得选错人,但是安兹也很为难,因为除了她以外实在没什么人才。在全都是异形类角色的安兹.乌尔.恭里,同伴创造的NPC也几乎都是异形类,能够带到人类都市的人才非常稀少。娜贝拉尔虽然是伪装的,却是少数拥有人类外表的人之一……不过忘记把她的性格也考虑进去。

以现状来看,或许另一名战斗女仆露普丝雷其娜.贝塔会比较合适,但是事到如今为时已晚。

娜贝拉尔因为自己的失态而脸色苍白,为了让她放心,安兹轻拍几下她的背。好的上司要能够原谅下属的第一次失败。若是重复犯错,那时候再好好斥责。而且要是她因此沮丧或退缩,影响到今后的行动,那可就不妙了。

更重要的是她只有提到雅儿贝德的名字。没必要窜改记忆——应该。

「陆克路特,别再说废话了,好好警戒?!?br/>
「了解?!?br/>
「飞飞先生,很抱歉,我的同伴失礼了。随便揣测他人的事可是禁已?!?br/>
「不会不会。今后如果能够多加注意,这次就既往不咎吧?!?br/>
两人同时望向陆克路特的背,听到对方一面念念有词「啊——被小娜贝讨厌了。呜,好感度完全是负的?!刮蘧虿傻卮瓜录绨?。

「那个笨蛋……!之后我会好好说说他。遗有刚才的事我会当作没听到?!?br/>
「这个嘛,恩。那就麻烦了。那么既然有陆克路特在警戒,就交给他负责,我也稍微说点自己的事吧?!?br/>
「没问题没问题。造成你的困扰,就让他连同这个部分也一起好好工作吧?!?br/>
看著彼得的笑容,安兹走到尼纳和达因旁边,和安兹换位子的达因走到后面,和娜贝拉尔并肩而行。

「关于魔法的事,有几件事想要请教?!?br/>
确认尼纳点头之后,安兹开口发问。似乎对安兹的问题感到兴趣,恩弗雷亚望了过来。

「受到迷惑、支配等魔法控制的人,有可能会把自己知道的情报泄漏出去。在对策方面,是不是有什么魔法可以让遭到控制的人在特定状况下,被询问数次之后就会死亡呢?」

「没听说过有那种魔法耶?!?br/>
安兹转头,隔著头盔望向恩弗雷亚。

「我也不知道??梢岳媚Хㄐ拚炕姆绞?,让魔法定时发动,然而还是无法到达那种地步?!?br/>
「…这样啊?!?br/>
没有听到最想知道的问题答案,让安兹稍戚失望。

这么一来,该如何利用阳光圣典的幸存者这个恼人问题,只能之后再解决了。

现在幸存者为数不多,就这么平白损失太过可惜。为了探明死后就会消失这点蕴含什么魔法医学的手段,所以解剖几个活人,实在很浪费。若是这样就会死,还应该坚持追求情报吗?因为失去一个人就少了问出三个情报的机会。

不过更可惜的还是尼根,非常后悔第一个让他死去。只为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就失去掌握最多情报的尼根。

但是那个失败也让安兹知道,光是利用在YGGDRASIL学习的知识,并不足以应付这个世界,所以不能说毫无收获。应该往好的方向想,那个失败也算是获益良多。

当安兹心不在焉想著那些事时,尼纳继续说道:

「话虽如此,我所知的魔法也只是一小部分。倾国家之力来培育魔法吟唱者的国家,或许能够创造那样的魔法。在斯连教国的话有神官——信仰系魔法吟唱者的教育,帝国也有秘术师、妖术师、魔法师等魔力系魔法吟唱者的学院。其他的例如亚格兰德评议国,即使有什么利用龙之智慧的魔法也不足为奇?!?br/>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如果有整个国家的支援,会出现那种魔法也不奇怪啰?!?br/>
就之前得到的情报显示,亚格兰德评议国是个亚人类组成的国家,似乎是由评议员主导政治。是和倡导人类至上的斯连教国属于潜在的敌对国家。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身为评议员的五只龙,听说具有惊人的强大力量。

