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五章 死之统治者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不死者之王 第五章 死之统治者



草原上没有留下先前激斗的痕迹。

血染的草原遭到夕阳余晖掩饰,血腥味也在强风的恣意吹拂下飘散。

草原上出现两个原本不存在的身影。

斯连教国特殊情报部队阳光圣典队长尼根,以诧异的眼神看向两人。

其中一人是魔力系魔法吟唱者的打扮。戴著诡异的面具掩饰面貌,手上还戴著金属手套。身穿看起来十分昂贵的漆黑长袍,似乎代表他尊贵的身分。

另外一人则是装备漆黑全身铠甲。那也是相当不得了的铠甲,绝非随处可得的廉价品。光从外观就可知道是一流的魔法道具。

被逼到绝路的葛杰夫和他的部下不见踪影,反倒是出现这两个神秘人物。这是某种传送魔法吧,但是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魔法。使用未知魔法的神秘人物,必须小心戒备。

尼根先让天使全部撤退,维持一定的距离守护在我方的周围。毫不松懈地观察对方举动,眼前的魔法吟唱者往前跨出一步:

「大家好,斯连教国的各位。我的名字是安兹.乌尔.恭。如果能亲切地称呼我安兹,那就是我的荣幸?!?

虽然有点距离,但是在风的吹拂之下,声音非常清晰。

尼根没有回应,这时自称安兹的神秘人物继续说道:

「身后的这位名叫雅儿贝德。我想跟大家做个交易,不知可否耽误一点时间?」

在脑中搜寻安兹.乌尔.恭这个人名,不过完全想不出来,很有可能是假名??蠢椿故乔姨苑剿敌┦裁?,从中搜集情报比较好。如此判断的尼根抬起下巴要安兹说下去。

「太棒了。感谢你愿意抽空听我说话。那么我有一件事必须先向各位说明,那就是你们是打不赢我的?!?

斩钉截铁的语气,可以听出绝对的自信。绝对不是虚张声势或是毫无根据的傻话,那是安兹这号人物,打从心底如此相信的语气。

尼根稍微皱起眉头。

在斯连教国里,没有人敢对上位者说这种话。

「无知真是悲哀,你的愚蠢将会付出代价?!?

「...这个嘛。事实又是如何呢。我仔细观察这次的战斗,所以我会来到这里就代表我有必胜的自信。你们不觉得我如果我没有必胜的把握,应该会对那个男人见死不救吗?」

完全没错。

如果是魔力系的魔法吟唱者,比较适合采用别的方法。秘术师、妖术师和魔法师,基本上只会装备轻型铠甲,大多会尽量避免肉搏战,利用「飞行」魔法在远处连续发射「火球」等魔法。但是安兹却选择正面迎击,一定藏有什么招式。

不知对方是怎么面对这段沉默。安兹继续说道:

「如果你能理解,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你们带来的天使应该是使用三级魔法召唤的天使,不知道对不对呢?」

简直是明知故问。

不理会尼根不屑的表情,安兹继续说下去:

「你们招唤的魔物似乎和YGGDRASIL相同,所以我有点好奇是不是连名称也一样。YGGDRASIL的魔物名称很多都是来自神话……天使系和恶魔系的魔物应该都和神话有关。那些天使与恶魔最常出现在天主教的相关事物。但是在没有天主教的个世界中,经然会有称为大天使的天使,实在很不自然。这就表示在这个世界里,也有类似我这种人?!?

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感到火大的尼根反问:

「你的自言自语可以结束了,赶快招出你把葛杰夫,史托罗诺夫弄到哪里去了?」

「传送到村庄里了?!?

「...什么?」

没想到对方会回答的尼根不解反问,接著立刻想到对方会如此回答的理由:

「蠢毙了,即使你说谎,只要搜索一下村庄马上就────」

「───我可没有说谎,只是有问必答……其实我会老实回答,还有一个理由?!?

「……难道是想求饶吗?如果可以让我们节省时间,倒是可以考虑?!?

