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5

2019-09-06 16:33:41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5

作者:b小调叙事曲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1?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2?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3?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4

第二十九章 出发

屠小意在厕所吐了个昏天暗地,差点没把胆汁都吐出来,之前和同事们吃饭也吐过,但是这次犹为凶猛。

可能,并不是因为醉酒吧。

出来照照镜子,屠小意毫不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脸色苍白如纸,他拧开水龙头,胡乱的洗了洗脸。

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之后,他擦干了脸上和发梢的水渍,走出了卫生间,刚好看到高理文正客串服务员准备把一个果盘和一碟凉菜送到包间里面。

“我来吧?!蓖佬∫饬ψ呱锨敖庸俗暗奶丫∫∮沟墓?。

“谢谢哥们?!备呃砦男⌒牡陌雅套拥莞佬∫?,“我正愁怎么把这盘子给弄进去呢?!?/p>

“没事?!蓖佬∫饩醯酶呃砦挠行┣浊辛?,这个自来熟的男子总让他想起早些年自己在工作室一同奋斗的伙伴。

“哥们,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备呃砦哪芨惺艿酵佬∫馓鹊谋浠?,在齐景轩嘴里了解来龙去脉的他很是同情这个面色颓废的画家。

“???什么?”屠小意刚准备进屋,听到高理文的话停了下来。

“有些感情是需要咱们去争取的,”高理文看了看包间的门,确认门关的严实,“但是努力到了就不后悔,对吧?”

“嗯,谢谢你?!蓖佬∫庑π?,没说什么,扭开门把手走进了包间。

“还玩吗?”高理文简单收拾了一下桌上的纸牌,环顾四周,发现没什么人响应,他也很识趣的没有再问,毕竟目的已经达到了,再玩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我明天下午3点钟回金华的高铁?!币φ芴窨戳丝幢?,发现时间已经到了自己该走的时候。

“怎么不坐飞机回去?”齐景轩觉得很奇怪。

“别提了,我老师说现在经费报销的政策有变化,不给报销飞机票?!币φ芴裣氲秸饫镆廊挥行┠栈?,明明自己是被骗来的,机票还不给报销,“我只能坐高铁回去?!?/p>

“到金华得快晚上9点了吧,有人接你吗?”屠小意明知故问道。

“没有?!币φ芴窨戳丝匆廊恍⌒囊硪砗妥约核祷暗耐佬∫?,嘴角微翘。

“哦...”

“你怎么回去?”齐景轩看向屠小意。

“我?我还没想好,本来是今天的飞机,这不是被你拦下来了嘛?!蓖佬∫馇崆米抛烂?,心里想着回去之后的打算。

“那你还是坐飞机吧?!逼刖靶贸鍪只朔笨瘫?,明天飞机还有很多票,“我请你坐头等舱?!?/p>

“那也行,十倍票价就不用你还了,当你欠我的人情?!蓖佬∫庖膊荒ミ?,一口答应了下来。

第三十章 我还想你(上)

姚哲恬在旅馆收拾东西的时候,接到了姚爸打来的电话。

“恬恬,会开的怎么样???”姚爸爸略微有点紧张的声音从电话的那一端传来。

“不怎么样?!币φ芴裰浪窒胛适裁?,她来深圳之后一直没有联系父母,因为她还在生气。

这样的事情不事先告诉她,自己岂不是很被动?

“那...郑老师介绍给你的那几个男生有相中的吗?”姚爸爸决定破罐子破摔,反正自己家闺女已经生气了,也不差这一句。

“没有!”姚哲恬不自觉的提高了声调,“爸!下次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情能不能提前和我说一声?”

姚爸无奈的看了一眼同样守在手机面前的老婆,踌躇片刻:“恬恬,你今年也27了...”