安兹对那个国家很感兴趣,但是目前的他尚未站稳脚步,没有把触角伸到那个国家的余力。因为光是现行的各种策略,便已经消耗不少纳萨力克的战力。

「那么可以再请教别的问题吗?」

安兹一边向尼纳询问其他问题,一边感到满足。

安兹对尼纳和彼得问了很多问题,让漆黑之剑一行人对他们投以「还在聊啊」的眼神。内容包含魔法、武技、冒险者和周边国家的事,范围相当广泛。

虽然是必须小心询问的问题,不过都是很有帮助的事。安兹确信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知识已经一口气增加不少。

然而还是稍嫌不足。知道一些事之后,就会衍生出其他必须知道的事,特别是魔法更是如此。当魔法成为世界的基础,世界竟然会变成这个模样,实在令人吃惊。

受影响最深的,莫过于这个世界的文明水准??雌鹄聪袷侵惺兰?,实际上是近世,有些东西已经到达近代水准。而造就这些技术的推手正是魔法。

知道这件事之后,安兹放弃考察这个世界的技术水准。对于靠著魔法这个与科技完全不同体系发展起来的世界,在科技世界长大的人根本无从考察。甚至有盐、砂糖、辛香料的生产魔法,还有让养分回归耕地,让农地不用休耕的魔法。

不知是真是假,海竟然不是咸的。这些情报都和安兹原本约知识大相径庭。

安兹小心谨慎地不断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不知道时间经过多久。

「有动静了?!?br/>
陆克路特突然以有些紧张的语气开口。和找娜贝拉尔说话时的轻浮模样完全不同,眼前的他是个经验老道的专业冒险者。

所有人立刻往陆克路特注视的方向拿起武器。

「在哪里?」

「那里。就在那里?!?br/>
听到彼得的询问,陆克路特伸出手指,指向巨大森林的一角。因为隐藏在树林里,视野不佳,看不到任何动静。即使如此,依然没人质疑。

「要怎么做?」

「不能勉强深入,要是没有离开森林,就不予理会吧!」

「那么按照计画,请恩弗雷亚退后才是明智之举??!」

正当他们放声谈论时,森林出现动静,魔物们渐渐现身。

有十五只身高和小孩子差不多的生物,围著六只巨大生物。

前者是名为哥布林的亚人类。

歪七扭八的脸上有著扁平的鼻子,血盆大口里有两颗突出的尖牙,皮肤是明亮的茶色,一头乱七八糟的骯脏黑发像是被发蜡固定。

身上的破烂衣服,不知是弄脏还是染色的缘故,呈现烧焦的茶色,外面套上鞣制的粗糙兽皮充当铠甲。一手拿著木制棍棒,另一只手拿著小盾。

是来自人类和猿猴交配,带著邪恶感觉的魔物。

数量较少的巨大生物,身高约在两百五十公分到三百公分。

下巴大幅向前突出的模样,看起来有点痴呆。

肌肉隆起的于臂壮如大树,加上弯腰驼背,手已经快要碰到地面。手拿砍削树干的棍棒,只有腰部缠著没有鞣制的兽皮。身体很臭,似乎连这么远的距离都闻得到。

长著无数肉疣的肌肤呈现烧焦的茶色,丰厚的胸肌和腹肌看起来相当壮硕。从外表判断力气很大,有如剃毛后的扭曲大猩猩——是种称为食人魔的亚人类魔物。

几乎所有魔物都提著破烂皮袋,感觉是用来长途跋涉。

环视一行人的魔物走向草原,虽然有些距离,还是足以从丑恶的脸上感觉到敌意。

「……数量有点多??蠢次薹ū芸蕉妨??!?

「恩,没错。哥布林和食人魔的特性是看到人少时就会攻击。应该说拥有的智慧只会以人数判断彼此的战斗能力,有点麻烦?!?