「不不不……其实……我听到你和战士长的对话……真是有胆量啊?!?

安兹的口吻与气势为之一变,看向面露嘲讽表情的尼根:

「你们竟敢大言不惭地说要杀掉我安兹.乌尔.恭好不容易才救回来的村民。没有比这更让人不悦的事?!?

风激烈吹动安兹身上的长袍,这股风就这么吹过尼根一行人的身边。

只不过是草原上的风刚好从安兹的方向吹来,但是置身冷风中的尼根赶紧甩开浮现脑中的错觉,感觉风里充满死亡气息肯定是错觉。

「...说、说什么不悦啊,魔法吟唱者。那又怎么样?」

虽然遭到恐吓,尼根还是不改冷嘲热讽的态度。

身为斯连教国王牌之一的阳光圣典指挥官尼根,怎么可以听到区区一名男子的孔后就感到害怕。绝对不行。

不过──

「刚才我有提到交易,内容是希望你们乖乖交出性命,如此一来也可以免受皮肉

之苦。相反地,如果想要抵抗,那么愚蠢的你,将会付出在绝望与痛苦之中死去的代价?!?

安兹仅仅跨出一步。

虽然只有一步,安兹的身影看起来却相当巨大。阳光圣典的所有人都因此退了

「啊?。?

尼根周遭传来好几道嘶哑的声音。

这个声音代表恐惧。

充满令人难以置信的强者气势。尼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气势。所以可以理解部下的恐惧。

身经百战,不知在生死边缘游走多少次,夺走多少生命的强者尼根,也能感受安兹这名神秘魔法吟唱者。散发出令人透不过气的强大压力。部下们的感受应该更加强烈。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个魔法吟唱者的真面目,面具底下的身份到底是谁?

无视尼根的焦虑,安兹以无比冰冷的语气放话:

「这就是我没有说谎,老实回答的理由。因为没有必要对即将死亡的人说谎?!?

安兹慢慢张开双手,再次向前跨出一步??雌鹄聪袷窍胍当?,不过诡异弯曲的手指,彷佛即将袭来的魔兽。

一股冷颤从尼根的脚底窜到头顶。曾经在无数次的生死边缘感受过的这股感觉,是死亡的预感。

「让天使突击!别让对方靠近!」

尼根放开嗓门,发出有如哀号的嘶哑声音下令。

并非想要鼓舞士气,单纯只是对进逼的安兹.乌尔.恭感到害怕。

两个火焰大天使接受尼根的命令发动攻击。拍动翅膀破风而来。

一直线飞到安兹面前的天使,毫不迟疑地刺出手中的赤焰剑。

身后的雅儿贝德应该会上前抵挡吧。如此预测的所有人,全都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并非发生什么惊人的事,而是刚好相反。

完全没发生任何事。

没错—安兹这号人物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让天使的剑刺入自己的身体。魔法、闪避、防御,或是由随从抵挡,什么事都没发生。

惊讶变成嘲笑。

什么强者的气势,全都只是虚张声势。雅儿贝德也不是不想抵挡,而是来不及反应天使的高速攻击吧。知道真相之后,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

部下安心吐出一口气。先前莫名感到焦虑,如今觉得不好意思的尼根看向雅儿贝德:

「太不像样了。竟然虚张声势想要吓唬我们……」

这时突然有个疑问。

为什么安兹的尸体没有倒下?

「...你们在在干什么?快点让天使退下。身上刺著剑才不会倒地吧?」

「可、可是我们已经下令了?!?

部下充满疑惑的声音让尼根为之一惊,再次看向安兹。

天使的翅膀用力拍动 ,像是被蜘蛛网缠住的蝴蝶。

两只天使慢慢往两旁移动,不过动作非常奇怪,像是被人强行拉开。

接著原本被天使挡住的安兹,再次从空隙之中现身眼前。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们打不赢我的。坦率地听从别人的忠告才对喔?!?

