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三章 卡恩村之战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不死者之王 第三章 卡恩村之战



在飞鼠房间隔壁的服饰间里,乱七八糟堆满各种物品,几乎到了没有立足之地的地步。从披风等飞鼠能装备的物品,到买了之后完全用不到的全身镗甲都有。不只防具,武器也是从法杖到巨剑样样不缺,真的可说是应有尽有。

在Y G G D R A S I L中,打倒魔物会掉落内含电脑数据的水晶,将水晶装到外装之后,就能创造数不清的专属原创道具。因此如果有喜欢的外装,有很多人都会忍不住购买。

结果就是变成这间房间的模样。

飞鼠从房里的各种武器中,随意挑出一把巨剑。因为没有收进剑鞘,银白剑身在光线的照射下发出璀璨的光芒??淘诮I砩?,有如文字的符号也因为光线反射,清楚映入眼帘。

飞鼠拿起巨剑上下挥舞。重量非常轻,像羽毛一样。

这当然不是因为这把剑的材质很轻,而是飞鼠的力量很强。

虽然飞鼠属于魔法职业,魔法的相关能力值很高,体能相关能力值相对较低,不过到达一百级之后,累积锻炼的力量值也不容小觑。遇到低等魔物,只用法杖就能轻易消灭。

飞鼠慢慢用剑摆出架势,然而室内立刻响起坚硬的金属撞击声。刚才还拿在飞鼠手中的剑掉落地板。

在室内待命的女仆马上捡起掉在地上的巨剑,拿给飞鼠,不过飞鼠没有接下,只是凝视没有拿著任何东西的双手。

就是这个。

这让飞鼠感到一头雾水。

如果言行举止像是有生命的NPC让人觉得这个世界并非游戏,那么身上这种异样的肉体束缚,却又让人厌觉身处在游戏中。

在YGGDRASIL里,对于不曾练过战士类职业的飞鼠来说,一般来说无法装备巨剑??墒钦飧鍪澜缛绻窍质凳澜?,以常识来说应该不可能无法装备。

飞鼠摇头放弃思考。在缺乏足够资讯的现在,即使再怎么思考也找不到答案吧。

「收拾一下?!?

飞鼠指示女仆收拾之后,转头看向几乎覆盖整面墙的镜子。映照出来的是穿著衣服的一具骷髅。

看到自己熟悉的身体变成这种异形,应该会感到可怕才对,然而飞鼠完全无动于衷。甚至觉得一点都不奇怪。

除了是在YGGDRASIL的游戏里,早已熟悉这副模样之外,还有一个理由。

那就是和外表一样,自己的精神层面似乎也受到影响。

首先是自己的情绪只要出现剧烈起伏,立刻会恢复平静,像是受到什么东西压抑?;褂幸坏憔褪歉芯醪坏绞裁从?,不管是食欲还是睡意都一样。虽然有著若有似无的性欲,不过即使碰触到雅儿贝德的柔软胸部,也没有任何冲动。

感觉失去重要事物的飞鼠,不由得看向自己的腰际:

「因为没有实际用过……才会消失吗?」

不过在这道轻叹当中蕴含的无奈情感,才说到一半就消失了。

因此飞鼠非常冷静地认为这些变化,特别是精神方面的变化,或许是不死者对精神攻击有全面抗性所造成的。

现在的自己拥有不死者的肉体与精神,但是还残留些许人类的残渣。因此虽然会有一些情感,但是只要情感出现剧烈起伏,就会立刻遭到压抑。如果继续以这个不死者的身体与精神活下去,将来恐怕会失去所有的情感。

当然,即使变成那样,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因为不管这个世界如何,自已是什么模样,本身的意志都不会改变。

而且身边还有夏提雅这些NPC。因为把一切砚为不死者造成的,或许有点操之过急。

Create GreaterItem

「───『高阶道具创造』?!?