虽然能够理解也实际体认,但是和游戏中完全不同的这个情况让安兹有些困惑。

不管是身高还是皮肤色,眼前的食人魔和哥布林美枝都有不同的特徵,也就是说它们并非相同个体。感觉起来像是与二十一只不明魔物

为敌。

「现实和游戏不同吗?」

仿佛进入没有攻略资料的未知区域和陌生魔物对峙的感觉,再次回想起在卡恩村战斗时的感受,安兹以周围听不到的声音念念有词。

「那么,飞飞先生?!?br/>
「……喔,怎么了吗?」

「之前说好一半一半,不过现在怎么分配呢?」

「不能分成两队适当解决来袭的敌人吗?」

「那么一来全都跑到其中一边就麻烦了。娜贝小姐可以使用『火球』之类的范围魔法一口气消灭哥布林吗?」

「我无法使用『火球』。能使用的最强魔法是『雷击』吧?!?br/>
安兹心想那是之前给她的限制。

「『雷击』是直线贯穿的魔法吧?!?br/>
「那么诱导敌人排成一排,从旁边一口气解决如何?」

「那么必须筑起抵挡敌人突击的防卫线……」

「那就由我负责吧??梢郧氪蠹胰ケ;ぢ沓瞪系亩鞲ダ籽窍壬??」

「飞飞先生……」

「如果区区的食人魔就会陷入苦战,我也只是虚有其表吧?;骨氪蠹铱次胰绾吻崴山饩鍪橙四??!?br/>
安兹充满自信的声音,让漆黑之剑一行人面露理解神色,其中也包含交给他似乎没问题的安心感。

「了解。不过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看著敌人进攻,会尽可能从旁协助战斗?!?br/>
「请问需要支援魔法吗?」

「啊,我们不需要。漆黑之剑的朋友,请你们支援自己的同伴?!?br/>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各位,如果在这个状态开战,因为距离森林很近,可能会让敌人逃走喔?」

「既然如此,要用老办法吗?先将它们引出来?!?br/>
「就这么做!敌人的突击由飞飞先生抵挡,漏网之鱼该如何对付呢,彼得?」

「由我发动武技『要塞』牵制食人魔。至于哥布林交给达因来阻止。尼纳对我使用防御魔法,另外或许没有必要,还是要随时留意娜贝小姐的安全,同时专心使用攻击魔法。陆克陆特去解决哥布林。万一有食人魔越过防卫线,也要负责阻挡。这时尼纳改以扫荡哥布林为优先任务?!?br/>
大家看著彼此互相点头,表示理解彼得的指示。战斗方针决定得非常顺畅,彼此之间默契绝佳。

衷心佩服的安兹轻轻发出感叹的声音。

Y G G DR A S I L时代的记忆再次苏醒。安兹和同伴们在战场上重复默契绝佳的狩猎。诱导、阻挡、调整攻击对象。正因为熟知彼此的能力,才能进行那样的小组作战。

或许有点偏颇,但是安兹很有自信地认为那种小组合作并非易事。漆黑之剑虽然比不上他们,但是可以从中看到类似的影子。

「飞飞先生需要魔法以外的支援吗?」

「不,不需要。我们两人就够了?!?br/>
「那真是……很有自信呢?!?br/>
彼得的话中透露些许不安。负责防卫线的人如果遭到轻易突破,可能会引发骨牌效应造成队伍瓦解。他应该是对此感到不安。

因为遭并非游戏,而是赌上性命的战斗。

「开始之后就知道了?!?br/>
安兹只用这句话结束话题:

「等到你们准铕妥当后就开打吧?!?br/>
陆克路特拉满合成长弓的弦,直到发出叽叽的声音才停止。啪!弓弦划破空气,射出的箭直线飞去,落在距离来到草原的哥布林十公尺以外的地方。

奕如其来的攻击,让持盾逼近的哥布林对陛克路特发出嗤之以鼻的笑声。

那是在嘲笑失准的一射。当然了,哥加林的攻击也无法命中一百二十公尺以外的目标,但是它们已经忘记这件事。

遭到攻击的事实和数量的悬殊差距,让哥布林的暴力本性过度膨胀,于是忆起大声呼叫,不顾一切地朝陆克路特全力冲剌。食人魔也接著一起向前冲。

对鲜血的渴望已经到了浑然忘我的地步,不但没有列队,也没有持盾?;?。它们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

确认这点的陆克路特露出微笑。

「看招—」

在敌我距离九十公尺时再射一箭。这箭没有落空,射穿哥布林的头。位于最后面的哥布林摇摇晃晃走了几步,瘫倒在地就此丧命。

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但是陆克路特持弓的手毫无紧张的感觉。因为他深信即使敌人杀到身边,也有人会?;ぷ约?br/>
「铠甲强化?!?br/>
尼纳在陆克路特的后方发动防御魔法,听著队友的声音,陆克路特再次搭箭。

在五十公尺时射出一箭,又有一只哥布林的头部遭到贯穿,倒地不起。这时彼得和达因也开始行动。

虽然哥布林的动作敏捷,不过食人魔的步幅很大,两者的速度相差不多。即使如此,由于在草原上冲剌将近一百公尺,因此队形变成脚力较好的食人魔在前,哥布林在后。两者的距离稍微拉开,无法让太多魔物进入魔法的效果范围里。