“是26?!币φ芴窳⒖叹勒?。

她爸总喜欢把她的年龄说大一岁,明明因为他是教授自己才能提早上学的,现在还总按正常的岁数算。

“也没什么差别,再过几个月你不就27了?”姚爸又开启了碎碎念模式,“我和你妈年纪大了,你总得有人照顾吧?以前老觉得你小,想多留你在身边,但是没想到留着留着你这孩子也不上心,竟然一个对象都没有,这怎么办???”

“我也想有,但真是遇不到合适的?!币φ芴穹畔率掷镎谑帐暗奈锸?,“不过如果遇到好的或者知根知底的...”说到这里,屠小意的影子又在她脑海里面一闪而过,让她的思路断了一下,:“如果真有那个人,我就嫁了,一定不让你俩操心!”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子上,就算是姚爸也没什么话说了。

挂断了电话,姚爸看向自己的老婆,“你说,和她的专业有没有关系?心理学...是不是难找对象???就像福尔摩斯那种一眼就能看透人的那种,反倒没什么意思了?!?/p>

“我看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姚妈妈轻敲了一下姚爸的头,“赶紧去洗手,吃饭了?!?/p>

“那就送到这里了?!逼刖靶涣艘簧肀释Φ幕ぶ品?,看着正准备入安检的屠小意,“过几天我也要回兰汐一趟,咱们到时候再聚?!?/p>

“嗯?!蓖佬∫夂秃蛟谝槐叩母呃砦奈樟宋帐?,转身朝着齐景轩说道:“我们因为不可抗力分开了这么久,现在误会解开了,希望还能回到以前的样子?!?/p>

“我们都很想你?!?/p>

这句话其实他早就想在饭桌上说了,但是一直碍于面子没好意思完整的说出来,在漫画里面煽情他还很擅长,在现实中这么肉麻还是第一次。

“嗯,但愿?!逼刖靶醋庞行┝澈斓耐佬∫馇嵝?,“不要断了联系?!?/p>

“好?!蓖佬∫庾蛲硪丫辛嘶ㄉ诶枷倥徊渴只?,这个手机跟了他这么多年现在也有些不行了?!盎乩枷氖焙蚝臀颐撬狄簧?,别不声不响的?!?/p>

“放心吧,我欠你这么大一个人情,会慢慢还的,别忘了你说的我们不止你我?!逼刖靶行┐鸱撬?,不过屠小意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两个人默契的互相笑了笑,屠小意也拎着包再次走进了排的很长的安检队伍。

看着屠小意的人影消失在人群中,高理文也有些默然。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只想赶紧结束飞行任务回家抱着老婆睡觉。

“你说,她俩能成吗?”良久,高理文看着还在望向人群的齐景轩,忍不住说道。

“不知道?!逼刖靶?,也向着自己的航班飞机走去,“不过,十年时间,能抹开面子先说‘我还想你’的人,一定是用上了自己的所有勇气?!?/p>

作为一个主修心理学的高材生,姚哲恬很清楚现在自己的定位。

她自诩是个工作狂,虽是和老爸老妈住在一起,天天都能见到,但她心里清楚,他们已经一点一点地老了。鬓边的白发每次吃饭或者逛街时候看着,都让她觉得心里一酸。

“懂得自己能做的事情可以不依靠他人,这才叫思想独立的女性?!彼肫鹆说笔钡谝惶每?,郑老师让男生先走,而把女生都留下单独给她们开小灶时说的话:“你们要记住,不要被别人的想法束缚住,要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p>

但是,现实中,又有几个女人能完完全全做到这点呢?况且她不是真的想这样孤老一生,只是,真的没有遇到那个人。

现在,屠小意再一次闯进了她的生活,让她本来如古井无波般的生活中投进了一颗石子,整颗心都泛起了涟漪。

原来他没忘记自己,他一直都没有变。

少女的春心萌动常常是一个自己都不了解,都不知道的过程,姚哲恬也是一样。

第一次对他动心是什么时候?姚哲恬想着,一面侧了侧身子,给高铁上吆喝着卖所谓“内蒙古特产”的乘务员让了路。

是高中的那个雨天,她在雨中起舞,被同样浑身湿透的屠小意带回家的晚上,还是屠小意去深圳登上火车,火车启动的时候,亦或者是屠小意和她通的一封封信件,一点点敲开了她的心扉?