平静的声音传入尼根的耳里。

眼前的光景让尼根感到不解。

即是胸部和腹部被渐刺穿,安兹依然若无其事地站著。

「不会吧...」

一位部下的呻吟到出尼根的心声。从剑的刺入位置与角度来推测,那确实是致命伤。即使如此,安兹却没有痛苦的样子。

令人吃惊的地方当然不仅如此。

安兹的双手掐住两只天使的喉咙,掐住不断挣扎的天使不放。

「不可能...」

不知道是谁喃喃自语。由魔法召唤的天使,躯体是由召唤者的魔力所形成,即使如此,体重也绝对不轻。不但比成年男子稍重,如果连身上的铠甲也算进去,绝对不是可以单手轻易抓起的重量。

的确,如果受过严格训练,肌肉强壮的战士或许可以做到。不过眼前的安兹应该是比起肌肉,更加专心钻研提升智慧与魔力的魔法吟唱者。即使是以魔法强化,如果基本数值不高,根本没什么效果。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种事。而且即使被剑刺穿,也是一副不痛不痒的样子。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骗人的花招?!?

「啊,一定是这样,被剑刺穿怎么可能没事!」

斯连教国的特殊部队狼狈地大叫。虽然大家都是历经各种危险,身经百战的战士,却不曾看过这种情景。即使是尼根等人所召唤的天使也办不到。

像是没有半点痛苦的平淡声音,传进满是疑问的尼根等人耳里。

「这是高阶物理无效化的常驻特殊技能,可以让资料量少的武器和低阶魔物的攻击完全无效。最多只能让六十级的攻击无效,也就是说超过六十级还是会受伤。算是一种不是零就是一的能力……没想到真的发挥效用。那么……这些天使还真碍事?!?

双手各抓著一个天使,安兹以惊人的速度往地面挥拳。随著一声巨响,大地似乎也跟著晃动───就是如此超乎常理的力量。

天使一命呜呼,变成无数的光球消散。当然,也连同刺在安兹身上的剑。

「如果知道天使名称的由来,就可以掌握你们为什么可以使用YGGDRASIL的魔法...·不过这件事先暂且搁在一旁?!?

缓缓起身的安兹,发言还是一样令人不解。

不过这也让人对他的神秘力量感到更加害怕。

尼根咕嘟吞下一口口水。

「好了,无聊的游戏到此为止,玩够了吗?看来你们是不愿接受我的交易,那么接下来轮到我出手了」

解决天使的安兹俖出姿势,慢慢张开双手。那个姿势好像在证明手里什么也没有。

令人毛骨悚然的宁静中,安兹的声音清楚传进耳里。

「我要上了───全部杀光?!?

有如冰柱刺在背上的惧意,令人感到想吐。身经百战的屠杀者尼根感觉到不曾体验的莫名感受。

必须撤退。在没有必胜方法的现在,和安兹战斗相当危险。

不过尼根努力甩掉这个直觉。已经将葛杰夫这个猎物逼到绝境,怎么可以眼睁睁地看著他逃走。

不理会内心深处响起的警告,尼根大声下令:

「所有天使发动攻击!动作快!」

所有火焰大天使有如子弹袭向安兹。

「真是一群贪玩的家伙……雅儿贝德,退下?!?

尼根的尔里传来即使遭到天使袭击,依然沉著的冷静声音。明明是被天使团团包围看不到任何缝隙,却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焦急。

看来像是会被乱剑刺穿──不过在此之前,安兹早已发动魔法。

「负向爆裂?!?