然而这样已经足够。因为达因最初的任务是牵制一只食人魔。

「植物缠绕?!?br/>
达因发动魔法,一只食人魔脚下的草原植物动了起来,变成藤蔓缠绕上去。遭到异常坚韧的植物锁炼缠住,食人魔焦躁地放声咆哮。

这时安兹带著身后的娜贝拉尔,悠哉地向前走。

他们的步伐看来不像要迎击冲刺的魔物,轻松到像是在散步一样。

和跑在前头的食人魔距离越来越近,安兹双手交叉绕到背后,握住剑柄。娜贝拉尔也把手伸进披风底下,拔剑出鞘。

画出大大的弧线,两把剑就此现身。

映入眼帘的耀眼光芒,让漆黑之剑一行人全都倒吸一口气。

安兹手上两把超过一百五十公分的巨??雌鹄词制?,与其说是战斗道具,更像是价值不菲的艺术品。

雕刻在剑身凹槽的花纹彷佛两条彼此互相交缠的蛇,前端部分有如张开的扇子,剑刃散发冷冽的锐利光芒。

英雄的武器。

安兹双手握著名符其实的英雄之剑。

这个身影让漆黑之剑一行人再次倒吸一口气。如果刚才是令人感叹的画面,这次则是令人哑口无言的光景。

剑身越长,重量当然越重。即使是施加轻量化魔法的武器,也没有那么容易施展。的确,在短暂的旅程中已经知道安兹拥有超乎常人的惊人臂力,但是一直以来的常识迩是无法接受有人可以如此轻松地挥舞巨剑。

不过…,

安兹却以手拿木棒的动作若无其事地挥舞,那副模样真是威风凛凛,

「飞飞先生……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像是代表众人开口的彼得一边吐气一边开口。身为战士的他立刻理解需要多大的臂力才能使出这种神技。若是想达到那个地步,自己不知道得花多少时间锻炼,因此他才会那么惊讶。虽然一直觉得彼此位阶不同,但是当事实摆在眼前时,双脚还是不听使唤地发抖。

就连智慧不高的哥布林都对他的模样感到害怕,放慢原本鲁莽移动的双脚,改变方向绕道人找彼得他们。

只有对臂力充满自信的愚蠢食人魔不知死活地冲向安兹。

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食人魔举起棍棒。

虽然安兹手上的剑十分巨大,但是身形庞大又拿著巨大棍棒的食人魔,攻击范围还是比较大,在食人魔动手的瞬间,安兹已经后发先至向前踏步。

宛如疾风的动作。接著以更快的速度挥出右手的巨剑,银白色的光辉残影像是斩断空间一闪而过。

那一剑太过令人震撼,即使不是砍向自己,却像是目睹死亡就在自己身旁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光靠一剑就划下旬点。

安兹的目标从眼前的食人魔移到其他食人魔。像是在等待安兹离开,刚才直挺挺站立的食人魔上半身滑落地面,只剩下半身不动。喷出的血液和内脏还有飘散四周的恶臭,说明这绝对不是幻想的光景。

由斜上往下一刀两断。

明明还在战斗,敌我双方却静止不动,有如时间暂停一般静静望著这个充满魄力的惊人光景。

一击必杀。即使是食人魔的魁梧身材,依然逃不过一分为二的命运。

「…好厉害?!?br/>
不知是谁在低声惊叹。在鸦雀无声的战场上显得清晰可闻。

「……真不可思议。已经超越秘银级到达山铜级……不,该不会是精钢级吧?」

一刀两断。

这并非不可能的招式。若是极为少数的剑术高手,或是持有强力的魔法武器,或许能够办到??墒堑ナ治罩藿U庵志薮笏治淦?,很难使出足以一刀两断的力量,这是常识。所谓的双手武器是以双手握持,藉由离心力和武器本身的重量来砍劈的武器,并非单纯靠著臂力来挥舞。

因此从安兹的动作可以证明,若要不是他的剑施加非比寻常的高超魔法,就是安兹单手的臂力比一艘战士的双手臂力还要强,或者两者皆是。

看著令人瞠目结舌的光景,食人魔不由自主停下脚步,露出恐惧的表情后退。安兹继续向前快步拉近距离。

「怎么了?不过来吗?」

轻微的平静声音在战场上响起。

光是如此单纯的问话,就让食人魔感到害怕。因为它们亲眼见识自己与对方的实力有多么悬殊。

安兹以惊人的速度接近其他食人魔,完全不像穿著全身铠甲该有的速度。

「呜喔───!」

食人魔发出像是哀号又像吶喊的混浊声音,举起手上的棍棒面对来袭的安兹。不过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样的动作实在太过缓慢。

