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_第二章 楼层守护者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不死者之王 第二章 楼层守护者



「回来吧,雷蒙盖顿的恶魔们?!?

由稀有矿石打造的哥雷姆听从飞鼠的命令,带著与笨重躯体相反的轻盈脚步声来到飞鼠面前,然后摆出和刚才一样的警戒姿势。

虚拟现实世界变成真正的现实世界——已经正式接受这个猜测的飞鼠,进行的第一件事就是?;ぷ陨淼陌踩?。虽然目前遇到的N P C姑且都会对自己表现出毕恭毕敬的模样,但是今后遇到的角色不见得都会是同伴。而且即使遇到的都不是敌人,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

么危险。

确认纳萨力克内部的设备、哥雷姆、道具、魔法……这一切是否还能运用,正是攸关飞鼠生死存亡的当务之要。

「总算解决了第一个问题?!?

安心的飞鼠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望著哥雷姆。接著对它们下达只能听从自己的命令的指令,这样一来,即使遇到最差的状况——NP C叛乱时,也可以多一道保命符。

对哥雷姆勇猛的外炭戚到满意的飞鼠,看向自己的白骨手指。

十双手指戴著九个戒指,只有左手无名指空无一物。

在YGGDRASIL中,通常左右手只能各戴一个戒指。不过飞鼠利用永远有效的高价付费道具,让十双手指都能戴上戒指,而且还可以发挥所有戒指的能力。

并不是只有飞鼠比较特别,只要是重视能力的玩家,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花这笔钱。

飞鼠看著手上九个戒指的其中一个。那个戒指的模样,与王座背后墙上红布的刺绣标志一模一样。

那个戒指名为安兹.乌尔.恭之戒。

戴在飞鼠右手无名指的戒指是魔法道具,安兹.乌尔.恭的所有成员都拥有这个戒指。

虽然可以发挥十个戒指的力量,但是在使用付费道具时,还是必须选择想戴的戒指,之后便不能变更。即使如此——飞鼠还是把左手无名指的戒指拿下来放到宝物殿——飞鼠之所以会装备那个能力较弱的戒指,是因为它在特定的状况使用机会很高,所以才会戴在手上以便随时利用。

那个戒指的能力能让飞鼠不限次数地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里有名称的房间之间瞬间移动,甚至可以从外面瞬间移动到内部。除了几个特定地点之外,这个具有阻挡传送魔法效果的大坟墓都不能随意瞬间移动,所以这个戒指相当方便。

不能利用瞬间移动的房间,只有王座之厅和各个公会成员的房间等少数地方。而且必须有这个戒指才能进入宝物殿,因此绝对不能没有这个戒指。

飞鼠大大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要使用这个戒指的能力。在目前的状况下,这个戒指的能力是否还能发挥预期的效果令人存疑,不过还是有尝试的必要。

解放戒指的能力——眼前瞬间被漆黑笼罩。

然后───眼前的景色为之一变,周围变成阴暗的通道。在道路的尽头处可以看到落下的巨大栅栏。里面装置著类似白光的人工照明。

「成功了……」

传送成功令飞鼠感到放心地喃喃自语。

飞鼠走在挑高的宽广通道上,往眼前的巨大栅栏前进。

石造通道扩大飞鼠的脚步声,有时候选会出现回音。

插在通道旁的火炬,因为火焰不断摇晃产生阴影,影子感觉像在跳舞。那些影子混在一起,彷佛有好几个飞鼠。

靠近栅栏,应该只是两个空洞的鼻子闻到各种味道。飞鼠停下脚步呼吸。那是浓烈的青草味与泥土的味道——是森林的味道。

和刚才面对雅儿贝德时一样,原本在虚拟世界当中没有作用的嗅觉竟然如此逼真,让飞鼠更加确信目前身处的地方就是现实世界。

可是没有肺脏与气管的身体要怎么呼吸呢?