随著飞鼠发动魔法,身上立刻被名为沟纹镗甲的全身镗甲包覆。这副镗甲散发漆黑的光芒,表面还点缀金色与紫色的花纹,看起来相当昂贵。

穿上之后动了几下加以确认。虽然身体感觉到压力,不过并非无法动弹。不仅如此,原本以为只有骨头的身体穿上镗甲,骨头与镗甲之间应该会有些缝隙,不过完全没有这种状况,穿起来非常合身。

只要是利用魔法变出来的道具,就和在YGGDRASIL的时候一样能够装备。

飞鼠一边赞叹魔法的伟大,一边从全罩头盔的缝隙看向镜子,映照在镜中的人已经变成威风凛凛的战士,完全没有半点魔法师的影子。飞鼠满意地点点头,咽下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口水。带著调皮的赤子之心,飞鼠开口说道:

「我稍微外出一下?!?

「随身侍卫已经准备好了?!?

女仆立刻以反射动作回答。不过──

就是这件事,非常讨厌。

第一天身后跟著侍卫,觉得有些压迫感;第二天因为已经习惯,反倒有种想要炫耀的心情;到了第三天───

飞鼠忍耐几乎快要发出的叹息。

不管走到哪里,身后都跟著侍卫,而且只要遇到人就会被低头行礼,这种感觉实在太沉重了。

如果可以若无其事地带著侍卫到处走,那么还可以忍受。不过实在无法做到。因为必须表现出身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主人的气势,不可露出半点有损威严的糗态,所以神经相当紧绷。对于原本是普通人的飞鼠来说,这种紧张会造成精神方面的疲劳。

即使情感起伏到达一定程度就会立刻冷静,还是有种精神不断遭受小火煎熬的感觉。

而且用超级来形容也不为过的美女,还紧紧跟在身边不愿离开,无微不至地照料自己。身为男人当然会觉得开心,不过还是有种私生活遭到入侵的压力。

这种精神疲劳,也是人类的残渣吧。

总之身为纳萨力克大坟墓的主人,在目前这种身陷异常状态的时候,还要感受这种精神压力,实在很糟糕。面对关键时刻或许有犯下错误的危险。

需要稍微放松一下。

做出这个结论的飞鼠瞪大双眼。表情当然没有任何改变,只有眼中的火光变得更强。

「不用了……不需要其他人跟随,我只想一个人逛逛?!?

「还、还请稍等,如果飞鼠大人遇到什么万一,我们必须以身为盾,绝对不能让飞鼠大人有什么三长两短?!?

对于即使牺牲性命也要?;ぶ魅说乃抢此?,自己却想要一个人轻松散步,这种完全没有考虑对方想法的自己太无情了。

不过自从发生异状以来,也已经过了三天多,换算成小时大约是七十三小时。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飞鼠随时随地都努力维持身为纳萨力克大坟墓主人的威严,内心非??释菹?。

所以即使觉得对不起他们,飞鼠还是动脑思考藉口:

「…我有要秘密进行的事,不允许随从同行?!?

短暂的沉默。

飞鼠觉得这段时间很漫长,这时女仆终于开口:

「遵命,请慢走,飞鼠大人?!?

看著相信藉口的女仆,虽然觉得胸口有点刺痛,不过飞鼠还是将这种刺痛甩开。

稍微休息一下应该不是什么过错。先去看看外面的景色吧。没错,必须亲眼确认自己是否真的穿越到其他的地方,这是非常重要的事。

藉口越来越多,是因为飞鼠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自私吧。

挥去心中的愧疚,飞鼠发动戒指的力量。

传送的地点是个大广场。左右有几个安置遗体的细长石桌,不过目前没有遗体。地板铺著打磨光亮的石灰石,飞鼠后方是一道往下的阶梯,尽头是双开大门,可以通往纳萨力克大坟墓的一楼。墙上的火炬台没有点亮火炬,正面入口照射进来的蓝白色月光是唯一的光源,

利用安兹.乌尔.恭之戒的力量,能够瞬间移动到最接近地面的场所就是这里,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地面中央祠堂。

只要挪动脚步就可以走到外面,虽然是个非??砉愕牡胤?,飞鼠的脚始终没有踏出去?!?