接近食人魔的安兹将左手的巨剑横向挥出。

食人魔的上半身在空中旋转,落在和下半身不同的地方。

那是横斩的一刀两断。

「飞飞先生……是怪物吗……?」

再次看著眼前的震撼景象,没人出声否定达因的说法。

「……那么,剩下的……」

安兹往前踏了一步,食人魔丑恶的表情瞬间冻结,更加往后退。

从食人魔旁边绕了一大圈的哥布林越过安兹的防卫线,袭击彼得等人。刚才观战到浑然忘我的漆黑之剑成员也对哥布林的袭击做出反应,开始展开行动。

彼得拿起阔剑和大盾,正面迎向十只以上的哥布林。向前刺出的一剑,让走在前方的哥布林的头飞向天空,彼得躲开喷出的血液与哥布林展开肉搏战。

「看招!」

露出一口黄牙的哥布林,发出难听的混浊声音。

彼得迅速以盾牌挡住哥布林的棍棒攻击,至于来自其他哥布林的攻击,则以魔法强化的铠甲挡回去,发出低沉的声响。

「魔法箭?!?br/>
想从后面攻击彼得的哥布林被两发魔法光箭直接命中,无声无息瘫软倒地。

包围彼得的哥布林,有一半往三个人冲去,但是没有任何哥布林攻击站在安兹这个死亡暴风旁边的娜贝拉尔。

放下合成长弓,从腰间拔出短剑的陆克路特和手持钉头锤的达因,跑到尼纳的火线上背对著他。

陆克路特和达因联手对付五只哥布林,战局呈现五五波。虽然一只接著一只慢慢解决,但是以现状来说应该很花时间吧。陆克路特一脸痛苦,忍受一只手被棍棒打到的疼痛,往哥布林的皮铠缝隙刺入短剑。达因也挨了好几拳,动作变得有些迟钝,但是似乎没有致命伤。

尼纳毫不放松地关心战局,一面养精蓄锐保存魔法。有些食人魔受到魔法影响无法行动,根据状况有可能需要由尼纳对付。

至于彼得和六只哥布林的战斗,处于不相上下的激烈攻防。

没有被十一只这个悬殊数量差距的哥布林吞没,是因为哥布林的攻击有所迟疑。目睹安兹不同凡响的一击必杀,哥布林的战意大幅下降,无法下定决心是要逃走还是继续战斗。

彷佛是要完全粉碎哥布林的战意,安兹大动作挥出巨剑。

随著传到众人耳里的风切声,笨重物体落地的声音响起。而且连续出现两次。

如同所有人的预测,食人魔的尸体继续增加。如今还苟延残喘的食人魔仅剩两只,一只被草缠住,另一只在安兹面前吓得发抖。

安兹的头盔转向与自己对峙的最后一只食人魔。似乎从头盔的细缝感觉到安兹的眼神,食人魔发出奇怪的呻吟转身,拋下手上的棍棒逃往森林。速度比刚才突击时还快,但是不可能逃得掉。

「娜贝,动手?!?br/>
冷酷的命令响起,在背后待命的娜贝拉尔轻轻点头。

「雷击?!?br/>
剧烈震动空气的雷击奔驰而去,随著雷鸣贯穿逃走的食人魔身体。就连后方被草缠住的食人魔也一并贯穿。

只靠一击就轻松葬送两只食人魔。

「快逃!」

「快逃、快逃!」

茫然望著这个景像的哥布林大叫逃命,想要脚底抹油,不过彼得比它们更快。丧失战意的哥布林不足为惧。

众人接二连三解决哥布林。不仅如此,不需要保存魔法的尼纳也用魔法加以追击。哥布林转眼间尸横遍野,无一幸免。

在浓烈的尸臭味中,达因以「轻伤治疗」恢复陆克路特和彼得的伤,没事做的尼纳拔出匕首割下哥布林的耳朵。

将耳朵交给工会,就可以获得对应魔物的报酬。当然了,并非所有魔物都是拿耳朵交差,会根据不同的魔物提交不同的部位。不过食人魔和哥布林等亚人类,大多都是耳朵。

以熟练的手法切下耳朵的尼纳发现安兹带著娜贝拉尔在十人魔的周围四处打量.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怎么了吗?」