有所疑问的飞鼠觉得认真思考下去太过愚蠢,立刻放弃思考。

察觉到飞鼠接近,栅栏有如自动门在恰当的时机迅速向上开放。走进栅栏,映入飞鼠眼帘的是个圆形竞技场,四周围绕著好几层的观众席。

圆形竞技场是个椭圆形空间,长径有一百八十八公尺,短径为一百五十六公尺,高则是四十八公尺。就是罗马帝国时期建造的罗马竞技场。

处处都施加「永续光」的魔法,让四周散发明亮的白色光芒,因此才能像是白天一样清楚看遏整座竞技场。

坐在观众席上的众多土制人偶——哥雷姆没有活动的迹象。

这个地方名为圆形剧场。演员是入侵者,观众是哥雷姆,坐在贵宾席上的是安兹.鸟尔.恭的成员。上演的戏码当然是厮杀。除了超过一千五百人的大侵略之外,不管是多么顽强的入侵者,都在这里迎接末日。

飞鼠走到竞技场中央仰望天空,眼前是一片全黑的夜空。如果周围没有那些白色光芒,或许可以看见天空闪烁的星星吧。

不过这里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第六层,位于地底,所以眼前的天空只是虚拟的天空。

然而因为用上庞大的数据资料,这里的天空不但会随著时间出现变化,甚至还会出现具有日光效果的太阳。

虽然身处在虚构场景里,却依然能够感到放松,也是因为飞鼠的内心与外表不同,依然是个人类吧。同时也是因为感受到公会成员对此付出心血的关系吧。

虽然心中出现想要待在这里放空的心情,但是目前身处的状况不允许他这么做。

飞鼠看向四周——不在。这里应该是由那两个双胞胎管理…

这时眼睛突然看到什么。

「嘿!」

随著吶喊声,贵宾席上跃下一道人影。

从六层楼高的建筑物跳下的影子,在天空转了一圈之后,像是长了翅膀轻飘飘落地。对方没有使用任何魔法,单纯只是运用体能的技巧。

双足轻轻一弯就能消除冲击力道的身影,露出自豪的表情。

「V!」

伸手比出胜利姿势。

从天而降的人是一名十岁左右的小孩。脸上露出太阳一般灿烂的笑容。有著小孩子的特有的,兼具少年与少女的可爱模样。

彷佛金丝的头发在肩膀附近切齐,反射周围白光的头发有如顶著天使光圈。左右不同颜色的蓝绿双眼像是小狗闪闪发亮。

耳朵尖长、肌肤微黑,与森林精灵是近亲的黑暗精灵。

身上穿著合身轻皮甲,上面贴著赤黑色的龙王鳞。白底金绣的背心胸口上,可以看到安兹.乌尔.恭公会的标志。下方是一件与背心成套的白色长裤。脖子戴著散发金色光芒的橡实项炼。此外手上还有贴著魔法金属片的手套。

腰部和右屑各自缠著一条鞭子,背上则背著一把巨弓,弓身、弓背和握把上都点缀著奇特的装饰。

「是亚乌菈啊?!?

飞鼠说出眼前这名黑暗精灵之子的名字。

对方正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第六层的守护者,亚乌莅.贝拉.菲欧拉。是名能够使唤幻兽与魔兽的驯兽师兼游击兵。

亚乌菈以小跑步的动作往飞鼠的方向跑来。说是小跑步,速度却和野兽的全速前进一样飞快。两人的距离急远拉近。

亚乌菈已脚紧急煞车。

脚上的运动鞋镶著硬度超过钻石的绯绯色金合金板,摩擦地面掀起尘雾。尘雾没有飘到飞鼠身上,如果这是事先计算的结果,那么这个身手算是相当不得了。

「呼?!?

明明没有流汗,亚乌菈还是装模作样地擦拭额头。接著露出小狗讨好主人的笑容,以小孩特有的偏高音调向飞鼠打招呼:

「欢迎光临,飞鼠大人?;队吹接晌铱词氐恼飧雎ゲ?!」

打招呼的方式和雅儿贝德、塞巴斯等人一样充满敬意,不过感觉似乎更加亲近。对飞鼠来说,这样的亲近感反而让他不必那么拘束。要是令人太过畏惧,对没有这种经验的飞鼠来说只会咸到伤脑筋。

从亚乌菈脸上充满笑容的表情,感受不到任何敌意,而且「敌扫瞄」也没有任何反应。

飞鼠的目光离开右手腕的束带,放松握住法杖的力道。

若是遇到紧急状况,他打算全力攻击然后立刻撤退,不过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

「……嗯,我稍微打扰一下?!?