因为遇到了太过意想不到的事。

飞鼠的视野看到几个异形身影。有三种魔物,每一种各四只,总数十二只。

其中一种长相可怕有如恶魔,嘴里还冒出獠牙,全身都是鳞片,还有长著锐利爪子的粗壮手臂。蛇一般的长巴尾前端有燃烧的翅膀,外表看来非常符合恶魔的形象。

另一种雌性魔物身穿皮制的紧身拘束装,并且有一颗黑色乌鸦头。

最后一种魔物穿著前面敞开的镗甲,露出精壮的腹肌。如果不是有一对黑蝙蝠般的翅膀,还有太阳穴的两根犄角,根本不觉得那是魔物。只是长相虽然有如美男子,不过可以看出眼中散发永不满足的欲望。

他们的名字分别是愤怒魔将、嫉妒魇将和贪婪魔将。

所有魔将的目光都集中在飞鼠身上,不过接下来一动也不动,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严肃的眼神甚至让人感到压力。

他们都是八十级左右的魔物,被安置在迪米乌哥斯的居所赤热神殿,连接八层大门的附近,负责周围的警卫任务。原本驻扎上方楼层的戒备工作,应该是由夏提雅的部下不死者魔物担任。现在这些迪米乌哥斯手下的亲卫队魔物,为什么会被派到这里呢?

他们后方还有一个身影,一开始虽然没有看到,不过那可是一开始就在这里的恶魔。在他现身之后,谜题终于解开。

「迪米鸟哥斯……」

被叫到名字的恶魔浮现诧异的神情。那副神情可以视为自己的主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也可以视为这里为什么有个神秘的魔物。

飞鼠赌上些微的可能性,迈步前进。如果停下脚步,没被发现真面目才奇怪。总之暂且靠著墙壁慢慢靠近,打算不理会那些恶魔,走过他们的身边。

非常清楚他们的眼神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不过飞鼠依然靠意志力压抑住差点涌出的懦弱情绪,挺起胸膛继续前进。

当双方的距离逐渐拉近时,所有恶魔彷佛说好了一般单膝下跪,低头行礼。站在前方行礼的人当然是迪米乌哥斯。俐落的动作令人感到相当优雅,简直是贵公子的化身。

「飞鼠大人。竟然没有携带随从,单独来这里有何贵干呢?而且还穿成这副模样?!?

马上就露馅了。

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里,迪米乌哥斯可说是拥有最高的智慧,被他看穿也是无可厚非。不过飞鼠认为被他看穿的主因,应该是瞬移这件事。

在纳萨力克里能够自由瞬移的人,就只有安兹.乌尔.恭之戒的拥有者——飞鼠。

「啊……原因很多。如果是迪米乌哥斯,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打扮成这样吧?!?

迪米乌哥斯端正的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他隔了呼吸几次的时间才开口:

「非常抱歉,我不知飞鼠大人的深谋远虑——」

「叫我黑暗战士?!?

「黑暗战士大人吗……」

迪米乌哥斯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飞鼠努力视而不见。虽然这个名字听起来实在很逊,不过与游戏中的魔物名称相比,这个名称还算正常。

要迪米乌哥斯改口,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理由。虽然现场只有迪米乌哥斯的属下,不过这里原本就是出入口,应该还会有很多其他仆役进出,只是不想要让他们飞鼠大人、飞鼠大人不断呼喊自己的名字。

不知道自己的想法,迪米乌哥斯可以了解到什么程度。这个时候,迪米乌哥斯的脸上浮现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咦?怎么回事?

飞鼠压抑住不禁想要反问的心情。

到底这个聪明绝顶的迪米乌哥斯是如何推论、获得什么结果,身为凡人的飞鼠根本猜想不到。只能在全罩头盔底下冒出不会有的冷汗,希望他至少能够看穿自己的本意。

「飞……黑暗战士大人的深远卓见,我已经稍有掌握。真不愧是此地统治者会有的顾虑。不过对于没有携伴同行一事,还是无法坐视不管。虽知这么做会造成困扰,不过还是希望大人能够大发慈悲让我们跟随?!?

「……真拿你没办法。那么只允许一个人同行?!?

迪米乌哥斯露出优雅的微笑。

「非常戚谢黑暗战士大人愿意采纳我的任性要求?!?