空气剧烈晃动。

像是发光的相反,黑光波动从四周一口气往安兹的方向聚集。那是只有一瞬间的事。不过却留下明显的成果。

「不、不可能……」

不知是谁的疑问随风传来。眼前的景象就是如此令人不敢相信。

总数超过四十的天使就这么遭到黑色波动消灭。

对方并非使用对抗的魔法来解除召唤魔法。被黑色波动击飞的天使,看起来像是受到伤害。简单来说,就是安兹施展威力强大的魔法,将天使们一扫而尽。

尼根不禁毛骨悚然。脑里回想起王国最强战士,葛杰夫.史托罗诺夫说过的话。

「...哼,真是愚蠢,这个村庄里……还有比我更强的人。深不可测的他,一个人就能把你们全部解决...想要杀他...?;さ拇迕?,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眼前的光景印证这句话。

尼根甩掉脑中浮现的话语,拼命说服自己。

就尼根所知,最强组织的漆黑圣典成员,也可以解决这么多天使。也就是说只要将安兹当成那种对手来交战即可。即使实力和漆黑圣典一样坚强,人数如此众多的我们,里当还是能够获胜。

不过漆黑圣典那些成员,可以只靠一招魔法就把所有天使全部解决吗?

尼根摇头甩掉疑问。不可以想这个问题。如果得到答案,那就真的束手无策。所以尼根把手伸进怀里,从收在那里的魔法道具获得勇气。

坚信只要有这个道具,一切都没问题。

不过对于没有内心支柱的部下,只好使用别的方法。

「呜、呜啊───!」

「这是怎么回事!」

「怪物吗!」

发现天使派不上用场的部下一边惨叫,一边始接连发动自己相信的魔法。

「迷惑人类」「正义铁锤」、「束缚」、「火焰之雨」、「绿玉石棺」、「神圣雷射」、

「冲击波」、「石笋突击」、「开放性创伤」、「中毒」、「恐怖」、「诅咒」、「盲目化」...

各式各样的魔法命中安兹。

及面对魔法如狂风暴雨袭来,安兹依然神情自若。

「果然都是熟悉的魔法...是谁教你们这些魔法的?斯连教国的人吗?还是另有他人?想打听的资讯越来越多了?!?

不仅一招杀死召唤出来的天使,连魔法也无法造成伤害。

尼根感觉自己被困在恶梦的世界里。

「呓─────!」

因为魔法毫无效果而发狂的的一名部下发出奇怪的惨叫,拿出投石器投掷铁球。虽然尼根觉得连天使之剑都毫无作用,投掷铁球又有什么用,还是没有阻止部下的举动。

能够轻易击碎人骨的沉重铁球,准确地往安兹的方向飞去。

有如爆炸的声音突然响起。

瞬间。

事情真的发生在瞬间。

既然身在战斗之中,眼睛的视线当然不可能离开目标。但是理应待在后方的雅儿贝德突然挡在安兹面前。刚才他所站立的地面因为强烈的踢击而隆起,这便是巨响的真相。

雅儿贝德以快到看不清楚的速度,挥动手上的长柄战斧?;雒览龅目萋躺杏?。

接著是投掷铁球的部下瘫软倒地。

「……啥?」

没人知道眼前到底发生什么事。应该是我们发动攻击才对,然而结果却完全相反,是攻击的我方倒地。

跑过去的部下观察死亡的同伴之后大叫:

「头、头被铁球打碎了!」

「……什么?铁球……该不会是投掷过去的铁球吧! -l

为什么会被自己投掷的铁球砸死呢?

这时一道声音随风传进感到疑问的尼根耳里。

「抱歉,好像是我的部下使用导弹防盾和反击箭这两个特殊技能反击回去。你们好像施加了抵抗飞行武器的防御魔法,不过只要受到超过防御力的反击还是会被突破吧?应该不需要那样大惊小怪?!?

出声解释的安兹完全不理尼根等人,转头看向雅儿贝德:

「不过雅儿贝德,你应该知道那种飞行武器根本伤不到我??梢圆恍枰?