「您说什么啊——,飞鼠大人可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主人,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喔?不管您造访哪里,都说不上是打扰!」

「原来如此……话说亚乌菈刚才好像在那里……?」

听到飞鼠的问题,恍然大悟的亚乌菈俐落转身,望向贵宾室高声大叫:

「飞鼠大人大驾光临!还不快点出来,这样太没礼貌了!」

在贵宾室的阴影下,可以看到晃动的影子。

「马雷也在那里吗?」

「是的,没错,飞鼠大人。因为那家伙非常胆小……还不快点跳下来!」

一道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回应亚乌菈的呼叫。就这里到贵宾室的距离来看,对方能够听到简直就是奇迹。不过这是因为亚乌菈身上的项炼拥有魔法。

「没、没办法啦……姊姊……」

亚乌菈叹了一口气,抱头解释:

「那、那个,飞鼠大人,他只是非常胆小,绝对不是故意这么失礼?!?

「我当然了解,亚乌菈。我从来不曾怀疑你们的忠诚?!?

身为社会人士,必须懂得真心话和场面话的时机。有时候也需要说些谎话。飞鼠用力点头。以能让对方安心的态度温柔回答。

看来似乎松了一口气的亚乌菈立刻变脸,对贵宾室里的人怒目相向:

「最高阶的飞鼠大人大驾光临,楼层守护者竟然没有出来迎接,这是多么不成体统,你应该也很清楚吧!如果你敢说因为害怕不敢跳下来,那我就把你踢下来!」

「呜呜......我走楼梯下去……」

「你想让飞鼠大人等多久??!快点下来!」

「知,知道了……嘿、嘿!」

虽然鼓起勇气,不过发出的声音有点没用。随著这道声音,一道人影跳了下来。

果然是黑暗精灵。这名黑暗精灵著地的双脚非常不稳,和刚才的亚乌菈有著天壤之别,不过乎没有受伤的样子。大概是运用身体技巧将落下的冲击力道抵销了吧。

接著立刻躂躂躂快速跑来。那应该是全力奔跑吧,但是和亚乌菈相比还是慢多了。同样也此认为的亚乌菈皱眉大叫:

「快一点!」

「好、好的!」

现身的小孩外表和亚乌菈一模一样。不管是头发的颜色长度、眼睛的颜色,还是五官长相,除了双胞胎之外不可能这么接近。不过如果说亚乌菈是太阳,那么他就是月亮。

小孩子战战兢兢地露出害怕挨骂的模样。对于两人显露在外的表情变化,飞鼠感到有些惊讶。根据飞鼠所知,马雷的个性并非如此?;八礜 P C的基本表情就是那一种,毫无变化。即使对NPC做出很长的角色设定,NPC也不会表现出来。

但是这两名黑暗精灵小孩却在飞鼠的眼前,展现丰富的表情变化。

「——这应该就是泡泡茶壶桑理想的亚乌菈和马雷吧?!?

泡泡茶壶,设计这两名黑暗精灵角色的公会成员。

真想让她亲眼目睹这一刻。

「让、让您久等了,飞鼠大人……」

小孩胆战心惊地抬眼窥视飞鼠。身上穿著蓝色龙王鳞镗甲,上面披著和森林树叶一样绿的深绿色短披风。

虽然服饰和亚乌莅一样都是以白色为基底,不过下半身梢短的裙子却露出一点肌肤。只有露出一点是因为他穿著白色裤袜。脖子上的项炼和亚乌菈很像,不过是由银色橡实制成。

武装方面比亚乌菈简单许多,纤细的小手戴著散发丝绸光泽的白色手套,只有手里握著一把扭曲的黑色木杖。

马雷,贝罗·菲欧雷。

和亚乌菈一样,同为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第六层的守护者。

飞鼠眯起眼睛——虽然只有空洞的眼窝没有眼球——目不转睛地注视两人。亚乌菈挺起胸膛,马雷则是畏畏缩缩地承受飞鼠的目光。

觉得眼前的两人果然是过去同伴的心血结晶之后,飞鼠点了几次头:

「看到你们的精神都不错,真是太好了?!?