「……直接叫我黑暗骑士,不用加大人也没关系?!?

「怎么可以!绝对不能允许如此称呼。当然,如果身负卧底工作、极为特殊的任务或命令时,可以服从这个命令,但在这座纳萨力克大坟墓中,有谁敢不加敬称称呼飞鼠大人……不,是黑暗战士大人!」

听到迪米乌哥斯热情的发言,飞鼠有些感动,忍不住点点头。心想如果一直被称呼黑暗战士,或许私底下会有人取笑自己怎么取这么逊的名字,开始后悔轻率取了这个名字。

「非常抱歉,飞、黑暗战士大人,占用您宝贵的时间。那么你们就在待命,顺便说明一下我外去的事?!?

「遵命,迪米乌哥斯大人?!?

「仆役们也都赞成了。那么迪米乌哥斯,我们走吧?!?

飞鼠从低头的迪米乌哥斯身旁走过,抬起头来的迪米乌哥斯接著跟上去。

「为什么飞……咳,黑暗战士大人要打扮成那样呢?」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有什么理由吧?!?

留下来的魔将纷纷一头雾水地提出疑问。

他们并非因为飞鼠利用瞬间移动过来这里才能看穿。

虽然飞鼠无法察觉,不过在这座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不,应该说是隶属于安兹·乌尔,恭公会的仆役,身上都会散发特有的气息,仆役们可以利用这种气息判断来者是不是同伴。而在公会之中,身为这座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主人的四十一位无上至尊—现在只剩飞鼠一个人——身上笼罩的气息,对仆役们来说就是绝对统治者的气息,那种强烈的气息即使身在远处也能轻易感测。因此即使飞鼠以铠甲覆盖全身也绝对不会弄错。倘若飞鼠不是利用瞬移方式而是走路过来,同样也会被立刻看穿吧。

而且和其他人的气息相比,也比较容易分辨。

通往纳萨力克一楼的双开大门开启,有人从楼梯爬上来。

根据楼梯方向散发的气息,可以判断来者是楼层守护者。

爬上楼梯现身眼前的,是守护者总管雅儿贝德美丽的脸庞。一见到自己的直属上司迪米乌哥斯等待的人物现身,魔将于是一起跪下。

对于雅儿贝德来说,眼前的跪拜景象不过是理所当然的光景,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直接环视四周。

没有发现目标的雅儿贝德这才把目光移向魔将。她走到魔将的眼前,没有指定人选直接发问:

「……我没看到迪米鸟哥斯,他到哪里去了?」

「这……刚才有一位黑暗战士大人前来,所以迪米乌哥斯跟随他一起外出了?!?

「黑暗战士?……大人?没听过仆役之中有这个名字……迪米乌哥斯跟随那个仆役?堂堂的守护者跟著他出门?这也未免太奇怪了?」

魔将不知如何是好,不禁面面相观。

雅儿贝德以温柔的笑容看向魔将:

「区区仆役竟敢有事隐瞒我吗?」

温柔的最终警告令人不寒而栗,魔将做出无法继续隐瞒的结论。

「迪米乌哥斯大人判断那位黑暗骑士大人,正是我们应该侍奉的对象?!?

「……飞鼠大人来过这里!」

雅儿贝德有点走音,至于魔将们倒是很冷静地回答:

「……不,那个人名叫黑暗战士大人?!?

「……侍卫呢?迪米乌哥斯有收到飞鼠大人过来的指示吗?可是我已经先和他约好见面,这么一来迪米乌哥斯应该不知道飞鼠大人会来这里吧?算了,这件事先放在一旁,得赶紧准备衣服和洗澡!」

雅儿贝德摸摸自己的衣服。

不眠不休地在各地工作,把衣服弄脏了,发尾也缠在一起,翅膀也是一样。

不过这么一点脏污对于绝世美女雅儿贝德来说,丝毫不减半点风采。就像是一亿分扣了一分一样没什么大不了,对她的美貌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对雅儿贝德来说,这副模样完全不及格,不能让最爱的人看见。