十年时间,无论是对少男少女还是成年人,都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会发生许多事情,会有许许多多的变化,停留在姚哲恬脑海里的屠小意,依然只是当年那个傻笑着背着画板的模样,而不是昨天在饭桌上那个看上去圆滑事故、懂得自黑且是个知名漫画家的男子。

这样的男孩,绝对不缺女生喜欢。

可为什么他还是单身?真的是一直在等她?

在时速达到220千米每小时的高铁上,姚哲恬望着窗外,第一次迷茫了。

“小意,这里这里!”屠小意刚出机场,就被一个用毛笔写着“屠小意”三个大字的牌子吸引过去了。

“花生?你怎么来了?”屠小意又惊又喜,他连忙拎着包快步走过去,给了拿着牌子的花生一个大大的拥抱。

“嗨,还不是怕你再被人绑走?”花生看到屠小意没什么事,也放下心来:“这个齐景轩,消失了这么久,见面就要绑架你,真的是有够过分的?!?/p>

“呃,你都知道了?”屠小意莫名其妙的有点心虚,毕竟他们三个在深圳见面没有带上远在兰汐的花生。

“当然,姚哲恬都和我说了,我当时找不到你直接联系她的,因为她也在深圳不是?”花生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在意那么多,“倒是你啊,怎么没和她一起回来?”

“哎,说来话长...”屠小意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咱俩找个地方吃饭吧,边吃饭我边和你讲?!?/p>

“对了,你撇下老婆孩子在家...没事吧?”

“没事,今天丈母娘来我家了,我就偷偷溜出来,反正金华离兰汐也近?!被ㄉ戳丝词只?,“明天中午之前回去就行?!?/p>

“那就好?!蓖佬∫獾愕阃?,开始想着周围有什么好吃的饭店。

“对了,我还有个东西要送你?!被ㄉ诺土松?,神秘兮兮的对着屠小意说道。

“…大概就是这样了?!蓖佬∫馀踝磐胍欢倏癯?,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的对着慢条斯理吃着鸡腿的花生说着话,活脱脱一个饿/死/鬼转世。

“大哥,事情不着急讲,你能不能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说话?”花生有点嫌弃的把屠小意喷出来的饭粒用一次性纸巾擦到一旁:“你多久没吃东西了?”

“也没多久,但是真的是饿到不行,”屠小意有些费劲的把最后一口东西咽了下去,“飞机上给的东西我实在是不想吃?!?/p>

“你不是头等舱吗?”花生又拿出了一张纸巾递给屠小意。

“你当我矫情好了,我就是不喜欢吃?!蓖佬∫獯蛄烁霰ム?,很没形象的拍拍肚子,“还是咱们本地东西对我胃口?!?/p>

“你啊,都是大画家了,能不能注意点形象?”花生无语的看着像个中年油腻大叔的屠小意,“被粉丝认识出来怎么办?”

“拉倒吧?!蓖佬∫馄财沧?,抢过花生手里的纸开始擦嘴:“知道我作品的人很多,但是有几个人知道我长什么样?你就别乱操心了?!?/p>

“好吧?!被ㄉ挠纸蟹裨鄙狭思父鲂〔?,“所以,你没和姚哲恬回来的原因是因为你觉得没有理由和她一起走?”

“我和姚哲恬不像和你?!蓖佬∫饽贸隽嘶ㄉ侣虻氖只?,看看有没有人给自己发消息:“咱俩虽说一直也是断断续续的互相联系,但是都没断过多久,我和姚哲恬可是实打实十年没见,刚见面就这么熟络你觉得人家女生会怎么想?”