「——请等一下,安兹大人。想要和无上至尊战斗,至少也要有一定程度的战力。像是那种铁球攻击...未免太失礼了!」

「哈哈,这么说来尼根他们没什么资格吧,是不是???」

「唔!哼!监视权天使!上吧!」

听从尼根的命令,刚才只是轻微拍动的天使翅膀有了大动作。

监视权天使是穿著全身铠甲的天使。一只手拿著巨大钉头锤,另一只手则是拿    著圆盾。有如长裙的衣襬把双脚全部遮住。

实力比大天使更强的天使,至今都没出动的原因在于他的特殊能力。监视权天使正如其名,有著提升视野范围里的我方防御力的特殊能力。这在移动之后就会失去效果,因此让监视权天使待命才是明智之举。

即使如此依然下令出动,这证明尼根已经无计可施。只要有一线生机,就算是一根稻草也要拼命抓住。

「退下,雅儿贝德?!?

接受命令的天使一口气来到安兹面前,就这么挥出闪亮的钉头锤。安兹不耐烦地伸出戴著金属手套的左手迎击。

虽然是打碎手骨也不奇怪的一击,不过安兹的手安然无恙,就这样若无其事地承受天使接二连三的攻击。

「哎呀哎呀……换我反击吧。地狱之火?!?

安兹伸出的右手手指发出一道轻轻摇晃,好像一吹就会熄灭的焰,附在监视权天使的身上。在闪闪发亮的天使身上,那道火焰小得有些可笑。

不过——

监视权天使的身体瞬间被黑色火焰吞没,火势强到连距离很远的尼根部都可以感受到热气,几乎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在气势冲天的黑色火焰中,天使的身体就此融化消失,丝毫没有抵抗能力。将日标燃烧殆尽的黑色火焰也随之消失。

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刚才的景象───攻击的天使和燃烧的黑色火焰,就像是不曾出现的幻影。

「怎、怎么可能?!?

「只要一招……」

「噫!」

「太、太夸张了啊啊啊??!」

在一团混乱之中,响起尼根的怒吼。

尼根不知道自己在大叫。他只是把心中想法转换成语言口脱口而出,不觉得那是吶喊。

监视权天使是高阶天使,而且攻防能力的比率是三比七。在使用高阶魔法招唤的权天使之中,也是防御力最佳的一种

而且尼根与生俱来的异能,「强化召唤魔物」,可以提升尼根所召唤的魔物能力。因此很赏有人能够打倒尼根招唤的监视权天使。

尼根这辈子还不曾遇过有人只用一招魔法就能办到。即便是尼根所知的,几乎达到人泪腺的漆黑圣典成员也办不到。也就是说安兹.乌尔.恭的实力超越人类的等级。

「不可能有这种事!太夸张了!没有人能够只用一招魔法就消灭高阶天使!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安兹.乌尔.恭!像你这种人不可能至今都默默无闻!你的真名到底是什么!」

完全看不到任何冷静,只是不愿承认事实地吼叫。

安兹缓缓张开双手。在夕阳的照射下,像是沾满血的一双手。

「...为什么觉得不可能?这只不过是你的无知吧?还是说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只有一件事我可以回答你?!?

在等待回答的期间,四周鸦雀无声。只有安兹的声音异常暸亮地响起:

「我的名字是安兹.乌尔.恭。这个名字绝对不是假名?!?

从安兹话中蕴含的自傲与喜悦,令尼根无法开口反驳从真相不明的人口中听到意义不明的答案,就是这种情况吧。

尼根对自己的急促呼吸感到心烦。

吹拂草原的风声也相当烦。自己体内的心跳声听起来特别大声。紊乱的气息,像是全力冲刺了很久。

脑中虽然浮现几句可以安慰自己的话。不过刚才剑刺入对方身体的光景,还有一招魔法便消灭众多大天使的景象,在在都是告诉尼根。

——那是超乎想像的怪物。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队、队长,我、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这种事自己看著办!我可不是你妈!」

放声怒吼的尼根看到部下的恐惧表情之后,这才回过神来。

在这种未知的怪物面前惊慌失措,可是相当不妙的事。

太阳渐渐西下,黑暗即将吞噬整个世界。感觉像是「死亡」正在张开嘴巴,准备将所有一切全部吞噬。努力压抑这种恐惧的尼根下令:

「?;の?!想活命的人就替我争取时间!」

尼根用发抖的手从怀中取出水晶。原本身手矫捷的部下,全身都被恐怖的锁炼束缚,动作变得相当迟钝。被下令要求以身为盾抵挡这种魔物,即使是不怕死的部下也会犹豫不决吧。不过还是非得让他们替自己争取时间。

封印在水晶里的魔法,可以召唤最强的天使。这个天使曾经独自消灭一个在两百年前将大陆闹到天翻地覆的魔神。

可以轻松毁灭城市的最高阶天使。

再次召唤这个天使的魔法,究竟需要耗费多少钱与劳力,实在无法估计,不过安兹.乌尔,恭这个神秘人物,值得召唤这个天使加以解决。更重要的是如果没有招唤反而被夺走,那就更加糟糕了。尼根如此说服自己。

尼根掩饰内心的恐怖,害怕自己会像那些死在自己手里的人一样,变成一团肉块。

「我要召唤最高阶天使,快点替我争取时间!」

现实的状况令部下的动作明显加快。

众人燃起希望之火这件事,对阵的安兹应该更有感觉吧。不过看不到他有任何举动,只是自顾自地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那个莫非是封印魔法的水晶……而且从闪亮程度来看,应该是封印著超位魔法以外的东西吧?也有这种Y G G D R As I L的道具啊……如此一来,召唤出来的天使……是炽天使级?雅儿贝德,使用特殊技能?;の?。虽然不至于出现恒星天炽天使,不过

若是出现至高天炽天使,就必须全力应战。不……说不定是这个世界特有的魔物?」

就在安兹呆立原地之时,尼根以规定的使用方式破坏手中的水晶——发出闪亮的光芒。

彷佛隐藏的太阳出现在大地,草原瞬间染成耀眼白色,还有淡淡的芳香飘进鼻腔。

传说中的天使降临,让尼根兴奋欢呼:

「看??!这就是最高阶天使的尊容!威光主天使!」

那是闪亮翅膀的集合体,在众多翅膀之中虽然有拿著象徵王权的笏板的手,但是除此之外看不到头和脚。虽然外表非常诡异,不过任何人都可以感觉到那是神圣的生命体。因为打从现身的瞬间,四周的空气就变得相当清净。

至高无上的善良化身,让现场响起疯狂的喝采。部下们个个变得热血沸腾。

这下子一定可以杀死安兹·乌尔.恭。

这次轮到他恐惧了。

就让他在神的力量面前,知道自己有多愚蠢吧。

面对欢欣鼓舞的激昂情绪,安兹好不容易才能挤出一句话:

「就……就是这个?这个天使……?就是用来对付我的最强杀招?」

看到安兹如此惊讶,刚才还相当不安的尼根松了一口气,甚至感到心情愉快:

「没错!你会害怕也是没办法的,这就是最高阶天使的模样。本来将他用在这种地方有点浪费,不过我判断你有那个价值?!?

「怎么会这样……」

安兹慢慢举起手,放在面具上遮住脸??丛谀岣劾?,只会是代表绝望的举动。

「安兹,乌尔,恭。老实说,可以让我招唤最高阶天使的你,确实值得尊敬。你是拥有恐怖力量的魔法吟唱者,感到骄傲吧!」

尼根接著重重点头:

「以个人而言,很想让你成为我们的同胞。如果你时丽贞的这么高强...不过原谅我,这次的任务不允许我这么做。至少我们会记住你。记住你这个让我决定招唤最高阶天使的魔法吟唱者?!?

不过回应尼根称赞的,却是一道非常冰冷的声音:

「真是…无聊透顶?!?

「什么?」

尼根无法理解对方在说什么。对尼根来说,面对人类绝对无法战胜的最高阶天使,现在的安兹不过是个祭品。但是他的态度也未免太过游刃有余。

「我竟然会如此戒备这种幼稚的游戏…真是抱歉啊,雅儿贝德?;谷媚闾匾馐褂锰厥饧寄??!?

「千万别这么说,安兹大人。因为不知道会招唤什么超乎想像的魔物,所以当然要尽量降低受伤的可能性?!?