「活力十足喔——只是最近实在闷得有点受不了。偶尔出现入侵者也好吧?!?

「我、我才不想见到入侵者……我、我会害怕……」

听到马雷的发言,亚乌菈的表情为之一变:

「……唉。飞鼠大人,稍微失陪一下。马雷,跟我过来?!?

「好、好痛喔。姊、姊姊,很痛耶?!?

看到飞鼠轻轻点头后,亚乌菈揪住马雷的尖耳稍微离开飞鼠身边,然后在马雷的耳边窃窃私语。即使身在远处也可以了解,亚乌菈正在斥责马雷。

「……入侵者啊。我和马雷一样,不想见到他们呢……」

至少希望能在做好万全准备之后再遇到敌人,如此心想的飞鼠远远看著双胞胎守护者。

回过神来才发现马雷已经跪坐在地,面对亚乌菈有如狂风暴雨的言语攻击。

眼前的景象似乎在说明过去两名同伴的姊弟关系,飞鼠见状露出苦笑:

「呵呵,马雷明明不是佩罗罗奇诺桑设计的?;故桥菖莶韬H衔壕褪且㈡⒌幕啊徊哦阅亍还邢赶胂?,亚乌菈和马雷应该死过一次……那件事又是怎么处理呢?」

过去一千五百人大军入侵时,曾经攻到第八层。也就是说亚乌菈和马雷都已经死了,那么他们还记得当时的事吗?

死亡这个概念,对于现在的两人来说,到底具有什么意义呢?

根据YGGDRASIL的设定,只要死亡等级就会下降五级,并且掉落一个装备道具。也就是说,如果原本是五级以下的角色就会直接消失。只是玩家角色因为受到特别?;げ换嵯?,不过等级会降至一级。因此这一切仅是设定上的情况。

利用「复生」或「死者复活」等复活魔法,可以减轻降级的情况。不仅如此,如果使用付费道具便只会减少一点经验值。

N P C的情况更加简单。只要公会支付依等级而定的复活费,便能毫无影响地复活。

因此对于想要重练角色的玩家来说,利用死亡降级的方式,是他们相当爱用的手段。

的确,对于需要很多经验值才能升级的游戏来说,即使只降一级也是很重的惩罚。不过Y G G D R A S I L中,降级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事。听说这是因为游戏制作公司希望玩家不要因为担心降级,而不敢前往新领域冒险,而是勇敢深入未知领域发现新事物。

面对这种死亡规则,眼前的两人和当初在一千五百人进攻时阵亡的两人,已经是不同人或者是死后复活的两人呢?

虽然想要确认,但也不必太过打草惊蛇?;蛐砟谴蔚拇缶偃肭侄匝俏谇壚此?,也是一次恐怖的经历。只因一己的好奇心就擅自询问没有敌意的她,感觉也不太好。最重要的是他们是由安兹·鸟尔.恭成员创造出来的心爱NPC。

等到所有悬而未决的疑问全都厘清之后,再来询问她本身的想法吧。

而且过去和现在的死亡概念,很可能已经有很大的不同。在现实世界中只要死亡,当然一切就结束了。不过现在或许不是这样。虽然觉得必须做个实验,不过在尚未获得各种资讯之前,无法决定行动的优先顺序。因此暂时搁置这件事,应该算是明智的抉择。

到目前为止,飞鼠所知的Y G G D R A SIL已经改变到什么地步,还有很多疑问。

正当飞鼠愣愣地思考这些事时,亚乌菈还在继续说教。飞鼠觉得马雷有点可怜。他应该没有说什么太过分的话,需要被人这样责备。

过去的同伴姊弟吵架时,飞鼠只会静静旁观,但是现在不同。

「差不多到此为止吧?」

「飞鼠大人!可、可是马雷身为守护者——」

「——没问题。亚乌菈,我很了解你的心情。身为楼层守护者的马雷说出这种怯懦的话,特别还是在我的面前,你当然会感到不高兴。不过我也相信,只要有人入侵这个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你和马雷都会勇敢地挺身而战。只要能在必要的时候做必要的事,就么就不需要过度苛责了?!?