「最近的浴室...在夏提雅那里?...可能会遭到怀疑……不过这时只能牺牲一下了。你们快去我的房间把衣服拿来!动作快!」

这时魔将之一叫住往外奔跑的雅儿贝德。那个魔将是嫉妒魔将。

「……雅儿贝德大人,虽然失礼,不过现在的这个打扮应该比较好吧?」

「……你在说什么?」

雅儿贝德会停下脚步,怒气冲冲地反问。她认为对方要她以骯脏的模样去见飞鼠。

「……不是的,我只是认为像雅儿贝德大人这样的美女,展现出为了对方拚命工作的模样更能够给予良好印象。就结果来说,反而是对雅儿贝德大人有利,不是吗?」

其他魔将也接著建议——「等雅儿贝德大人洗完澡,精心打扮成能出现在飞鼠大人……黑暗战士大人面前的模样时,不知已经花费多少时间。如果在这段期间刚好错过机会,岂不是太可惜了吗?」

「恩——」雅儿贝德为之沉思。这么说也没错。

「说得有理……看来是因为太久没见面有些慌张。隔了十八小时才能和飞鼠大人见面,你们不觉得十八个小时真的很长吗?」

「是的,太长了?!?

「真想尽快建立营运组织的基础,回到飞鼠大人的身边警戒……那么不发牢骚了,要快点剑道飞鼠大人。飞鼠大人现在在哪里?

「刚才出门了?!?

「这样啊?!?

虽然雅儿贝德的回答有些冷淡,不过脸上露出能够见到飞鼠的缅腼微笑,还可爱

的拍动翅膀。她发出急促的脚步声走过魔将的旁边。

这时脚步声突然停止,雅儿贝德再次开口询问魔将:

「最后再问一次,穿得这么脏反而能增加飞鼠大人的好感吗?」

离开祠堂,飞鼠眼前是一片美不胜收的迷人光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地面面积有两百公尺见方。周围受到六公尺厚的墙壁?;?,前方与后方各有一个入口。

墓地的杂草修得很短,营造清爽的气氛。不过另一方面,墓地的大树枝叶茂密,处处都有树荫,制造出阴郁的感觉?;褂行矶喟咨牡哪贡勇遗帕?。

修剪整齐的杂草与杂乱无章的墓碑相辅相成,营造强烈的落差感。不仅如此,到处还都点缀著天使和女神等称为艺术品也不为过的精美雕刻,但是这种混乱的墓地设计也不禁令人皱起眉头。

这个墓地除了东南西北四个角落各有一座普通大小的祠堂,中央还有一座巨大的祠堂,由六公尺高的武装战士雕像包围?;?。

中央的巨大祠堂正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入口,飞鼠出来的地方。

飞鼠站在宽广的石灰岩阶梯上,静静眺望眼前的景色。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所在地赫尔海姆,原本是个永夜的冰冷世界。受到永夜的影响,这里的气氛相当阴森,天空经常为厚厚的黑云所遮蔽。只是如今的景色截然不同。

眼前是美丽的夜空。

飞鼠望著天空,感慨万千地叹了一口气,不断摇头似乎无法相信眼前的光景。

「在虚拟世界能够做到如此地步……真是惊人……空气新鲜就是大气没有受到污染的明证如果生在这个世界,应该就不需要人工心肺吧……」

有生以来不曾见过如此清晰的夜空。

飞鼠想要发动魔法,却受到身上的铠甲阻碍。特殊的魔法职业有一些特殊技能,能在穿著镗甲的状态发动,不过飞鼠没有学过。因此身上的全身铠甲阻碍了魔法的发动。即使是利用魔法变出来的装备,也没有能够发动魔法的优点。穿著铠甲的状态下,能使用的魔法只有五种。遗憾的是飞鼠想用的魔法不在这五种之中。

飞鼠将手伸入空间,拿出一个道具。那是飞鸟翅膀造型的项炼。

戴上项炼,将意识集中在项炼上。

隐藏在项炼中的唯一魔法发动力量。

「飞行?!?