「是吗……?不,你说得没错。只有没想到只有这种程度,太出乎意料了?!?

发现两人满是轻视的反应,令尼根的思考有些跟不上:

「在最高阶天使的面前,你们竟然还能摆出这种态度!」

和雅儿贝德悠闲对话,完全不把最高阶天使看在眼里的安兹,令尼根忍不住大吼。

那种像是占有绝对优势的从容不迫态度,让尼根刚涌现的喜悦之情,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再度感到不安与恐惧。

难道安兹·乌尔·恭比最高阶天使还要强大?

「不!不可能!绝对没有这种事!不可能会有人比最高阶天使还要强!这可是连魔神都能打败的存在!面对人类无法胜过的对手——虚张声势!一定是虚张声势!」

看来尼根已经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

绝对不承认有这种事??梢哉绞ぷ罡呓滋焓沟娜?,不仅是斯连教国的敌人,而且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发动『极度圣击』!」

人类绝对无法到达的魔法领域,就是第七位阶以上的魔法。即使在斯连教国举行大规模仪式也无法施展,不过最高阶天使威光主天使可以单独使出,所以才会称为最高阶天使。

而尼根发号施令的魔法是第七位阶的「极度圣击」,就是这种终极魔法。

「知道了知道了。赶快出招吧,我什么都不会做。这样你满意了吧?」

可是安兹的态度看起来就像让路的行人一样轻松自在。

游刃有余的态度令尼根感到恐惧。

最高阶天使曾经打倒传说中的魔神,拥有究极的力量,可说是整个大陆最强的存在,不可能会被打倒。

如果有人可以打倒。

如果眼前这个身分不明的魔法吟唱者可以打倒。就表示这个神秘人物的实力远远超越魔神。

不可能有这种超越者。

回应召唤者期望的最大攻击,威光主天使手中的笏板就此粉碎。笏板碎片在威光主天使的身边慢慢旋转。

「原来如此,每次召唤就会利用只能使用一次的特殊能力增加魔法威力啊。主天使的能 力好像和Y G G D R A SI L里一样……」

——「极度圣击」。

魔法发动,只看得到光柱接连落下。

随著咻咻的声音,蓝白色的神圣闪光不断落下,将轻轻举起一只手向在撑伞的安兹身体加以包围。

第七位阶——人类绝对无法到达的极限级领域。

邪恶的存在绝对会被这个神圣的力量消灭,即使是善良的存在也一样。差别只在于完全遭到消灭,或是剩下部分残渣。超越人类领域的魔法就是如此惊人。 不,如果不是这样才奇怪。

可是——依然健在。

安兹.鸟尔.恭这个怪物,不但没有灰飞烟灭、瘫软倒地或是粉身碎骨,依然若无其事地站著,还发出嘲讽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对邪恶属性可以发挥更大效果的魔法……这就是受伤的感觉……痛吗?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不过即使感到疼痛,思绪依然清晰,完全不影响行 动?!?

光柱消失。没有发挥任何效果。

「太棒了,又结束一项实验?!?

「听起来好像若无其事,不,感觉比较像是心满意足的声音。

如此心想的尼根一行人,脸上只能浮现僵硬的笑容。

只有一个人非常生气。

「你、你们这些低等生物!」

雅儿贝德发出划破空气的吶喊:

「你们这些低等生物!竟、竟敢对我们最敬爱的君主安兹大人做这种事!让我最喜欢、打从心里深爱的大人感到疼痛,太不知天高地厚了!我绝对不会轻饶,定要让你们尝尽这世界最大的痛苦到发狂为止!用强酸腐蚀四肢、切下性器官做成肉酱让你自己吃!然后再用治愈魔法治好!啊啊啊啊啊啊??!可恶!可恶可恶可恶,我的心快爆炸了-」

黑色铠甲下的手动个不停。

感觉以此为中心的整个世界为之扭曲,一股令人闻风丧胆-->">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