走到两人身边的飞鼠伸手握住马雷的手,拉他起来。

「还有马雷你要谢谢体贴的姊姊喔,即使我觉得生气,但是看到你被姊姊责备成那样,也只能原谅你了?!?

马雷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看向自己的姊姊。这时亚乌菈急忙开口:

「呃?不,不是,才不是那样。这不是为了演戏给飞鼠大人看才责备他的!

「亚乌菈,没关系的。不管你的意图是什么,你的体贴心意,我都已经非常了解,不过我想让你知道,我没有对马雷的守护者身分厌到不安?!?

「呃,啊,是、是的!谢谢您,飞鼠大人?!?

「谢、谢谢?!?

看到两人恭敬行礼,飞鼠不禁感到全身不自在。特别是两个人都以炯炯有神的闪亮双眼注视飞鼠。不曾受到如此尊敬眼神注视的飞鼠为了掩饰害羞,刻意咳了一下:

「恩,对了。我想问一下亚乌菈,没有入侵者让你觉得很闲吗?」

「——啊,不,这、这个嘛……」

看到亚乌菈支支吾吾的害怕模样,飞鼠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不妥:

「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所以你就大胆说出心里的真正想法吧?!?

「……是的,有点闲。附近没有能够和我战斗五分钟的对手?!?

一边将双手食指靠在一起,一边抬眼如此回答。

身为守护者的亚乌莶,等级当然是一百级。在这个迷宫中能够和她匹敌的对手寥寥可数。以N P C来说,包括亚乌菈和马雷在内,全部共有九人?;褂欣獾囊蝗?。

「让马雷当你的对手如何?」

缩起身子像要躲起来的马雷突然抖了一下。他以湿润的眼睛不断摇头,看起来十分害怕。亚乌菈看著害怕的马雷叹了一口气。

随著她的叹气,四周弥漫甘甜的香味。和雅儿贝德散发的香味不同,这个甜香感觉有些纠缠。这时想起亚乌菈能力的飞鼠,退后一步远离气味。

「啊,抱歉,飞鼠大人!」

亚乌菈发现飞鼠的异样,急忙伸手驱散空气。

Passive Skill

在亚乌莅拥有的驯兽师特殊技能中,有种能够同时发挥强化与弱化效果的常驻技能。这项技能只要透过呼气,就能让效果到达半径数公尺的范围,有时候半径还可达到数十公尺,若是使用技能,效果甚至能扩展到难以置信的距离。

在YGGDRASIL里,因为强化效果、弱化效果的图示都会出现在眼前,所以可以清楚得知发动与否。不过现在这些变化没有出现在眼前,变得相当麻烦。

「那个,已经没事了,已经停止效果了!」

「这样啊……」

「……不过飞鼠大人是不死者,这种精神作用的效果对您来说应该没用吧?」

在YGGDRASIL当中确实如此。不死者不会受精神作用的影响,无论是好是坏的作用都一样。

「……刚才我进入效果范围了吗?」

「恩?!?

亚乌菈缩起脖子感到害怕,就连旁边的马雷也跟著缩起脖子。

「……我没有生气,亚乌菈?!狗墒缶】赡芪氯岬匕哺Ф苑??!秆俏谇墶悴恍枰敲春ε?。难道你以为那种随意使出的技能可以影响我吗?我只是单纯问你,我刚才是否在你的效果范围里?!?

「是的!刚才已经进入我的能力效果范围?!?

听到亚乌菈如释重负的回应,飞鼠察觉自己的存在令亚乌菈戚到十分戒慎恐惧。

飞鼠觉得这股压力就好像衣服下方不存在的胃开始抽痛。如果自己因此变弱又该如何是好?每次只要想到这里,他就想全力拋开这种想法。

「那么那个的效果是什么?」

「这个,刚才的效果……应该是恐惧?!?