失去重力枷锁的束缚,飞鼠轻飘飘地飞上天空。接著不断加快速度,一口气直线上升。

虽然迪米乌哥斯急忙紧追在后,但是飞鼠完全不理他,只是不断上升。不知已经上升几百公尺。

这时飞鼠的身体才慢慢减速,用力拿掉头上的头盔,什么话也没说——不,是看著这个世界说不出话来。

月亮与星星的蓝白光芒赶走大地的黑暗。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曳的草原看来像是整个世界在发亮。天上的无数星星与看似月亮的行星也发出灿烂的光辉,与地面的景色相得益彰。

飞鼠不由得感叹:

「真是太美……不,太美了这种陈腐的说法还不足以形容……如果蓝色星球??吹礁惫饩?,不知道会怎么形容……」

若是见到这个没有空气污染、水污染和土壤污染的世界。

飞鼠想起自己的同伴,想起那名曾经在部分公会成员的网聚出现,被称赞浪漫时,有如岩石的脸上露出微笑——喜爱夜空的温柔男生。

不,他喜欢的是自然。喜欢那个遭到环境污染,几乎消失的光景。为了欣赏那个在现实世界不复存在的景色,才会玩YGGDRASIL这款游戏。而他花费最多心血创建的是第六层,特别是夜空的设计,等于是重现他心中的理想世界。

这么喜欢自然的人,谈到自然时总是特别激动。几乎到了过度热情的地步。

如果他看到这个世界,不知道会有多兴奋?;嵊卸嗝纯犊ぐ旱匾缘统恋纳ひ籼致?。

怀念蓝色星球这名久违的旧友,飞鼠很想再次听听他的渊博学识,轻轻看向身边。

身边当然没有任何人。不可能有人。

有些感伤的飞鼠耳里传来啪啪啪的振翅声,改变形态的迪米乌哥斯出现眼前。

背上出现带著湿气的巨大黑色皮膜翅膀,外表也从人脸变成青蛙的模样。这就是迪米乌哥斯的半恶魔形态。

部分异形类种族具有数种不同形态。在纳萨力克中,塞巴斯和雅儿贝德也有其他形态。

虽然要练出这些异形类种族很麻烦,但是可以和最后头目一样,具有数种形态的部分异形类种族,人气还是历久不衰。特别是很多人喜欢将这些异形类种族,设定成在人类形态和半人类形态时有所弱化,但是完全异形形态时获得强化。

飞鼠将目光从变穿恶魔形态的迪米乌哥斯身上移开,再次看向空中闪烁的星星,像是要对不在场的朋友说话一般感叹:

「……竟然只靠星光与月光就能看清景物……实在无法相信这里真的是现实世界。蓝色星球?!炜占蛑毕窀錾辽练⒘恋闹楸ο??!?、+

「或许真是如此。这个世界会如此美丽,一定是因为有著那些用来点缀飞——黑暗战士大人的宝石吧?!?

迪米哥乌斯开口说出奉承话。

突如其来的发言好像是在对自己与伙伴的美好回忆挑毛病,让飞鼠觉得有些生气。不过像这样望著美丽的景色,怒气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仅如此,像这样俯瞰世界,感觉世界变得非常渺小,让心中出现即使继续扮演邪恶组织的霸主也不赖的想法。

「真的很美。这些星星是用来点缀我的吗……或许真是如此。我会身在此处,或许就是为了取得这个不属于任何人的珠宝箱?!?

飞鼠在眼前伸手然后用力握住。在天空闪耀的星星几乎落入那只手中。当然,那只是因为星星被手遮住。飞鼠对自己的幼稚行为耸肩,向迪米乌哥斯说道:

「……不,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够独占的东西?;蛐硎怯美吹阕耗扇说叵麓蠓啬埂液团笥衙堑陌沧龋诙О??!?

「...真是有魅力的一句话。若是您的希望,只要一声令下,我立刻带领纳萨力克全军夺取这个珠宝箱。能将这个珠宝箱献给敬爱的飞鼠大人,是迪米乌哥斯最大的荣幸?!?

装模作样的发言令飞鼠轻轻一笑。

心想迪米乌哥斯是不是也沉醉在这个气氛中。

「在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什么生物的现在,我只能说你的想法相当愚蠢。说不定我们在这里只是非常微小的存在。不过征服世界或许是件很有趣的事?!?