听到尼纳的疑问,安兹抬头回应:

「啊,我想…这些魔物不知道会不会掉落道具,尤其是水晶之类的?!?br/>
「……水晶吗?我没听过食人魔会携带宝石这种东西?!?br/>
「果然如此啊。只是在想会不会有稀奇的道具?!?br/>
「确实如此。如果食人魔也有宝物就太令人高兴了?!?br/>
如此回答的尼纳以熟练的手法割下食人魔的耳朵。

「可是……飞飞先生真的很厉害。虽然知道你是对自己本领很有自信的战士,但是没想到那么厉害?!?br/>
听到尼纳的发言,结束治愈魔法的三人也纷纷对安兹开口:

「太厉害了!同样身为战士,实在令人崇拜!你的臂力是怎么锻炼出来的?」

「光是看你带著小娜贝就觉得你很有钱,不过那把剑是哪里的奇珍异宝?从来没看过那么有价值的剑?!?br/>
「我深深感受你在工会说的话毫非虚假,实力足以和知名的王国最强战士并驾齐驱,太佩服了?!?br/>
娜贝拉尔在旁边露出骄傲的表情,然而安兹只是不断挥手:

「过奖了,只不过是凑巧?!?br/>
「凑巧……」

彼得一行人露出苦笑。

「……经过这一战,让人深深体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br/>
「我这种程度,大家一定可以轻松超越?!?br/>
安兹这句话让彼得一行人的苦笑变得更深了。

彼得等人不断努力想要变强,获得的报酬也从不浪费,全都用在强化自己。正因为是这样的伙伴,大家才能维持良好的交情。但是即使回顾过去的一切努力,也无法想像自己能和安兹到达同一个等级。对彼得等人来说,安兹现在的所在位置,是只有少数人才能到达的极限颠峰。

和自己一起旅行的这个人,今后将以众所皆知的英雄身分,成为站在冒险者顶端的伟大人物吧。

众人如此坚信。



虽然不到落日时分,一行人已经开始准备野营。

安兹拿著别人给他的木桩,立在营地的周围。因为必须容纳整部马车,因此虽说是周围,营地的边长有二十公尺,范围相当大。

在四个点打入木桩,接著将染黑的细绳绑在木桩上,绕成一圈。最后在细绳的中央打个结,从这个结拉到帐棚前方,吊上大钤铛之后大功告成。这就是所谓的钤铛警戒网。

在安兹刺入木桩时,娜贝拉尔来到后方。

(……娜贝拉尔应该有别的工作……如果已经做完就好。但是如果又惹陆克路特生气,也只能稍微说说她。)

如此判断的安兹转头看去,娜贝拉尔彷佛压抑愤怒的情绪,发出低沉的声音:

「……这种杂务不需要劳烦飞飞先生吧?」

知道她为什么生气的安兹轻叹一口气。接著环顾四周压低声音:

「大家正在分工合作搭营,如果只有我无所事事,这样说不过去吧?」

「您不是让他们见识非凡的战斗力吗?正所谓适材适用,像这种工作让那些弱者去做不就得了?!?br/>
「别这么说。听好了,我们有必要以强者之姿崭露头角,但是不需要营造傲慢形象。你的言行举止也要谨慎一点?!?br/>
娜贝拉尔点头表示了解,但是脸上的表情明显不服气,只是因为这是安兹的命令才不得不服从。

从她的表现,可以知道她的忠心足以压抑自己的不满。相反的,也让安兹涌现这或许会造成破绽的不安。

安兹对于这一连串的户外活动,其实挺乐在其中。因为这样的经验别说是现实世界,甚至在虚拟世界YGGDRASIL中也无法体验,因此充满无限的新鲜。而且虽然行进太花时间,但是这些户外活动也让安兹想起在Y G G D R A S I L追寻未知事物的冒险旅程。

(如果来到神秘世界的不是整座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而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或许会想都不想就到处旅行吧。)

不死者的身体不需要饮食,也不需要呼吸。如此一来只靠双脚就能攀登高山,或是直接潜入深海。一定会像这样享受这个世界才有的未知光景。

不过同伴遗留的宝物化为部下
本章未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