「唔恩……」

他不觉得恐惧。在YGGDRASIL中,公会的成员或是组队的队友,彼此的攻击不会产生任何效果。虽然现在这个规则很有可能已经失效,不过还是应该在此先确认一下。

「我记得亚乌菈的能力,先前对同公…组织的人不会产生负面效果?!?

「咦?」

亚乌菈忍不住瞪大眼睛。旁边的马雷也露出相同的表情。飞鼠从两人的表情得知,事实并非如此。

「是我记错了吗?」

「是的,只是自己可以自由改变效果范围,会不会是跟这件事搞混了呢?」

禁止同伴互相攻击的规则果然失效了。人在附近的马雷看来不受影响,可能是身上装备有防止精神作用的道具吧。

反倒是不死者飞鼠装备的神器级道具,没有抵抗精神作用的资料。那么飞鼠为什么感觉不到恐惧呢?

这里有两个推测。

靠著基本能力值加以阻挡?;蚴且圆凰勒叩奶厥饽芰θ镁褡饔檬?。

因为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个推测才对,所以飞鼠打算进行下一步的实验:

「你可以试著使用其他效果吗?」

亚乌菈歪头发出奇怪的疑问声。飞鼠再次想起小狗的模样,不禁伸手抚摸亚乌菈的头。

有如丝绸的滑顺触感,摸起来相当舒服。因为亚乌菈没有露出不悦的样子,让飞鼠不由得想要一直摸下去。不过在一旁盯著的马雷眼神有些可怕,所以飞鼠就此住手。

马雷的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经过短暂的思考,飞鼠放开法杖,用另一只手抚摸马雷的头发。

感觉马雷的发质好像比较好,飞鼠心不在焉地想著这些事,一直摸到心满意足为止。这才终于想起该做的事:

「那就麻烦你了。我正在进行各种实验……需要你的帮忙?!?

一开始两人遗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在飞鼠的手离开他们的头时,两人露出有些害羞又有些高兴的得意表情。

亚乌菈开心地回应:

「是的,我知道了!飞鼠大人,请交给我吧?!?

伸手阻止跃跃欲试的亚乌菈。

「先等一下───」

飞鼠将浮在空中的法杖握在手里。

和先前一样。与使用戒指能力当时一样,飞鼠集中精神在法杖上。在众多的能力当中,飞鼠选择装饰在法杖上的一颗宝石。

神器级道具「月之宝玉」的能力之一

───召唤月光狼。

随著发动召唤魔法,空中冒出三只野兽。

随著召唤魔法出现魔物的特效与YGGDRASIL一样,所以飞鼠并不感到惊讶。

月光狼与西伯利亚狼非常相似,不过身上散发银色的光芒。在飞鼠与月光狼之间,飞鼠感受到奇妙的连结,清楚地显示谁是主宰者,谁是受支配者。

「是月光狼吗?」

亚乌菈的声音隐含无法理解的含意,那就是为什么要召唤这么弱的魔物。

月光狼的速度相当敏捷,可以用来发动奇袭,但是等级只有二十左右。以飞鼠和亚乌菈的角度来看是相当弱的魔物。不过以这次的目的来说,这种等级的魔物就很足够了。

反倒是威力弱一点比较好。

「是的。把我纳入吐气的效果范围里吧?!?

「咦?可以吗?」

「没关系?!?

飞鼠强迫感到迟疑的亚乌菈放胆去做。

在并非与游戏完全相同的现在,有个无法忽略的可能性。就是亚乌莅的能力可能没有正确发动。为了避免这个情况,必须和第三者一起承受亚乌莅的技能,才会召唤月光狼。

之后亚乌菈不断用力呼出几口气,不过飞鼠没有任何受到影响的不适。途中还尝试向后转或是放松精神,还是没有任何异样。只是同在效果范围里的月光狼似乎受到影响,因此可以知亚乌菈的技能确实发动了。

从这个实验可以得知,精神作用的效果似乎对飞鼠无效。这表示───

在游戏中,亚人类和异形类的种族只要达到规定的种族等级,就可以得到种族的特殊能力。身为死之统治者的飞鼠,现在拥有的特殊能力是───

一天创造四之高阶不死者、一天创造十二双中阶不死者、一天创造二十只低阶不死者、负向接触、绝望灵气V《立即死亡)、负向守护、黑暗灵魂、漆黑光芒、不死祝福、不净加护、能力值损伤Ⅳ、突刺武器抗性V、挥砍武器抗性V、高阶击退抗性Ⅲ、高阶魔法无效化Ⅲ、冰,酸,电属性攻击无效化、魔法视力强化/看穿。