“但是据我所知,你这次去深圳不就是堵姚哲恬的吗?”花生慢悠悠的说道,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可是花生,他的八卦来源可是比别人广多了。

轻小说在线阅读 www.alifevibe.com “嗯…我的确很不冷静,但是见到她之后我才明白,我找寻的可能不是一个答案,而是…”屠小意没纠结花生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去见姚哲恬这件事的,接着说道:“而是别的东西?!?/p>

“什么东西?”花生有些好奇。

“保密?!蓖佬∫夤恍?,继续扒饭。

“你可真是…”花生也没多问,他知道时机成熟屠小意也不会瞒着他:“对了,你就不对刚刚我说送你的东西感兴趣?”

“不是手机吗?你刚刚已经拿出来了,我钱也给过了,你想赖账?”屠小意警惕的护住桌子上的新手机。

“瞧你那个小气样?!被ㄉ幼雷拥紫迈吡送佬∫庖唤?,“这可是份大礼!你给我接好了!”

随后,花生抛给了屠小意一个小盒子。

“喂,妈,是我?!逼刖靶谏戏苫案依锶チ说缁?,他有些担心自己的母亲能不能一个人搬完家里的东西,眼看拆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不知道她安顿好新房子没有。

“景轩???”齐母在另一边正吆喝着搬家公司的人把最后一箱东西搬上车,“怎么突然来电话啦?今天不值班吗?”

“没有,还要大概三个小时起飞?!逼刖靶纯幢?,知道时间还早:“妈,咱家收拾的怎么样了?”

“马上就都收拾完了,你放心?!逼肽钢浪釉谕庾罘判牟幌略对诶枷淖约?,她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不让儿子担心:“新房子我也正收拾呢,你不回来也行?!?/p>

“那怎么行,我飞完这趟之后就回去!”

“哎,真的不用?!逼肽赶肓讼?,决定还是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他,毕竟家也快搬完了:“景轩啊,和你说个事情你别不乐意?!?/p>

“什么事情?”齐景轩感觉母亲的话语有些犹豫,顿时着急了起来。

“这次安排新房子和搬家都是你爸一手操办的?!逼肽负艿P?,她怕自己儿子还放不下对他爸的成见:“他挺上心,跑前跑后的重活干了不少,新房子楼层和位置都是我俩一起看的?!?/p>

“…”齐景轩沉默了,他爸是他的死穴,齐母愿意这么和他说,事情肯定是真的。

“景轩,我知道你一直对你爸有意见,其实我也一样?!逼肽溉白哦?,她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刚刚认识齐景轩他爸的时候,她不愿意让齐景轩走他爸的老路:“但是现在我们都老了,有些事情也不要弄的那么尖锐?!?/p>

“算妈求你,好不好?”

“我知道了,妈,你别说了?!逼刖靶嗔巳喾⑼吹亩罱?,“等我这次回去会见他的?!?/p>

第三十一章 火车站(上)

姚哲恬被旁边人说话的声音吵醒,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前方停车站是金华站,请下车的旅客...”机械女声刻板的报着站,姚哲恬使劲晃了晃头,在车上睡着被吵醒的感觉十分糟糕,一时间她有些分不清自己在梦里还是现实。

“这一觉睡了快一个半小时啊..”姚哲恬看表自语道,她连忙摸了摸身上重要的证件和手机都在不在,发现没有丢失她才算放下心来。

掏出手机翻了翻,接连回复了几个患者发来的信息之后,姚哲恬的目光定格在姚妈妈半小时之前给她发的消息上。

今天父母在学???,之后参加晚宴,都要快9点钟才从学校那面走,和同事一起回兰汐,不能来接她了,姚妈妈让她快到家给她们打个电话报平安。

果然做人不能乱说话啊,姚哲恬扶额,之前和屠小意他们说没有人接她的话是她随口编的,没想到一语成谶。

现在打车回兰汐也太晚了,这里不比深圳,黑车很多,谁知道安全不安全。要不在火车站旁边凑合一晚再回去?想到这里,姚哲恬打开了旅行软件开始找寻周边的特价旅馆。

“你说的礼物是这个?你确定?”屠小意目瞪口呆的看着花生抛给他的盒子。

“那是,你以为呢?”花生给屠小意的的确是一份大礼,“这辆车我开了没多久,也就个把月,我最近升职,公司给我配车了,这辆车就给你开吧?!?/p>

“你等等,”屠小意有些混乱,“车是可以随便送的东西?你家里人知道?”