征服世界只不过是在小朋友看的电视节目中,坏人会说的话。

实际上绝不可能轻易征服世界?;拱ㄕ鞣蟮耐持?、防范反叛的维持治安、统一众多国家之后产生的问题等。光是稍微想一下这些事,就会觉得征服世界没有半点好处。

这些事飞鼠当然心知肚明,不过他还是说出征服世界的台词,那是因为看到世界的美丽而萌生的幼稚欲望。也是因为想要表现符合恶名昭彰的安兹·乌尔.恭公会长身分的演技,不小心脱口而出的台词。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

「……乌尔贝特桑、路西★法桑、可变护身符桑、贝鲁利巴?!?

因为回想超过去的公会成员曾经开玩笑说过「一起征服Y G G D R A S I L这个游戏中的其中一个世界吧」这句话。

他知道纳萨力克里最聪明的迪米乌哥斯,应该了解征服世界只是小孩子的玩笑话。

如果飞鼠知道身后的迪米乌哥斯,那张有如青蛙的脸上露出的表情,应该不会就此结束话题吧。

飞鼠没有看向迪米乌哥斯,只是眺望著无垠大地和星空连接的地平线。

「……未知的世界啊。但是在这个世界的人……真的只有我吗?其他的公会成员也有人来到这里吗?」i

虽然在YGGDRASILL里无法创建第二个角色,不过曾经离开这款游戏的同伴,或许会因为是最后一天而创建新的角色,进来游戏看看也说不定。而且就强制登出的时间来看,黑洛黑洛或许也来到这里。

追根究柢,飞鼠身在这里就是异状。如果这是因为不明现象所造成,那么不再玩这款游戏的同伴们,也有可能和自己一样也被卷入这个世界吧。

无法透过「讯息」和他们联络,不过这可能有很多原因。例如身处的大陆不同,或者魔法效果有所变化等。

「……如果是这样……那么只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安兹.鸟尔.恭这个名字….」

如果还有同伴在这里,或许就会传进那个人的耳里。那个人知道一定会过来。飞鼠对于彼此的友情,就是如此深信不疑。

沉浸在思考大海里的飞鼠突然望向纳萨力克,刚好目击奇观。

边界超过一百公尺的大地有如大海产生波浪,平原不断出现的小小隆起,缓缓往一个方向前进之后,开始聚集在一起,最后变成小山往纳萨力克接近。

袭来的巨大土堆撞上纳萨力克坚固的墙壁之后粉碎,彷佛水花四溅的海啸。

「……『大地巨浪』??蠢床坏陀眉寄芾┐蠓段?,还使用职业技能……」

飞鼠佩服地低声念念有词。在纳萨力克里,只有一个人会使用这个魔法。

「真不愧是马雷??蠢唇奖诘囊毓ぷ鹘桓兔晃侍饬??!?

「是的,只不过除了马雷,也派了不会疲劳的不死者和哥雷姆加以协助。但是进度相当缓慢,不甚理想。移动土地之后周遭会出现凹陷,所以必须种植植物加以掩饰。这么一来马雷的工作量也会增加……」

「……要隐藏纳萨力克这么长的墙壁,本来就需要花费很多时间,问题是施工时可能会被发现。那么周围的警戒情况又是如何?」

「初期的警戒网已经建构完毕。五公里内若是有智慧生物入侵,可以在入侵者毫无察觉的状况下立刻发现?!?

「做得很好。不过……这个警戒网也是动员仆役完成的吧?」

得到迪米乌哥斯的肯定回答,为了以防万一,飞鼠觉得再建构一个警戒网比较妥当。

「……关于建构警戒网,我也有个想法。就依这个方法去做?!?

「遵命。和雅儿贝德商量后,再将彼此融合在一起。对了,黑暗战士大人——」

「——可以了,迪米乌哥斯。叫我飞鼠就好?!?

「知道了……可以询问飞鼠大人接下来的预定吗?」

「我打算到完美执行命令的马雷那里探望一下。也想当面送他适当的奖励……」

-->">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