另外职业等级附加的能力───立即死亡魔法强化、熟练暗黑仪式、不死灵气、创造不死者等。

接下来是不死者的基本特殊能力。

致命一击无效、精神作用无效、不需饮食、中毒。生病,睡眠。麻痹·立即死亡无效、抗死灵魔法、肉体惩??剐?、不需氧气、能力值损伤无效、吸取能量无效、利用负能量恢复、夜视。

当然也有弱点,那就是正,光,神圣攻击脆弱Ⅳ、殴打武器脆弱V、位于神圣正属性区的能力值惩罚Ⅱ、火焰损伤加倍等。

───这下子可以得知这些不死者的基本能力,以及升级时获得的特殊能力,飞鼠依然持有的可能性非常高。

「原来如此,有了充分的结果……谢谢你,亚乌菈。你那边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问题?!?

「这样吗——回去吧?!?

三只月光狼像是时光倒转一般消失无踪。

「……飞鼠大人,今天您来到我们守护的楼层,目的就是为了做刚才的实验吗?」

马雷也在一旁点头。

「咦?啊,不是的。我是为了训练才会过来?!?

「训练?咦?飞鼠大人吗?」

亚乌菈和马雷的眼睛睁大到眼珠快要掉下来。因为实在太过惊讶,不知道身为最高阶魔法吟唱者,也是统治这座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地位在所有人之上的飞鼠大人在说什么。已经预知这个反应的飞鼠很快回答:

「没错?!?

看到飞鼠简短回应,将法杖往地下轻轻一敲之后,亚乌菠的脸上立刻浮现理解之色。预料之中的反应令飞鼠相当满意。

「请、请问,那、那就是只有飞鼠大人能够接触的最高阶武器,传说中的那个吗?」

传说中的那个是什么意思?

飞鼠对此有点疑惑,不过看到马雷眼睛闪耀的光芒,也知道他的问法不带恶意。

「没错,这正是……由公会成员共同打造的最高阶公会武器安兹.乌尔.恭之杖?!?

飞鼠举起法杖,法杖立刻反射周围的光线,发出美丽的光芒。那个光芒有如法杖正在炫耀自己一般耀眼。不过光芒的四周同时出现不祥的摇晃黑影,令人只能感受到邪气。

飞鼠比以往更加骄傲,声音也变得更加激动:

「法杖上七条蛇衔著的宝石,都是神器级遗物。因为属于整套的系列道具,所以完整收集之后能够发挥莫大的力量。必须花费无比的毅力与时间才能全部收集齐全,其实在成员之中,也曾经在收集的期间不断出现想要放弃的念头。都不知道持续打了多少会掉落宝物的魔物了......不仅如此,这根法杖本身拥有的能力也超过神器级,可以媲美世界级道具。最厉害的能力就是其中的自动迎击系……咳咳?!?

......不小心讲到忘我了。

虽然是和过去同伴一起共同打造,但是因为不曾拿到外面,所以也没什么机会炫耀。现在遇到可以炫耀的人,才会一次爆发出来。然而飞鼠把想要继续炫耀的情绪压抑下来。

真是太丢脸了……

「恩,就是这么回事?!?

「好、好厉害……」

「太厉害了,飞鼠大人!」

两名孩子的闪耀眼神,令飞鼠差点发笑。努力抵抗差点流露的喜悦表情——骷髅头原本就没有表情───继续说道:

「所以我想在这里进行关于这把法杖的实验。希望你们能够帮忙准备?!?

「是!遵命。立刻就去准备。那么……我们也可以见识一下法杖的威力吗?」

「恩,没问题。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只有我才能持有的最强武器的威力吧?!?

「太棒了——」亚乌菈兴奋地大叫,可爱地不停跳来跳去。

马雷也难掩兴奋之-->">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