“当然知道,车本来是我出钱买的,我直接和他们说卖了就行?!被ㄉ拐婢筒徊钫獾闱?,“我在某交易网站上可是看见你最近发的信息想买车,要不怎么会想到你?”

“不是,再怎么说这...”屠小意想都没想,把车钥匙放回在了桌上,“礼太大了,我也没帮过你什么,无功不受禄,你还是收回去吧?!?/p>

“我就知道?!被ㄉ?,他早就猜到屠小意的回答,不过重头戏可是在后面,“那这样,你买还是送咱们以后再说,但是我今晚必须借你,借~你~~总行了吧?”

“你借我车干什么?”屠小意有些茫然,“咱俩待会不都得回兰汐吗?你是要我开车?”

“你...不怪齐景轩说你是个榆木脑袋?!被ㄉ彩欠?,幸好齐景轩之前和自己私下通了几条信息告诉他屠姚在深圳发生的事情,果然还是他更了解屠小意。

花生直接把车钥匙塞回屠小意的手里,语气不容置疑:“你拿着这个,赶紧给我去火车站!现在还来得及!”

“什么意思?”屠小意依然没明白,“去火车站干什么?”

“你傻???去接姚哲恬??!”

姚哲恬下车的时候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车站,一时间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之外,右手握着还停留在“周边旅馆”界面的手机,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干什么。

熟悉自然是因为她每次出差回来的时候,自己的爸爸妈妈总是微笑着在出站口朝她挥手,而现在这样,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又开始矫情了,姚哲恬苦笑着深吸了一口气暗想道,哪可能总有人在等他,一定是爸爸在车上给她打的那个电话,让她不得不开始思考自己的终身大事怎么解决。

“兰汐差一位??!兰汐!”刚出火车站,一个膀大腰圆男子的吆喝声吸引了她的注意,火车站周围总是围着一大堆等着拉客去各种地方的出租车或是黑车,听到家乡的名字,姚哲恬不自觉的多看了他几眼。

“哎,你去哪???”看到姚哲恬看他,男子主动凑上去搭话,“去兰汐吗?200一位!”

“你怎么不去抢!”姚哲恬吓了一跳,正常情况这点路也就不到100块,这一下翻了一倍还多,虽说她不差这点钱,但是平白无故被宰谁能高兴?

“这可是最低价了,你可以问问别人,这么晚谁还愿意开夜车回去?”男子朝着周围还在收客的司机们使了个眼色,后者也七嘴八舌的劝着姚哲恬,“对啊,我们都是跑最后一趟了,要不你就得住火车站旁边?!?/p>

“是啊是啊,和你说啊老妹,这边旅馆特别黑!而而且前两天还出过事!都上报纸了!”

“不用了,谢谢,我自己想办法?!币φ芴窨吹胶谘寡挂淮笕阂槐咚底呕耙槐咄淘仆挛淼乃净?,心里厌恶到了极点,她现在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呦呵,这女的有意思,宁可住旅馆也不坐车回去?”出租车司机暗想,本来想着这女的长的还挺漂亮,等下在车上搭搭讪发展发展,这下到嘴边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那你给个价,怎么样?”旁边和他玩双簧的司机看到男子的神色心知肚明,扫了一眼姚哲恬,“友情价?!?/p>

“友情价你..”姚哲恬看着司机不怀好意的神色,立刻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她强忍下去骂人的冲动,“我都说了不想坐,别缠着我!”

“行,咱们大家都别拉她,我看这娘们怎么办!”男子骂骂咧咧的朝着姚哲恬走的方向啐了一口,“还住旅馆?我看你怎么??!”

姚哲恬气的脸色铁青,但是却毫无办法,只能漫无目的的在火车站附近转悠。

虽然刚刚被平白无故的调戏了,司机却是所言非虚,之前自己的确在手机上看到火车站周围旅馆出事的消息,而且还不止一件。

怎么办啊,姚哲恬觉得自己很无助,难道要去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或是麦当劳凑合一宿?

这时,她突然发现,从大概两分钟之前开始,有一辆白色的雪佛兰一直在她后面不急不缓的开着,始终和她保持着一定距离。

姚哲恬心里骤然一惊,之前在新闻上看的各种女生失踪案一股脑都涌上心头,难不成被刚刚自己得罪的司机跟踪了?他想干什么?

想到这里,姚哲恬连忙加快了脚步,向着不远处亮着灯光的肯德基走去。

不幸的是,因为她穿的是高跟鞋,走的一快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拌了一下,来了个平地摔。

“好痛...”姚哲恬忍不住痛的叫出声音来,她看着迎面驶来的车子心底充满了绝望。

难道,自己就要这样交代在这里了吗?

车果然停在了她的旁边,车门打开,一个姚哲恬做梦都忘不掉,温暖而又熟悉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朵里面,一瞬间,她真的很想哭。

“哲恬,你没事吧?”屠小意慌慌张张的跑下车来,朝姚哲恬伸出了手。

第三十二章 你还是和之前一样

“你觉得我像没事的样子吗?”姚哲恬又尝试动了一下脚踝,发现疼痛比刚刚轻了一些,但是还是使不上劲。

“我扶你到车上吧?!笨吹揭φ芴裾飧鲅?,屠小意心里很难受,他已经隐约猜到是自己在后面跟着她的原因才摔倒的,“对不起,都是因为我?!?/p>

“和你没关系,扶我一下,我站不起来了?!币φ芴窨吹酵佬∫饽压谋砬?,心里的怒气消了一半,“到车上再说?!?/p>

屠小意听罢,连忙上前扶着姚哲恬,半拉半脱的把她塞到了车里。

姚哲恬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萦绕在屠小意的鼻尖,让他不由得想起了他在很多年前,和姚哲恬一起去齐景轩家,她坐在他自行车后座时候,他闻着刚刚下过第一场雪的兰汐,那种空气被净化过的感觉。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屠小意担心的问道,“现在挂急诊号看的很快的?!?/p>

“不用?!币φ芴袢嘧抛约旱慕捧?,她穿高跟鞋摔倒不是第一次了,这次她知道不严重,一会儿就能好:“倒是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你不是应该早就到兰汐了吗?”

“我...”屠小意当然不会说是巧合,那样太假了,思索一番之后决定实话实说:“你之前说没人接你,我...有点担心,所以开车来看看?!?/p>

“刚过来的时候没看到你,我就围着火车站开了一圈想着碰碰运气,结果看到你从出租车那群人里面出来了?!?/p>

“这样啊,谢谢你?!币φ芴袂嵘档?。

车里面没有开灯,屠小意在后视镜看不清楚姚哲恬的表情,内心的难受更甚了一分。

不得不说,女孩子要么是掩饰自己情绪的高手,要么是调整自己情绪的高手,反正都是表演欲望强烈,表演能力超强的高手。

尤其是姚哲恬这种,本身父母都是大学教授,还主修心理学的高材生,已经可以去华山论剑了。

但是屠小意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姚哲恬现在的样子是她最真实的表现,他开始怀疑见面后姚哲恬说的每一句话是否都是她内心的真实反应。

花生在他临走之前,意味深长的对他说过,姚哲恬这个女孩并不简单,无论是她高中时候的表现还是十年之后的再次相见,她没那么容易被猜透。

“你还是那样,经常自己想着一些东西,然后就会陷入沉思?!币φ芴竦纳羟崆岬拇雍笞?,似乎被屠小意勾起了心底里熟悉的回忆。

“是吗...”屠小意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回答道:“你也和从前一样漂亮?!?/p>

没有想到自己在姚哲恬心里,似乎并没有真的如他所想,变成那种深藏心底一团模模糊糊的记忆,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哪有?!币φ芴褚裁幌氲酵佬∫饣嵴饷粗苯?,微微红了脸,“我妈还一直嘟囔我长残了呢?!?/p>

“哈哈哈,阿姨眼光高?!笨司渫嫘?,屠小意的心情终于略微轻松了一些。

第三十三章 初恋那件小事

“说是念了四年大学,不如说玩了四年?!币φ芴窈茸磐佬∫獗N卤锏娜人?,觉得自己慢慢的活过来了,因为安心的和他聊天,在火车站的一幕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情,早已被抛到脑后去。

热水是万能的,虽然漫天的辟谣文都说喝太热的水不好,这却是屠小意多年认定的习惯,在他上车之前临时托餐厅老板去厨房接了一杯,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派上用场。

两个人早已成年,对于用同一个杯子喝水可能会变成那种漫画里面的所谓“间接接吻”这样的事情都不再在意,屠小意现在最担心的是姚哲恬的脚好了没有,而姚哲恬却在想待会如果见到父母如何解释。

其实她完全可以让屠小意把她放在离家远一点的地方自己回去,但是车里的温暖让她有些不愿意离开。

“别这么说,大学怎么说也是一个敲门砖?!蓖佬∫舛源笱Р豢赡苁遣汇裤降?,不过选了这条路自己也不后悔,“比如我之前的工作室,现在这几年都优先要本科毕业的?!?/p>

“不过画画还是看技术吧?!币φ芴穸杂谕佬∫獾幕煲栊闹敲?,高中的时候已经可以出那样的黑板报,这么多年的学习和打磨,他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并不意外,“不论学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p>

“哪有?!蓖佬∫庥行┎缓靡馑?,这不像领导开会的时候表扬自己那样心安理得,被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夸奖总是会触动他的心弦。

车里的气氛让两个人都回想起那个多年前下着雨的夜晚,只不过现在心态已然不同。

屠小意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不是十年前,两个人也不是昔日相处的感觉了。

就和屠小意爷爷去世一样,有些东西,有些感觉一旦消失了,就再也回不来了,这并不是两个人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就可以弥补的。

于是他有些释然,也不再像刚遇到姚哲恬那样紧张或不成句,而是尽可能更多的把她当做一个自己有好感的,普通的女孩子交流,“听说你家已经从旧城区那里搬走了,待会给我指个道哈?!?/p>

“嗯...”姚哲恬想到了自己老家的那个明明废弃很久,却依然干干净净的报箱,突然有一丝明悟,女孩子的第六感往往都很准,只不过她还不能确定那个人就是他,索性试探的说道:“那一片都要拆了吧?!?/p>

“我也听说了,前几天有政///府的人给我打过电话?!蓖佬∫馕兆欧较蚺?,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一如自己的内心,“那些房子...也到时候了,有时候没灵感了我也会去你老家那里看看,怀念一下,哈哈?!彼患绦迪氯?, 再说显得自己矫情,反倒不好。

“...”姚哲恬心情激荡,她已经肯定那个小心翼翼呵护着报箱,呵护着自己回忆的男子就是屠小意,“小意,我...”后半句梗在喉咙里,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屠小意没再回头,因为车子已经驶离高速公路,他需要交过路费。

“谢谢?!蓖佬∫庑ψ懦澳诠妨斓墓ぷ魅嗽钡愕阃?,把车开进了兰汐,看到路上没什么车,这才回头和姚哲恬搭话:“哲恬,你家在...”

话还没说完,他猛地发现,姚哲恬的眼睛红红的,快哭出来的样子。

“你怎么了?”屠小意赶紧找了个地方停车,“是不是不舒服?还是去一趟医院吧?”

“不用?!币φ芴褡啡?,不让屠小意看到自己的表情,闷闷的说,“你快把我送到家吧,我爸妈已经着急了?!?/p>

“可是...”屠小意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姚哲恬这样坚持,只得垂头丧气的发动了车子。

女生的心思真难猜,明明刚刚气氛很好的,为什么一秒钟都不到就翻脸了?

“前面路口左拐,嗯,然后过红绿灯右转就到了?!币φ芴裨对兜木涂吹阶约旱母盖着磐馓自诼ハ碌人?,因为她刚刚已经告诉家人自己马上就到。

第三十四章 家

姚哲恬在下车之前就已经调整好了自己,她试着动了动脚踝,发现基本可以正常走路了。

“我下车了?!彼驯N卤旁诹顺档陌疾劾锩?,清了清嗓子,示意了一下坐在驾驶座位上的屠小意打开中控锁,拉开车门下了车。

屠小意僵在前面,没敢动,他没想到姚爸爸会在楼下等她,不知道为什么很是紧张。

明明自己和姚哲恬只是同学...只是老同学,嗯。

屠小意正了正胸前的领子,努力让自己心情平和下来,深吸了一口气,也打开了车门。

“爸,夜里这么凉,你就这么一直楼下等着啊?!币φ芴窨醋排糯笠碌囊Π职?,语气里有心疼和责怪。

看着已经恢复到女强人状态的姚哲恬,屠小意觉得很耀眼,只是自己还有多少可能去追求那个像在云间儿上边耀眼地白似的雪山顶一样纯净的女孩儿呢?

“没事,不冷?!币Π职挚吹揭φ芴裆砗笳诖友┓鹄枷吕吹耐佬∫?,心里一惊,自己的闺女可是从来没主动坐过别人的车,这个情况,难不成...?

看到屠小意不远不近的站在父女俩身后,姚爸爸忍不住问道:“是...他送你回来的?”

“嗯?!币φ芴衩挥邢褚Π职窒胂竽茄炝肆郴蛘呒ざ拇蠛笆裁吹?,却只是神色平静的看了屠小意一眼,说:“他啊,我高中同学,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捎了我一程?!?/p>

“哦?!币Π职趾苁?,他对这个小伙子第一印象明明很不错的,“快去叫他进来坐坐再走??!”

“爸,这都几点了,咱俩快上去吧?!币φ芴窬醯米约旱母盖滓丫械恪凹⒉辉袷场钡母芯趿?,为了避免进一步误会,推着自己的父亲就进了楼道。

末了,姚哲恬最后回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屠小意,再次轻声用屠小意听不到的声音说道:“谢谢?!?/p>

“回来啦?”花生的妻子正在给孩子喂/奶,看到花生推门进来也不意外,只是抬头给了他一个温温柔柔的笑容。

虽然墙上钟表的分针和时针已经快要交叠在一起,但是因为花生自结婚之后从没有夜不归宿过,妻子会一直等他到很晚,就算有时候花生会打电话告诉她,他今晚不回家吃饭了。

“嗯?!被ㄉ吹狡拮影押⒆臃旁谟ざ采?,忍不住从后面环住了爱人,“亲爱的,辛苦了?!?/p>

“你还好吗?”多年的夫妻让妻子感觉到花生的神色有些异常,她没有转身,握住了丈夫的手,“白天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已经解决了,都是虚惊一场?!被ㄉ淹犯樵谄拮拥募绨蛏?,安静的嗅着爱人身上淡淡的奶香味,有些迷醉,“让你担心了,对不起?!?/p>

“别这么说?!逼拮涌吹交ㄉ乩粗?,一直绷着的神经也松了下来,她微微有些倦意,“事情解决了就好...昨天下午差点把我吓死了?!?/p>

“以后不会了?!被ㄉ忠缓?,把环在怀里的公主抱了起来,在她的额头烙下一个吻,向两个人的卧室走去,“乖,你先睡,我去冲个澡就睡了,有事咱俩明天说?!?/p>

“嗯?!逼拮釉诨ㄉ幕忱锕傲斯?,安心的闭上了眼睛。